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237贴子:2,686,506

【原创】晓与宇智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新年好,我又开了个贴子。

最近我发现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偏向晓与宇智波而不是单纯只是晓的故事了,虽然框架还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下,但是不太适合番外篇。

所以干脆开个新帖子,主要内容就是晓全体与宇智波一族的故事。

依然还是半欢脱向,形式还是一篇篇有些温馨,有些搞笑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31 21:07
    楼主什么时候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31 21:10
      不要吊胃口啊快更!(掐脖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31 21:17
        水户奶奶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31 21:19
          水库奶奶啊,都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你这样吊人胃口真的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31 21:47
            快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1-31 21:49
              这边已经走到了宇智波大宅,开门迎他们的是止水,迪达拉看到止水突然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凑过去揽着止水的肩膀感慨地说道:“没想到你在这家里地位和我差不多嘛,嗯。”
              止水尴尬地陪笑,他没听懂迪达拉这话的意思。
              “斑呢?”最先进屋的带土扫视一圈没看到斑,于是问道止水。
              “在屋里吧。我帮你们去喊。”止水刚要转身去斑的房间就被迪达拉拉住了:“不用你了,我们自己进去,嗯。”
              止水半懂不懂地喔了一声,然后退到一边让他们进屋。
              看到晓所有人都进了斑那屋,止水隐隐有些不安:“怎么还都进去了…十对一吗?”
              屋里,斑以为晓只是来蹭饭的,让止水招呼招呼就行了,没想到这回还都来找他了,找就算了,还一下十个人都进他这屋了。想到这斑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看向这群人。
              这帮人怎么那么虎,怪不得最后一个个都浪死的。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才是这群人里最虎的那个,斑用一贯低沉的声音问道:“这回有什么事?”
              晓众你推我搡,最后硬是把站在最后面的鼬给挤到最前面了。鼬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就从最后出现在了斑的面前,他茫然了一两秒,在他看到斑眼神中明显的不耐烦之后马上说道:“我们是来送衣服的。”
              斑看着鼬轻轻眯着眼。
              鼬一下有点摸不透斑的心思,一张脸让头发遮住一半,就剩一只左眼还微微眯了一下,饶是被誉为“拥有真正的瞳力”的鼬,也不知道斑下一步想干什么。
              “这是衣服。”
              在两个瞳力者的对视中,鼬最先受不了的斑的目光,将佩恩手里的衣服递过去。
              斑终于将视线从鼬移到了衣服上,他接过衣服又眯了眯眼,说道:“晓的大氅?”
              “对,我们想看你穿上。”飞段无所顾忌地说道。
              其余人都有些感激地看向飞段,尤其是鼬。他们有时候也挺羡慕飞段这种贤值不高的人,毕竟人越傻,顾及的越少,就越幸福。
              斑听到飞段的声音看了一眼声音方向,看到后者连扣子都没系,马上把目光移走。
              衣服的材质摸着很舒服,黑底红云,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但其中却又能感觉出一丝悲伤。
              斑有些被这连大氅吸引了,他点了下头:“行。”
              晓众激动地又是一番只有他们自己才理解是什么意思的眼神对视,急切地看着斑。
              斑看着晓众一脸不加掩饰的热切,太阳穴隐隐有了十字。
              “出去给我等!”
              晓众恋恋不舍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在等人的这段时间,鼬问道:“为什么非要斑穿晓袍?”这是他一路上都想问的问题。
              其余人听到后想了想,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为什么,都诚实地摇摇头:“就是想看。”
              鼬:“…当我没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31 22:07
                很快斑就出来了,晓众一股脑儿地围上去上看下看。
                “呃,好像和想象中有点不太一样…”
                “嗯…”
                看到晓众一脸纠结别扭的表情,斑脸色一下黑了,他抄着手露出一个冷笑:“让我穿的是你们,我穿了。我穿上这件衣服现在我就是晓的首领,只要我一天不脱这身大氅,你们一天就得听我的。”
                晓众:“!!!”
                “求您了,把衣服脱了吧。”
                “真的,还是您以前的族袍好看。”
                “就是,这大氅是什么东西,您赶紧脱了。”
                止水再一次从自己房间里出来,就看到斑穿着晓的大氅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报纸,身后晓众不停地在他身边晃来晃去。
                有些茫然的止水:“晓袍已经是一种时尚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31 22:08
                  水户大佬果然依然如此优秀(ps:问问晓吧过年还有比赛吗?最近家里电脑坏了上不了q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31 22:10
                    给水库奶奶顶顶话说斑爷弟弟泉奈为啥没露面,期待他的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31 22:21
                      水户奶奶加油(*^ω^*)能不能让小奈(宇智波泉)出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1 09:15
                        ٩(๑❛ᴗ❛๑)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1 12:23
                          哈哈,作死的晓,同情土哥,在晓被人欺负,在家被斑欺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01 12:29
                            万花筒瞎了往斑身上撞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1 17:29
                              继续更新换装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01 18:07
                                ★【以其之道还施彼身】★
                                斑似乎最近很闲,晓众经过对于最近现象分析之后,一致这么认为。
                                要不然你解释不了为什么斑死活不脱那身晓袍非要跟他们回晓基地做他们“实际意义”上的首领。
                                他是有多闲,这才好不容易逮住晓这个乐子。晓众周围低气压环绕,每个人的表情都冷得比见了仇家还冷,而其中最冷的,就是佩恩。
                                本来晓的首领是他,现在斑一来,得,彻底凉了,鱼都到人锅里了,蹦跶不起来了。本来他尸体当久了就没什么表情,现在更没什么表情了,天天一副下一句话就是那句经典台词“让世界感受痛苦”的脸。
                                斑倒是没感觉到痛苦,其余晓众却感受得那是实实在在:一个斑就够头大了,现在佩恩也天天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脸,日子都快不用过了。
                                晓的首领只能有一个,所有人达成了这个共识。现在他们才意识到有一个强大的首领是多么重要,多么有凝聚力,比地爆天星那核都有凝聚力。
                                要么让斑脱那件衣服,要么让佩恩脱。这是所有人达成的第二个共识。
                                斑自己肯定不会脱,要是硬扒的话…想到这晓众打住了,开始想怎么扒佩恩的衣服。
                                深谙自己手下都是帮什么鸟人的佩恩自然能猜出来这帮人可能准备卖自己了,因为最近小南看他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愧疚和歉意。
                                佩恩叹了口气,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去找剩下的人。
                                正在商量具体计划的晓众一看佩恩来了吓了一跳,一些心理素质不过关的躲躲闪闪不敢看佩恩。
                                佩恩叹了口气,坐在圆桌主位,瞥了眼下面的人问道:“商量出来办法了?”
                                其余人支支吾吾,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佩恩。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都想些什么不着调的东西。”佩恩摆了下手,表示自己懒得追究。
                                其余人立马赞扬佩恩:“不愧是首领,一下子就猜出我们心思了。”
                                “就是就是。”
                                佩恩懒得听他们拍自己马屁——或者说这个时候懒得听,他像是发呆一样半天没动静,其余晓众也不说话,现场一片沉默寂静。
                                到底怎么才能让斑把那身大氅脱了…
                                “实在不行我们就偷。”带土受不了这份安静,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佩恩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其余人一合计,有神威这个外挂在手,斑又不是天天睡觉不脱衣服,让带土这么神威进入斑的房间,再这么神威把衣服给吸了,哎,这事就成了。
                                看着下面的人还越讨论越来劲,佩恩恨铁不成钢地打断了:“想什么的?偷斑的衣服?神威一进去就得被发现,还偷,能跑出来就不错了。”
                                下面人又安静了,佩恩轮回眼扫了一圈,叹了口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01 18:08
                                  “还是外援吧。”角都放下手里的报纸说道,“宇智波泉奈,千手柱间,漩涡水户,谁都好,斑总会给面子放手的。”
                                  佩恩用手摸了摸鼻子,这主意听着不错,可是——
                                  “你确定他们会帮我们而不是跟着看我们笑话?”
                                  角都听完继续低头看报纸,装作刚才他啥话没说的样子。
                                  会议又是一片沉默,佩恩闭目冥思,斑现在是闲的没事干来他们晓这找乐子,要是他有事的话…
                                  佩恩睁开眼睛身体前倾有些急切问道带土和鼬:“最近宇智波大宅里有什么事吗?”
                                  鼬和带土对视一眼,摇摇头。
                                  佩恩有些失望,他把自己又摔回椅子上继续闭目冥思。
                                  “没事的话,我们也能创造事。”一直没吭声的小南悠悠说道。
                                  小南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凑到小南的方向,让她赶紧说详细点。
                                  “你们说,宇智波大宅里,斑最在意谁?”
                                  带土想都不想地回答:“肯定是泉奈啊。”
                                  “没错,要是泉奈有事的话,斑会不会走呢?”小南用温柔地口吻说着让晓众听得一愣一愣的事,听完以后晓众不禁敬佩而又有点畏惧地看着这个依然笑得端庄温柔的女人。
                                  最毒妇人心,这话真没说错。
                                  “不过泉奈能有啥事?我们把他绑了?”飞段一根筋地问道。
                                  “你去吧,看斑回头能不能剐了你。”佩恩都没抬头看飞段,他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高深莫测地说道:“和泉奈有关的人,除了斑,就只有那一个人了。”
                                  “千手,扉间。”
                                  翌日,扉间头冒黑线地看着面前这十个一水黑底红云的人。
                                  “你们来有什么事?”扉间冷酷地问道,他本来想尽量做出一副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结果他忘了自己声音跟佩恩如出一辙,佩恩这几天天天拿这个声音跟他们说话他们都免疫了,所以晓众完全没有任何不适感,反而有种亲切感。
                                  “二代目,你听说最近关于泉奈的事情了吗?”资深辩论谈判代表蝎站出来说道。
                                  “他怎么了?”扉间抄着手站着皱了下眉,那家伙最近出事了?
                                  “确实是出了大事,但是怎么问他都不说,连斑问他都不说,你和泉奈关系很近,而且又是对手,有些话是可以对对手说但是不能对朋友说的,二代目你不如去问问?”蝎说谎话不用打草稿,脸不红心不跳,要不是知道内情连晓众都快信了蝎的话。
                                  扉间眉头皱得更深了点,但是没表态到底去不去。
                                  蝎不露声色地最后说了一句:“其实你去他也有可能不说,而且说不定会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不过万一他真的有什么大事不愿意说出来的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01 18:09
                                    这句话简直抓住了扉间的要害,虽然他和泉奈对手那么多年,但现在他俩也不是敌对的一族,平常的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颇有种惺惺相惜之感,让他把泉奈晾着不管根本不可能。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扉间最后缓和了表情答应道。
                                    目的达成,晓也没有多逗留,立马告辞离开。
                                    回去路上,绝沙哑地问道:“那我们这么骗扉间不是得罪他吗?”
                                    “不,”鼬淡淡地说道,他直视前方,做出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反而他会感谢我们。”
                                    “为什么?”
                                    鼬笑了笑,没有回答。
                                    剩下一切和晓预计的一样,扉间去找了泉奈,而且死缠着泉奈不让他走,果然斑坐不住了,换了衣服去宇智波大宅去解决扉间和泉奈的事了。
                                    晓众连忙把大氅收起来,长舒一口气。
                                    算计了半天的晓众躺在沙发上,佩恩闭上眼睛说道:“亏得斑回自己家里不穿晓袍只穿自己族袍。”
                                    “可能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穿晓袍被自家人看着别扭吧。”
                                    “明明那么霸气的一个人,怎么穿上大氅就那么违和呢…”
                                    “斑还是穿盔甲合适,他天生就是个战士。”
                                    另一边宇智波大宅里,泉奈茫然地看着拽着自己胳膊非要和他好好谈谈的扉间,他一边想要甩开扉间一边说道:“我根本没事,你听谁说的我有事?”
                                    扉间根本不为所动,还是紧紧抓着泉奈胳膊不放手,带着少有的固执。
                                    泉奈完全不理解扉间刚才说的话,他明明啥事没有天天在家呆着没惹任何事比五好青年还五好,怎么就成了心里有大事要想不开了。正当他想再次甩开扉间的时候恰巧对视上了扉间的目光。
                                    泉奈怔住了,扪心自问,他很少见到扉间这种坚持到固执的目光,扉间应该是个现实主义的人,像这种没有理由的固执的时候绝对不存在。
                                    不对…
                                    理由是有的…
                                    理由就是他宇智波泉奈…
                                    认识到这点的泉奈垂下胳膊不再挣扎,扉间看到泉奈放弃以为是终于打算敞开心扉,刚想说话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压抑着怒气的声音:“扉间,你在干什么?”
                                    扉间眉头紧皱,这种时候斑怎么来了,在他想张口解释之前,泉奈更快一步地说道:“是我让他来的,我有事要和扉间说。”
                                    斑眯了眯眼,他看看泉奈,又看着扉间。
                                    扉间也受不了和斑目光对视,先转过头说道:“我不会对泉奈怎么样。”
                                    斑哼了一声,又看向泉奈叮嘱:“早点回来。”
                                    “知道了。”说完拉着扉间走了。
                                    斑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身影,在原地站了一会,慢慢捋清思路回过来味了,想通晓的计划后又好气又好笑地自言自语:
                                    “这群人…被骗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01 18:09
                                      沙发子,水户奶奶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1 18:21
                                        板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2-01 18:35
                                          水库奶奶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1 20:02
                                            嗷嗷,水户奶奶加油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01 22: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02 11:24
                                                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02 21:53
                                                  继续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02 22:06
                                                    ★【出轨】★
                                                    宇智波大宅里最近日子不好过了。
                                                    原因是美琴最近三天两头地就出门,也顾不上做饭了,而宇智波大宅里就住着美琴一个女性,平常做饭打扫卫生全靠她,现在美琴一不在家,家里很快就乱套了。
                                                    斑和泉奈还好说,反正他俩去柱间那里水户也是相当欢迎,天天在那蹭饭哪怕住那也无所谓。止水差点意思,但是厚着脸皮去晓那里蹭饭,被阴阳怪气地说上几句也能当做没听见,晓毕竟也不会真的去撵人。镜也还好,毕竟同学多,这顿去日斩那,下顿去团藏那,第二天再去他老师扉间那混一天,轮换着来也不愁。
                                                    苦就苦了富岳,那么严肃,不苟言笑的一个人,你让他天天厚着脸皮去蹭饭他也干不出来这事。
                                                    几次三番之后,富岳想和妻子谈谈这件事,但是美琴却心不在焉的,嗯啊了几句,根本没认真听他说了什么。
                                                    富岳忍不住了,他问美琴去干什么美琴却支支吾吾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就是不愿回答。
                                                    富岳又仔细回味了一下最近妻子的变化,和之前贤良持家的形象相比,美琴好像最近更有种少女粉嫩嫩的感觉,有时候走路都冒着粉红气泡。
                                                    富岳心中警铃大震,他觉得要是不采取什么行动的话可能自己头顶得换个颜色了。
                                                    跟踪倒是个不错的方法,但考虑到美琴当初毕竟也是个上忍,想要不被她察觉好像有点难度,万一被发现了那就尴尬了,这事有点冒险不能自己去干。富岳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美琴一蹦一跳离开的背影,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形象。
                                                    当儿子的,去看看自己妈妈干什么不是很正常的吗?
                                                    另一边止水收拾好自己,正想着今天该以什么样的姿势和借口去晓蹭饭的时候,就看见富岳朝他走过来。
                                                    “今天我跟你一起去晓。”
                                                    看到止水惊讶的神色,富岳赶紧补充道:“我去找鼬。”
                                                    止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俩人一块出门了。
                                                    门铃响了,迪达拉撇撇嘴边去开门边嘟囔:“天天吃饭来得比表都准时。”
                                                    结果一开门,看到门口站着止水和一个比较陌生的中年男子,迪达拉有些懵,张口说道:“蹭饭就算了,还又带一个?”
                                                    富岳一听脸上挂不住了,他干咳两声说道:“我找鼬。”
                                                    迪达拉磨磨蹭蹭地半让开门,冲着里面喊:“鼬,有人找你。”
                                                    鼬慢吞吞地走出来,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富岳,相当意外地喊道:“父亲?你怎么来了?”自从鼬死了之后就一直呆在晓里,除了他回宇智波大宅去看看富岳和美琴之外,富岳从来没主动找过他,这回怎么…
                                                    晓的其他人也闻声出来了,富岳大体扫了一遍自己儿子平时相处的这群人之后,摸着鼻子眼神飘忽说道:“其实有件事得让你办。”
                                                    “什么事?”
                                                    富岳走进去把鼬拉到一边,犹犹豫豫遮遮掩掩的。毕竟对自己儿子说这种事,实在有点开不了口。
                                                    另一边,晓众把止水拉过去小声问道:“你知道他找鼬干什么的吗?”
                                                    止水诚实地摇摇头。
                                                    “天天吃白饭,关键时候啥都不知道。”晓众给止水一个唾弃的眼神,然后伸长脖子往鼬那看。
                                                    止水:“我……”
                                                    鼬有些疑惑父亲的表现,他猜出来家里可能有什么大事,再联想一下最近止水说妈妈天天不在家家里没人做饭了,鼬恍然大悟一样:“父亲是来这吃饭的?”
                                                    “对——哎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吃饭是小事。”富岳瞪了鼬一眼,鼬耸耸肩没说话。
                                                    “是关于你妈妈的。”
                                                    鼬更意外了:“妈妈怎么了?”
                                                    富岳像是一下苍老了好几十岁一样,沉重地说着:“你知***妈最近不在家吧。”
                                                    “知道,止水说了。”
                                                    富岳又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最后狠下心说道:“美琴最近,好像是天天出去见什么人,打扮得也有些…和平常不一样。”
                                                    这回鼬更吃惊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富岳的话,磕磕巴巴地又说了一遍:“你说,妈妈有情人?”
                                                    富岳瞪了鼬一眼:“我可没这么说!什么叫有情人!”以前明明是那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孩子,怎么现在说话变得那么膈应人了。富岳又回头瞅了一眼一脸八卦的晓众,暗中悲叹鼬识人不明。
                                                    “那父亲找我的意思是…”鼬反应过来了,他表情复杂地看着富岳,看到对方对他躲躲闪闪的目光之后内心千般复杂。
                                                    让儿子去跟踪妈妈,说出去真不嫌寒碜。
                                                    但是转念一想父亲都被逼无奈只能找自己了,鼬也觉得这事可能有点严重了,于是答应下来:“行,明天我去。”
                                                    富岳松了一大口气,满意地拍着鼬的肩膀:“不愧是我的儿子。”
                                                    鼬:“…这话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用。”
                                                    看富岳说完话要走了,佩恩马上客套地跟了两句:“现在就走啊,要不留下来一块吃个饭吧。”
                                                    富岳:“那也行。”
                                                    晓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02 22:07
                                                      第二天,鼬被迫早早起床,非拉着所有晓众去宇智波大宅盯梢。
                                                      昨天晚上鼬对他们只说了富岳让他盯一个人,没说是谁,结果第二天在角落一蹲,鼬才慢悠悠地说是盯美琴。
                                                      晓众一脸鄙视唾弃地看着鼬:“你连你妈都跟踪,你是不是变态?”
                                                      鼬懒得和他们废话,看到美琴出来了,立马藏好,然后等人走远了一会,才拉着晓众跟上去。
                                                      美琴出门的时候面带春风,哼着歌一蹦一跳的,鼬有些复杂地看着自己母亲,这么多年他还没见过妈妈这么活泼的样子,鼬突然觉得父亲说的可能是真的。
                                                      某些不开眼的人更是大大咧咧地说道:“呦,鼬,你妈打扮得挺年轻啊。”
                                                      而某些智商高的结合了一下昨天的事,心中暗暗有了猜测。
                                                      小南安慰地握住鼬的手,对他认真地说道:“不会的,鼬。”
                                                      鼬失神地看着小南,有些动容地点点头。
                                                      “行了行了,再不跟上去人就走了。”佩恩一把拉过小南,瞪了鼬一眼。
                                                      一伙人继续跟着,一路有惊无险,美琴好像一直没发现他们,就这样晓众跟着美琴到了一条商业街。
                                                      美琴左右张望了一下,突然听到身后有个阳光温和的声音响起:“在这里。”
                                                      晓众与美琴同时回头,金色的阳光下,他们看到波风水门笑得温柔。
                                                      多么令人心动的画面,然而——
                                                      “妈妈居然和…”
                                                      “水门老师…”
                                                      鼬和带土呆在原地半天没回神,眼看美琴要过来了,晓众赶紧抱着这俩木头就往旁边躲。
                                                      美琴走向水门,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水门笑容中带着幸福与宠溺,而美琴则以手掩唇轻笑,随后两个人都走进一家店里。
                                                      “妈妈居然和四代目大人…”
                                                      “水门老师居然和美琴阿姨…”
                                                      鼬和带土依旧处于魂游状态,眼神呆滞,嘴里只重复这一句话。
                                                      小南叹了口气,给佩恩一个眼神,然后挽着佩恩胳膊,两个人也走向那家店。
                                                      剩下的人围在鼬和带土旁边等佩恩和小南,迪达拉拍了拍带土,安慰道:“这世上有很多你都想不到的事,别太难过了,嗯。”
                                                      绝同样劝鼬:“该想开点就想开点,你还是先想想过会怎么跟你爸解释吧。”
                                                      过了老大一会,晓众在太阳下面都快睡着了,才突然被那家店的开门声惊醒,然后全都望过去。
                                                      美琴首先出来,手上拎了不少购物袋,再后水门和玖辛奈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水门手上也拿着不少购物袋,玖辛奈兴奋地一直说着什么。
                                                      晓众切了一声,原来只是一块购物,那水门刚才也就是出来替玖辛奈找人的,没意思。
                                                      鼬和带土弄清楚状况后又活了过来,故作早有预料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不可能。”
                                                      晓众鄙视地瞅了他俩一眼,挥挥手:“没劲了没劲了,回去吧。”
                                                      然后晓众推推搡搡地往回走,全然忘了还有两个人。
                                                      佩恩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小南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试着那些在他看来没多大差别的衣服,最终忍不住上前拉住小南,对销售小姐说道:“她试过的衣服我们都要了,账都记在宇智波富岳头上,回头找他要钱,另外把衣服都送到晓基地。”
                                                      “好的,欢迎下次再来。”
                                                      宇智波大宅里,富岳听完鼬和晓众的讲述之后长舒一口气,然后故作淡定地说道:“我就知道美琴不是那种人。”
                                                      晓众撇撇嘴没扫他的兴,告辞走了。
                                                      晓众刚走,服装店的人拿着账单来了:“这是您的账单,一位叫佩恩的先生说这笔钱找您要。”
                                                      富岳狐疑地拿过账单,看了眼上面的数字——
                                                      “那么贵!”
                                                      “对啊,他说这好像是什么…跟踪报酬之类的。”
                                                      “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02 22:08
                                                        水户奶奶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02 22:33
                                                          @juliayimu1 @◆秋风归兮◆ 快来啦,水户奶奶更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02 22:37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2-02 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