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笠吧 关注:16,359贴子:363,851

【原创】2月10号为三笠庆生,写文的先发个闲置贴,这几天会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2月10号为三笠庆生,写文的
先发个闲置贴,这几天会慢慢写,屯一些,十号看爽。

1.利笠临摹
2.原创小说
3.拍周边(其实没什么东西,主要周边全部都没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1 14:39
    快到生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1 23:46
      三笠生日快乐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0 00:06
        深夜发文~~其实还没写太多…………我尽力补救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10 00:08
          如果有什么写不好的地方可以指出来,但是别用那种骂的形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10 00:08
            【一】
            “咔嚓”木门发出了声音,有人起床了。天还是蒙亮的,是不真切的白,带着清晨雨天独有的朝露味。
            这个时间兵团里只有三笠会起的这么早,躲在男舍窗户旁的让让子这样想着。
            让小心翼翼的掀起一角窗帘,从这个小角落里看去。
            三笠还是一如既往地没变,乌黑的长发在这几年里慢慢的长长了,至少比从前要长许多,被她高高束起,脸颊两边垂着黑发,清爽利落。黑色上衣黑色下裤,短短的上衣露出了三笠紧致结实的腹肌,下裤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很细,却也结实。
            “真好看啊……”让痴痴的看着,忍不住发出感叹。他也不是专门等在这偷看的变态,只不过是昨晚睡前水喝多了,起床上个厕所,恰好碰着三笠起床的点。
            “是啊,的确很好看~”耳边幽幽的冒出一句,让没反应过来,附和了一句:“是吧,又强又好看又重视家人,几乎没有缺点。”
            “对啊对啊。”身边又传来声音,是好几个人的声音,等等!让猛的转过身,身后不晓得什么时候站了三个人,柯尼,阿明,还有一个新来的新人,叫莫伦西。兵团上面是扔给让带,示意让要好好培养莫伦西。让对此苦恼不已,毕竟他可不是会耐心教人的料。
            柯尼笑的一脸猥琐,阿明唇边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只有莫伦西还在揉着眼睛,一副半梦半醒的样子。
            “嘘!!我不是……我不是想要”让着急想要站起身来解释,声音有些大,阿明赶忙用手捂住让的嘴,也嘘了一声,让会意,点点头不说话继续盯着窗外。
            三笠左边手臂夹着一个脸盆,脸盆里还放一条白净的毛巾,右手拿着牙杯,看样子是准备洗漱。
            随后三笠又走到石洗面台。
            洗面台位于男女宿舍的中间交界处,两个洗面台背贴背,每一个洗面台都有十个位置,男女都不可以越过对方的洗面台。
            三笠将脸盆和牙杯放在一旁,拧开水龙头,尽量把声音放到最小不影响其他正在熟睡的人们。
            “真是温柔啊,三笠。”阿明笑了一下,轻声笑道。让回头狠狠瞪了阿明一眼,阿明立马唔的一声捂住嘴巴,可那双眼睛分明是溢出了满满的笑。
            “咔嚓”又是木门被推开的声音,这次是谁呢,三笠也往声源处投去目光,是一个处在男女生宿舍中间交界处的一栋小木房。那是兵团小老大的住处。
            是那个死矮子啊……三笠心想,继续挤她那已经几乎没有的牙膏。
            “早。”利威尔的声音即便是懒洋洋地,也极具穿透力,充满了诱惑。
            “士兵长,早安。”三笠不冷不热的回道,她并没有看见利威尔,这个洗面台建的有那么点高,刚刚好三笠也就勉勉强强露出一双眼睛,更别说利威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0 00:20
              唯一能判断他位置的就是他由于睡觉而翘起的呆毛,一小撮高高的翘起。十个洗面台,他偏偏选择在她对面。
              “啧。”三笠轻声,这个牙膏已经没有了,三笠没压榨成功,她不由得有点苦恼,正欲转身走回女舍借一支,对面的人似乎猜到她在苦恼什么,想要做什么。
              “喂。”淡淡的出声阻止,于是给自己挤好牙膏,又递给对面的三笠,利威尔踮起脚,有些吃力的将牙膏递过去,正露出一双眼,对着三笠略微吃惊的眼神。三笠在想小矮子踮脚了却还没她高。
              “借你。”利威尔没有多想,不咸不淡的补了句,放开了手,三笠还没来得及接过手来,对方就很不耐烦的放了手。好在三笠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谢谢。”似乎两个人清晨都想不到有什么可以说,即便想到了也不会说,所以一直保持着沉默。
              耳边都只剩下了水流哗哗打在面台上的声音,周围都十分安静,但是两个敏锐的人都听到了旁边不远处利威尔班男寝发出的动静。
              “士兵长。”三笠先叫了声,随即将牙膏抛了过去,利威尔一手拿牙杯一手拿牙刷,下意识将牙杯伸过去,“咚”牙膏精准的掉进利威尔的牙杯里,溅起了冰凉的水。明明都春末了,早晨却依旧春风不断,水也很冰凉。
              利威尔也就穿着运动裤以及披了一件半袖无扣的外披,结实的胸膛很白,不仅仅只是胸膛白,他全身上下似乎都是一个肤色。就是白。
              “三笠·阿克曼。”三笠听到了兵长略带愠怒的声音,想必他现在的脸是黑的,比锅底还黑。
              “士兵长,我先走了。”见好就收,三笠只有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才会懂得这个道理。
              “滚!”利威尔低声骂道。
              “等等,衣服穿太少,碍眼,滚回去穿像样的衣服。”利威尔又冷冷的补了句,三笠觉得有股寒气顺着脊梁骨慢慢往上爬,哆嗦了一下,感觉甚是奇怪,回道:“是。”
              三笠立马拎着脸盆和牙杯走了,也许她自己都没察觉,虽然她的面部没表情,眉眼却是带了笑的。那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10 00:22
                【一】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10 00:22
                  【二】
                  利威尔拧开水,将水开到最大,然后将整个脑袋塞进去。
                  水立马浸湿了利威尔的头发,脸,整个脑袋。
                  “兵长在做什么?”莫伦西刚刚梦醒,呆呆的问了句。
                  “谁知道呢,大概是想要冷静冷静。”阿明噗嗤笑着,只有他一直盯着兵长的耳朵,从开头红着到了结尾,从淡淡的红升级成熟透了的红。
                  原来兵长也一点都不坦率啊。阿明心里想到,微微叹了口气。
                  “我先换个衣服,准备要晨练了,你们慢慢观赏。”阿明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转身回床上了。
                  “我也是。”莫伦西也回到了温暖的被窝里。
                  只有让和柯尼依旧杵在那。
                  头发因为沾了水而紧紧贴着脸颊,衬托出他脸瘦削冷硬的线条,并不柔和,反而有种锋锐的感觉。水顺着脸往下缓缓流,脖子、胸膛、腹部、腿部,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直到顺着腿溜至脚上再落到地面上。
                  “嘁。”利威尔抬手重重的用十二分的力擦了脸,又重新将头伸进去‘洗礼’。
                  巨大水流冲击着脑袋将他往下压,多少有些不适,但至少他稍微冷静下来了点。
                  冲了一会,他才抬起头来,眼色往利威尔班男舍斜,手将头发往后压,邪邪的勾唇,道:“该去‘叫醒'这群猪了。”柯尼背脊一凉,总觉得兵长笑了就没什么好事,上一回笑了,他就被罚了多跑8000米。再定睛一看,已经没有那个矮小的身影。让和柯尼两人贴在墙上,溜到门旁,待靠近后,准备从猫眼里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10 02:13
                    "让,我觉得我们应该躲一躲。"在柯尼仔仔细细的观察了周围,搜索无果之后,柯尼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我也觉得……"让苦笑了一下,暗骂自己刚刚太大声了。
                    正准备从猫眼上退下,只听刚退开猫眼的柯尼急急叫了一声:"让,快躲开!"
                    让的身体比脑子快,"嘭——"的一声,是那扇会发出"嘎吱嘎吱"声的老木门倒下了,晨光一刹那的全部倾洒而下,那个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大反而很矮小的身影此刻看去却如不染纤尘的天使一般。
                    仅仅一秒,让和柯尼就终止了"兵长像天使的想法",利威尔被老木门倒下而激起的仿佛十年没清扫过的灰尘给呛到了,不由得一步步退回安全地带。
                    看着那两个反应还挺快的小鬼,此刻正傻傻的那种近乎痴呆的眼神望着他,瘫坐在地上,利威尔都要怀疑这两傻蛋是不是爱上他了?激起的灰尘在三人间不断飞扬盘旋着,充斥着淡淡的霉味,利威尔不禁嫌恶的捏紧了鼻子。
                    “小兔崽子们,为什么用一脸***的表情看着我?”利威尔转身,两人以为他要走了,正准备欢乐一整,哪料到,这位兵长似乎没打算放过两只小老鼠。利威尔突然转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腿就是一个回旋踢,刚好接招的让双手以格斗姿势挡在兵长提来的脚面前——正对着脸。
                    别看这位兵长个子小,体重和力量绝对强于兵团的任何一个人。所以让现在已经是用尽全力的在阻挡利威尔脚的进一步迈进。非常非常吃力,毕竟让可是露出了非常痛苦的神情。
                    "兵长!"问声赶来的莫伦西大声叫唤了一声,然后一脚往利威尔脸上踹。
                    "**!"虽然让知道莫伦西这是担心自己,但还是忍不住骂他的冲动。
                    利威尔右边的腿直直的,脚重重踩着让的手臂,伸出左手来挡住从左边冲过来的莫伦西。
                    一股劲风,力气不错。
                    "小鬼,就同龄人里来说,你已经算挺拔尖的了。"利威尔轻笑,嘴角轻挑,手上的动作可没停,左手牢牢接住莫伦西的腿,牢牢扣住他的脚踝,叫他动弹不得。又突然一个优美迅速的侧踢,直直将让给扫到了地上,一个闷哼。
                    莫伦西看的眼睛发直,他还没看清兵长是如果发腿的,简直太快了,不,他觉得应该是自己没有注意看。
                    "利威尔·阿克曼!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下属!"莫伦西怒吼,想要抽回腿来补一脚,利威尔听他直呼自己的名字,表情没有任何变换,甚至激不起一丝涟漪。
                    这个男人是矮小,长得也不老,但他的的确确是在地狱修罗场活下来的人,是站在无数巨人尸体,无数同伴身躯上顶峰的男人。
                    "莫伦西!"让爬了起来,冲了过去揪住莫伦西的领子,抡起拳头,吼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0 02:15
                      他知道莫伦西是为了他才如此目无尊长,但利威尔是个怎样的好上司,让可是非常的清楚。曾经多少次,在生死的边缘上,是被这个看似冷漠实际是不善于表达的男人给拖了回来。
                      所以让不允许任何人去侮辱去污蔑!
                      "让·基尔希斯坦。"利威尔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冷冷打断。
                      "不准动手,他并不是利威尔班的,受罚我可不管你。"与其他不同班的同伴私斗会有相对的惩罚。利威尔摊了摊手,拍拍衣服,将身上沾到的灰尘拍落下来。
                      "让!"阿明急忙从床上跳下,将让给拉开了。
                      另一边的女舍都听到了这大动静,只当是男生之间的小打小闹,并未在意,唯有三笠在听到阿明的叫喊声,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穿好了衣服戴齐了装置。
                      "让·基尔希斯坦!我好心,你竟然想打我!!"莫伦西没了压制,突然就面目狰狞的向让冲了过去,一拳打向让的小腹,阿明眼尖,使劲将让推了开来。
                      那带着劲风的拳头就这样落在了阿明的小腹,"噗——"阿明一瞬间就吐出水来,被一拳给击倒在地上,头重重的撞在利威尔的鞋子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0 02:15
                        【二】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10 02:15
                          【三】
                          阿明想昏过去,很想很想,他突然想起艾伦第一次打他的时候说过的话:阿尔敏,从以前我就不曾跟你打架,你晓得为什么吗?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阿明记得,艾伦往他左边脸上挥了一拳那时左脸可是痛的仿佛被捅出个窟窿来。然后再狠狠地狠狠地狠狠地!往他的脸上挥了无数拳。那个时候阿明已经分不清是心里更疼,还是肉体更疼。他想死掉。那一瞬间,阿明懦弱了,并不是怕艾伦,而且不想被那个曾经和自己并肩战斗,把家人看的比自己还重要的傻子打。 太痛苦,太难受,太悲哀了。最后,艾伦他似乎打的有些麻木了,更狠的更狠的,用了这十几年来没发泄的怨火,抬起大腿往自己的肚子上撞。然后艾伦叹了口气,为什么要叹气?是舒畅了吗?亦或是感到更加沉重了么?三笠无法阻止,她在哭着说:不要……再打了。
                          这算是死前的走马观花回忆吗?
                          "阿明——"阿明听到三笠的声音像穿破云霄的剑,急以及,怒!
                          "……"三笠看着阿明逐渐昏过去,面上没有表情,却压抑的可怕,利威尔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准备用武力压制这个可怕的小鬼。
                          "你打了他。"三笠站起来,转过头,眼睛直直盯着莫伦西。
                          莫伦西一愣,从前这个女孩虽然也是面无表情,说话也冷淡淡的,眼中也没有流光溢转,但她现在,面无表情,语气却令莫伦西如坠冰窖般,寒冷透骨,她的神情,就像要将他碎尸万段,再将他投入地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10 02:57
                            "你要干什么!"莫伦西一只手挡在脸上,吓得腿直抖。
                            "杀…………杀了你!"三笠从立体机动装置中抽出砍刀,像一只离弦的箭,已经离了弦,断没有收回的道理。
                            "啊——"人还没被打,莫伦西杀猪般的叫声就已经能顶破天了。
                            又带起了一阵风,风还没抵至面前,就被一股更快更猛的风直直拦住了!
                            利威尔用更快的速度挡在莫伦西的面前,截下了猛兽潮水般的三笠,她此刻的眼神,比野兽更加可怕!
                            "兵长!"三笠提高了音调,是他从未听过的,她从来只为重视的人付出一切,而那份心里,那个她所重视的人里,不知道有没有自己呢。利威尔竟有些期待,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疯了,难道自己竟然在意一个小姑娘?
                            "冷静一点三笠。"利威尔将飞离万里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他伸展右手拦着三笠,三笠手中还紧紧握着刀柄,丝毫没有要退开的意思。
                            "三笠·阿克曼!"现在的三笠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对于又让阿明受伤的这件事耿耿于怀,根本就没法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利威尔将三笠往自己身上带,双手捧着三笠的脸。
                            "咚。"是额头喷着额头发出的大声响,一听仿佛能感同身受,疼!
                            三笠的眼睛顿时有些红了,却也不像刚才那样混沌无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要怎么做。大眼睛变得澄澈分明,眼角有一滴泪水淌出,三笠用力想要推开利威尔,她不想给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泪水。
                            利威尔那一刻却突然明白她为什么要推开他,一只手死死的扣住三笠的背,一只手牢牢扣住三笠的头,这些看似粗暴无比的动作却被下一个动作给化解了。
                            利威尔用令自己都惊讶的合不拢嘴的温柔的声音说:"三笠,放轻松,我在这,就在这,活生生的,你摸得到,也不会离开,没人能杀得了我。"利威尔知道她在害怕,因为艾伦的消失她没能阻止(设定:艾伦牺牲自己保护艾尔迪亚岛,消失了),阿明的昏倒她没能保护。
                            她很强,真的很强,强到只有她保护别人的份。战场上,她想要拼尽全力去保护艾伦和阿明,不知什么时候,三笠也患上了"保护同伴综合症"很傻很傻,献出心脏献出生命什么的,一开始明明觉得很傻,却被艾伦这个傻小子慢慢的潜默化了,直到她再也无法抛下任何一个同伴,无法流下任何一滴失败的泪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10 02:57
                              说完踮起脚将脸轻轻贴在三笠的右边脸,她流泪的痕迹被他的脸颊轻柔的拭去了,一滴泪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坠入了深海之中,却溅起了千层万层数不清的涟漪。
                              "士兵长……"三笠推开利威尔,径直走向了阿明,一弓身,将阿明轻巧的抱了起来,然后安置在床上,做完这一切之后,才缓缓走到利威尔身边。
                              将刀插回刀鞘中。这一系列动作都如行云流水般的完成了,三笠却只有麻麻的、被电流击过的感觉。
                              三笠也不说话,利威尔看了她一会,三笠耳根子微红,利威尔轻轻的笑了,不过是唇角上挑一个十分微小的弧度,没人发现他的这个笑容,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四】
                              "小鬼,袭击前辈,顶撞我,谁给你的胆子?"接下来利威尔就将莫伦西拖出门了,然后就只有莫伦西一路的惨叫,不是石头磕着屁股了,就是利威尔狠狠踹了他一脚。
                              兵长这是帮阿明出气儿呢!
                              让和柯尼相视一笑,这位兵长虽然臭脾气,死洁癖,但自己的下属,从来也只有自己能伤害,自己能责罚。
                              "阿明怎么样了?"柯尼现在才猛的想起躺在床上的阿明,让也猛的回神,两人快步扑上去,一个握着阿明的手哭,一个趴在阿明的胸前哭。
                              三笠额头青筋暴起,一脚踹翻两人,没好气道:"安静,阿明需要休息。"
                              "那阿明没什么事吧!不会死吧!"柯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三笠忍着在踹一脚的冲动,扶额道:"没什么大碍,冲击力太大晕过去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0 02:58
                                "三笠、柯尼、让,快点晨训去了!你们马上要迟到咯!"外边有人好心提醒,三人这才起身飞奔离开。
                                晨训是由两位老前辈分单双周主持的训练,老班新班,前辈新人都要前去训练。
                                单周领班的是韩吉·佐耶,他们的团长大人。
                                双周则是利威尔·阿克曼,兵长。
                                对大多数新人来说,最不想上的就是兵长的晨训,对新人们来说的确有些过狠了,新人们一次兵长的晨训完差不多都倒了,他们更喜欢的是韩吉的晨训。
                                运动量不大,也只用听韩吉一直讲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罢了。
                                而对于三笠他们这样的老兵老说,宁愿兵长那干个十八九天也不愿意被韩吉折磨。
                                韩吉对新人和老兵讲的都是同样的话,新人听不懂韩吉不管,但是老兵她要求百分之百的人都要懂,讲的都是些关于巨人,关于先进装置,上至天文地理,下至行商取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了还要课后检测,检测不出来的人……韩吉会亲自给你重新讲解,陪个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柯尼就是唯一一个和韩吉大战了五天五夜还能活着从房里走出来的老兵。
                                但对于三笠来说,现在她宁愿听韩吉的授课,检测一百次也不想参加利威尔的晨训。
                                毕竟刚刚利威尔的温柔让她有些过于依恋甚至沉迷,她不允许,绝不允许。
                                偏偏今天就是利威尔领班,不去也得去,莫不然这个兵长会干出什么,谁也不知道。
                                "小鬼们,都到齐了吗?"懒洋洋的声音,毫无神采的眼睛略带乌青,显然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三笠第一次观察他观察的那样仔细。出于好奇的想去探知这个男人,这个可以给你温柔让她眷恋不已的男人,同时也惧怕这抵触着怕跌入泥塘万劫不复。
                                利威尔感觉到了有一道视线一直在打量着他,倒也大气,不回敬。
                                他就直直的立在露天的讲台上,点着老兵的名字,新人点名干脆就扔给了让。
                                "阿明·阿诺德。"利威尔唤了一声,不可能是忘了阿明现在还在休息状态中。
                                三笠想这是故意要她出面,她便坦然面对,往前走一步,右手握拳放在心脏上,左手握拳放在背上。十分标准的调查兵团的标志性动作。
                                "阿明·阿诺德身体不舒服,请假。"三笠不卑不亢的回道,声音沉稳有力,全然不避讳利威尔此时投注过来打量的眼神,直直的对着他的眼。
                                "请假?那今日晨训的份,你便帮他一并做了。"利威尔邪邪一笑,意思很清楚,要么做两份,阿明就可以请假,莫不然就把阿明叫醒,不允请假。
                                三笠依旧对着他的眼,眼皮动也不动,抬了抬嘴唇发现喉咙有些干涩,吞了吞口水,回道:"做。"
                                "做什么?"利威尔再次勾唇,挑逗般的反问。
                                "你想做什么,我便做什么。"三笠冷冷的回答,丝毫没有刚刚的脸红之势。
                                "嘁,臭小鬼。"利威尔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嘁了一声,三笠却读懂了唇语,反用唇语说道:"死矮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0 03:01
                                  太太们你们只看不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10 09:47
                                    发一下周边,一个都没到货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0 09: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10 09: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10 09: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10 09:54
                                            我也在等周边到货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2-10 13:31
                                              楼主加油!闺女生日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10 13:39
                                                楼主加油!笠笠笠生日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0 15:38
                                                  【五】
                                                  “一个个早上都吃了屎吗,表情那么臭,以为面对的是谁!”利威尔在站台上,慢悠悠的来回走动,看起来十分悠闲,眼睛往台下斜着。
                                                  利威尔班的三名老成员不禁一抖,这句话分明是对着他们仨说的,斜眼也是斜他们仨的。
                                                  "三笠三笠,笑一个,笑一个迷倒兵长!"
                                                  柯尼用手肘撞了撞三笠,力气没控制好,刚好三笠也在想事情,顿时踉跄了一下。
                                                  利威尔用一种甚是平静的目光看着柯尼,柯尼已经快要双腿打颤了,这个姑奶奶千万不能碰!
                                                  "晨训正式开始,今天是两两配对,完成所有的事情之后就来和我打一架,赢了滚,输了练。"利威尔不疾不徐,声音不大,却总有一种威仪傲慢的感觉。
                                                  "啊!怎么可能打得过!"
                                                  "就是,那可是兵长,人类最强!"
                                                  "他这是故意给我们设难题!"
                                                  "这样不公平,他可是士兵长!"
                                                  一时间里人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声音盖过了利威尔的声音,利威尔将手背在身后,眉头微皱。
                                                  三笠、让、柯尼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闭上你们的臭嘴——"利威尔的吼声震耳欲聋,有种响彻云霄的感觉,石破天惊,云穿乱树。
                                                  一刹那,骚动的人群全部安静了下来,个个都低着头,都是莫名的心虚。
                                                  "谁杀了我,谁就是下一任兵长。我不会对一群小鬼手下留情。"利威尔缓缓开口,正视着人群,眼神飘忽不定,不知在看谁。但没有一个人敢直视他。
                                                  "好了,解散。"利威尔突然又转过身,挥了挥手,众人刚要作鸟兽状溃散,又听那‘兵长大人’发话:"三笠·阿克曼留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1 03:28
                                                    【六】
                                                    三笠面无表情回了一声是,便原地不动的站在那。
                                                    利威尔和身边几位辅助指导的助手交代了几句关于学生们的事之后,便寻了过来,发现这姑娘果真不动,她就站在刚刚的位置,一步都没有挪过。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这姑娘逆光而站,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却不显得刺眼,反而有种她独有的温柔。
                                                    起风了,风轻轻撩起利威尔的衣角,吹乱了她的黑发,不知竟是撩拨了谁的心。
                                                    "跑一万六千米,马上去跑。"利威尔走到她面前,也不看她,眼神穿透她,看得却不是她。
                                                    "好。"三笠没有多余的话,手里拎着一条中长毛巾,搭在了脖子上,于是开始了一万六千米的跑步。
                                                    "嗯,听话。"利威尔看她走远了,摸着下巴看着三笠远去的身影,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接下来的时间对利威尔来说尤其漫长,明明在劳累的是三笠,利威尔却感觉受累的是他一样。在站台边沿一会坐着,一会站起来伸伸懒腰抖抖腿,嘴里还不听念叨着:老了老了真是老了。
                                                    真的很能折腾呢士兵长……在跑步的三笠不禁转头看向利威尔所在的方向,汗水因为她的一甩头而如雨下一般。
                                                    "呼……呼"三笠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她不打算中途停止,稍稍松一口气气息就会被打乱。
                                                    远处的利威尔坐在看台上,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杯茶,正慢条斯理的喝着,时不时抬头看看正在跑步的三笠。
                                                    绑起的黑发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了,刚刚为了方便运动而换上的运动服也都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三笠倒没有觉得太难受。饶是利威尔,看周围一圈青春期发情的男人那猥琐的目光,手肘架腿上,一只手无奈的扶额,然后截住了三笠,淡淡说道:"不用跑了,去换衣服。"
                                                    "士兵长,我还差五十圈。"三笠用不近人情的冷调子来说话,她对谁都一样冷,除了她重视的人,其余不管是谁,她都是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语调一样的态度。
                                                    她自己并不能分清楚,利威尔是不是她所重视的人,她只清楚利威尔救过她的命,此后她便也要保护他。
                                                    那种不想他死的感情愈演愈烈,这种感情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根深蒂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11 12:27
                                                      今天到明天再更一下,之后暂停更新五六天(上课没手机)回来继续更新,至少两天一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11 17:07
                                                        爱利笠的朋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11 17:08
                                                          早上更新,大家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2 02:32
                                                            【七】
                                                            "上头有个任务交给利威尔班,我应下了。"利威尔双手环胸,微微抬起头看着三笠。
                                                            别说,这小鬼长得还挺高,挺标志。利威尔心想,也难怪兵团的男人们老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吼:为女神三笠·阿克曼献出心脏。
                                                            三笠见他发话了,将那已经被汗浸的湿透的毛巾从脖子上拿了下来。然后当着他的面,靠近他,再往前走两步就会撞到他。到了这个位置,三笠才满意的笑了笑,利威尔见她笑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要是平常笑笑是挺好看的,至少正常男人都会多看两眼并默默夸赞好看,但是她现在这个笑很危险,有种不怀好意,看着鸡的黄鼠狼的感觉。
                                                            当三笠将捏着毛巾的双手杵在两人狭小的空间,利威尔便顿悟她要干什么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哗——啪"先是带有三笠体香的汗水落下再砸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是利威尔暴跳如雷的吼声。
                                                            三笠的汗水哗啦哗啦像雨一样,下在利威尔的脚上,利威尔蹭亮蹭亮的黑皮鞋子便被汗水好好洗礼了一番。
                                                            "三笠·阿克曼!!!"利威尔气的面色发青,恨不能头顶冒烟,他很想抽出刀然后把面前这个死女人给砍了。
                                                            "是!兵长!马上准备好!"三笠依旧见好就收,周围人都看了过来,她断定利威尔一会就会骂她,用世界上最粗俗的语言来狠厉的骂她。但是玩不过,她腿还在,可以跑路。
                                                            然后三笠便小跑着跑回女舍去洗澡换衣,准备去执行任务。虽然是小小的报复他一下,那不过是私人恩怨。面对任务,两个人都是一致的非常认真而又严肃的态度,不容许自己出一点差错。
                                                            "咔嚓"利威尔双手握拳,用力压关节,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四周的人立马各做各的,刚刚还在偷懒的新人们顿时认真了起来,利威尔兵长生气的时候,什么都一定要做好,不做好,那还不如去听韩吉的课来的痛快。
                                                            "死小鬼……"利威尔掉头,走回了自己的宿舍。恶狠狠地瞪了三笠所在的宿舍一眼。

                                                            半个小时之后——
                                                            "士兵长,您准备好没有?"三笠这回可是连‘您’这样的敬语都用上了,可里头的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的出奇。
                                                            三笠虽然有些疑惑,却没打算离开,不依不饶的重复敲门,询问这两个步骤。
                                                            越想越不对劲,三笠憋不住了,抬脚猛的一踹,门并没有坏,甚至纹丝不动。再狠狠地踹,直到脚都快踢肿了。
                                                            "士兵长!!你在吗!!"当下三笠有些不镇定了,声音也变得急了。
                                                            "士兵长我进来了!冒昧了!"三笠离开门口,转向这个房子唯一的窗户。真不知道那个小矮子为什么要把窗户弄得那么高,已经是两个他的身高了,他平常怎么关窗怎么拉窗帘的?对于没去过兵长房间的三笠来说,这些布置实在是过于奇怪了。并且这窗户还被里面的窗帘遮的严严实实,半点不透光。
                                                            想完,三笠启动立体机动装置,扣动扳机将伸缩绳发射出去,喷射器发动,整个人便灵巧的飞跃上去。
                                                            该死的,窗户是从里边扣上的!而且什么也看不见。
                                                            沉思了一会,三笠决定将窗户打破。
                                                            然后踩着墙壁飞速跑下,落到地面。
                                                            再次扣动扳机发射伸缩绳,瓦斯驱动风扇,三笠如箭一般,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12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