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北吧 关注:8,785贴子:113,355

【双北】段子楼,脑洞产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人萌新,之前的帖子被度娘雪藏了,在此重新发帖,支持双北
(文笔渣预警,BE预警,学生党预警,不喜勿入!!!)


回复
1楼2019-01-24 18:25
    第一篇(撒班主x何二月)
    何二月视角
    那一年,他五岁
    他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可因着战乱,父母被奸人所害,他巧幸逃脱,颠沛流离。幸好被撒班主收留,成为撒班主的徒弟,学习昆曲。
    那一年,他十五岁
    已是少年的他在一次梦中发现了他对撒班主有不一样的情愫,少年气血方刚,大胆表露心迹,却被怒斥“孽徒休得胡言!为师谅你年少懵懂,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胡话了!”他只好灰头土脸地放下了心中的那份懵懂的情愫。
    那一年,他二十五岁
    小他八岁的撒小怡被定给了王家做媳妇,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小怡喜欢他,他是知道的,却从未制止。那晚他和小怡都喝了很多酒,小怡是愁要嫁给一个陌生人,他愁的……确是主座上那眉开眼笑的男人。他们在花田犯了错。
    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难玩动作起伏间,眼前浮现的竟是那个一向沉稳的男子醉酒模样
    他以为自己放下了,实则从未放下
    花田醉,花田错,错上加错……
    后来,他被冤枉杀了人
    撒班主大怒,逐了他出门,他恳求和撒班主唱了最后一场戏,牡丹亭,唱罢,曲中人散……
    那一年,他三十五岁
    已成为京剧名角的他高调归来,撒班主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诧异,与复杂。他领人砸了撒家班,扬长而去。
    这回,是撒班主恳求他再唱最后一曲,他轻笑,点头同意。
    是游园惊梦,他再熟悉不过了,只是看着撒版主眼中的决绝,他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第二日,撒班主吞金自杀,独留他一封书信
    “吾知君心悦于吾,吾亦心悦君。只这世道,男子相恋不为世俗所容,吾方斥君。只是,昆曲渐衰,京剧盛行,吾已非昔日之人,君亦非昔日之人。望君安好,来世有缘再相聚”
    他愕然,一滴晶莹自眼角而下,竟是近十年未曾哭过了呢。良久,他轻笑,师父,等我
    次日,京剧名角何二月吞金自杀,独留一句“生生世世愿与君缠绵”
    已为人妇的撒小怡逗弄着小儿子,望着父亲与爱人的照片,终是唯有黯然一笑
    —————完—————


    收起回复
    2楼2019-01-24 18:26
      撒德巴x何猜想
      (撒渣预警)
      何猜想一直是个孤傲又坏脾气的怪人。
      何猜想一直是个不合群的数学怪人。
      何猜想是个应该被所有人排挤的怪人。
      所有人都这么想,除了,撒德巴。
      自从转学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对这个所谓的何猜想充满了兴趣,尤其,是当他在厕所敲开门,看见那张演算纸的那一刻。
      这么一个孤傲的人,让他爱上自己,再让他依赖自己,最后把他踩在脚下,一定会很有趣呢。
      凭借同样对数学的兴趣与天赋,他很快就让何猜想也对他产生兴趣,天天与他一起,研究数学题。撒德巴无微不至的照顾与袒护,也很快让一心数学,不懂世事的何猜想,交付了真心。
      何猜想爱上撒德巴了。
      当何猜想袒露自己感情时,撒德巴愣了,随即笑了。
      猎物终于上钩了。
      他同时发现了“撒德巴何猜想”,因为何猜想的一个小步骤,撒德巴就加上了他的名字,这让何猜想感动,更爱他了。
      随着他的越来越多的成就,何猜想越来越与他有差距,何猜想也越来越自卑。
      直到,撒德巴和鸥冒险的喜酒邀请函发到何猜想手中时。
      “为什么?!”何猜想僵在那里,眼中满是震撼。
      “为什么啊”撒德巴漫不经心地摸着指甲,“因为你从始至终,只不过其实我无聊时的一个玩物啊。”
      原来如此吗。何猜想跌坐在地上,突然笑了。
      被玩弄了呢,被嫌弃了啊,玩物,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跳梁小丑啊。
      撒德巴看着他这样,心丝丝抽痛,真是奇怪啊。
      第二日,何猜想在以撒德巴名字命名的数学大厦,跳楼自杀,他从楼顶跳下的身影,如同扑火的飞蛾,决绝、美丽但又令人悲哀。
      这么一个孤傲的人,一定不会容许自己被他人戏弄玩弄的吧。撒德巴如此想。
      之后,撒德巴依旧游走情场,只不过,心,却再也没有满过。
      悲哀啊,把他人当做玩物的你,也终于对你的玩具,失了心啊,都是报应。


      回复
      4楼2019-01-24 18:27
        撒太子x炅谋士
        Part1
        初识,是在东宫的宴席上。
        那时撒太子尚是14岁稚嫩的少年郎,还是皇子,正疲于储位之争,四处寻访谋士,可那群人不是无才就是归隐,再不就是迂腐古板,个个不如意。正当他焦头烂额之际,一个亲信举荐了名动天下的麒麟才子,炅谋士。
        于是,在撒皇子十四岁生辰宴会时,特意给炅谋士送去了印着梅花的特殊邀请函。
        面对撒太子邀请,炅谋士欣然同意,前往赴宴
        于侧殿之中,两人相谈甚欢。
        真不愧是麒麟才子,撒皇子腹诽。
        担得起南国最有才华的皇子这个称号,炅谋士暗叹。
        于是,炅谋士顺理成章地进入王府。在他的帮助下,一年后,撒被立为太子,炅谋士被尊称为先生。
        两年后,鬼氏一族送入鬼妃牵制撒太子。年方十七的太子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一碗“补药”,民间的法子,鬼妃这一辈子怕是无法生育了。太子怕这还不够绝,便是新婚之夜,也未曾留宿鬼妃房中。尽管有一部分自己的授意,炅谋士仍有几分惊异,这少年在这几年间已由当初的优柔寡断变得如此狠辣决断了吗?!
        不留宿鬼妃房中是炅谋士的意思,理由是怕鬼妃借此陷害太子。他的内心很微妙,其实这只是个幌子,真实只是因为……那几丝占有欲和情意。
        炅谋士慌了神,以身体不适为由告了假。看着库房中堆积如山的撒太子送来的补药,手中抱着撒还是皇子时亲手挑选的青铜手炉,披着去年秋猎太子猎来的白狐做成的狐裘,长叹了一口气。
        撒太子最近很焦躁,先生最近好像身体不适,他十分担心,吃不香睡不好。他原以为这只是正常的主仆情谊,哪知竟连梦中也满是先生的身影。若是生在寻常人家,他许会袒露心迹,搏上一搏,可,他是太子……
        可不管这两人如何为情所伤、所困,外面的局势却不容他们多想。仗,总是要打的,亲,也马上要和了。
        年末,湖南两国议和,湖国派遣了镇国长公主来和亲,南国皇帝已定下撒太子和亲。
        太子府为此整整忙上忙下一个多月,炅谋士站在小院门口,只觉入目一片刺眼的的喜庆之色。轻咳了两声,他搂紧了怀中的青铜手炉,天有点冷啊,他想,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大婚前夜,撒太子在与炅谋士商谈大婚流程时,突然没来由的蹦出一句:“先生,我喜欢你。”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不是!我是想与先生成亲的那种喜欢!”
        炅谋士一震:“我知道,我也是想与你成亲的喜欢,可”他看着因为他的回答而狂喜的太子,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眸,“那又怎样?”
        “当然可以!你是喜欢我的,我们可以……”
        炅谋士抬手,制止了太子的话,一字一顿:“你是南国的太子,未来的太子,而我……”他垂下眼,神情有些落寞,“太子殿下,臣先行告退。”
        撒太子怔住了,炅谋士以前从未称自己为太子殿下,也从未自称为臣。他呆愣了一会,终是一拳打在桌上,笔墨飞溅,是啊,以他们的身份,就算互相喜欢,又如何呢?
        他不知晓,炅谋士离开之时,一抹晶莹从眼角滑落,紧握的双手终是松开,殷红的血顺着指尖滴下,没入泥泞的小路。


        回复
        5楼2019-01-24 18:28
          先发两篇小短篇及两篇中短篇的一部分,晚上会发撒太子炅谋士的后面部分,顺便问一句,有亲在吗?


          回复
          7楼2019-01-24 18:30
            又有新文了,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24 18:40
              有粮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24 18:45
                很难过的说一句,因为期末考试的原因,手机被收,是拿老妈电脑和外婆手机悄悄更文的(主要是电脑),但老妈经常用电脑,所以更文时间具有不定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1-24 18:50
                  所以你现在在更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4 19:49
                    撒太子x炅谋士
                    Part2
                    次日,婚宴举行,两人依旧谈笑风生,只是多了份不易察觉的疏离。
                    撒太子冷眼瞧着,看着自己与炅先生与宾客谈笑,看着自己与公主身着大红的嫁衣进殿,唇脂分外艳红,看着公主离去,看着公主尸身,最后,“悲痛”地号哭。
                    “公主”死了,尽管她并非真的公主,只是宫女假扮。可她死于南国,死于婚宴,这就够了。到底是真是假,是何人所为,都无关了。重要的是,鬼氏一族被连根拔起,湖南两国再次开战。
                    炅谋士温和的笑着,笑着看太子与公主相对而拜,笑着看公主被刺,笑着看刺客身上的木兰纹身,笑着看鬼妃绝望自尽,鬼氏被除,笑着看太子重新起兵攻打湖国。这笑,掩去多少苦涩?多少泪水?多少痴情?多少执著?后人无从得知。
                    直至一日太子搜宫,竟在炅谋士房中搜出木兰信物。
                    撒太子勃然大怒:“先生究竟,心属何方?”
                    “太子认为呢?”炅谋士反问,嘴角仍是那抹淡淡的微笑。
                    (我心属你啊,撒撒)
                    撒太子没有处置炅谋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1-24 20:25
                      有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1-24 20:48
                        顶顶


                        回复
                        15楼2019-01-24 20: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24 21:49
                            撒太子x炅谋士
                            Part3
                            撒皇帝前往和谈,看着那人立于阵前,拖着病弱之躯不住地咳嗽,怀中抱的,却依旧是那年他因着先生体寒,亲自选的青铜手炉。
                            心,突然被什么狠狠地触动了。
                            他令近侍前去,约炅皇帝于申时相会。
                            炅皇帝同意了。
                            当晚申时,两人相会,皆未带侍卫。
                            “炅皇帝,可否议和?”撒皇帝单刀直入。
                            “不可。”炅皇帝薄唇轻启,微笑。
                            “那,便无话可说了,告辞。”撒皇帝拂袖起身,虽然他明知这谈判不过做做样子,依旧是一阵心酸。
                            “慢着,子钰可否陪孤再下一盘棋?”炅皇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听到二人尚未决裂前的昵称,撒皇帝身子一僵,终是回应:“好。”
                            殿中,榻上,两人相对而坐,执子而下。
                            棋落,局终,终是无言。
                            “先生,告辞。”撒皇帝松开紧握的双拳,听见自己如是说,“再见,我只是南国的王,先生也只会是炅皇帝,再也不会是子钰与先生了。”
                            炅皇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公式化地微笑。
                            撒皇帝双手再次握紧,快步向外走去,晶莹划过好看的侧脸,落在地上,隐没不见。
                            却是忽略了他转身后,炅皇帝失了魂似的跌坐在地上,喃喃道:“子钰,对你来说,我只是木兰王了,吗?”


                            回复
                            17楼2019-01-24 23:24
                              深夜党福利,有亲在吗?有的话继续更(下篇有小肉一枚)


                              回复
                              18楼2019-01-24 23:2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5 08:03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25 10:36
                                    撒太子x炅谋士
                                    Part4
                                    木兰炅皇帝思钰九年,攻破南国都城。
                                    炅皇帝一身黄金甲,破开大殿的门,面无表情:“撒皇帝,你若降了,孤尚可放你一条生路。”
                                    “你忘了吗?这权利的游戏不是生便是死。”撒仍是一身龙袍冠冕丝毫未乱,仿佛还尚未亡国。
                                    炅皇帝蹙眉:“看来你是决定要选这条不归路了,卫兵,拿下他!”
                                    “炅皇帝可否稍等片刻?”撒大喝,继而低声温柔地对炅皇帝说,“先生,我可以抱你一下吗?一下就好……”
                                    炅皇帝怔住了,屏退侍卫,许久才道:“可以。”
                                    撒缓步走了过来,轻柔的抱住他,吻上紧闭的薄唇。唇齿相缠,许久才分开,拉出了一条暧昧的银丝。随后撒伏在炅皇帝的肩窝,吃吃地低笑。
                                    “先生,我想做这件事很久了。今日一试,果真如想象中般美妙。真好,以前碍于身份,不敢越界,现在终于可以了。”炅皇帝听见撒如是说,喷吐出的气息令他发痒,红透了耳朵。
                                    看着通红的耳尖,撒笑的更欢了:“那么,再见了,我亲爱的先生。”
                                    衣帛撕裂与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炅皇帝松开手,不可置信地看着刺穿肩膀的匕首。
                                    撒开怀的笑着,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笑的像那年生辰时懵懂的少年郎。周围的士兵见状不对,围了上来。他却恍若未闻,将匕首架在脖子上,深深地凝视着炅皇帝,这个他花了半辈子去爱的男人。最后,也只能嫣然一笑,用力划过脖颈。
                                    鲜血喷涌而出,入目一片殷红。
                                    “愿来世你我皆生在寻常百姓家,一生与君好。愿来世日日与君缠绵,再无别离。”
                                    殿堂之下,炅皇帝不顾肩上的伤,瘫坐在地,痴痴地抱着撒的尸首,哭的不能自已,近乎失声。
                                    南国末代帝王撒一生勤政,怎奈内忧外患,未能保国。灭国之时,不堪受辱,于殿中自尽,以身殉国。
                                    ————《南国·帝王录》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1-25 11:14
                                      有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1-25 11: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25 13:24
                                          好看的哎,我一个喜欢看甜的人,被双北吧各位大佬折磨的…爱上了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25 14:16
                                            撒太子x炅谋士
                                            Part5(完)
                                            木兰思钰十四年,木兰皇宫内。
                                            炅皇帝躺在榻上,面容消瘦苍白,一双薄唇毫无血色,强撑着写下遗书后,他闭上眼,眼前浮现出的,是撒十六岁时欢快的模样。那个纯真无虑的少年轻笑着,向他伸出手:“先生,子钰来接你了。”
                                            炅皇帝伸出手,握上那人修长白暂的手,满足地微笑着,闭上了眼。
                                            手,在顷刻间,跌落下来。
                                            门外,是内侍悲痛的喊声:“龙驭殡天,皇上,驾崩了!”
                                            木兰炅皇帝,逝世于思钰十五年。一生足智多谋,戎马倥偬。少潜伏于南国,挑拨离间,隐忍半世,终是一统西域六国,后一统天下。其生未曾立后纳妃,未留子嗣,死后传位于其弟,为南国末代皇帝撒立祠,并葬在撒的皇陵旁。
                                            —————《木兰·开国皇帝录》
                                            ———————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1-25 17:10
                                              呼,这篇太子谋士的虐恋情深终于更完了
                                              今晚或明早,琉夜双将为还在的看官开启霸道少爷(卡尔·何)与流浪画家(杰克·撒)的爱情游戏
                                              (Ps:楼主宝宝的笔名叫Miss.Lys或琉夜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1-25 17:15
                                                厚颜无耻地自顶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1-25 20:43
                                                  我也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25 21: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26 08:23
                                                      卡尔·何x杰克·撒
                                                      Part1
                                                      卡尔何最近十分之郁闷。
                                                      他最近看上了一个小宠物,叫杰克撒,一个平民流浪画家。虽然只是一个平民,但杰克撒对爱情的兴趣明显比对荣华富贵的兴趣大得多,这就成功引起了卡尔何的好奇:如果这个人见识到了权力与地位的能力与价值,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于是卡尔何派人跟踪了杰克撒,却意外发现,杰克撒爱慕的人竟然是露丝鸥,他从小订婚的未婚妻!
                                                      虽说俩人早就说好了家族联姻,结婚后各玩各的,互不干涉,但也不至于婚前就给他“戴绿帽子”吧!
                                                      正好,不久后,泰坦尼克号举行了一场晚宴,不论一等舱还是三等舱都可以参加,卡尔何决定去会会他。
                                                      晚宴当天,卡尔何刚见到杰克撒,还没来得及“say hello”,就被杰克撒扯着衣领连拉带拽地带到了一个角落里。
                                                      喂喂!下等舱的平民!你知道我这身西装值多少钱吗?就算我不在乎钱,这么被拽着也很痛诶!
                                                      “离露丝远点!”卡尔何站还没站稳,杰克撒就把他抵在墙上,满脸凶气(虽然看起来除了可爱并没有什么用)。
                                                      “我才是露丝的正牌未婚夫好吗?”卡尔何不禁失笑,尽管他才是处于弱势的,“好了,平民。我知道你的打算,如果你离开露丝,我可以给你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你别再缠着她了。”
                                                      杰克撒听到卡尔何这么说,更是怒发冲冠了:“我是喜欢露丝,不是为了钱,你们这群肮脏的‘贵族’,满脑子都是钱!怎么会知道爱情的可贵!”
                                                      爱情?卡尔何不屑一顾,这种东西是不可靠的,当然他绝不会想到,在未来他会为了他曾经嗤之以鼻的东西放弃一切。
                                                      不过……卡尔何双手握住杰克撒的腰,一个发力,两人位置瞬间颠倒。看着杰克撒惊慌的样子,卡尔何俯身,吻上了对方的薄唇。
                                                      直到杰克撒觉得自己就要窒息的时候,卡尔何才松开他:“平民,做我的男宠怎么样?”
                                                      “唔唔……你……你无耻!”杰克撒红肿着唇,满脸通红,怒目而视,不过在卡尔何看来这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
                                                      杰克撒最终捂着嘴落荒而逃,卡尔何兴趣盎然的盯着他的背影,许久才冲暗处低声说了一句:“看够了吗?够了就出来吧。”
                                                      暗处走出来了一个婀娜的女人,赫然是露丝·鸥。她轻笑着走了过来,将手搭在卡尔何的肩上。
                                                      “怎么?看上他了?也是,你卡尔大少风流倜傥男女通吃,只是,这回怎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1-26 10:47
                                                        看上了一个平民?”露丝鸥调侃道,对于这个青梅她可是毫不留情。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1-26 10:48
                                                          1更get
                                                          表彰大会的时候莫名感觉我撒下一季不来了
                                                          小话题:对此观众老爷有什么看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1-26 13:44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1-27 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