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勇者归来续吧 关注:3,220贴子:90,262

回复:【虹蓝归来】沧笙歌,虹勇续,古风微言,文写的不好请大家多指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已收藏,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4-08 20:01
    楼主复活填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23 19:46
      不行,有bug。。。。修改一下。。。马上马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4-23 19:49
        蓝兔的速度相对于虹猫来说还是慢上一点,她望着远方冉冉升起的红色真气,心中总有一丝
        直觉

        那是虹猫。

        是的,有时候女人的直觉还是很恐怖的,没了铁链的束缚,虹猫很轻易的甩开了所有人,终点两个凹槽,那代表只能两队晋级决赛,与他针锋相对的只有前方左烈与玲珑,这也是这比赛中难缠的对手

        左烈一向以速度成名,不同于鹰飞与箭心等其他青龙馆的高手,即使虹猫以全力迎敌还是被他甩在了后面,若是在他没有失去武功之前,尚可以胜他一筹,可现在只有三成功力都不到的自己,是无法在速度上胜与他

        怎么办?只能在武功的较量上见真章了。
        虹猫打出一阵掌风,在重点的半山腰的台子上,有与其他对手比武的空地,被击败者将失去比赛机会,那左烈猝不及防的便被那阵强力的掌风击的改变了方向,一转头便对上了虹猫的眸子

        好吧,他了解了,这位冒充虹猫的人想要与他比试一番,其实他还是有点瞧不起这个人的,自己出名不好吗?没有点功力竟敢冒充七侠之首,箭心当时也跟自己说过这可能是虹猫,但他从未信过,自己的偶像怎么会是这样样子的?他倒是有兴趣与这位冒牌货过过招
        微微笑了笑,便落到了比武台上。

        “哟,这位少侠这是发起了挑战吗?”他双手抱和,一脸轻蔑的看着虹猫

        “无法在轻功上胜过你,那便在武功上见真章吧”

        话不多说,虹猫便运起了真气,必需尽快结束战斗,不然后面的对手赶过来那局面便不可控制了。

        “好啊,那我便也来看看你这冒牌七侠之首的武功如何!”左烈应战。

        远处的蓝兔看那光到半山腰的比武台上便落下了,随之而来的还有陌生的蓝色真气,便知道虹猫定是与人交锋了,便加快了脚步,有些担
        心,那蓝色真气功力不俗。

        黑小虎冷冷的看着远处,作为对手他当然知道那是谁,看着蓝兔加快脚步的样子,便心中对那人的恨意又胜了几分。

        比武台上。两人针锋相对,这戏有的好看

        比赛不允许伤及性命,通用的剑便是木剑,虹猫便先手冲过去,运起红色的真气,用的是自己的长虹剑法,加之自己仅有的三重真气

        “长虹贯日!”

        这却是长虹剑法不错。但单凭这还不足以让他畏惧,难不保这人没有偷学虹猫的长虹剑法。左烈微微闪身躲开这一击,回身给了落到半空的人一个回击。

        两人便都躲开了,蓝色的剑气落到远处的书上留下了一片樱花枫叶。

        这重剑法只用了两成功力,左烈心中所想,这便是那人的全部功力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左烈以他速度优势闪身到了虹猫背后,他瞬间便发觉与他交战在一起,蓝色与红色的真气相交锋,落了几个回合甚至都分不清胜负,这人还是有两下子?他心中微微吃惊。

        在与左烈交锋的同时,虹猫悄悄运起了风的力量。。。。

        左烈的背上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后面便多了一道划痕,感觉像是被灼烧一样的疼痛

        “斯。。。”他与虹猫拉开距离,背部突然有血迹。。。染红了他的衣裳,血迹像是曼珠沙华一样殷红,太美了反而有些诡异。

        “好痛,你这是施了什么诡计!”

        其实他只是布了一个个风眼而已,再利用剑气扩大风眼,形成一个阵法,这是他后来自创的武功,不知作何名字,便先叫风刃吧

        虹猫引起周围真气,那一个个他布下的风眼便都,显现了出来,他并不想伤人,只是想把他困在这里。

        左烈有些惊吓到了,现在他周身全部都是风璇,没想到他还会来这一手。。。只要他在动一下,一旦他引爆这些风眼便会把他撕的遍体鳞伤。。。。。

        粉红的樱花落下,旋转这跳跃着落到了风阵中,立刻便撕成了两半。。。。

        “承让,少侠我便先走了,你最好先别动,不然我不难保正我这究竟会不会落下这一剑。”

        没说几句,虹猫便运起功力,一瞬间便离了左烈的视线,无法,他只能气的牙根痒痒,连一句狠话都来不及说那人便走了

        远处便看着一灵动的身影朝着这边敢来,那速度有些惊人,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不过这么厉害的女子怎会落到自己后面?

        他还是记得的,与那位极美的女子相较量的那位。。。名字好像是。。。玲珑?

        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她已经远了。。。

        心中微微诧异,那身影走后他便觉察到了一股惊天的寒气,分明是在夏天,居然会让他产生一丝凉意。。。。。。

        不觉看向那寒意的来源。。。他貌似见过是那天在比武场上的人。。。

        没想到那天的对手竟然

        不说,那容貌却是少有的美丽,即使蓝兔宫主与她比拟也可能稍逊几分,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美的人,貌似连动都忘记了。。。。

        周围的风璇已经消失,左烈便呆呆的看着那身影,满天的花海与她形成一副极美的画面,紧张的有些忘记了呼吸,就是后面那一抹黑衣有些碍眼。。。

        黑衣的少年总感觉有一股气息在盯着他,但却又像是盯着他前面的人,一眼便看到了,左烈微微红的脸颊,不觉有些恼怒,过去了一阵掌风

        左烈轻轻的闪开。。。开着少年有些恼怒的眸子,不知为什么感觉在哪里见过似的。。。

        到底是在哪里呢。。。忘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比赛输了只能看他们几个的了。。。唔,回去面对的应该又是大哥那恐怖的脸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4-23 19:53
          想到这,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他觉得,等比赛过后一定要与前面那女子说说话。。。。起码,现在是这么想的

          蓝兔边用轻功边看着这人,那好像是虹猫的风阵。。。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个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呆在那里了,明明风眼没了虹猫的剑气便不会引爆,他。。。好像一直盯着自己?为什么?

          不过他好像没有与自己出手的想法,便放心的向前走了,那人便一直跟到自己的身后。。。一定要快点跟上虹猫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4-23 19: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5-07 23:26
              虽然我知道问了可能也是白问,不过我还是想问真的没有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8-10 00:42
                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了,到处充满紧张的气息,似乎连呼吸都是一种罪过
                虹猫已经快到最后了,看着前面渐行渐近的终点,不由得担心起还在后面的人了。。。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这样想着,可还是没有减慢前行的速度,他走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段段火红的残影。
                “站住!”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娇呵,他本能的停留住了脚步。
                跟在后面的玲珑已经看了他好久,总是差一点,差一点追上,不由得心中气恼,刚在在他与左烈对战的时候她本想坐收渔翁之力,可是无奈赛场周围设下结界,加之她也没赶得及看到,所以才出现了前面的场景,她身后总有寒意,料想便是那人出现了。
                虹猫回头“原来是玲珑姑娘,失敬,失敬”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寻找马上走的机会,毕竟时间不多了,后面的人追上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虹猫,来决一死战吧!”她拔剑,锋芒毕露,显示出咄咄逼人的魄力,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虹猫实在没心思与她对战,好在这里离赛场还有一段路程,跑的话。。。
                他微微躲过了玲珑的火焰,闪身。
                “姑娘,在下还有要事,比过的话稍后比赛结束,虹猫定与姑娘好好切磋切磋,这里并非战场,得罪了” 虹猫微微一笑,聚齐真力,一瞬间便没了踪影。
                只留下玲珑在原地气的跺脚。。。不过后面的寒气越来越重了。。。玲珑的眸子中显示出与这惊天的寒气相同的凉意。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再说虹猫这边,没想到玲珑并没有追上来,或许是抄了小道也说不定,他这样想着,看着远处的重点,这确实太高了。。。十丈可不是一个小距离,这是很考验修行的,也不知是哪位侠士想到的这个方法,他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敬意。
                虹猫运足真气,找到了一个相对陡峭的地方,准备往上走了,可当他正要前行之时,有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
                “虹猫!可算追上你了!”那甜美的音色,恐怕除蓝兔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人,虹猫眼中出现了一丝柔情,不过当他看到后面的,还跟着个。。。。
                他笑不出来了,他到的时间早,或许还能解决一下这件事情。
                稍微一走神蓝兔便来到了他身边
                虹猫本能的把她拽到自己身后,冷冷的看着黑衣的少年。
                “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有冷意的并不止他一人,两人针锋相对。
                “哟,虹猫少侠管这么宽吗,这里可不是七侠的地界,你还管我在哪?”黑小虎抱胸,戏谑的看着他,以及在他身后的蓝兔
                “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对蓝兔打什么坏心眼,不然,我定要你好看”
                “随时奉陪。”
                蓝兔一看两人的气氛不对,她什么记忆都没有,只能充当中间人,虽然不知道那净元珠到底有何用,但是虹猫要的东西,一定是很重要的,她相信他。
                “虹猫我们快走吧,其他人马上就来了,我刚在后面碰上了玲珑,但她好像没往这边走,去另外一个终点了”
                蓝兔一语道破僵局,她牵着虹猫的手,把他拉向了远处终点的山脚下,黑小虎看着这副场景,琥珀色的眸子中升起一分名为嫉妒的火焰。
                虹猫,这次是为了蓝兔,下次,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恨意越来越重,他已经不忍心看这副画面,进了森林,走向了远处玲珑去的终点,实际上我们大小姐是把少侠跟丢了,加上没分清终点的位置,所以才走错的。
                虹猫看着牵着的手,渐渐的红透了耳根,可蓝兔并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变化,还在想着该怎么上到那么远的地方 ,必须是不同的让催动内力才能把球放进去,可是以她现在的功力是没法爬上那么远的终点的。。。。
                “蓝兔,抱紧我。”虹猫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真是的,让他抱她上去不就好了吗
                “嗯。。。知道了。。。”蓝兔有些脸红,但还是抱紧了身边的人。
                “别松手”又紧了紧,终于凝聚内力,奋力网上一冲。
                说来也奇怪,明明显示那么远的山巅,居然被他两下就上去了,真气缓缓流淌,好像旭日在冉冉升起,两人催动内力,将球放了进去。
                相视一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8-11 01:43
                  楼主可算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8-12 00:12
                    虹蓝2
                    夏日的阳光总是不免有些灼热,几近秋天的时候让人感受到闷热之中有一丝丝的凉爽,天气突然阴沉下来,甚至由空中也掉下了几滴雨点,这对于完成比赛的其他人无疑是更为困难的,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已经几近结尾了。
                    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望着远处还未看到的终点,水叮当想这果然不是一段短的距离,更别提自己现在好像还有些迷路了。。。。这都能迷路,她不由得想给自己一巴掌!
                    看看天空,好像是快要下雨了,也不知道虹猫蓝兔还有小狸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成功的完成比赛。。。。
                    想这些干什么!水叮当甩甩头,似乎是想把脑子里那与比赛无关的想法甩出去。
                    有些无奈的笑笑,脚下还是加快了步伐。
                    她越走越靠前,突然有一个奇想,是不是能解助植物的力量?帮助自己快速的前行呢?
                    看着眼前茂密的丛林,雨点还未至于落到地上,不过通过天气能感知出正在下雨,着真是天助!刚刚还在想下雨了有阻碍,却忽略了一点是,植物在下雨天的时候更加的灵活便于操控!
                    突然前面有两棵相聚不远的树木,前面似乎是一片空地,更幸运的是在远处还有一处终点!
                    好,说干就干,水叮当聚起意念,周围散发出天绿色的光芒,好像是植物的使者一般,那两侧的树木渐渐伸出两条树藤,将她绑在中间,越拉越远,在到达树藤的弹性限度的一瞬间,水叮当便飞了出去。
                    她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终点,不由得感叹自己的聪明,可是就在她还没感叹完的时候,突然她乘着一种不太方便的姿势掉落了,关键是离终点还有一段距离!
                    这下可坏了。。。
                    “啊啊啊啊!”她尖叫着,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回声,惊飞了很多的森林中的鸟。。。
                    就在掉落到一瞬间,尘土飞扬,周围的光芒也逐渐消失。
                    咦,不疼?她惊奇着
                    下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软软的。。。免不得说。。。。好像还有点舒服。。。
                    额。。。。水叮当坐了起来,看清了身子下面的那“东西的真容”,好像还有点眼熟的背影。。。。
                    “喂,你可以下去了吗”
                    那人出声了,她这才恍然大悟,像招了刺猬一样的惊了起来
                    怎么是他!水叮当皱起眉头,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怎么在自己最倒霉的时候还遇到了最不想看见的人?这是老天爷故意在与自己作对吗??
                    可现下即使抱怨这也是事实了,遇见的正是那天在茶楼的箭心。
                    “我现在没空理你,请你走来”水叮当转身要走,可却被前面的人拦住去路。
                    “哟,砸了我就想走?大小姐脾气是不是该改改了?”
                    箭心一副戏谑的嘴脸,精致的脸上非摆出这么一副尊荣,真是让人看起来想打他一巴掌。。。
                    更别提本来就有气的叮当了
                    “你想怎么样?”
                    “跟我比一场,赢了,放你走,输了,你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叮当的嘴角抽了抽,可是面前的人已经开始凝聚内力了
                    “为什么非要我跟你打,难道你不知道时间很宝贵吗”单纯就是想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然知道,只不过现在他们都在战斗,我们稍微晚一会也没关系,速战速决呗”
                    噗,哈哈哈哈哈,箭心突然想笑,这小女子怎么这么可爱?他之前和她对战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这里插一句,不得不说男生的萌点真的很奇怪)
                    “况且,你想走也走不了了,除非把我打到在地”
                    她的下巴被人该起来了!这不是登徒子的行为吗!
                    水叮当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她一把拍掉了箭心的手,脸都气红了。
                    罢了,就跟他比一场,就当报了自己那天的一箭之仇!
                    这样一想,瞬间跳到了离他安全距离的一个位置。
                    箭心有点疑问“就在这?”
                    “你想怎么样!”水叮当额头上爆出一个个的青筋,一直再忍耐这个人,都快受不了了,不过心中还有疑问的是,那天自己就输掉了。。。这次真的可以吗
                    “那好吧。。。”
                    没等箭心说完,叮当周围便聚集了大片植物,闪烁出天绿色的光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8-12 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