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红吧 关注:10,911贴子:234,837

回复:【月红】无药可救听歌听魔怔了,然后突发奇想,想根据歌词写同人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阅读量突然涨了五六十,但就是没有几个人发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9-02-10 01:48
    不过我至今一字未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2-10 16:32
      抓紧时间赶紧咸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9-02-10 16:33
        我有一种再开坑的冲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2-10 17:51
          番外【嘤嘤嘤害死人】
          东方月初拿着一张白纸,堵在红红面前,一副“不回答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问:“妖仙姐姐,这张纸上写的是什么?”
          红红看**似的看着他,“你不识字?”
          东方月初一噎。
          暗中围观的翠玉灵憋着笑,有些为红红的情商捉急。
          是时候了!
          东方月初眼神一凛,周身的气场都变了。
          猛的一上前,还没等红红反应过来,东方月初就抱住了红红。
          “妖仙姐姐你就配合配合我嘛~”
          东方月初眼冒金星。
          红红无奈,推又推不开这厚脸皮的贰货,又担心会伤到他的那“玻璃心”,只得答应,“你先起来,不然我就不答应了。”
          东方月初闻言,乖乖的起开。
          红红还在疑惑东方月初这次为何如此听话的,要知道,东方月初平常,只要一逮到机会的尾巴,就会来占她便宜,还是占的很死的那种,能揽腰绝对不牵手。
          正因思绪还在神游,所以红红并没有注意到,东方月初眸里一闪而过的窃喜。
          东方月初拿起纸,指着上面的字,问道:“这个字读什么?”
          幼稚!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她还是应道:“嘤。”
          东方月初一脸严肃,“连续念三遍。”
          “嘤嘤嘤?”
          “好,我答应了!”
          东方月初笑逐颜开,直接把手里的纸丢掉,拦腰抱起红红,就往房间走。
          红红一脸羞愤,“你干什么!”
          东方月初低头,凑近怀里人蓬松的狐耳,热气喷涌,一字一句咬道:“妖仙姐姐,嘤嘤嘤是求 欢的意思。”
          “……”
          看着远处的两人,翠玉灵摸着下巴,在思考一会怎么把雅雅支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2-10 18:43
            看看结尾,你们想到了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9-02-10 19:11
              才发现这帖子只有八十几楼,那一百多回复量哪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2-11 14:57
                巳时的初阳散发出柔和的阳光,毫无保留地倾洒在地面之上。
                秀儿一个人走在宽敞的青石砖铺的宫路上,埋怨着刚才那群人,明明她今天要去河边洗衣服,硬是被容嬷嬷推到蓥凰宫去。
                想起刚才那些人的嘴脸,她不禁冷笑,什么为了她好,分明就是摸不透新帝的脾性,拿她试手。
                走到了,她刚想推门,却半路停手,轻轻叩门,“陛下,该起床了。”
                半天都没有回应。
                她感觉自己像个**。
                她又叩了叩门,依旧没有反应。
                她心一横,直接推门而进。
                已经想好说辞向陛下求饶的秀儿,在撩开床上的帘子那一刻,懵了。
                床上一个人都没有!
                秀儿在短暂的懵/逼过后,理智回笼,看着床上凌乱的被褥,陛下应该在这里睡过。
                秀儿默默地被褥折叠好,规规矩矩地放在一旁,然后,一个鸭子坐瘫在地上。
                人呢?去哪了?
                突然,她脑海里灵光乍现,想到了某个可能——陛下会不会跑去偏殿了?
                她一骨碌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偏殿跑。
                然而,她一推开门,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她家倾国倾城的陛下,正趴在榻上,被子半盖身上,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年,一只腿跪在上面,双手钳住她的腰……
                秀儿失声尖叫起来。
                东方月初先一步捂住他她的嘴。
                “等等,先别叫!我跟你们陛下是清白的!”
                秀儿又懵了。
                什么意思?陛下还没否认呢,你着什么急?
                你很嫌弃我们陛下?
                一想到倾国倾城为人善良的陛下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嫌弃了,秀儿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当时就狠狠一脚踹在东方月初膝盖上。
                东方月初现在很郁闷,非常郁闷,十分郁闷,郁闷到极致!
                因为睡得不太好,所以他很早就起了。
                悄咪咪地溜去偏殿,想看看红红,结果,反被她揪到了。
                “你过来干嘛?”红红半眯着眼睛。
                “只是想看看你……”少年只穿了中衣,一脸乖巧地端坐在榻前。
                她抻了个懒腰,衣服跟着动作往上拉,白皙的皮肤露出。
                东方月初拿手捂住眼睛,结果没控制住力道。
                啪。
                “你自残?”红红思忖,要不要去叫翠玉灵来看看,他有没有心理问题。
                “没有,不是……”东方月初大惊失色,他没有心理问题!
                红红揉了揉酸痛的腰,皱着眉。
                果然还是不习惯在这里睡……
                东方月初注意了她的动作,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他站起身,手搭在红红肩上,把她按了下去,接着,又把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红红还在思考多大力道能把他打晕又残不了,突然感觉到腰上多了双手。
                她一闭眼,正准备动手,就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传遍全身。
                “唔。”
                噫!!!
                忍住细碎的低吟,她回头,对上那双墨色流溢的眸子,“你搞什么?!”
                “以前,娘亲教过我,按摩的手法,我看您揉着腰,似乎不舒服,所以我帮你揉揉。”东方月初一脸认真,额间垂下一缕发丝,遮住眼睛。
                红红不说话,会沦落到在街上被围殴,定是双亲故去,她提起这件事,应该伤到他了。
                东方月初一条腿抬上来,似乎是为了更好的让她舒服。
                她默认。
                正当她放松下来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是昨天那个叫秀儿的宫女。
                秀儿惊声尖叫,却被东方月初捂住嘴。
                她就趴着看戏。
                看到东方月初被踢了一脚后,红红情不自禁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9-02-11 19:10
                  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东方和红红擦枪走火只要我勤快那么一丢丢(一个黑洞)明天就能把这段肝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9-02-11 21:32
                    后面预备搞一波事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9-02-12 09:22
                      突然产生新脑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2-12 11:58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2-12 14:05
                          一百楼到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9-02-12 14:06
                            每天都在坚持找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9-02-12 16:10
                              我要开始放毒了(尔康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2-12 19:22
                                小番外《都是假象》
                                常人言:“整个世界,唯有涂山之王涂山红红,才能压住那猖狂不羁的妖道——东方月初。”
                                但是,当事人涂山红红表示:都是假象。
                                她哪里压得住东方月初?
                                那贰货身一翻就把她压下去了,还压得很紧,压得死死的!
                                她泪流满面。
                                “呐,贰货,最近传言说只有我压得住你。”
                                “的确是哎。”东方月初面不改色继续解衣服。
                                “所以……你不觉得今天换我在上面吗?”
                                “哎呀,可是妖仙姐姐,传言毕竟是传言啊,怎么能与事实相提并论呢?”
                                “刺啦”衣服被撕了。
                                “东方月初你这人怎么这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9-02-12 19:22
                                  露出一个拖更的姨母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2-13 17:07
                                    放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2-13 17:11
                                      东方月初的心情很好,连带着对翠玉灵也亲近了许多。
                                      “您好啊。”他面带微笑。
                                      翠玉灵后背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差点下意识又把红红推过去。
                                      “你干什么……”红红无奈地看着全神贯注戒备东方月初的翠玉灵。
                                      “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昨天才扎了他,那小子突然就对我那么尊敬,肯定有古怪啊!”翠玉灵默默抿一口茶。
                                      “这有什么奇怪。我看着他品行端正,虽流落街头,却依然彬彬有礼善解人意,对你尊敬不好吗?”红红无法理解翠玉灵在担心些什么。
                                      那明明是你春心萌动,翠玉灵在心里补充,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过她终究没有说出来。
                                      “所以,你来找我,是决定了吧。”
                                      “是啊。”
                                      “那谁来教他呢?”
                                      “额……”
                                      “我先说啊,我没那时间。”
                                      “让他自己来?”
                                      “那要到猴年马月他才能跟着你……”
                                      秀儿和东方月初站在一旁,却丝毫听不懂这两个人说的话。
                                      尽管听不懂,却没有问出来。
                                      一来,是秀儿没那资格,二来,是东方月初没那胆子。
                                      讲了半天,翠玉灵终于做出了决定:“你教他吧!”
                                      红红有些犹豫,“这行吗?”
                                      “怎么不行了?”
                                      “那我先试试。”红红站起身,准备走。
                                      “慢走不送~”
                                      红红遣退了秀儿,独留东方月初跟着自己。
                                      “你想学武吗?”突兀的,红红问。
                                      “想啊。”东方月初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随即答到。
                                      “为什么?”
                                      “因为那样就能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了。”
                                      “比如?”
                                      比如,我想保护你啊……
                                      东方月初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红红以为他还没有目标,殊不知,他心里早已有了一个坚定的想法……
                                      红红带着他来了庭院。
                                      “这是……”
                                      话还没说全,就被打断。
                                      “我教你。”
                                      教什么?
                                      东方月初茫然脸。
                                      红红补充道:“方才同你所说之事。”
                                      东方月初恍然。
                                      …………
                                      之后的几天,红红的日常就是这样的:
                                      带着东方月初上朝,看着那群人吵。
                                      回来后,吃点东西
                                      教东方月初
                                      中午去找翠玉灵吃饭,偶尔吐槽东方月初
                                      锻炼锻炼秀儿
                                      把东方月初丢给雅雅练招,去找容容商讨政策
                                      批改奏折
                                      吃晚饭之后便睡觉。
                                      每次红红去找翠玉灵吐槽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是说的一件事。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他过招的时候,他老是往我怀里撞。”红红一脸郁闷。
                                      雅雅初见东方月初,那股子敌意,把容容都惊到了。
                                      开始几次,雅雅下手特别重,每次红红回去,就是看到东方月初鼻青脸肿的。
                                      没办法。
                                      她只能亲自和东方月初过,调试到合适的水平来试探他进步没有。
                                      看着一脸郁闷的红红,翠玉灵没说什么,只是他们练的时候,她会在旁边围观。
                                      有一次,翠玉灵差点笑喷出来。
                                      东方月初正面对上红红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正要撞上去,红红一个转身避开,他紧挨着就一个扫腿。
                                      结果就是……他下盘不稳,跌在红红怀中。
                                      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扶起来。
                                      起初,红红是没觉察,但是后来,发现了之后,她当即就是一个爆栗敲上东方月初。
                                      “你这样算什么?御敌制敌?!”红红严肃。
                                      只对你这样而已,不过你也不可能是我的敌人……
                                      心里这样想,他表面上却是乖乖地答应不会再这样,最后故技重施。
                                      终于,红红怒了,“再这样我就把你交给雅儿。”
                                      一听这话,东方月初只好有所收敛。
                                      毕竟红红做得出来这种事。
                                      而且涂山雅雅真的特别暴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2-13 18:16
                                        今天的文会晚些发,实在等不及的去隔壁看我另一个帖子的情人节番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2-14 20:42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就是两年过去。
                                          “下雪了。”
                                          宽敞的宫路上积起了白雪,被来回行走的人们踏出一路一路,深深浅浅的脚印子。
                                          一名红衣少女正走在路上。
                                          雪沫上的潮气沾了她的衣裙下摆。
                                          一个白衣少年,撑着油纸伞,顺从地跟在她身后。
                                          她刚想伸手去接一朵雪片,身后的少年却已经软软地开口,“陛下,莫要染了风寒。”
                                          她一愣,随即收回手,轻哼一声,向前走去。
                                          少年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跟了上去。
                                          他对她,了解得很。
                                          定是又在同他赌气了。
                                          不过这次,又在气什么呢?
                                          他不懂。
                                          红红走在前面,看似高冷,实际上,余光一直在偷瞄着背后。
                                          她不喜欢东方月初这样。
                                          虚伪。
                                          前一阵子,叫她“妖仙姐姐”叫得特别欢快,直到在几个被收进后宫却一直被冷落的男宠那里受了气,这才改口,对她尊称起来。
                                          然而,走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东方月初再开口。
                                          她有好几次张嘴,却在撞进那笑意吟吟的眸心时,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他好像知道她在气些什么了。
                                          不过……
                                          妖仙姐姐气鼓鼓的样子好可爱~
                                          “妖仙姐姐。”
                                          她的脚步停住,转过头来看着他。
                                          “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这样叫叫你。”
                                          也只有东方月初敢在涂山红红面前这般。
                                          “贰到家了。”转过身,继续走。
                                          他笑而不语。
                                          在转身的一刹那,他看见了,她嘴角的笑意。
                                          明明自己也很贰,还说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2-15 13:20
                                            就这么长,不服揍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9-02-15 13:24
                                              接下来的情节可能十分扯,因为我对提到的东西有点一窍不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02-16 14:13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狩猎节了。
                                                红红安排着大大小小的琐事。
                                                整个京都高官显达的人都会来,因此,要格外注意周边的守卫安排。
                                                同时,不能引起那个人的注意。
                                                她默叹一口气。
                                                肩上突然多了一双手。
                                                她不动,因为她知道那人不会害她。
                                                轻轻按压揉搓着,试图让她放松。
                                                “你倒是有心了。”头也不回。
                                                闻言,身后那人轻笑一声。
                                                属于少年的清冽声线传来,“听闻陛下此言,饶是有天大的烦恼,都能顷刻消散。”
                                                她蹙了眉,“……正常点。”
                                                到底谁教他的?
                                                这么文绉绉的,虚假的紧,她不喜这般。
                                                他略带无奈,却不失笑意,“听妖仙姐姐这话,我真是高兴到上天。”
                                                “哼。”她轻哼一声,在心里念。
                                                真是贰死了。
                                                “东方月初,你对这次大臣们提议的猎物有何看法?”
                                                他思忖,“可是黄猿?”
                                                “正是。”
                                                “黄猿体型中大,行动敏捷。这个活动,只是富贵人家的小打小闹罢了,应该不适。”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若是想要试试新鲜感,放一些成长期黄猿便可。”
                                                “嗯。”红红应了一声,显然是打算采纳他的建议。
                                                东方月初这几年,可算是帮了她不少忙。
                                                执政的时候,他会时不时提几句,结果甚好。
                                                平常的时候,有时间就去做饭给她,虽然她每次都恨不得打翻。
                                                还有……
                                                有东方月初陪着的这几年,红红只觉得人生十分充盈。
                                                只是,她从未发现过,那永远对她笑语相待的人,心里藏着的别样的情绪。
                                                (把黄猿弄死得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9-02-16 17:23
                                                  突然看到了一句话,东方和红红互攻……那岂不是代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9-02-16 17:41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落,地面上很快便积了一层薄雪。
                                                    “陛下,这真的……”秀儿皱起眉头。
                                                    “朕说了,无碍。”红红跨上马。
                                                    秀儿连忙退下。
                                                    “秀儿姐姐,你担心什么?有我跟着,陛下怎么可能出事?”东方月初骑马跟在红红身后,反过头来调侃。
                                                    “你……”秀儿咬牙切齿。
                                                    “走喽。”东方月初一甩缰绳,潇洒地走了。
                                                    一进去,气势瞬间就变了。
                                                    东方月初毕恭毕敬地随在红红后面,没有半点方才的随性。
                                                    “恭迎陛下。”一众声音传来。
                                                    红红颔首,随即便毫不在意地一摆手,往中间去。
                                                    东方月初眸光一冷,红红不在意,他却是在意得很。
                                                    望向某个角落,那里有两个少年在嗤笑,究竟在笑些什么,听不到。
                                                    不过……他们看的方向……
                                                    是对旁人爱搭不理的红红。
                                                    如果可以,东方月初想把他们丢出去。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走吧。”
                                                    “啊?”东方月初懵。
                                                    红红耐心地解释,“进场了。”
                                                    刚说完,一道声音就不合时宜的插进来。
                                                    “陛下,臣可否得知,他是谁?”
                                                    来人一身紫衣,头发被冠起。
                                                    “谁?”看到他,红红眼里泛起冷意,很快又压下去。
                                                    “陛下身后的人。”
                                                    “朕的人,与你何干?”红红呛声。
                                                    他不语,对红红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
                                                    “那是……?”东方月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在这里好好的,突然有人过来问他。
                                                    “邪王。”红红沉声道。
                                                    啥???
                                                    东方月初一脸的“我不知道那是个啥玩意”。
                                                    红红无奈扶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9-02-17 20:30
                                                      实在对不起,我江郎才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02-17 20:30
                                                        一进场,就变了。
                                                        但是,具体哪里变了,东方月初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是错觉吧。
                                                        他这样想。
                                                        突然,红红发声了,“注意点。”
                                                        说着,便拉弓搭箭,一箭射到了地上,顿时有一个捕兽夹弹了起来。
                                                        他的脸色凝重起来。
                                                        “是有人故意放的。”红红走在前面,时不时拉出几个陷阱,继续补充,“像这种活动,本身便是放动物进来供皇亲贵族狩猎。”
                                                        东方月初心有灵犀的接话,“根本不需要什么捕兽陷阱。”
                                                        红红点头。
                                                        但是,问题来了,这是谁布置的?
                                                        怎么可能猜的出来。
                                                        这不是废话吗……
                                                        正走着,红红突然翻身下马,转头对东方月初说,“下来。”
                                                        他不明所以地一跃而下。
                                                        红红拉过他的手,往绿叶掩映的更深处走。
                                                        东方月初刚想开口,却发觉唇边已经抵了她的手。
                                                        一股若有似无的幽香,萦绕在他鼻尖。
                                                        微微一转头,就能看见她精致的侧脸,几缕发丝粘附在她的脸边。
                                                        她凑到他耳边,呼出的温润气息尽数喷在他的耳垂上。
                                                        他听见她轻声细语地对自己说——
                                                        “别出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9-02-19 12:52
                                                          随即便把手放下。
                                                          东方月初脑子里产生了一个想法。
                                                          他盯着心上人近在咫尺的精致侧颜,忍不住吞了几口云津。
                                                          要不要……亲一口?
                                                          会被红红打死的吧……
                                                          他猛的一甩头,试图把自己wochuo的想法甩到一边去。
                                                          然而,一转头,他便感觉唇上有个软软的东西。
                                                          这是什么?
                                                          他下意识地咬了一口。
                                                          咬完才发现不对劲。
                                                          看着眼前那张放大的脸,东方月初大脑一片空白。
                                                          红红脸颊上浮起红云,猛地把他推开,往后退了几步。
                                                          东方月初瘫坐在地上,一脸茫然,才看见红红嘴角那一抹殷红。
                                                          他舔了舔唇瓣,尝到了浅浅的几丝血锈味。
                                                          他看了看红红的嘴角,再想想刚才的味道,略略思索,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他咬破了红红的嘴角。
                                                          哦,就是把她嘴角咬破了而已嘛。
                                                          等等……
                                                          他把红红嘴角咬出血了?!!
                                                          东方月初耳垂染上绯红,站起身想要解释。
                                                          红红转过身,捂住有些发烫的脸,想着刚才的一切。
                                                          然而,越想越心慌。
                                                          东方月初连忙开口解释,“我刚刚不是不是故意的。”说完,他捂了嘴。
                                                          他的声音为什么这么沙哑?
                                                          红红深呼吸几下,努力平复心情。
                                                          回过头,刚想对东方月初说什么,却扯到嘴角,“嘶……”她疼的倒抽一口凉气。
                                                          见那双翠眸里已经噙了水雾,东方月初心一揪,连忙上前,直接双手捧了她的脸。
                                                          虽然比红红小了两岁,但东方月初却已经长得比她高了那么一些。
                                                          因此,东方月初只有微微低头,才能看清红红的嘴角。
                                                          伸出手在那处红肿处轻轻摩挲,东方月初蹙眉。
                                                          这一下可了不得……
                                                          红红被迫仰头,直直地看着那双含了悔意的墨色眸子,只觉得心跳加快。
                                                          不过,她从没这样仔细地看过他的容貌。
                                                          其实,他真的挺帅的……
                                                          一头长到及腰的墨发被冠束起,柔顺地披在背后,清亮的眸子映出她的倒影,如雪一般银白干净的衣服。
                                                          正当红红看得正入神时,东方月初却是突然放开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9-02-19 19:48
                                                            默默擦掉嘴边的糖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9-02-19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