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红吧 关注:10,903贴子:233,818

回复:【月红】无药可救听歌听魔怔了,然后突发奇想,想根据歌词写同人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们别守了,该做作业的去写作业,书还没背完的去背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所以——我今天就是没脑洞了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1楼2019-03-06 19:31
    来者是祁鬏。
    东方月初现在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
    她沉吟,“若朕说一时起兴,王爷可满意?”
    祁鬏一笑,“陛下言重了,臣不过一介外姓王爷,又怎敢在陛下面前说满意二字?”他栗色的眸里闪过一丝怀念。
    “既如此,王爷为何还站在此处?雪大了,注意得上风寒。”看似关怀的话里却沾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祁鬏拂了肩上的雪花,微欠身,“臣先行告退。”说着便走了。
    走经红红身边,他轻飘飘留了一句话:“陛下,来日方长。”
    突然,东方月初注意到了一旁草丛里传来的“嘶嘶”声。
    他脸色一变,提醒的话尚未出口,蛇群便爬了出来。
    红红看了远方已经消失的那抹紫色的身影,继而转头看着身边那密密麻麻的蛇群,冷笑一声。
    周围的富家子弟哪里见过这般场面?一个二个吓得要死,偏偏碍于红红在场,硬是把尖叫卡在喉间。
    她拔出剑,雪亮的剑光闪过。
    下一瞬,雪地上便多了一排还在蠕动的米黑色蛇头。
    几个本来就是过来凑热闹的小姑娘看着这一幕,差点吐出来,甚至有些人被吓晕了过去。
    东方月初本来还在犯花痴,耳边突然传来轻语,“没杀够三百,今晚回去没有糖葫芦。”
    他连忙提起藏匿于袖间的剑,对着蛇群乱砍起来。
    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乖乖听话,把剑留在宫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9-03-07 18: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6楼2019-03-07 18:53
        @贴吧用户_5XVQJ2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7楼2019-03-07 18:53
          “该死!”
          东方月初暗骂一声,和红红背靠背立着。
          虽然红红不能说,但她也想骂一句“该死”。
          剧毒蛇群围攻,还要护着一群被吓得腿软的小女孩,真是要忙到焦头烂额。
          突然,余光瞄到了什么,上前一步,手中乱剑挥舞,瞬息之间便到了人群面前。
          一群小姑娘看着当今圣上在自己面前,激动地把还在地上蠕动的蛇都给忘了,上去就想给她行礼。
          她低喝一声,“站好!”
          一群小姑娘被吼的一懵一懵,反应过来的时候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过去提了两个人就往东方月初那边扔。
          正是冥碣冥忶。
          看着朝自己飞而来的两人,东方月初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轻轻往旁边一让。
          红红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重重掉在地上的响声。
          她正要回头看去,东方月初却突然对她嚎了一嗓子,“别回头!”
          东方月初怕。
          怕红红回头看到龇牙咧嘴还在揉着屁股的冥家两兄弟,开心得过来对他亲亲抱抱举高高。
          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
          他突然往自己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呸!想这么猥琐,现在是做美梦的时候吗?!
          看着周围的小姑娘一脸惊奇地看着正猥琐傻笑着突然又给了自己狠狠一巴掌的东方月初,红红抽空回头,“他有病,勿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9-03-09 09: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9楼2019-03-09 09:16
              @贴吧用户_5VRENC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0楼2019-03-09 09:17
                墨翎jie……我想打你(青筋暴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9-03-09 09:57
                  真是没完没了了!
                  看着周边的一堆恶心的玩意,东方月初风中凌乱,平生第一次感到什么叫生无可恋。
                  突然,一直围观的冥碣突然从袖子里拿出来一盒火柴,划着了。
                  一小团火苗忽明忽暗,他拿着就要扔进蛇群之中,东方月初暗叫糟糕。
                  果不其然,当火柴被扔进蛇群的那一瞬间,不仅微弱的火苗被蹭弱了,连带着蛇群暴起。
                  它们开始吐毒了。
                  砍翻一条腾空而起的蛇的同时,她的袖上溅了墨绿色的毒液。
                  她皱眉,看着殷红的袖子上那抹格格不入的墨绿色。
                  就在此时,肩上传来撕裂般的剧烈疼痛,她脸色一变,顾不得左臂的阵阵**,伸出右手就往自己肩上拉扯,那里正好有一条成人拇指一般粗的蛇,定定地咬着。
                  死死按住它的七寸,她的目光开始模糊起来。
                  然而,就算七寸被掐,它依旧死不松口。毒牙深入骨肉,她直接把它给甩了出去。
                  肩上的皮肉被翻起,流溢出的血液已然变成深紫色。
                  她忍住剧痛,轻轻低头,柔顺的长发不过须臾便覆盖了那处惊心动魄的伤处。
                  东方月初发觉异常,来到她身边,问道:“怎么了?”
                  她现在头脑昏昏沉沉的,哪怕东方月初就站在身旁,她也只能勉强听到一点儿含糊不清的问声。
                  有些吃力地转头看着东方月初,盯了许久,总算认出来是东方月初。
                  掀了掀嘴皮,还没说什么,突然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东方月初手忙脚乱地接住她,触碰过程中,无意拂开了一直散在肩头的长发。
                  他低头一看,脸瞬间就白了。
                  有些颤抖地揭去她面上的面纱,看到那已开始泛起乌青的唇瓣,东方月初大脑一片空白。
                  把人护在怀里,东方月初掉头就去牵马。
                  走的时候,他顺带拿了那盒火柴,全部划着之后,直接往身后一扔,顿时传来一片教人头皮发麻的凄厉嘶吼声。
                  蛇群全部被点燃了。
                  东方月初抱着昏迷不醒的涂山红红,骑马跑在前面;以冥碣冥忶为首的一群富家子弟喘着粗去,死命地追在他后面。
                  然而,东方月初现在却无暇顾及其他,看着怀中的人毫无血色的脸,他愈发心急。
                  有些小心翼翼地抱紧她,东方月初扬鞭,叫那匹马苦不堪言。

                  你若是去了,我该怎么办?
                  东方月初的眼角已有了些许湿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1楼2019-03-09 20:26
                    看我这该死的渣渣文笔……@孤星碎Ωº @墨♤翎 @酸奶是魔王- @爱吃月红糖 @灰色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2楼2019-03-09 20:26
                      @贴吧用户_5VRENC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9-03-09 20:27
                        @琬如心雨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4楼2019-03-09 20:27
                          对不起了,明天补文( ๑ŏ ﹏ ŏ๑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1楼2019-03-10 21:25
                            一睁眼,就看到头顶的帷帐。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吃力地撑坐起来。
                            她眯着眸子,隐隐约约认出来这里是自己的寝宫。
                            这还要认,她该不会被咬傻了吧……
                            掀开被子,刚下床,突然感觉肩上一阵撕扯般的剧痛。
                            她腿一软,直接摔下去。
                            她的确摔了,但不是摔在地上。
                            而是正好摔在东方月初怀里。
                            他用袖子擦了把虚汗,“幸好赶上了。”
                            她脑袋发蒙地问了句,“你是谁?”
                            东方月初好像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试探地喊了声“妖仙姐姐”,她爽快地应了一声。
                            应该只是睡蒙了而已。
                            东方月初这样(自我)安慰。
                            突然,她伸手摸索起来,“是你没点灯还是我瞎了。”
                            他赶忙拿出一个夜明珠。
                            瞬间亮了起来。
                            她看清楚了,这是东方月初。
                            刚才那句“你是谁”应该把他伤透了吧?
                            她有些想笑。
                            然后,她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
                            “谁给我换的衣服?”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里衣。
                            东方月初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突兀的,传来尴尬的咳嗽声——
                            “那什么,不是我打扰你们。东方月初,红红刚醒,不能在你怀……地上这么一直坐。”翠玉灵端着一盆水走进来。
                            东方月初点点头,恍然大悟般,将她打横抱起。
                            她不习惯这样与人接触,更何况她衣服穿得薄。
                            立马拉过被子盖好,她抬眼望去。
                            “灵儿?”
                            东方月初委屈地咬着手绢。
                            刚刚都认不得他的,为什么翠姐一来就喊名字了?
                            完了妖仙姐姐不爱我了嘤嘤嘤……
                            翠玉灵刚想说些什么,目光扫到她的肩头,脸色严肃起来。
                            “怎么搞的,你伤口裂了?”
                            顺着翠玉灵的目光,她看了看自己的肩头。
                            纯白的衣服底下渗出丝丝殷红,她尝试性地动了动,立马又是一阵剧痛。
                            皱着眉头回忆,想起来自己被蛇咬了。
                            真是糟糕的回忆……
                            翠玉灵见她这样,无奈地叹了口气。
                            默默从袖子里掏出一罐药膏。
                            东方月初自觉地走了出去。
                            “把衣服解手了。”翠玉灵转过身。
                            她缓缓解开腰带,手从袖中抽出。
                            她只解了左臂。
                            翠玉灵转过来看伤势。
                            越看越生气。
                            “你这伤口可是我好容易才弄好的,怎么又裂了?!”翠玉灵扶额。
                            她满不在乎,“那就再缝。”
                            “你不在乎有人在乎啊。”
                            “谁?”
                            翠玉灵一句“东方月初为了你走遍全京都的药房,坚持守在你床边就等着你清醒,甚至喂粥熬药都亲自来”卡在喉间。
                            “……算了,先把血擦了。”她拧了毛巾,递给红红,让她自己擦。
                            “啧啧啧。”翠玉灵看着她毫不变色的擦完,把毛巾递给自己。
                            把毛巾放进水盆里,翠玉灵扭开药膏盒子,用手沾起,仔细地涂在她肩上。
                            红红差点一拳给打出去。
                            她忍无可忍,“你在撒盐吗!”
                            翠玉灵装作她之前的样子,“你又不在乎。”
                            红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0楼2019-03-11 21: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1楼2019-03-11 21: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2楼2019-03-11 21:16
                                  各位明天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3楼2019-03-11 21:16
                                    我今天,本来想着,植树节写个番外都,结果折腾了好久,写了将近七八百字,我朋友突然来了一句“月红互绿?”现在心情有些微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3楼2019-03-12 21:00
                                      你们,能不能对我的文作点评论呐。。。你们不说我怎么改文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4楼2019-03-12 21:10
                                        刚刚作了一下,墨翎没看见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0楼2019-03-14 18:47
                                          【一个小段子】
                                          东方月初一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面无表情的涂山红红。
                                          她刚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被东方月初扣住手腕,就往房间里拉。
                                          “唰”地一下,把窗帘拉上,把门关上。
                                          东方月初猛地转身,把还未反应过来的涂山红红扑倒在身后的床上。
                                          “你搞什么鬼!不是让我来给你辅导作业吗?”
                                          东方月初神秘莫测地笑了笑,伸手抵在她的唇前,“妖仙姐姐,我给你看个好宝贝。”
                                          说着便扯过被子,把两人都罩了起来。
                                          涂山红红刚准备一个手刀教他好好做人,就见东方月初举起右手腕,一脸兴奋。
                                          “妖仙姐姐,你看我的新手表,它会发光!”
                                          “……”看着那莹蓝色的微光,她选择沉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3楼2019-03-15 17:27
                                            楼上那两个,够了@墨♤翎 @酸奶是魔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6楼2019-03-16 08: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7楼2019-03-16 08:57
                                                @贴吧用户_5XVQJ2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8楼2019-03-16 08:58
                                                  刚发文突然反应过来还没修改,我把385楼删了【捂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9楼2019-03-16 09:01
                                                    这疼痛,倒是让她想起来一些了不起的旧事……
                                                    翠玉灵见她走神,虽然不知道具体在想些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下,便没好气地敲了她一下,“这么痛还走得了神?小陛下毅力惊人呐。”
                                                    她回神,眸光暗了暗,一言不发。
                                                    见她这样,翠玉灵也不方便多说些什么,替她换了绷带,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准备走了。
                                                    临走之际,红红倒是叫住了她,“帮我叫东方月初进来,你就回去罢。”
                                                    她一脸惊悚,脱口而出:“华灯月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红红无声地盯着她。
                                                    翠玉灵摆手,往后退,“行,我不管我不管,我这就去叫他进来。”
                                                    确定红红看不到了,翠玉灵扶着墙,叹了口气。
                                                    如果可以,她倒是愿意替她承担那份苦痛。
                                                    只是可惜,世界上没有什么如果。
                                                    她刚走出宫殿,东方月初便凑了上来,“翠姐,妖……陛下没事吧?”
                                                    翠玉灵脸上摆出诡谲的笑容,“她叫你亲自去看。”
                                                    “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妖仙姐姐让他亲自去看伤口???
                                                    东方月初风中凌乱。
                                                    还想说些什么,却见翠玉灵已经走远了。
                                                    翠玉灵回头看了看还徘徊在原地的东方月初,满意地拍了拍手。
                                                    这两个,关系进展慢的要死,当真是令人捉急,她不帮把手都觉得过意不去。
                                                    至于她擅自编纂话语的事情……东方月初总不可能问得出口,红红也只会觉得他曰常犯二,那就没人知道是她从中作梗咯。
                                                    翠玉灵这边满意了,东方月初就被她坑惨了。
                                                    犹豫了许久,生怕被外人见到,污了她的名声,又担心红红等他等得烦了,只得认命地走进去。
                                                    他尽量放缓脚步,心中不住祈祷,那人已经睡了。
                                                    偏偏,他失望了。
                                                    红红半倚着枕头坐起,被子盖在身上,衣物已收拾整齐,柔顺的橘色长发散下,遮住了肩上那触目惊心的血红。
                                                    她半阖眼睑,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精致的灯光打在她侧脸上,睫毛投下极淡的光影。
                                                    东方月初倒是不愿打破这静谧美好的一幕,可惜红红看见他了。
                                                    睁了那双澄澈的翠色眸子,她看着他,“过来。”
                                                    他十分乖巧地走过去,站在她床前。
                                                    “你去相亲。”突然,她开口说。
                                                    “……为什么?”他强装镇定。
                                                    她答非所问:“心悦于你的,门当户对的,姿色不错的,你明天去看。”
                                                    他沉默良久,单膝跪地,低头,“承蒙陛下厚爱,奴才定当不负所望。”
                                                    看着他跪地,自称奴才的那一刻,她只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十分不舒服。
                                                    刚想让他起来,却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偏过头去不看他,“退下。”
                                                    东方月初站起来,毕恭毕敬作了个揖,就往回走。
                                                    他回头看了依旧不愿看自己的她,唇角勾起苦笑。
                                                    也是,毕竟是他错了,早就不奢望了。
                                                    …………
                                                    待得脚步声远了,她这才回头,看向那匿在月夜里的白色身影,轻声叹气,“现在满意了?”
                                                    话音刚落,翠玉灵就从房柱的阴影里走出来,“不怎么满意,我还以为……”
                                                    “亲眼所见,什么都没有。”她看着翠玉灵,“你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还你东西。”翠玉灵窸窸窣窣地拿出一张面纱,递给她。
                                                    翠玉灵的确说对了,那面纱是她的。
                                                    东方月初送她的。
                                                    可是,现在看来,她只觉心烦。
                                                    见红红爱答不理,翠玉灵见怪不怪,直接把面纱塞她手里就往回去。
                                                    临走前还加了一句,“最近先拿面纱遮着吧,东方月初把你嘴角咬破那里不用管,自己会结疤的,到时候我再给你配药!”
                                                    红红的脸瞬间就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3楼2019-03-16 12: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4楼2019-03-16 12: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5楼2019-03-16 12:31
                                                          连着就是几周过去了。
                                                          红红坐在案前,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面前堆成山的折子,只想全给烧了。
                                                          翠玉灵正在她旁边看医书,见她这无从下手的样子,不由得调侃起来,“怎的了?莫不是这些个日子,把身子骨养惰了?”
                                                          “不是。”她淡漠道。
                                                          “那是什么?该不会是改不下了吧?”
                                                          “只是在想,此次微服私访的对象。”
                                                          “不会吧,对象?你喜欢人家?来来来,跟我说说,这次去访谁?”
                                                          涂山红红身后的东方月初凉凉地瞥了她一眼。
                                                          翠玉灵:……
                                                          她做什么了?不就是开个玩笑嘛,人家当事人都没什么反应,你想干什么?
                                                          看着东方月初脸上不近人情的淡漠疏离,翠玉灵半开玩笑般地对红红倾诉道:“话说,你能不能管管东方月初?成天冷着张脸就像活阎王似的,膈应死个人。”
                                                          贰货冷着脸?
                                                          她转头看向东方月初。
                                                          只看见他脸上正挂着和煦的微笑,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转回头,盯着翠玉灵,“你确定?”
                                                          翠玉灵几近崩溃地看着红红,指向瞬间冷下脸的东方月初,“他还不是只对你一个人笑!”
                                                          涂山红红认真道:“他开心就好。”
                                                          “……”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话有多让人误会?
                                                          见翠玉灵这样,她沉默片刻,回头对着东方月初,“你对灵儿笑一个?”
                                                          东方月初对着红红笑的灿烂万分,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甜甜地叫了句“妖仙姐姐”。
                                                          然后对向翠玉灵,脸顺间拉了下来。
                                                          翠玉灵:……
                                                          这对真是够了!
                                                          她低下头,翻着手里的书,“我不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3楼2019-03-16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4楼2019-03-16 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