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吧 关注:1,327,389贴子:27,680,735
  • 10回复贴,共1

是狼人也是狠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是狼人也是狠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03 03:57
      疯十九眼见花轿越来越近,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气,自他脚底升起直冲泥丸宫。疯十九身形晃了两晃几乎栽倒。忽然间,他体内又爆出一股热浪,将寒气生生压了下去。疯十九神志为之一清,怒吼声中,遥控发掌,将一株两人合抱的参天巨木拦腰击断。断木横向飞出,盘旋两周,一声巨震落在了迎亲队伍面前。
      吹鼓手微微一惊,随即又恢复了镇定。单凭着处惊不变的定力,就能看着他们并非等闲之辈。
      “各位慢走,我疯十九想和柳小姐单独谈谈。”疯十九不知何时,已经队伍近前。吹鼓手听他报名,同时扔去吹具,在腰间衣下撤出兵刃,向疯十九围拢过去。
      疯十九冷笑道:“果然是有备而来!在下领教了!”吼声一落,双掌排云,向人群中打去。
      这瞬间,轿帘微微扬起,一阵琵琶声,遥空传来。疯十九被神奇的音符所动,沉浸在弦声中,浑身的血液瞬时间沸腾如浪,五内如焚烧,疼痛难当。招式受内息限制,顿然一息。一刹那,两名吹手一前一后,向他扑来。一瞬间,疯十九急运阴雷,压制内息。招出“夜叉探海”,一拳捣向来人中宫。砰然一阵,后到之人被“阴雷”真气炸飞五尺,被击中之人也口吐鲜血倒地气绝。所剩之人同时惊呼一声,蜂拥而上。
      “咦!”花轿之中传出一声惊呼,似不相信疯十九不为音符所动。
      围攻之人尚未成阵,一曲动人心魄的十面埋伏,自花轿中传来。疯十九顿觉耳畔、杀声震天,千军呐喊,万马奔腾,恍惚间,自己正置身于沙场之中,处处刀光耀眼,时时剑气生寒。满目刀枪交击血染黄沙,尸骸遍野。耳畔雷动风急,鬼哭神号。
      视觉,听觉,触觉在一瞬间,全无用处。体内阴阳真气,互相冲撞,凌乱难控,雷霆掌力无从发挥。疯十九连续负伤,十几处创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生死之间,疯十九毅然破釜沉舟,亡命一博。刀光剑影之中疯十九猛然旋身,摘下铁胎弓。箭法“九星连珠”,身形每旋动一圈,皆有九箭向八方射出。眨眼之间,七十二只狼牙箭,在他八旋之下全数射空,琵琶声也嘎然而止。
      再看场中二十余人,被狼牙箭洞穿,倒地气绝。花轿前八只利箭,被内家真气震碎,散落于地。疯十九强压内息,却被真气冲撞喷出了一口鲜血。
      花轿中传出了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能破我‘十面埋伏’,你值得骄傲!”
      疯十九仰天一笑,含血感慨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昔日英雄,今安在?尊驾纤纤十指,弹奏杀伐之音。曲调中却有一丝低沉,不是在催人性命,而是在凭吊英雄,闻之热血沸腾,也心酸难以自已。若尊驾能抛弃这一丝情怀,疯某早死多时了!”
      花轿中半晌无语,只有轿帘无风微动。
      疯十九一顿道:“若非尊驾为取疯某性命而来,我真不想与你生死相见。尊驾出手吧。在下想听一听你的‘自刎乌江’。”
      “我曾说话,此生绝不杀我知音……”花轿中“嗡”的一声脆响,似的琵琶弦断。
      疯十九一愣拱手道:“多谢尊驾手下留情,后会有期!”说罢,转身而去。
      “等等!”花轿中又传出了一声呼喊:“你不去新乐县,柳家了吗?”
      疯十九苦笑道:“我为何要求,生死之间的一刹那,我已经想通了。她既不爱我,我何必苦苦追寻。罢了……”
      “难道你不恨她?”
      轿中女子的无心一问,似在疯十九耳边炸开一声霹雳,“恨……恨……恨……,不恨……不恨……”恨与不恨在疯十九脑海中不断盘旋,像两面金鼓在他脑中,心中狂擂不止。疯十九头疼欲裂,双手抱头仰天狂叫。
      “你……”轿中人话未出口,却见疯十九木然站在那里,她哪里知道疯十九体内正有一股令人血液凝结的寒流,狂冲泥丸宫。疯十九木然转身举起手臂,面容瞬间阴森冷厉:“我不恨她,我只恨自己瞎了眼睛!”话音一落,疯十九右手食指,中指猛然向眼中挖去。两只接近眼眶,中指忽然收回,食指却生生将他右眼珠挖出。
      锥心巨疼令他神志一清,手指上犹挂着眼珠,昏了过去。花轿中走出了一个美的令人窒息的宫装女子。
      “他已经不想报仇,为何又要自残一目,难道他疯了!”女子凝视疯十九良久,凄然笑道:“没想到……没想到……,我断魂琵琶如意弦——顾蹁跹,生平唯一知音,竟然是一个疯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03 03:59
        这日,杜大宏巡视山寨,却见花面狐捂顶着一双黑眼圈往外跑。杜大宏一愣之下吼道:“哎!你娘的,有鬼追你啊?”
        花面狐几步跑道杜大宏面前,哭丧脸道:“我去请端公,二当家肯定中邪了!”
        “请你娘的端公!”杜大宏骂完手捋络腮胡子道:“我看他是想女人想疯了,这样吧!你带他找个地方快活,快活!”
        “我……我不敢……”
        “老子和你们一起去!”
        明代的青楼教坊,有私营也有官营,加上永乐大肆的杀戮,发配大臣,因株连被买到各地青楼的大臣家眷,更是不可盛数。所以只要是个城镇,有常住的豪绅,有来往的客商,就有操持皮肉生意的教坊。想在杜大宏的势力范围内找个青楼,并不困难。
        往日,灯红酒绿的花街柳巷,却传出了拍着桌子的叫喊:“老鸨子,把你们这的头牌**都给我叫出来!”外边人是这样称呼妓女,可是没人在妓院里这个喊法。杜大宏显然是没来过这种地方。
        老鸨子带着一脸不情愿的招呼着姑娘,几个鼻青脸肿的龟公,小心的伺候在杜大宏身边。不多时,一群花枝招展,浓妆艳抹,人手持着一个花瓶的窑姐就站在了杜大宏面前,真个是环肥燕瘦,应有尽有。众窑姐娇滴滴的叫了一声:“爷!”一齐将手中的花瓶递了过来。
        杜大宏咧着嘴笑道:“哎!谢谢,谢谢……”一边道谢,一边将花瓶接了过来。他接前三个时,别人还不觉怎样,接到第五个,老鸨子已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等他全接完了。一群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僵在了那里。
        老鸨子恍然大悟的掩口笑道:“这位爷,是头次出来玩吧?按规矩,爷接了谁的花瓶,谁就要留下来伺候爷!您这一下接了十几个……”
        杜大宏脸红脖子粗,半晌没出声。立刻又双眼一翻吼道:“老子今夜就是要大战群妖,你们统统给我进房去……”老鸨子见杜大宏发火,也不敢多说,急忙招呼姑娘进房。
        “哎!我说兄弟,你看中哪个了,大哥给你做主……”杜大宏回头之即,却不见了疯十九的踪影。一愣之下,抓过花面狐叫道:“十九呢?”
        “刚还在这,怎么一转眼就……”花面狐话未说完,就听楼上一阵杀猪般,哭爹喊娘的声音。两人抬头一看不要紧,同时后退了两步,只见一个赤身**的嫖客,被人送楼上扔了下来。“砰!”一声砸在他们脚前,摔得满嘴是血,半天爬不起来。
        没过多久,就见左一个,右一个赤条条的男男女女,从楼上飞了下来,砸得楼下桌倒椅翻,摔得哭爹喊娘。有人干脆是被人给,连人带床一起扔到了大街上,没被摔死已是万幸,也顾不得羞耻,赤身**的大声呼救。
        不多时,就见杜大宏拉着疯十九,逃也是的跑了出来,撒腿向城外跑去。后面的花面狐心中叫苦不跌:“二当家,哪是想女人想疯了。我看是想揍人想疯了……”
        三个人一口气跑出了两里地,才停了下来。杜大宏正不知道该怎么训斥疯十九,忽然见到二龙山上火光冲天:“不好山寨起火了,快回去看看……”三人同时飞身向山寨方向冲去。
        花面狐腿脚虽快,却跟不上杜大宏和疯十九,没一会就被二人甩出了半里。眼看到达山口,疯十九忽然拉住杜大宏沉道:“大哥!小心有埋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03 04:03
        久走江湖的人,必须具有灵敏的耳目,天生的猎犬鼻子,可嗅出危险的气息,能在一瞥之下,看出可疑的事物来。疯十九,杜大宏心切山寨,冲得太快了,等疯十九发现有异已经落在了敌人的包围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03 04:04
           无涛剑客见久战无功,怒吼道:“尽全力!围攻不利者,杀!”围攻的黑衣人,刚一迟疑,背后剑气袭来,当即将毫无防备的两人,拦腰斩断。同伴被杀,其余人不敢继续游斗,向疯,杜二人亡命扑去,这下正中了二人下怀。
            疯十九扬手一爪,抓透一人胸腔,爪过人体,阴雷迸发,纵向连续击倒两人。四人又蜂拥而上,疯十九拳路大磕,杀戒大开。怒吼声中,四具被震碎的尸体,向人群中洒下一片血雨。黑衣人只觉眼前一面殷红,胸口出陡然发凉。低头看时整个胸腔已经空空如也,疯十九双手染血又向另一侧杀去……
            隐身于暗处的柳兴昆摇头道:“姜永旭权欲过重,急功近利,凭他这块料想成为江湖之主,除非天降奇迹……”
            一旁的潘四姑冷笑道:“他现在已经成了你的女婿,你会不帮他……”
            “帮要帮在节骨眼上,先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哎呀!那是无虚子……”
            酣战的疯十九,忽见一道装之人,凌空飞来,长袖甩向杜大宏前胸!“铁袖功,不能硬接……”他话音未落,已是掌袖相交,怦然狂震中,杜大宏后退五步,脚下马步不稳,栽倒在地,口中鲜血喷溅。
            疯十九冲上两步,却被斜下劈来的掌力击中腰间,痛彻心肺,内力也同时一息。疯十九救人心切,反手一掌将来人逼退,又进两步,到达杜大宏身前。无涛剑客此时已欺身,剑走灵蛇,剑锋处光芒闪烁,风雷并发。这一剑势在必得,狠辣刁钻,疯十九化掌为爪,爪抓剑锋。无涛剑客的佩剑乃是神兵利器,足可削金断玉。剑锋入手,猛然旋转。血光迸射之中,疯十九左手五指齐断,手掌尽靡,一只手臂只剩骨筋相连。无涛剑客剑锋再进,削向疯十九咽喉。
            千钧一发之际,杜大宏合身扑上,将疯十九撞出丈外喊道:“兄弟,快跑!”话音一落,双掌火光大震,劲气汹涌而出。“老子死了,有兄弟给我报仇,你们死了看谁给你们收尸……,哈哈哈哈……”杜大宏的话,是在喊给敌人,也是在喊给疯十九。
            杜大宏又是一声大喝道:“笑问阎王试胆魂!”。
            “大哥!不可……”疯十九话音未落,就被一掌劈中了背心,栽倒在地。柳兴昆背起疯十九如飞而去,刚刚离去,杜大宏已将招式发动,十丈之内劲气呼啸,排山倒海的掌影,层层叠叠向四方压去,掌气尚未及体,压力已足可令人窒息。忽然见,虚空中射出四道剑芒,剑芒过处,剑气裂体之声,才传入耳中。众人只觉压力一减,再看杜大宏,已经是四肢齐断,栽倒在血泊之中。
            无涛剑客诚惶跪倒道:“多谢师父,救命之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03 04:08
              廖坎握着那半张烙饼,泪如泉涌:“疯爷……疯爷……,你为什么要……,你不该……”
              疯十九笑道:“我该杀了你,然后把你吃掉对吗?”
              “疯爷,你不该救我,我是要害你的啊……疯爷……”
              “我做事不问该不不该,只问想与不想,我认识你之前,你没害过我,这就足够了!”
              “疯爷……你不能死,……你要活着出去,你杀了小的吧!小的愿意……”
              “呵呵!如果没有你在,我已经冲出去了!医仙以为双腿折断就冲不出这地穴。却不知万毒门的‘回天金蛊’,不但能短时间内断续筋骨,还有令枯骨生肌的奇效。师父的医术,恐怕比这医仙还要高明几分,可惜我只想报仇,没想过救人,只学蛊毒,不学医术。哎——”说到最后疯十九不由得一声长叹,或者正是因为他未学医术的遗憾,才令他在逆境之中想到要救廖坎。
              廖坎感激之余伏地痛哭:“疯爷,若你因为小的,而妄死地穴之中,小的死不瞑目……疯爷……你走吧,不要再管小的了……”
              疯十九笑道:“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或许下一刻我们就能出去!”
              疯十九又燃起了廖坎心中的希望,廖坎伏地磕头道:“疯爷,小的愿意永远追随疯爷,誓死效忠,求疯爷收下小的吧!”
              “若我们出不去呢?”
              廖坎一愣毅然道:“小的生一日,便服侍疯爷一日。即使死,也要随疯爷左右,侍奉疯爷于九泉之下!”
              “那就把饼吃了,我也不想收个鬼魂做仆人!”生死之间疯十九仍旧有心谈笑,而廖坎却在这一刻死心塌地跟随了疯十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03 05:36
                “光!我们头上有光……”廖坎为这奇迹般的光线欢呼不已。疯十九却仍旧坐在原地举目微笑,似乎这结果早在他预料之中。从头射下的光束越扩越大,不多时已经能看到一片井口大的蓝天。
                疯十九笑道:“古人说坐井观天,我猜他一定也有掉在井里的经历,不然怎么会想出这样奇怪的典故。”说罢,手搭廖坎肩膀,平地一纵跃起三丈飘然落在洞外。疯十九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一声天啸如苍鹰盘旋天宇,向四周连攻七十二腿才收势落地,摆手道:“我们走!”
                疯十九两人离去多时,医仙,顾翩跹和一个花甲老人才姗姗来迟。医仙抓起地穴边的一把泥土连连跺脚道:“疯十九居然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03 05:37
                啥小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03 09:18
                  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03 09:31
                    疯了一个


                    回复
                    11楼2019-01-03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