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pockets吧 关注:9,537贴子:135,952
  • 13回复贴,共1

【持续慢更】sp长篇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是你们给了我一双无法展翅高飞的翅膀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983132

利用周末非常零散的时间,满打满算大概费了一个月通关了包括岛可梦在内的sp全线。推完之后,脑子里不断有各种奇怪的想法冒出来,最后把这些脑洞有序地结合起来,发现想要把这些展现出来,非写成长篇的同人不可。

于是,在和几个dalao讨论之后,就有了这个,也算是历经波折了吧。

文中会存在大量致敬,涉及的圈子也多种多样,或许会有你厨的圈子,翻倍的快乐岂不美哉?

书名是本着业界能长绝不短的原则(实际上是在neta一部特摄的ED)

目前比较详细的大纲已经列好了,整个故事走向也确定下来,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动。人设也有找人在画。现阶段的话,只会在b站发正文,等我觉得差不多了就会在其他平台发布。
总而言之,我会好好作为一个作者,把我所构想的故事献给大家,开花,支持,你们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简介:
这是一场超越时空的盛大冒险。过去的闪耀,现实的迷茫,未来的虚幻,都将由他来书写,而在这之后美好的happy ending中,却没有了路过之人的身影。
七つ海越えて,鵬程万里
To be continued


最后的最后,明确几个事情,不喜勿喷,打脸轻点,欢迎提建议。另外,因为学业繁忙,更新速度会比较慢,接受催更,但不要太频繁
#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2 18:10
    不是很懂你们特摄厨.jp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2 19:05
      part1
      无数次,我从睡梦中醒来,家里已是空无一人。不知何时会降临的恶魔,夺去了很多我本应拥有的事物,那对能够振翅于千里外的翅膀也被其所禁锢。
      一方小小的屏幕和一扇宽大的窗户,是我唯一可以窥探到世界一角的地方。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我这样的人很奇怪吧?
      对如此的现实感到厌倦的我选择来到梦中那片辽阔的土地,来到了在那个人的身边。
      虽然我早已心知肚明——这不过一场幻梦,醒来之时,等待我的又将是思考日出和恶魔谁先到来的现实。
      即使如此,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去到了那个本不应与我有交集的人那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2 20:49
        part 2
        2000年7月29日,是这位翅膀受伤的小鸟先生,鹰原羽依里狼狈地逃到这座岛上的第四天。因为辜负了重要之人的信任而一蹶不振,最后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借着暑假来到这座岛上寻求治愈翅膀的方法,然后相遇了——这座岛上形形色色的人们。
        这应该就是所谓构建羁绊的开始吧。
        现在思考那么遥远的事情是没有多大意义的,羽依里认识到这点,于是起床,享用过螃蟹炒饭后来到仓库这边这边帮忙。此时,平时安分守己的门铃突然毫无征兆地响起来。
        镜子叔母先是一惊,随后恢复了平静——或许是基本上没什么人来拜访的缘故吧。
        此时,羽依里的内心深处仿佛对这门铃声做出来某种回应似的,不知谁的一句话从他的大脑中闪过——
        “羽依里......对不起.....他就拜托你了......”
        等他回过神,刚那些模糊的片段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也是既视感吗?算了,管它呢。
        羽依里前去应门,丝毫没有注意到刚刚先是一愣,紧接着露出凝重神色的镜子叔母。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蓝发的少年,看上去比羽依里小二三岁的样子,戴着一副眼镜,手中拉着一只有着十分漂亮的银灰色金属漆涂装的旅行箱:“你好!请问,加藤老奶奶在家吗?”
        “那个,你是?”大概是祖母在世界各地旅行时认识的人吧,以为祖母还在世,于是前来拜访,羽依里这样想着,问道。
        “太奶奶说过,”
        “诶?”
        “我是跨越七重海洋,鹏程万里的男人。我的名字是,七海鹏(ななみ ともゆき)!”
        羽依里当场愣住了。
        镜子叔母微笑着走过来:“啊啦,真是很有个性的自我介绍呢。”
        “多谢,初次见面,”看到镜子叔母,这个自称七海鹏的男生马上寒暄地笑了一下,“您就是岬小姐吧?请多指教。我以前受过令堂一段时间的照顾,最近偶然找到了她老人家曾留给我的信,邀请我来鸟白岛玩一段时间,所以就趁着暑假来拜访了。”
        鹏以非常凌厉的语速解释着,同时也巧妙地顾及到了镜子叔母和羽依里的接受能力,加快了交谈的效率。
        镜子叔母若有所思地回应着:“这样啊,原来妈妈还有这样一个忘年之交。不过很遗憾,前不久妈妈过世了。”
        鹏听后露出一副复杂的神情,目光开始游离开来:“这样啊......很抱歉。”
        “嗯?”羽依里在与他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应该只因为他和鸥一样,都拖着一只奇怪旅行箱的缘故吧。
        鹏准备离开,镜子却突然开口:“嘛,难得来一趟,就这么会去也太可惜了。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住一段时间哦。”
        “诶?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鸟白岛是个相当好客的地方,更何况是妈妈的朋友呢?想必妈妈也希望我这么做吧。而且,”说着,镜子叔母把站着一旁因无法插入话题而尴尬杵着的羽依里推到鹏面前,“这里还有跟你差不多的孩子呢,你们一定能在这个夏天相处得很愉快哦。”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您。”
        “总而言之,请多指教,鹏君。”
        镜子叔母脸上洋溢着笑容,但在这笑容背后仿佛隐藏着什么似的。鹏毫无疑问的察觉到的这点,只是没有说出来。
        “打扰了——”鹏爽朗地拖着旅行箱,走进玄关。

        “那么,请多指教,羽依里同学。”
        “嗯,请多指教,鹏。另外,叫我羽依里就可以了。”
        二人再次相互介绍一番,羽依里帮着鹏放置了一下行李。两人住在同一个房间。
        “这边没问题,你们就一起去享受鸟白岛吧。”说完,镜子叔母朝他们眨了眨眼,走进仓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02 20:49


          回复
          5楼2019-02-02 23:04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03 14:17
              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03 15:07
                niubi


                回复
                8楼2019-02-03 15:18
                  直在研究那个旅行箱。
                  “暑假吗?嗯……”鹏扶了扶眼镜,思考着,抬头望着天空,“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和其他的人一样,要么待在家里自己玩,有时心血来潮写几笔作业,然后就又去写作业什么的。”
                  鸥不经心地问了句:“不到外面玩吗?”
                  鹏脸色突然一沉:“这个……”鹏支支吾吾的,或许是鸥无意间触及到了什么不该接近的地方吧。
                  终于,鹏下定决心:“我小时候身体很虚弱,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病,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作,而且一旦活动过大的话就会很难受。所以我暑假都是呆在家里的。”
                  ……
                  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起这种事情想必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吧。羽依里和鸥都感受到鹏是真心实意地在和他们做朋友,身上多了一种绝对不能辜负他心意的责任感。
                  发现气氛沉重起来的鹏马上笑了起来:“不过现在已经没事啦。遇到加藤老奶奶以后在她的鼓励下,积极地配合治疗,已经好了。所以我才从那么远的来到这里,来向她老人家道谢,同时也在这个岛上寻找我丢失的暑假啊”
                  说着说着,三人已经来到小学的泳池旁。
                  “泳池?”羽依里发出疑惑的声音。
                  这时鸥以及和鹏一起带着旅行箱来到了铁丝网旁,爬了上去,接着很轻巧地翻到学校的屋檐上:“这里这里。”
                  “喂......我说你......”羽依里正想说什么,就被鸥打断了。
                  “帮我把箱子递过来。”
                  “你还要带着这家伙啊。”羽依里抱怨着,但还是过来拿起了旅行箱,经鹏的手递给围墙上的鸥。
                  “不是很有意思吗?”鹏过转头来,嘴角微微上扬,“一起去看看吧。我的心已经沸腾起来了。”
                  说着,鹏甩了甩手,轻轻一跃,然后抓住铁丝网,脚踩住往上一蹬,接着用手撑着身体一翻,轻松地爬了上去,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
                  眼下,女生和比自己小的人都上去了,自尊心已经不再允许羽依里止步不前了。他深吸一口气,学着他们的做法也爬上去了。
                  羽依里松了一口气:“呼——比想象中轻松呢。”
                  虽说是上来了,但是有一点在羽依里的心头挥之不去,就是鹏的那一连串动作——貌似是在哪里见过,而且十分熟悉,现在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怎么了,羽依里?”见他脸色不太对劲,鹏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羽依里甩了甩头,调整了一下状态,跟上已经拉着旅行箱在屋檐上走了一段距离,正在催他们快点的鸥。
                  “到达!”鸥以一种欢快的音调喊了一声,笑咪咪地打开一扇窗户,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羽依里见状连忙制止道:“喂,这样不太好吧?”
                  “管那么多做什么。现在我的心已经完全沸腾了,毫无疑问,这就是冒险哒!”鹏的心情被鸥点燃了,飞快的跟着鸥跳了进去,已经顾不得羽依里了。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进到屋子里,一股潮湿的气息伴随着灰尘扑面而来。许多物品被遗忘与此,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产生了奇妙的气味。
                  这也就算是所谓,被时间的江流所冲刷之物的气息吧?老实说,闻起来感觉并不坏。
                  鸥在这里走来走去,似乎在寻早着什么,羽依里因为之前鹏说的那些话的缘故,没有出声,细细地去体会着被时间的江水无情冲刷的感觉。
                  “找到了!”鸥从柜子上拿起一面旗,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象征性地挥了挥。
                  鹏精细地叫道:“这是......胡子猫!”
                  鸥点点头,向面前两个男孩说起了这面旗的故事。
                  十年前的夏天,鸥和她的朋友组成一支小队,拿着这面旗在岛上四处冒险。分别时,把旗子留在这里,作为以后相见的标志,并将岛上的秘密一起藏在这里,作为他的的宝物。
                  确实是一个普普通通,却又让每个童心未泯的人心生向往的故事。
                  说着说着,鸥把一个笔记本和箱子拿来,羽依里接过箱子,鹏则拿来笔记本,翻看读起上面的内容:“十年后为了我们能够再度集结之时,我们决定将今日发现的,岛上的秘密封印在这个宝箱中。”
                  羽依里看了一眼,箱子的构造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藏宝箱,而且最引人注意的是上面被几道锁链缠绕着,还用着四把形态各异的锁牢牢地锁着:“岛上的秘密,就在这里面吗?”
                  羽依里看向鸥。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那就把锁破坏掉看看吧。”羽依里的兴趣也被勾起了。
                  “不要开玩笑嘛。”
                  ......
                  也对,这是他们之间的美好回忆和秘密,自己作为局外人来说,没有接触这些东西的权利,这是必然的。
                  “抱歉......”
                  “那,”刚刚起一直保持沉默,在看笔记本的鹏把笔记本上的某一页向羽依里和鸥展示出来,“是不是我们去找到钥匙,然后打开这些锁,就能知晓岛上的秘密了?”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鸥赞许地朝着鹏笑了笑。
                  “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鹏的脸上又露出些许不甘心的神色,说话时也刻意拉长以示强调。
                  鸥又在鹏的脑袋上摸来摸去,摆出敷衍的笑脸:“好的好的。”
                  “真是的......”鹏的目光再次聚集到笔记本上关于四把钥匙的文字上。
                  “不行了......”鹏沮丧地把笔记本推给羽依里,“我做不到啊。我的日本语才只是能拿来做日常对话和阅读的程度而已,文字游戏什么的,不行的。”
                  “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03 17:45
                    “哦,牙白。”听到羽依里和鸥疑惑的声音,鹏马上意识到一些事情:“抱歉,我一直忘说了,我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住在中国的,也是在那边遇到的加藤奶奶。”
                    “这样啊,真是了不起呢。”羽依里不禁感叹道,眼前这个孩子遇到了这么多事情,还能如此坚强,甚至能只身一人到不同的国家。而自己呢?因为一场比赛失利就开始堕落,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根本没得比啊。
                    鸥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适合说的话了,于是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接过笔记本:“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接着指了指窗外:“看那!”
                    鹏朝着东边的海上远远的地眺望过去,目光直到水天相接的那一线:“很棒的景色呢。”
                    羽依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大海,湛蓝的天空和碧蓝的海水在向着远处无限地延伸,在海的彼岸,有着自己无数次想要逃避的过去,同时未来无限的可能性也会被自那个方向而来的炫目的光芒带来。
                    鹏口中喃喃着:“跨越濑户内海,穿过关门海峡,经日本海和朝鲜海峡,最后到东海的海岸上,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国家。”
                    鸥望着大海,在心中重现着鹏描述的路线,想必是经过一场非常精彩而又艰难的旅行,才到达这里的吧。稍微有点小羡慕呢。

                    “谢谢你们今天陪我一起来。”三人走出校门,鸥问道,“玩的开心吗。”
                    鹏答应着,把手放在胸口:“嗯,我的心完全沸腾了。太奶奶说过,暑假就是为了能和朋友一起四处玩耍而存在的,纵使时光荏苒,夏日的那份炫目也不曾消逝。”
                    羽依里再次为“太奶奶说过”而陷入思考:“之前我就有点在意,你说的一些话都好有深意啊。”
                    “当然咯,因为告诉我这些话的人就很厉害啊。”鹏说着,抬起手腕,做出要看手表的动作,却突然像有什么顾虑似的,马上放下了手腕。
                    这时,羽依里发现他的左手腕上戴着的是一只小巧的黑色手环,大概是小电子表一类的东西吧。
                    而鸥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些,无意间替鹏说出来他想说的事情:“差不多该说再见了。下次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再一起去冒险吧。”
                    “好啊。”没等羽依里出声,鹏就抢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羽依里仔细想了想,自己也没什么好反驳的理由,这样在岛上到处玩,倒也不错。
                    果然,世上能有多少男生不会被冒险二字勾起兴趣呢?
                    三人互相道别,准备离开,突然间,鸥停下来脚步,跳到旅行箱上坐着,还索性晃起了双腿,露出一脸困扰的表情:“我累了……”
                    然后一脸乞求的身上,看向羽依里。
                    “还要来啊?”
                    “就是这样。”奖状鸥眯眼一笑,伸手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羽依里推着坐在旅行箱上的鸥,向着港口的方向前进。
                    鹏则是在一旁边走边看着鸥的样子,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旅行箱是要这样用啊。”
                    鸥哼着有些年代的小调,纤细的双腿在旅行箱上荡来荡去:“羽依里是个好家伙(椅子)。”
                    “那是什么啊。”
                    “羽依里是个好家伙……羽依里是个坏家伙。”鹏看着二人,再次若有所思地楠楠道,“感觉不错呢。”
                    把鸥推到港口,她到了个谢。然后转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03 17:46
                      资瓷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4 13:45
                        前排吃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4 15:22
                          part4
                          “镜子叔母,请问您知道鹏去哪了吗?”羽依里自从跟鸥分开以后,就不知道鹏跑到哪去了。于是特意回了一趟家。
                          镜子从仓库的杂物堆中探出头来:“鹏君吗?他刚刚来问我岛上有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来着。”
                          “那您是怎么说的?”
                          “蓄水池。”
                          羽依里道了声谢,跑开了:“这样啊,谢谢。”
                          等羽依里踏出玄关的声音传来,只见镜子放下手中的物品,叹了口气:
                          “让我见识一下吧——如果你真的想争取到这个夏天的话。”

                          呈现在羽依里眼前的,是一幅奇妙的光景。
                          鹏双手张开,护在腹前:“不想因为这种家伙,而再看到有谁在哭泣!我想让大家脸上都有着笑容!”
                          然后右掌猛地向左前方伸出,空气随之发出簌簌的声音,足以显示鹏的动作中被注入了寸劲。左手则是手心朝下,置于腹部朝上一点的位置:“所以请看好了,我的——”
                          鹏的右手掌缓缓向右边移去,同时左手向腰间收起,喊道:“变身!”
                          “这难不成是......”羽依里似乎看明白什么,饶有兴趣地停下脚步,驻足观赏。
                          鹏似乎是太过投入,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传来的一声“灵弹!”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白发少女,鸣濑白羽。此时她正在蓄水池边上,用手比作一个枪的形状,枪口指着水面,笑眯眯地说着在外人看来无比羞耻的台词:“灵弹!”
                          同样,白羽也丝毫没有注意到鹏的存在。
                          当然,至于是不是已经发现对方,但为了自己和对方都能有个下台阶而假装没发现,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对于他们来说无比羞耻的事情,都被羽依里看光了,光了,了。
                          “变身!”鹏感觉刚刚没喊好,于是又喊了一遍。接着,右手迅速拉回到左边腰间,盖在右手上方,然后双手向两边张开。完成变身。
                          当然,变身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接着,鹏向前伸出右腿,摆出微蹲的动作。另一边,白羽转过身来,任那一头白色长发在风中飞舞,做出一个帅气的甩枪动作:“灵——弹......”
                          白羽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毫无疑问,她看到了难以接受的事实——鹏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小步冲刺助跑后一跃而起,正准备拉出rider kick架势。
                          鹏也注意到了白羽,过于出乎意料的现实使他的动作凌乱了。原本作为男人浪漫之一的kick直接在半空中僵住,虽说跳得不高,但至少拉出了骑士踢应有的架势,结果......
                          毫无悬念地摔在地上。

                          “总而言之,这些事,谁也不要告诉。好吗?”白羽红着脸,伸出手把鹏扶起来。
                          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扶好即将掉下去的眼镜:“咳咳,那是当然的啊。”
                          留下一句话,转身准备离开:“那就这样说定了,再见。”
                          鹏见状赶紧叫住她:“等等,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诶?”白羽先是一惊,然后停住脚步,“白羽......”
                          “这是?”
                          白羽的语速开始加快,措辞也开始简单起来,仿佛急切地想要结束对话似的:“名字。鸣濑白羽。”
                          “鸣濑......白羽......吗?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鹏不断向白羽靠近,露出随和的微笑,“七海鹏,跨越七大海洋,鹏程万里的男人。请多指教。”
                          白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出于礼貌给予了回应“请多多......指教......”
                          不知是白羽对于比自己小的人会稍微友好一点,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她没有像和羽依里初次相遇时那么排斥,明明最羞耻的一面被看到了的说。
                          白羽又准备开溜:“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失礼了。”
                          鹏再次喊住了白羽,说起了自己的状况:“稍等一下。我以前倍受加藤老奶奶的照顾,这次应邀来鸟白岛玩,没想到她老人家已经......总而言之,我现在和那位鹰原羽依里同学一起暂住在加藤家,今后有机会的话一起来玩吧。”
                          “和那个人一起啊......”白羽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那个,还是不要跟我扯上关系比较好。”
                          “好厉害啊,居然能把那个白羽带进自己的节奏里。”因找不到合适出场时机而藏在一旁的羽依里小声感叹着。
                          的确,不管是和比他大两三岁的自己,鸥,还有白羽,鹏都可以轻易地与大家构建起羁绊。即使是素未谋面,而又有一定年龄差的镜子叔母也能很好地与之相处。
                          鹏的交际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呢。
                          说起来,仔细去感受的话,会从这个孩子身上可以发现到与其年龄不符的成熟气质——或许是与他的经历有关吧。
                          “恶——龙——咆——哮——”
                          蓄水池旁的树林里传来乒乓球拍划破空气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被某人大声吼出来的十分羞耻的招式名。
                          “诶?”白羽和鹏当场愣住了。
                          “噗嗤!”躲在一旁的羽依里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除了,在二人面前暴露了。
                          “天善天善天善天......”天善手中挥舞着乒乓球拍,从树林中走出来时,正好愣在原地的白羽和鹏对上视线,也被羽依里尽收眼底。
                          “啊!!!”
                          自此,鸟白岛的蓄水池旁充满了欢快的空气。

                          “‘跨越七大海洋,鹏程万里’吗?感觉很帅气呢。请多指教,七海鹏。怎么称呼我请随意。”天善说道。
                          鹏的脸上再次流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多谢,叫我鹏就可以。还有,这边也是,今后请多指教,天善。”
                          羽依里巧妙的插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10 15:33
                            二人之间:“好,今后大家都是朋友了。”
                            “对了,”鹏突然意识到什么,开始四处张望,“白羽同学......”
                            此时白羽早就趁他们不注意溜掉了,鹏看着那仿佛天上云彩坠落凡间一般洁白无瑕的背影,暗暗地叹了口气:“抱歉......”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0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