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吧 关注:2,098贴子:33,986
  • 0回复贴,共1

喜欢读红楼梦的朋友评论《师友襟期》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种鱼燕传书,诗歌唱和的珍贵友谊,如今已不多见--师友襟期
雾凇 评论 师友襟期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雾凇(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893562/


《师友襟期》是周汝昌怀念故友往事的一本文集,讲述了他在研究红学的过程中,曾经交往或者见过的师友之间的小故事。这本书由周汝昌的女儿周伦玲整理,恰好赶上在周汝昌诞辰一百周年之际出版,也算是对周汝昌的一份特别的纪念。

在后记中,周伦玲提及周汝昌曾在自序中说,“名曰写人者,实为写己,不过借径之一途罢了”。所以,这一本文集的内容,基本都是围绕着周汝昌的红学研究来写的,单独回忆故友其人其事的内容非常少。这也可以看出,周汝昌的确是个研究红学成痴的人,心中满是《红楼梦》,毫无旁骛。

红缘辐辏
周汝昌痴迷于研究和考证《红楼梦》和曹雪芹相关的所有内容,他和多数师友之间的交往,几乎都是为了讨论红学,交流信息。他们之间的交流,很多都依赖于书信。因红学而结缘,因红学而成友,用“红缘辐辏”来概括,再恰当不过。

周汝昌与陶心如先生,就因都对红学感兴趣而结识。陶心如专门去找素不相识的周汝昌,只为告诉周汝昌他曾在友人家见过曹雪芹画像的事情。陶心如不但说明原委,更是随手给周汝昌画了所看到的曹雪芹肖像的示意图。


那时的他们,心无杂念,只为了分享这一难得的信息,便登门造访,相谈甚欢。这可以说是周汝昌跟大部分师友交流红学的常态了。周汝昌所交往的友人,多数都是文艺界人士,许多朋友都愿意把自己所了解的信息,毫无保留的告知周汝昌,或者把稀有的资料提供出来,帮助他研究和考证。

陈大远告诉周汝昌,他的故乡丰润的本地话,就常有像史湘云把“爱”读成“厄”的口音特点;荣郡王后裔金启孮给周汝昌讲述家族往事,帮助周汝昌了解史太君和史湘云的人物关系的原型;胡适毫不犹豫地把珍藏的不同版本抄本借给周汝昌研究之用;尚可喜后人尚养中专门给周汝昌讲述家族中曾见到的曹家后人曹大哥事迹……所有这些,都大大帮助了周汝昌的红学研究,都是难得的奇缘。

周汝昌与冒舒諲的相识,更是奇缘。原来他们刚巧同时在东方出版中心出版新作。中心方面回寄赠书时,把两位的地址写反了。双方对换赠书,书信联系,引为知己,更嫌书信不足表达,直接登门拜望,聊得停不下来。

看周汝昌回忆跟这些师友的旧事,真是“来去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窥见那一代文人的风采。


诗词唱和
周汝昌是顾随的得意门生,在诗词方面颇有造诣。并且,那一代的文人,很多都是中西兼得。在周汝昌和师友的书信往来中,经常随手以诗词赠送、彼此唱和,这份诗意也很让后人羡慕。

周汝昌就是个“诗痴”,很多文章末尾都会附上一首诗。巧的是,缪彦威也是个“诗痴”。所以,他们二人见了面,就“痴”到了一起,不仅忘了身边的其他人,甚至走在街上念诗都惊动了路人。

周汝昌和老师顾随的书信往来,常常诗词唱和,和孙正刚更是共同爱好“填词”。他和孙正刚一起研究词的格律,严格遵守四声平仄,孙正刚甚至把每个字两侧列好几个可选的单字,找周汝昌帮他选择最好的。这种沉浸在汉字的奇妙和优美之中的意趣,外人很难体会了。

现在来看,周汝昌跟友人的往来书信,不仅有学问上的探讨、友人间的关怀,更有这一番诗词唱和的雅趣,雪泥鸿爪,弥足珍贵。在《师友襟期》这本书中,整理者周伦玲也特意在文章中搭配了部分手稿和书画照片,可以再见故人手迹。这样的书信,如今很难再见了。

2019.01.13雾凇


回复
1楼2019-01-27 01:2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