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安恋吧 关注:770贴子:16,989

【塔安恋】光与暗的交界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塔安恋】光与暗的交界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1 16:29
    2020-02-25 18:44 广告
    发一下N年前的文审,现在才想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1 16:30
      № 1 当第一缕阳光进入视线🌸
      “哥哥,这样真的可以吗?”塔巴斯半信半疑的问道。
      “怎么?不信我吗?”在弟弟面前,西蒙表现的永远这么霸气,“你要感谢安安,是她把焰猫的眼睛,日日夜夜炼成药给你的。”
      (焰猫:全身由火焰🔥组成,眼睛十分明亮,可入药,对眼睛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她和我们不是敌人吗?”塔巴斯急躁的动了一下。
      “别乱动。”西蒙霸道的打了一下塔巴斯的屁股,他脸红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打屁股啊……”
      “你不乖。”
      “我……”他竟无法反驳。
      “好了,我会找人来照顾你的,这几天你就别到处走了。”
      “什么嘛!伤的又不是腿。”
      “唔?”听到西蒙的回答后塔巴斯立刻闭上了嘴巴,他怕哥哥又打他屁股。
      “西蒙殿下,塔巴斯王子怎么样了?”很甜美,很熟悉的声音传入塔巴斯的耳朵里。
      “舍弟这几天交由安沫花神照顾了,打扰了。”
      “没事没事,塔巴斯没事就好。”这个花神,没有这么的高高在上,反而很平易近人。
      “希望花神不要对过去的事烦恼,弟弟他是真心悔改了。”西蒙还是不放心。
      “我明白的,其实……塔巴斯还是很可爱的……”她突然称赞他说。
      塔巴斯听到之后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这才是他真正的性格,以往那副高冷的表现,是他遮掩悲伤的面具。
      西蒙离开了。
      塔巴斯是看不见的(但是他的听觉很灵敏),眼睛的地方敷了药,不能乱动,但是很舒服,冰冰凉的。
      “其实,我刚刚骗了你哥哥哦!”安沫花神突然走近他。
      “难道这药是假的?!”塔巴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别担心,这是真的,你的眼睛早就好了,摘下来看看。”
      她把他的眼绫摘了下来。
      光,照射进他的视线里。
      他看清了这个世界,也终于看清了安沫花神的倾城容颜。
      好熟悉……
      “你是……”
      “好久不见,夏安安,请多多指教❤”她开朗的向他伸出手,塔巴斯虽然很疑惑,却也伸出了手。
      怪不得前几天拉贝尔大陆传的沸沸扬扬的,新花神是个前所未有的花神,原来是这个意思。
      碰到她手的一瞬间,他的心脏跳的好快,让他感觉这么温暖的手的温度,哥哥是第一个,她是第二个人。
      爱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
      【当第一缕阳光进入视线,你便是那第一缕的阳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1 16:33
        镇楼图I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1 19:34
          楼主加油(。ò ∀ 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22 09:33
            完了,我找不回之前的记录了这个帖之前是写完了的,但是我的原号被封了所以要重写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2 11:54
              № 2.老熟人🌸
              “那么,要到处走走吗?”她温婉地笑了,优雅地用手半遮住嘴。
              “好……”塔巴斯找不到理由来拒绝,就答应了。
              在眼睛没有好之前,整一个世界都是黑色的。花,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就连哥哥,也只是灰黑相间而已。
              此刻,眼前的她却是五彩斑斓的,难免会心生悸动。
              “漂亮吗?”她指向前面那一端的云帘,“那是拉贝尔大陆和天空相接的地方,是整个世界最漂亮的地方。”
              “没你漂亮……”塔巴斯小声的说。
              “嗯?”她没听清楚,便轻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他,映入眼帘的是他那一双许久未见世的茶蘼色的瞳孔,清澈透明,没有一丝污秽。
              她定住了,貌似,妈妈的眼睛也是这样的。
              塔巴斯看到她这个举动,微微皱起眉头,现在的夏安安不是以前那个地球庶民了,她现在是整一个拉贝尔大陆最尊贵的安沫花神,还好,塔巴斯的脑子转得快,不然高冷的他脱口而出就会是一个地球庶民,到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嗯,好看。”他看着她,不知不觉说了一句。
              “嗯哼,”她笑了,“我是很凶吗?为什么感觉塔巴斯这么怕我?”
              一听到有类似说自己怂的话,塔巴斯立刻挺起胸膛,“哪有,怎么可能……”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看向云帘。
              “走吧,去莲花池。”她毫无顾忌地就抓住他的手,往花之圣殿的后花园跑。
              塔巴斯便也跟着她跑,跑的时候还在想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安沫花神的礼服没有像普普拉花神和前代花神那样隆重,她的礼服很简洁,倒也很符合她假小子的定义。
              不过上衣装饰的宝石还是有点重,所以跑到半路她跑不动了。
              他见她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傲娇的问了句:“累了?看来拉贝尔大陆最尊贵的安沫花神也不过如此嘛!”
              他就是这样高冷的存在,混熟了之后,你就会感觉,他真的蛮讨厌的,尤其是说话的时候。
              “你说什么啊!?”她一时没忍住,竟然大呼小叫的,抡起拳头就想打他。
              “怎么,夏安安,不装优雅了?看到她咬牙切齿的样子,他噗嗤的笑出了声。
              没错,这才是熟人该有的样子,淑女绅士什么的都是面具,迟早要揭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2 12:44
                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22 12:50
                  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22 13:0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22 13:04
                      “走吧,”话音未落,塔巴斯“强行”用公主抱的形式抱起夏安安。
                      她还想挣扎,看到有花仙经过,便把自己严严实实的遮在他的怀里。
                      路过的花仙:“咦?谜之王子抱着的那个人的衣服……好像在哪里见过……”由于他飞得很快,所以那个花仙看得不是很清楚。
                      “嗨油木油银(还有没有人)?”她捂的严严实实的,只敢微微探出一丢丢。
                      成为花神之后,走到哪都有人认出她,行动一点都不方便,更何况是以这种尴尬的方式。
                      “噗”他笑出了声,“你怎么这么怂?”
                      听到这句话后,她立马探出头,刚想反驳看到周围的景色愣住了。
                      “你你你,干嘛把我弄到这里!”他们来到了塔巴斯的家――勇气古堡。
                      (放心,才刚开始,不会这么快就在一起的,还有个库库鲁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2 20:12
                        好看,不过塔安吧很少发文,很甜哦,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22 20:33
                          顶嘞~(๑>؂<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23 11:18
                            “我对那些小精灵故事什么的不感兴趣,”塔巴斯一脸傲娇的回答,竟不自觉地瞥了她一眼,心想:却偏偏对你感兴趣……
                            【莲花精灵王清明无霜的故事在我另一个帖介里就介绍那么多了,径直跳过】
                            由于是在别人家里,夏安安很自觉的恢复端庄的仪态:“塔巴斯要是不喜欢我们可以去别处逛逛(强颜欢笑)”
                            “不想逛,我要睡觉。”他一转身就迅速的把门关上了,却紧贴着门大幅度地做深呼吸,把耳朵靠在门上听外面的声音,心跳个不停,空气中到处都是紧张的气氛,闷红了他的脸。
                            突然就被拒之门外的夏安安懵了,“切,不看我自己看……”她小声嘟囔着,却还是被塔巴斯听到了。
                            “等等,”他以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速度转到门外,轻靠着门并用放在背后的手偷偷的锁上了自己的房门,用一副慵懒的姿态和傲慢的语气说,“怕某只猪一会迷路,我呀,就勉为其难的做个保镖吧!”
                            “谁是猪!?”她在心里呐喊,攥紧了拳头,可不一会就松开了,“不过保镖这个词用的也……”她的鼻梁上泛上一层红晕,淡淡的,却又将她的小心思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
                            (冒着生命危险拿手机码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24 00: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24 18:15
                                第四次……只能这样了
                                №. 3 心里只能有一个🌸
                                塔巴斯随即昂首挺胸,恢复了刚刚的底气,在外面走去,并回头对她喊了一声:“不是要去莲花池吗?还不走?”
                                夏安安很想反驳,却找不到借口,乖乖的跟在他后面。
                                被自己的亲弟弟反锁在家里的西蒙愣住了:“不就找个时间回来给塔巴斯收拾收拾房间吗?怎么就给我锁上了?”脸上的忧虑随即变成愉悦,“不过,我的塔巴斯好像长大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26 00:08
                                  顶嘞~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26 08:45
                                    №. 4
                                    他摇摇晃晃的走回家,脑子里不停的重复,重复,再重复,每一幕都是她的身影,她那磁性的嗓音不断的在他耳畔回响。
                                    “塔巴斯,你喜欢我吗?”走到家门前的时候,他愣住了,他丰富的想象力以夏安安的口吻对他说话。
                                    “不可能,我喜欢的只有哥哥一个人!”为了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他喊的很大声,躺在床上休息的西蒙也听到了。
                                    “傻瓜,你不可能只属于哥哥一个人啊……”西蒙欣慰地笑了,看来自己对弟弟挺重要的,“我得躲躲了。”他施法将自己隐形,并站在门的那一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27 20:47
                                      塔巴斯一回到家就躺在床上睡着了,西蒙走过去看了看,笑着,心里想到:“看来是累坏了。”给他盖了被子,便出去了。
                                      夏安安回到了古灵仙族,本来想去黛薇薇那里拿她需要的花,还没敲门,在门口就被人从后面捂住嘴巴走到了一边。
                                      “库库鲁?”她仍然被捂着嘴巴,所以声音不是很大。
                                      “嘘――”夏安安听到就马上闭嘴了,“黛薇薇老师和爱德文老师在约会,不要打扰他们。”
                                      “!”她还想问些什么,但是没有开口,任由他将自己“绑”到一边。
                                      ――――――――――――――――
                                      “呼,快闷死我了。”一解脱,她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一抬头,对上库库鲁那深情的眼神。
                                      她被吓了一跳。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她依旧在整理着自己的衣裳。
                                      “(我的)queen(翻译为皇后,不是女王)。”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嗯?”
                                      “没什么。”
                                      ――即将加冕为国王的我,那你也应该是古灵仙族的王后了吧?
                                      一想到这里,他噗嗤地笑出了声。
                                      “怎么了?”
                                      “没什么,想到了黛薇薇老师一听到爱德文老师要约她的那个囧样好怂(我可不会怂)”
                                      “嘘,小声点啦!要是被听到的话,你就又要被揍了!”好像说话的是她本人似的,比库库鲁还要担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30 09: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01 02:5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02 22:31
                                            手机要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02 23:32
                                              ……可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03 15:40
                                                “怕什么啊!?”库库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挨揍了(小声嘀咕)”
                                                看到黛薇薇和爱德文紧紧抱在一起的,且看到较近的黛薇薇脸颊滑下的眼泪时,夏安安不觉一身鸡皮疙瘩:直女本人没错了。
                                                她察觉到腰上有一双手紧紧的勒住自己,回头一看,库库鲁闭着眼,轻轻地靠着她的肩膀上,“别动,让我靠一会儿。”他‘有气无力’的说到。
                                                不知该如何表达,背上这触觉有点复杂,有点依赖,却又有点反感。
                                                (上次打到一半我妈收手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03 21:5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04 13:03
                                                    超棒的,作者大大,文超好,顶


                                                    回复
                                                    33楼2019-02-05 20:12
                                                      韵儿失踪已多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09 11: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2-09 12: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2-09 20:1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2-10 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