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为师吧 关注:19贴子:124
  • 28回复贴,共1

【原创】师家拾忆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师华棠,第一次为家族写文,萌新一只,求轻拍qwq
备注:本文为古风架空,玄幻类型,所有地名、人名等如有重复......算我的错吧qwq


回复
1楼2019-01-24 12:25
    鱼莲(1)
    夜晚,热闹的街市上人来人往,各色花灯将城里映得如同白昼,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在城边,河里倒映着漫天星辰,河边的柳树上垂下长长的柳条,柳梢拂过水面,泛起层层波纹,渐渐地向周边扩散。不知是河上哪户具有闲情雅致、正在乘船赏景的人家放下许多莲花灯,粉嫩的花瓣里,蜡烛静静散发着温暖的光芒。一只细长的手轻轻捏住花瓣,将整个花灯提起:

    “啊,真是可爱啊”轻轻的男声响起,散落的长发用青色布条松松垮垮地扎起,身着素色衣裳,美好似画卷中的人:“这灯真好看,你说对吗,长卿?”

    “该走了。”被唤作长卿的女子默默地站在他身后:“师羽弦,耽误的时间够久了”说着,提了提淡粉色的广袖,抱紧了手中的琵琶,双臂上搭着淡绿色的丝带,簪子在月光的照映下和河灯相映成趣

    “再不走,会晚了时间的”师长卿见他并没有反应,忍不住再一次出声提醒:“华棠叮嘱过,早些回去”

    “知道了知道了”师羽弦捋起耳边的发丝:“走吧。”余音未落,两人却以不见了踪影,只剩下河岸上那盏莲花灯,证明着刚刚发生过的一切。


    红木大门前的柱子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师羽弦伸手推开门,然后在面前一握,精准的抓住一个飞过来的瓷杯

    “不是告诉你们早点回来吗!晚了一刻钟诶!!”略带愤怒的声音从屋里响起:“收拾收拾,快过来吃饭!!”

    “简简单单的一个驱逐魔物的事,你们竟然耽搁了这么久,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诶,要不是你们的信鸽前几日送回了信,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师华棠一边唠叨,一边不忘向桌子上端着饭菜

    “算了吧,华棠你要是出去,最后就会变成我们去找你的”师达正巧从门外路过,插嘴道

    “你说什么!!”师华棠将手中的汤勺向师达脸上扔去

    “华棠还是好好呆在家里就好,我们还能省点心”师达稳稳地接住汤勺,抛给师长卿:“长卿和羽弦奔波了这么久,也累了,快吃饭吧”

    “师达你给我再重复一遍!!!”

    “是谁去集市最后走上墓地去的!”

    “那是雯衣给的地图不清楚”

    “得了吧,就去个集市还要画地图,我都为雯衣感到担心了好吧”

    “好吵”正当饭厅里两人正要由“文斗”转变为“武斗”时,一道清冷、毫无波澜的声音使所有人动作都停了下来

    “家主!”所有人站立好,对着门口微微鞠躬,一只红色绣花鞋踏进门槛,随之走进一位女子。

    棕红色的柔顺长发上缀着金黄的头饰,流苏随着主人的走动而摇动着,清秀的五官笼罩在洁白的头纱下,为来人增添了一份神秘。火红的衣裳将屋子照亮,白暂的手腕上挂着金色的手链,如同春梅初绽,使人难以忘怀,但腰间的佩剑又为这份美丽增添了一抹英气,使人不敢小觑。

    “我要闭关几日,雯衣正在回来的路上,近几日事情交由她打理”师瓷人平静的说完,便利索的转身离开

    师晁站在窗外,抱着双臂和其他人一起目送师瓷人,只是她悄无声息的潜藏在窗边的阴影下,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低垂双眸,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正当众人重新坐下,准备吃饭时,她开口:

    “有人来了”


    前厅

    宽阔的大堂里,一位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手捧着瓷杯,杯里的水随着双手的抖动泼洒出一些,打湿了裙上的薄纱。

    “给,擦擦吧”师华棠递上手帕,女子愣了下,然后接过来,轻声说了声谢谢

    “你来师家有什么事吗?”师达坐在女子对面,翠绿色的眸子中闪烁着温柔的光辉,黑色的广袖下露出一双好看的手,雪白的里衬上用黑线绣着花纹

    “我叫罗翠,我听说了了师家的事,你们……真的能帮我实现愿望吗?”女子犹豫了一会,在温暖灯光的鼓励下,慢慢说出自己的目的

    “当然,没有愿望的人是不可能找到师家的,说出你的愿望吧”

    “我家住在泸州城,从小我就体弱多病,且十分怕水,爹娘告诉我在我出生那天,有一位道士说我活不过16岁,爹娘想了很多法子、请了很多大夫都没有办法”罗翠抿了口茶:“后来有一天,我听说了师家的事,所以想来试试”

    “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想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罗翠坚定地望着师达:“或许你觉得这个愿望很微小,但是对我来说,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和朋友出去玩,常常昏倒,每天都要吃药……”晶莹的泪滴从女子的脸上滑落:“我只想活下去…….”

    “好的,我知道了”师达看着罗翠抹着泪花:“你的愿望我们已经收到,今天先回去吧,酬劳,任务完成后自会向你说明”

    “嗯”罗翠站起身,行了个礼:“谢谢”然后走出大厅,沿着回廊离开

    “喂,你准备怎么办,雯衣正在赶回来的路上,瓷人闭了关,你打算派谁去?”师华棠看着女子的身影离开,转身向师达询问

    师达悠闲地将桌上的茶罐打开,泡了一壶花茶:“让师晁和师悬去吧”

    “嗯,师晁少言,师悬处事大方,挺合适的,我去通知她们一声,让她们明早……唉,师达你给我把手中的东西放下,那是用西府海棠制作的,是拿给瓷人喝的,放下啊啊啊”师华棠看着师达随意地把她视作心头肉的花当做地摊货泡着,忍不住炸了毛”

    “不都是茶吗,没有区别啊……”

    “走开走开!!”



    “你们两个早去早回啊,路上小心点,地图你们拿好……”师华棠站在门口,絮絮叨叨地给准备出门的两人打点着行李、交代着无数条的注意事项

    “好了好了,华棠,我们是出去执行任务,不是远游的”师悬看师晁并没有阻止的意图,为了不耽搁时间,赶紧出口

    “那,小心点”

    “嗯”


    回复
    2楼2019-01-24 12:25
      dd


      回复
      3楼2019-01-24 12:45
        鱼莲(2)
        “两位姑娘,请进”罗翠提起裙摆,标准而优雅的行了个礼

        宽广的庭院里,师悬和师晁跟着罗翠走在红木桥上,周围是含苞欲放的莲花和翠绿的荷叶,微风拂过,吹来一阵莲子的清香

        师悬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师晁,深蓝色的长裙随着微风的吹拂飘起,银白的发丝为师晁冷冰冰的脸增添了一抹平和,鲜红的丝带在身边飞舞,为满园盛景增添了生机

        自己和她都是族中年龄较大的,也算是比较亲近的好友,虽也心疼她经常对身体的折磨,但也不能出手阻拦,还好,她也因此练出了一身钢铁之躯

        “敢问姑娘姓名”罗翠见两位自进院起就没有说过几句话,试图挑起话题

        “师悬”

        “师晁”

        “啊,都是很好听的名字呢……”罗翠咀嚼了下她们所报上的名字:“师晁姑娘在看什么呢?”罗翠瞥见师晁落在两人身后几步处,停下询问

        只见师晁停在围栏边,默默地注视着水底

        “啊,这是……鲤鱼呢”罗翠看见水里靓丽的红色,脸上的笑容也深了几分:“因为怕水但又十分喜欢,所以我特别喜欢鱼儿,尤其是鲤鱼,我总希望它们能给我带来好运”

        碧绿的荷叶下,几条活泼的鱼儿游来游去,时不时吐出几个小水泡,叫人心生怜爱

        罗翠身边的丫鬟上前,对她耳语了几句,罗翠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师晁和师悬说:“两位姑娘,走吧,爹娘已经在前厅等我们了”


        罗家前厅

        “爹、娘”罗翠蹦蹦跳跳地走进前厅:“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姑娘是师晁和师悬,她们说可以帮助我”

        “翠儿,这是真的吗”衣着华丽的妇女正准备起身,却被丈夫按了回去

        罗老爷对夫人使了个眼色,让她先不要轻举妄动:“那我有话直说了,两位,翠儿的病我请了很多人来看都没有治好,我看两位年纪轻轻,怎么这么肯定能治好翠儿的病呢?莫不是……”

        “罗先生”师悬上前一步:“你想说我们是江湖骗子还是道士都无所谓,我们也不在乎,总之我们可以救你的女儿,这一点,就足够你给予我们点诚意吧”

        师悬看他还想说什么,抢先一步接着说道:“据我所知,3天后,端午节,就是你女儿的十六岁生辰吧,与其就这样束手无策,不如让我们试试?”

        罗老爷摸着额头,像是用完力气一般坐在椅子上,长久,缓缓回答:“好……”


        “你打算怎么办”师晁站在后院里,对坐在石凳上的师悬询问

        “这罗翠身上也没有怨气,谁知道呢?”师悬用软布仔仔细细地擦着手中的九字兼定,直到刀刃上清楚地映出她的棕色短发,才满意的将刀插入刀鞘,放回腰间:“其实小悬你,也有所察觉吧”

        “嗯”如同人儿本身性格一样简约的回答

        “不知现在通知师达来不来得及…….”师悬有些担心的看着天边远去的信鸽,喃喃自语


        一天后

        “师悬姑娘”罗翠站在围栏边,拼命向师悬挥着手:“要不要和师晁姑娘一起来喂鱼,我记得昨天她好像蛮喜欢的……师晁姑娘呢?”

        “她在房里”师悬走过来,从丫鬟的的篮子中捏起一把鱼食,洒向水中,然后和罗翠一起,看着水中的鱼儿围在一起抢着食吃

        “罗翠姑娘,这花真是美丽呢?”师悬随手摘下一朵盛开着的莲花,凑在鼻前轻轻嗅了几下:“真是动人的清香”

        “是我小时候就喜欢喝莲子汤,所以爹娘为我种了这么一大片莲花”罗翠腼腆的一笑,脸颊飘起了两片红晕

        “哦,是吗…….”

        “对,娘说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鱼,还经常给我养鱼,但我有时却又厌得很,娘说我是个怪脾气”罗翠像是想起曾经的趣事,咯咯地笑着

        “我生辰那天是端午节,要不要一起去江边看赛龙舟?”罗翠友善地向师悬发出邀请:“当然,要是我能活下来的话…….”

        “你会活下来的……”轻轻的话似乎飘散在风中

        “师悬姑娘,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嘎吱!”失踪了一天的师晁在晚上回到了房间,推开木门,却看见师悬依旧坐在窗前,认真阅读着手中的书卷

        “回来了?”师悬抬头打量了下师晁:“你的箭似乎少了一支?”

        “用掉了”

        “这样啊……”师悬站起身来,洁白的和服衬得她宛如仙人:“那么,明晚,估计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吧……”


        回复
        4楼2019-01-24 22:08
          大角虫
          不过话说回来 师达的威望值被削了吗qwq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1-25 07:13
            催催。


            收起回复
            7楼2019-01-28 18:55
              让人无语的结尾qwq,先看看满不满意,不满意我就此封笔,没有过多说师家的事,只是先看看文风什么的有没有砸,允许尝试的话后续会更加精彩【大概吧......】另外拖了好久,在此送上我最真诚的歉意
              PS:啊啊啊,求轻拍啊qwq


              收起回复
              9楼2019-01-28 22:21


                回复
                11楼2019-01-29 19:42
                  “初次见面,鲤鱼小姐”师悬将刀放下,眼睛一转,瞥见了已经在后面拉开·骸·弓的师晁:“我们聊聊罗翠姑娘的事吧”

                  “没有什么好聊的,你们赶快给我离开!”女子并不理会师悬的话,玉手轻抬,原本浅浅的池水此时竟变得如同汹涌的海潮,形成巨大的波浪,向着师悬袭来

                  师悬手腕一转,波浪被从中间整整齐齐的劈开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几支·森·白的箭便带着劲风从中间的空当处飞来、穿透她的手掌、肩膀、大腿等几处关节,迫使她退后两步,在水上踏出几道波纹,然后彻底不能动弹

                  一个恍惚,师悬·已经闪到她的背后,闪着寒光的九字·兼定·已经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看样子,虽然有着千年修为,但却不擅长攻击呢”师悬·舔了舔嘴角,不经意间,凛冽的杀气已经从她身上流露出

                  女子打了个寒战,正起势的手腕也松了劲

                  “我叫鲤,在这里也有一千年了吧”女子的声音不同之前的冷冽,变得温软下来


                  回复
                  12楼2019-01-29 19:45
                    “千年修为……足够申请成为真龙了吧”师悬喃喃自语

                    “真龙,我才不在意……”女子哼了一声,似乎对其他鱼梦寐以求的真龙毫不在意:“我是为了……”

                    “罗翠,对吧”师悬未等她说完,便打断她:“或者说……是千年前的她吧”

                    “你怎么知道!”鲤·十分惊讶

                    “你错在不该在我们刚到达遍流露出杀气,更不该去袭击师晁”

                    “没错,那姑娘不仅近身战斗很强,箭术也是极佳”鲤赞许的点了点头:“那,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叫鲤,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鲤鱼…….”

                    【千年前,泸州城】

                    “嘿呀!”简陋的小屋旁,身着简单服饰的女子撸起袖子,从满是落叶的小溪里,提起一桶清水

                    “哎呀!”从桶中激起几朵水花,溅到了女子眼中

                    “这是什么?小鲤鱼吗……”女子用手搅动桶中的水,看着鲤鱼在不大的桶里乱蹦:“好可爱啊”

                    女子将桶提到屋里,费力地将桶放到窗台上,激起一片灰尘飞扬

                    “你好·你好,我叫罗琳”女子将双手叠放在窗台上,歪着头,注视着桶里正游来游去的鲤鱼


                    回复
                    13楼2019-01-29 19:46
                      “哎呀,都忘了你不会说话”罗琳嘟了嘟嘴,将脸颊压在手背上:“干脆,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就叫……小鲤吧!”

                      桶中的鲤鱼吐出几个水泡,像是在·回·应·着她的话




                      满树的红叶,在地上堆积成厚厚的地毯

                      “小鲤小鲤,今天我做的馒头都卖出去了,我可以给你买更好的桶了”

                      【嗯,谢谢☆⌒(*^-゜)v】

                      洁白的雪花从天上飘落,掩盖地上的足迹

                      “小鲤小鲤,今天我的娘亲来了,她说要带我去父亲家里”

                      【真的吗,太好了呢】

                      春草微绿,柳条绽出新芽

                      “小鲤小鲤,爹爹给我安排了婚事,可是我好害怕”

                      【没事没事,说不定就很幸福啦】

                      莲花盛开着,碧绿的荷叶摇曳着

                      “小鲤小鲤,今天我就要嫁人了啊”

                      【要幸福啊】


                      回复
                      14楼2019-01-29 19:49

                        那天她大婚,也是我第一次能够成功化作人形,我想要去祝她幸福,待来到那里,却只看到,她一身火红的嫁衣,头戴金黄的凤冠,晚风吹起她乌黑的发丝,明亮的星星倒映在眸子里,精致的脸庞,许是因为胭脂而显得有些通红,身后是盛开着的莲花

                        我正准备过去,却只见她的身影逐渐向下坠去

                        因为慌乱,再加上刚·聚·人形,我甚至连法术都没有用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沉入水底,然后被人打捞出·尸·身

                        后来我才知道,她只不过是个工具,为了和大家族搭上关系,就把她嫁出去,然后又嫌她碍事、下了·杀·手

                        “这位罗翠姑娘,就是罗琳的转世吧”师悬看着刀下鲤的泪花,平静地说出鲤一千年来的执念

                        “我在世间辗转了一千年,凭着她死前的一缕气息和……”鲤的语音有点停顿:“找到了她的每一世,但因为前世是·自·杀,所以她并没有多长的寿命”鲤的声音又低沉下来

                        “小晁,将箭收回去吧”师悬将刀放下,余音未落,所有的箭便自动向师晁飞去


                        回复
                        15楼2019-01-29 19:51

                          “你们……”鲤的神情十分惊讶

                          “不用我们多说,想来,你也找到了方法吧”师晁从树上跳下,和师悬站在一起,言辞间,竟有少许催促

                          “嗯”鲤的眼底泛起光泽,身上浮起金光,鲜红的绸缎围住她姣好的身姿:“那就,麻烦你们了……”

                          白暂的脸颊上出现裂痕,水红色的长袖也像褪鳞似的一片片掉落下来,嗓音也逐渐沙哑,直到最后,耀眼的光芒亮起,形成无数光团,向某个屋子飘去

                          “啊,已经是第二日——端午了……”两人默默注视着这美丽的景色,犹如太阳初升,充满生机,代表着新生

                          “啊,夫君,翠儿醒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啊!”

                          “爹、娘?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呢……梦里,有一个人,对我说——要幸福啊……”


                          【鱼戏莲叶间,参差隐叶扇。】

                          “你来追我啊,你抓不到我,咯咯咯”

                          她天生眼盲,一直以为她是上天派来的精灵,整日和她一起游戏


                          【鸀鳿窥,潋滟无因见】

                          后难违父命,和她断了联系,不辞而别,后被弟弟牵连,在流放途中客死他乡


                          【鱼戏莲叶东,初霞射红尾】

                          她体弱多病,从小被遗弃,和师傅隐居山中,她是她的师姐,她悉心教导,带她去看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日出

                          【傍临谢山侧,恰值清风起】

                          在回来途中,终是没挺过风寒,沐浴着夕阳,在她的怀中闭上了双眼

                          ……


                          回复
                          16楼2019-01-29 19:53
                            我用各种身份守了你一世又一世,终是了解了这段缘,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那个秋日,你明媚的笑脸,比得过满山红叶、比得过高山流水,照进了我的心房

                            鲤·在·意·识模糊的边缘、在半合的眼帘中,看到一个女孩对她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鲤”



                            “可惜了,千年修为,端午这天,本是可以去申请成龙资格的”师悬把玩着手中红润的珠子:“不过,这鲤,我好像有点印象,是在哪儿呢……唉,小晁你等等我”

                            “既然报酬已经拿到,便不要浪费时间了”师晁将弓收起,转身离开

                            “我通知了师达,他告诉我不用再向那姑娘索要了,啊,真好啊,原本,是打算要她的……”


                            回复
                            17楼2019-01-29 19:54

                              远处,送葬队伍正表面大张旗鼓,实则敷衍了事地送葬

                              “喂。”一只雪白的手搭上正在痛哭的鲤的肩,鲤抬起满是泪光的眼,模糊中,只看到一身火红的衣裳和素白的面纱

                              “我可以帮你,帮你找到她的转世”女子从身后提出一盏花灯:“给,若是她,灯便会亮起的”

                              “你,为何要帮我”

                              “不是白帮,以后,自会有人来收取代价的”女子笑了笑,摸了摸鲤的头:“让我看看,你对她的那份情谊吧……”



                              世间皆有往复因果,有因,才有果

                              有人为了情谊而献出一切

                              有人为了寻求真相而推波助澜

                              时间的洪流不会重走真相,永远有一天,它会露出来

                              逃不掉,躲不掉



                              即使是这样

                              师家的人

                              也无所畏惧

                              只关切自己所认为重要的人,不会过多关注无关轻重的外人。

                              即使有,又有几分出自真心?


                              回复
                              18楼2019-01-29 19:56
                                大佬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9 19: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1-29 23: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30 19:49
                                      纸灯
                                      “干得不错啊,小悬、小晁”两人刚进门,就被某个人扑了个满怀

                                      师华棠抬起头,伸出手,为两人理好发丝,打理好有些褶皱的衣裳:“雯·衣·回·来了,在前厅,说瓷人有事布置,快去吧”

                                      宽阔的前厅里,漂亮的花灯散发着温暖的光,红木桌上铺着手织的花布,桌上摆着青花瓷杯,杯里的花茶打着旋、冒着热气

                                      “雯衣,小悬和小晁到了”

                                      师悬和师晁一迈入前厅,就发现这是一场家族会议

                                      前厅上坐着一位少女,同师瓷人一样身着一袭红衣,如墨般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上,发梢微微的有些卷曲,但不同于师瓷人的白纱斗笠,她则是火红的面纱,面纱上,是一双赤红色的眸子

                                      “雯衣,瓷人让你给我们带什么话?”旁边的坐着的师达开口:“小悬和小晁刚回来,羽弦、长卿和云叹执行任务去了,这次的任务,是要启安和烟栾去?”

                                      “不…….”师雯衣摇摇头,还未回答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哟,都在这儿呢,小衣,找我干什么?”潇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风吹来一抹银白色,清脆的玉的碰撞声响起,如同清泉冲击岩石,清脆悦耳

                                      来人面容飘然出众,同师雯衣一样赤色的眸子波澜不惊,青色的衣袖飞舞着

                                      “你来了”师雯衣对来人点了点头

                                      “喂喂喂,雯衣,到底是什么事啊?”师华棠实在是忍不下去两人一个“故作娇羞”【雾】,一个“含情脉脉”【大雾】,做不下这“千瓦大灯泡”,开口打破这情景

                                      “这人……怎么会在这儿!!”师华棠指着来人,毫不掩饰的表达出自己的惊讶

                                      “瓷人说‘千尘’疑似出现,让我和月泱去取回”师雯衣淡淡的说出让众人表情精彩纷呈的话

                                      “嗯,好好干”来自“威严”的师达

                                      “什么!‘千尘’出现了!啊啊啊,好想吃啊”——来自“惊讶”的师华棠

                                      “啊,原来不是派我出去,好无聊啊……”来自师·人形·启·背景板·安

                                      “所以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来自迷茫的师悬和师晁

                                      “瓷人在闭关,我又要出去,家族交给你们了”雯衣交代完,飞身离开,师月泱紧接着跟出去,留下在风中凌乱的众人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事值得把我们都叫过来啊啊啊”



                                      回复
                                      22楼2019-01-31 20:40
                                        “这么简单地交代好吗”师月泱驾着马,追上前方的师雯衣

                                        师雯衣头也不回,目视前方:“嗯”

                                        “那,为何是我们两个”师月泱的脸上出现一丝戏谑:“难道是给我们的……嗯……特有的假期?”

                                        师雯衣鼻子一哼,甩了个眼刀:“快点,跟上”



                                        两人来到一座山下,这座山高耸入云,山顶挤压着黑云,中间隐隐露出白光,渐渐地形成一个漩涡

                                        “这就是目的地?”师月泱指着面前的山,耸了耸肩:“鬼山啊??”

                                        师雯衣并没有回答,拿出腰间的地图对了对,将马拴在一旁,顺着小道向山上走

                                        “小衣,这天气,快要下雨了啊……唉,你等等我啊”师月泱一抛在旁人眼前的潇洒与任意,变得有些孩子气



                                        “淅沥沥”果不其然,两人才走到半山腰,豆大的雨点砸下,两人本就被满路的荆棘和杂草给绊得有些心烦,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这鬼天气,要是再不找到个地方落脚,可要露宿荒野了……”师月泱一抹脸上的水渍,将一片大叶子放到师雯衣头上

                                        正当两人陷入两难之境,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团暖黄色的光,散发着柔和的暖意,一摇一摇的,向两人移动来

                                        “滴答滴答”一阵雨点击打伞面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

                                        两人对视一眼

                                        看来,得救了


                                        回复
                                        23楼2019-01-31 20:40
                                          逛了一圈,三人回到竹屋

                                          “啊,不知不觉天都黑了”汐岚将屋里的灯点上:“两位要不要留宿一晚?现在下山很危险”

                                          “啊,姑娘你真是心善”师月泱笑了笑,唇边的笑意却不知不觉流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话说你等了这么久,不打算离开?”

                                          “怎么能离开呢?他答应过我的……”汐岚的语气似是有些责怪

                                          “真的不打算离开吗?”师雯衣把玩起腰间的融雪:“汐岚姑娘

                                          几百年了,真的不打算离开吗……”


                                          回复
                                          25楼2019-01-31 20:41

                                            汐岚一惊,手中的纸灯掉到了地上,故作镇定、语气中带着点颤抖:“你……在说什么呢?几百年……怎么可能……”

                                            “我想,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断崖吧,是你的墓吧……”师雯衣继续开口:“还没记起来吗?”

                                            空气安静了许久,直到汐岚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对啊…….我怎么忘了…….我……已经死了啊”汐岚的声音染上了落寞:“可是,他明明说好会来接我的,为什么,为什么啊…….”

                                            晶莹的泪珠从她脸上滑落,却悄无声息的“滴落”在地上

                                            “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君王……可我……还是愿意等他啊”汐岚抚摸着纸灯上戏水的鸳鸯:“他曾无数次为我描绘那景象,他说许我十里红妆,风风光光的娶我啊……”

                                            “如今,你还要等他吗?”师雯衣等汐岚平静下来,开口询问

                                            “不了,时间已经够久了,山河变迁,我却在这孤山上守着一方竹屋看尽繁华”汐岚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两位,你们寻找的东西,几百年前已被我服下,如今,就交给你们了”

                                            随着汐岚的身影变得逐渐虚幻,周围的景象也变幻起来,桌上落满了灰尘,墙角挂满了蜘蛛网,点亮的灯全部熄灭,只有一方月光从窗口泄下,照着汐岚刚刚站立过的地方,此时那里,雪白的果子静静地躺在那里

                                            “那纸灯上的图案,是他们两人共同画的吧,定情信物?”师雯衣捡起果子,似是不经意的问

                                            “大概吧……”师月泱走上前,主动牵起师雯衣的手:“要不要改天我送你一个”

                                            “gun”师雯衣把手抽出,面纱下的俏脸沾染上胭脂的颜色,明明年纪也不小了,此时却如同天真的孩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十里红妆前来迎娶你,待我归来,嫁我可好【】

                                            【我说要把山河作妆,描你盛世容颜,换一朵桃花,插在你的心上】

                                            【芬芳清香,盛世繁华】

                                            我等你百年,纵然肉身腐败,魂魄依旧还在

                                            持一盏纸灯,站在山路上,等你归来

                                            明亮的灯光,摇摇晃晃,成了我百年的希望

                                            后来繁华竞逐,山河不复,凭一缕执念和一份缘,待君归来

                                            从春到秋,从冬到夏,十年如一日,模糊了时间的痕迹

                                            我怕,怕你回来,见不到我

                                            所以我不曾离开,望以最好的模样交予你

                                            可是我知道,我最怕的是,等不到你啊

                                            【待你君临天下,怕是四海为家】

                                            【十里红妆,早已淹没在往昔之中】

                                            【山河不在,怎能描我容颜,桃花易逝,怕是早已凋零】

                                            【往事如烟,黯然神伤】

                                            携一枚千尘

                                            曾经千百往事,皆作尘烟

                                            这世界上有一千种等待

                                            最好的一种

                                            叫做来日可期

                                            长路浩浩荡荡

                                            万物皆可期待

                                            时间洪流的岸旁,又是哪位伊人,在执灯等候——等一不归人


                                            回复
                                            26楼2019-01-31 20:42
                                              可还行
                                              还有这个“威严”写的一股谐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2-01 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