武庚纪吧 关注:41,948贴子:864,607

【原创】《冰炙》——幸有乱花相扶 天×子受 十刑×子羽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可再三。
我偏要再三!为风华打call!
(*´∀`)skr~
————————
你以为的月光圣洁,不过是没看到它照不到的阴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12-30 17:34
    主:天(天帝/帝天)×子受 十刑×子羽 子羽×十刑 追日×阿狗
    副:鬼木×姬巧
    其它:姬发 逆天而行 随风起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30 17:36
      私设甚重!生子雷点绕!
      风华炒鸡喜欢清冷暴戾美人攻×高傲倔强受!
      虽然遭受两次挫折,但是真正的勇士不谈放弃!
      爱你们!(= ̄ω ̄=)皮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30 17:38
        其实本文没有很强烈的时间线索。主要是靠逻辑思维串联起来的。一些必要的主要线索我会交代清楚的。
        我这文,天马行空,任我灵感沸腾。看了原著的大家不要喷我。
        那,请多多指教!
        此文为无时间顺序自由列组段子集。
        大概,很多很多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30 17: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30 17: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30 17:43
              等我晚上更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30 17:44
                “是么?”
                子受低下头,目光投向脚边已然苏醒,满脸羞愤欲死,阴郁幽沉的大神。
                那大神显然醒了有一会儿,已经完整的听清了他和身边这小姑娘的谈话。此时正冷哼着准备从地上爬起来。

                子受嘴角弯起微不可查的弧度,干脆的俯下身,朝他伸出手。
                赤炎正一边忍痛从冰面上爬起来,一边心中暗自咒骂用美人计诱惑自己的无耻人类和更无耻把他当沙包的清曦。
                忽然间面前就伸出一只一只手,他顺着带着些常年不见光的苍白的手向上看,先是黑色鎏金的广袖,然后是同样透露着苍白却又不失美感的脖颈,入目的是刚刚吊打他的人类的脸。

                子受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里却带着微不可查的笑意,“不起来?”惊心动魄的眼眸俯视着地上狼狈不堪的神。

                赤炎狼狈的转过头“卑鄙的人类。”他单手撑地站了起来“本神好的很!”

                子受无所谓的收回手,慢悠悠的直立起身子。清曦正蹙着秀眉思索他话里的意思,思绪就被重物击地的声音打断。

                她的目光和子受一起投向重新贴在冰面上的神。

                赤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脚底下就一个打滑,摇晃的身体就又一次倒了下去。

                他的脸彻底黑了。
                子受轻嗤一声,“起来。”他的语气带着点类似于严肃的命令。
                赤炎自然听清楚他话里的命令,仰头“你凭什么…”余下的话在他看见那双瑰丽的眸子时吞回了肚子里。

                清曦不禁头疼“你没必要跟他过不去。”这话是冲着子受的。

                谁知道为什么这样一次行动,一定要安插这么一个所谓‘对一切美都有强烈欣赏感’的二世祖进来。

                就因为他的血脉?

                子受环抱着双臂,俯视着地上神情有点呆滞的神。
                “起来。”不咸不淡,慢悠悠的语调像极了号令天下的某神。
                赤炎咬牙,他的命令…竟然让他拒绝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30 20:07
                  【元旦番外】
                  最近帝瑰阴带着别人看不出的郁暴躁。
                  天帝大人已经很久没碰他,而且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天帝大人了。
                  这很反常。毕竟他帝瑰从来都是天帝身边最受宠的那个。
                  天帝对他的宠爱让他在神域拥有无与伦比的至高地位。
                  他很清楚,神域众人对自己的尊重绝对不是他几乎堪比六部大神的任务完成度,他们真正尊敬的是他身上被天帝赐予加铸的一切。
                  他的地位、身份、姓氏、名字。
                  全是那个凌驾于万众之上的人给的。
                  如果他失去了他的宠爱,这一切都会随之烟消云散。

                  他不清楚天帝反常的原因,但是以他在神域的地位,想知道这其中缘由,虽然极为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
                  “你是说,天帝大人从Z国境内带回一个人?”他单手持着杯子,氤氲的雾气隐约遮挡住那双极为惊艳的眸子。
                  低眸间,漆黑的睫羽投下浅淡的阴影。他是个极美的人,无可否认。

                  “是。”他面前一身黑衣的人点头应道,干净利落。
                  “人在哪?”帝瑰白皙修长的手指拂过雕刻着金色繁复花纹的杯子,不咸不淡的问道。

                  “属下不知。”
                  “哦?”帝瑰的声音瞬间冷了几分。
                  “不过只要在天帝不在的时日里,十刑大神总是会路过天帝房间数次。”黑衣劲装男子忙道,“属下猜测…”话留一半,他并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猜测。

                  一方面留自己一条后路,另一方面他也不确定。
                  如果他不是随天帝大人一起去Z国了一趟,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知道。
                  能跟随天帝的人,智商绝对不会低。

                  面前的人的确是神域上下必须捧的人,但是现在…
                  如果是六部大神中实力顶尖的天帝养子亲自照看的话…那么天帝大人对他房间里那人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

                  帝瑰抬手,将手上的杯子放在一旁。红润的唇略微弯起,“是么。”
                  起身,“去吧。”

                  黑色劲装男子余光看到他的动作,转念一想倒也知道帝瑰想做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只略微低头,向外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01 01:19
                    苦逼的风华明天上学!准备碎觉去了!等寒假大家一起认真玩耍!风华也不资道多久能回来!

                    绝对没坑!等我哦!等我哦!
                    元旦快乐!亲爱的大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01 23:54
                      呦西!风华来更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9 22:08
                        补上,元旦番外:

                        阳光很好。
                        和煦的风拂过花园里盛开的玫瑰花,鲜红的花瓣落上了正午明媚的阳光,怒放到极致的生命,鲜艳妩媚。

                        帝瑰慢悠悠的走在曲长的走廊上,明媚的眼眸带着特有的高傲,曲卷的浅金色发丝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泽。

                        帝瑰沿着雕刻着精致的金银花花纹的银质扶栏慢慢的向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特殊的房间。神域偌大,这里是禁地之一。

                        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何时存在由何人创立,也没人知道它的总部地址和所控制势力的范围,甚至除了一些国家的顶级高层,根本没人知道这个组织。

                        它是隐匿在黑夜里的神。
                        不为所知,来去无踪,高高在上,主宰一切。

                        你所见到的所有人,落魄的乞丐、校园的学生、世界财富排行榜上的富商、高贵的伯爵、身居要位的议员、甚至政府的首脑,都可能是神域的成员。

                        这是一把真正插在各国的刀。无孔不入。

                        帝瑰看着面前的门,眼神晦暗。
                        而这儿,就是众神之神的空间。
                        该谢谢天帝给他的所有宠溺么。

                        让他虽受到极强的阻挡,却依旧能够利用自己在神域的特殊权限而来到这个地方。
                        也许也该谢谢——六部大神恰好有五位,在看不见的阴影角落,谋划着各自的任务。

                        而六部大神里身份最特殊的那个…帝瑰无声的勾起嘴角——竟然不在。

                        帝瑰仔细的看着面前的门。
                        这个地方连他也从没来过。
                        他知道,天帝的门,无需任何锁。也依旧难免心悸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想进入这个禁地。

                        纤长的手指握住同样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门把手,帝瑰狠了狠心,终于还是旋转着门把手,推开了那扇门。

                        入目的房间不出意料的处处精致华美,却又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因为室内的光线很好。
                        和泛着金属光泽的冰冷门完全不同。

                        仿佛打开门就又是一个世界。
                        帝瑰略微皱眉,确实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他以为,天帝的房间应该和他的人一样,华美、精致、冰冷。

                        他踩着纯黑色柔软的羊毛地毯慢慢的走进屋子。
                        客厅的窗子正对着花园。明亮的阳光洒进宽阔的房间,室内用作装饰的连翘花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帝瑰没有继续向前走。因为他要看见的东西,已经看见了。而那东西,可能,没看见他。
                        那是一个男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20 23:17
                          哈欠!O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20 23:18
                            在宽阔的落地窗边的秋千上。
                            那是一眼能看出极名贵的金丝楠木做成的室内秋千。
                            秋千不高,是因为根本不是用来玩儿所以做的有些矮。
                            但是意外的宽阔。
                            ————
                            落地窗边的人半挽着纯黑色的衬衫袖子,同色系的裤子衬出修长的腿。
                            绚烂的阳光透过磨砂的玻璃撒在他身上,有一圈梦幻的光辉。

                            帝瑰站在距他大约五米的地方,看着秋千上的人,面色不定。
                            这么近的距离,对方却没有发现他,说明对方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的话…帝瑰攥紧手指。
                            目光依旧隐隐波动起来。

                            他情绪一激动呼吸不自觉加重,子受敏锐的抬头。
                            望入那双美丽的眸子。

                            帝瑰也是一愣,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双望过来的眼睛。
                            那是一双,瑰红色的眸子。
                            热烈到极致的红和冰冷的眸光相得益彰。

                            那双眼睛…
                            和帝瑰是一样的颜色。

                            失神间不由得想起初见天帝时的场景。
                            “有名字么。”他抬头仰视着那个天神般的人影,竟然开始因为自己一身训练留下的汗渍泥泞自行惭愧。
                            “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不妥的少年低下头,呆坐在地上。
                            然后下巴被冰凉修长的手指抬起,那张撞入眼帘完美到极致的脸庞大概是让他午夜惊醒的必生魔障。

                            “就像是玫瑰花瓣。”手指拂过眼睑,冰凉却又轻柔,那样的温度触感撩入心底。
                            “那就叫帝瑰吧。”

                            子受看了一眼面前神色不定的小美人。
                            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以后,继续低头翻着腿上没看完的书。

                            “普通人?”帝瑰这话是对子受说的。
                            子受又一次抬头,看着他复杂的表情。
                            子受没有搭理他的必要,但是…
                            “是。”
                            他轻轻挑起唇,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他倒也没说错。自从被带到这儿后,子受每天必被注射一管肌肉松弛剂。
                            现如今,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在怕还是不如一个没练过什么的普通人。

                            他要做的只是乖乖躺在床上,张开腿,伺候得他们的天帝大人满意。
                            其他的,包括穿衣服,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做。

                            子受合上书,夹上书签。看这小美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这书,怕是也难以好好看下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3 19:56
                              子受合了书随手丢到一旁的矮几上,揽住秋千,然后抬眸看向来人。

                              帝瑰站在地毯上,要是目光能杀人,子受相信,自己绝对被这小美人凌迟处死无数遍。

                              沉默最后还是帝瑰打破的。
                              “我想知道,你是谁。”

                              子受歪了歪脑袋,眸光是掩饰不住的锋利冰冷。
                              “你猜。”

                              帝瑰的目光几乎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但是子受接下来的话又让他脸色再次变幻起来。
                              “比起我是谁,我更想知道,你怎么进来的。”
                              子受一手环着固定秋千的绳索,另一手半撑在秋千上,闲闲的晃了两下。

                              “或者说,你想做什么。”
                              帝瑰微微敛起长睫,深深的看了子受一眼。
                              “我想,在这神域里,我们的身份,是差不多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1-24 23:16
                                什么?你说短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1-24 23:16
                                  抬步,慢慢的向窗边的人走去。
                                  他的步幅、走路的频率甚至双手摆动的幅度都是几乎一致的。

                                  与自己的本事比起来,他这一身自小学来的贵族礼仪同样起眼。
                                  从吃穿坐行到睡卧笑谈甚至脸上的表情和待人的礼节方式,这些东西他从记事起一直学到他遇到天帝。

                                  他是Y国瑟琳娜公爵唯长子子。
                                  瑟琳娜公爵身为Y国唯一的女公爵,荣耀几乎不必说,更何况,瑟琳娜公爵是当初最出名的几位外交官之一,手握军国大权。。
                                  身为瑟琳娜公爵的长子,他从小完全是按照王室子弟的标准培养的。
                                  诗歌、绘画、舞蹈、骑射、插画、茶艺…
                                  这些个贵族附庸风雅的东西几乎将他压垮。
                                  Y国的上流圈子是出了名的淫靡腐败,纸醉金迷。
                                  他想在那个圈子混下去,就必须接受这些教育。
                                  那个生他的女人看他的表情从来不是和蔼可亲的,他理解,毕竟,她是担负着国家外交重任的首席外交官。

                                  但是他接受不了,那个女人居然想把他送给斐迪南大公。
                                  斐迪南大公手握国家重权,参议院几乎被他牢牢握在手里。

                                  手握重权的人几乎都有变tai的喜好。
                                  斐迪南大公更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怪癖。
                                  他喜欢把自己玩过的人送给别人玩。
                                  没错,就是送,不关乎钱和势力,只是单纯的送给别人玩。

                                  以他自幼接受的教育,自然不能接受这种荒谬的事情。
                                  “母亲大人,难道以你公爵的地位还需要用这种肮脏的手段换取什么吗?”
                                  他与瑟琳娜公爵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最后情绪失控的他被公爵府的佣人压在地上,他抬头几乎绝望的看着那个女人。

                                  但是那个女人只是坐在沙发上,抚弄着鲜红的指甲。
                                  “好孩子,辛苦你了。”她的声音从来没有那么轻柔过,也从来没有那么让他遍体生寒过。
                                  “把少爷带回房休息,这几天不准放他出门。”

                                  没得商量,他必须去。

                                  他发了疯似的想折腾坏这个身体。
                                  平日里的训练量翻倍的上增。
                                  他不能自杀,也不敢自杀。
                                  说到底,还是他怕死。

                                  就在他被送走的的前一天,他刚训练完,心不在焉的向主厅走去,满身泥泞,满心绝望。

                                  那天的夕阳格外的红。
                                  血红的霞光像极了染满公爵府每个角落的鲜血。
                                  那天傍晚静的可怕。

                                  “瑟琳娜,你真以为,斐迪南能护住你。”
                                  他呆呆的站在宽阔明亮的门口。
                                  主厅里几乎全是血。
                                  血红的几乎刺瞎他的眼睛。

                                  他那享有铁血玫瑰美誉的母亲,瑟琳娜公爵跪坐地板上,华美的衣服被血浸湿,根本看不清本来的精致。
                                  “不愧是天帝。”
                                  瑟琳娜笑得凄惨,却又缜密冷静。
                                  “能让天帝大人亲自出手,是瑟琳娜的荣幸。”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似乎轻轻笑了笑,他一直低头随意的翻着手里像是书一样的东西,只能看到用黑色缎带随意扎起的银白色长发和低头时轻轻扇动的银色长睫。

                                  明明只是随意的坐着,摄人的压迫却源源不断的从他身上传来。
                                  “瑟琳娜,说你聪明,你也蠢的让人发笑。”那男人随手把手上的东西扔到他母亲身边。

                                  他身边的人也同时把一把枪扔到他母亲身边。
                                  瑟琳娜颤抖着翻开银发男人刚刚翻开的书,她的动作完全没有往日的高雅从容,有的只是难以置信。

                                  翻到某一页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深蓝色的眸子瞪大,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整个人都都僵硬在原地。

                                  沙发上的人没有再看一眼僵硬的瑟琳娜,站起身,慢悠悠的向门走来。

                                  “哈哈哈哈哈…你不得好死…”
                                  他听到,瑟琳娜公爵疯狂的大笑,充满恨意和恶毒,不知道对着谁的大声咒骂。

                                  “嘭!”
                                  鲜血溅开唯美的花,在夕阳的照耀下愈发凄美。
                                  她,自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1-27 02:57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9-01-29 23:57
                                      “你知道么……”
                                      子受歪头,嘴角慢慢的挑起恶劣的弧度“反派死于话多.”

                                      说那迟也快,就在屋里的两个人针锋相对的时候,十刑大人哼着小曲沐浴着阳光,欣赏着玫瑰,牵着爱犬…哦不,口误,牵着爱狼慢悠悠的回到卧室前。

                                      恰巧看见了令他右眼皮跳了三跳的场景:天帝的小宠物手里转悠着蝴蝶刃满脸杀气,天帝的大老婆一言不发坐在秋千上,双目如淬寒铁。

                                      哦!MY GOD!要了老命,大老婆受伤了,还是伤了脸!
                                      这…

                                      话说回来十刑一愣立马意识到这次可出事儿了,于是打了个口哨示意自己的狼先撤。

                                      然后立马快速闪到门口。
                                      “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十刑抱着双臂站在门口,猩红的眸子看向帝瑰,挑眉道。

                                      对帝瑰尊重点?
                                      完全没必要。待会儿最惨的就是他,然后是自己和门口那儿分不清情况的小暗卫。

                                      这人定是把屋里这位当成普通宠物了……智商暴击。
                                      天帝再宠爱帝瑰,什么时候把人往自己房间带过。

                                      帝瑰心里暗道不好,没想到十刑这么快就回来了。
                                      面上却愈加狠厉起来。
                                      “这人鬼鬼祟祟进入天帝大人房间并出言侮辱天帝大人,杀了他而已。”
                                      帝瑰漫不经心的说。

                                      纯属胡扯,大家谁都知道。

                                      子受见十刑回来也慢慢放松了警惕。屋里燃着安神香,味道很淡,但是作用绝对一流。
                                      至少刚刚差点被杀的子受在香气的安抚下慢慢放松了警惕的躯体。

                                      十刑依旧皱眉“怕是没那么容易…你做什么…”话音未落,他的语气陡然紧张起来。
                                      这帝瑰疯了不成,居然在他面前公然杀他必须护住的人。

                                      那尾蝴蝶刀已经被帝瑰甩了出去。
                                      这次他用了十足十的力气。
                                      子受僵硬了一瞬,然后闭上眼睛。
                                      罢了,死便死了。

                                      凭他往常的实力,这绝对奈何不了他。
                                      但是现在…
                                      怕是难了。

                                      ————
                                      困,明天修改一边。先将就着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9-01-31 01:53
                                        (修改版)
                                        “你知道么……”
                                        子受歪头,嘴角慢慢的挑起恶劣的弧度“反派死于话多.”

                                        说那迟也快,就在屋里的两个人针锋相对的时候,十刑大人哼着小曲沐浴着阳光,欣赏着玫瑰,牵着爱犬…哦不,口误,牵着爱狼慢悠悠的回到卧室前。

                                        恰巧看见了令他右眼皮跳了三跳的场景:天帝的小宠物手里转悠着蝴蝶刃满脸杀气,天帝的大老婆一言不发坐在秋千上,双目如淬寒铁。

                                        哦!MY GOD!要了老命,大老婆受伤了,还是伤了脸!
                                        这…

                                        话说回来十刑一愣立马意识到这次可出事儿了,于是打了个口哨示意自己的狼先撤,自己留下善后。

                                        然后立马快速闪到门口。
                                        “不知道,你私闯天帝房间,是什么意思?”
                                        十刑抱着双臂站在门口,猩红的眸子看向帝瑰,挑眉道。

                                        对帝瑰尊重点?
                                        完全没必要。待会儿最惨的就是他,然后是自己和门口那儿分不清情况的小暗卫。

                                        这人定是把屋里这位当成普通宠物了……智商暴击,不想吐槽。
                                        天帝那么宠爱帝瑰,什么时候把人往自己房间带过。

                                        帝瑰心里暗道不好,没想到十刑这么快就回来了。
                                        但好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面上不露声色,气定神闲:
                                        “这人鬼鬼祟祟进入天帝大人房间并出言侮辱天帝大人,杀了他而已。”
                                        帝瑰漫不经心的说。

                                        纯属胡扯,大家谁都知道。

                                        子受见十刑回来也慢慢放松了警惕。屋里燃着安神香,至于为什么燃安神香,不说你们也明白,这香味道很淡,但是效果绝对显著。
                                        至少刚刚差点被杀的子受在香气的安抚下慢慢放松了警惕的躯体。

                                        十刑依旧皱眉“怕是没那么容易…你做什么…”话音未落,他的语调陡然狠厉起来,甚至还夹杂着些许的紧张。
                                        这帝瑰当真是疯了,
                                        本以为再争风吃醋也要有个分寸,没想到居然在他面前公然袭击天帝下令保护的人。

                                        那尾蝴蝶刀已经被帝瑰甩了出去。
                                        这次他用了十足十的力气,绝对躲不过。
                                        子受僵硬了一瞬,然后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嘴角甚至带着解脱般的笑意。
                                        罢了,死便死了。

                                        凭他往常的实力,这绝对奈何不了他。
                                        但是现在…
                                        怕是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2-01 01:08
                                          十刑慢慢喘出一口压在肺里的气,放松了握枪的手,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什么?你问为什么他马上要被惩罚却不害怕?
                                          擅离职守导致人受伤和擅离职守导致人死亡哪个更好点!!!

                                          左右都是惩罚,只要不把他送去给心月葵那女人调教一切好说。

                                          逆着光徐徐走来的人银白微卷的长发利落的扎成高马尾,碎发垂落。
                                          (天有多帅我已经情调N次了)
                                          子受看了一眼慢慢靠近的人,心累的不想说话。
                                          只懒懒的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沉默的盯着自己手心中鲜红的花瓣。

                                          十刑靠在门上闲闲地督了一眼帝瑰,见他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嘴唇都要被咬破,头低的不能再低,满身冷汗就差没直接跪下的凄惨模样心中暗爽。

                                          这叫什么
                                          自作自受!

                                          十刑又掀起衣摆呼哧了两下。
                                          被满身冷汗浸湿了的紧身背心紧紧的贴在身上,配上那移动冰窖的危险一瞥…
                                          这感觉,真爽!

                                          子受知道他在慢慢靠近。
                                          但是他真的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

                                          帝瑰看着他朝思暮想的光芒经过他,却连目光都没有给他。
                                          他停在秋千旁,慢慢的蹲下身。

                                          “转过来。”
                                          他的声音像是最优雅蛊惑人心的钢琴的声音。永远听不出里面的情绪却又被牵着鼻子走。
                                          子受心里冷笑,自从五年前,他的话他再不想听。

                                          天也不意外,他的目光依旧平和没有情绪…
                                          十刑搓了搓胳膊寻思着移步去外面晒晒太阳缓解一下被冰冻的恐惧的可能性…
                                          最后他放弃了。
                                          不存在的。

                                          冰凉修长的手指攫住他因为消瘦而线条日渐锐利的下巴。
                                          子受被迫看向他。

                                          他的脸上还沾着血,瑰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情绪。
                                          略带苍白的嘴角缓缓勾起的是嘲讽的弧度。

                                          从进这屋天就只对子受说了那一句三字的话。
                                          冰凉都是手指轻轻的抚过他脸上的伤口,冰蓝如琉璃摄人心魄的眸子里是一层又一层暴雪寒冰。

                                          因为他是蹲在秋千旁,两只胳膊拄在秋千上,所以现在的角度反而是子受俯视着他。

                                          看着他银色的长发约莫一半铺在地板上,子受终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他绝对比天帝更宝贝他那头银白色的长发。

                                          “起来,头发…”
                                          话还没说完,天的手指便抵在他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没事。”
                                          子受又一次听见他说话。
                                          带着承诺似的庄重。

                                          没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9-02-02 00:37
                                            十一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
                                            你问我准备怎么处理帝瑰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落笔。
                                            我有一万种方法写死帝瑰但是我下不了手。
                                            怪我怪我,写着写着绕进了自己的圈子里。

                                            你问我十一番外想表达什么。
                                            我大概只能说:爱是原罪。

                                            帝瑰太爱天,所以明知即将面对什么,依旧动手想杀死子受。
                                            子受或者这里叫帝辛更合适。
                                            他也爱天。
                                            所以他会开口叫他起来。
                                            “起来,你别这么看我,我难受。”
                                            所以他一方面恨一方面又忍不住关心。

                                            至于天爱不爱子受。
                                            大概能看出来。

                                            我不忍心写帝瑰是怎么死的。毕竟,他也只是爱了。
                                            虽然有点不负责任!
                                            但是从十一到现在!谢谢大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9-02-02 00:46
                                              趁我现在还能睁开眼睛先理一理思路:
                                              ①接下来要继续正戏了
                                              ②天和子受不出意外的依旧十分粗暴。(粗暴一点你可以理解成单方面强暴,子受要是配合并且爽到那不就是合奸。为了人物不ooc,对不住了,王!)
                                              ③子羽和十刑目测会虐一点。不多,就那么一点。子羽反攻是定局,非战斗人员记得及时撤离现场,到时候提醒你们。
                                              ④追狗cp接下来会甜一段日子。
                                              ⑤暗线已经开始了。
                                              ⑥可以提意见,没关系,风华虚心接受。
                                              ⑦最后,不喜欢也表踩一个人的贴子特别是那种很长的文贴。
                                              在贴吧更文不给钱,而且风华现在各种事情真的很累。
                                              看到《幸有乱花相扶》被踩了一脚我差点掀桌子。
                                              不喜欢看左上角,请高抬贵脚,别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9-02-02 09:21
                                                你们还记得风华的文是逻辑文是么!那么剩下的19天,所有的段子,靠大家的逻辑串联起来!


                                                回复
                                                89楼2019-02-02 21:51
                                                  【45.】
                                                  清脆的金属绷断声响起,十刑方才意识到不好。没等他做出什么动作,身体就被一股他几乎反抗不了的力道推到墙上。
                                                  “嘶”他轻抽了一口气,骨骼硬撞到墙上的咔嚓的断裂声清晰可闻。疼是当然的,但最令他在意的是如今被钳制的状态。
                                                  骨头断了没什么关系,亡者之印会修复。
                                                  但身体被另一个人牢牢掌控,特别是这掌控他无法挣脱时,就没那么简单了。

                                                  “大剑士真是出乎意料的能隐藏。”他的脸紧紧的贴在冰冷光滑的墙壁上,脆弱的脖颈被温凉的手掐住,手腕被反缚在身后,完完全全被掌控的弱者姿态。

                                                  子羽活动了一下因为强行挣开玄寒链而被反震的微微失去知觉的手腕,慢悠悠的开口
                                                  “不藏着点,再被废第二次,多不好。”
                                                  “那大剑士现在是什么意思。”

                                                  十刑用力的试着挣脱子羽的束缚,但是骨骼断裂的声音告诉他硬挣根本没用。
                                                  子羽不语,他手上的炼气在月珠闪灭的时候亮起。
                                                  动作慢的恰到好处,“ 没什么,就是让大神尝尝被玄寒链钉着的感觉。”
                                                  他手上不过三寸长,缭绕着忽闪忽灭的火焰的炼气钉慢慢钉进十刑的手腕。
                                                  十刑深吸了一口气,冷汗一瞬间像瀑布一样慢慢的淌下,顺着睫毛淌进眼睛。
                                                  十刑的眉头从子羽炼出这钉子就没解开。直到那钉子钉入墙体他才长长的缓了一口气,额头抵住墙,冷汗滴落。

                                                  有空再写!


                                                  收起回复
                                                  90楼2019-02-02 22:08
                                                    差点忘了说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大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9-02-05 01:04
                                                      风华想说个事儿:
                                                      其实吧,这个寒假风华生了点小病。
                                                      那种吃药得吃一大把,一天要睡15个小时以上的病。

                                                      虽然说你看我经常半夜更文,其实我白天甚至前半个晚上都在睡觉。

                                                      怎么说呢,jio得还是要说一下。
                                                      虽然风华经常开坑很不负责任,但是这篇文是绝对要写完的。

                                                      贺新年的文可以当做这篇文的番外。
                                                      我一直都想让大家见个面,正好赶上了贺新年活动。

                                                      嗯嗯!虽然最近更文断断续续,但素相信我爱大家的心!

                                                      我说这话绝对不是为了不更拖更!
                                                      就是最近脾气太温吞,而且有点寡淡少言,说话也不咋好听…得罪不少朋友…
                                                      对手指,风华很快就会好的!
                                                      大家别嫌弃风华!
                                                      嗯嗯,就是这样,大家新年快乐!
                                                      爱你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2-05 15:32
                                                        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9-02-15 00:28
                                                          “大剑士,所以…”经历过刚刚深入骨髓的剧烈疼痛,现在他不用看他也知道子羽手中把玩着的东西是什么的东西是什么。

                                                          “嗯?”子羽微微侧头,漆黑的眸子兴致盎然的看着十刑冷汗沉沉的脸。
                                                          手上缠绕着细小火焰的练气钉在他微微颤抖的手腕上比划着。

                                                          “所以可以告诉我…嘶——”
                                                          他的话一时哽咽在喉咙里,那颗在他手腕上闲闲比划的钉子忽然被钉入腕骨…真不是一般的疼。

                                                          十刑深吸一口气,抑制住颤抖的声线
                                                          “为什么我从刚刚开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子羽默不作声,钉完钉子拉开和十刑的距离。
                                                          “原来大神看东西喜欢看一半。”子羽的脸半隐在阴影里,愉快的弯起唇。
                                                          直视着十刑努力聚焦却慢慢涣散的眸子。

                                                          “不过,你也不用知道了。”他抬起手,白皙的手指上还有温热鲜红的液体。
                                                          “你的血,也是鲜红的。”

                                                          十刑两只手都被钉在墙上,浑身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意识也逐渐陷入沉睡。

                                                          子羽貌似觉得有趣,拈了拈手指上的血,竟又俯身抹过他血肉模糊的手腕,“其实知道,对你也没什么用。”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十刑模糊的从嗓子里发出一声类似于嘲讽的笑,这该死的钉子,不仅让他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居然还抑制了他的神力。
                                                          “你想干什么?”
                                                          晨曦的光透过窗子洒进幽暗的室内。子羽眯了眯眼睛,这才发现这大神着实被自己弄的有点惨了。

                                                          鲜艳的血顺着无法愈合的伤口滴答的向下流淌,海蓝色的发丝湿漉漉的黏在脸上,浑身上下全是狼狈,唯一如旧的大概只有那双猩红色的眼睛,依旧是浓重的化不开的血色。
                                                          不过…强势的人脆弱起来,总有种意外的美感。

                                                          “那大神以为…我要做什么…”他的手指顺着他的手腕划过毫无保留的脆弱脖颈和蒙着冷汗的锁骨,就像昔日十刑的动作一样…
                                                          暧昧而色情

                                                          "不知道"十刑也弯起嘴,对身上的手视若无睹。
                                                          “嗤。”
                                                          子羽收回手,视若无睹的原因大概只有两个
                                                          一个是不在乎
                                                          一个是正合心意

                                                          子羽深深看了一眼十刑,随后转身,知道离开,再没说一句话。



                                                          想吃肉?
                                                          咩哈哈哈
                                                          醒醒吧兄弟,
                                                          不存在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9-02-15 00:53
                                                            (精分结束)
                                                            武庚皱了皱眉头,小心的向后退了退。
                                                            面对面躺着太亲密了,武庚受不了陌生人的鼻息喷吐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但是神族的感官出奇的敏锐,几乎是在武庚动的一瞬间,追日就睁开了眼睛。
                                                            武庚看着他丝毫不动的睫毛和沉静清冷的眼睛,一时间居然看的入迷。

                                                            他的眼睛是空灵的蓝,带着秋天秋雨淋湿的柔润冰凉,这么望一眼,就好像看见了外面澄澈的天空。

                                                            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微妙。
                                                            武庚轻咳了一声,迅速在脑袋里思索。
                                                            现在你转过身他不转不是分明给他尴尬。谁知道这神现在平静会不会突然暴走一巴掌拍下来。
                                                            但是这样盯着人家沉默不语是不是也不太好。
                                                            那…找个话?

                                                            说干就干。
                                                            武庚小心翼翼的试图找个话题“大神,我觉得,其实鬼木大神…蛮关心你的。”
                                                            那边是良久的寂静。
                                                            武庚移开视线,看着隐约透过门缝闪烁的火光思绪飞快运作。
                                                            他为什么不说话,说错话了?

                                                            肯定是说错话了,他击散那缕鬼木的草木蛊时可没有一点犹豫。

                                                            “怎么说?”正在武庚考虑要不要说点什么挽回的时候,他却又开话了。

                                                            武庚发现自己有点搞不明白他的意思。
                                                            沉吟一声武庚才开始拣着自己的思绪回答“因为他吩咐姬巧出来找你!”
                                                            发觉追日带着点迷惑的眼睛,武庚快速的接着说“姬巧就是武王姬发的儿子,照形式大概也是未来的太子殿下。”
                                                            “所以?”追日还是一副不懂的样子。
                                                            武庚又犹豫了。
                                                            这鬼木和姬巧的关系是他多年经验加上天才智商积累下来的论断…
                                                            这要怎么跟追日说…

                                                            想了想,武庚换了个委婉的说法“鬼木大神平日可宝贝他那小义子宝贝的很!!”
                                                            奈斯!既不损害神的颜面,又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越来越机智!

                                                            追日本来懒散的目光忽然却又凝寒了起来“你是说…?”
                                                            武庚内心大叫奇怪!他这么委婉,这大神应该不懂他的意思啊!如今这怎么一提就懂?
                                                            难道同道中人。

                                                            “是…”同道中人也不该这么大反应…这位大神貌似和鬼木大神关系不一般…

                                                            “大神…你…怎么了…?”武庚还是小心翼翼的又开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2-18 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