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苏菲亚吧 关注:3,724贴子:51,916
  • 24回复贴,共1

【文】易碎的玫瑰香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中世纪的钟声响起......
这是国王和王后的时代(完整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11 19:26
    1-1
    苏菲亚坐在矮脚圆凳上,一遍又一遍的梳理着漂亮的棕色卷发,神色迷离。
    “雨果王子今天早上向你爸爸寄来了联姻申请。”美兰达王后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开了口。
    “是吗?那安柏应该挺高兴的吧。”苏菲亚心不在焉的说。
    “当然-----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那么,苏菲亚公主,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美兰达和颜悦色地说,“安柏十五岁就踏入了社交界,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迷住了雨果王子-----你知道,各国王子中的佼佼者,无论哪方面。而你,我的宝贝,十六岁生日已经过了四个月零十八天,却迟迟不肯踏足任何社交场所。不过这也没关系,尽管你不主动社交,每天向你求爱的王子也多的是。而你,却一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你一直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我想知道在爱情这件事上,你究竟有什么看法?”
    苏菲亚垂下头,慢吞吞的说,“妈妈,我想,我还没有遇见一个真正喜欢的人,而且,我年纪还小,所以…”
    “你现在确实还年轻,但要知道,从相爱到两国联姻,中间最少要经历两年时间,你想想两年以后你多大了?”
    “妈妈担心你,所以才来提醒你,但最后做决定的还是你。”美兰达吻了吻苏菲亚的额头,飘然而去,留下苏菲亚一人心烦意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11 19:28
      1-2
      苏菲亚走出城堡,吸一口带着初夏青草芳香的新鲜空气,感觉心里舒畅了许多。
      她左边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低语声。是排着长队来给她送礼物的王子们。她熟练的躲到草丛后面,偷偷地看着一个又一个身姿挺拔,衣着光鲜的身影,手里拿着包裹的极其精美的礼物。
      “我终究是要嫁给他们中的一个的。”苏菲亚喃喃道,“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苏菲亚黯然神伤,拎起长长的紫色裙摆,自顾自的转身走去。直到,听到一个恐怖的声音:
      “瞧,苏菲亚公主在那儿!”
      黑压压的一片一下子围住了仓皇的小公主。当各种奉承话,恭维话一齐冲来时,苏菲亚简直喘不过气。
      “谢谢你们。”苏菲亚抱着越摞越高的礼物,不知所措的应和着,“我还有事......先让一下,行么?我,我还有事......”
      然而,根本没有人注意她轻声细语的请求。直到啪的一声,苏菲亚一个不稳,礼物一下子全掉到了地上。众王子目瞪口呆。
      “苏菲亚,跟我走。”这时,一个金发青年从她身后拉过她的手,这只手让苏菲亚感到安全。
      二人转身就跑,不知跑了多久,他们扑倒在草地上,放声大笑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1 19:34
        1-3
        自从雨果和安柏确定了情人关系以后,雨果到魔法王国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频繁。雨果是何那底王国的次子,尽管天性聪颖,气度不凡,按照常理是没有机会继承王位的。所以比起哥哥艾克塞尔,他行动颇为自如,能无拘无束的享受青春的欢愉。
        他现在正和安柏并肩坐着,望着被落日染红的天空下教堂的尖顶,听着远方庄严的钟声。
        雨果面容清秀,满眼深情。安柏本是美人,穿着白底蓝点的新裙子,看起来比以前更好看些。这本应是一幅极其优美的画卷,可苏菲亚看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安柏过分妩媚的笑容,及从未有过的柔婉的语调,都让苏菲亚感到别扭。而雨果,是给迷住了。拿到联姻协议的那一刻,他自信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安柏,你爱雨果吗?”有一天夜里,苏菲亚躺在安柏身边,忍不住问。
        “当然----我爱。”安柏说。
        “为什么爱他?”
        “就像每个人恋爱一样。苏菲亚,你真糊涂。”
        “一点也不,告诉我。”
        “他英俊,聪明,来自大国。”
        “还有呢?”
        “他很爱我。”
        “还有呢?”
        “嫁给他我会很有面子。爸爸会高兴的,那些朋友也都会羡慕我,嫉妒我。”安柏越说越轻快。
        “所以你就有意取悦他,把他当做猎物一样,射取?”
        “你在说什么!”
        安柏忽然站起来,卷席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1 19:36
          1-4
          笑了一阵子,苏菲亚忽然又伏在地上哭了起来。
          “喂,苏菲亚,你怎么了?”詹姆士拉起她。
          “把他们的礼物都砸坏了。”苏菲亚擦干眼泪,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就为了这个事啊。”詹姆士松了口气,沉默片刻,又小心翼翼的问,“你烦透这帮家伙了吧?”
          苏菲亚没回答,只望了他一眼,这一眼,温柔和妩媚并兼有之,足以让人心动。二人的目光相交,似乎也交流了心意。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詹姆士忽然说。
          “想什么办法呀!你知道,根本就没有。”苏菲亚跺了跺脚,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詹姆士盯着她的背影,无聊的折断了几根狗尾巴草。
          庄严的号声中,安柏从容的走上华丽的白马车,踏上了她的远嫁之路。
          何那底王国是世上极少数能与魔法王国比肩的大国,所以这场联姻,无论在统治者还是在民众看来,都是难得的良缘。百姓纷纷称赞着,对画像里右侧的长公主多了分崇敬。
          罗伦国王站在高台上,望着远去的马车,和蔼的牵着詹姆士和苏菲亚的手。
          “希望你们也能像安柏一样,找到自己的幸福。”当马车再也看不到时,他喃喃说。
          詹姆士和苏菲亚面面相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1 19:37
            1-5
            亲爱的苏菲亚,毕业以后许久没有相见,我很思念你。希望你有空能来我的城堡做客。你忠实的朋友:薇薇安
            苏菲亚合上信笺,吻了一下,插在书里。
            恋爱中的姑娘总与她的朋友有点不同,她的世界变得很小。毕业以后,因为被另一个人占据了心,苏菲亚几乎一次也没想起过薇薇安。
            苏菲亚有些愧疚,第二天便动身了。
            “薇薇安——”
            “啊,苏菲亚!”
            城堡门口,苏菲亚挎着包,向薇薇安快活的招着手。忽然瞥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猛地缩进城堡左侧的墙后。苏菲亚假装不在意的向前走着,趁那人大喘气时,敏捷地跳了过去。
            “德斯蒙德,是你?”苏菲亚惊叫到。薇薇安已经走到了苏菲亚的身边。
            德斯蒙德红着脸,额上渗出冷汗。
            “给你的。”他飞快地把一样布包着的东西塞进薇薇安的手里,转身逃开了。
            薇薇安攥着布包,挽住苏菲亚的手,泰然自若的进了城堡。
            “是些糕点。”薇薇安打开布包,里面的东西已经碎了,稀松地粘在布上,“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送这种东西过来。”
            “小心,他爱上你了。”苏菲亚笑着拍拍薇薇安的肩。
            薇薇安淡淡的笑了笑,便兴高采烈地带着苏菲亚去看她那些小玩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1 19:40
              2-1
              雨果和安柏的婚礼将在七月举行,婚期是教皇克莱拉三世亲择的日子。
              然而,罗伦国王却在这期间病倒了。当皇室医者告诫他半个月内绝不能出门,而他女儿的婚期恰在这范围内时,他的遗憾是无尽的。美兰达要留下来照顾丈夫,这样一来,出席婚礼的就只有詹姆士和苏菲亚了。
              城堡外的停置的敞篷马车前,詹姆士打开车门,向苏菲亚伸出了手。他脸上带着笑容,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苏菲亚穿着浅蓝色的长裙,白白的脸上带着红晕,微笑着把小小的手放了上去。她目光清澈,神态清纯,红红的朱唇弯成一道细细的月牙。
              天很蓝,树很绿。詹姆士王子骑着一匹红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昂着头,脸上因意外的喜悦而容光焕发。紧随其后的是苏菲亚公主的敞篷马车,公主一会儿望望车外迷人的夏日丽景,一会儿偷瞥一眼前面红马上频繁回头的心上人,脸红得像刚摘下的樱桃。最后是男仆女仆的布什马车和两列骑马的士兵。街上的人站在道路两侧,张大眼睛看着他们。“瞧他们多漂亮!”人们说着。
              日暮时分,队伍在一片薰衣草田野边停下了,在那里稍作休息。仆人们活动起来,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发出轻轻的说笑声。累了一天的士兵们就地坐下,与他们的马相互倚靠着。苏菲亚则独自走进了薰衣草田,在远远的一个土堆上坐下了。
              “想什么呢?”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苏菲亚转过头,微微一笑,看起来像往常一样可爱。詹姆士忽然满脸通红。
              “真没想到能和你单独出来。”詹姆士在她身边坐下了。
              “我也没想到。而且是参加婚礼这样的好事情。”苏菲亚轻快的说。
              “你这个飞马比赛的冠军,今天怎么不骑马了呢?”平常的对话,让詹姆士渐渐褪去了红晕。
              苏菲亚瞥他一眼,一脸俏皮的神情。“一天骑在马上,我可不愿意冒这个险。我倒很愿意现在和你切磋一下马术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1 19:41
                2-2
                苏菲亚借了士兵捷克的马哈尼,轻盈的跃上了马背。
                “真的不和我换马?士兵的马可不如我们皇族的马那样驯良。”詹姆士说。一转头,却见苏菲亚已经一扬长鞭,冲走了。
                詹姆士看着哈尼留下的滚滚烟尘,微笑着拉动缰绳,很快超过了妹妹。
                半晌,却不见苏菲亚跟上来。
                烟尘中,苏菲亚被哈尼困住了。原来,还未走几步,哈尼突然仰天长啸,发疯般的左摇右摆,弄得苏菲亚差点摔下马来。所幸苏菲亚勤于练马,才有能力与之搏斗。但哈尼,是一匹极其排外的固执的马。见此无用,它使出了绝招。它一转马头,向另一侧飞奔而去。“你要去哪?”苏菲亚叫着,意识到了危险。她失神的看着远处天与地的边界,一处悬崖!苏菲亚握紧了缰绳。
                “苏菲亚!”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詹姆士从后面赶了上来,“别怕,抓住我的手!”
                眼看就要到悬崖了,苏菲亚擦干眼泪,拼尽全力伸出手,二人的手慢慢接近,中间却总有一段够不到的距离。直到生死攸关之际。
                爸爸,妈妈,安柏映过詹姆士的脑海,詹姆士略一闭眼,忽然张大眼睛纵身一跃,向苏菲亚跳去,他抱住苏菲亚,身体下倾,二人一并滚下了马。
                  
                “苏菲亚!”夜里行路的马车上,詹姆士忽然大叫一声。他睁开眼,烛灯中,他看见苏菲亚正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
                “我是怎么回来的?”詹姆士呲牙咧嘴的坐起来。
                “你受伤了,我背你回来的。”苏菲亚哽咽着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詹姆士瞅瞅胳膊上一道包扎好的长长的伤口,那是他滚落在地时不小心划伤的。“没事,一点也不痛,等等,你说,你,背我?”他愣愣的看着苏菲亚。
                “我帮你换块纱布吧。”苏菲亚凑近詹姆士的胳膊。
                她离他那么近,他能闻到她独特的发香,看到她忧虑的含泪的而更显得楚楚动人的脸。她拿出一块新的纱布,忙活起来。忽然,他拥住苏菲亚。
                “你干什么啊。”苏菲亚努力的挣脱开。詹姆士却紧紧的搂着她不放。
                “你忘了么?你是我哥哥。”挣扎中,苏菲亚忽然说。这声音很小,但格外刺耳。
                詹姆士顿时失了神,他三下两下的裹好伤口,走出了马车。他跃上马,没有再回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1 19:43
                  2-3
                  清晨,詹姆士和苏菲亚终于抵达了何那底王国的皇宫。远远地,他们看见雨果和安柏正并肩站在皇宫外。
                  他们下了马,摒退众人,安安静静的走过去,却发现姐姐姐夫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安安静静的等着他们。
                  雨果体态修长,一身深紫色的燕尾服,希腊式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安柏身形窈窕,身穿浅紫色长裙,漂亮的长发在身后飘扬。二人嬉闹得正欢,笑得前仰后合。
                  “你们提前到啦。”安柏迎上去,“怎么不说话呢?”她拉过苏菲亚的手。
                  看着他俩,詹姆士和苏菲亚只觉得羡慕,与一种难以言说的忧愁。
                  “别傻站着啦,跟我来吧。”雨果拍了拍詹姆士的肩膀。
                  何那底不愧为古典大国。其宫殿的奢华之处,连詹姆士和苏菲亚都不禁感到惊异。
                  “真漂亮。”苏菲亚望着安柏头上闪闪发亮的钻石皇冠,那是她让匠人新打造的。
                  “是么?”安柏得意的笑起来,“你若喜欢,来我的梳裝室随便挑。詹姆士,别乱动那些东西。”
                  “多棒的剑,这些是谁的?”詹姆士说。
                  “我哥哥艾克塞尔。”雨果把詹姆士手里的东西放回原位。
                  “你哥哥的,我看看有什么了不起?他又不在。”詹姆士又伸出手,却被安柏打回去。
                  “啊!”扇子骨打在伤口上,引得詹姆士叫出了声。詹苏只得一通胡言,好不容易才使他们罢休。
                  “詹姆士王子,你要是想看就拿去看吧,艾克不会在意的。”忽然,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四人停止笑闹,苏菲亚看见一个亚麻色头发,神情和善的女人站在那里。看样子比安柏大上几岁。她把其中最漂亮的剑拿起,双手递到詹姆士面前,同时恭顺的低下头。
                  她身后走过一个高高瘦瘦,没有血色的男人,他冷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穿过横厅,到起居室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11 20:03
                    2-4
                    “雨果和艾克塞尔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安柏关上阳台门,神秘兮兮地说,“艾克塞尔嫉妒雨果更多的得到路易国王的宠爱,雨果则不服艾克塞尔即将得到的路易国王的财富和权力。他们明里暗里的争斗,唉,兄弟之间总是这样,何况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那个女人,是艾克塞尔的妻子?”詹姆士。
                    “没错,她就是伊塔王妃。哦,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安柏慢悠悠的说,“我刚来时,见她那副过分谦卑谨慎的样子,真怕她有什么阴谋呢。好吧,她确实没什么阴谋,她没那个本事,只是天生改不了的仆人样子,尽管穿上了王妃的礼裙。”
                    “她难道不应该是哪个国家的公主么?”苏菲亚。
                    “不,她是艾克塞尔一次探访乡村时得到的猎物。”
                    “他们的感情好么?”
                    “世上的事就是奇怪。谁能想到,像艾克塞尔那样的自大狂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纯粹的天然奴-----或许这就叫相反相成吧。她像他的一个宝贝。”安柏低下声音,“听宫里传说,她是他的私生妹妹呢。”
                    “私生妹妹?”詹姆士和苏菲亚同时瞪大了眼惊叫道,“是真的吗?”
                    “小点声!”安柏叫道,“这只是传言----也就是,宫人们为了饭后找乐子胡说的。早餐快开始了,你们去准备室整理一下,换套衣裳。过一会儿路易国王要接见你们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1 20:05
                      2-5
                      庄严的风琴声中,婚礼开始了。神父手执圣书,用他那古铜般低沉沙哑的声音,将二人结为受上帝庇佑的合法夫妇。钟声响起,在暗处,上百个披散着头发,身穿白布裙的女子一齐唱起圣歌,水晶吊灯上千百只蜡烛散发出迷人的光辉。
                      詹姆士和苏菲亚被这神圣的场景深深感染。他们聚精会神的看着每一个小小的细节,羡慕并向往着,简直忘记了自己是谁。直到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一刹沉重的落地声,一屋嘈杂的呼喊声,一片无尽的哭号声……雪白的婚服变成了黑色的丧服。
                      路易国王骤然病逝。
                      三天以后,艾克塞尔王子加冕为王。雨果和安柏成了亲王和亲王妃。
                      “要走了吗?”皇宫门口,安柏拍了拍马鞍。
                      “必须得走了啊。”詹姆士压低声音说。安柏和苏菲亚抱在一起。
                      马车渐行渐远,扬起重重黄沙。詹姆士和苏菲亚向后望着,招手到再也看不见。
                      “他的伤是为你受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的事。你可要想清楚。像我一样,找个体面的丈夫不是更好吗,你知道我的意思。
                      结婚是为了给女人带来荣耀,情爱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你知道现在希尔加德她们都用什么眼光看我么?说不清是红还是绿。好吧。无论如何,祝你和他都能幸福。”
                      马车上,苏菲亚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安柏刚刚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11 20:07
                        3-1
                        “我本以为安柏不会幸福,现在看来,是我错了。也许,她那样也很好。但,我和她的想法,不大一样。”马车上,苏菲亚说。
                        “是够幸福。”詹姆士托着下巴,望着外面倒退着的景物,不经意地说,“我们是双胞胎,总不会所有的运气都给了她一个人吧。”
                        “我们可以吗?”忽然,苏菲亚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詹姆士立即转过头盯着她的眼睛,“怎么不可以呢?”
                        “那时候,你不怕死吗?”
                        “当时,我想到了爸爸,妈妈,我生活中的一切。但最后,脑子里就只有你……况且,我向来运气好,死神碰不到我的。”
                        苏菲亚温柔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过头沉思了一阵子。
                        “我愿意。我愿意尝试这一次,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幸福,就算违抗了爸爸,违抗了天命……我也要这样做。今生今世,只嫁给你。”苏菲亚咬牙说。
                        “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决定了。”
                        “苏菲亚……亲爱的。”
                        苏菲亚扑进了詹姆士的怀抱。
                        “听朱恩说,在威灵王国,男子和女子把衣带系在一起,他们就是上天允许的恋人了。”苏菲亚说。
                        苏菲亚拿起自己浅蓝色的裙带。
                        而詹姆士全身上下,没有一条带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11 20:09
                          3-2
                          罗伦国王张大眼睛坐在王位室里,颤抖着。他的身体已经痊愈了。
                          詹姆士和苏菲亚手牵手跪在他的脚下。
                          “你们,不是认真的吧。”听罢,美兰达王后扶着额头,慢吞吞的说。
                          “妈妈,你一直问我为什么不接受那些优秀的王子,就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深深的爱着詹姆士。我只愿和他在一起。”苏菲亚。
                          “奥利,你看这……”美兰达担心地望向罗伦。
                          罗伦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
                          “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不先和我商量!”美兰达冲过来。
                          “妈妈,您是说,您同意让苏菲亚……”詹姆士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我同意又有什么用。”美兰达叹了口气,“你们呀。”她深沉的看了他们一眼,默默地离开了。
                          意外的是,从那天起又过了三个月,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詹姆士和苏菲亚依然过着像以前一样的日子。只是每天晚上,苏菲亚会换一套最漂亮的衣服,听见詹姆士的口哨,就跑下楼,和他在花园里闲逛。
                          直至庄严的号声中,一个玫瑰色衣裙的女孩款款走下马车,进入魔法王国的宫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1 20:11
                            3-3
                            亲爱的苏菲亚,我们的日子现在过得很糟糕,但愿路易国王没有死!艾克塞尔是个可恶的接替人。雨果被取消了一切朝堂上的权力,成了闲人一个;我们的用度被限制得像个平民,不,甚至还不如平民----多亏好心的伊塔还来接济。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希望听到你的好消息。爱你的安柏
                            苏菲亚合上信,长吁了一口气。
                            “又在想什么呢?这么严肃。”詹姆士拍了拍她的肩。
                            这时,一个行色匆匆的侍女跑过来,催促詹姆士和苏菲亚赶紧到皇宫门口迎接客人。随后,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号声。
                            罗伦和美兰达正站在那儿,前者瞥了詹苏一眼,严肃的像一尊雕像。后者一脸忧虑,欲言又止。
                            一辆巨大的敞篷马车停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下,随着扶梯的慢慢展开,一个戴着白色大檐帽,身穿玫瑰色长裙的姑娘扶着扶手,优雅的走下马车,她抬了抬帽檐,秋日的阳光映照到她雪白的脸上。
                            “薇薇安……”苏菲亚心里一个咯噔。
                            薇薇安打开阳伞,轻盈地走上城堡前铺着红毯的长长台阶。站在上面的罗伦国王和美兰达王后微笑地看着她。薇薇安认认真真的行了一个大礼。
                            “我亲爱的公主,旅途愉快吗?”罗伦国王。
                            “一切都好,谢谢您的关心。”薇薇安。
                            “让苏菲亚带你到准备室去,好吗?等着享受为你准备的午宴吧。”罗伦。
                            薇薇安行了一个屈膝礼,跟着苏菲亚走了。苏菲亚看见那辆巨型马车里,几个男仆正在卸下大包小包的行李。
                            “薇薇安,你怎么来了?是你爸爸……要来议事吗?”苏菲亚的脸色像纸一样苍白。
                            “噢亲爱的苏菲亚,你还不知道么?”薇薇安小声惊呼起来,“罗伦国王向我爸爸寄了联姻申请,已经三个月了。”
                            从看见薇薇安的那一刻起,苏菲亚心里就隐约有了这种猜想,但听到她的好朋友兴致勃勃地从嘴里说出时,她还是感到五雷轰顶,几乎站不住。
                            “没错,薇薇安公主将是我的儿媳妇,是我为詹姆士选择的理想的妻子。”罗伦国王。
                            苏菲亚刹然转过头,直视罗伦的眼睛。片刻,她抽出薇薇安手中的手,跑出了城堡。
                            “爸爸!”正走进城堡的詹姆士愣愣地叫了一声。转身去追苏菲亚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1 20:18
                              3-4
                              薇薇安站在原地,一脸不解。
                              “我带你去准备室。”罗伦阴着脸。薇薇安跟在他的身后。
                              “陛下……我有很多事情不明白……联姻最少准备两年,为什么您要我三个月就来呢……还有,刚才,苏菲亚和詹姆士他们好像不太开心,为什么呢……”薇薇安胆怯的说。
                              “不要想这么多,等着做个漂亮的新娘就可以了。”罗伦国王挤出一丝微笑,打开准备室的门。
                              “苏菲亚,别跑了!苏菲亚!”詹姆士气喘吁吁地大叫着。因为激动,苏菲亚跑得像小鹿一样飞快。
                              “还有办法的,我带你走!”詹姆士忽然大叫道。
                              苏菲亚骤然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苏菲亚回头木木地说。她的脑海中映过那些古老书本里的神秘而唯美的画面: 私奔,旅店,深夜,马车的铃声……那是苏菲亚也曾向往过的浪漫。
                              “我带你走。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也许是草原,也许是荒漠。我们没有别的东西,但你有我,我有你,那就够了。”詹姆士眼睛闪亮着。
                              “真的吗?”苏菲亚的泪水涌上眼眶,忽然摇了摇头,“那薇薇安怎么办?”
                              “我们走了,她才可能找到她自己的幸福。把两个不爱的人拴在一起,会毁了她的一生。爸爸这样做是多么自私!”
                              苏菲亚忽然想起了德斯蒙德的糕点布。
                              “你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
                              “你也一样吗?”
                              二人拥抱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1 20:19
                                3-5
                                午宴,是久违的轻松愉快。
                                罗伦国王开口说笑了,詹姆士和苏菲亚也一如常态。薇薇安见了心便踏实了些。她是个漂亮姑娘,乌黑的头发披在身后,玫瑰色的长裙摇曳生姿。
                                她爸爸妈妈收到魔法王国的联姻申请时的喜悦是无尽的。魔法王国是世上数一数二的大国,强国;詹姆士王子又以英俊与慷慨闻名各国。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出身小国,生性腼腆的薇薇安公主交了好运。
                                薇薇安也几乎像父母一样高兴,她想的倒不是她令人羡慕的丈夫和尊贵的身份,而是喜于可以做苏菲亚嫂子的机会。来魔法王国的路上,她畅想着一个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她和苏菲亚一起游湖,一起试裙子,一起说知心话的情景,对未来充满了希冀。
                                餐后,薇薇安跟着苏菲亚进了她的房间。
                                “苏菲亚,你今天为什么要跑出去?”
                                “答应我,不要问这个好吗?”苏菲亚笑笑。
                                薇薇安撅着嘴坐下了。
                                “薇薇安,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次联姻进度这么快么,爸爸是怎么说的?”过了一会儿,苏菲亚问。
                                “其实我也不清楚……”薇薇安喃喃道,“罗伦国王在申请最后说,热切希望我能在三个月内与詹姆士王子完婚,没有说为什么。爸爸妈妈本就担心夜长梦多,立刻答应了。”
                                苏菲亚黯然失色。薇薇安继续兴致勃勃的说,“不过这样一来,这么快就能见到你,才是最重要的。”
                                “你爱詹姆士吗?”
                                “嗯……”薇薇安一脸安详,“既然爸爸妈妈都觉得好,我没什么不妥。最让我开心的,是和你在一起。”她亲昵的搂住苏菲亚的脖子。
                                “如果将来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的,对吗?”苏菲亚忽然握住薇薇安的手。
                                薇薇安愣了一下,然后真诚的说,“当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做什么,我都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11 20:20
                                  4-1
                                  苏菲亚心乱如麻。明日。清晨。皇宫 外向西直走。山脚下相会。苏菲亚把脸浸在冷水里,回望身后自己已收拾好的一个要带走的一个布包。
                                  “去,不去,去……”苏菲亚扯着枕头里的羽毛,忽然把枕头高高的抛起来,“为什么不去?”她大叫到。
                                  “宝贝,我可以进来吗?”是美兰达温柔的声音。
                                  苏菲亚飞快的放好枕头,把布包藏在桌下,去开了门。
                                  美兰达笑瞥一眼桌下的布包,“要走了吗?”
                                  苏菲亚望了一眼母亲,低下了头。
                                  “我想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美兰达坐到苏菲亚的身边。苏菲亚看着自己的鞋子,没有说话。
                                  “从前,有两个王国正交战得厉害,可他们的王子与公主却在此时偶然相爱了。为了让这份爱情修成正果,公主不惜离开了自己的家人,跟随王子去了敌国。为了让王子的家人接受她,她不惜透露了母国的战略机密,使王子的国度躲开了灭亡的危险。终于,他们结婚了,不到一年,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女。公主的父母思念独女,最终宽容了她。你觉得这完美么?”
                                  苏菲亚抬起头。
                                  “可她的世界,不只有她爱的和爱她的人。”美兰达接着说,“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她的爱情。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戳她的脊梁骨,说她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她郁郁寡欢,不久便抱憾而死。这就是你爸爸的故事。”
                                  苏菲亚捂住嘴,她从没听说过这段历史。
                                  “现在你能理解,为什么他绝不会同意你和詹姆士在一起了吗-----不只是为了他自己。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但你们的婚姻传出去,绝不会比敌国的结合更让人赞赏。想想那些数不清的商业会谈,交际场所……舆论,比你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要有点惊艳的时光,这很必要。所以,这三个月来我没有告诉你薇薇安的事。但这惊艳,对谁都不会是一辈子。婚姻更像是女人的职责和使命,而不是女人乐于沉溺的梦境。无论你嫁给谁,都要做个精明强干的主母,一个贤惠温柔的妻子,一个循循善诱的母亲。这本身就会占据你全部的精力和头脑,而不会让你再有心思惦念你的爱情。”
                                  苏菲亚就一直坐在那,直到美兰达走了,直到天,渐渐暗了。
                                  清晨,天蒙蒙亮。
                                  苏菲亚带着包裹,走出了皇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11 20:24
                                    4-2
                                    詹姆士站在西山角下,望眼欲穿。
                                    一辆普通马车停在他身边。
                                    太阳完全升起了,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詹姆士跑回皇宫,不见她人,却赶上了他的婚礼。
                                    “如果你们走了,将来魔法王国谁来加冕?你爸爸这些年对你们如何?如果你走了,你一生都会有负罪感,一生都会活在枷锁里,一生都不会有快乐……”
                                    美兰达的声音問住詹姆士,也同样回荡在远方的苏菲亚耳中,她拼命捂住耳朵。
                                    她走了,一路向东。她穿着普通的淡褐色布裙,外面披着斗篷,头发用一块布裹着。她背着布包,漫无目的的向一个方向走着。深秋的风是刺人的。
                                    “薇薇安是我最好的朋友,请你一定要善待她。不要担心我,在宫里闷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渴望尝试外面的生活,终于可以实现了……不要打扰我,也不要让别人来打扰我。等我逛够了,自然会回来的。”詹姆士和薇薇安看着信,流下了眼泪。
                                    “走得这么突然。”薇薇安喃喃道。
                                    詹姆士合上信,插进自己的衣袋,转身走出了房间。
                                    “苏菲亚-----苏菲亚-------你在哪?”
                                    他奔到阳台,用尽力气大喊着。山谷里鸟雀惊飞,传来阵阵回音。
                                    薇薇安站在门后,看着他。
                                    他变了一个人。变得苍白,冷漠,恪守礼节。他对薇薇安很是关爱,这关爱却冰冷得像块石头。她努力的做个温柔贤惠的好妻子,努力的逗他开心,可他的眼睛似乎总是望向远方。
                                    “薇薇安,妈妈很担心你的处境。你与詹姆士王子的婚姻虽有神父为证,但巩固你地位的唯一方式只有孩子。三年,若你一直没能怀有詹姆士王子的孩子,魔法王国是有权利将遣送回国的,那对你,和对我们纳斯迪尔来说,都是莫大的灾难……”
                                    薇薇安躺在床上,看一眼身边的丈夫,抓紧了被子。两年过去了,她的牙齿在发抖。
                                    直到,他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1 20:47
                                      4-3
                                      德斯蒙德最后一次看见她,是在她的婚礼上。
                                      两年了,随父亲来魔法王国议事时,他终于又看见她了。他远远地看见她站在一脸清雅的詹姆士王子身边,苍白憔悴的样子。他觉得奇怪。
                                      他不是以前那个用布包糕点的小男孩了,变成一个头脑精明,思维迅速的青年男子,在数学上颇有建树。她也不是以前那个温柔腼腆的小姑娘了,她脸上的表情像个与世隔绝的苦行者。
                                      “王妃,你,过得好吗?”
                                      她冷淡而不失礼貌地笑了一下,点点头。行了个礼,便转身走了。
                                      他又开始思念她了,就像小时候那样。他看见詹姆士冷冰冰的对待她的温情,他看见她不幸福。他去魔法王国的次数勤了,偷偷的观察她,就像小时候那样。
                                      苏菲亚出了王宫以后,才明白宫外生活的艰辛。她从没感受过饥饿,但她走着走着,就感受到了。深秋时分,她裹紧斗篷,在风中瑟瑟发抖。晚上,她躺在树林里,枕着潮湿的落叶,一刻也不能合眼。
                                      “请问,这附近有什么能找到工作的地方吗?”苏菲亚鼓起勇气,敲了敲沿路一家农户的门,一个面容和善的女人开了门,怀疑的打量了一下苏菲亚,便砰的关上了门,苏菲亚只得咽下“能给我一块面包吗”的请求。
                                      但她真的走不动了,她跌倒在泥潭里,几个农家小孩欢笑着跑来,看见泥塘里有个穿黑斗篷的女人。围着她大叫女巫。苏菲亚费劲全力爬出来,昏迷在泥潭边。
                                      醒来时已在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一张不认识的床上。一个老妇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汤药。
                                      “你醒啦,是我儿子救了你。”老妇温和的说。“他三十岁,是个好人。”苏菲亚这才看见一个矮胖的大汉站在她身后。“可怜的漂亮孤儿,你愿意做我的儿媳妇吗?”苏菲亚立刻站起来,拼命跑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11 20:49
                                        4-4
                                        苏菲亚头顶的月亮和魔法王国上空的月亮是一样的。
                                        当年,罗伦国王派出重兵寻找苏菲亚公主,却被詹姆士拦了下来。
                                        “难道爸爸想要看着詹姆士,苏菲亚和我是如何苟且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吗?让她和我们都平静一会儿吧。”是薇薇安温和的话让罗伦彻底放弃了他的搜寻。
                                        罗伦当时考虑的是詹姆士夫妇的幸福,薇薇安想的是她朋友的快乐。
                                        何那底王国皇宫。
                                        城堡高高的阶梯下,一个满身淤泥,脸色发青的虚弱姑娘趴在扶手边,一遍一遍的说着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卫兵踢开她,喝道,“你以为王室成员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我是魔法王国的苏菲亚公主,是亲王妃的妹妹……”话到嘴边,可苏菲亚怎么也说不出。
                                        几个卫兵围过来,提起她,把她拖到远处,她缓缓爬回来,却又被立即带走。苏菲亚平躺在地上,刺眼的阳光映在她脸上,她感到眼前金光闪闪。
                                        “上帝,把我接走吧。”她轻声唤道。
                                        “你还这么年轻,上帝仁慈,不会过早地夺去你在人间的幸福的。”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苏菲亚费劲的抬起头,依稀看见一个淡绿裙摆的曼妙身影,亚麻色的头发,璀璨发光的首饰……
                                        “是天使……”苏菲亚喃喃自言。
                                        詹姆士对薇薇安的冷淡,与其说是对薇薇安的反感,不如说是对罗伦国王残忍的反抗。
                                        他并不厌恶她,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的怜爱她。但因为一种意气,他不可能把这种心境流露出来。
                                        薇薇安白天除了必要场合很少出门,只在晚上到花园里散步,只有这时候,她才能安静的思念她的朋友,不受任何人打扰。但德斯蒙德总在此时,躲在这棵树后,那座小桥边,制造一个个偶遇。薇薇安见了,行个礼,便匆匆转头走了。
                                        但她开始喜欢这种偶遇,她第一次感到,在这偌大的异国宫廷里,她不再是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11 20:51
                                          4-5
                                          从农舍逃出,一步一步,拖着沉重的身体走着。从城市走到荒野,又从荒野走到城市……这是一个繁华的城市,到处都是彩旗,不,是国旗,蓝底白月……是何那底的国旗!安柏在这里,我要找她……
                                          这不是梦,是回忆,苏菲亚猛然意识到。她醒了。
                                          她张开眼,华丽的水晶吊灯,高高的落地窗,古老的织锦壁画……“我在天堂吗?”苏菲亚喃喃道。
                                          “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门口一个金发姑娘高兴地跑进来,身上的首饰伶仃作响。
                                          经过这些天的风餐露宿,漂泊流浪,再看到这张熟悉的脸,苏菲亚万般情感涌上心头。上一次见她,他和她是多么快活和充满希望。
                                          “安柏!”她哭起来,弄得那本来喜气洋洋的姑娘也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好容易二人才平静下来。
                                          “伊塔出门真是赶时候。”安柏用手绢擦着妹妹脸上的泪痕,“幸亏她看见你了,不然还不知那些该死的卫兵会把你折磨成什么样。过些日子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别,是我没说出我的身份,赶走我是他们的职责。”苏菲亚无力的笑笑,“当时我仿佛看到了天使……等我有力气些一定好好的感谢她。”
                                          “你呀,就是太善良。”安柏叹了口气,“你的事我知道了一些,你不愿承认公主身份也罢,但他终究是我们的爸爸。”
                                          苏菲亚黯然失色,她躺下来,没说什么。安柏帮她掖了掖被子,转口亲切地说,“你先好好休息,以后就住在这里,一切等身体养好了再说。我还有点事,晚些来看你。”她说着站起身。
                                          “艾克塞尔会同意我住在这儿吗?”苏菲亚忽然想起不久前那封诉苦信,那个苛待他们的暴君,又奇怪的打量了一下安柏奢华的打扮和住所。
                                          “今时不同往日。乖乖躺着,在这儿谁也没有权力赶走你。”
                                          她得意的飘然而去,在门口正碰见伊塔王后端着一碗鸡汤走进来。
                                          “放那儿就行,我妹妹要休息。”二人擦肩而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11 20:53
                                            哇啊啊啊啊好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1-13 02:39
                                              开了几个坑?


                                              回复
                                              24楼2019-01-18 20:27
                                                啊啊啊,真好看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01 19:25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18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