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吧 关注:123,102贴子:728,614

【原创】青灯不夜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次想写青鬼戚容和他的便宜儿子的故事,感觉戚容这么恶劣的一个鬼突然有了个儿子就变得很不一样了呢!萌上了这一对啊!

然后戚容在原著中算是一个很坏的反派,这篇同人不会帮他“洗白”,前期尽量按原设定走,后期就会让他儿子影响一下他,让他变得稍微好一点……

甜文,脑洞,轻松无虐(大概),客官们可以放心食用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0 22:43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0 22:49
      备用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0 22:54
        来了!没抢到前排哭唧唧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0 23: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21 07: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21 17:53
              青灯不夜游,暖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21 17:54
                蹲了!谷戚女孩不想没有姓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1 18:30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21 21:2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21 23:5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22 07:24
                        楔子
                        某个废弃的神庙内。
                        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跪在神像前。他直挺挺地跪着,双手合十,面容稚嫩却专注虔诚。
                        这个小小的孩子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一路乞讨,一路祈祷,他将自己短短几年人生里所知道的神佛求了个遍,亦不曾错过任何一个神庙佛堂。他见识过神仙的厉害,为了心中所求,他成了这世间最年幼也最广博的信徒。
                        就算从未得到任何回应,他也不气馁。他从不觉得孤独害怕,因为他知道,有个人一直陪着他。
                        小小的孩子跪在神像前,闭上眼,说出了他心中所求:
                        “神仙啊,我要怎样才能救我爹啊?”
                        高大巍峨的神仙面容威严,但因几道绵延交错的裂纹显得有些怪异。
                        小孩等了片刻,睁开眼睛准备起身离开。鬼使神差地,他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破落神像好像突然活过来了一样,眼珠子转了转,竟然有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感觉。
                        一道飘忽尖细又故作威严的声音响起:“你爹?这可不是你爹,他是作恶多端的鬼,放他出来可是要祸乱人间的!”
                        小孩惊讶极了,自己求了那么久的神佛终于有个听见了显了灵,连忙重新跪下,一双大眼睛里是满满的激动和期待。
                        “我……我知道,可是我只有他一个亲人了,他对我很好,他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子的,我必须救他……”
                        “这是个恶鬼,要救他自然不能用常法。他最爱吃人,若用人的精血养起来,也许会得一线生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至于躯壳,夺舍就好,随便找个阳气微弱的人……”那个声音说道,语气有些扭曲,透着古怪的兴奋。
                        小孩子没有注意到神像的古怪,但对这个方法有些迟疑。精血,夺舍,这不是让他去害人吗!他不想这样做,可是不这样做他就救不了爹爹了……
                        “谢谢……容我再想想。”小孩子摩挲着脖子上的坠子。
                        “救吧救吧!救出来看住他就好了,看好他他就不会出来害人的……”那个声音忽然上蹿下跳的,不停撺掇。
                        可小孩子还是觉得这个法子太残忍,他决定离开,继续寻找其他方法。
                        “他是对你最好的人啊!他是你唯一的亲人!只有你能救他!救他出来吧……救他出来吧……”那个声音一直叫嚣着,就差没凑到他耳边了。
                        小孩子跑出神庙,直到听不见那刺耳的叫声了,才放慢脚步。
                        他轻轻握住胸前的坠子,语气温柔得像哄着另一个孩子:“爹爹,我们再去找别的神仙,找别的法子,我一定会救你的,你再等一等。”
                        那个坠子像是回应他一样,闪着微弱的绿幽幽的光芒。

                        —春山漱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22 13:28
                          (一)
                          戚谷干完了田里的活,拎起早上从后山陷阱里捉来的两只跛腿山鸡,有些愉悦地向自家木屋走去。
                          今日运气好,竟一下子得了两只肥硕的山鸡,爹爹又可以补补身子了。
                          家离的不远,左右三五步路。戚谷推开栅栏围成的简易院门,兴冲冲喊道:“爹!你看谷子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阵乒铃乓啷的声响。
                          戚谷神色一凛,丢下山鸡匆忙跑进房,看见锅碗瓢盆扔了一地,一个半透明的人坐在木板床上一动不动。
                          “爹?”戚谷试探着叫了声。
                          那个半透明的人抬头看向他。
                          即使看不太真切对方若隐若现的脸,戚谷也能感受到那幽怨的眼神。
                          下一秒,对方爆发了。
                          “还是不行!为什么还是不行?!!我近绝的法力怎么没有了?臭小子你别关着我了!放我出去!”
                          “出去做什么?”
                          “做什么?”那人冷笑着龇牙咧嘴:“当然是吃人!我想吃人!我不想吃这些杂碎,我要吃人喝血!”
                          戚谷挽起袖子,将精瘦的手臂伸到那人眼皮子底下,柔声道:“喝谷子的血也是一样的,待会儿给你放一碗,满的。”
                          戚容愤愤地住了嘴。
                          那只手臂上有深深浅浅的伤痕,纵横交错像一张网,将他蒙头罩住,堵得他喘不过气来。
                          “行了行了,别拿你这些伤疤恶心我了,我都记着呢!”戚容恶声恶气地叫唤道:“我饿了,赶紧做饭去!”
                          戚谷放下袖子,笑道:“我就知道爹爹心疼谷子!爹,你先忍一忍,等我找到把你变成人的法子,你就不用受这些折磨了。”
                          然后他转身将方才丢下的那两只鸡捡起,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大海碗,捉着两只鸡脖子,取刀一抹,动作端的是干脆利落,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倒像是有了十几二十年经验的屠夫。
                          戚容靠着墙,手底下练习着凝聚法力,时不时瞥几眼便宜儿子。这小子在他还未有意识的时候,隔三差五放血养着自己的魂魄,几年下来气血亏空,身子虚,也不似平常孩子那样长身体,十五六岁了身高还不到他胸口,人也是精瘦精瘦的。也亏得年轻人阳气旺,又要养着他这个爹,活干的多,身子骨倒也结实,没落得个弱柳扶风的下场。
                          自从两年前他有了意识,陆陆续续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舍不得再糟践这孩子,于是阻止了傻儿子自残养爹的行为,并且逼着对方学打猎学耕作。干的活多了,吃的东西多了,戚谷身上才渐渐有了点肉,只不过仍是长得慢。
                          现下那傻儿子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小罐子蜜饯,从中挑出了一个放在小勺里,然后端了那满碗鸡血到他跟前:“爹,喝吧,等下给你吃甜甜的红枣子。”温柔得像哄小孩子吃药一样。
                          饶是知道鸡血并不能伤到自己,戚容仍是习惯性嘴贱:“哟,鸡血啊?不知道鬼怕鸡血吗?你想害死老子?”虽然一脸嫌弃但还是接过那碗鸡血,豪气地一干到底,然后就着戚谷的手将那蜜糖枣子吃了。
                          戚谷接过碗,顺溜地说:“区区鸡血怎么能奈何的了我近绝的爹爹?”看样子是夸惯了的。
                          偏偏他爹十分吃这套,嘚瑟起来:“那是!想你爹我生前,花城那***都对我退避三舍呢!”那颗蜜枣子在舌齿间囫囵滚着,让他有点口齿不清,但丝毫不影响他编一出手打黑水玄鬼脚踢血雨探花的英勇事迹来,洋洋洒洒三千字,与上回说的又不同。
                          戚谷也不戳穿,反而十分配合地捧场,一双眼睛闪着崇拜的光芒,手中的动作倒是十分利落,在他爹手舞足蹈的说书声中做好了一顿晚餐。
                          “肥鸡炖蘑菇,爹你尝尝。”戚谷给早已自觉坐到饭桌边的爹递去筷子。
                          戚容虽然是半透明的灵体状态,其实是可以触碰阳间的物品的,当然也可以吃凡人的东西,况且对于饿鬼来说,这世间少有什么是他吃不了的。
                          他欣然接过筷子,第一下却是将菜碗里的鸡腿夹到了戚谷碗里,恶声恶气骂道:“没用的东西,你看你吃的都长哪儿去了!年纪那么大个子那么小,爹都替你感到丢人……”
                          第一次当爹,戚容并不知道要怎么跟孩子相处,也就随了性,用了最顺手的脾气,像对待手底的喽啰那样。但他是清楚的,这世间再没有哪个喽啰能像这傻儿子一样对自己情深义重了。
                          果然,那孩子高兴地啃着鸡腿,自然而然地说道:“个子小有什么关系,能保护爹爹就够了。”

                          —春山漱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2 13:30
                            (二)
                            晚上睡觉前,戚谷背着他爹将院子那破栅栏上的符咒重新加固一番。
                            这些符咒组成的符阵有养魂固魂禁魂之效,对寻常鬼怪是无用的,却是单单为戚容而设。这是一年前他从一白衣高人手里得来,用他的血液画成,那高人还教了他加固符咒力量的咒法,需每七日加固一次。只要戚容还是灵体状态,就出不得这被设了符阵的屋子。
                            至于为何要禁着戚容,戚谷想起一年多前的那件事,还是心有余悸。
                            那是戚容刚凝成灵体不久时。那时的戚容还未有清醒的意识,浑浑噩噩地像一只野兽,暴躁易怒,还屡次想冲破坠子的禁锢逃走。奈何他力量还很弱,离不得坠子太久,每当戚谷制不住他的时候,就往坠子里滴血,戚容就会回到坠子里,安静下来。
                            那时候的戚谷还不知父亲为何会变得这样不同,直到某一天蛰伏许久的戚容趁他不注意冲出了坠子的桎梏,他才晓得,没有了意识的戚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饿鬼,脑子里只有嗜血的欲望。
                            戚容逃出坠子,到处流窜,所经途中的动物、小鬼均被咬死吞食,甚至还伤了几个游民。也亏得戚容离了坠子,再加上刚凝成灵体不久,法力还不足以一下杀死几个体格粗壮的汉子,不然造的孽可就大了。
                            一路追来的戚谷碰巧撞上了鲜血淋漓、仓皇奔逃的流民,得知戚容逃到了山里,他遍寻不得,只好一狠心割了手臂,放了一地的血,还将坠子浸入血泊中。他知道,对于一直被他的血滋养着的父亲来说,最甜美的食物就是这个了。
                            后来他晕了过去,因为失血过多。
                            戚谷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双眼赤红的戚容面容狰狞,向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你在干什么?”
                            轻柔的声音突兀地在耳边响起,戚谷被贼兮兮凑在自己耳边说话的爹吓了一跳,转身时用力过猛踉跄了一下,把自家爹爹扑倒在地。
                            就算事情发生的再突然,戚谷也没忘记将手掌垫在对方后脑勺。
                            灵体无温度,又不似常人身体充实,倒是柔软得很……
                            “臭小子还不起来!想压死爹吗!”神游的思绪被身下人的怒喝拉回,戚谷连忙爬起来,趁机将身后的符咒隐藏了,才看向戚容。
                            “爹爹你干嘛呢,吓我一跳!”戚谷决定先发制人。
                            戚容拍灰拍到一半才想起自己不沾灰,又想到自己堂堂近绝被这个臭小子压倒的时候竟无法挣脱,瞬间觉得很丢面子,也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他故作冷漠地拢袖转身:“还不滚去睡觉,小心长不高。”
                            “好呀爹爹,白天我看这栅栏有些松了,等我扎牢了就去睡!”戚谷笑眯眯地说,然后看着戚容边打哈欠边进了屋,剧烈跳动的心才缓了过来。
                            要是被爹爹知晓自己无法离开屋子不是因为力量不足而是因为被自家乖儿子偷偷设了符阵,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戚谷把符咒加固好了,走进里屋。
                            戚容已经睡着了,四仰八叉地躺着,从不肯好好穿着的衣服敞着衣襟,在摇曳的烛火下露出了透着玉色的胸膛。
                            戚谷又想起了方才怀中那微凉柔软的触感,有什么奇异的情绪从心中发酵。他怔怔地看了良久,才上前将被踢到了床脚的被子轻轻地帮那人盖好,神情是他也不曾察觉的温柔。
                            “晚安,爹爹。”戚谷轻声说,然后吹灭了蜡烛,才去自个的小屋睡了。

                            —春山漱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22 13:31
                              (五)
                              之前注意力在别的地方时并不觉得怎样,现在注意到了这股气息,戚容只觉得浑身不适。
                              那是一股强烈而又炽热的气息,混合着少年特有的汗水味道,一个劲儿地往戚容鼻子里钻,让他五脏六腑的血液也跟着沸腾起来,就像心尖尖上燃了一团火,灼烧感涌向四肢百骸。
                              他是鬼,本就喜阴恶阳,戚谷身上强烈的阳气让他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虽不能对他造成伤害,却令他很不舒服。
                              戚容只得偷偷调动自己的法力造出一个结界,将那股气息从坠子里逼出去,想了想,他继续将结界范围扩大。
                              戚谷顶着烈日卖皮料,热的要死,也注意到自家爹爹的躁动不安,他没多想,只以为是这儿人多,爹爹馋了。接着他就感觉有一股清凉之意从胸口的坠子里渗透出来,又慢慢扩展到了全身,将他完完全全和毒辣的太阳隔绝开来。
                              “谷子你快一点!热死爹了!”戚谷听见自家爹爹不耐烦的声音。
                              戚谷趁没人注意的时候飞快地说了句“谢谢爹爹,马上”,就加快了买卖的速度,剩下的皮料基本是别人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他一点儿都不在乎是亏是赚。
                              好不容易将所有货物卖光,戚谷的钱袋变得鼓鼓囊囊了,他有些愉悦地问戚容:“爹爹想吃什么?谷子给你买!”
                              戚容在坠子里仔细瞧着外界的景象,要是有脖子的话他绝对是翘首以盼的模样:“等等等等!你慢点走,我都看不清……”
                              戚谷听话地慢下脚步,当路过买小吃的摊子时,还会特意停留,好让爹爹能看仔细。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那个桃酥也拿一包!”戚容将看上的吃食都让儿子买下来,一点儿也不带客气的:“那个叫花鸡我也想吃,还有那个冬瓜糖、黄金角……”
                              从始至终,戚谷都是面带微笑的,只要是爹爹要的,通通都买了下来。
                              两人逛了好几个时辰,又买了些家中短缺的物品,一直到集市关闭才回去。
                              太阳渐渐西沉,原先刺眼的光芒收敛了不少,只剩下了温暖的橙黄,连带着天色都温柔起来。
                              “爹爹你看那太阳,像不像咸蛋黄?”戚谷眯着眼睛看向落入绵绵青山怀抱的太阳,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很美好,美好得让他几乎忘了前几年的艰辛,让他不想考虑未来。
                              “要是能一直这样也挺好的。”他不自觉地摩挲着坠子,声音低不可闻。
                              戚容可没这么多愁善感,他兴致勃勃地说:“咸蛋黄?像!所以今晚有咸鸭蛋吃吗?”
                              “哈哈,有啊,爹爹想要什么谷子都可以给你。”

                              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欢快得很,也幸好途中未曾遇到人,不然一定会觉得这个孩子疯疯癫癫的。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个黑影,早已尾随了他们一路……
                              “好美味啊……真的好美味……”那个黑影盯着少年,桀桀怪笑。

                              —春山漱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22 13:33
                                一次搞六章的节奏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22 13:35
                                  dd文很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22 13:39
                                    dd文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22 13:39
                                      哇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22 15: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22 15:18
                                          有朋友觉得谷子梦见养父戚容那个情节很像杀破狼,我特意来说一下。首先杀破狼是我很久之前看的,除了主线剧情这些小细节我基本不记得了,所以不会存在借鉴什么的。其次,梦见心上人+遗精这个情节挺常见的吧,我看了很多言情耽美有这种情节的也不少,就近的例子的话,《人不彪悍枉少》中花彪同志不就梦见杨夕遗精了吗(:3_ヽ)_(当然我更没有借鉴这个,因为我写的时候这部剧还没出)。最后,这篇同人写到了三十章,人物和大多设定出自秀秀的小说《天官赐福》,含有私设,人物或许ooc,但所有情节均属原创,不存在借鉴或抄袭任何作品。


                                          回复(5)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2 17:02
                                            哎,其实你们能提出问题来我挺开心的,说明你们有认真看我写的东西。我以后是要写原创的,你们说的问题我都会注意的!蟹蟹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22 17:09
                                              加油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22 17:09
                                                诶,大大这文你之前不是发有吗,怎么现在不见了原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22 17:43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22 18:35
                                                    收藏了鸭


                                                    收起回复
                                                    34楼2019-01-22 18:4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1-22 19:53
                                                        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1-22 20: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1-22 23:29
                                                            (六)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晚,两人都有些疲惫,戚谷草草弄了些吃食随便应付了一下,倒是没有忘记蒸几个戚容心心念念的咸鸭蛋。
                                                            那咸鸭蛋是端午节时剩下的,腌足了时日,每个打开都是金黄流油香味扑鼻,好吃得让戚容笑眯了眼。
                                                            戚谷将买回来的东西清点收拾了一番,戚容就坐在边上看。戚谷每拿出一样零嘴,戚谷都会说一句“我的”,那看着食物双眼发光的模样像极了贪吃的小孩子。
                                                            “都是你的都是你的,我又不爱吃……啧,看谁家爹爹跟你一样,尽喜欢一些小孩子的东西。”戚谷摇头失笑,将那些零嘴都放进橱柜里,转过身发现戚容的眼神跟着他走,一刻也舍不得离开那堆吃的,不由地想揉揉自家爹爹的脑袋。
                                                            戚谷走到戚容跟前。
                                                            戚容是坐在床榻上的,脑袋的高度堪堪到他胸前,鬼使神差的,他真的伸出了手掌,轻轻揉乱了戚容的头发。
                                                            “你做什么?”戚容抬头看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臭小子,向来透着狡黠的眼睛此时竟有些迷茫,眼珠子动也不动地盯着戚谷。
                                                            “我……咳咳,爹爹,你的灵体好像又实在了一些,是不是法力快恢复了?”戚谷连忙将手背在身后,慌乱地说。
                                                            这话题转的是相当生硬。戚容欲言又止,不知道想说什么,但终是没有说出口,倒是顺着他的话答了:“都过了那么久了,按理说我应该可以重塑人身了,不过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差了什么?”戚谷一本正经地问道。
                                                            戚容瞥了他一眼,突然躺倒在床上,不甚在意地说:“我怎么知道,也许是一个契机,也可能是十条八条人命吧。”然后打了个哈欠,翻身背对着戚谷:“滚吧,老子想睡觉了。”
                                                            戚谷有些懵懂,不明白爹爹为何变得有点冷漠,但涉及到人命的问题,他还是很认真地提醒戚容:“爹爹,不论何时,不论何因,你都不可伤害凡人。”
                                                            “知道了知道了!怎么那么啰嗦!”戚容不耐烦地骂道。
                                                            戚谷静静地站了会儿,看着爹爹那突然透着抗拒意味的背影和姿势,眼神黯淡了下来。
                                                            是因为揉了爹爹的头发,所以惹他生气了吗?爹爹不喜欢我触碰他吗?
                                                            戚谷看着自己的手掌,他贪恋刚才柔软发丝拂过掌心的感觉。
                                                            他渴望触碰戚容。
                                                            突然间,戚谷无师自通地明白了很多事不能操之过急,所有与戚容有关的事情都得徐徐图之,而且不能让他感到不适或者奇怪。
                                                            戚谷勾了勾嘴角,无声地说了声“爹爹晚安”,然后熄灭了烛火。

                                                            月上中天,万籁俱寂。房间里黑沉沉的,像被一团淡淡的黑雾笼罩着,一丝淡薄的月光也透不进来。
                                                            躺在竹床上睡觉的人突然睁开了眼,坐起身来,望着窗户。
                                                            “为何鬼鬼祟祟的?还不给老子滚出来!”戚容压低嗓子喝道,手中偷偷凝起法力,神情充满防备之意。
                                                            如果来者不怀好意,就是拼了这条命,他也要互着自己那个便宜儿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1-23 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