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吧 关注:2,090贴子:33,985
  • 11回复贴,共1

纪念周汝昌:周先生的《北斗京华》,一部别样深情的北京风俗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纪念周汝昌:周先生的《北斗京华》,一部别样深情的北京风俗志!
文艺也风流
百家号18-10-2617:22

我们知道,作为建都有八百年的北京,关于它的的历史文献,可谓是不可胜数。从元人熊梦祥的《析津志》算起,北京史志专著几乎跟北京的建都历史一样悠久。如果我们把周汝昌先生的《北斗京华》放在北京史志源远流长的叙述脉络里,而不是孤立地把它看作是周先生的一部追忆往事的回忆录,那么它的价值会像串起线的散碎珍珠一般,明媚夺目,光辉耀眼。


回复
1楼2019-01-24 10:37


    回复
    2楼2019-01-24 10:39
      什么样的人有资格为北京这座伟大的历史文化名城作传?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衡量标准。但像周汝昌先生这样从一九四〇年就读燕京大学开始,就与北京结缘的文化老人,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质疑他的资格吧?半个多世纪的长相厮守,人与城,早已融为一体。加之留心稽古的学者心性,细腻熨帖的周到文笔,舍他其谁呢?即便如此,周汝昌先生仍然自谦说:自己并无资格写一部“北京生活五十年”的专著。这一半是因为谦逊,另一半也确如周先生所说,北京是民族历史的文化殿堂与宝库。恐怕任何人对她的了解与认识都只是片面的、阶段性的和不完整的。这也是一代代记述者前赴后继地为北京这座都市写心的真正原因吧。


      回复
      3楼2019-01-24 10:41


        回复
        4楼2019-01-24 10:44
          然而,与林林总总的北京史志相比,《北斗京华》又是特别的。用周先生自己的话说:他要写的“不是什么死板的流水史篇,也不是什么‘大事记’,更不是名胜游记;只是以地、以人、以事为‘三纲’而记我欲记之若干片段”。周先生对自己的文字定位清晰而准确——“文化随笔”。所谓“文化随笔”,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逐渐流行开来的一种文体,它的作者多数是饱经风霜、阅历已深的文坛耆宿,他们或睿智贤达,或平淡冲和,虽然个性绝不相同,但都能秉笔直书,从自身的阅历经验出发,记下人生中的点滴感悟,给后人以无穷启迪。这方面的代表作是张中行先生的《负暄琐话》系列。


          回复
          5楼2019-01-24 10:47
            周汝昌与张中行年辈相仿,交往颇深,他们对“文化随笔”的追求,正可以形成巧妙的互文关系。不同的是,周汝昌先生的抱负,恰恰是为北京城留下一部周氏风格的独特记忆。翻阅《北斗京华》这部书,前面的“斯文向往”部分中的文坛掌故,后面“胜迹寻痕”里的访古寻梦,无不透露出作者的风骨志趣。关于《北斗京华》的抱负,还是夫子自道说得明白:“我写老北京是想记录某些文化的痕迹,已经消失的梦寐难忘的中华艺术之大美至奇的古建筑、市衢坊巷,百姓商贾担贩的人情时序、古道淳风。”
            作为红学泰斗的周汝昌先生,在北京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可以说最为留心的,就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家族在北京的遗迹了。一部《北斗京华》,大约有六成的内容都直接或间接地与“考红”有关。周先生用他自己的话说,真的是一位“芹迷”啊。不过特别值得称赞的是,周先生迷“芹”,但并不佞“芹”。这就反映出他严谨的考证功夫和严肃的人格魅力了。譬如《雪芹瓷字》一文中,周先生对新近发现的所谓曹雪芹题字的瓷片就持一种十分审慎的态度,他说:“无论说真论假,均须拿出具体论据论证,不是空口的事,也不是‘感情用事’的对象。”在一系列关于恭王府的文章中,周先生也基本做到了有的放矢,严密考证在前,情感抒发在后,有一定的说服力。比如有一位“红学家”认为恭王府“地面上没有清后期以前的实物痕迹的存在”,周先生给出的有力反驳是在西府东墙上发现了“万历十年”刻字砖。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回复
            6楼2019-01-24 10:48


              回复
              7楼2019-01-24 10:53
                在文化随笔中,除了重视考据,周先生更为重视文辞的典雅优美,隽永有味。《西山寻梦》就是一篇融考证与辞章于一炉的别致之作。其中一段谈西山中曹雪芹可能居住过的“健锐营”一带今天的光景,是这样的:“那处大军营,四周墙垣、角楼,早已荡然无有任何痕迹,只有山坡上尚存残破碉堡,无人一顾。所经之路,地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子儿’——属于鹅卵石型,但不规则;其色多为青碧,亦偶有深绿的佳致;其质虽非十分细润,却不同于粗砺。”寻访的艰辛与快乐,单看这西山上遍布的“石头子儿”就已明白了。这段文字放在晚明竟陵派小品文代表作《帝京景物略》里,都毫不逊色。


                回复
                8楼2019-01-24 10:54
                  行文至此,如果说一定要为《北斗京华》挑点儿不足的话,我认为是过于强烈的曹雪芹自叙传倾向。也就是说周先生在很多时候将小说《红楼梦》中虚构的贾家等同于历史中真实存在过的曹家。当然,这种思路是周先生在一系列红学考证研究中普遍存在的,在《北斗京华》里,可能由于与北京实地相结合,体现得更为突出了。例如前文提到过的《西山寻梦》这篇文章,过硬的曹雪芹生活在西山的历史文献与考古证据几乎没有一条,基本上还停留在传说与实地考察相结合的阶段。或许这也是题目中“寻梦”的一种合理解读吧。还有《九门之缘》中提到德胜门时,周先生深情地说:“只站一小会儿望望,心知这就是雪芹所写的宝玉偷祭金钏‘出北门的大道’了”,完全将小说情节与历史真实无缝对接,反而低估了小说家艺术再创造的非凡能力。当然,这些白璧微瑕,正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证明:周汝昌先生五十年与北京城结下的感情是多么深厚了。


                  回复
                  9楼2019-01-24 10:57
                    《北斗京华》入选北京出版社2018年10本好书之一


                    收起回复
                    11楼2019-01-24 11:0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1-26 00:5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