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樱吧 关注:84,800贴子:2,586,885

【原创】质变(佐鸣樱/原著向/革命/长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拜吧。
ID芒果酱,称呼芒果就可以,一楼是点小前言。

一、关于主题:

实际上是追了火影那么多年之后,对于原著的大团圆和谐烂尾结局些许不满引发的写这篇《质变》的初衷。火影原著前期铺垫的背景真实并且宏大,而在后期的剧情发展中并没有把这些坑都认真填好,结局真的是圆满到让我感到尴尬,只有十年追下来的情怀可以让我自我感动一波。
不是不接受美满,而是不接受仓促和迎合。

二、关于内容:

首先明确几个点给看文有喜好的小伙伴:
1.鸣人会被作为火影继承人培养
2.二柱子名义上归属木叶却流浪在外
3.鸣樱有感情线,但佐樱会是结局
总体上是在尊重并延续原著的基础上继而开展自己的情节,结局应该算得上是HE。
另外对于樱姑娘的能力设定会在还原怪力和医疗之外重新加上被AB埋掉的幻术天赋。
人物尽量不OOC,欢迎大家留感想提建议,私戳也一样。

三、关于更新

基本都是晚上更,非日更,不会坑。
佐樱吧同步更新。


回复
1楼2019-01-14 23:28
    Chapter 0





    一个转变仅仅是改变,千万个转变引起的是质变。

    当你一个人与这个世界背道而驰,接受背叛与杀戮,往往也在同一时间引起前所未有的关注与质询。




    不以孤独为伴,而以孤独为由。


    回复
    3楼2019-01-14 23:28
      Chapter 1







      时间:结束第四次忍界大战主战场与辉夜的战斗之后的第十三天
      地点:火之国西北边境三川城,中隐寺
      事件:战后第一次临时五影会谈
      核心:战后协议草案协商以及——关于宇智波佐助的处理决定



      “咚——咚——”随着一百零八下撞击梵钟的浑厚声音回荡在整个三川城,中隐寺也在新一天的清晨中开始准备这次战后最为繁重且正式的会议。

      发起召开这次五影临时会议的是三代目土影。作为初代和二代土影的亲传弟子,三代大野木拥有强悍的实力,不仅忍术精湛,同时也是忍界少有的拥有血继淘汰的忍者之一。

      然而这次会议的地点却选在了火之国的境内,一是考虑到三川城的地理位置不仅距离忍者联军本部较为靠近,也是五大国的中心位置;同时,火之国作为战后毫无疑问的最强国也可以保障这次会议免受流浪忍者或地方叛乱的骚扰;其次,战后的日子虽然短暂,但五大国已经对在这次战争中损失的战力和资源进行了较为充分的核算,选在寺庙也是因为同时要进行一次祭拜英雄烈士的仪式;而第三点则是因为,方便押送尚在火之国的S级叛忍、忍界英雄宇智波佐助。


      “土影大人,虽然会议明天就要开始,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您一句,真的想好要这么做了么?”
      黑土是见证了从上次五影大会至今,所有政斗和战争的年轻一代。对于三代目的想法虽然理解但还是抱有一丝劝解的意味。

      大野木双手背后,站在窗前眺望远处,仿佛清晨山林间的雾气也散到他的眼中,看不清晰——别人看他是这样,他看别人也是这样。

      没有得到回应的黑土微微低头,转身走到桌前重新给大野木倒上一杯新的热茶便走出房门向着为这次会议专门腾出来作为会议室的偏殿走去。




      作为土影的护卫,土之国的精英忍者,黑土深知这次临时会议的重要性。
      战争的结束意味着五大国的共同敌人已不复存在,而现在领导土忍的三代目恰恰又是几经战争,了解之前忍者世界状态的老一辈代表,是现任五影中真真切切历经历史变迁的人。无论这次战争之后的忍界是可以保持安稳的现状,还是重新恢复到原来暗潮涌动的不断纷争中,这位年事已高,却刚刚被新一代忍者惊艳到的三代目,都必须为自己的村子和国家的人民争取最大的战后利益——
      不仅仅是保护自己,同时也意味着削弱对手。
      所以这次主动出击,也许是他在位时期最后一次认真的博弈了。


      但作为在这次战争中,深受忍者联军团队震撼,感受过统一和羁绊力量的新生代忍者,她又对现在的暗潮表示无奈,甚至有些气愤。




      土影作为会议发起者,是提前一天到达中隐寺的,其他的四影都是在今天上午抵达。
      一同祭奠过先烈英魂之后,再进行战后协议的商议,而协议的最后一点,就是大家都默契默认的处理宇智波佐助。


      回复
      4楼2019-01-14 23:29
        既然睡不着,干脆起来巡视一圈。
        春野樱起身,只在衣服外面披了件披风便走出房门。



        北面边境的气温,尤其是在夜晚,还是得叫人注意的。迎面吹来阵阵凉风,让对屋内外的温差还尚有些不适的春野樱打了个颤,同时在心里暗笑着身心都难受的自己。


        刚清理完不安心绪的她还没走出几步便愣住停下——
        这是朝着宇智波佐助房间去的方向,而在这个方向,也只有他的房间。


        押送途中,木叶给他戴上了限制查克拉的手环和脚环,同时收缴了他的草薙剑,而他休息的屋子外也有在屋顶上轮流进行监视工作的两名忍者,轮流换班。



        这个时间,春野樱一抬头,果不其然看见坐在屋顶上正与自己对视的工作同伴,眼神里显然是询问的意思。
        “我睡不着,随便来看看。需要替你一会么?”

        “......”同伴犹豫了一会,语速很慢语气也很纠结,“这倒是不用了,但你想的话,可以进去看看他。”



        大概这是对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的关系有所了解的人了。


        并且,这一路上他们的脚程略有急促,虽然春野樱也尽量收起了对宇智波佐助过于紧张的心态,但对于善于观察的忍者来说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她的不满和远远超出作为一个医生对于病人的关心程度,连旗木卡卡西都在不经意间接受到了春野樱的黑脸以及她非常不友善的肢体动作——
        当卡卡西探手想要确认宇智波佐助高烧情况时,被春野樱下意识的反手拨开。


        谁也不能碰他。


        听了同伴的话愣了好几秒的春野樱终于有所反应,笑着叹口气:“谢谢,我...很快出来。”


        说罢便放轻动作进了屋子——虽然她知道以宇智波佐助的能力,即便是封闭查克拉,但有人在周围还是完全可以意识到的。
        她知道,然而潜意识里还是不想打扰他休息。她只是想看看他,再看看他而已。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反手关上房门一抬头便看到了原应该躺好休息,高烧导致异常虚弱的宇智波佐助正靠坐在床上盯着她。


        “樱。”


        听到他惨白的薄唇一张一合吐出三个熟悉的音节时,春野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瞬间脑子嗡嗡直响,甚至有些耳鸣。




        这也是从他们由木叶出发到现在,宇智波佐助发出的第一个声音。






        TBC.


        回复
        6楼2019-01-14 23:34
          Chapter 2







          春野樱从小喜欢的人是宇智波佐助。
          春野樱从小的梦想也是宇智波佐助。

          但在追赶他的这十年里,春野樱没有得到他的一个停步回望,却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

          努力的人生不代表成功;充满爱的人生也不代表幸福。



          当她在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决战前被幻术击倒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那个人之间还是存在着一道她无法逾越的屏障,无论她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无论她修炼、成长,也无论他是否又重新与她并肩作战,她始终无法与他站在同一线上,以平等的姿态对视,或者说——

          她奢望,但他拒绝。

          这是让她最无力的地方。
          在他的世界里,她好像永远是个应该站在后面的人。

          但他明知道她最怕什么,他明知道她的心。



          后来的决战她都是在沉睡中度过的,没看到地动山摇的震撼,也没听到憾人心绪的对白。

          她什么都不知道,却什么也不想问了。

          交到她手中的只有遍体鳞伤动都不能动的两个**。




          紧急治疗之后两人便直接被带回了木叶医院,其他的所有事情都被屏蔽在外,接受现在能给他们的最优质的救护,同时,纲手开始展开义肢研究工作。

          两人的病房是在同一个重症大间的左右两个屋,在之后的十二天内都是由春野樱执行医疗任务,直到第十三天宇智波佐助被带走。


          这段时间里,两个人是非常乖巧的了,就连平时聒噪的鸣人也没有再用蹩脚的话题来主动找春野樱说话——

          只是平静的接受她的平静。


          义肢的研究工作主要是由鸣人来配合的,毕竟相对于宇智波佐助,鸣人在九尾加身的情况下具有更为优秀的恢复力与生命力;更何况,在木叶上下几乎所有人的心里,这两个人相比的话当然还是鸣人的义肢适应性优先。

          也正是在他频频前往纲手的实验室时,木叶高层通过春野樱通知了宇智波佐助关于这次五影会议的消息。


          回复
          7楼2019-01-14 23:34
            “樱。”

            宇智波佐助叫了她的名字之后,也就再没有下一句了,单单盯着她,眼神依旧是冷静的、平淡的,仿佛明天他不是那个被带去接受未知最高权威审判的人。

            短暂的呆愣之后,春野樱顶着尚未消散的眩晕感,缓步走向他的位置,在距离大概四五步的地方停下,强迫自己站定并扯出一个自以为完美的笑容。

            “嗯,怎么还不休息?睡不着也要闭目养神才对...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但...但很快会好的,我会医好你的。”
            客气、安慰、贴心,完全公式化的医生回答。

            但她忘了解释为什么这么晚起身来看他。



            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奇怪的因子,这让春野樱有些难受,尤其是在陌生的环境里站着,被盯着站在原地,简直被宇智波佐助盯到双脚发麻。
            她知道他在等她说话,告诉他这么晚来干嘛,甚至是告诉他对于即将到来的审判有什么想法。

            宇智波佐助如此的迎客反应明摆了他是早知道她要来的,这一路上虽然没有过对话,但他一眼扫过去就知道她肚子里有千千万万句话想和他说,而今晚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
            他笃定她会来。


            看,他们之间不需要说话也可以互相了解,可以互相影响,但当春野樱体内对着宇智波佐助的激进因子被现实强制冷却之后,他们之间也只剩下了沉默。



            受不了这种气氛的当然是春野樱,更何况她还知道屋顶上有个耳力发达的同伴在。

            “明天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的,对于战后、对于你。我相信这次忍界大战是和之前的战争完全不一样的!”说着便抬起翠绿的眼,终于回望面前的男人,“佐助君所需要做的就只是相信木叶一次,相信卡卡西老师!”



            又来了,为什么当她再次提起勇气看他的时候,依旧还是这种想要勒死她的沉默已对。
            看着这双毫无波澜的双眼,漆黑得找不到自己影子的黑色瞳孔,她仿佛又重新回到了挣扎自救的泥沼之中。



            “你好好休息吧,晚安。”
            深深吸气——转身——逃出房间
            完全忽略了和屋顶上的同伴打招呼之后,回到自己的安全感范围内,闭眼放空。




            “啊...晚安,樱。”

            虽然她听不到了。







            当微微晨曦透过主人忘记拉帘子的窗户打在脸色憔悴、衣衫皱乱的粉发少女身上时,也不知道昨晚是睡了还是没睡的春野樱,被常年养成的生物钟在第十三天清晨六点半如旧唤醒,之后按照原计划如约到达了三川城。


            在中隐寺前院和一众貌似重要的与会人员简单打了照面,心情烦躁的春野樱还是跟着宇智波佐助的押送小队在偏殿旁的房间内进行短暂休息,准备参加一会要开始的祭奠仪式,顺便对宇智波佐助清晨时分退下来的低烧和伤口再次进行处理。

            她变得越发不能自控——现在不仅是不能有人碰宇智波佐助,碰她自己也不行了。


            回复
            8楼2019-01-14 23:35
              宇智波佐助实际上是在协议商定结束基本完成后,最后才被押送小队送来会议室的,带他进去的是春野樱,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再带他出来的也是春野樱。


              他们都知道,这次会议把他带来只是为了亲眼确认这个男人的状态而已,难道真的会听取他的想法改变对于他的判决么?
              当然是不会了。

              所以其实,木叶的人都是觉得蛮无聊的,关于这个要求。




              在会议结束返回木叶的路上,春野樱感觉自己要分裂了。

              她希望赶快回去对着漩涡鸣人说几句话,完成这为期三天的谎言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可以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能够有一个角度可以让自己终于喘口气。
              但她同时也为宇智波佐助即将开始执行的探索任务而担心。

              实际上他的身体状况真的不是很好。
              在过去十一天完美的治疗安排中,宇智波佐助身体内的细胞好像和主人一样恹恹不醒,相比于已经可以自己行动、只是比正常忍者缺乏原有的抵抗力和一条右臂之外的鸣人,佐助君的身体对于恢复健康并没有那么大的渴望,因此治疗效果来的非常慢,整个人还是异常虚弱,不然也不会在路上连续发烧。

              但关于辉夜的任务,会议上只给了他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这也意味着可能无法顺利接上义肢。




              “卡卡西老师,我想申请佐助君的辉夜探寻小队,进行为期三年的长期外出任务。”
              在刚启程回村的途中不久,春野樱就想好了这件事,可以说她想都没想,就是要跟着他去。

              “从叛忍名单上除名并保住一条小命可能就是老师能为佐助在这次会议上所做出的最大的争取了。”一小阵沉默之后,旗木卡卡西这样扯来一句回应。

              “我知道的,卡卡西老师,你已经做到最好了。”

              “是么?”


              她知道这不是在问她,而是在问他自己。

              一个六代目火影上忍来所处理的第一件大事,而在这件事中,他任由四国判决了自己从小偏爱的学生,他默认接受了木叶高层向四国献出佐助的授意。
              卡卡西在会议全程中都表现得很完美,做到了一个六代目该有的威严和谦逊。
              可是他一路上还从没探望过宇智波佐助。



              战争是对生命的践踏,
              而战后也许就是对生活的蹂躏。



              原本他以为在护卫的人选上有带着鹿丸出来成长,带着春野樱为自己解决后顾之忧就足够了,但是当顾问团向她强行推荐了望月舞衣之后,他还是妥协了。
              火影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那么无所不能。
              当所有的村民和忍者仰望依靠自己的同时,影是不允许倒下的,是不允许谋私有偏的。

              但他从不后悔接任六代目这个位置。
              他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有什么意义,都有怎样的目的,他在传承火的意志。

              所以,为了他的学生,为了他的村子,为了他的忍道,他从不后悔。


              回头看了眼话不多、一直跟着自己的望月舞衣,他笑笑,却对着有些跑远的春野樱说:“小樱啊,去吧!”





              去?
              去哪?








              TBC.


              回复
              11楼2019-01-14 23:37






                回复
                12楼2019-01-14 23:40
                  Chapter 4 下






                  从纲手的实验室出来,春野樱并没有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叫着井野出去享受一下甜腻的味道,而是直接独自回了家,然后迅速把自己扔进浴室。

                  水温开的很高,浴室内很快就氤氲起了满屋的水汽,刚刚从北方边境带回来的一身寒气也被冲散,可原本应该被热水澡一同带走的满身疲惫却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深入春野樱的身体。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五影会谈,早就知道自己撒了谎。』

                  回想今天面对自己依旧热情阳光的漩涡鸣人,他说的每一句话、露出的每一个表情都让春野樱的心狠狠绞在一起。对于她来说,最不应该对不起的就是漩涡鸣人了,但她之前却还在以为自己侥幸逃脱圆谎,为这种意外的轻松感到庆幸和满足;而事实却是,这种突来的负担消失感竟然是漩涡鸣人在无言沉默之中为自己营造出来的。






                  “我估计他就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你,虽然我也尊重他的决定,但是,小樱...你们都长大了,很多事情你也应该想清楚做出抉择了。”

                  纲手在和鸣人单独相处的这三天里感觉又重新认识了他一遍。

                  岁月会在每个人的身上留下特殊的印记,你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在生命过程中成长的推助力。





                  原来的漩涡鸣人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


                  他保持自己的满腔热血,“说到做到”是他的忍道,他从不甘命运的摆布,即使面对所有人的鄙夷依旧拼尽全力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
                  十年的时间,漩涡鸣人靠自己的努力让自己从一个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因无端仇恨遭人冷眼的异类变成现如今在木叶村可以振臂一呼的旗帜、在忍者世界可以有一席之地的英雄。
                  多少地方留下了他的名字,多少人也因他改变。

                  如果对漩涡鸣人的成长做出评判,也许最最基础、支撑他走到现如今这个地位的,不是血统、不是付出,而是无人可比的——


                  感召力。

                  他只需要做他自己,用漩涡鸣人这四个字去冲击你的灵魂就足够了。


                  可是现在的漩涡鸣人,有些不同了。

                  他开始接受别人的过往,开始感受别人的痛苦;从向雷影跪下的那一刻,也许他也开始了权衡;异常惨烈和规模无前的四战,大概也让他重新开始思考什么叫做“拯救”。



                  对于春野樱,他很清楚自己是喜欢她的。


                  没有人能够像他这样了解春野樱。她的喜好她的禁忌,她身边的所有人事物;她每一个起手动作代表的行动、每一句话背后的含义、每一个眼神表达的情绪、每一个表情是真情还是假意,他一眼便了然于胸。

                  他甚至可以自信,自己与春野樱之间的默契无人能及。


                  这些都是时间奖励给他对于爱情执着的奖励。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宇智波佐助的回归,他无比兴奋无比期待!
                  佐助是在他生命中最阴暗的童年时期唯一一点光亮;是他弱爆了的时候第一个给予他认可的同伴;也是在自他有记忆以来唯一一个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兄弟,而这个人又恰恰被仇恨灌满、他为复仇而活,他不应该是轻易就放弃活着的人,却愿意挡在自己面前接受死亡。



                  对于宇智波佐助,他也很清楚自己永远不可能背叛他。



                  所以,当一个再次属于木叶的宇智波佐助出现在春野樱面前时,漩涡鸣人选择尊重和理解。


                  他不再戳破春野樱说谎,也没有再拉着她去约会。
                  他知道春野樱对自己的好,甚至是对自己的依赖,但是他不知道她爱不爱他——
                  不需要像自己爱她一样,只需要一点点、超过对佐助的爱一点点就够了。


                  他怕的是在春野樱面前,他还和从前一样,他就是往前走了一万步、跑到春野樱面前;也抵不过佐助,只是出现在远方。

                  他希望她幸福。
                  哪怕是别人给她的。



                  这一次,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希望春野樱看清自己的心,他希望如果有朝一日春野樱真的和自己在一起,是她顺其自然做出的选择。


                  而在这之前,他愿意继续为她付出耐心。





                  可是这些心思他没有告诉她。
                  春野樱也第一次意识到当漩涡鸣人对自己有所隐瞒时的纠结和无措。

                  他们并不是什么亲密关系,他也没有理由向她坦诚一切不是么?

                  这只是不习惯而已。



                  春野樱在浴室待到放空所有的热水,原本被水汽模糊掉的镜子也一点点散开,映出这个女人白皙的皮肤和纤细的身体。


                  可她还是没有想明白——


                  这种从未有过、席卷全身已经要漫过自己的负罪感,
                  究竟是源自自己对鸣人的亏欠,还是源于自己在潜意识里对鸣人从未得到过正视的、已经发芽的、特别的爱。







                  TBC.


                  回复
                  13楼2019-01-14 23:41
                    搬运完毕!


                    直到周四会是日更!


                    另外,写到这里其实还属于铺垫阶段,第一个主线都还没进入楼主写东西战线会拉的很长,虽然才到Chapter4但是伏笔已经有好几个了。并且基于我脑子里对于这篇文的设定,甚至是对于火影的理解,这个过程的阐述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虽然是长篇,我也会尽力在推主线和写心理之间做平衡,但由于AB实在是…给佐樱和战后留下的空白太太太太大了点,在这篇文里我也希望可以表达出自己对于这三个人的感情转变和子时代的cp结局的理解


                    总之不会坑,有的小伙伴选择养肥了再看也可以!


                    收起回复
                    14楼2019-01-14 23:46
                      家族加上去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5 11:40
                        芒果酱对佐樱鸣之间的感觉好得劲啊果然这样子的鸣人才是正常的,鸣人不是傻瓜,更不会因为一部tl就改变火的意志啊永不放弃的忍道啊,虽然这样对鸣人有点残忍,但是正如顺子姐姐说的,鸣人可能的结局跟自来也神似。
                        不过为了后面的博人传和心疼鸣人的想法,给了鸣人一个“幸福”的家庭。
                        佐樱互相扶持,为了忍界做出的牺牲,反而被嘲所谓“形婚”,就算TV组对绯色
                        花月一如既往的魔改,恨不得“木叶第一樱吹”佐助变成“高冷渣男”。不得不说岸本给了鸣人“童话”给了佐樱“现实”。
                        难道这是对老婆跟弟弟跑了的恼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1-15 14:02
                          这个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15 22:59
                            好好看啊,楼楼对人物的形象把握的非常好哇!楼楼还没看够~(敲碗敲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5 23:09
                              所以结局是佐樱吗?有点点心疼太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15 23:13
                                Chapter 5







                                春野樱是被好闺蜜山中井野在上午十一点时候从被封印的被窝里强行捞出来的。

                                四战时期无心打理自己的外形,战后的半个月又忙的不可开交,清洗之后整睡了一圈的春野樱终于又变得清秀起来;透过窗子投射进来的阳光暖暖的,洒在整片柔顺的樱发上,更显得她整个人都发出温润的光晕。


                                “那么,一遇到困惑就变身的鸵鸟形态宽额樱,难得的一天假期你要怎么过呢?要不是我过来,不会你就瘫一天吧。”

                                春野樱一边吃着早上妈妈出门前留好的早饭,一边自闭视听企图忽略面前这个目光戏谑的女人,不过最终还是被她拉出门,说是要带着自己去好好享受一下花季少女应有的年轻生活;开门时候正好迎面撞见回来的芽吹妈妈,语气佯装着不满,语气却宠溺的朝着自己女儿跑远的背影提醒她要记得去剪头发,晚上叫两人早些回家准备给女孩们做些好吃的。





                                踏青、逛街、去书店,最后在村南的横记甜品屋挖着甜食休息。
                                虽然战后重建的时日不长,但幸好木叶村并非四战主战场,受到小规模团战影响的地方也都迅速得到善后,自佩恩袭击事件之后借机焕然一新的木叶也正是像春日刚刚吐露的芽尖一般蜕变成如今绿油发亮的冠木之叶。



                                “嗯...我来猜一猜,让元气樱头疼不已的事情啊——不如说是人吧,肯定和宇智波佐助有关喽!”说罢瞟一眼看看春野樱的反应——撇撇嘴,然后接着挖红豆,“哦,那就是再加上鸣人了。诶呀这小子居然也在这时候给你找麻烦呀!”

                                ——果然,这女人微微一噘嘴巴,终于抬眼看自己了。

                                “你觉得鸣人该事事考虑我么?”

                                “什...什么?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井野有些懵,也不自觉的放下手中的小银勺。

                                一直以来漩涡鸣人的态度还不够明显么?

                                “我觉得不正常啊!他不考虑我才对的吧,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考虑我?明明,我就不喜欢他的,我和他只是普通队友吧?顶多算是好朋友?”

                                看着春野樱挤在在一起的眉,眼圈发红,但是莹绿色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透露出的眼光明明希望得到自己对她想法的肯定。
                                井野有些疑惑了。她觉得今天的春野樱很不对劲,她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我不懂你在想什么啊宽额樱!自从你们组建第七班,直到现在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么?即使你不喜欢他,也用不着这么急于撇清关系吧?你们是最扶持对方的同伴啊!既然你这么困扰那就去和鸣人说清楚呗!”

                                “我...说清楚?...说什么?”

                                “哈——?直白的告诉他,他对你的好对你造成了困扰啊叫他别来烦你。”

                                “怎么可能!”

                                “那你想怎样啊!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啊?”

                                看着春野樱依旧盯着自己的双眼,里面立刻布满了迷茫,和悲伤?
                                山中井野没再说话,刚刚那句声音略大的发问看来已经难倒了自己这个较真的小姐妹,她现在最好奇的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春野樱变得这样不自在,甚至有些对自己都难以启齿的秘密?

                                井野彻底放弃了甜品,叹口气伸手,一手盖上春野樱紧握在桌上的拳,一手抽出一张柔纸递到她的面前,“看看你,一脸要哭的表情。”

                                然后春野樱就真的这样直接趴在桌子上哭了,但是她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偶尔一抽一抽的像被丢弃的小兽一样隐忍又止不住的悲伤。

                                “好了,看把你难过的,果然是动不动就哭的纯真小女生嘛,什么新三忍、什么未来超越纲手大人的女忍,假死了假死了...春野樱,就是应该这样要我抱一下的啊嗯?”



                                “井野,井野我是不是很糟糕?我是不是个没用的坏女人?”

                                “什么?”山中井野冲着春野樱的头就是一个娇气的爆栗,“坏女人哪有没用的啊?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回复
                                20楼2019-01-16 00:30
                                  楼主又来bb了
                                  1.今天对于小樱的描写实际上是表达了我自己对这个角色喜爱的点吧,而且我觉得小樱才是火影里面最真实的一个角色。
                                  如果说佐鸣千千万万里挑一,那小樱就是那个千千万万的代表。
                                  我个人是对原著里直到疾风传前期的人物刻画和剧情走向非常喜欢的!所以在这一段时期里我觉得AB所有的安排都是有意义有目的的。
                                  比如为什么小樱可以在分班后,通过和zz的一番对话开始转变对鸣人的态度,我觉得这是成长的开始;
                                  为什么小樱是唯一一个预料到zz会离村并去等他的人,我觉得这是善良的体现。
                                  等等对于小樱的刻画实际上前期很丰满,只是后来就呵呵了所以今天的更这里只是在理解上的继续吧
                                  2.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在更文之后顺便写点理解分析的,以后也会陆续把对火影的观感一点点表达出来。
                                  如果也有除了cp粉还同样粉剧情的小伙伴可以留意一下这部分,不感兴趣的就直接忽略啦
                                  3.剧情貌似比我预想的还要慢诶…估计直到第九章第十章的样子才会进入第一个主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1-16 01:09
                                    楼主写的好感人啊,写出了小樱内心的挣扎和彷徨,我真的好心疼樱姑娘、鸣人和佐助啊,都是可怜的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6 09:29
                                      差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6 22:01
                                        Chapter 6









                                        春野樱和山中井野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芽吹妈妈做好晚饭,米里放了红豆,也有井野喜欢的五花肉,另外还有许多关于蔬菜的料理,整体口味都是甜淡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小碟叉烧放在桌边。

                                        “我们回来了,妈妈辛苦了!”
                                        “哇这顿晚饭我就不客气了啊芽吹阿姨!那么就由我和小樱来负责饭后洗碗的工作好了!”

                                        芽吹见两个女孩子回来,面色轻松,小樱的精神也明显好了很多,“等鸣人回来我们就开饭吧,小樱你去隔壁中村叔叔家把你爸爸叫回来,顺便把这打我酿的甜酒带给他。”

                                        “诶?鸣人也要来吃晚饭么?”

                                        “是呀,下午你爸爸回来的时候又看到他在拉面馆,手里还拎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杯面和一些小番茄,不过想着他还是个病号呢怎么能光吃这些东西,就拉着他回来家里吃了。刚刚这孩子说是要去告诉佐助一声,一会就回来。”

                                        回头瞟一眼玄关鞋柜上放的袋子,打开后发现这些宝贝杯面还在但是小番茄却不见了,再加上佐助还不允许出院行动的现状,估计鸣人这家伙所谓去通知佐助并且不见了——
                                        是去通灵了吧...



                                        下午时候和井野一顿自我批判之后被点醒,虽然也没觉得自己真有井野说的那么好,但是她决定不再鸵鸟下去;即使她还是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然而她相信,保持本心,尽量不去伤害每一个身边的人,时间的历练会解答自己所有的疑惑的。


                                        所以对于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相处,大概这样才恰恰对得起他对自己的上心吧。




                                        “他们最近还好吧?”等春野樱出门之后,芽吹妈妈却一脸忧心的对着井野问,“我看她昨天回来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你也知道,我和你兆叔叔对于这些忍者啊什么的也都不了解,全靠着小樱一个人在外面...她长大了,也变得不和我们拌嘴,讲的都是被师父夸奖了啊、战争打赢了之类的好消息,连佐助回来都是说他挺好的,要不是鸣人今天来这,我都不知道那孩子还不允许出院呢...”

                                        春野不是什么名门大户,也不是忍者世家,只是平凡的三口之家。起初对于女儿选择忍者之路时满心都是担忧,虽然表现出反对和劝解,但依旧还是选择支持她的想法;这么多年她尽力保护女儿的纯真和娇气,给她一个最肆无忌惮的家庭环境,可毕竟女儿是孤身一人在外闯荡的。
                                        芽吹知道女儿貌似已经小有名气,同期的伙伴们也都对她非常友善,然而一直以来她还是希望能有一个人给予女儿在外的依靠,能够代替他们在未知的领域照顾女儿;说实话她不认为不知道什么就会以命相搏的忍者是一个什么好的选择,但同样的,只要对我家女儿好,只要她喜欢,也没什么关系的吧,她都接受。

                                        “没事的芽吹阿姨,您就放心吧!我知道您肯定不放心她那两个谁都惹不起的队友,但是在外面啊,还有五代六代的提携,还有别的同期同学,还有我呀!”

                                        “其实我也知道不会出什么大事,就是...”

                                        “就是母爱啊!芽吹阿姨真是温柔!”井野上前抱住春野芽吹,安慰过后就去厨房帮她的忙。



                                        不久后,等到一桌人都到齐,便开始了这一段气氛愉悦的晚餐时间。
                                        期间鸣人也有小声抗议明明樱酱和井野都有喜欢吃的食物,唯独自己没有,不仅如此还专门准备了这些令人难过的蔬菜,不过最后还是被敲打着吃着健康的食物。


                                        就当是严肃听从玖辛奈妈妈的吩咐了。




                                        最后春夜夫妇还是没有让三个年轻人收拾饭桌,春野樱则拉着井野说去送送鸣人,怕他又偷偷回医院之前去来碗拉面当夜宵,还扣下了那一袋杯面让鸣人哀嚎不已,拿着给佐助准备的木鱼饭团便早早往医院方向出发。
                                        而井野则识趣的从半路和鸣樱二人说了再见,转向自家花店的方向,说是要给佐井准备些之前他拜托自己替他挑选的绘画素材。


                                        回复
                                        26楼2019-01-17 01:02
                                          两个人走在夜色包含下的木叶村中。
                                          月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倾洒清辉,无论世间怎样纷杂、不管每个个体境遇如何,时光亘古长远,日月都循迹轮转。
                                          这一路上并没有碰到几个村民,因此夜晚的静谧显得更加突出。



                                          “樱酱,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送我回医院呢,你一个女孩子还要再走夜路回去怎么看都不行的吧?”

                                          “我是怕走夜路的人么?我这是看紧你赶紧回医院,还要给佐助君送饭团!”

                                          “对了樱酱,今天你没来医院可能还不知道吧,纲手婆婆说义肢的研究已经到塑型阶段了,再过不了几天就会进行第一次接臂试验了!”鸣人说到这里明显透露出兴奋的眼神,“在医院闷这么多天都快发霉了,好想去接任务啊哪怕是抓猫我现在都愿意去!”

                                          “进度这么快?不愧是师父啊...这次出去耽误了几天时间,感觉我这个助手都有些失职啊。”

                                          “樱酱也不用太辛苦嘛,毕竟这次混入了初代的木遁细胞,还是纲手婆婆更加了解啊!”

                                          “那怎么行,既然我现在是医疗忍者还是纲手姬的弟子,所有医疗相关的知识都应该掌握才是。”

                                          “果然很努力啊樱酱...怎么办,那我也要尽快恢复啊!”


                                          两个人就这样一搭一语的走到了木叶医院大门前,漩涡鸣人径直朝着医院里面走去,一个偏头却发现原来走在身边的姑娘停在后面三四米外的地方,温温柔柔的看着自己。


                                          昏黄的灯光在夜幕与月光的背景下显得更暖,照在她的樱发上竟好像混出晨曦的颜色与光辉;女孩浓密的眼睫显得眼线自然加深,眼睛也异常明亮,眼白与瞳孔的颜色分的清明,像是润了水一样透出安定的包含力;肤白秀丽,并不惊艳却好似透着岁月宁静的痕迹。


                                          时间,在她身上镌刻下的,是饱满的善意与祝福。

                                          他觉得很满足,把心上的人保护得这样好。



                                          “鸣人,鸣人?”

                                          “...啊?诶樱酱你说。”

                                          “嗯...谢谢你啊,一直以来。”

                                          看着春野樱微微上扬的嘴角和溢出笑眼的真挚,漩涡鸣人更觉得她也长大了,变得好像能看透自己一样。
                                          这一刻,两个人都没再说话,默默站在原地,却已走进对方的内心。

                                          “啊,我知道啦。”


                                          收起回复
                                          27楼2019-01-17 01:0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28楼2019-01-17 01:12
                                              鸣樱现阶段关系和心理的阐述基本结束,下一章开佐助
                                              不过明天应该更不满3k,安排的事情有些满,楼主的阅读理解也留到明天和大家分享啦,晚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1-17 01:27
                                                哇,这么晚,还是这么早,有sf拿!!!辛苦楼主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7 03:38
                                                  补上昨儿的楼主有话说环节!
                                                  1.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发现这两章贯穿的头发梗呢最后镜头一转写回小樱回家说不剪头发了不是随便写的哦。
                                                  2.昨天更文时查阅了一些火影人物的资料,无意中发现对小樱家徽的表述(白色的圆)是这样写的:
                                                  白色代表纯净,圆圈代表经时间历练的圆满。
                                                  感觉和上面我对小樱的描写有些不谋而合诶有没有
                                                  3.关于主线革命!!主线一里初见端倪,主线二里正进行,主线三才会收尾,这一定是这篇文的重点!!
                                                  且我认为这个主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引发的,这种变革必将有它独特的导火索。
                                                  包括原著中虽然对zz说要改革有提及到,但是并没有描绘到他对于具体改革方案的想法,因此这也需要一个形成的过程。
                                                  简单的时间推移是不能对人的思想发展造成影响的,必然是人事物发生了不一样的变迁。
                                                  所以既然开长篇,我也必定会把前提背景铺好再循循展开高潮。
                                                  至于革命的点和过程就不透露了,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1-17 08:18
                                                    看文感觉一种岁月静好 但是看楼主的话怎么是风雨欲来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17 21:44
                                                      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17 22:17
                                                        Chapter 7 上









                                                        自从上次漩涡鸣人去过春野樱家吃饭,并且带回来小番茄和木鱼饭团之后,宇智波佐助的身体都被小护士们怀疑——是因为吃到了喜欢的食物所以才这样迅速得以恢复,三天时间里不仅伤口的恢复速度超出正常水平,就连精神状态也是一天比一天良好。

                                                        “真想不到这位冷冰冰的宇智波还有这种反差萌的属性呢,真是意外的可爱!”

                                                        当查房时的春野樱无意在楼梯间听到同事们这样议论时,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心里实在忍不住呵呵了一声。

                                                        『这家伙显然是突然找到事情做了才这样的吧。』

                                                        虽然这样想,但春野樱是万万也不会想到,刺激到宇智波佐助的事情居然和自己有关。



                                                        不过她知道今天的重点并不在佐助君身上。
                                                        他的身体现在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但还是出于治疗鸣人优先的原则,马上要进行的第一次接臂实验,实验对象也是鸣人。

                                                        师父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非但没有调息自己的时间,反而更加埋头于研究工作。
                                                        短短四天时间内已经聚合好通过排异反应检验的混合木遁细胞,今天也是第一次为鸣人进行整只手臂的对接实验。不仅要检查整体手臂的联动性,还要匹配鸣人的身体进行神经延长,判断义肢是否可以完成原来手臂应该发挥的功能;如果这次的实验顺利,下一次的动作检测、力量检测和反应刺激检测也会进展的更加迅速。



                                                        “佐助乖乖等我们的好消息哦~”
                                                        最近也听说了医院里关于佐助的传言而变得特别皮的鸣人,在随实验室人员离开病房时这样调笑道,然后便迅速消失在了佐助的视野中。



                                                        『...死吊车尾。』





                                                        宇智波佐助的眼睛貌似一直没有离开摊在床桌上的书,是一本颜色有些旧黄、纸质也粗糙的三十二开小书,背面的书名也经多年翻看的摩擦而变得有些模糊——《火之国木叶编纪》。
                                                        这是大蛇丸在被遣返回他的基地之前托大和带给他的,说是可以打发一下住院的无聊时间。看了这许多天已经快要看完第二遍了,果然是挺有趣的,大蛇丸是个精明人。



                                                        所以前几天晚上,当他看到春野樱和漩涡鸣人在楼下气氛融洽的对视微笑时,他也明白了现在木叶高层明显表现出对鸣人的培养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鸣人是现在五大国中唯二存活的人柱力,一战后仅存的战利果实;并且是最强的九尾在身,和尾兽的关系也相处的非常融洽,完全可以自由运用九尾之力。
                                                        这对于火之国来说就是行走的战神,对于木叶来说就是最硬气的实力。
                                                        现如今鸣人承四代遗志,本就对木叶忠心无二现在又加上父辈的教导,在火之国大名的认可程度上无疑得到了来自波风水门无形的支持。
                                                        除此之外,抵抗佩恩守护木叶、四战之中力挫强敌,名震忍界。
                                                        ——这样一个集实力、心性和声望于一身的忍者,绝对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不,也许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但很可惜,他觉得有些碍眼。

                                                        这并不是否认鸣人的优秀、忽略他对鸣人的了解,他可以非常肯定如果鸣人以后真的当上了火影,他一定是一位尽职尽责、兢兢业业的影;只是看了这本书许久之后,他油然而生的反感让他明白,鸣人的性格大概率只会延续这本书的记述。

                                                        但同样很可惜,他也觉得这些记述有些碍眼。







                                                        TBC.


                                                        回复
                                                        34楼2019-01-18 01:30
                                                          整天都安排满了事情果然半夜就没更完…明天我还得早起所以对于zz的心理戏只能明晚来填补完整了

                                                          阅读理解也明天分享了今天困哭哭!晚安米娜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01-18 01:46
                                                            补上昨天更文后的小感想
                                                            emmmm实际上没更完一章也不太好说啊万一说着说着剧透可咋办
                                                            不过以后决定就固定了,前一晚更完一章的话,第二天上午就写一段小理解
                                                            今天的话就只预告一下好了,晚上的更新全———部都是关于二柱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9-01-18 0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