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吧 关注:30,848贴子:1,959,120

【原创】《似水温柔,唯你而已》楔子–长街喧嚣,烟花漫天,你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似水温柔,唯你而已》

楔子–
长街喧嚣,烟花漫天,你转身回眸,笑颜如花,恍若隔世,不由地向你靠近,缓缓伸出手,却单单在触碰你淡蓝色的衣角时蓦然停手,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第一章
天狼们一战后,在灵儿的灵气滋润下,大地又重回生机。望着远处静谧又昏暗的远山,淡淡的余晖下,一抹蓝影默然伫立,如墨的三千青丝柔软的散落在身后,白皙的脸上仍然挂着晶莹的泪珠,低声喃喃道:“灵儿……” 此刻她内心百感交集,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是我害了你,灵儿。看着眼前蓝衣纤瘦又微微颤抖的背影,虹猫心里微微一痛,他知道她肯定在怨自己,这个傻丫头,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上前,轻轻揽过她的肩,一如既往地温柔:“蓝儿,这不怪你,这是灵儿自己的选择啊。”蓝兔抬眸,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泪水,脸上泪痕未干,幽蓝的眼眸里泪光点点,梨花带雨,倾国倾城。虹猫心中一动,伸手想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她却淡然转身,离开,只说了一句:“我累了,先回了。” 看着她蓝衣飘飘,不染风尘的背影,虹猫讪讪地将停在空中的手放下,心中不免疑问,也有些落寞,但随即释然,可能是她太伤心了吧。
明月当空,蓝兔只着一件月白外衫倚在窗前,抬头看着那轮皎洁的明月,内心不禁怅然,虹猫,于你而言,我与其他女子有无区别?“呵呵。”蓝兔不禁自嘲地笑了,果然,自己还是对他与灵儿的婚礼心有芥蒂,在他探入鼠族后,对灵儿也是照顾有加,与灵儿一起协同作战,默契相当,自己站于旁侧 ,却如外人一般,插不进来。这时,门突然打开,入眼的便是那熟悉的白衣,虹猫看着她衣衫单薄,不禁皱眉,小心地为她披上一件外套,他知道她今天心情不好,想过来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蓝兔却是抢先一步说道:“夜深了,我困了,你回去吧。” 依旧是不痛不痒的语句,甚至还带着一丝疏远。虹猫张了张口,还是无声息地退出房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5 14:45
    天微微亮,虹猫等人就已辞别鼠后等人,跃于马上,向着玉蟾宫的方向前进。中午时分,虹猫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快马加鞭已是劳累,蓝儿伤势还未痊愈。“大家先到前面的客栈休息一下,明日再赶路。”对于虹猫的安排大家向来是没有异议的,全部都翻身下马,将马匹交与前来迎接的店小二,几人便进入客栈,那一身灰袍的清秀男子用他那宽大的道袍擦了擦额角的汗,附和道:“就是就是,明日再赶路吧,这么大的太阳,可晒死本神医了。”跳跳则一脸嫌弃:“你一男子,竟比不上人家女孩子,你看蓝兔、莎莉说什么了吗?”“我,,,”逗逗也是被噎得无话可说,只能恨恨地看着装作一脸无辜的跳跳。虹猫觉得从昨天开始蓝兔就一反常态,一路上也是一言不发,心里不禁担心,走到蓝兔身边柔声问:“蓝儿,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逗逗帮你把脉?” “我无碍。”,语气冷冷清清,透面前的蓝纱传来。“哟,虹猫少侠真是关心蓝大宫主啊,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向蓝大宫主提亲啊?”跳跳则是一脸坏笑地看着他,“跳跳你说什么呢!”虹猫略显局促,“那你脸红什么啊。”跳跳依旧不依不饶,“我哪有。”虹猫面露尴尬,眼神不住地往那抹蓝影身上瞟。突然,楼上传来一阵茶具破碎的声音,七人同时向楼上看去,只见一身着浅黄色衣裙的女子惊慌失措地跑下楼,那女子约莫十五六岁,长得倒也清秀,身后却跟着一位壮汉,一把将其拉住,“怎么着,本大爷让你倒个茶不行啊?”边说便不停地抚摸着那名浅黄衣女子白皙地手背,那名女子满脸慌张,由于那个壮汉力气较大,抽不出自己的手,情急之下,便踩了那壮汉一脚,,那壮汉“哎哟!”一声后大怒,抬手一掌将那名女子打下楼梯,蓝兔见此,本想出手,却见那名女子已稳稳落入虹猫怀中,蓝兔一愣,旋即恢复正常。那名女子本以为自己会重重摔下楼去,却没想到有人稳稳地扶住了她,她抬头,看见那名少年一身白衣,长发束起,容貌如画,身如玉树,浅灰色的眸子里透出阵阵暖意,眉宇间一派浩然正气,在她失神时,那白衣男子缓缓开口:“这位兄台何苦为难一个女子。” “老子乐意,我劝你别多管闲事!”那壮汉见他生的白净,并不像是习武之人,便抽刀向虹猫砍去,虹猫只抬手用两只手指稳稳接住,那壮汉一惊,便想举刀再砍,却怎么也抽不出刀,虹猫指尖一翻,便将长刀夺去,抬腿一脚将那壮汉踢出门外,那壮汉艰难起身,知道敌不过,留下一句“你等着!”便愤愤地走了。虹猫这才想起来怀中还有位姑娘,连忙收手,道:“不好意思,事出突然,在下无意冒犯。”(仗剑里不是经常抱我蓝殿嘛 虹殿:我抱我媳妇儿,有意见?没,没意见)“没关系,多谢公子相救。”女子犹豫了一下,突然跪倒在虹猫面前,泪如雨下:“公子,小影父母双亲均已过世,孤苦伶仃一个人,幸得掌柜怜悯,在这客栈中谋生,现如今那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求公子带我离开,小影愿意端茶倒水侍奉公子一辈子。”虹猫连忙拉她起来,安慰道:“姑娘先别哭。”蓝兔抬眼看向这边,依旧是这么温柔的语气啊,虹猫,你是不是对所有女子都是这样?或许,我与她们并无区别。心微微有点痛呢。虹猫此时手足无措,该怎样回答呢?习惯性的向蓝兔那边瞟,只见蓝兔起身和他擦肩而过,耳边传来“姑娘身世可怜,无依无靠,少侠答应了吧。”蓝兔脚步却是未停歇,径直朝楼上走去。虹猫一愣,少侠?什么时候如此疏远了呢。旁边的姑娘却是满眼惊喜,“公子答应了?”虹猫淡淡地点了点头,眼睛却始终注视着楼上,其余人也纷纷上楼,跳跳末于最尾,临上楼时转身拍了拍虹猫的肩 “兄弟,好好想想怎么向你的蓝大宫主解释吧。”虹猫白了他一眼,转身面向那名女子“小影,对吧?那,明天便和我们一同上路吧。”“嗯。”小影抬头就看到了那抹挂在白衣男子脸上的笑,似冬日的暖阳,世界都融化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5 14:47
      晚饭后,蓝兔回房,隐隐感觉有内力袭来,伸手便接住那枚飞镖,窗外,那黑影早已走远,只是,那背影,,好熟悉。回过神来,看到上面还留有信件,不禁皱眉,轻轻把信件打开,“风波又起,万事小心,切记勿轻信他人。”蓝兔低声念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又有大事发生?勿轻信他人?指的是小影吗?正当蓝兔疑惑之际,叩门声响起,“蓝儿,在吗?我能进来吗?”蓝兔连忙将纸条收好,她不想将此事告知虹猫,上前开门,“怎么,有事吗?”声音清脆如出谷的清泉,却还是带着一丝冷冽。“啊,,蓝,蓝儿,你生气了吗?”虹猫略显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少女,手心微微出汗,“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换做是我,我也会出手相助。”蓝兔却始终不看他。虹猫心想:要不,按照跳跳说的方法试试?随即,虹猫伸手一拉,蓝兔便被拉出房门,双臂一撑,将蓝兔抵于房门,蓝兔还未反应过来,眼前那少年俊朗的容貌便一点点放大,“你,你要干嘛。”蓝兔内心慌乱,虽说之前和他有过不少近距离地接触,但都是事出有因,而今......脸颊不知不觉已透出一抹红晕。看着眼前的少女长眉若柳,姿容如玉,眼眸清澈透亮,宛如夜空中的星辰,眉宇间透着与众不同的灵气,脸颊上那抹微红却又增添妩媚,娇媚无限。鼻翼间满是她身上清雅的香气。虹猫克制住自己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眼神炙热地看着她:“蓝儿,你,生气了吗?”温热的气息迎面而来,蓝兔内心却又好笑,气氛搞成这样,就为问她生不生气?虹猫见蓝兔不说话,内心焦急,开口道:“蓝儿,你是吃醋了?”蓝兔一惊,似女儿家的心思暴露一般,又羞又恼:“吃醋?吃什么醋!我没有!”一把将虹猫推开,转身进门,迅速将门关上,蓝兔背靠着门扉,长舒一口气,脸上的红晕却丝毫未减。只剩虹猫傻傻地愣在门外,看着紧闭的房门,内心苦闷,跳跳不是说这样蓝儿就不生气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5 14:47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5 14:47
          这一夜,蓝兔未眠,看着窗外星光点点,皓月当空,不自觉地迈出脚步,融于月色当中,不知走了多久,一阵细小的摩擦声传来,长时间的仗剑天涯已让她变得异常警觉,伸手按住冰魄剑,压着步子悄悄朝声源处前进,只见两名黑衣人抬着一个麻袋,其中一人说:“我们这次可立了大功了,只要将这雨花剑剑主带回去交给门主,门主一定会重重奖赏我们的。”“就是,走,我们赶紧回去。”另一人回应道。什么!逗逗被抓了!蓝兔心惊,果然,那麻袋口露出的灰色绸缎,边角还镶着白边,没错,是逗逗的衣服。蓝兔随即上前,起身一脚将一名黑衣人踹倒在地,寒光一闪,冰魄出鞘,直指另一人眉心:“说,什么人派你们来的?”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蓝大宫主好身手啊,不愧是侠骨柔情。”那名黑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竟没有一丝恐慌。蓝兔皱眉,此人必定不是一般的小卒。当刻,倒在地上的那名黑衣人早已起身,拔剑向蓝兔刺去,蓝兔抽回剑身抵挡,眼角却瞥见那名黑衣人已扛起麻袋消失在夜色中。可恶!必须速战速决。蓝兔想着,便已提起冰魄真气,剑身冰凉,发出冷冷的幽光,只一剑便已封喉,这人武功怎会......疑问只一闪而过,当下要紧的是救出逗逗,便运起轻功追了上去。蓝兔本身伤势未愈,又耗用真气追了这么远,不禁有些吃力,额头微微出汗,瞧见前面的悬崖,突然惊醒,糟糕,中计了,转身回头却已晚了,那名黑衣男子已出现在她面前。“蓝大宫主这是要去哪啊?此处风景正美,不如留下来欣赏美景罢。”语气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不了,在下还有些事,需要赶回。”蓝兔依旧清冷出声,“哦?那我要是非留不可呢。”那男子突然气势大增,直逼蓝兔后退几步,此人功夫不在我之下,需小心应付。“那只有得罪了。”蓝兔随即拿起冰魄,剑光一闪,直直向那人刺去,那人倒也不躲,抬剑轻挑,剑指偏锋,蓝兔侧身闪过,却毫无征兆受他一掌,不得不手扶冰魄,半跪于地,擦了擦嘴角那殷红的血迹,嘶,突然感到全身疼痛,神医说过一周之内不能过度消耗真气,但,没办法了。蓝兔强撑起身体,凝聚内力,跃于上空 “冰天雪地” 冰魄剑散发强大的光芒,直指那人,那人竟也以内力相搏。不行,支撑不了多久了,蓝兔心想,那人却加大内力传输。“ 啊 ” 双方均被真气弹开,蓝兔却由于内力虚耗陷入昏迷,直直坠入悬崖。糟糕,那人一惊,不顾自己口吐鲜血,连忙上前拉蓝兔,但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抹蓝影消失在视线中.......




          放心,失忆这个梗不会出现在我蓝殿身上。那人貌似要杀她,可为什么又要救她呢?嘻嘻,你猜。


          收起回复
          5楼2019-01-25 17:01
            不能沉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6 20:31
              不喜欢灵儿😔,甚至有些讨厌灵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6 20:59
                黑小虎吗?(这梗过不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26 21:58
                  夜色如墨,屋内烛光摇曳,淡淡又清冷的檀香从香炉中传出。一袭银色长衣的男子卧于长榻之上,微微侧目,盯着墙壁上那幅兰花图,眼神中满满的柔情,却又有几丝伤感。门扉轻起,一黑衣男子进来,半跪于地,略带犹豫:“门主,蓝,蓝兔宫主不慎跌落悬崖。”“什么!”长榻上的男子翻然起身,眉心冷冽,伸手握住那人脖颈,“我不是说了,将她带回,谁让你擅自做主将她打入悬崖。”眼睛微眯。那人已透不过气,“门,门主”突然感到脖颈一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听清楚了吗,暗。”银衣男子早已转过身,语气淡淡地说道。
                  日透初晓,一辆马车缓缓而行,“少爷,我们这样偷跑出来玩,老爷要是知道了非得狠批我们一顿。”驾车的人兀自说道。“怎会是出来玩,这次必定要上盟主府为父亲拿到碧玉露。”清朗的声音从车帘后传来,带着一丝坚定。“可是老爷不是说了,那武林盟主深不可测,不让我们与他牵扯过多。”“父亲的病拖不得了。”一时之间再无言语。“少爷,你看,那边好像有个人!”驾车的人立马停车,转身掀起车帘,指着前方不远处说到,车内之人顺着方向望去,果然一抹蓝影出现在视线中,他微微皱眉,“罢了,前去看看吧。”下车,缓步上前。此事本与他无关,何必……正想着突然被打断,“少爷,是个姑娘呢!”姑娘?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快了些。直到上前方可看清,眼前这女子蓝衣残露不堪,发丝凌乱,白皙的脸上殷红的血迹触目惊心,却依旧散发着一种清冷的气质,示意旁边的人,那人秒懂,俯身探了探姑娘的气息,抬头道:“少爷,还有气呢。”“梵天,带回。”说着便已转身,淡然离去。那名叫梵天的男子也有些闷气,又让我一个人动手!便俯身将地上的女子拦腰抱起。唔,还挺轻的,便多看了那女子一眼,蓝兔此时遮盖在面前的发丝已尽数垂于身下,倾国倾城的容颜完完全全暴露于眼前,梵天微微一愣,这女子国色天香,又一身蓝衣,和少爷还真是般配呢。
                  另一侧,六侠围坐于桌前,对着那封信函讨论。达达:“盟主此时来信,说有要事商讨,究竟是何事信中又不肯明说。”大奔一拍桌子:”管它什么事,奔爷爷又不怕它!去了不就知道了!”莎莉连忙白了他一眼,“怎么了老婆,我说的不对吗?”莎莉面色一红:“谁是你老婆!再乱叫有你好看!”“好,好,老婆,我不叫了行吗?”大奔挠了挠后脑勺,憨憨地笑了。“还叫!”“好了,莎莉大奔。既然有要事商量,那就走一趟盟主府罢。”虹猫出口圆场。“咦,蓝兔怎么还没起床啊?”逗逗不禁疑惑道,“就是,我去看看。”莎莉刚要起身,却看到小影已立于楼梯口处,“莎莉姐姐,还是我去叫蓝姐姐吧。”说完便跑上楼去。“蓝姐姐?”无人回应,再次叫了一声,依旧寂静,小影不禁疑惑,伸手轻触门扉,门竟被打开了,屋内空无一人!楼下,跳跳:“虹猫,听说你昨晚去找蓝兔了,和她说了什么啊?”一脸戏谑,“我,没说什么啊。”眼神却不住地往一边瞟,“虹猫,你不会欺负蓝兔了吧。”大奔心直口快,但瞬间就被莎莉揪住耳朵,“大奔,你说什么呢!”“老婆松手,疼。”虹猫则心事重重,昨晚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样,算是欺负吗?正想着,小影便慌慌张张地跑下楼“不好了,蓝姐姐不见了!”什么!众人皆惊,慌忙上楼,却发现室内空空如也,“怎会,不见了。”虹猫低喃,难道因为昨晚的事生气了?先回玉蟾了?心中有些落寞,抬眼便瞥见马厩里那七匹骏马,一匹不少!难道出事了?“我要去找她!”语气坚定,大踏步已移至门口,“虹猫,你先冷静一下,盟主的这封急函不能拖。”跳跳虽也着急,但必须要顾全大局,“可蓝儿……”还未说完便被跳跳打断:“既有大事,恐与天下苍生有关,不可怠慢,知道你担心蓝兔,我们也是,说不定蓝兔只是出去散心了,让莎莉和大奔留在此处寻找蓝兔,我们即刻赶往盟主府。”说着走到虹猫身旁,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放心,蓝兔功夫不差,一般人伤不了她,况且,我们应该相信莎莉和大奔。”“放心吧,我们定会找到蓝兔的。”大奔拍着自己的胸膛保障道,许久,虹猫才缓缓开口:“好吧。”跳跳看了一眼依旧满脸担忧,眉头紧锁的白衣少年,不禁叹了口气,他平时最成熟稳重,决断大小事务,只是事关蓝兔,他便失了方寸……


                  回复
                  9楼2019-01-27 19:22
                    楚倾羽看着怀中昏睡的蓝衣少女脸色苍白,莫名的有些心疼,怎会受如此重的内伤。车帘外,“少爷,客栈到了。”“嗯,好。梵天,去订两间上房。”“好的,少,,,嗯?两间?可是……”梵天随即一想,嘻嘻,两间岂不更好。“好嘞。”楚倾羽伸手摸了摸怀中少女额前的秀发,“走吧。”似是轻声对那少女说,便小心地将少女横抱起,不顾客栈内其他人错愕的目光,径直向房间走去,梵天则跟在身后偷笑,少爷待这女子可真是不同。小心地将怀中的人儿放置床榻,“梵天,冰凝丸拿来。”“少爷,这冰凝丸可是您保命用的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的啊。”梵天略显着急,“我知道,拿来。”语气淡淡,但不容置疑。梵天有些犹豫地将药瓶拿出,送至楚倾羽手中,楚倾羽抬头:“梵天,去请个郎中。”“好的少爷。”梵天说完便起身出门了。 依旧是小心地将少女扶起,倚于自己怀中,将药丸轻轻放入她丹唇内,缓缓输送内力,瞥见她那残破的蓝衫,不禁皱眉,起身,将少女轻放榻上,出了客栈。回来时手上已然多了件淡蓝的华裳衫衣,这淡蓝倒真符合她的气质,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微笑。见前面有一倒茶的姑娘,便上前,“姑娘。”那女子抬头便看见俊朗若仙的楚倾羽,不禁红了脸,情窦初开的年纪呢。微微颔首道:“公子何事?”“你跟我来。”在那女子愣神时,楚倾羽早已上楼,那女子连忙跟上去,在一间客房门口停住,“麻烦你把这件衣服给里面那位姑娘换上。”楚倾羽伸手将那件蓝衫递过去。“啊?,哦。”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接过衣服,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便推门而入。良久,那女子才从房间里出来,见他一直守在门口,便知榻上那女子于他而言有多重要,便向他行了礼退下。“少爷,郎中我给你请来了。”梵天气喘吁吁地赶到,身后跟着一位灰袍老者……


                    回复
                    10楼2019-01-28 15:32
                      “唔,好痛。”蓝兔悠悠醒来,便觉得浑身疼痛,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四周一派陌然,不禁警觉。房门微动,有人来?蓝兔猛然回首,一身浅蓝衣衫的男子翩翩而立,宛如一块无暇的美玉,俊美绝伦,乌黑茂密的头发被蓝冠高高束起,高挺的鼻梁,红唇上挂着浅浅的笑,只是那眼睛如墨,冷傲孤清,盛气凌人,却又带着一丝温柔,竟,像极了他!蓝兔愣愣地看着他,思绪万千,终究是自己负了他,正邪古难分,自己当日的话太过于决绝,想重新解释,可惜注定缘浅……看到眼前这女子失神地望着自己,楚倾羽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怎么?姑娘竟如此倾心在下,倒真是受宠若惊啊。”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蓝兔回神,开口道:“敢问公子,这是……”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归来客栈,我们在途中遇到你,见你满身是伤,便带你回来。”边说边上前,顺势坐于床榻之上,眼神柔柔地看着她,满身是伤吗?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身体,这衣服,竟不是自己的!忙开口道:“这衣服?”“我帮你换的,喜欢吗?”说完楚倾羽眯着眼睛饶有兴趣的看她反应,闻言蓝兔不禁皱眉,面色也冷了下来,一言不发,连空气都似乎有些凉意。爽朗的笑声传来“罢了,不逗你了,我让楼下一位姑娘帮你换的。”蓝兔抬眸,正对上那人眸子。还是,不要与他人牵扯过多,就像他一样,害怕自己还不起……“敢问姑娘芳名?”温文尔雅的语气,不见了之前的玩味。“蓝兔。”淡淡答道,楚倾羽倒是波澜不惊,看到她随身带着的碧色纤巧的宝剑,怎会不知道她是谁?出口询问只不过是想缓解尴尬的气氛。随即自然而然地伸手将蓝兔面前的碎发绕于耳后,开口道:“蓝蓝,你身受重伤,需要好好静养。”语气亲昵,蓝,蓝蓝?自己何时与他如此亲昵?正欲开口,楚倾羽似乎早有预料,起身消失,耳边响起温柔的话语“我去给你拿药,等我。”


                      收起回复
                      11楼2019-01-28 16:14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28 17:37
                          顶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28 22:17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29 21:17
                              待楚倾羽出了房门,蓝兔只感觉头微微发晕,真气乱窜,怎么回事?终是支撑不住,便昏昏睡去。傍晚时分,楚倾羽推门而入,却看见那榻上的人儿双目紧闭,眉心紧锁,面色惨白,浑身颤抖,苍白的嘴唇含糊地吐出一个字,冷。冷?!!楚倾羽连忙上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不烫,便又搭上她的脉,虽不精通医术,但大致上还是清楚一些的。怎么回事?她体内的冰魄寒气怎么不受控?正思考着,突然手被紧紧握住。蓝兔只觉得浑身发冷,却无力睁开双眼,迷迷糊糊间感觉有只温热的手轻触她的额头,片刻,那份温热便移至手腕,便不由自主地紧握,感觉到了那手掌传来的阵阵暖意,可,冷,还是好冷,好想再靠近些,便伸手一拉,楚倾羽始料不及,便整个人压在了榻上。感受到了身旁的暖意,蓝兔本能地靠近。这,这是,要自己陪她睡吗?楚倾羽嘴角勾起一抹笑,那,又有何不可?便伸手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她,暗暗输送内力,“蓝蓝,还冷不冷了?”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睡吧。”语气轻轻,怀中的人儿似乎感受到他的温暖,一动不动,沉沉睡去。
                              虹殿,对不起啦


                              回复
                              16楼2019-01-30 15:50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30 15:5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1-30 19:21
                                    还以为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30 19: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1 14:05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01 15:11
                                          好看好看,啥时候更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1 21:42
                                            天亮,楚倾羽徐徐睁眼,看着眼前的佳人淡淡地笑了,岁月静好,若能长久如此,此生,足矣。门扉有动,楚倾羽闭眼佯睡。梵天知道少爷肯定会守在那姑娘身侧,便不假思索地推门入,没想到入目的竟是这样的场景:床榻上两人相拥而眠!缓过神后便悄悄退出,关上房门,心中暗喜,少爷这进展也太快了吧,蓝姑娘重伤未愈,身子弱,少爷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独自下楼喝茶。听到脚步声渐远,楚倾羽才缓缓起身,细心地替蓝兔掖好被角后便下楼去了。见楚倾羽走来,梵天连忙招呼,奉了一杯茶,却是盯着他不住地笑,楚倾羽被他看得颇不自在,开口询问道:“你笑什么?”“没,没什么,我高兴不行吗。梵天俏皮地眨眼道……“梵天,你可知有什么药物可以抑制寒气。”楚倾羽脸色严肃地问道,“寒气?我想想啊,倒是听老爷说过,那什么,,,对了,冰心莲7那玩意儿不仅能抑制寒气,还能提升功力呢。可是少爷,你问这个干嘛?”“蓝蓝昨夜寒气乱走,看来,还需要这冰心莲抑制啊。梵天,这冰心莲如何获得?“??!!原来少爷昨晚是帮她驱寒啊,额,误会了误会了。见梵天不应,楚倾羽推了推他,“啊,,哦,那个冰心莲啊,据说长在雪山上呢。”楚倾羽还未接话,一男声响起“两位客官可是打听雪山?”两人转身,见那掌柜的依旧敲打着算盘,继续道:“我们这有一座山,名叫忘忧山,山顶常年积雪,倒是可以认为是雪山。只不过…….”话还未说完,楚倾羽便已起身,“梵天,你留下来照看蓝蓝。”说完便翩然离去,他怎么忍心看她受寒气之苦,为了她,一切他都愿意。那掌柜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哎,现在的年轻人,话都没听完就走了,,,,但愿他没事。”


                                            回复
                                            23楼2019-02-01 23:1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2-01 23:30
                                                窗外日光透过,晃晃刺眼,蓝兔皱眉,起身,头还是沉沉的,便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现在什么时刻了?蓝兔心想,却猛然想起昨晚在一人怀中入睡,迷迷糊糊,但确信那不是梦。是他,肯定是他!为自己输了一夜内力吗?心中隐隐作痛,自责,为何要这样?蓝兔,你究竟要负多少人!翻身下榻,想要去看看他现在如何,出门便见梵天一人在楼下悠然饮茶,便过去,问道:“羽,,羽哥哥在哪?”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这个称呼,自己生性冷淡,不喜多问,他只告诉过自己这一个称呼。噗,梵天一口将茶水吐了出来,哈?羽哥哥?少爷你这也太……看到蓝兔诧异的眼神,随即恢复正常,“额,你的羽哥哥啊,特意为你去寻找冰心莲了。”洋洋得意,蓝兔面色稍红,瞪他一眼,开口道:“冰心莲?不是生长于雪山之巅吗?此处平原,怎会有……”还未说完,一小二便打断道:“姑娘有所不知,此处西北方向有座山,山顶积雪常年不化,听别人说确实有冰心莲,但没人敢去,那山上的雪狼可是吃人的。”什么!二人同时大惊,蓝兔面色庄重,冰心莲生于悬崖绝壁之上,采摘已是不易,昨夜又耗费大量内力,更况还有雪狼威胁。他,真的是不要命了吗!!那小二原本见蓝兔沉鱼落雁之姿,想上前同美人说句话,没想到气氛骤降,隐隐寒气,便悄悄退下了。“我要去找少爷!”只一秒,梵天迅速做出决定,转身欲走,身后却被人扯住,疑惑回头,却看见蓝兔神色凝重,美眸倒映着冰川的寒气,坚毅决绝,“梵天,你留下来,他我自会安全带回。”是因为自己他才入如此险境,不可再牵连他人。“可是少爷……”“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危险!”语气坚决,不容反驳,眼前少年着急担心,蓝兔微微心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语气放缓,“放心,我一定将他平安带回来,相信我。”看着蓝兔坚定的眼神,梵天终是点了点头。


                                                回复
                                                25楼2019-02-01 23:56
                                                  小可爱们是想要个悲剧结局呢,还是喜剧呢,还有,,喜欢虹蓝的还是喜欢黑蓝的?我个人很喜欢楚倾羽这个人物,既温柔又带点坏坏的感觉😏😏可惜啊,,还是不剧透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02 12:04
                                                    ddd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02 17:01
                                                      另一侧,莎莉大奔围着客栈方圆百里都盘查过了,也不见蓝兔踪影。大奔性子急,不耐道:“老婆,你说这蓝兔到底去哪了?”“这,,,,,咦!大奔,你看,那不是小六吗?”莎莉惊喜地看着头顶飞来的灵鸽,伸手,那灵鸽便乖巧地落在她手上,莎莉轻柔地摸了摸灵鸽,欢喜地将信筒中的信取出,认真看到,“老婆,蓝兔她说什么了啊?”莎莉舒心一笑,“没事,蓝兔说让我们前往盟主府与她会合,见面时再详谈。”好,那我们现在先去找虹猫他们吧。”“嗯。”莎莉轻点头道,总感觉有事要发生……


                                                      回复
                                                      28楼2019-02-02 20:06
                                                        楚倾羽此时立于皑皑白雪之上,满地洁白,却又处处殷红,血液顺着手臂滑落至剑尖,发丝凌乱,空气中夹杂着些许血腥味,刺激着面前的狼群,一只通身雪白的狼迎面扑上,楚倾羽抬剑抵挡,左手死死护住那朵冰心莲,它不能受到一点损害!眼神微凛,又一只狼扑上,用力紧咬他的腿,“啊!”楚倾羽吃痛,挥剑刺穿那狼脖颈,自己一个趔趄,后退一步,以剑倚身,紧咬银牙,可恶!怎么办!蓝蓝还在,还在等我。血气上涌,喉咙腥甜,却是硬生生咽下。狼群又开始新一轮的围攻,楚倾羽冷眸环视,好想,再看她一眼。看着眼前狼群围攻而来,楚倾羽轻笑一声,索性,放手一搏吧!突然一道蓝光穿过,强劲的内力顿时震得狼群退避三舍,楚倾羽也不幸免,猛吐一口鲜血,直直向后倒去,却感到身后有人稳稳扶住他,抬头,那张倾城倾国之貌便映入眼帘,只是眉间多了份忧虑。是她,她,是在担心自己吗?嘴角勾起弧度。蓝兔看着怀中伤痕累累的他,衣衫破烂,血迹红得刺眼,倒是怀中的那朵冰心莲完好无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蓝兔不忍,这,又是何苦呢!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啊!知道狼生性怕火,早在上山之前,蓝兔便已做好准备,手持火把,护在周身,刚刚使用银针渡穴,强输内力,现在手还在微微颤抖,却还在硬撑,楚倾羽怎会不知,既然她不想被识破,自己便全当茫然,但还是费力地抬臂,紧紧握上了蓝兔擎火把的手,蓝兔疑惑看他,他只是回以宽慰的笑。漫漫雪山,雪花满天飞舞,两抹蓝影相互扶持,缓缓徐行,倒别有一番风景……


                                                        收起回复
                                                        29楼2019-02-02 20:08
                                                          蓝兔守在床榻旁,看着他安然入睡,思绪回到几个时辰前,自己将满身是伤的他带回,出口向梵天询问是否有保命的丹药,出门行走江湖,大抵富家子弟都会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却被告之那唯一护心的丹药早已被她吞下,又是因为自己吗?注定,此生要欠你良多啊。看着面色稍白的他,蓝兔叹了口气,这样守着他吧,至少自己会稍稍心安。蓝兔抬眼望向窗外,夜色如墨,星辰闪烁,清风徐徐拂过,树影微动,静谧而又安详。在这期间,楚倾羽悄然醒来,看着守在自己身边的她,内心暖暖,她心里,一定有自己的吧?见蓝兔收回眸子,他连忙闭眼装睡,竟不露一丝痕迹,内心悄悄冒出一个念头。蓝兔回眸便看见他不安分地乱动,似是痛苦,又似是恐惧,便向前俯身,想探究竟,楚倾羽却突然将她抱入怀中,依旧双目紧闭,口中呢喃道:“不,不要走……”蓝兔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这姿势过于暧昧,蓝兔想起身,却听到他梦中呓语一般轻呼一声,她这才意识到他胸口有伤,自己怕是扯到他痛楚罢,便木然不动,任由他抱着,楚倾羽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转瞬即逝,正当蓝兔思考着如何脱身时,梵天推门而入,蓝兔一惊,顾不得其他,匆忙起身,慌张离去,临走时似是解释,道:“你家少爷他,好想做噩梦了。”嗯?什么意思?梵天疑惑地看向自家少爷,此时,楚倾羽不知何时已寂然坐起,瞳孔冰冷,满眼寒气地看着他,他猛然明白一切,呵,呵呵,梵天尴尬地笑笑,“少,少爷,您先好好养着,我先出去哈。”说着,逃也似地离开了。


                                                          回复
                                                          30楼2019-02-03 21:32
                                                            虹猫等人正快马加鞭地赶往盟主府,突然察觉前方有异动,随即勒马,抬手示意身后他人停下,“怎么了?虹猫,为什么突然停下啊?”逗逗不解道,“小心点,有情况。”见跳跳一脸严肃,逗逗也打起了精神,“敢问阁下是谁?前来找虹某所为何事?为何不现身相见?”虹猫开口,音色清朗,一身紫衣,面带紫纱的女子闻声走出,眉眼如画,倒是那眼睛似带娇媚,又泛着幽深的寒光,拊掌道:“虹猫少侠好耳力,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废话,今日便是来取你性命。”瞳孔发冷,刹那间,几十个黑衣人涌上来,将他们五人团团围住,“启阵!”那女子一声令下,虹猫等人周侧迅速结出一层紫黑色的光圈,还带着丝丝雷电!“这,这是什么啊?”逗逗挥剑砍去,却被反击回来,“别白费力气了,你们是破不了阵的,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呢?”那紫衣女子狡黠地看着他们,媚眼如丝,却瞬间狰狞,挥手道:“放箭!”箭雨齐齐而下,只得奋力抵挡,知道小影不会武功,虹猫便将她护于身后即使感到乏力,七剑到不至于被这飞箭所伤,但长久下去必定精疲力竭,她要的,就是消耗体力吧,必须尽快找到破阵的方法。虹猫想到,“虹猫少侠,难道不想听听你的蓝兔宫主如何?”紫衣女子轻声笑道,猛然听到蓝兔,虹猫稍一愣神,背后一支箭急急飞来,毫不犹豫,小影倾身抵挡,箭直直刺入她的左胸,“唔。”她痛哼一声,虹猫回眸,面色一惊,伸手扶住她缓缓下滑的身躯,达达等人眼角瞥见此等情况,便护在他们身侧。“小影,你没事吧。”虹猫略显着急,“我,,我……”暗黑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下,还未说完便晕死过去,这是,中毒了!“逗逗,你守着小影。”虹猫提剑上前,紫衣女子示意旁边,手中多了张轻巧的弓,箭指虹猫,嗖的一声飞箭出弓,虹猫眼神杀气,冷眼抬眸,周身透着王者气势,准准握住那支飞箭,下一秒,那飞箭便从紫衣女子耳畔擦过,紫衣女子满脸惊讶地看着他。虹猫此时手提长虹,周身红光,“火舞旋风!”她被这内力震退,扶上胸口,微微喘气,红光褪去,紫黑色阵法已破,黑衣人大都翻身倒地,那女子震惊,他,竟然一个人,破了璟雷阵!见形势不妙,下令撤退,便消失在视线中。虹猫眉头紧锁,隐忍不发,强咽下口中那抹腥甜,转身询问逗逗,”逗逗,小影如何?所中之毒可有法解?”逗逗迟迟不作答,最后吐了句“此处距离盟主府不远了,先带她回盟主府!”


                                                            收起回复
                                                            31楼2019-02-03 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