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799贴子:262,077

【酒茨】《鬼与嫁衣与心》虐 中长 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1-17 23:13
    ·也许比中长短,也许比中长长。但应该差不多。
    ·保证HE,不弃。
    ·可以叫我喵酱或喵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1-17 23:15
      引:
      平安京灯火零星,在这夏夜里还能看见不远处大江山上几处或明,或暗的红点。那是小妖们为连夜布置鬼王婚礼而留下的夜灯。
      鬼王和鬼女的婚礼。
      已布置好的主殿内有了婚房的模样,只等新人一夜的颠鸳倒凤。
      一团黑影忽闪而入,她轻轻一扯就将繁琐的黑袍脱下,只留一身简单的素色和服。长而蓬松的白发随指间落下。将手中造型奇特的琉璃灯放下,它成了这个房间唯一的光源。修长的手指拈起梳妆镜前的簪子,娴熟的将头发挽成新娘的发髻。
      随即轻轻一转,走向了挂在墙上的嫁衣。那是她做的嫁衣,却不是为她自己做的嫁衣。指尖慢慢滑过衣裳的领边和袖口,然后慢慢握紧了衣裙的下摆,那里绣着个酒字。
      居说新娘的嫁衣摆处绣上新郎的名字就会终生幸福呢!
      快速的披上白衣,铜镜前映出了绝美的新娘。只可惜那短了一截的衣袖藏住的是一只可怕断臂。
      舞步轻起,夏风托起肆意,发稍飞扬。旋转,引起衣袂翩翩。舞姿柔和,好似轻盈的夏风。
      一曲霓裳被脚步声惊破,白发女子一惊迅速披上黑袍从窗口隐匿于夜色。嫁衣与发饰在一瞬间归位,好似不曾有人来过。
      主殿的门被悄然打开,进来的是一名黑发女子。她的容貌美的惊人,和那个白发女子相比更多了几分独属女人的娇魅。身上华丽的十二指单枫叶和服与脸上绝美的装容无一不显露了她地位的高贵。
      鬼后,她是未来的鬼后!
      慢慢踱着步子走近那套嫁装,她的目光扫到了墙角被落下的琉璃灯,笑容开始变的诡异,甚至欣喜若狂。她能看见领口处的一根白色长发。
      她成功了!成功了!
      默默将那根长长的白发收好,披上嫁装。
      扬起衣䄂,一支舞蹈被完美流利的展现。
      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服装。她的舞步却多了几分狠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1-17 23:15
        喵酱加油!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8 00:02
          那个……文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8 00:14
            前排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8 00:26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1-18 14:01
                up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9 01:39

                  茨木手指慢慢滑过那盏造型奇特的琉璃灯,灯低还清楚的刻着茨木童子的字样。
                  微凉的温度一直从指尖传入大脑,冷汗一点点从额前流下。
                  完了⋯⋯
                  今早红叶将灯送来时她就应该知道了昨晚的事。
                  红叶知道了,就意味着酒吞知道了,酒吞知道了,就意味着整个大江山都知道了⋯⋯
                  那么⋯⋯
                  敲门声打断了茨木恐惧的幻想。
                  "茨木大人在吗?"
                  敲门的是小䄂之手。
                  "在,进来吧!"
                  茨木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变的平静。
                  小䄂之手推门进了屋。
                  "小女想谢谢茨木大人居然帮小女先做出了鬼后大人的新衣。是特意来道谢的。"
                  她很有礼貌的行了个礼。
                  "不用谢,只是正好有一套⋯⋯"
                  茨木自觉失言,那有男妖特意准备女子嫁衣的,好在小䄂之手因为正在想其它事情并未在意。
                  "那小女还有别的事情先告辞!"
                  小䄂之手走到门口又忽然转过头来,茨木不禁吓了一跳。
                  "对了!鬼后大人叫您去一趟。"
                  茨木瞬间感觉冷汗流的更厉害了。
                  "吾知道了!这就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1-19 23:22
                    没看懂诶,那个emmm鬼后是茨茨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20 00:5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0 11: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20 11: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20 16:02
                            更文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9-01-21 20:39
                              不错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9-01-22 16:15

                                "鬼将茨木,见过鬼后大人。"
                                茨木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见红叶,他更不知道到底是该认错还是该求饶。
                                "不用叫妾身鬼后。毕竞,还没结婚呢!不是吗?"
                                红叶的口气十分温柔,听起来又甜又腻。如同掺了毒药的蜜糖。
                                她顿了顿,见茨木没回应只好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知道妾身为什么要找你吧!"
                                "吾知道。"
                                茨木回答的很快,他明白红叶说的就是琉璃灯一事。
                                "那你可知道,夜袭主殿⋯⋯"
                                红叶刻意没有提起嫁衣的部分,
                                必竟,这么多年她一直在等这个契机。
                                茨木犯错的契机。
                                何不用这次机会造出更多机会呢!
                                而且,这可是个威胁他的好机会。绝不能错过。
                                "还请鬼后大人恕罪。"
                                茨木的确是松了口气,如果红叶只怪他偷闯主殿,那么一切都好说。
                                "都说了,不用叫妾身鬼后!"
                                红叶故做娇魅的掩嘴微微一笑。
                                "毕竟在结婚前的某一天⋯⋯被他人取而代之了⋯⋯"
                                茨木听的出红叶似乎话中有话,不由自主的咬紧了牙关,混身上下渐渐被冷汗浸透。
                                而红叶自然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心里却暗暗发笑。
                                "看在你如此尊敬我的份上⋯⋯妾身也不可能重罚。那在婚礼前,你给妾身当贴身从仆好了。"
                                红叶的笑容变得更灿。
                                让你生命的最后几天,给我当仆人好了。
                                茨木!
                                我要让你知道,真正的痛苦是什滋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1-22 23:0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22 23: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23 07:18
                                      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9-01-23 08:40

                                        "你就把饭做成这样!"
                                        红叶从椅子上站起身,猛的将餐桌推翻。盘碟连同茨木刚做好的饭菜散落一地。
                                        这是第八次。
                                        茨木暗暗咬着牙。
                                        他的饭绝对不比那些长期给她做饭的小妖差,因为酒吞以前也曾赞不绝口。
                                        无奈,强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个菜太咸了!"
                                        "这个菜淡!"
                                        "这个的颜色不好!"
                                        "可汝根本什么也没吃呢。"
                                        茨木打断了红叶的长篇大论,脸上露出了少许愠色。
                                        "闭嘴!你现在不过是我的奴隶!"
                                        红叶发出一声冷笑:
                                        "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脸色大变的坐在地上。
                                        下一秒,门猛的打开。
                                        酒吞快步走了进来。
                                        茨木看见他的样子,自己到有些不可思议。
                                        挚友!汝终于摆脱己见前的颓唐了吗!汝终于做回自己了吗!
                                        这些话全部被噎在了喉咙里。
                                        原来爱情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红叶!"
                                        酒吞冲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红叶,狠狠的瞪着站在一旁的茨木。
                                        这正是鬼后大人的意图,她就是要让酒吞误会茨木。
                                        "小女不过只是想做桌饭菜让茨木大人看看是否合您的胃口。可茨木大人定说小女做的饭菜难以下咽,丢尽了大江山的脸面,便推翻了桌子,正要惩罚小女,还好您来了!要不然⋯⋯"
                                        红叶说到这里扑到酒吞怀中掩面大哭,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对茨木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坏笑。
                                        茨木感到膝后被酒吞猛的一击,身不由己的狠狠跪在地上,双膝震的发痛。
                                        "本大爷需要个解释。"
                                        酒吞身后的葫芦冒出了阵阵狂气,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向茨木冲来。
                                        "⋯⋯"
                                        挚友!这些饭都是吾做的!
                                        茨木瞪大眼睛,他居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显然不正常。
                                        符咒!
                                        这两个字在茨木脑中。
                                        那女人用符咒让我发不出任何声音!
                                        "回答我茨木!为什么!"
                                        "⋯⋯"
                                        面对酒吞的质问,茨木怎么可能给出回答。
                                        "那你这就是默认!"
                                        酒吞将葫芦口对准了茨木。
                                        "本大爷今天就让你知道红叶在大江山的地位!给她认错!"
                                        一层狂气朝茨木砸来,茨木险险躲过。
                                        "认错!"
                                        "⋯⋯"
                                        茨木根本无法言语,又谈何认错。
                                        酒吞见茨木不回答,又举了鬼葫芦。
                                        狂气不断的向他袭来,茨木不得不一次躲过,却一不小心被击起的锋利木片擦伤了后背。
                                        血腥味霎时间弥散开来。
                                        "请不要再打了!酒吞大人!不要打了!茨木大人也是为了大江山好!拜托!"
                                        红叶样装害怕的抓起了酒吞的衣角,低声哀求着。
                                        酒吞听到这句话,立刻停止了疯狂的攻击。然后像是没有看见茨木背后的伤痕一样,抱起红叶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厨房。
                                        "大人!您这是要带小女去哪里?"
                                        红叶顺从的将头埋在酒吞颈间,在他耳边耳语着。
                                        她知道酒吞最喜欢她在他耳边絮絮低语。
                                        "去找萤草,让她看看你伤到那里了没有。要不是因为茨木我气昏了头,我应该早带你去的。"
                                        酒吞的口气露出几分懊恼。
                                        "小女多谢鬼王大人。"
                                        在他们走出房门的一瞬间,茨木终于跪倒在地。背后的伤口触目惊心,流出的鲜血几乎将他薄薄的衣衫浸透。
                                        痛这一感觉贯穿了他的所有,包括肉体和内心。
                                        他现在还不能找萤草疗伤,至少在红叶他们离开之前他还不能去。
                                        否则,再遇上挚友就不知是死是活了。
                                        他默默地从冰冷的地面上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朝桃林走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1-24 23:43
                                          等楼主虐死红叶,酒吞这两个讨厌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25 02: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25 06:0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25 10:57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25 13:08
                                                  (๑•̀ㅂ•́)و✧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25 13:2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25 20:50
                                                      加油加油^0^~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27 08:07
                                                        我以为酒吞推门进来是看到茨木被红叶欺负了,我还是太年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7 10:08
                                                          (⋌▀¯▀)我居然这相当正常...可能刀吃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27 14:20

                                                            茨木的鲜血几乎流了一路,连桃林中粉色的桃花也似乎沾染了血色。
                                                            "桃花,樱花!你们在吗?"
                                                            他推开紧闭的大门,没想到屋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片条在桌子的正中央。
                                                            同樱花妖一同去安倍晴明寮内办事,近期不在家内。如需药材,请拿自便。
                                                            桃花妖
                                                            敬上
                                                            茨木看过纸条后暗自咬了咬牙,他现在怀疑这也是红叶故意所为。这附近也再没有什么会医疗的妖怪,所以他现在要么失血过多晕倒,要么自己想办法包扎。
                                                            好在茨木也曾为酒吞学过一些包扎的方法,还不至于一无所知。
                                                            等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天色已经蒙蒙擦黑。放下手中的药物,茨木只想好好躺下睡一觉。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正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一桶凉水从天而降。
                                                            "妾身准许你睡觉了吗!"
                                                            红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滚 去给妾身搬木材。"
                                                            命令式的口气。
                                                            茨木努力站了起来,他还不希望因为一个红叶让挚友再为自己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她讨厌吾就讨厌吧!只要对挚友好就够了。
                                                            茨木抱着这个念头随红叶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工场。
                                                            "喏!就是那堆!搬到山北的场地去!"
                                                            红叶随手指了指墙边足有十几尺高的圆木发出了命令。
                                                            "今晚搬完,不搬完不许睡觉!"
                                                            她冷啍一声传身回了枫林深处,在未完成婚礼之前,她是绝不会和酒吞同住的。
                                                            茨术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背起了第一根木头。剧痛又一次贯穿的茨木的大脑。
                                                            背后的伤口又一次开始慢慢渗血。
                                                            当他将木材送到山北时,他感到背后的绷带可能已经再次被血染透。
                                                            没有办法木材实在太沉了,即使是对茨木这样的大妖来说也根本不轻巧。往日都是几只小妖一起才能抬动,现在只有他一人。
                                                            他又能怎样?
                                                            又能怎样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1-29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