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282贴子:6,834,008

【原创】变之伊 雪之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游戏开始了吗。。?
呐。。没关系的
因为啊。。
我爱你。。非常。。非常。


回复
1楼2019-01-28 21:18
    2019-06-21 07:08 广告
    食用说明:
    1.本文很正经,轻微的诡异灵异。
    2.因为在考雅思,所以不定时码字更新
    3.补充一下第一点吧。。画风还是会带一些奇怪的感觉(捂脸)
    4.恩,没什么要补充的了,希望大家能愉快的食用


    回复
    2楼2019-01-28 21:25
      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8 21:36
        纳尼纳尼😱,一开始就这么凶残的嘛!!!
        伊白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真怕突然有条弹幕解说,没错,我就是侦探
        果然还是鬼畜病娇风啊,昂,期待后续了~女主应该没死吧,大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28 22:58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8 23:02
            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高产


            收起回复
            8楼2019-01-29 22:50
              【一】
              “啊!”
              伊白意识回归,猛的坐了起来,攥着胸口的衣襟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身子微微的发抖,冒出了冷汗浸湿后背,眼里充满了恐惧。
              她的喊声将正跪坐在她床边喊她起床的邱梓吓了一跳“白。。伊白?你怎么了。是做噩梦了么?”
              她抬起头,看了面前的好友一眼。
              她这是。。回来了?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刷的一下扯开了自己的衣领,不顾邱梓诧异的眼神检查着自己的胸前。
              一道浅浅的红色印子像是被稍长的指甲划过留下的痕迹,看着走向,伊白的瞳孔蓦的放大,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是一条从锁骨横向延伸最终停留在心脏位置的划痕,在末端线条不止一个,看起来像是为了扩开取出什么东西而在上面来回的划。
              看着伊白惨白的脸色邱梓有些担心的用手背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因为刚冒过冷汗还有些冰凉。
              她一言不发,青着脸眼睛没有聚焦的看着前方不知在想着什么,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脸色。看着邱梓满脸的担心,伊白扯了一个笑脸“哈哈,没事,我没事,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真的没事吗?”
              “恩。”
              “那好吧,你快起床收拾一下吧,快到集合时间了。”
              。。
              集合也不过就是一群人等那几个拖拖拉拉的人然后比预计时间晚上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出发。
              看着他们一边嬉戏打闹一边布置与准备着中午烧烤用的东西,伊白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决定袖手旁观。
              好吵。
              在旁边站了一会后,她想了想,慢慢的沿着另一条小路踱去了民宿酒店的后方。
              一间精致木屋别墅隐藏在稀疏的树林里,若隐若现。
              沿着小道走过去就看见了酒店的拥有人正坐在小花园的椅子上,手上捧着一杯咖啡。
              “言女士。”伊白走了过去和她打了个招呼。
              言墓雪冲她笑笑,咖啡温温的冒着雾气。
              伊白坐到她旁边“言女士,我有事想问你。。”
              “恩,请说。”
              “你。。知道楚怀先生吗?”
              “。。。”言墓雪敛去了笑意,偏头看着她顿了顿,说“要来杯拿铁吗?”
              “恩?不用了,谢谢。”伊白并不喜欢咖啡烘焙之后散发的苦涩,粉碎也只会让这味道更加的浓郁。
              言墓雪并没有因遭到伊白的拒绝而有任何的不悦,低头慢慢的喝了一口咖啡。“恩。。他在这里待过。做过一段时间的园丁。”
              她一说完,伊白猛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吓得言墓雪一愣。“伊白?”
              “在,在这待过?”她紧皱着眉,激动的忽略了言墓雪竟然知道她的名字。“言女士,他人呢?”
              言墓雪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眨了眨眼睛。“他三年前失踪了。”
              淡淡的咖啡味萦绕在鼻前,面前的人看着不过二十多岁,却是这个度假村的拥有人,长相不是一般的好,气质绝佳。
              伊白忽然意识到她靠得太近了。
              有些慌乱的坐了下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恩。。咖啡的味道似乎没有那么糟糕。
              但很快心中就被不安占据了。
              失踪。。么。。十有八九是死了吧。。。
              “那个。。。您能和我说说关于他的事情么?”
              言墓雪又喝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
              专心听她述说的伊白压下了心里的疑惑。
              她没有问她怎么知道楚怀的,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要打听他。。。


              收起回复
              9楼2019-01-29 23:52
                因为发现了错字。。忍不了,就重发了(瘫)


                回复
                10楼2019-01-29 23:53
                  唔,灵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30 12:38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30 13:01
                      【二。昔】
                      “美琳。”陷进软软的沙发里的穿着一件丝滑睡衣的人轻声唤着。
                      长相成熟的女人应声而来“您有什么吩咐?”
                      “恩。。想吃雪糕。”言墓雪眯着眼看着窗外。
                      今天的太阳有些刺眼啊。
                      “是,我去准备。”
                      “恩。。。”她此时连话都不想说了。
                      好热。。
                      “端一杯凉白开”管家适时的走了过来掐灭了她的愿望。
                      “。。”还没等言墓雪开口管家就补充道“姐姐让我监督的。”
                      “。。。”像是才想起来什么,言墓雪手撑着下巴偏头看着管家。“啊芮安,忘了告诉你,芮雅今天要过来。”
                      看见林芮安眼中闪过意料之中的慌乱,她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终于在手中的凉开水快喝完的时候,要拜访的人终于来了。
                      屋外。
                      园丁楚怀放下了手中的修剪工具,手胡乱的在身上擦了擦,小跑着过去为来人打开了大门。
                      “林小姐,您。您来了呀”年轻的小伙子有些紧张的捏了捏自己的手。
                      “恩,来看看妹妹。”林芮雅温和的笑了笑,礼貌的回答着。
                      像是晕眩在了她的笑容中,楚怀双耳通红的走回了原来的位置,拿起剪子无意识的修剪着,脸上挂着傻笑。
                      恩?
                      眯着眼睛的言墓雪目光落在了自己的管家身上。她笔直的站着,依旧是不变的面瘫脸,但目光却在林芮雅出现后一直追逐着男孩。
                      她挑了挑嘴角,起身凑近她耳旁动了动嘴唇,将被握得温热的空杯子塞进她手里,转身去迎接自己的好友。
                      耳边还残留着她说话的微凉气息,林芮安像才回过神似得本能的接过水杯。想到听到的那几个字,眼神暗了暗。
                      听着身后离开的脚步声,言墓雪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她已经提醒过她了哦。。
                      夜幕降临,白天的闷热终于散去,原本有些生气的别墅因为林芮雅的离开又重新的恢复成原先阴沉沉的样子。
                      “叩叩”
                      刚洗完澡,身上挂着松散的浴袍的言墓雪正用毛巾擦揉着头发,头也没抬的喊了一声“进。”
                      这么晚了,是要做什么呢?
                      她笑了笑,问 “芮安,怎么了?”
                      “我有事不明白,想问一下您。”林芮安面无表情的询问着“可以吗?”
                      言墓雪点点头。
                      “您说,不行,是因为喜欢他吗?”林芮安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但略微加快的语速还是暴露了说话的主人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谁知,言墓雪愣了一下之后,居然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没办法,太好笑了,为什么她可爱的管家会这么想。
                      终于,在看到林芮安表情快绷不住的时候,轻咳了一声止了笑“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的假设,让我觉得,嗯,很好笑。”
                      “什么意思?”
                      言墓雪突然把她拉近,危险的看着她舔了舔嘴唇。
                      配着她那优秀脸庞,林芮安不自觉的低头想避开她的眼神。
                      未完全擦干的头发贴在胸前,水汇聚在发尖凝成了一颗小水珠顺着皮肤一直滑进了隐藏在浴衣下的深沟。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林芮安有点不受控制的脸红了。
                      言墓雪见状,很是满意的笑了笑,“芮安,我告诉你个秘密吧,我只喜欢女孩子这种香软的生物哦”
                      她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定定的看着言墓雪。
                      “我没什么意思,我说不行,自然有我的理由,是为你好。”她毫不在意的开始解浴袍的带子,换上了睡衣,看了一眼依旧站在门口的管家无奈的说“天不早了,回去睡吧。”
                        林芮安看了看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一言不发的轻声合上了门。


                      回复
                      13楼2019-02-01 01:52
                        ……!!?啊,原来故事开始要从别的方向展开啊。嗯,初始镜头很好玩,期待下方解密。另外,总觉得有人要与尘世说再见了,那么会是谁动手呢?沉思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01 07: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1 11:42
                            我押五毛言墓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01 13:50
                              言墓雪淡定的喝着咖啡,看见伊白依旧是呆呆的望着她,失声笑了笑“伊白同学真的很可爱呢。”
                              被眼前的人夸赞了,伊白有些不自然的抬手隔着头发捏了捏耳朵。耳尖那烫手的温度,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通红的。
                              还好只有耳朵发红。。
                              脸上依旧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
                              “咳,您是说,在楚怀先生失踪前,林芮安小姐有来找过您?”伊白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大大方方的告诉自己她是喜欢女孩子的。嗯。。不过她对这类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毕竟这在现在是挺常见的。
                              “恩”言墓雪点了点头。
                              “那照您的说法,林小姐对楚怀先生有好感?”这样的话管家要被列为嫌疑人之一了,楚怀先生似乎对管家姐姐有意思,那无法占有而引出的情杀倒是可以理解了。
                              “哈哈哈。”言墓雪看着她,笑容夹杂着一丝不明的意味“我有点好奇,你怎么会突然对楚怀的事情感兴趣?”
                              伊白愣了一下。
                              原以为,她不会问的。
                              该怎么说?
                              说她做了个梦,真实到仿佛那个死之前承受痛苦的人就是她的梦?
                              而且弄出的伤痕也直接映射在了现实的肉体上。
                              一般人都不会相信吧。
                              “哈哈,没什么,就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她刚说完的时候,似乎看到低头准备喝一口咖啡的言墓雪嘴角勾了勾。
                              弧度消失的快到她甚至怀疑是老是看到她笑而产生的幻觉。
                              “是什么样的梦?”言墓雪像无意的问道。
                              “恩。。就是,很普通的梦。”
                              “。。哦。”言墓雪淡淡的应道。
                              空气忽然的安静下来。
                              伊白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低着头装作思考着。
                              言墓雪也没有打破这个气氛的意思,捧着咖啡杯继续享受着美好的午后,时不时的瞥一眼伊白。
                              等到伊白快坐不住的时候,才放下杯子轻唤道“芮安,再帮我泡一杯咖啡,顺便给伊白同学端一杯温牛奶吧”
                              “不,不用了”伊白赶忙的阻止了,站了起来对上言墓雪询问的目光“快到集合时间了,我也该离开了。言女士,虽然有些失礼,但还是希望您可以答应”
                              “答应是可以,但你可以先答应我对我不用敬称吗?我比你大不了多少。”
                              “这,怎么可以呢。”
                              “可以,你可以直接叫我阿墓。我们也算是朋友了。”
                              “朋。朋友?”伊白愣了愣“言女士?”
                              “不可以吗?伊白同学?”言墓雪明显装出来的失望语气让伊白忍不住笑了。
                              “那,阿墓,可以请你继续帮我吗?我想知道更多。”伊白鞠了个躬后恳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01 19:40
                                更完啦~我要去和妹妹看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1 19:40
                                  默默占个前排。嗯,一个在一本正经地扮猪吃老虎,一个在满怀期待地恶趣味,果然得说这里边有什么关系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01 19:48
                                    糟糕的发现自己忘记加标题了。。用手机黏贴的时候漏了。。
                                    上面那个是【三。今】哦


                                    回复
                                    22楼2019-02-02 00:00
                                      【四。恶】
                                      回到河边的时候,同学们已经收拾好烧烤的物品正聚在一起清点着人数。
                                      “伊白,你去哪了?就差你一个人了。”看到伊白出现了,邱梓赶忙招招手让她赶紧过来。
                                      让他们多等了一会,点了两次人数的罪魁祸首回来了,原本只是小声议论的人群像炸开了锅一样嚷嚷起来。
                                      “面子真大,让所有人等她一个。”
                                      “这是在酒店附近呢,离开这么久,谁知道是去做了什么呢。”
                                      “嘿嘿嘿嘿。”听明白其中隐晦意思的同学都跟着笑了。
                                      无视了那些女孩子阴阳怪气的说的话以及那几个男孩子怎么看都是有那么点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目光,伊白平静的和邱梓解释道“有点无聊,就在周围逛了逛。”
                                      毕竟这些人对她的排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伊白的不搭理也让其他人没了挑事的兴致,话题很快的就从这上面移开了。
                                      “哎,你知道吗,这度假村还有其他的名字哦,幽灵山庄。”
                                      “为。。为什么啊?”
                                      “因为啊。。。听说。。这酒店里。。死过很多人哦”说话人刻意压低和放缓的语气成功的把周围的女生吓住了。
                                      “因为这里曾发生过一起连环杀人案哦。”
                                      “哦,这个我听说过。而且。。有传闻说,凶手到最后也没有被抓住,只知道是一个女人,依旧隐藏在酒店里呢。。。如果在十二点多的时候。。。走廊的灯。。忽闪忽闪的。。而且传来女人隐隐约约的笑声。。。还有间隔约为一秒的有节奏的脚步声的话,那。。。就是凶手在寻找目标下手哦。”
                                      “啊!不要说了!”
                                      已经有女生承受不住的尖叫了。
                                      一直跟在队伍末尾的伊白看了看说话的几个人,然后望向木屋别墅的方向,表情若有所思。
                                      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庞大的队伍原地解散。
                                      不过因为吃完烧烤不久还饱得厉害,不少人选择了回房间休息。
                                      虽然所有人的房间都在七楼,但三个客梯的运送效率还是十分快的。
                                      明白没什么人愿意和自己一起乘坐电梯也不愿意白生出不必要的事情的伊白乖巧的等到了最后。
                                      很快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其中一部电梯显示从负二层上来来,另外两部是从上面下来。
                                      可是明明显示负二层的电梯已经上来了,可是电梯门就是不开,灯却一直亮着。
                                      陪着伊白等的邱梓又按了按按键,还是不开。
                                      “这电梯是突然的坏了吗?”邱梓小声的嘀咕着。
                                      两人也没想这么多,转身,等待身后的两部电梯。
                                      可是,这两部在同时显示到了4层的时候,电梯指示灯忽然就灭了。
                                      两部同时灭。
                                      这时候她们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邱梓紧张的拉住伊白的衣角,“我。。。有点害怕。”
                                      伊白轻皱了下眉头,但并没有将邱梓的手甩开。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觉得静,特别静,静的阴森。
                                      明明刚才还看到有人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此时却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回复
                                      23楼2019-02-02 12:50
                                        嚼得这个坑更的速度是我的巅峰了(瘫)


                                        回复
                                        24楼2019-02-02 12:51
                                          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02 14:15
                                            注意点本来放在乱七八糟的胡说八道上边,还想着说这是什么同学来着,就看到了后续鬼屋式发展,瞬间觉得前边时候是在铺垫吧,一松一紧,可说完美了这种恐怖阴森森的恐怖悬疑感,可不要再刺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02 14:5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02 16:06
                                                昨天大晚上的被妹妹拉着喝rio,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04 14:05
                                                  【五】
                                                  邱梓顺着伊白的目光看去,那是一部目前看起来唯一能够正常使用的电梯。
                                                  是那种两个门折叠着向一个方向打开的电梯。它位于侯梯厅中间,明显比普通的要宽上些许的电梯门上方银白色的牌子上是猩红的两个字,货梯。
                                                  “你。。不会是想要坐。。那个。。货梯上去吧?”邱梓不安的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只有它能用,或者,走楼梯。”
                                                  坐是没问题的,只是。。一般的酒店里会专门设置货梯么。。
                                                  在伊白还在思考着的时候,身后明明早已到了一楼却怎么也没反应的电梯刷的一下打开了。
                                                  “啊啊啊!”
                                                  没有因为电梯的异样而惊恐,反而被邱梓的尖叫声吓到的伊白紧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被刺激得生疼的耳朵。
                                                  进了电梯,门快要关了,邱梓还是提心吊胆的站在外面不敢进来。
                                                  伊白只能无奈的按住了开门键问道“你不进来么。”看着她依然没动,想了想,补充道“里面什么都没有。”
                                                  邱梓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跟在她后面进来的是今天说话的那几个女生,这让伊白有些意外。
                                                  “呵,原来还有人在里面啊,我当是谁吓得邱梓不敢进电梯呢。和你分到一间房真是为难她了”第一个来的女生说完就想出去,换一部电梯坐。
                                                  邱梓着急的刚想反驳,就被伊白一个眼神制止了。
                                                  那个女生在回头看见后面两部是停运的以后,只得幸恹恹的走了进来。“真是晦气。”
                                                  “惠子,别因为那种人坏了心情。回去我们还要尝尝刚买的蛋糕呢,等久了就不好吃了,对吧。”其他的三个女生出声安慰的说。
                                                  电梯很快就上到了6楼。
                                                  伊白两人礼貌的等到她们都出去了才离开了电梯。
                                                  走出几步,伊白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向身后正在关闭的电梯门。
                                                  直到完全闭合,电梯里也还是空无一人。
                                                  但紧闭的金属门让伊白产生了一种错觉。。
                                                  好像一扇很重要的门,关闭了。
                                                  “呐,惠子。。你有没有觉得。。这走廊的灯太亮了啊”
                                                  “恩。。好像是。”
                                                  “娟儿,惠子。。别。别吓人啊”说话的是今天尖叫的那个女孩子。
                                                  一般来说,晚上这个时间,楼层里面的灯光应是比较昏暗的,但是这里的灯光却很明亮,异常的明亮,有些亮的不自然。
                                                  虽然是比较柔和的光线,但是总觉得有点刺眼。
                                                  惠子顺着泛白的光线看着自己的影子,好像被无限的拉长。
                                                  总觉得自己不是身处酒店,而是在一个说不出来异样的环境里。
                                                  整个楼层是安静的,出奇的静,静的令人心中不踏实。
                                                  很快就走到了惠子她们的房间。
                                                  大概是所谓的女生汇聚一起吃蛋糕的茶话会,四个女生都进去了。
                                                  伊白,邱梓也很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在她们的斜对面。


                                                  回复
                                                  29楼2019-02-04 14:19
                                                    这些在酒店里的奇奇怪怪的感觉,其实,是每次自己一个人去旅游的时候产生的呢(乖巧)
                                                    又喜欢玩到很晚才回去,其实心里又害怕。
                                                    真是十分矛盾的一个人啊。


                                                    回复
                                                    30楼2019-02-04 14:24
                                                      果然跟胆小的小伙伴一起,没有强大的心脏是受不住的不怕胆小爱哭,最怕就是尖叫和不听话,这个最吓人也最烦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04 17:35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04 18:55
                                                          米娜桑!新年快乐哇,我在码字了,希望能在睡前来新年第一弹哦,啊噗噗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05 00:56
                                                            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05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