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町吧 关注:20贴子:16,219
  • 13回复贴,共1

【18.12.24 圣诞贺】壳 (KS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从uu那里顺的


回复
1楼2019-01-28 16:35
    *搬一篇去年为感谢uu写的圣诞贺文过来。
    *本来想明年邂逅日先给K柯交党费,然而圣诞图使我叛变决定要先为快柯交份子钱。
    *时间线设定在两人主线齐头并进一同接近尾声。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名柯相关也可以搞正经的走剧情cp向同人。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回复
    2楼2019-01-28 16:37
      他们于雪霁天晴时再度相遇。







      15:31



      这是个注定无法简单与被炉相拥度日的冬天。



      江户川以手揣兜从机场大厅里慢慢挪出来,甫一迎接凛风的“热情”便羡慕起灰原新近养的那只缩头缩脑的乌龟,恨自己不能藏在壳里将这漫长的鬼天气安然睡过去。外面的飘雪不知何时停了,寒气倒仍是源源不断灌进脖子再入心脾,他倒抽一口冷气,着手将脖子上的围巾裹得更紧。

      机场的公车已从郊区开至市中心,透过玻璃窗已经能看到熙攘的人群,印在视网膜定格的瞬间捕捉上同路旁的景色一块倒退。江户川无聊地将目光收了回来,很快替自己找到了一件勉强可打发时间的事——以手支颐盯着前头座位上调皮冒出来的鹿角瞧。

      这是年轻女孩子都喜欢的时兴玩意儿。园子前两天还传了一张兰的特写给他看——照片上的女孩画着简单的小鹿妆,脸上盈满单纯阳光的笑意,天真美好得就如同不谙世事的林间鹿。



      说起来,毛利家的小姐运气一向惊人的好——三天前她在抽奖活动中刮出了欧洲圣诞家庭游,现在已经和父母坐在前往斯德哥尔摩的航班上。细心的女孩分别之前不放心地对他千叮咛万嘱咐,最后惯例分享了她的隐秘心事,向他描述憧憬着在美丽的极光下父母重归于好的情景,元气满满地下结论说今年的圣诞一定会是她生命里最好的一次。

      江户川就熟练地以七分真情三分假意武装好自己的面具,摆出一张让她安心的纯真的笑脸,重重地乖巧点头附和:“嗯!”

      他不愿意再想下去了,他只得又把目光投向窗外。东京的初雪今年来得迟,势头却不小,其间难见的一排自然的绿色属于青松——连日的积雪压不垮它们,只是总免不得要受点累。

      他一时荒谬地生发出点微妙的同病相怜。



      今天是平安夜,满街树木枝头的彩灯夹着雪色点缀得热闹,节日的喜庆沿着每一家商铺的门厅铺展成绵延的锦缎。江户川并不知道自己在哪一站下了车,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他只是单纯地想从憋闷的公车中赶紧下来走一走——那狭小的密闭空间里不知从何积攒的疲惫和负罪感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城市的白天黑夜没有安静的时刻,在节日氛围的统领下更是酝酿着一场狂欢。人潮和车流交汇着来来往往,圣诞歌流淌在烤饼的香味中,店铺里的老猫安心地圈着尾巴窝在圣诞树下。人人事事各得其所,好像只有他不知道该在哪里暂时停留,便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这陌生的街头继续行走。

      正低头要数到五百零四块地砖时,江户川感到自己被人一把拎了起来。他没搞清楚状况正待本能地挣扎,在紧急刹车声响起之后便看到司机暴躁探头朝他这方向骂骂咧咧,他的大脑适才缓慢地恢复运转,手脚也停止扑腾。

      好心的救命恩人似是担心他受到了惊吓,就着这个姿势腾手将他箍在怀抱里,而后抚慰般轻轻拍了几下他的背。江户川一时有点好笑,有些自嘲地想躲过了那么多枪林弹雨竟差点交代在交通事故里——生命本质上是多么脆弱的东西。他难得后知后觉有点劫后余生的庆幸,便允许自己软弱地贪恋会对方的温暖,默默接受了来自陌生人的善意。

      江户川抬头想向这好心人致谢,却在目光落到对方脸上的瞬间僵住了舌头。他此时的位置正好迎着已偏西的日头,有些不真实的晃眼,一时竟先疑心自己看错了。然而一定是这见鬼的天气冻坏了他的思维,鬼使神差之下他还是脱口抛出哲学疑问:“你是谁?”



      即便黑羽那么多次从鬼门关捞侦探的命也没有习惯成麻木,他还没从宿敌事故体质的惊吓中缓过劲来,就听怀里的小鬼头一不反思二不道谢,反倒直眉楞眼地问出这句话来。

      他本来就有点郁气难消,当即沉下脸恶声恶气吓唬对方:“专拐不听话小孩的人贩子。”

      说完黑羽就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他慢条斯理地把要拐的小孩放下,妄图把这页若无其事地翻过去。侦探的围巾被他抓得有些散乱,他顺便矮下了身子,将围巾重新取下展开轻轻绕孩童脖颈一圈——两个人因为这个动作挨得很近,近到江户川足以完全看清对方的眼睛是有够漂亮的蓝色。这样的眼睛会适合戴上单片眼镜吗?他觉得有点难以想象——就像难以想象戴上眼镜的工藤新一是江户川柯南一样。

      青年的手指修长灵活,一个简单的结很快在他手下成形。黑羽有些无奈地看着乖巧任由摆布的侦探,脸上还是一副呆愣着神游天外的表情,他终于没忍住不甚温柔地出手摸了一把小孩冻得通红的脸——温暖的指腹和皮肤相触摩擦出一阵火辣辣的疼,使得思维跑马的那位终于回魂苦着脸轻嘶了一声。见此黑羽眉头略微挑起来,“这么冷的天在外面瞎跑什么——你当自己是铁打的吗?真是不省心的小鬼。”


      回复
      3楼2019-01-28 16:47
        16:01



        事实上江户川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赖着对方,他承认有一瞬间眼前高中生看他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近来他一直奇怪的是,自己这边被快燎至眉梢的战火逼得分身乏术也就罢了,然而怪盗不知为何也不再大张旗鼓地出现在月下的舞台,自上次分别已经销声匿迹三月有余。

        是错觉吧,江户川想,这么再仔细一看救命恩人和那种只会装模作样的家伙一点也不像。他正要挂起柯南标志性的无害笑容好好地跟对方道谢,就听有女孩子健气的声音隔着马路伴着风送过这边来:“嗨诶!快斗——”



        黑羽快斗不明白自己这种助人为乐的好青年到底做错了什么。

        中森警部家的小姐单方面对基德克星一见如故,在询问得知对方迷路且目前家中无人之后母性大发,盛邀对方一起去公园玩,全程当身边的竹马是空气,没有询问他关于此事的任何意见。直到路过一家饮品店时中森才想起来旁边似乎还有这么个人,她脆生生地清晰唤了对方一声。

        黑羽心脏被她叫得差点停跳,他的目光心虚地落在手里捧着热可可的侦探身上——江户川似乎没有在意,好像正被要不要往里加一包糖的问题困扰着。他略微松了一口气,认命地掏钱付了款,忍不住祈祷青梅不要在名侦探面前再叫他的名字了,他情愿整个冬天都不吃冰淇淋。

        然而上帝显然没有空理睬黑羽——本来那两人安生走在小道前面,女孩子热情地打探着身边小男孩的家庭情况,江户川则颇为狼狈地应付着突如其来的查户口。黑羽乐得一个人自在缀在后面,才来得及偷笑两声宿敌话语间的左支右拙,就听青梅又在叫他:“快斗——你快点呀!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把昨天的雪人堆完才行。”说罢又期盼地看向江户川,“呐,柯南君也一起来吧。毕竟你可是基德克星啊——”

        江户川看到雪人的半成品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女孩的意思——那臃肿的两团雪竟是按怪盗的装束打扮的。主体部分完成后,接下来只剩下——他抿着嘴角的笑意看着黑羽充满怨气地把放大镜用力摁在了雪人右眼的位置。

        江户川又瞅了怪模怪样的“怪盗”一眼——那胡萝卜装饰的嘴巴正险之又险地滑了十五度角到底留在了上头,方慢吞吞蹭到黑羽面前,“诶?快斗——哥哥怎么那么肯定基德的单片镜是戴在右眼的啊?”

        中森彼时正忙着使力将一根绳子缠绕“怪盗”一周,闻言不在意地接道:“因为快斗是基德的超级粉丝啊!柯南君你不要跟快斗一起玩——他会带坏你的。”

        “哇……”,江户川笑容满面,“原来快斗——哥哥是KID的超级粉丝啊。”

        回到前言,黑羽真的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索性不再理会名侦探探究的目光,大方又挑衅地朝所谓基德克星点了点头。


        “这样!就算抓住怪盗基德啦!”
        中森终于完成了她的最后一道捆绑工序,她两手握着绳子的尾端,一脚踩在雪人身侧,露出一张将怪盗胜利擒获后的得意笑脸。
        女孩子活泼欢快的声音似是裹着冬日雪地的寒气,江户川心下一突,望向身侧时青年却堪堪将属于怪盗的锋芒悉数敛于眼角。

        然而和天气的冷酷严寒不同,怪盗基德那种独特的冰冷又凛冽的气息,不讲道理到层层冬装都无法将之阻隔于感官之外。
        江户川贴着黑羽规规矩矩站好,正视前方摆出一个乖巧的小孩子式无辜可爱,语气终于放轻松到平时和对方相处的状态,“别那么紧张……我不会在她面前揭穿你的,小偷先生……所以别把身体绷那么紧啊。”

        黑羽心下叹道来了来了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此前的对决中他就早已不再妄图跟这精明的侦探装傻,转头瞥见对方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就觉得心头蓦地软下来,“还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呀——名侦探。”



        他知道身边7岁小小少年的壳子里封印着与他同样的17岁的灵魂,光总是分外眷顾他,无论何时都生机勃勃地跳跃在他的蓝眼睛里——镜片本来就什么也遮不住……他明白的......都是要靠那种东西伪装的人——当然遮不住……能遮住什么呢?


        回复
        4楼2019-01-28 16:54
          18:21


          透过店内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夜晚的雪还是反射着亮眼的白,铆足了劲要在纯黑的噩梦与缤纷的圣诞间扯出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他们待在店里的时间挺长,要离开时广播里正播报着雪大到封路的消息,说是全城交通系统被大雪和人流搞到几近瘫痪。尽管黑羽小心护着小朋友,出店门的时候还是不慎被庞大的客流挤散,再找到对方时正瞧见他安安静静地站在街道拐角,皱着眉头不说话也不动。

          见黑羽以眼神询问,江户川才自暴自弃带着点难堪的情绪开口,“今天真是倒霉......他们挤掉了我一只鞋子......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我没办法,只得在这儿等你。”

          黑羽这才注意到男孩的左右脚并在一起,裸露在外的左脚袜子上满是泥泞。他强忍住没笑话对方的狼狈,半真半假抱怨,“那现在怎么办?上次你的足球可是搞坏了我的滑翔翼,我可没有办法送你回去啊,名侦探。”



          这话出口黑羽就后悔了,因为侦探先生眼里又探出了名为好奇的钩子。果然江户川艰难地扶着墙根调整了下姿势,不避不闪直直望向怪盗的眼睛:“到今夜十二点便是九十一天......这么多日还不够小偷先生修好吗?”他有些滑稽地单腿蹦了两下,直球发得又快又准,“你是找到那块特殊的宝石了吧。”

          “是啊......”黑羽打着哈哈含糊笑了两下,“不过接下来的都是我自己的分内事,如果名侦探依旧没有把我交给警察的打算,就请不要再插手了吧。”

          江户川不说话,只是拿那双澄澈得过分的眼睛瞧他。满街灯红酒绿,人声鼎沸,光影交织,然而世间百态似乎都无法在这双眼睛里留下什么痕迹,以至于他看向你的时候会让人有种被吸纳进去的错觉。

          侦探先生咬字清楚地发问,“怪盗基德是要消失了吗?”

          黑羽在与宿敌的对视中败下阵来——名侦探是跟红子学了什么糟糕的魔法吗?然而还没等他组织出什么华丽且合适的告别语来,又听对方继续道,“那么,我们的事情各自结束之后,一切也全部终结了吗?难得碰上你这么有趣的对手,想想就感觉超无聊啊!没有预告函的话也想收到你的圣诞贺卡!”男孩似是想到什么又赶紧强调补充一句,“如果上面也有谜题的话。”


          黑羽挫败地发现自己总是拿他这种态度没辙。江户川小朋友每次就差直接在脸上贴上“我就是道理”的纸条,而他那么讲道理的人,也只好按道理行事。他对上他的眼睛——那双眸子比天空更宽阔比大海更深邃,总是熠熠生辉得好似可从中掬起一捧星光。
          他的意思是想和我成为朋友——这只是个简单的逻辑命题,哪怕他不是高智商的怪盗也能从侦探这几句话里推理出这明显的言下之意,却在心里再三颠倒论证了好几番。哪需要去等明年圣诞,他想,新的一年从头到尾有那么多美妙的节日——最近的话,那个可以吃到很多巧克力的情人节就是个不错的日子。
          但是现在黑羽来不及收拾自己被浸在糖水里一颗不知如何安置的心,只是听从本心俯身抱起面前的小朋友往来时的路折返回去,那孩子明明懂他的意思,还要得便宜卖乖地小声嚷嚷着干嘛啊这里有人拐卖儿童啊,还配合着小幅度的挣扎。说着可能发觉没人搭戏有点无聊,声音便渐渐消下去,而后自己调整了一下位置舒舒服服地窝在对方的怀抱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滴溜溜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店铺。
          高中生怎么可以还那么孩子气,成熟大人黑羽君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一辈子的气都要在今天叹完,可见未来也没什么更值得头疼的事了——这么一想他又隐约有些高兴和甜蜜,他依旧无法准确抓住自己的心绪,只能暂且牢牢抱紧怀里的人。



          “没办法只有我愿意收留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小侦探了。不然他只能去街边卖火柴了。”
          “真是感谢你一贯的好心啊,怪盗——快斗。”
          “……”
          “我才发现你爸爸还真是恶趣味。”
          “哪里比得上名侦探,你说对吗——江户川柯南君?”
          “……”
          “你别乱动啊!疼……说不过就踢人是什么毛病?”
          “要你管啊。”
          “这么任性的孩子还真是不可爱……别揪我头发……工藤新一你真当自己是小朋友吗?下个路口我给你买糖吃快点放手啊**!”
          ……
          他们这样没营养的对话一路堆得太多,漫天飞雪使出浑身解数也插不进这两个幼稚鬼的话锋,只得在他们身后气闷着悄无声息地停了。

          ***
          ——狡兔不是都有三窟的吗?小偷先生?
          ——是这样没错。但是架不住他自己心甘情愿直接往树上撞啊……守株的侦探君。


          回复(1)
          6楼2019-01-28 17:05
            后记
            很多句子埋了我对这两个人和他们关系的一点浅薄的理解,如果能读出来就太好了。


            唯一想点明的是新一讨圣诞礼物那里大概有种“我们彼此都是,一定要平安等到对方迟到的贺礼啊”这样隐秘的鼓励和约定在里面,不知道有没有传达清楚。

            其他没什么想说的了,我cp是真的浪漫,是我笔力不够,圣诞快乐。


            回复
            7楼2019-01-28 17:07
              @筑_
              虽然之前说好了要每篇都记得艾特你,临到头还是犹豫了下,因为记得你之前说对新一bl相关没有阅读兴趣
              这篇是不偏不倚的快新,不过也有包含一点点我对工藤理解性的看法。如果没有欲望读cp向就无视我吧,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1-28 17:15
                雖然是快新不過我還是注意到了青子
                真討喜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新什麼時候這麼主動惹!!😳
                話說在槲寄生下不是接吻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1-31 22:49
                  重要節日是指生日之類的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1-31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