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8,110贴子:315,982

【原创】世界第一公主殿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世界第一公主殿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18 17:33
    原谅我的脑洞……再开个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18 17:34
      啊哈,刚放假就抢着个沙发,我是天使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8 17:40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8 17:54
          好的,等楼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8 19:11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8 22:15
              开坑小能手,有本事全都填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8 22:35
                快填 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18 23:05
                  泡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9 00:10
                    就在第二天早晨,祁莫瑶懵了……这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卧室是怎么回事?这身下宽大舒适的特质床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祁莫瑶就明白了……
                    门被轻轻推开,如神邸般气场强大的南城瘾轻手轻脚的进入,看见祁莫瑶坐在床边摇着腿歪头看着他。*,简直萌死他了……南城瘾暗自懊恼了一声,本想着只帮帮均熙,再加上祁莫瑶又和他关系不错才把她接到自己别墅的。

                    “你醒了。”南城瘾不冷不热的说了句,递了杯温牛奶。祁莫瑶不知道南城瘾的身份,接过杯子喝了口牛奶问道:“这是哪儿?

                    南城瘾顿了一下,打着哈哈道:“我一个朋友的别墅。”然后又转移话题,“你昨晚倒路上了你知不知道。”
                    正穿好衣服的祁莫瑶手一顿,尴尬的笑了笑,“倒了?倒了我怎么知道。”她不会那么弱不禁风吧!不过想起那人的话还是挺心酸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19 00:52
                      二 忐忑
                      “你都认识的什么朋友,有这么豪华的别墅。”祁莫瑶想着以“兄弟”之名,南城瘾还是信得过的,至少不会把她绑架了拿去卖。“嗯?哦,就是些……普通朋友。”南城瘾没什么感觉,反正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再说,这别墅他觉着也没多豪华。
                      “说的好听,咱不能总呆在这儿吧,好了我待会儿就走咯。”祁莫瑶抿着棒棒糖,坐在南城瘾旁边,撑着脸看着认真阅资料的他。
                      “走?走哪去?我又不会把你拐了。”南城瘾言外之意是不希望祁莫瑶走的,毕竟兄弟之间培养下感情也是好的,后又看着祁莫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都放假一周了,你那学院怕不是黑心,明天你就不去了,反正都放假了,他们管不着。”然后继续阅资料……
                      祁莫瑶嘴角抽搐,果然不知脸为何物的人就是肆无忌惮。“好吧,那我去吃早饭了,你也快点来。”祁莫瑶既来之则安之。

                      然鹅……“南城瘾南城瘾!!”祁莫瑶叫着他的名字正准备往他那边跑,结果没过几步他就到了她身边,关心道:“怎么了?”然后定睛一看,简直雾草!南城瘾只觉得日了鬼……

                      自家厨奴乖乖的跪好,餐桌上已摆好精致的早餐。“喂……你这朋友,有点……”祁莫瑶咽口水,她知道这个世界有奴隶,自己也很羡慕有奴隶的人,但是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自己面前出现!
                      南城瘾头疼的捂脸,他自家的奴隶肯定是非常懂规矩的,加上他又不是什么仁慈主子就更加严谨了,可是这次他就觉得这三个奴隶真是不懂规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19 01:14
                        喜欢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9 08:17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9 09:20
                            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9 09:20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19 09:40
                                啊哈,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嘞,不更文的坏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19 11:19
                                  继续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9 12:18
                                    “额,这很正常,他,非富即贵,肯定是有奴隶的。”南城瘾懊恼的扫了咱几个跪得端端正正的奴隶,努力的编下去。
                                    祁莫瑶楞楞的靠着他,似信非信的哦了一声,然后意识到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远离了南城瘾,“虽然我不知道你那朋友是不是真的,但是这奴隶我还是信的。”不是奴隶跪着还能是谁跪着?!祁莫瑶坐在餐桌旁,又傻眼了……
                                    一旁的南城瘾淡漠的踹了脚为首的厨奴,打了个电话便移步至餐桌。“就是个早餐而已,要这么精致丰盛么……”祁莫瑶嘟囔了句,但还是大口朵颐了起来,光是看着就好好吃的样子。南城瘾嘴角抽搐:虽说我俩是以兄弟为名,但是你还是个女孩子啊!咱矜持点行不?
                                    祁莫瑶:等你什么时候有脸了我再把矜持给赎回来。
                                    “那你喜欢怎样的早餐?”南城瘾挑眉,随意的问了句。“嗯……”祁莫瑶抬头看他,吧唧了下沾满油渍的嘴,“我觉着早餐就瘦肉粥,夹心面包,温牛奶就挺好的。” 南城瘾似听非听的扬起嘴角看她,“那你还吃的这么开心。”边说边拿纸掠过祁莫瑶的嘴。“唔……你擦嘴能不能温柔点?!”祁莫瑶瞪眼,虽说她和他是兄弟关系,但是她还是个女孩子啊!南城瘾无语……哪个见过他给女生擦过嘴的?!就这么好的关系的女生以前都是不存在的好嘛!还指望他温柔……南城瘾撇嘴……
                                    ————————
                                    早餐过后,祁莫瑶拉着南城瘾玩了几把游戏就突然感伤道:“南城瘾你知道么,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说着看了眼南城瘾,发现他依旧垂眸点着手机,又尴尬的低头像是自言自语,“我五岁就来了这个世界(各种世界),长大前就一直生活在孤儿院,但是我知道我的名字是祁莫瑶,我想过是不是我父母不要我了,或者他们还没有找到我,你说,我为什么这么不幸运,小时候被同龄小孩子欺负过,上小学因为内向被孤立过,我连过年都不能和家人一起过……”说着说着,祁莫瑶就想抽泣。
                                    下一秒,温暖的手放在她手上,南城瘾淡漠却坚定的看着她:“至少现在,你还有我。”
                                    祁莫瑶楞楞的看着他,随后咧开嘴,“虽然你好像也没什么大后台,但是就是让我有安全感。”南城瘾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后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19 12:54
                                      莫瑶是要一路虐过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19 12:58
                                        三 可怜虫
                                        祁莫瑶再三保证她去会儿孤儿院就回去,不然南城瘾会一直像个老婆子一样问。


                                        虽然我坚信我不是孤儿,但是自己在那里待了那么久也算是个避风港吧……祁莫瑶看着手中大袋小袋的东西想着。
                                        其实吧,孤儿院的人也没给她多少温暖,更多是冷漠和孤立。所以这就是她天生丽质美貌无双的代价么!早上的雾气还没散完,带着湿气的冷风拂过人脸。

                                        推开大门,祁莫瑶疑惑的四周看了看,奇怪,今天是有什么事吗,怎么没人呢?带着疑惑,祁莫瑶往里走去。“不是,这里这么暗怎么不开灯啊……”祁莫瑶走到黑暗的走廊中,大门也没关,人也没一个,走廊的灯还不开……难不成……祁莫瑶有个大胆的想法,后又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祁莫瑶加快了步伐,忽然被一双手捂住嘴巴,拖进了孤儿院的废弃仓库……
                                        ————————
                                        待祁莫瑶适应仓库里惨淡的光线后才发觉……自己被绑架了……不,还有这个孤儿院的所有,所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19 13:52
                                          被绑架了南城瘾快来救他顺便暴露点什么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19 21: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9 21:29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19 21:55
                                                催更,千万别虐女主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20 00:4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20 08:58
                                                    祁莫瑶一时有点懵,因为地上全是血……
                                                    “哎呦,这小姑娘长得不错~”一个彪形大汉露出恶心的笑容向祁莫瑶走进,“你跟这孤儿院是什么关系?” 祁莫瑶瞪着美眸四周看了看,孤儿院的人大多都被绑住手脚皆惶恐的睁大眼睛,一片凌乱不堪“你们又是干什么的?!绑架这是犯罪!”祁莫瑶狠声道。
                                                    彪形大汉嗤笑了声,看了看四周他的帮伙,吐了口唾沫“我呸!这孤儿院欠我那么多钱,我是来追债的!”说着,扯院长的头发迫使他抬头,“我告诉你们,要是再不还,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随后一个巴掌扇了过去,祁莫瑶是听着这声音都觉得疼。
                                                    “求你们别杀我,别杀我,她!她有钱!她是孤儿院的人!我都把钱给她保管了!你要找就找她吧!”院长惊恐的爬起,脸肿的老高也没管,只一手抓着他的裤腿,一手指着祁莫瑶疯了一般的喊叫。
                                                    祁莫瑶这是明白了……敢情这个窝囊废院长欠了恶人的债没钱还现在到把锅甩给她了……大汉踢开他,半信半疑的在祁莫瑶面前蹲下,咧开一个贼兮兮的笑容:“小姑娘你最好还是把钱给我,不然……”说着转了转手上的刀,“这个孤儿院的人,还有你,都得死!”
                                                    祁莫瑶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被吓的脑子都木了,狠骂了一声“窝囊废!”然后看着他,“我没钱!这都是那个窝囊废的错,你们要找就找他,放了其他人!”(当然还有我!)“啪!”祁莫瑶话刚落,巴掌便呼在她左脸上,祁莫瑶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后槽牙都要被她给咬碎了。
                                                    “行,既然你们都不做个决定,那就一起死吧!不过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上,我先让你欣赏欣赏他们的死相。”大汉用满是老茧的粗手拍了拍祁莫瑶的略微肿起的脸。
                                                    祁莫瑶被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迷蒙的睁大眼睛看着。大汉看着这样的祁莫瑶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过身示意另外几个人上手。“各位,这就不能怪我了。”大汉示意两人将院长绑住,自己拿了根棍子,邪笑着走近。“别,别,别杀我!我没钱我没钱!求你,别杀我!啊!”院长只重复着同样的几句,还被求饶完就被大汉一棍子挥在背上栽倒在地,吐了面前一地的血。祁莫瑶惊呼了一声,缩在角落。
                                                    “嗤!”大汉踩在他身上,指着其他人,大人小孩,“你们几个也别闲着,把这些都解决了!”闻言,几个贼人搓着手拉过一些小孩子,“啧啧啧,这些小孩儿可真嫩,拿去卖还能值几个钱。”一个贼人掐着小女孩儿的脸上下打量。“还是先打死再把器官卖了吧!”“哈哈哈!”
                                                    “姐姐!姐姐救救我!呜呜呜……”孩子的哭喊声淹没在刀下……等等……下一个是……祁莫瑶猛的瞪大眼睛,不行,七姑不能死!孤儿院里对她最好的能给她温暖的就只有七姑了……如果没有七姑,她能不能长大都是个问题……
                                                    七姑也瞪着眼睛看着她,眼泪早已决堤。贼人见她俩这番情绪,转了转眼珠,坏笑道:“嘿,大哥,我看这小姑娘和这女人挺有感情的,不如……让她亲手把她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0 14:5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20 16: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20 17:32
                                                          好惨进来的人是南城瘾嘛,是来救人的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1-20 18:13
                                                            逆着光,温润的笑容挂在脸上……“云柒……学长……”祁莫瑶还没从刚才的痛心中清醒过来,泪痕凝在苍白的脸上。云柒颇温柔的给她弄开铁链,解释道:“我刚路过这儿想着进来看看孩子们,没想到会是这样,所以我就报警了。”后又关心的扶起祁莫瑶,“你,没事吧?” 祁莫瑶楞楞的摇摇头,现在可不是犯花痴的时候,七姑可是死了……
                                                            云柒垂下眼眸,“那好,我有事就先走了,你小心些。”说完将自己外套披在祁莫瑶身上就走了。
                                                            祁莫瑶呆呆的看了看周围,血,都是血,有孩子们的,还有……七姑的……
                                                            失魂落魄的走出这个已成黑白的孤儿院,外面已阳光明媚,可是现在即使是在温暖的阳光,祁莫瑶也感觉不到它的温度了……
                                                            ——————————

                                                            别墅里的南城瘾本来也没多担心祁莫瑶出去的,反正那么大个人了也不会走丢,于是便在书房处理事情。
                                                            “啪!啪!啪!”沐阳按着南城瘾的意思正给之前为首的厨奴掌嘴,自家主子
                                                            扔了自己一把折扇,于是便用折扇打了。也许是有个怎样的主子就有个怎样的奴隶吧……沐阳的性格也非常沉稳严谨,但是他绝对不会有自家主子的……沙雕属性……
                                                            剩下的两个小厨奴一颤一颤的舔着主子赏的今早他和祁莫瑶都没吃的玉米粥。阳光照进书房,照在南城瘾凌厉绝美的侧脸上。南城瘾一看时间,日个鬼都要中午了祁莫瑶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让人给拐了吧?!想着想着就烦躁的扔了支笔在奴隶面前:“打完舔完就可以处死了。”要不是因为祁莫瑶,他还真不至于这么对奴隶,不过……反正他家奴隶多,死了也没影响。“是,主人。”沐阳绷紧身子,在主子面前,他从来都是超高标准要求自己,还有,超级听话……并且他也只听自己主子的话(这是他家主子亲自准许的)连现下家主的话都不一定绝对服从。
                                                            南城瘾抿着嘴,穿着家居服,踩着拖鞋到二楼卧室,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
                                                            ————
                                                            “嘟嘟嘟……”手机响起……祁莫瑶看了看来电人——瘾君子,说实话她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接,南城瘾是没必要这么关心她的。可是,他既然都打了还是接吧……“喂,有什么事么?”祁莫瑶的哑着嗓子没有感情的问。“嗯?……”南城瘾惊了一下,轻嗯了一声,“你在哪儿?怎么还不回来?”
                                                            “回去?”祁莫瑶轻笑了一声,嘴角扬起自嘲的弧度,“我能回哪儿去?”
                                                            “回我这儿啊……”南城瘾鬼使神差的没有丝毫犹豫的说,连他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祁莫瑶瞳孔微缩,眼睛一热,又要哭出来了……赶忙擦了擦眼睛,好不容易用冰敷的差不多的眼睛可别用红肿了。“好……等我一会儿。”“需要我让人去接你吗?”“不用。”
                                                            祁莫瑶挂了电话,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祁莫瑶啊祁莫瑶,你可真是个……可怜虫……
                                                            祁莫瑶结了这个月的房租费,她身上没多余的钱再租下个月的了。在房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整理了下刚才狼狈的自己,便出去了。然鹅……“南城瘾你还是让人接我吧,我忘了怎么走了。”祁莫瑶颇委屈道,帝城(帝图首都,最大最繁华反正一切之最)路那么多,关键是她还只是第一次去了那个别墅,自我安慰记不住路是很正常的!那边的南城瘾听的眉眼都是笑意,他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开始以另一种形式在意祁莫瑶了,当然祁莫瑶也没意识到,她也开始以另一种形式依靠南城瘾。
                                                            南城瘾派的人很快就来了,祁莫瑶看着面前大**的豪车,突然眼睛一亮,***是“帝爵”吧!这个世界的霸主——帝家出产的顶级豪车啊!在世界上(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都是排第一的名车啊!南城瘾这朋友面子也太大了吧……祁莫瑶有些怵的上车,其内豪华程度难以言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1-20 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