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吧 关注:80,400贴子:999,105

【鼠猫王道】有情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11 21:55
    【鼠猫王道】有情刀
    文案:
    民国初期,南北对立,军阀割据,暗流汹涌。
    来自南方护法军的展昭,奉命接近在京历练的军阀少帅白玉堂,刀锋上的相遇,是劫是缘?
    乱世中,人是无根草;
    缘若起,任你有情刀。
    今天的盟友,也许是明天的敌人;
    今天的敌人,会不会是今生的爱人。
    (1)
    深秋的傍晚,天黑得格外早。一场秋雨在低垂的云层里酝酿。最后几片抱枝的枯叶随着寒风离开枝头,打着旋,从窗前掠过。
    房间里,一个淡蓝衣衫的青年人,发报动作迅速熟练:
    “白家无异动,浙系合作可期。”
    对面很快传来远在广州的护法军上峰回应:“白家选定的继承人,为人如何?”
    蓝衫青年眉间神色静止了一瞬,敲下电码:
    “白玉堂不愿受官场束缚。虽任京城卫戍军长,却好结交游侠,名列五义。此人厌恶各派系倾轧内斗,无心军政,亦拒绝他人称其少帅。”
    对面简短地下达了命令:“继续靠近,以江湖身份结交。”
    “是。”
    发送出去之后,那边再无回音。
    蓝衫青年等了片刻,准备收起电台。
    天阴得更沉,墙外路灯黄晕的光从疏朗的梧桐枝间漏进来,莫名地压抑。
    沉默的电台突然再次发出指令:
    “展昭。”
    青年双眼陡寒。对方只有要交代给他极其特殊的危险任务时,才会直呼其名。
    “在。”
    “今晚十时西珠市口刺杀陆军署副署长柳青锋之事有变,立止。”
    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九时五十分。
    而命令说,有变,立止。
    有变的含义,只有一个,计划泄露,一旦动手,必将全军尽墨。而此时上峰必定联系不到前方动手的人。能到现场制止的,只有并不在这次刺杀任务中的展昭一人!
    展昭握拳,眼底爆起火星。
    他手里握着的,是已经开始行动的同侪性命,和短暂的十分钟。

    冷风扫过空荡荡的街道。世道不太平,南北对立,军阀割据,暗杀案件屡出,一到夜晚,不要说平民百姓早早闭户上闩,连歌台舞馆也关门得早。
    除了西珠市口的第一舞台。
    第一舞台,是京剧名武生杨小楼、名旦姚佩秋与商人集资兴建的最新式戏院。建筑、灯光都和上海三马路大舞台一模一样。柳青锋就爱这做派,常在这里包场听戏。
    第一舞台门前的辉煌灯火,照着大街另一边走来的三个人。最前面的人身材英挺,一件精制的灰呢大衣随意披在肩头,里面一身笔挺的白西装,头戴礼帽,步态随意中透出别样的洒脱风流。两个精悍的跟班紧跟在这人身后,不声不响,连走路都分外小心翼翼。
    走过十字路口,迎面一阵冷风吹来。个子稍矮的跟班抢前半步,讨好地开口:
    “少帅,您刚才多了杯酒,风大,您把大衣裹紧点……”
    被称为少帅的年轻人略一抬手,跟班立刻把接下来的话硬吞回去,心里知道自己是又说错了。
    另一个身材瘦高的跟班连忙跟上来,把矮跟班挤到一边去:“二少爷,白喜心直,他心里是把您当金华老家的大帅一样敬着,就老忍不住这么叫。您不爱听,咱们就不叫。二少爷您既然跟陷空岛的四位爷喝了结拜酒,以后在外边啊,咱们就叫您五爷!”
    五爷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整整大衣,继续向前走去。
    白喜低声嘀咕:“就你白寿啰嗦。二少爷还有大事,可别给误了!”一边赶快跟了上去。
    这三个人刚走过门口,第一舞台的戏也散了场。衣着华贵的柳青锋在护兵簇拥下上了车,也许是天冷,他有点哆嗦。
    护兵在车边上站好,汽车沿着大街向前开去。

    最深最窄的小巷里没有路灯,展昭的黑色身影比夜色更暗,燕子一般穿掠而过。眼见着小巷已尽,距离西珠市口还有三条街。

    夜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漫天漫地的秋寒里,展昭风一般卷上墙顶,蹿房越脊,直奔西珠市口!

    眼看珠市口大街就在眼前,骤然,视野里腾起一团火球,震心的爆炸声撕碎夜幕。几百米外,柳青锋的座车安然无恙,一辆不知何处冲出的空马车被炸中,翻滚着摔到路旁。
    晚了!
    展昭眼底锐光迸射,他看到在就在不远处,一身灿白的卫戍军军长浙系少帅白玉堂,迎着爆炸的气浪岿然而立,通身的气派都叫做志在必得!
    旁边三个路口,都有人影躲进黑暗。那是来不及撤走的护法军同侪。
    大祸,既成。
    展昭右手扣紧了袖箭。
    白玉堂眉锋散出一丝冷笑,拔枪。
    只要他向天鸣枪,潜伏在周边的卫戍军士兵就会立刻合围,把所有可疑人等擒拿归案。
    白玉堂拔枪是有名的快,但是有人偏偏在他将拔未拔的一霎,从街边暗影里飞身而出。金风破空而来,白玉堂倏然一闪,金风贴着耳边擦过,还未疼痛,血已经淌过脸颊。
    身边的白寿疾速出手,两指抄住伤了白玉堂的物件,定神一看,是一枚精钢打造的袖箭。
    白玉堂扫一眼白寿手里的袖箭,展眼看去,烟火弥漫的大街中央,一个矫健的黑色长影卓然而立,单臂持枪,瞄准白玉堂。
    白喜一惊,就要挡在白玉堂身前。白玉堂伸手,把白喜让到一旁,对着枪口冷笑:
    “你开枪。”
    他居然空着双手,向着持枪的展昭,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白寿白喜惊得目瞪口呆,怔在原地,看着二少爷的胸膛离枪口越来越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11 21:56
      听到爆炸声赶过来的军警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连忙举枪瞄准,可是白玉堂和展昭的距离太近,军警们谁也不敢开枪。
      白玉堂站在离展昭枪口不到两米的地方,微笑:
      “无论是谁的枪,枪声一响,就是给我的军队发了信号。你只能用袖箭阻拦我开枪,换你同党逃离的时间。这时间是你拿命换的,我给了!不过只能给刚才过去的一分钟。”
      他又向前迈了一步,锐眸逼进展昭的眼睛:“现在,你开枪,否则我开。”
      展昭还没应声,不远处的白寿哪敢等到展昭开枪!巴不得白玉堂说这一句,话音未落,白寿朝天鸣枪。
      枪声震彻夜空,卫戍军立刻合围。
      展昭瞳仁静定,翻手收枪,进身向白玉堂攻来。这不退反进的黑衣青年立刻引起白玉堂极大的好奇心,起手相还,惊觉对方根基了得,心中不由暗暗佩服这人的胆识。几招之后,展昭看准招式空隙一肘击来,白玉堂向旁略一闪避,展昭身形向旁飘掠,竟然直上了临街院墙,没入黑暗。
      白玉堂寒亮双眸中透出笑意,自语道:“好俊轻功,真是猫儿一般。”一边脚下发力,紧随而去。
      白寿叹气,明知拦不住二少爷,只得自动担任起现场剿匪指挥,一边叫白喜:“跟着啊!那是乱党!格杀勿论!二少爷有个闪失,你我有几条命赔?!”
      白喜拔枪,跟了上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1 21:57
        啊啊啊,槿大的文笔太赞了,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1 22:05
          飞扑,表白,大人发新文了,好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1 22: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1 23:46
              哇!再见太太好开心


              收起回复
              8楼2019-01-12 00:16
                天~ 大大现身!跟上跟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1-12 00:31
                  天呀,我看到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2 00:34
                    只要一看大大的文立马感觉身临其境了,简直质量保障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12 00:37
                      不要脸的问问几天一更,方便我搬好小板凳坐等上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12 00:43
                        啊啊啊啊啊啊啊,新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2 00:45
                          啊啊啊啊啊,看到大大太激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2 01:56
                            天呐,你开新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1-12 02:00
                              大大回來了,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12 02:15
                                吹爆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12 02:3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2 07:59
                                    天啦,参见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12 09:21
                                      哇⊙ω⊙超级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12 10:19
                                        深秋的树木大多掉光了叶子,白玉堂跃上墙顶,视野顿时开阔不少。眼见那道黑影闪纵掠跃,直奔西边一片密集的民居,心道那里胡同连着胡同,迷宫一样,一旦让他隐了踪迹,便再难寻觅。将手放到唇边,想要打个唿哨聚人来抓,又放下。
                                        对方既然敢单枪来挑他,他就要把这招接下。那道若隐若现疾如闪电的颀长身影,点燃了厌倦官场已久的少帅胸中的江湖血。
                                        闯入他视野的是怎样的轻功!
                                        白玉堂自幼酷爱习武,二十年出九入伏二五更的功夫,竟然无法把距离再拉近半分!
                                        风愈冷,心愈炽。
                                        眼见着再越过一条大街,对方就要隐身不见,白玉堂正要加快脚踪,对面突然闪出一列全副武装的士兵,四五十个洞黑的枪口,齐刷刷对准了前面的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脚步一错,向旁边的小巷口闪去。
                                        白玉堂从未觉得这条街如此之宽,宽到超过死生之间的距离。凭是怎样的绝世轻功,也不可能快过子弹。
                                        “住手!”白玉堂爆喝。
                                        然而已经晚了一步。
                                        众枪齐发。
                                        白玉堂眼睁睁看着黑衣青年在弹雨中倒下,倒在离能够逃生的巷口仅仅四五米的地方。
                                        那清标修长的躯体,没有颤抖,没有呻吟,没有抽搐。
                                        当场击毙。

                                        白喜拨开枪管,从士兵列成的阵势里挤出来,奔向白玉堂,高兴得泫然欲泣:“五爷!二少爷!您没受伤吧?”
                                        柯尔特左轮的冰冷枪口顶上白喜眉心,枪口后面,是浙系少帅霜寒雪冷的锐利眼神。
                                        咔嗒一声,保险打开。
                                        白喜扑通一声跪下,带着哭腔喊道:“少帅!少帅!那是乱党,格杀勿论哪!您一枪崩了我,我也要说!您这样以身犯险,白喜不怕自己失职被大帅千刀万剐,只怕伤了金华白家百年的根基啊!”
                                        白玉堂眼里的冰霜慢慢化成一井寒水:
                                        “乱党也罢,罪犯也好,他这样一个人,不该毫无尊严地死在乱枪下的马路上。”他反持枪柄,递给白喜,“替我给他补一枪。他这条命,算我的。”
                                        白喜又惊又喜地磕了个头,接过枪来,向着黑衣青年走过去。
                                        路面很白,很凉。黑衣青年身下是一片渐渐扩大的血迹。
                                        白喜离他越来越近。
                                        一阵风贴着路面卷过,在场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那个刚刚还无声无息的青年,整个身体轻得像被这阵风卷起,在白喜反应过来之前,闪进了那条活命的小巷!
                                        众人这一惊实在不小,尤其是白喜,顾不得等白玉堂的命令,带人就往巷子里冲。无奈人多巷窄,一时间手忙脚乱,挤得苦不堪言。
                                        这边正乱着,只听得脑后风响,一道白影从众人头肩上方穿风而过,紧紧缀上黑衣青年的脚踪。
                                        在那个身影飘然而起的瞬间,白玉堂听见自己胸中有根弦铮然鸣响。
                                        白玉堂运起浑身劲力,追逐那个身影,像捕捉一个千年前的梦境。不知缘何而起,他只觉得每一根神经每一滴血都在燃烧,为此人,为此刻——黑色的地,黑色的天,黑色的身影仿佛在发光。天地间只有他和他,千年来只有他和他,无限的轮回里,无尽的时光里,一眼相逢。
                                        小巷里没有路灯,在浓重的黑暗掩护下,展昭栖身到一座门房的屋脊后坡,屏息静听。
                                        一阵利风从门前卷过,白玉堂去得远了。
                                        展昭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手移到左侧腹肌上,那里早已被血浸透。
                                        枪响的瞬间,他佯作倒地,以图逃生之机,然而还是有一颗斜射的跳弹伤了他。好在跳弹力量不大,伤处也不是要害,只是弹头嵌在肌肉里,痛得钻心。
                                        ……本来不应该这么痛。
                                        展昭抹了一把眉睫间的汗水。两年前他在南方战场上受了伤,一颗子弹险些打断脊椎。几位军医都说,这样的伤势,侥幸不死也肯定要高位截瘫,他竟然奇迹般地闯过了鬼门关,苦练七个月,站了起来。
                                        只是,他还是感觉和从前不一样了,痛觉变得异常敏锐。他是特别能忍耐的人,但是刚刚受这一枪,险险让他痛得失去知觉。
                                        他解开腰带,在伤处摸索,咬着牙,把弹头抠了出来。撕下半幅衣襟,裹好伤口,所有动作做完,前心后背飙透了冷汗。
                                        夜风袭地而来,展昭打个冷颤,眉锋陡压。
                                        小小一个四合院,就在他旁边的房脊上,白玉堂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枪口直指他的眉心。
                                        “别动。”
                                        展昭倚在房脊上,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静静地看着白玉堂。
                                        这是一个多么戏剧性的机缘,在和浙系少帅成为朋友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敌人。
                                        火把从巷外拥挤进来,院门也被撞开,院里被照得亮如白昼。数十个枪口同时指向展昭。
                                        白玉堂抬手止住,飘身落地,仰面看着展昭。火把的光辉在他眼中跳动,光辉中间是展昭黑色的身形。
                                        “下来服绑,或者当场击毙。”白玉堂语气冷冽,双眸奇亮。
                                        他已经做好亲自把这只猫儿拿获的准备,就在把想法付诸现实的前一秒,他看到那个骄傲地站在街心持枪换命的青年,从檐上落下,来到了他面前。
                                        白玉堂压制住激撞的心血,向白喜示意:
                                        “拿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12 16:11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2 16:31
                                            太好看啦 短短兩更 已經❤️上兩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1-12 17:20
                                              居然!!!打开贴吧的一刻我以为眼花了,太太居然开新文了!等考完试就搬着小板凳来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2 18:34
                                                太有感觉了,一眼千年,非常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12 19:11
                                                  久未回來,先踩個喔喔喔,夫君親一個


                                                  收起回复
                                                  27楼2019-01-12 19:19
                                                    什么都不说了,先收藏了顿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12 20:03
                                                      开新文了!!!敲,激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12 20:43
                                                        表白大大!表白猫儿和五爷!猫儿倒地时真以为他死了呢,又觉得不应该,然后以为是黑影换成了别人,就是没想到猫儿会诈死。。真是好厉害的猫儿!还有五爷果然没走远,命定要纠缠不清的两个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2 22:34
                                                          我看到了什么!!!我是有多幸运!!大大你出现了!身体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13 00:08
                                                            入坑晚,前段时间还在看载系列的最后一部,没想到大大就惊现了,哇哇一定要表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1-13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