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吧 关注:80,412贴子:999,215

【鼠猫王道】倾情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

本来《有情刀》是中篇,但是写完之后,不舍。
于是,想写番外。
于是,大纲越拉越长……到了番外容不下的程度。
所以,有了第二篇,《倾情刀》。日更可能做不到,因为开年之后会忙一些了。慢慢讲,慢慢爱。

愿大家新春吉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5 17:29
    展昭再次消失,两年没有任何消息。
    两年后。
    八月,北伐兵锋直指汨罗江。
    直系急令湖北督理赵珏赴前方指挥,集中十万兵力,在汨罗、岳州、澧州、安乡一带,凭借汨罗江防,拒守于北岸。
    哽嗓咽喉之处,是平城。
    若丢失平城,岳阳则不保,武汉亦危险。赵珏在此按兵两万余人,遍建工事,炮兵阵地森列,将北岸布置得号称固若金汤。
    滚滚汨罗江,隔岸遥望平城。北伐军在南岸依山驻扎,全体待命。
    中午时分,乌云如墨,雷声滚动。雨打在江面上,一片茫茫。
    南岸山顶上,副官张龙给赵旃军长打着一把黑伞,伞虽然很大,还是挡不住迎面扑来的风雨。
    军长半边军装虽然湿透,仍然腰身笔挺,气宇轩昂。
    他拿着望远镜,望向雨幕笼罩的汨罗江。
    望远镜视野里是浩浩荡荡的江水,江水那边是炮兵阵地。强行渡江的后果只能是全军覆没。
    他观察了一会,把望远镜递给张龙,说道:
    “对岸的江防,火力足够猛烈,然而呼应失当,位置混乱。固然不能正面强渡,但这样的布防,能看出对面的守军能力一般。第三团准备出发,择下游平缓无人处渡江,绕过南面防线,从北侧攻进平城。”
    张龙在雨帘里应了一声是,又把伞往前递了递,小心谨慎地说道:
    “军座,您两天没合眼了,休息一会吧。”
    军长点了点头,转过身来,一双湛黑的眼晴,让人莫名安心。
    那是展昭的眼睛。
    “好,回去。”
    刚要迈步,他习惯地回头望了一眼。
    茫茫雨幕中,好像有黑点出没。
    展昭迅速从张龙手里取过望远镜,重新聚焦到北岸的各处炮兵阵地,眼里掠过一道复杂的光芒。
    刚刚还杂乱无章的炮兵阵地正在调整,他一看就明白,有人在指挥炮兵迁移阵地,即将形成一道远程铁防!

    是谁,到了北岸?
    他转向张龙:“按兵不动,对面何人调动江防,查。”

    入夜,雨仍然没有停的意思。展昭在营帐里休息,却毫无睡意。
    江对面是一个厉害角色,甫一出手,就能感觉到凌厉的威压。
    一路打过来,展昭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这样的对手。不是因为他战胜不了,而是双方枪口前面都是同样的兄弟手足,对手凌厉,就意味着要有更多的血,白白流在这样的战场上。
    远远传来一阵枪响,展昭立刻睁开眼睛。
    外边,张龙在喊报告。
    展昭应声。
    张龙立刻跑进来:“军座,有人劫营!”
    展昭注视着张龙,没有说话。
    张龙立刻明白自己过于惊慌了。
    劫营这样的事,在展昭军中还没有成功过。他治军谨慎严明,一路斩关夺隘,他的第二军,可称是铁打的节制之师。来劫他的营,是自寻死路。
    可是,这里是敌军的刀口上啊。
    展昭向张龙略一点头:“知道了,慢慢说。”
    张龙:“雨太大,敌兵人数不详。外围发现有散兵进攻,乍看零乱,各点连起来却很有章法。后面可能有主力部队,但是这么大的雨,我们渡不过江,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没有主力。不是劫营,是蓄意来扰。”展昭站起身,“禁光禁火,全体整装待旦,团长以上巡营,外围加强警戒。轻举妄动阵前失惊者,当场枪决。”
    风雨渐大,嘈杂之声很快平息。
    展昭巡查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了。他和衣躺下,闭目养神。
    帐篷里有些发潮,腰后的弹痕隐隐作痛。
    夜深人静的时候,身心疲惫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感觉,随着弹痕的隐痛萦上心头。仿佛在那里有一只火热的手掌,轻轻地抚,慢慢地揉,殷殷地护,熨熨地安慰:
    展昭,白玉堂此生,就是你了。
    回想这一路,兵锋所向,势如破竹。遥远的北平,一步一步地近了。
    我期望的炼石补河山,你期望的自在相逢时,也一步一步地近了。
    玉堂,吾爱。
    不知何时,一阵细微的声音传进展昭耳鼓,不像是风雨声,更不像是脚步声。倒像是——
    呼吸声。
    展昭蓦然睁开眼睛,起身,掣枪直指声音所在的地方。
    漆黑的帐篷里,他敏锐地感知到,有一个人,坐在他的行军地图旁边。
    对方没有动。
    正是热的时候,这场大雨带来了清凉。在清凉的黑暗里,他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听到熟悉的心跳,那双直射心底的锐眸,穿过黑暗,殷切地望着他。
    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军帐里,近在咫尺时他才发觉!
    白玉堂!
    一别两年,知道他离开了浙系,进了直系,知道直皖大战之后,他做了东南巡阅使兼军务督理。
    直系火速于汨罗江北屯兵十万,是抵死阻挡北伐的一道火网,只是不曾想,白玉堂突然神兵天降,到了平城!
    在江北布防的人,原来是他,竟然是他,果然是他!
    清凉的黑暗里,终于响起了沉厚的胸音:
    “展昭。”
    展昭缓缓放下枪。
    白玉堂站了起来:“你的判断非常准确,我不是来劫营,是来见你。”
    他的声音,仍然像两年前在澄怀轩里一样,真切,温柔。
    “展昭,我想,抱一抱你。”
    话音未落,他已经到了面前。
    坚实的胸膛,有力的臂膀,一如从前。不同的是,他不再是二十三岁的风流少帅。白玉堂的怀抱散发着柯尔特未散尽的硝烟味道和清凉的雨气,紧紧地把展昭拥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5 17:30
      “你不告而别,只留给我一支袖箭,和一个称呼。”白玉堂在展昭肩颈上热热地咬了一口,“军座,我动用多少暗线,才找到你的真身。”
      展昭向外喝命:“张龙!”
      白玉堂威胁地在他耳边嘘了一声:“军座,我过你的警卫队,和你当初过我的白家军,是一样的。”
      展昭没有理睬,继续下令:“指挥帐五十米外警戒,非令不得靠近。”
      张龙在帐外应声,外面恢复宁静。
      白玉堂松开臂膀,肩膀挨着展昭,坐在行军床上。
      回想起那些急切的寻找,两年给人的感觉,确实很漫长。然而此刻终于找到他,时间的距离感却瞬间消失,一切犹如当初。不同的是,当初白玉堂并不知道,那些止痛药会以无法弥补的方式刻在心头,稍一回想,道道如刀。
      面前是黑暗,心中反而更亮,纤毫毕现着澄怀轩里安静的展昭,备受折磨的吾爱。
      展昭全副武装,皮带束出修颀的腰身。白玉堂伸手揽住,缓缓把他拥进怀抱,隔着军服摸索他腰背上的弹痕,找到之后,用手掌暖着。
      他的呼吸,渐渐深长:
      “猫儿……自在相逢也好,狭路相逢也罢,我已经不奢望其它,能看到你,就足够。”
      他猛地压上展昭的嘴唇,用近于捕猎的气势和近于心碎的温柔,吻了下来。
      风雨夜,指挥帐,两军阵前,日复一日的寻觅想念憧憬与渴望,歉疚心痛思慕与梦想,纠结感念遗憾与怀恋,尽数爆发。
      他感觉到,展昭的嘴唇,从熟悉的温凉,到渐渐灼热。仿佛他的热血尽数撞进展昭胸膛,激起和他一样的汹涌澎湃。
      展昭,吾爱。
      白玉堂一臂圈着展昭,另一手迫切地寻索。展昭身上的军装很快敞开。只一晃,前胸就贴上了白玉堂火热的胸膛。
      碎玉的痕迹犹在,白玉堂摸索到一道道重叠的伤疤,低下头,把脸庞贴在上面。
      在那些疤痕下,是展昭胸中泵动的热血。
      白玉堂在他亲手制造的这些痕迹上虔诚地亲吻抚慰,右手始终在展昭腰后的弹痕上暖暖地护着,左手把展昭手腕压到行军床头。展昭被白玉堂按着,全身绷紧,呼吸失了稳定,他一向律己甚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周身每一滴血都在抖抖地燃烧,深深地涌动,随着白玉堂的爱抚,浩荡奔流。
      “猫儿……”白玉堂咬着他的耳垂,轻声安抚,“放松……”
      展昭听到白玉堂的声音,可是发现做不到。一旦松了这股劲,他就不知道自己会发生怎样无法预料的事情。
      白玉堂按着他的手腕,在他脉搏跳动的地方温柔地抚摩:“……猫儿……别绷得这么紧……你甚至在澄怀轩受刑的时候,也没有让我按着你。”
      展昭忽然安静了,安静得让白玉堂不安,甚至担心是不是展昭旧伤发作。正在犹豫要不要松开手,展昭抓住白玉堂瞬间的犹豫,翻手把他的手腕拿住,猛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白玉堂锐眸微怔。
      然后他听见展昭说:“白玉堂,那是因为当时,你,还不是此时的……”
      他停下,静默了几秒钟,继续轻声说道:“……吾爱。”
      然后,他吻上了白玉堂。
      简单的两个字,白玉堂胸膛就轰地一声炸了。他想翻身擒住展昭,掏心掏肺地去爱他,粉身碎骨地去爱他!
      可是他没有动,不能动,展昭在主动吻他,他怎么舍得动。
      他骤然发觉,自己浑身,绷得比展昭还要紧。
      展昭的呼吸如同和风,在他唇上温柔安抚,却烧得白玉堂肺腑俱爆,苦不堪言又甜不忍舍。
      良久,展昭抬起脸,微笑:“玉堂,我相信,如果是受刑,你也不需要我按着你。”
      话音未落,天地倒转。
      白玉堂凶狠地一翻身,大雕一般把展昭扑到身下。
      然后,咔嚓一声响。
      仅容一人的行军床,塌了。
      白玉堂出手如电,揽住展昭腰身仰面翻倒,自己躺在地上,把展昭护在胸前。
      “还好?”
      展昭笑笑,手撑着地面起来,另一只手顺势牵起白玉堂。
      白玉堂自然不用他扶,但能握着展昭的手,心胸顿时甜透。
      然而,沁凉的石地,也撞去了火热的旖旎。
      展昭迅速束起军服武装带。
      黑暗中,白玉堂一声低叹:“猫儿,若不是明天阵前决生死,我今夜直接把你就地正法。”
      雨声里,展昭静默。
      白玉堂:“北岸我已经布置好,我守江防,你有几分把握过江?”
      展昭:“如果你真要守江防,现在,就不应该来到这里。”
      白玉堂:“我确实不想让你过江。”他字斟句酌地说,“你手中不过十一个团,炮兵一个团,万余人。对岸的直系军有十万,仅仅一个平城,就是你二倍之数。”
      一道闪电照亮帐内,白玉堂的目光灼灼逼人:“你知不知道这样过江,意味着什么?”
      闪电过后,黑暗水一样合拢起来。
      白玉堂听见展昭在黑暗中回答:
      “誓平阀祸,奠定共和。何以教我,待命南柯。”*
      雷声滚动,碾钉轧铁,震彻天际。
      白玉堂沉默。
      良久,东南巡阅使兼戡乱司令官,珍重地握住第二军军长肩头:
      “展昭,我也愿,金玉不相伤,日月不相妨,手足不相残。可是你我,终须为此一役,不死不休。”
      白玉堂用力握紧,然后松手,向外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5 17:31
        身后的黑暗中,传来展昭的声音:
        “五分钟内,我保证畅通无阻。”
        白玉堂粲然:“没有这五分钟,我也畅通无阻——我不伤你的兵就是。”
        展昭:“玉堂。”
        白玉堂顿住脚步:“猫儿?”
        “……保重。”
        白玉堂微笑:
        “我会的。”
        身影一闪,白玉堂潜进黑暗的雨幕。


        注:“何以教我,待命南柯”出自谭人凤《祭七十二烈士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05 17:31
          我猫在主动吻我 我神智都飞了 怎动得了—-五爷OS 看到猫儿剛还被手压过头 一下子就反身把爷压上去 乐的我拍手叫好
          又有故事可以听 好幸福 爱多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2-05 17:44
            又看见大大的文,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和你说一句,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希望你一切都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05 18:21
              啦~啦~👏👏👏来鼓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05 18:28
                哇哇哇!我好鸡冻!多多新年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05 18:43
                  啊啊啊第二篇!开心到飞起!槿太太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2-05 19:35
                    哈哈哈~~~又有得看了!!!但是,载飞扬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06 00:52
                      《有情刀》完结,但是每天还是习惯来看文,多多新篇太及时了,不然我要看第四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6 00:56
                        樓主新年快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6 01:21
                          我爱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2-06 01:49
                            樓主產糧既多又好看,真的好有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6 02:33
                              谢谢槿大美好的新春礼物!唯有感谢!新春快乐!


                              收起回复
                              16楼2019-02-06 02:39
                                爱槿大,又有好文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06 07:58
                                  大大,吞楼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6 13:54
                                    看了这几句,简直肝胆俱裂啊大大文呢,我要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06 13:54
                                      18楼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6 13:55
                                        唉.....lofter老驗証不过 无法发言。亲爱的多多 知道我总跟着听你讲故事 一起爱着昭白就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2-06 14:30
                                          lofer吧……??是什么地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06 14:32
                                            辛苦一下发截图吧,不想去乐乎,这里看有气氛些


                                            收起回复
                                            28楼2019-02-06 18: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06 19: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06 19: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06 19: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06 19: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2-06 19: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2-06 19: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2-06 19:54
                                                            从lofter回来再看一遍,好好缓缓我受伤的心灵五爷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2-06 19:5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