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吧 关注:2,472,027贴子:54,587,014
  • 21回复贴,共1

【简略科普】“铁锤”查理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1-26 21:52
    第一章:病树前头万木春
    不论你是去wiki,还是去ck中查看加洛林家族的信息,真正缔造了加洛林家族的人,无疑是“铁锤”查理,而不是他更往上的祖先(ck中加洛林血脉的创始者正是“铁锤”查理本人)。
    “铁锤”查理是法兰克人,在688年出生于法兰克王国,此时法兰克王国在墨洛温王朝的统治下,然而随着613年的《巴黎诏令》之后,墨洛温王朝的国王就逐渐失去了对王国的掌控,还被冠以了懒王的称呼。
    (所谓懒王完全就是蔑称,以墨洛温王朝的标准来说,汉献帝也算懒王,可是汉献帝不想当懒王,曹操让吗?)
    既然国王成了懒王,那么以往只是辅佐国王的宫相一职,就成为曹操的象征,谁能成为宫相,谁就能真正掌控这个国家。
    所以围绕着宫相,国王,以及最根本的,法兰克王国的真正控制权,无数枭杰各处诡计,对比起墨洛温王朝这根病树来说,他们就像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样。
    这些争夺真正掌控权的枭杰中,有莱德西斯、贝夏尔等人,但最杰出的三人,无疑是“铁锤”查理的父亲小丕平,以及武尔伐德和埃布鲁安。
    想当初武尔伐德这个第一个身兼三国宫相的人还活着的时候,埃布鲁安与小丕平联手都打不过他,等武尔伐德与他扶持的国王先后病死以后,小丕平又被埃布鲁安暴打的亲弟弟都死了,最后还是等埃布鲁安被刺杀才扭转局面。
    然而当武尔伐德与埃布鲁安在两年内先后死去以后,小丕平在法兰克王国可以算得上是全无敌,没一个能打得过小丕平的,因此小丕平在687年清除了所有反对者,成为第二个身兼三国宫相的人。
    所谓身兼三国宫相,指的是法兰克王国从中期开始,内部就形成了三个次王国,分别是位于今法国西北的纽斯特里亚王国,今法国东北的奥斯特拉西亚王国,和法国东部的勃艮第王国,这三个王国都有设立宫相的职位,然而历史上只有四个人身兼三国宫相,武尔伐德与小丕平就是四个人中的两个。
    什么?你问今天法国南方的领土呢?哦,虽然南方的阿基坦与普罗旺斯确实是属于法兰克王国的领土,但那里和东部的图林根、阿勒曼尼亚一样是后娘养的,属于三个王国之中的添头、边缘地带。
    作为大名鼎鼎的“铁锤”查理,他却又一个较为坎坷的身世,他的母亲阿尔帕德并非小丕平合法的妻子,而是非法的“妻子”,地位比情人高,但并不合法。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阿尔帕德就是平民,因为似乎她的亲戚也拥有许多的领土,后来“铁锤”查理起家时,这些娘家亲戚给他提供了不少帮助。
    可是为什么阿尔帕德是小丕平非法的妻子呢?要知道那个时代即使是基督教,也是允许多妻制度的啊?赫伯特的《德意志史》解释说,因为嫁妆问题导致他们的婚姻是非法的,所以“铁锤”查理也是非法的子嗣。
    那么小丕平为什么又要让这个婚姻非法呢?我觉得这与小丕平的正妻普莱特克路德有关系。
    普莱特克路德的家族在今天已经不可靠了,但是在当时无疑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普莱特克路德又是该家族的独女,她与小丕平的结合使得加洛林家族获得了大片的土地,连带着普莱特克路德拥有罕见的权力。
    普莱特克路德的权力有多大呢?小丕平在任期间签署的所有政令,都需要他与普莱特克路德两人的联合签名,这在中世纪是极其罕见的现象。
    我想,有这么一个强势的正妻,就是小丕平没法给阿尔帕德一个合法身份,以至于让“铁锤”查理成为非法子嗣的原因吧。


    回复
    2楼2019-01-26 21:53
      第二章:714年旋涡
      小丕平从687年开始君临王国,真的是君临王国,没看见国王都被他赶到哪个角落里去画圈圈,自个带着家族住进王宫了吗?所以其实等“矮子”丕平正式篡位的时候,加洛林家族都在王宫里住了六七十年,比国王还熟悉王宫了。
      (小丕平,又称赫尔塔斯的丕平,丕平二世,这是为了与小丕平的外公,兰登的丕平,老丕平区分开来)
      小丕平的统治对法兰克王国无疑是有过许多贡献,在他的早年也无疑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然而等到小丕平晚年的时候,他的权威逐渐衰退,典型例子就是709年至712年对阿勒曼尼亚人进行了四次讨伐,却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随着小丕平的衰老,图林根、阿勒曼尼亚、阿基坦、普罗旺斯这些边远地区逐渐割据自治,弗里西亚蛮人也又卷入重来,年老体衰的小丕平却无可奈何,而714年发生的那一系列事件,更是直接将法兰克王国彻底撕裂。
      当小丕平还年轻的时候,曾经对弗里西亚蛮人进行过讨伐,这帮蛮人是从不列颠又跑回来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同宗,仍然信奉着奥丁大神(所以弗利西亚语和中世纪英语可以勉强口语交流)。
      小丕平在690年至692年的讨伐,通过杜里斯特战役沉重打击了弗里西亚酋长瑞德波特(红蛆)的军队,夺取了包括乌德勒支在内的一大片土地,随着乌德勒支主教区的确立,小丕平控制了北海的贸易,可以说是他执政以后最大的军事成就。
      在与红蛆进行战争的过程中,红蛆的女儿提奥德琳达被小丕平与普莱特克路德的儿子,“铁锤”查理同父异母的兄长小格里莫阿德掠夺走,等到707年时,提奥德琳达为小格里莫阿德生下了西奥多尔德,于是两人到711年正式结婚。
      按理说,结婚了,就应该是亲家对吧?然而红蛆却不这么想,于是在714年时,派了一名叫兰加的勇士,在野外杀死了小格里莫阿德。
      小格里莫阿德的死引起了普莱特克路德的极大恐慌,普莱特克路德曾经给小丕平带来了德罗戈与小格里莫阿德这两个儿子,可是德罗戈比小格里莫阿德更早去世,也就是说现在普莱特克路德最亲近的只剩下孙辈了。
      这时候,阿尔帕德的两个孩子,长子希尔德布兰德与次子“铁锤”查理的问题,就变得非常突出,作为小丕平仅剩下的两个成年儿子,他们继位的可能绝对在孙辈之上,起码在普莱特克路德钟爱的西奥多尔德之上。
      于是普莱特克路德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向小丕平要求西奥多尔德成为小丕平的第一继承人,在强势的普莱特克路德面前,小丕平同意了对方的请求。
      达成协议以后不久,小丕平外出,结果在野外突然暴死,享年79岁,突然暴死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都快80岁了嘛。
      小丕平暴死以后,普莱特克路德迅速将“铁锤”查理这个极其有威胁的王子囚禁在科隆,然后拥立年仅7岁的西奥多尔德成为奥斯特拉西亚、纽斯特里亚兼勃艮第宫相,成为第三个身兼三国宫相的人。
      于是这就有些搞笑了,理论上法兰克王国的统治者应该是国王,然而国王的权力全被宫相篡夺,现在宫相又成了黄口小儿,于是实际权力便掌控在宫相的母亲,普莱特克路德的身上。
      就当囚禁了“铁锤”查理的普莱特克路德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一个她几乎都当阿卡林的人却给了她致命的一击,也让“铁锤”查理得以翻盘。
      夭寿了!国王居然敢叛乱!


      回复
      3楼2019-01-26 21:54
        第三章:王上何故谋反耶?
        当小丕平在687年身兼三国宫相的时候,法兰克名义上的国王是已经在位12年,33岁的提奥德里克三世。
        身为法兰克合法国王的提奥德里克三世,在小丕平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唯一的工作就是做牛车出去替农民伯伯断案,就这么又当了12年的国王,提奥德里克三世才以37岁的寿命英年早逝。
        提奥德里克三世去世以后,小丕平选取他的长子,10岁的克洛维继任为新王克洛维四世,结果这孩子没福气,仅仅4年后就以14岁的年龄去世。
        于是小丕平又选立提奥德里克三世的次子,克洛维四世的弟弟,12岁的希尔德贝尔特三世作为国王,这孩子福气大些,当了16年的国王才在711年以28岁的寿命去世。
        说起来我忘记提小丕平在709年至712年讨伐阿勒曼尼亚人的原因了,小丕平讨伐阿勒曼尼亚人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阿勒曼尼亚公爵戈特弗里德瞎说话呀,他居然说自己效忠的是法兰克国王希尔德贝尔特三世而不是宫相,这严重伤害了小丕平的自尊心。
        加洛林家族起家的地方是奥斯特拉西亚王国,由于中期国王好多个都是以纽斯特里亚为基本盘的,因此奥斯特拉西亚贵族数次对国王发动叛乱,当初你阿勒曼尼亚人也有份,现在装什么白乌鸦?
        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去世以后,小丕平选取他的儿子,12岁的达格伯特成为新王,即达格伯特三世。
        714年时,小格里莫阿德被刺杀,小丕平暴死,这个被普莱特克路德当阿卡林的国王达格伯特三世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对加洛林家族造反。
        达格伯特三世想造反,也不是没有底气的,因为到了如今,不仅是阿基坦这些边区贵族不满加洛林家族,连纽斯特里亚贵族也同样不满加洛林家族,于是他们趁此机会与达格伯特三世同流合污,一同对加洛林家族发动叛乱。
        纽斯特里亚贵族推选出了一个领袖,名叫拉根伏里德,拉根伏里德很快就和逃脱加洛林家族囚禁的达格伯特三世会和,达格伯特三世册封拉根伏里德为纽斯特里亚宫相,给予了他合法身份,而他也肯定了达格伯特三世的国王身份。
        除了纽斯特里亚贵族以外,达格伯特三世还有一路盟友,他就是弗里西亚酋长瑞德波特(红蛆),此时红蛆已经趁着小丕平的暴死重夺乌德勒支,在当地破坏教堂,并得到了法兰克国王的允许以后,气势汹汹的杀进法兰克王国国内。
        (连异教徒都招呼上了,可以见到达格伯特三世的窘迫)
        于是有了军队支持的达格伯特三世,终于可以向加洛林家族挑战,向小丕平奠定的加洛林霸权挑战。


        回复
        4楼2019-01-26 21:54
          第四章:逝者如斯夫,国王都没人了
          715年,达格伯特三世与拉根伏里德联合对加洛林家族发动挑战,由于加洛林家族现任族长西奥多尔德不过是黄口小儿,所以他们挑战的对象是加洛林家族此时真正的掌控者,小丕平的正妻普莱特克路德。
          经过征召与聚合,双方的军队在贡比涅相遇,于9月26日爆发了贡比涅战役,贡比涅战役以普莱特克路德的惨败作为告终,这一战以后普莱特克路德就失去了野战的军队和信心,之后只敢龟缩在加洛林的老巢科隆中。
          当普莱特克路德惨败以后,惶恐不安的龟缩在科隆瑟瑟发抖的时候,拉根伏里德正抹着止不住的眼泪,埋葬了他的好战友,不知怎么就英年早逝,在位仅4年,享年16岁的法兰克国王达格伯特三世。
          国王又死了,得新找一个,那么找谁呢?达格伯特三世还有一个儿子叫做提奥德里克,但拉根伏里德似乎找不到他,于是就去找其他人。
          我们要知道,达格伯特三世的父王是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希尔德贝尔特三世的父王是提奥德里克三世,提奥德里克三世则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希尔德里克二世,另一个叫克洛泰尔三世。
          当年这个希尔德里克二世是奥斯特拉西亚国王,克洛泰尔三世是纽斯特里亚兼勃艮第国王,克洛泰尔三世死的时候只有21岁,没有儿子,于是当年的宫相埃布鲁安便扶持提奥德里克三世当国王。
          可是有人不让啊,谁呢?前宫相厄奇诺尔德之子莱德西斯,莱德西斯理论上也是加洛林家族的族员,因为莱德西斯的祖父安斯博特斯是“铁锤”查理的曾曾曾祖父,莱德西斯宣称要拥立希尔德里克二世当国王。
          经过莱德西斯与埃布鲁安一阵乱斗以后,莱德西斯获得了胜利,于是埃布鲁安以及刚刚上任的提奥德里克三世(也就是达格伯特三世的祖父)都被莱德西斯赶进修道院,纽斯特里亚与勃艮第的王位就这么直接交到希尔德里克二世的手上。
          在莱德西斯看来,我拥立你做国王,你是不是得给我个宫相作为奖励呀?然后希尔德里克二世偏不,他将纽斯特里亚与勃艮第宫相的位置授予自己信任的人,奥斯特拉西亚宫相武尔伐德,使武尔伐德成为第一个身兼三国宫相的人。
          除此之外,希尔德里克二世还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物,他大量利用纽斯特里亚贵族来稳固自己的统治,于是在位仅2年就被杀全家了,本人、妻子和子嗣手牵手一起上路,只有一个叫希尔佩里克的小儿子逃到修道院里活了一命。
          希尔德里克二世被杀全家以后,提奥德里克三世又被莱德西斯从修道院里拎出来当国王,而武尔伐德则是拥立达格伯特二世。
          达格伯特二世的遭遇也颇为嘘嘘,他的父亲是奥斯特拉西亚国王西格伯特三世,当年西格伯特三世的宫相是小丕平的舅舅老格里莫阿德。
          那时候西格伯特三世还不到二十岁,老格里莫阿德就很担心西格伯特三世生不出儿子,由于老格里莫阿德的盛情难捱,西格伯特三世只能收养老格里莫阿德的儿子,然后西格伯特三世20岁有了儿子达格伯特,然后他26岁就死了,达格伯特也被老格里莫阿德赶到爱尔兰当牧师。
          眨眼间四十年已经过去,连达格伯特三世都死翘翘了,拉根伏里德想起了希尔德里克二世的儿子,在修道院待了整整40年的希尔佩里克,于是把他从修道院里拎出来,拥立他成为新的法兰克国王,即希尔佩里克二世。


          回复
          5楼2019-01-26 21:55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9-01-26 22:41

              (这是本篇科普文时的背景,714年的法兰克王国,粉色为纽斯特里亚王国、勃艮第王国家普罗旺斯地区,黄色为阿基坦地区,绿色为奥斯特拉西亚王国)

              (这是墨洛温王朝后期国王的列表,如果第三、第四章看的有些眼花缭乱的话,可以对比这张人物关系图来看。这张图中,左侧有两个打(?)的国王,他们一个是小丕平扶立的,另一个是“铁锤”查理扶立的,因为父亲至少有两种说法,我就打了个?了。)

              (这是加洛林家族的人物关系图,前四章提到的加洛林家族内部人物几乎都有在这张图上)

              (这是爆发贡比涅战役的贡比涅所在地)


              回复
              8楼2019-01-27 15:03
                第五章:奇迹的崛起
                715年的“贡比涅战役”中,普莱特克路德控制的加洛林家族军队被击败以后逃回科隆,而拉根伏里德也没有穷追猛打,再加上碰上达格伯特三世夭折等一系列的事件,一直到716年时拉根伏里德在休整完毕,对科隆发动入侵。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希尔佩里克二世在修道院中待了四十年,但真不知道他在修道院里学的是什么,总之是一个相当威猛的人物,在之后的战争中可以冲在第一线作战。
                在科隆即将被围城的前夕,逃脱监狱的“铁锤”查理深知倾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所以没有计较普莱特克路德囚禁自己的恩怨,反而还在外面招募人手,试图组建军队帮助普莱特克路德解除科隆之围,毕竟拉根伏里德要消灭的目标是整个加洛林家族。
                然而此时年仅28岁的铁锤查理毕竟是图样,虽说以前有跟着老爹打过阿勒曼尼亚人,但那时候只是一名将军,如今当上了一把手,一时间没能升级成功。
                队伍乱哄哄的“铁锤”查理十分不幸,直接撞上了敌人的主力,自北方而来的弗里西亚酋长瑞德波特(红蛆),“铁锤”查理与红蛆爆发了“科隆战役”,图样的“铁锤”查理遭遇了惨败,匆忙拼凑的军队被红蛆轻松击败,自己带着残党仓皇逃到埃菲尔山脉中避难。
                “科隆战役”,是“铁锤”查理第一次独立指挥的大型战役,是他真正从军的开始之路,同时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的败绩,自此之后“铁锤”查理余下二十年的征战生涯之中,“全无敌”。
                “铁锤”查理败逃以后,困守科隆的普莱特克路德就再也没有援军,支撑了几个月以后,只能被迫向拉根伏里德投降。
                作为投降的条件,普莱特克路德交出了小丕平执政二十余年收拢的大量财富,并且承认拉根伏里德和他拥立的希尔佩里克二世国王的合法地位,在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之后,普莱特克路德为她的孙子保留下了性命。
                在“科隆战役”大胜之后,拉根伏里德、希尔佩里克二世和红蛆正得意洋洋的打道回府的时候,“铁锤”查理突然率奇兵横空杀出,“昂布莱弗战役”就此爆发。
                “铁锤”查理又为何能卷土重来呢?在败逃到埃菲尔山脉以后,“铁锤”查理并没有自暴自弃,经过自己母亲阿尔帕德亲族的支援,“铁锤”查理重新组建了一批军队,并趁着敌军撤退时突袭。
                “昂布莱弗战役”中,“铁锤”查理采取了诈败战术,通过诈败让敌人追击从而打乱阵型,然后回身击败对方,与曼古歹战术有些类似。
                这一次战役拉根伏里德等人大败而逃,而刚从科隆掠夺而来的小丕平收拢的财富,则都被“铁锤”查理笑纳,成为他起家的启动资金。


                (昂布莱弗所在)


                回复
                9楼2019-01-27 19:14
                  第六章:从胜利到胜利
                  “昂布莱弗战役”的胜利,奠定了“铁锤”查理起家的基础,使得一批比较有分量的人投奔“铁锤”查理。
                  在那些投奔“铁锤”查理的人中,分量最重的无疑是威利布罗德,他本人是前乌德勒支大主教,为什么说是“前”?因为随着小丕平暴死,弗里西亚酋长瑞德波特(红蛆)重新收复乌德勒支,在那里摧毁教堂,屠戮牧师,驱除教众,威利布罗德已经成为丧家之犬。
                  威利布罗德主教对“铁锤”查理的支持,体现在给“铁锤”查理刚刚出生的孩子受洗,而那个被威利布罗德受洗的孩子,就是未来的“矮子”丕平。
                  “昂布莱弗战役”虽然胜利,但是“铁锤”查理可没有头铁的认为自己“全无敌”,如今“铁锤”查理不要说奥斯特拉西亚王国,连加洛林家族势力都还没统合,普莱特克路德仍然在科隆死而不僵,因此就更别提纽斯特里亚。
                  所以“铁锤”查理谦逊的给巴黎去使节,表示愿意认同希尔佩里克二世是合法的国王,拉根伏里德是合法的宫相,作为交换要求他们也同意,自己才是奥斯特拉西亚宫相,当地的真正掌权者。
                  面对“铁锤”查理的提议,拉根伏里德给予回绝,或许在他看来,“昂布莱弗战役”的惨败不过是一时大意,等自己准备充分以后,区区“铁锤”查理不过是跳梁小丑,于是准备一番以后,威利布罗德带着国王希尔佩里克二世悍然再次入侵奥斯特拉西亚。
                  然而拉根伏里德并不晓得,拥有了威利布罗德等人的支持,拥有稳固地盘以后,“铁锤”查理的势力也是今非昔比。
                  拉根伏里德再次杀进奥斯特拉西亚,结果却被“铁锤”查理牵着鼻子走,一直等到“铁锤”查理觉得到达合适的时间与地点的时候,才转身与他们进行决战,这就是717年3月21日的“万西战役”。
                  “万西战役”再次以“铁锤”查理的大胜作为告终,并且对拉根伏里德的败兵一路撵杀,从万西一路追杀到巴黎,还将巴黎包围了起来。
                  然而最后“铁锤”查理没能攻下巴黎,一是“铁锤”查理此时还没有如此充足的资本,二是不甘寂寞的普莱特克路德在后方给“铁锤”查理搞事情,迫使“铁锤”查理必须回军去击败普莱特克路德。
                  而战役结果嘛,连拉根伏里德都打不过的普莱特克路德,面对能把拉根伏里德暴打的“铁锤”查理,自然是毫无悬念的被击败。因此在“万西战役”以后,“铁锤”查理虽然没能攻破巴黎,却成功的统合了加洛林家族的势力,成为加洛林家族无可争议的领袖。
                  自此以后,普莱特克路德与西奥多尔德这一对母孙就再也不能在政治舞台上发出声音,两个人都被“铁锤”查理温和的送进修道院,这让某些史学家感叹“铁锤”查理对待他的敌人充满着这个时代少见的宽宏大度。
                  然后我看了一下两人的死亡时间,普莱特克路德死于718年,也就是说进入修道院以后约1年,“铁锤”查理身兼三国宫相的时候就去世了。
                  至于第三个身兼三国宫相(尽管没实际控制)的西奥多尔德,比“铁锤”查理小二十多岁的侄子,他的后半生是作为牧师度过的,直到741年去世,而凑巧的是,“铁锤”查理也在741年去世。
                  我们要相信,两个人同一年去世只是叔侄情深乃至心有灵犀,宽宏大量的“铁锤”查理才不会秋后算账斩草除根。


                  回复
                  10楼2019-01-27 19:38
                    第七章:大胜之后
                    如果说“昂布莱弗战役”之后,“铁锤”查理虽然有了势力,但是敌人众多所以没有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气,可是“万西战役”之后,“铁锤”查理就飘扬了起来,觉得国王似乎也就是那样,于是他也扶立了一个法兰克国王,名为克洛泰尔四世。
                    这个突然冒出来在717年继位的克洛泰尔四世又是哪根葱呢?这个问题就让很多人流泪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克洛泰尔四世爹妈是谁,岁数几何,统治多久等一系列问题都存迷,一直到“秃头”查理时代才有人开始考证。
                    (一种说法是,克洛泰尔四世的继位时间是6月28日)
                    毕竟这些问题连“铁锤”查理都不关心,别人怎么知道?要知道我们伟大的“铁锤”查理只需要有个国王就好了,管他是哪根葱,所以现在这个所谓的克洛泰尔四世到底是提奥德里克三世的儿子还是希尔德里克三世的儿子都不清楚。
                    有国王在背后撑腰(尽管身份非常可疑),“铁锤”查理腰板就更加硬了,开始清洗一些自己看不顺眼的人。
                    教会中,虽然有像前乌德勒支主教威利布罗德这样的追随者,但也有像兰斯主教里戈贝尔这样对“铁锤”查理不感冒的人。
                    兰斯主教里戈贝尔是一个名声非常良好的主教,不管是虔诚还是品德方面都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只有一个毛病,就是不听“铁锤”查理的话,那就凉凉了,里戈贝尔很快被“铁锤”查理驱除,被驱除后里戈贝尔后半生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而饱受赞誉,死后被封圣。
                    特里尔主教米洛是一个名声非常恶劣的主教,不管是虔诚还是品德方面都没有可以称赞的地方,只有一个优点,就是很听“铁锤”查理的话,那就棒棒了,米洛在里戈贝尔被驱除以后,就丢下处于蛮夷之地的特里尔,屁颠屁颠的跑到兰斯当主教。
                    (甚至连米洛被任命为兰斯主教究竟有没有得到罗马允许这一个问题,至今都是仍然存迷)
                    有人可能会问,米洛如果品行那么恶劣,那么他为什么还会成为特里尔主教?原因很简单,特里尔前两任主教都是他亲戚,于是他就继承了特里尔教会。而米洛被“铁锤”查理选中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是“铁锤”查理的小舅子。
                    就任兰斯主教以后,米洛对“铁锤”查理可以说是忠心耿耿,谁反对“铁锤”查理的命令,他就打爆谁的狗头(这一点在后来非常重要,等后面讲到的时候会说)。
                    米洛就任兰斯主教,对“铁锤”查理忠心耿耿的同时,自己的享受也没有落下,当时最著名的主教,后来被封圣的卜尼法斯就曾经指控过米洛“好斗、淫乱,把教会财产用于自己挥霍。”
                    其实用于挥霍还是比较温和的指控,米洛挪用的教会财产很大一部分拿去养他的私生子们,除此之外他沉迷世俗的享乐,对于米洛来说,斋戒、祈祷、礼拜日和教皇的法令要求遵守与禁止做的事情都是放屁,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虽然米洛肆意妄为,但是由于他抱上了“铁锤”查理这一条金大腿,所以“铁锤”查理还活着的时候,不管其他人对米洛发出多少次多严重的指控,米洛依然稳如泰山,怎么告都告不倒。
                    一直是到“铁锤”查理去世的3年后,在744年召开的“苏瓦松宗教会议”中,米洛才因为卜尼法斯的指控被撤销主教职务,但卜尼法斯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事实上让米洛撤职都很困难。
                    米洛退休之后仍然逍遥的很,四处游山玩水,直到十多年后才在一次打猎中被野猪给捅死。
                    自4世纪以来,特里尔的主教们死后的传统,是埋葬在位于特里尔的圣马克西姆修道院内的土窖中。然而由于米洛的出格行为,连教会都看不下去,所以他没有埋到圣马克西姆修道院,而是在事故现场就地掩埋,并在那里建立了米洛十字架这一纪念碑。


                    回复
                    11楼2019-01-27 20:01
                      第八章:大权在握
                      其实米洛的上位并非孤例,除了米洛以外,“铁锤”查理还如法制炮的任命自己的侄子胡戈,将鲁昂和贝叶等一系列主教区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当然像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没有像米洛这么别具一格。
                      就当“铁锤”查理在奥斯特拉西亚扶立国王、清除异己等事情做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拉根伏里德正在酝酿着新的反攻。
                      经过“昂布莱弗战役”和“万西战役”两次惨败,拉根伏里德终于意识到纽斯特里亚的力量是有极限的,就自己这几斤几两不管再怎么努力,都只有被“铁锤”查理暴打的结果,所以如果想战胜“铁锤”查理,就必须请外援。
                      拉根伏里德挑中的新盟友,就是阿基坦公爵奥多,奥多是南方人,在小丕平末期法兰克边区逐渐脱离巴黎掌控时,阿基坦逐渐被奥多控制,阿基坦的奥多与普罗旺斯的莫龙特斯成为法兰克南方最强大的两个割据势力。
                      所以拉根伏里德就拉来了奥多,让希尔佩里克二世从同意奥多掌控阿基坦到甚至同意奥多独立等一系列头昏目眩的条件下,奥多欣然同意与拉根伏里德结盟,去北方对付那个查什么什么理。
                      于是到了718年的时候,缓过劲来的拉根伏里德再次兴起大军,与奥多联合向奥斯特拉西亚再次发动入侵,最后与“铁锤”查理在苏瓦松相遇,爆发了“苏瓦松战役”。
                      “铁锤”查理似乎也意识到,这可能是他夺取政权前的最后一场战役,所以将西奥多尔德带在军中服役。
                      而“苏瓦松战役”再次以“铁锤”查理的大胜作为告终,拉根伏里德与奥多联军在仓皇逃窜之中居然分开了,逃到昂热的拉根伏里德整顿人马一看,发现大事不妙,希尔佩里克二世居然不见了,似乎是跟着奥多跑了。
                      “苏瓦松战役”惨败以后,拉根伏里德头铁,坚决不肯屈服,但是奥多扛不住了,他一个阿基坦军阀,本来身份美满又幸福,何苦来掺和北方的事?于是在“铁锤”查理同意承认奥多对阿基坦的统治以后,奥多将法兰克国王希尔佩里克二世献给“铁锤”查理。
                      拉根伏里德则又坚持了一会儿,可是他的等待没有迎来转机,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噩耗,巴黎沦陷,卢瓦尔沦陷,“铁锤”查理承认希尔佩里克二世是合法国王,而希尔佩里克二世也承认了“铁锤”查理三个宫相的合法性。
                      最后,一直等到719年的拉根伏里德独木难支,终于支撑不下去,只能向“铁锤”查理投降,废除了自己宫相的职位,但是仍然能继续统治自己的安茹公国。
                      至此,自小丕平在714年暴死以后长达4年的法兰克内战就此结束,“铁锤”查理从一介非法子嗣一跃而起,击败了拉根伏里德、瑞德波特、普莱特克路德、希尔佩里克二世、奥多等一系列的敌人,成为最后一个身兼三国宫相的人,是法兰克正统无可争议的代表。
                      最后提一提那个被“铁锤”查理扶持的克洛泰尔四世,此人在718年因为不明原因不幸病逝,所以“铁锤”查理只能抹去眼泪去拥戴希尔佩里克二世为合法国王。
                      随着“苏瓦松战役”的胜利,“铁锤”查理结束了一段征途,但这仅仅是开始,“铁锤”查理不过刚刚征服法兰克核心内部的敌人,还并没有稳固下统治,他的征途还很漫长。
                      刚刚与他交战过的阿基坦的奥多,普罗旺斯的莫龙特斯,跋扈的阿勒曼尼亚人,图林根公国,以及割据巴伐利亚的阿吉洛尔芬家族,这些趁着法兰克内乱而分裂的边区,都是“铁锤”查理将来的敌人。
                      而在更远方,图林根的更东方,萨克森人仍然桀骜不驯,并且已经赖掉了理应支付的猪贡(两百多年前萨克森人被墨洛温王朝击败,需要每年提供给法兰克王国猪贡)。
                      而在阿基坦的更南方,萨拉森人早已越过直布罗图,西哥特王国已经溃不成军,只剩下残军在西北部苦苦抵抗。当“铁锤”查理打赢“苏瓦松战役”,志得意满的身兼三国宫相之时,西哥特人推选出一个王族后裔佩拉吉乌斯,正在进行决定西哥特人存亡的抵抗。


                      回复
                      12楼2019-01-27 20:29
                        第九章:东部边疆
                        大权在握之后,“铁锤”查理开始争取教会的支持,所以在718年至723年之间,“铁锤”查理将大片土地赏赐给教会。
                        除此之外,“铁锤”查理还要扶持自己在教会的代理人,昔日支持自己的威利布罗德已经太老了,所以一个较为年轻且充满闯劲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传教士卜尼法斯进入了“铁锤”查理的视线。
                        “铁锤”查理从723年开始庇护卜尼法斯,依靠“铁锤”查理的庇护,卜尼法斯很是干了一番大事业。当然,庇护是一方面,对于卜尼法斯对自己小舅子米洛的指控,“铁锤”查理一律无视。
                        争取教会支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就是,充满责任心的“铁锤”查理认为,自己必须恢复自小丕平末期开始逐渐脱离巴黎割据自治的边区,当然在恢复自治之前,得先驱除入侵奥斯特拉西亚的萨克森人。
                        于是同样在718年的时候,“苏瓦松战役”留下的血迹仍在时,“铁锤”查理就又兴兵讨伐侵犯奥斯特拉西亚的萨克森人,并且一路追击萨克森人,直到将韦瑟、利普到鲁尔河一带的萨克森人部落统统摧毁,最后在年末于条顿森林大破萨克森人。
                        (条顿森林呀,就是瓦卢斯还我森林的那个条顿军团,只是时过境迁,如今是日耳曼人打日耳曼人了。)
                        719年,还在昂热头铁的拉根伏里德支撑不下去,只能向“铁锤”查理投降,“铁锤”查理也比较宽宏,剥夺了他在宫廷的职位以后,就把他赶回安茹回家待着。至此,起码从纽斯特里亚到奥斯特拉西亚,没人敢明着跟“铁锤”查理对着干了。
                        之后“铁锤”查理修整了几年,等到720年时,发动了入侵巴伐利亚的作战,结果法兰克东部两个割据的势力,巴伐利亚的休伯特(阿吉洛尔芬家族)与阿勒曼尼亚的兰特弗里德两个人顿时炸毛,共同抵抗“铁锤”查理恢复法兰克东部边界的努力。
                        这两伙人还是挺努力的,甚至还勾结伦巴第国王柳特普朗德(虽然他是伦巴第国王,但同样是阿吉洛尔芬家族)作为盟军。
                        所以“铁锤”查理打的也很困难,720年至723年第一次,725年至728年第二次,才勉强恢复法兰克对巴伐利亚的统治,而阿勒曼尼亚人坚挺到730年,才以兰特弗里德被“铁锤”查理斩杀宣告失败。
                        “铁锤”查理斩杀兰特弗里德以后,不再设立自治性极高的阿勒曼尼亚公国,而是和其他地区一样直接由自己统治,这标志着从墨洛温王朝建国初期就一直高度自治的阿勒曼尼亚人终于走向终焉。(就是不知道为啥后来拜占庭管神罗骂做阿勒曼尼亚大酋长)
                        此外有两个值得一提的地方,一是征伐巴伐利亚期间,“铁锤”查理的妻子鲁特鲁去世,于是“铁锤”查理就将在战争中俘虏的巴伐利亚公主,阿吉洛尔芬家族的施旺柴尔达迎娶为自己的第二任妻子。
                        二是贼心不死的拉根伏里德趁着“铁锤”查理第一次征伐巴伐利亚失败,再次率领纽斯特里亚贵族掀起叛乱,这就搞笑了,当初你优势占尽的时候都打不过“铁锤”查理,难道这时候就能?
                        所以结果依旧,拉根伏里德在被“铁锤”查理暴打一顿以后,轻松平定了这次纽斯特里亚贵族叛乱,也是“铁锤”查理在位期间纽斯特里亚贵族的最后一次叛乱。
                        作为叛军匪首的拉根伏里德战败以后,交出自己的儿子为质子保住了自己的安茹公国,此后一直到731年去世为止都没有搞出大新闻。


                        回复
                        13楼2019-01-27 20:49
                          那时候,罗马味还很重,铁锤是查理曼的祖父,法兰克王国的奠基人,击退伊斯兰扩张,守护西欧的信仰,这段历史很冷僻


                          回复(1)
                          14楼2019-01-27 21:09
                            第十章:南方阴影
                            当“铁锤”查理忙于恢复王国对东部的统治时,也没有忘记关注南方,阿基坦以及比阿基坦更南的伊比利亚。
                            小丕平死前的前4年,也就是710年时,西哥特被萨拉森人入侵,此后8年中,西哥特人的抵御一片溃败,稀里哗啦,当“铁锤”查理兼任三国宫相的时候,西哥特人的领土只剩下西北部的山区了,病急乱投医般的推选出一个声称是王族后裔的佩拉吉乌斯进行决死抵抗。
                            在剿灭西哥特人的残党时,萨拉森人也没有忘记更北方的领土,于是刚刚在“苏瓦松战役”中被“铁锤”查理打的大败的奥多就这样又从天上飞来一个更为强大的敌人。
                            入侵的萨拉森人很快就包围了阿基坦的首府图卢兹,图卢兹被包围的时候奥多正好在外面,一看这情况,觉得我干脆也别回图卢兹了,干脆转进吧。
                            奥多转进以后,包围图卢兹的萨拉森人就更情况了,觉得奥多就是个胆小鬼,图卢兹已经是囊中之物,再加上已经从阿基坦掠夺了不少财富,所以他们包围图卢兹的阵型就越发的松散。
                            然而奥多并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等他从阿基坦各处收集到足够的援兵以后,便在6月9日对包围图卢兹的萨拉森人发动突袭,城内的守军也配合奥多的攻势里应外合,在奥多内外夹击的圆形包围战术下,萨拉森人遭遇惨败,图卢兹之围遂解。
                            值得一提的是,奥多求援的对象中有包括自己名义上的宗主“铁锤”查理(众所周知国王就是个摆设),然而正在与巴伐利亚开战的“铁锤”查理更愿意观望,而非援助这个几年前还在与自己交战的敌人。
                            但是奥多毕竟胜利了,他的辉煌胜利使欣喜诺狂的教皇册封他为基督教的捍卫者,称他为“伟大的”奥多,并得到了无数的荣誉。
                            而萨拉森人在图卢兹被打的稀里哗啦的同时,在科瓦多加战役也被打的佩拉吉乌斯打的稀里哗啦,科瓦多加战役奠定了西哥特人存在的基础,阿斯图里亚斯王国建立的基础,也是未来再征服的起点。
                            接连遭遇两场大溃败,继续入侵法兰克就成了空谈,于是“铁锤”查理便在自己南方赢得了十余年和平的时间,也正是这一段可贵的时间,使得“铁锤”查理可以抽出手来恢复自己的东部边疆。


                            回复
                            17楼2019-01-27 21:27
                              第十一章:宰肥猪以建新军
                              “伟大”的奥多遭殃的时候,“铁锤”查理除了幸灾乐祸的拍拍手以外,固然也提升了警惕。
                              “铁锤”查理察觉到,仅凭自己现有的军队,只能在春耕后与秋收前使用的季节性军队,是没法应对越发复杂的局面,他必须像东方先进国家一样,拥有不受季节干扰、可以全年使用的职业常备军才可以,毕竟不管是对东方还是南方,都有可能、有需要用到这样职业化的军队。
                              可是你规划嘴上说的容易,实际操作起来就困难重重,第一个难点,职业常备军全年训练,你是不是要给他们钱?钱从哪里出?“铁锤”查理的大脑确实不同凡响,四处扫描一番,就将目光盯上了教会。
                              当初“铁锤”查理刚刚身兼三国宫相的时候,赏赐给了教会大片领土,那么现在教会是不是该回报一下呀?我这可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是为了抵御萨拉森人,保卫伟大的天主教世界。
                              于是接下来开始,“铁锤”查理就大肆强制征收教会财产,来提供自己组建新军的费用,由于刘备借荆州式的大肆强制征收教会财产,使得一时间教会对“铁锤”查理的怨气很大,“铁锤”查理与教会关系紧张到几乎要被绝罚的地步。
                              这时候“铁锤”查理的支持者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比如“铁锤”查理的小舅子兰斯主教米洛,无疑是“铁锤”查理坚定地支持者,谁敢多比比就打碎谁的狗头。
                              当然,米洛这人名声太臭,对教会影响力更大的还是卜尼法斯这位圣人,他也是坚定的“铁锤”查理支持者。
                              卜尼法斯曾经对他的好友,同样是圣人的丹尼尔这么说:“如果没有‘铁锤’查理的庇护,我就无法管理教会,捍卫牧师权力和阻止偶像崇拜。”
                              总之,靠着自己强有力的支持者以及此时教会的弱势,还有位于南方,萨拉森人切实的威胁,“铁锤”查理磕磕绊绊的筹集起自己急需的军费,并组建了一批在法兰克是属于新式的军队。
                              然而这不能避免“铁锤”查理死后有许多离萨拉森人十分遥远的牧师,吃饱了撑着说“铁锤”查理对基督教有莫名其妙的敌意,连《德意志史》作者赫伯特都在为“铁锤”查理叫屈,认为将“铁锤”查理强征教会财产的理由归咎为对教会充满敌意是十分不负责任的说法。


                              回复
                              18楼2019-01-27 21:54
                                第十二章:两方都有大孝子
                                萨克森人虽然在718年被一度打服,但是萨克森人是坚强自由、能歌善舞的部落,所以在731年再一次跳起,然后理所当然的再一次被“铁锤”查理暴打。
                                打完萨克森人,又开始关注萨拉森人,“铁锤”查理意识到,随着萨拉森人走出十年前两场惨败的阴影,入侵法兰克的兴趣又再次浓厚起来,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阿基坦的奥多已经在为自己的统治而挣扎。
                                这些年来,“伟大”的奥多日子并不好过,不管是北方的“铁锤”查理还是南方的萨拉森人,全都不是善于之辈。
                                “铁锤”查理日日夜夜念叨着恢复法兰克对阿基坦的统治,时常对阿基坦施加压力,让奥多瑟瑟发抖;萨拉森人那就更加露骨了,虽然大规模入侵没有了,但是小规模的骚扰却接连不断,尤其以724年和725年的骚扰最为严重。
                                抱团取暖,必须要抱团取暖!那么抱谁呢?普罗旺斯的莫龙特斯就算了,这货自身难保,“铁锤”查理那更是直接把自己送入虎口,诶,有一个适合的对象了,奥斯曼·伊本·奈萨,他就不错。
                                那么这个奥斯曼·伊本·奈萨又是谁呢?他是安达卢西亚行省的副省长,可是他又为什么会有被奥多拉拢的可能呢?因为这位奈萨他不是萨拉森人,而是柏柏尔人,控制着柏柏尔人军队与萨拉森人的矛盾日益突出。
                                天主孝子与新月孝子相视一眼,立刻紧紧的抱住对方,很快奥多便将自己的女儿兰帕吉雅嫁给奈萨,而奈萨投桃报李,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禁止手下继续劫掠阿基坦,两人就此正式结盟。
                                奥多与奈萨结盟,“铁锤”查理不高兴,安达卢西亚正牌省长阿卜杜勒·拉赫曼也不高兴,于是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进行了一次优秀的配合行动。
                                731年,奈萨突然犯抽,对领土内德高望重的金顶绿庙长老动手,等待已久的拉赫曼立刻对奈萨动手,被逼上绝路的奈萨只能带着手下的柏柏尔人奋起反抗,并呼唤自己的岳父奥多支援。
                                可是奥多没空,为什么没空?因为“铁锤”查理这个正在国内大肆掠夺教会财产的人,指责奥多与奈萨联姻过于孝子,自己身为虔诚的信徒,必须替教皇大人清理门户,于是悍然对阿基坦发动入侵,奥多抵御“铁锤”查理就极其吃力,自然无法支援奈萨。
                                “铁锤”查理对阿基坦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两次蹂躏了阿基坦的领土,后面虽然退军了,但是是退到原本是奥多领土的布尔日,就蹲在北方虎视眈眈。
                                好吧好吧,好歹是退军了,哭丧的奥多正准备收拾被“铁锤”查理蹂躏的不成样子的阿基坦,起码恢复防御工事的时候,拉赫曼却又来了。
                                奥多好不容易拉起来的盟友奈萨早已在叛乱失败以后被拉赫曼处决,处决奈萨以后拉赫曼马不停蹄的率军北上,也许“铁锤”查理撤军还没多久,拉赫曼就接踵而至,当然这不是地点上的接踵,两人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呢,而是时间上的接踵。
                                对此,事件的主角奥多表示,自己真是日了poi了。


                                回复
                                19楼2019-01-27 22:13
                                  第十四章:“图尔战役”的意义
                                  “图尔战役”以“铁锤”查理大获全胜而告终,他的称号“铁锤”,也就是因为这一场战争而得来。
                                  某些编年史将“铁锤”查理的战损比记得很夸张,可是有心人一查,这些编年史里“铁锤”查理与萨拉森人的战损比,和奥多在“图卢兹战役”与萨拉森人的战损比是一样的,这就有些尴尬了。
                                  在传统观点而言,都认为“图尔战役”是一场具有决定性的战役,这一场战役捍卫了法兰克王国的信奉,决定了欧洲宗教究竟是基督教的毁灭还是新月教的流行。
                                  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就曾描绘过“图尔战役”假如“铁锤”查理失败后如今的欧洲:
                                  (另外一提,机翻中爱德华·吉本如果只有吉本的话,通常会被翻译成长臂猿,我老早就很好奇,是哪位教授这么有幸被翻译成长臂猿)
                                  “胜利的行军路线从直布罗陀的岩石一直延伸到卢瓦尔河的岸边,长达一千多英里;同样重复的空间会把萨拉森人带到波兰和苏格兰高地的边界;乘风破浪的萨拉森舰队在莱茵河航行不会比尼罗河或幼发拉底河更困难,也许不需要一场海战,萨拉森舰队就可以进入泰晤士河的河口。也许《XX经》的解释现在可以在牛津的学校里教授,她的讲坛可以向一个受割礼的人证明马约姆启示的神圣和真理。”
                                  论调更高的也有,比如一位叫查尔斯的教授认为,“图尔战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场战役,没有这场战役,查理曼、教皇国、神圣罗马帝国这些都不会出现,也就不会有现代的欧洲文明。
                                  (此外小胡子认为,如果图尔战役“铁锤”查理输的话,世界都会绿化,而新月教是以剑让所有国家屈服的方式来传教,充满着日尔曼的气质,与基督教相比显然是新月教更适合德三。)
                                  (默克尔政策指导思想来源?不过这段话是小胡子的军备部长阿尔伯特·斯皮尔转述的,不知道有没有加私货。)
                                  萨拉森人中的史学家也有不少人同意这种观点的,甚至有个叫哈立德·亚海亚·布兰金希普的人认为,正是“图尔战役”的战败,促使倭马亚王朝发生多米诺骨牌式的崩塌。
                                  当然,萨拉森人中持这种看法的只占少数,大多数人的观点认为,“图尔战役”只是一次无足轻重的前哨战,认为那批萨拉森人本来就不是来征服法兰克人的,只是来掠夺财富罢了,对战略大局没有多少改观,现代也有很多学者持这种看法。


                                  回复
                                  21楼2019-01-28 14:25
                                    第十五章:间歇
                                    “图尔战役”中,“铁锤”查理取得了无比辉煌的实力,随后开始继续清除国内的反对派,“铁锤”查理瞄准的下一个目标,是勃艮第王国。
                                    勃艮第王国中有不少对“铁锤”查理对着干的跋扈者,比如奥尔良大主教尤瑟利乌与奥塞尔大主教安马尔,可惜这两货自己也在**,结果被“铁锤”查理抓到机会分别在732年和735年将他们撸掉,恢复对勃艮第王国的统治。
                                    (安马尔后来被“铁锤”查理囚禁,最后因为越狱失败被杀)
                                    接着便是弗里西亚,弗里西亚蛮人可以说是“铁锤”查理的老朋友了,他们的酋长瑞德波特(红蛆)还曾经给“铁锤”查理带来一生中唯一的惨败。
                                    不过这位红蛆早在719年就已经去世,红蛆去世以后,波普成为弗里西亚人新的酋长进行统治。
                                    说起这个红蛆,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红蛆曾经一度改信过基督教,但是当他得知自己死后去天堂只能见到小丕平、“铁锤”查理这些老仇人,没法见到列祖列宗时,他毅然决然的再次改信奥丁大神。
                                    面对教士的劝阻,红蛆是这么回答的:“与其在天堂中与自己的仇人待着,不如去地狱永恒的陪伴着自己的异教徒祖先。”
                                    弗里西亚人第一次给“铁锤”查理找事是在733年,“铁锤”查理轻松镇压了这场叛乱,迫使叛军改信基督教并交出人质,结果“铁锤”查理撤军以后,这群改信者就被弗里西亚同胞给惩戒了。
                                    734年,波普领导弗里西亚人第二次反抗“铁锤”查理,于是“铁锤”查理再次出军平叛,与他们爆发了“布朗战役”。“布朗战役”再次以“铁锤”查理大胜为告终,弗里西亚酋长波普战死,自此以后除了东弗里西亚以外,弗里西亚人皆被法兰克征服。
                                    735年,“铁锤”查理的老朋友,阿基坦公爵“伟大的”奥多死了,阿基坦的贵族们拥立奥多的儿子哈纳尔一世与哈托作为继承人。“铁锤”查理无疑希望兄弟俩人能够像奥多那样继续服从自己,然而很有想法的兄弟两人却并不愿意。
                                    幸运亦或者是不幸,736年萨拉森人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入侵法兰克,给了兄弟两人反抗“铁锤”查理的机会。


                                    回复
                                    22楼2019-01-28 14:49



                                      回复
                                      23楼2019-01-28 19:36
                                        第十七章:狂胜之中的功败垂成
                                        或许在萨拉森人看来,“铁锤”查理仍旧是“图尔战役”时那个只能用步兵来作战的大酋长,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在“图尔战役”之后的短短5年中,“铁锤”查理就已经组建了一批骑兵部队,他们将在接下来的战争中热情的欢迎萨拉森人。
                                        和上次不同,萨拉森人这次是通过海路,将大量军队从马赛运兵登陆的,最后双方在贝尔河爆发了“贝尔河战役”。这次战役中,“铁锤”查理组建的骑兵大展身手,大批萨拉森人军队惨败后被追击到潟湖上,无路可逃而被俘虏,“铁锤”查理得到大量战利品。
                                        对萨拉森人在普罗旺斯势力的扩张而感到警惕的人并非只有“铁锤”查理一人,实际上伦巴第国王柳特普朗德也十分紧张,尽管柳特普朗德曾经与巴伐利亚老家的族人一同对抗“铁锤”查理,但是当萨拉森人入侵普罗旺斯时,柳特普朗德选择与“铁锤”查理结盟。
                                        柳特普朗德与“铁锤”查理结盟的消息很快伴随着“贝尔河战役”惨败的消息传到萨拉森人这里,萨拉森人思虑再三之后,果断怂了,停止向马赛增兵,等于是将普罗旺斯与赛普提尼亚的军队与城市全部抛弃。
                                        或许萨拉森人还幻想日后再次进攻,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随后就是倭马亚王朝的覆灭与科尔多瓦的建立,这是萨拉森人最后一次向法兰克入侵了。
                                        萨拉森人停止增兵以后,“铁锤”查理这才发现,自己最大的敌人从萨拉森人变成了西哥特人,赛普提尼亚的西哥特人对“铁锤”查理恨得深沉,他们宁可被萨拉森人统治也不愿意被“铁锤”查理统治,因此对“铁锤”查理的入侵进行了拼死抵抗。
                                        西哥特人的抵抗无疑触怒了“铁锤”查理,况且“铁锤”查理还担心,如果任由这些城市存在的话,将会成为日后萨拉森人入侵法兰克的军事据点,因此每攻破一座城市,“铁锤”查理就命令军队将城市完全摧毁。
                                        就这样,尼姆、阿格德、贝基耶和玛格罗娜这些古老的城市在“铁锤”查理的兵锋下成为只存在记忆之中的历史,甚至尼姆市中被西哥特人改造成堡垒的古罗马圆形剧院也不能幸免,这么一来,萨拉森人(或者说西哥特人)的据点只剩下一座纳博纳还在坚守。
                                        “铁锤”查理试图攻下纳博纳,事实上他也可以攻下这座萨拉森人在比利牛斯山脉北部最后的据点,尽管纳博纳十分坚固,但失去援军的纳博纳沦陷只是时间问题,然而这个时候,国王去世了,“铁锤”查理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撤军回巴黎整顿国家。
                                        就这样,纳博纳在“铁锤”查理的兵锋之下,成为萨拉森人唯一幸存的据点,“铁锤”查理已经没有时间解决纳博纳,纳博纳的征服(法兰克王国从未征服过赛普提尼亚地区)要留给“铁锤”查理的儿子“矮子”丕平了。


                                        回复
                                        24楼2019-01-28 19:50
                                          第十八章:传奇的谢幕
                                          前文说过,小丕平死时法兰克国王是达格伯特三世,16岁达格伯特三世打赢了“贡比涅战役”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拉根伏里德扶持达格伯特三世的叔叔希尔佩里克二世成为新王。
                                          “铁锤”查理718年取得内战的胜利,身兼三国宫相,也承认希尔佩里克二世是合法的国王,可是希尔佩里克二世没福气,仅仅3年后就不幸驾崩,享年51岁。
                                          希尔佩里克二世去世以后,“铁锤”查理拥立达格伯特三世的儿子,9岁的提奥德里克四世为新的国王。
                                          由于提奥德里克四世有一个给加洛林家族带来太深影响的老爹,所以“铁锤”查理把提奥德里克四世看的十分严。
                                          小丕平在位期间,尽管国王没鸟用,但好歹还能偶尔出去散散步,给农民伯伯断案,可是“铁锤”查理拥立的提奥德里克四世连这个权力都没有了,他成为国王以后只待过两个地方,一是谢勒修道院,二是蒂耶里堡。
                                          就是这么个毫无软用的国王,到737年时就突然死了,在位16年,享年25岁。随着提奥德里克四世的突然去世,“铁锤”查理撤围纳博纳回军巴黎处理后事,什么后事呢?探讨国王的问题。
                                          以往的惯例,国王死了要扶立一个新的国王嘛,不管血统有多可疑(比如克洛泰尔四世),都好歹有个国王,但“铁锤”查理一寻思觉得要什么国王,我宫相来管控国家不就好了?于是在接下来的4年中,法兰克王国就成为没有国王、只有宫相管理的国家了。
                                          “铁锤”查理已经预感到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在他人生的最后4年里,他没有在发起新的征服,而是稳固自己的统治,创造一个更有效率的行政与组织,留给自己儿子一个稳固的国家。
                                          738年,萨克森人又起来闹事,“铁锤”查理率军平定萨克森人的叛乱,迫使萨克森人恢复对法兰克人的猪贡;739年,“铁锤”查理平定由潜逃回来的莫龙特斯领导的普罗旺斯叛乱,并开始将王国外围地区纳入法兰克王国教会的统治。
                                          在宗教方面,“铁锤”查理从723年开始庇护卜尼法斯以及他的宗教改革,“铁锤”查理在巴伐利亚设立了四个教区,让以缅因为行动地点的卜尼法斯就任大主教,管领莱茵河以东的日耳曼人。
                                          739年,教皇请求“铁锤”查理援助自己避免伦巴第国王柳特普朗德的侵犯,然而“铁锤”查理不愿意为教皇而得罪自己的盟友,不过这也是教皇第一次向法兰克人求援,而有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
                                          741年,“铁锤”查理去世,享年53岁,被埋葬在应该是国王才能埋葬的圣德尼。
                                          “铁锤”查理去世以后,他最大的两个儿子均分了他的领土,卡洛曼成为奥斯特拉西亚宫相,此外还有作为添头的图林根与阿勒曼尼亚;次子丕平成为纽斯特里亚兼勃艮第宫相,此外还有普罗旺斯作为添头。
                                          “铁锤”查理的传奇已经结束,加洛林家族的传奇却还没步入最辉煌的时代。


                                          回复
                                          25楼2019-01-28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