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空释吧 关注:15,828贴子:547,260

【原创/烬释】歌烬影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年初一图个喜庆,来新开一个烬释的长篇坑
楼主文笔不详,此文结局不详,更文时间不详不嫌弃的小伙伴请在楼里留下你们宝贵的留言和催更的身影,鸽子精欢迎大家真诚的指教(*°∀°)=3
(此楼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本文未经授权请勿擅自二改上传其他网络媒体。谢谢合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5 22:16
    第一卷:人间
    楔子
      料峭的北风又吹落樱花树下星如许,大雪和着鲜红的樱花慢慢飘落犹如一个生命渐渐坠落。落樱坡背后的悬崖在狂风中发出如恶龙般的怒号震人心魄,似有刀兵之声从皑皑云雾中传出,将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衬得更为恐怖。
      突然之间狂风大作,逐渐吹散了苍穹之下的阴霾。只听得云雾中打斗的声音越发刺耳,宛如两只巨兽的嘶吼。紧接着,一红一白两个身影从悬崖峭壁间冲上了落樱坡,偌大一个樱花树被二人带上来的狂风吹断了枝丫,残枝败叶哗哗啦啦地扑面而来。
      “卡索,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你偿命!”罹天烬手持离火剑刚一落地又是一番猛冲,大有要与那人同归于尽的气势在。樱花粘在他的袍子上,被染成了血一样的颜色。
      “释,当初是你救了我,现在几遍是拼了性命我也要将你唤醒。”卡索虽有弑神剑在手,一招一式之间却是只有格挡,并无反攻。面对着罹天烬凶狠的攻击只有一退再退,身上的白甲早已裂开很多豁口。
      “哈哈哈哈,”罹天烬像听到了什么笑话,眼角都逼出了水花,口中却是咬牙切齿道:“樱空释早就死了,被你亲手杀死的!我现在是罹天烬,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得到救赎。你口口声声说要救我,那好啊,把你真正的本事亮出来跟我好好打一架,别畏畏缩缩的连还手都不敢。”
      卡索叹气道:“如今你、我梨落和岚裳皆深陷诅咒,也许只有我死了,这个诅咒才能真正的解开。”
      “求之不得!”
      话音刚落,卡索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罹天烬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其身上的灵力迅速暴涨,就连弑神剑也像是受到旧主召唤活过来一般发出阵阵龙吟之声。罹天烬不敢怠慢,连忙运转周身灵力时刻准备着,并未轻举妄动。此刻,时间仿佛静止了,呼啸的风也渐渐停了似是在渲染着暴风雨前的宁静,只有地上纷落的花瓣和片片飘雪无风自动。卡索的灵力化作冰霜,将每瓣花、每片雪的边缘打磨得极其锋利。耳边破空之声传来,花瓣和风雪皆化作利器朝着罹天烬刺去!
      罹天烬见状,双手一抬撑起一座防护罩将一切攻击隔绝在外。另一方的攻势却是越来越猛,灵力汇聚成一条出水的蛟龙不断拍打着防护罩,逼得他不得不后退两步稳住身形,后脚堪堪立在悬崖边上,碎石窸窸窣窣地滚落山崖不见踪影。罹天烬眉头紧锁,原来这才是卡索的实力!可是,这蔚蓝灵力给他的感觉确实那么的熟悉,“这灵力,是......”答案呼之欲出。
      “没错,这就是从你身上得到的力量,熟悉么?那就从我这里拿回去吧!”
      “你找死!”卡索一番话彻底激怒了罹天烬,罹天烬撤下防护罩,拼尽了所有力气挥剑向卡索砍去。卡索似是早有所知一般面对铺天盖地的死亡之气竟丢下弑神剑,撤回灵力双臂大张,闭上双眼只等最后的判决。可是重剑砍下的疼痛迟迟没有传来,卡索疑惑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体内的蔚蓝灵力径自系数涌出,与罹天烬的浑身赤炎交织在一起将其困住。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忤逆我!”罹天烬心中怒火愈盛,他不懂为何昔日自己的灵力非要和现在的自己过不去,明明卡索都已经放弃抵抗了,明明下一秒就可以看到他死在血泊之中!一双金瞳时明时灭,脑海中有两个声音互相叫嚣,一放怒吼着“杀了他!杀了他!”,另一方却哀求着“不要!你不能杀他!”罹天烬感觉头颅都要炸开,离火剑从手中慢慢滑落,痛苦地抱头挣扎。
      “释!”卡索见情况不对劲,连忙上前去查看,却被一座无形的墙隔绝在外,只能徒劳地拍打着墙壁担心道:“释,你怎么样!”
      “轰!”地一声巨响,以罹天烬的两方灵力纠缠为中心,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灵力爆炸引起的轰动让整个天地为之一颤,飓风卷起厚厚的雪层、冰渣向外围蔓延开来。卡索一时抵挡不住竟被吹飞数丈远,尘烟弥漫中卡索恍惚见到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向悬崖下坠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5 22:17
      咳咳~这里是蜀道以后请多多关照。此文预设是长篇同人小说,尽量每日一更或每两日一更,如果我长时间没有更文,那只能是……我懒
      先立一个正文一定不会弃坑的flag,番外另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5 22:23
        dd文笔很好嘛,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05 22:51
          莫得人?枯了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06 10:59
            紧张关头不要卡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2-06 13:40
                第一章 千岛长歌
                “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千第一章岛湖畔,隐与湖光山色之间、偶有传来弦歌相合之声,清心净魄、世事淡泊。此地正是大唐三大风雅之地——长歌门。这日,弦歌天才赵宫商正在湖边就着大好日光弹琴赋歌,兴致高昂时连水流声、鱼儿摆尾在他耳中都成了绝美的音律。只是,这一片祥和中却传来了细微的不和之音。
                赵宫商皱着眉头四下观望,口中碎碎念道:“什么东西扰了本公子的雅兴。咦?湖中那是......”他细细看去,惊道:“搁浅岸边的莫不是个溺水之人!?”
                话罢,赵宫商连忙收了琴奔向岸边,将人从浅滩中拉上岸来。他将那人仰躺着放平,衣服虽然都湿透了,但是布料依旧光滑如新,赵宫商断定此人非富即贵,只是若将其贸然带回长歌门不知是福是祸。他将那人的白发归顺整齐,虽然其双目紧闭但丝毫不掩五官之精致,就像被精雕细刻出来的玉人,让山峦湖海都失了颜色。
                随着溺水之人一同被捞上来的还有一把冰蓝色的长剑,此剑以蓝冰晶石作柄,古老的符文深深地镌刻在剑体上,隐约透露着一股邪气。
                “咳咳......”那溺水之人突然从口鼻中咳出一滩水来,仅仅眯了下眼睛便又昏迷过去。
                “哎哎,怎么又昏了。”赵宫商惊奇道:“白发蓝眼?莫非是西域之人,可五官看起来倒像是个中原人啊。”一晃眼不经意间撇到了那对如精灵般的耳朵,“天哪,莫非是个妖怪?”自言自语间便哆嗦着脚要溜之大吉,刚走两步又停了脚:“啧,不行不行,也许只是人家五官有畸,怎么能一句妖怪就见死不救呢。”
                赵宫商正原地纠结着,打林边小道又缓步负手走来一人。此人眉目间自带傲骨又不失稳重,一头乌发自然散落不加修饰,唇上有须杂而不乱,一根黄玉为质的萧斜插在腰间。
                “赵宫商?你一不去钻研弦歌心法,二不去招蜂引蝶,闲在这里作甚。”韩非池斜睨了一眼地上的人,“你杀人了?”
                “胡说!本、本公子何曾杀过人,人家还没咽气呢,本公子是在救人!你你你你,我是跟你有仇吗,每次都这么针对我。”赵宫商招呼韩非池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搭把手呀。”
                “看此人衣着发饰定不是普通人,你当心惹上不该惹之人。”韩非池虽然嘴上提点着,救人却不敢含糊,“此人样貌不同寻常,绝非普通的面畸,莫非......”
                “你知道他什么来头?”
                “说不准,先救回去,回头我去请门主仔细瞧瞧。走吧。”
                
                ————————愉快的分割线————————
                
                “我想说,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可以做到相信我。”
                “哥,我很累。”
                “我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城堡,还是我的监狱。”
                “哥,对不起,所有的过错,所有的恶果,我会一力承担和补偿。”
                “哥,希望你自由地......”
                “哥......”
                回忆渐渐如潮水般涌上来,蔓延着刺痛着早该停止跳动的心房,为什么,人死之后心也会痛吗?还是说,我还活着。
                樱空释睁开了疲惫的双眼,身侧雕花窗户半开着,弑神剑被人斜靠在床沿放置着,夕阳的余晖撒到他身上暖融融的,天边的火烧云被太阳镀上一层金膜,远眺过去显得熠熠生辉。不知名的飞鸟扑扇着翅膀没入远处的层林,林间似有袅袅炊烟环绕,耳畔仍有附近的书院传来的阵阵读书声。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和,像是千帆过尽、万物复苏、世事安稳。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年方二十有余的净面小生,手中端着一碗黑糊糊的药汁。赵宫商进来时樱空释正透过窗户望着远方出神,微眯着的眼睛在阳光下似金似篮,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宛如一尊不容侵犯的神氐。
                “咳咳,这位公子你醒啦,起来喝口药吧。”赵宫商不知何时竟发觉自己看呆了,不由得轻咳两声缓解尴尬。
                他将药放到桌案上,正要伸手去扶人起来时樱空释略带戒备的目光朝他看了过来:“你是谁?这里......是哪?”
                “哦,这里是千岛湖长歌门,本公子是门下大圣遗音琴的传人,赵宫商。”赵宫商自报家门时语气略显骄傲,“请问公子你是何方人士?我发现你时你半截身子在水里泡着,昏迷不醒。”
                樱空释揉着略微刺痛的太阳穴,脑中梳理着自己的记忆——他只记得让卡索杀了自己取走灵力,之后发生了什么或是卡索为自己做了什么,却是一概不知。可脑中隐约有一个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他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06 17:55
                更文了更文了,有人没得人间卷的部分时代背景与人物设定改编自剑网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06 18:00
                  ♨莫得人,有西兰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07 21:09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07 22:25
                      今天忙于走亲戚,没有更文,美滋滋
                      顺便自顶一波,不要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07 22:5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8 08:47
                            第二章 九天
                            杂乱的记忆越是用力的回想,心中便越是烦躁,樱空释索性不去梳理了。方才听闻赵宫商所言,这里应该处于凡世,樱空释感觉得到体内经络遭到重创,灵力少的可怜,就连为自己幻化一个凡人的样貌都做不到。自己为何会重伤来到凡世?莫非是灵力传输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哥哥怎么样了?好在自己现在还活着,灵力可以慢慢补回来,到时再回神界一探究竟。
                            “公子,公子?”赵宫商见樱空释只是若有所思的发着呆,莫不是在水里把脑子泡坏了吧。
                            “我叫樱空释。”
                            赵宫商又愣了一下,名字是挺好听的,可世间有姓樱的吗?
                            此时,赵宫商的别院里又走进两人。为首的年纪和赵宫商差不多大,可举手投足间尽显成熟稳重,背负一四尺玄黑的静水流霆琴,可惜右手缺一小拇指,此人便是长歌门门主四指流云杨逸飞,韩非池紧跟其后。
                            “门主。”赵宫商拱手道。
                            “赵公子无需多礼。”杨逸飞的目光看向樱空释,即便沉稳如他也难掩眼中的惊讶:“莫非阁下是......神族之人?”
                            “神族!?”赵宫商与韩非池具是讶异非常,赵宫商更是在心里窃喜:“还好本公子没有让人家自生自灭,如此一来岂非承了一个神族的人情?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好事竟让本公子遇上了。”而另一半韩非池却为这个神族少年的到来而忧心忡忡,此番机缘巧合,不知对长歌门是福是祸。
                            樱空释见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而眼前人看起来心眼并不坏,便决定据实以告:“没错,我是神域冰族之人。或许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让我重伤落入凡间,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清楚。可如今我的灵力所剩无几,更不知何时才能重返神界。”凡世三千,樱空释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落入了哪个凡世之境,等哥找到这里都不晓得到何年何月去了,除非有别的神和自己一同过来。
                            杨逸飞解下自己腰间的一块玉坠子递与樱空释:“上神,这是我长歌门门主的象征,待你伤势养好了可去洛阳寻找九天阳天君周墨,九天中人会为你解惑。此人算是我半个师父,你完全可以相信他。”
                            “已经要惊动九天了吗!?”赵宫商又吸了口冷气,这仿佛是他一生中距离九天最近的一次了。九天相传是一个由九个人组成的庞大势力,他们并不一定都是高手,甚至他们当中有人根本不懂武功,但是,他们九个人的力量足以颠覆整个江湖,甚至是整个天下。
                            “九天?”樱空释并没有接下玉坠子,他想起自己在做冰王的那一年中接见过不少的凡官,其中似乎就有这么一个组织。
                            杨逸飞解惑道:“其名有上通九天,下利万民之意,是一个暗中掌控天下局势的组织。他们每年都会暗中与神族沟通以求天下太平,我这里的一些关于神族的资料也是从阳天君周墨处得知。所以上神不必担心九天对神族的忠诚,他们也许会有办法解决你的问题。帮你沟通九天已经是我长歌门力所能及的事情了,还请上神不要推辞。”
                            “多谢。”樱空释终究是接过玉坠子,翠绿的坠子晶莹剔透,透过阳光仿佛能看到点点荧光在坠子内部游动。其全长一寸半,雕工精致、小巧玲珑,正面精心雕琢着长歌门的标志,背面用小篆洋洋洒洒的刻着“四指流云杨逸飞”。
                            “那我便不多叨扰上神修养,去洛阳途中我会托韩先生照顾你,若有什么需要我们都会尽力满足。”杨逸飞又吩咐罢赵宫商和韩非池尽力照顾云云便离开了。
                            韩非池对樱空释道:“上神,我和赵宫商就在院内旁屋,您有什么吩咐直接找我们便是。”
                            “无妨,既然日后要经常相处,你们直接唤我释即可,上神的称呼我不习惯。”
                            韩非池和赵宫商面面相觑,只得应了一声“是”。
                            待人都出去之后,樱空释取来放置在一旁的弑神剑拿在手中细细打量,没想到这把剑也随着自己一同过来了,剑体的符文没有灵力的滋养变得暗淡无光,这把剑似乎前不久诞生了一个新的剑灵,不知发生了什么如今又剩一个沉睡的空壳,剑灵也不知去向。樱空释断定自己从“死亡”到凡世的这段时间里绝对发生过什么,他划破自己的手掌将几滴血喂入弑神剑,剑体突然响起低沉的嗡鸣之声,符文在短暂的明灭之后重归沉寂,而这微小的灵力波动却让另一个在这凡世的人捕捉到了。
                            樱空释把玩着弑神剑,仍记得它没入身体后带来的钻心蚀骨的痛。思及此处,樱空释不由得担心起卡索来,可心中又感觉哪里不对劲,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遗忘了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8 10:51
                            自顶,明天烬大爷现身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08 12:27
                              请问你一下,释与烬是时同一个人吗,烬什么岀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2-08 15:40
                                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09 21: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09 21:57
                                      第三章 罹天烬
                                      话说杨逸飞带着韩、赵二人从樱空释休息的屋内退出来时,赵宫商便面带难色地凑到杨逸飞面前。
                                      “咳、那个……门主,”赵宫商吞吞吐吐道:“我也想护卫上神一道去洛阳,就让我也出一份力吧。您看,我深得大圣遗音琴的真传,肯定不会拖后腿的。”
                                      “呵,”韩非池反唇相讥戳破他道:“你哪里是真心实意的护送照料,无非是想借此名义出去躲开那苗疆女子罢了。”
                                      赵宫商的心事被说开后也不再掩饰,张口便吵起来:“你、你这个癫狂子,你以为我真的很想跟你这个尖嘴鹦鹉一起走吗?对,躲那个女人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你也不能完全否认我的作用啊,你杀人是厉害,但救人没有我你行吗?”
                                      “也罢,”杨逸飞打住二人争吵的势头道:“赵公子与苗疆女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你虽天资聪颖但玩乐的心思太重,此番随上神一道游历也许能让你成熟一些。”
                                      “您同意啦!”赵宫商喜出望外。
                                      “嗯,这对你们二人都是一个机会。”杨逸飞话头一转,道:“不过你们要对上神的身份和所知的一切事情守口如瓶,尽量避免节外生枝。”
                                      韩非池道:“门主,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依属下之见,我们不如提前通知好沿路的商会暗中接应,以备不时之需。”
                                      杨逸飞点点头:“便依韩先生所言着手去办吧。”
                                      
                                    ———————愉快的分割线——————
                                      
                                      樱空释此番虽受重伤,但毕竟是神之躯,恢复能力自然不同凡响。再加上赵宫商使用长歌门的独门秘技“天音知脉”在旁辅佐疏通经络,释的身体不足一月便恢复了。或许是凡世灵气稀少,这些日子以来体内的灵力却未曾见涨。
                                      很快,三人即将出发前往洛阳的日子便近在眼前,樱空释却感觉此行并不简单,心中的忐忑不安自从醒来便从未消减过。谁也不知道,一个天神的突然降临将会给这凡世带来怎样的变动。
                                      “释,我们准备动身吧。”院外传来赵宫商的呼喊和马儿打响鼻的声音。
                                      “好。”樱空释将弑神剑包好背在身上,取来杨逸飞所赠的玉坠子挂在腰间,除此之外便不多带身外之物。他从韩非池口中得知这个凡世也有少年华发之人,便只将一双尖耳化作凡人模样,别处外貌未曾多耗费灵力去修饰。
                                      一切准备妥当后,三人便驾着一辆马车阔别了长歌门,踏上前往洛阳的路途。
                                      马车外是赵宫商充作车夫,马车里,韩非池拿出一张地图指给樱空释道:“释,我们将从千岛湖出发,一路沿官道行驶,途径扬州、洛道和一些小城镇以供夜间投宿。不出意外,我们可在一个月左右到达洛阳。”
                                      樱空释刚要说什么,一股灼热的风突袭而至将马车的帘子尽数吹开。
                                      “吁!”赵宫商连忙勒马急停,拉车的马匹不安地踏着地面,扬起迷蒙的尘土。前方不远处有一人双手抱怀斜倚树旁,慵懒的气质下隐藏着撩人的邪气,一枚鎏金面具遮面,身着螭龙红云纹锦缎,后背一把赤柄金纹长剑。
                                      樱空释从空气中捕捉到了一股熟悉的灵力的味道,心道此人来头定不简单。他走出马车,示意韩、赵二人稍安勿躁,“敢问阁下可是火族之人?”
                                      “樱空释,这些日子你可让我好找,若非你唤醒了弑神剑恐怕我连你身在何方都不知晓。”罹天烬朝他缓步走来,一双金色的眸子不怒自威,“你问我是谁?刚好,我也想知道我是谁。”
                                      “什么意思?你为何可以感知到弑神剑的存在?”樱空释正疑惑间,却见对面那人将面具摘下,露出一副同自己几乎完全相同的面容!
                                      “别这么惊讶,应该惊讶的是我才对。在你死掉之后的这一段时间里幻世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曾经一度以为我就是你,我就是樱空释,但是眼下的情况明显与我所想并不相同。或许你应该邀请我与你一路同行,然后回幻世好好调查一番。”
                                      樱空释听得云里雾里,虽然对他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但是仍心怀戒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如何确定你不是因为心怀不轨而找上我的。”
                                      “我叫罹天烬,至于我所言是真是假,你看看这个便知道了。樱空释,将你的手伸出来。”罹天烬托起樱空释的手掌,释放出一股灵力在二人手心上炸开一朵绚丽的冰焰,冰蓝色的火光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的金黄。罹天烬道:“看到了吗?你我的灵力同宗同源,除了外在的形态不同以外别无二致,我们的血液可以相融、心中对对方有所感应,就连认你为主的弑神剑都可以由**控。你还有什么可信不过我的?”话语间罹天烬意念一动,樱空释背后的弑神剑便发出短暂的嗡鸣声。
                                      一瞬间,樱空释脑海中涌现出罹天烬身份的无数种可能性,但不论他是谁,樱空释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09 21:59
                                        第四章 道生一,一生二
                                        “行了,去马车里坐着吧,爷找了你许久,都走累了。”罹天烬随手戴上面具,拉住樱空释的手便上了马车,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
                                        “这......”这场面倒是让韩、赵二人看不懂了,方才还剑拔弩张的,怎么一转身就成了自己人?
                                        樱空释解释道:“他叫罹天烬,是火族的神,我们此番遭遇相同,为了探明一些事情的真相便让他跟着我们一道去洛阳吧。”樱空释既然发话了,二人岂有不从之理。想到两位上神可能要谈一些要事,韩非池为避嫌便也同赵宫商一起坐在了外面。
                                        “啧,这凡世的马车真是慢,我可没有耐心等上一个月。今晚到扬州,明晚到洛道,后日便去见九天。”罹天烬打了个响指,只听得拉车的马儿一声嘶鸣,便如同脚下生风一般跑的飞快,连续奔波不知疲倦。官道上偶尔经过一些稀疏的行人,他们俱是以为一阵狂风刮过。
                                        樱空释疑惑道:“你的灵力没有受损?”
                                        “刚刚落入凡世时我只是身上带了伤,灵力并没有任何异样。樱空释,别告诉我你现在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神。”
                                        “我也不知为何,除了能够维持基本的护体幻术以外,养伤的这一个月来竟没有恢复任何灵力。”樱空释急不可耐的问道:“你之前说我是曾经死掉过的,为何我又复活了?这一段时间里幻世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可还记得我们是如何来到凡世的?”
                                        罹天烬看着樱空释的眼睛眉毛都快皱到一起了,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笑什么。”樱空释自觉失态,心下有些尴尬。
                                        “笑你可爱,没想到堂堂冰王也有失态的一刻。”罹天烬心情舒畅,双手撑着后脑勺仰靠着车窗。
                                        樱空释眼神一黯:“我早就不是冰王了,现在的冰王是我哥。”
                                        罹天烬听不得有人在他耳边提卡索,不禁面有不悦,道:“我的记忆很短暂,是从作为复仇之神在火族醒来开始的,那时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说是卡索和冰族杀了我,我存在的唯一的意义便是向冰族复仇。于是我与火族结盟,只是因为这是我能够复仇的最快的捷径。后来我们终于向冰族开战,我与卡索也迎来了无可避免的一战。”罹天烬撩开窗帘眺望着远方,回想当时的情况,一双金眸中似有火焰在燃烧。
                                        他继续道:“在我踏上复仇之路的那一段时间里,身边的所有人、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在提醒着我,我是一个应该已经死掉的神,我曾经的名字叫樱空释。那些人对樱空释褒贬不一,有赞扬的,有谩骂的,有爱慕的,有憎恨的......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好奇你究竟是个怎样的少年,你的所有事迹都是我听他人的口耳相传,唯有真正的你我不曾了解。直到我快要将卡索杀掉的那一瞬间,你的灵力冲出了他的身体将我拦下,那是我第一次真切的看到了你的影子。许是你我灵力纠缠不休又互相交融,从而撕裂了这个凡世的时空,将我们送到了这里。”
                                        樱空释问道:“你是说,自从我死后,其实我一直都在哥的体内?可我们两个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若我一直不曾离开,你的存在又该如何解释。”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罹天烬摇摇头:“我从凡世醒来后竟无意间开启了另外一段记忆,那是我曾经作为弑神剑剑灵的一段记忆,在这段记忆里我看到了卡索带着诸神深入无尽海底寻找隐莲,看到渊祭和他的手下对卡索百般刁难,看到莲姬与渊祭同归于尽只为了救下我这个小剑灵......或许这就是为何我能够操控弑神剑的原因吧。”
                                        “弑神剑吞噬神的元气从而形成新的剑灵,莫非当哥吸取我的灵力时我的元气一半留在了哥的体内,一半成了剑灵,剑灵被隐莲在火族复活重生为罹天烬。而你要向我哥复仇的一切记忆都来源于渊祭的诅咒。”樱空释心中慢慢形成了一个大胆的推测——按道理弑神剑杀的神级别越高越有可能形成新的剑灵,而真神渊祭确确实实消逝在弑神剑下,为何如今的弑神剑并无半点剑灵在?或许渊祭根本没有真正死去,他仍像一只幽魂飘荡在三界,暗中操控着一些阴谋,寻找机会东山再起。
                                        “这些都只是我们的推测,事实究竟如何还要等我们回到幻世再一探究竟。”罹天烬心中其实已经默认了这种推测,他仍为自己与樱空释是有关系的而欣喜不已。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行四人来到扬州城时傍晚的天还亮着,热闹繁华的扬州比起漫卷书香气的长歌门多了几分人间的红尘烟火,夕阳西下时家家炊烟袅袅,集市街道上马匹行人络绎不绝,叫卖的小贩、灯红酒绿的酒楼茶肆比比皆是。扬州傍水建城,汉白玉制成的二十四桥围绕着高耸的青砖红漆城墙,在夕阳下泛着令人心醉的暖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10 11:31
                                        有没有人啊,更新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10 11:32
                                          有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2-10 15:02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2-10 15: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10 18:0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0 19:59
                                                    第五章
                                                    “释上神、烬上神,我们已经提前通知扬州城的商会为我们提供住宿之地,我这便带你们过去。”韩非池介绍道:“今日恰值谷雨节气,所以城中比往常热闹许多,如果二位晚上有兴致出来逛逛的话,也许能看到很多有趣的景象。”
                                                    “谷雨?”罹天烬向来对凡世的繁琐事情不甚了解。
                                                    赵宫商随意甩着小马鞭道:“这谷雨啊,是播种移苗、埯瓜点豆的最佳时节,民间各处对谷雨的到来均有不同习俗的庆祝方式。扬州一带有赏花、祭神、喝茶等特殊活动,所以今日坊市间放宽了宵禁,便热闹的很。”
                                                    罹天烬挑眉道:“听起来比幻世热闹多了,爷今晚可要好好瞧瞧。樱空释,等下陪我出来走走?”
                                                    “人太多,不去。”
                                                    “啧,你这人真无趣。”
                                                    谈话间很快便走入了扬州内城,扬州商会的老板杨立诚亲自带人来内城门口接待。现今四大家族南叶北柳、东杨西唐,长歌杨家是盐商出身,发展至今,大唐各处商会均有杨家子孙的身影。杨立诚虽主管扬州商会,但对于此次到来的贵客的详细情况却是所知无几,单就是由门主身旁的红人韩非池、赵宫商二人亲自护送,杨立诚也不敢轻易怠慢了。
                                                    远远的见了长歌门的马车,杨立诚便小步上前静候:“韩先生,赵公子与诸位贵客远道而来辛苦,辛苦!我这就差人牵引座驾。”
                                                    微风将车窗帘子掀开,樱空释偶然撇到迎面而来的杨立诚——一副中年发福的体态,唇下留着一小撮胡子,肥头大耳的脑袋上偏长得贼眉鼠眼,五官看起来很是滑稽。他旁边站着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瞧这眉眼估计是面前这位老板的儿子。杨立诚没有看到马车内的樱空释,反而是那年轻人被车内的白发少年吸引了目光,就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樱空释对着这样的目光不禁有些尴尬,便拉上了帘子。
                                                    罹天烬面色不悦道:“要不要我去挖了那小子的眼睛。”
                                                    樱空释摇摇头:“不过是萍水相逢的凡人,不要多生事端。”
                                                    “杨老板,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韩非池下车同杨立诚道。
                                                    杨立诚笑道:“韩先生客气了,有长歌门的庇护,我们的生意自然是日益兴隆啊。我身边是小儿礼新,扬州风光美不胜收,诸位此次来到这里可要多留些时日,让我儿带诸位一览这二十四桥的美景啊。”
                                                    “这次便不多呆了,我们是有急事赶路才借宿于你这里,我们今晚修整一下,明日便走。”
                                                    “啊......”杨立诚面露一丝尴尬,其子杨礼新却心有不舍的莽撞道:“为何这么快,不知贵客是要着急做什么?”
                                                    此时赵宫商忍不了这诸多的客套话了,便直言道:“杨老板,不该你们多嘴的就不要问,长歌门的规矩可是忘了?还有,我们的住处可安排好了?”
                                                    杨立诚不敢忤逆赵宫商,只得顺着他道:“这是自然,今晚给诸位预留了扬州城中最大的酒楼里最好的几个房间,环境设施俱是上等的。赵公子您就放宽心吧。您看,前面走走便是了。”
                                                    又行进一段路,一座花天锦地的酒楼便呈现在众人眼前。杨立诚言语间颇为自豪道:“这便是杨家商会名下的扬州城最大的酒楼,千斟坊。诸位,请进。”
                                                    至此,樱空释和罹天烬才从马车上缓步下来,惊为天人的面貌和卓然不群的气质引来在场所有人的注视。尤其是杨礼新,眼珠子直勾勾的都要掉出来了。
                                                    “看什么看,当心你们的眼珠子!”罹天烬一双金眸环视一圈,将一个个贪婪的、猎奇的、惊诧的眼神尽数逼了回去,“杨立诚,管好你的儿子。你若管不好,爷不介意替你管管。”
                                                    “是是是......”杨立诚被盯得心里发虚,哆嗦着手擦头上的虚汗。心觉此人绝非一个省油的灯,不可轻易招惹,不,是绝对不能招惹。当下便踢了杨礼新两脚,小声骂着:“小兔崽子给老子回家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杨立诚赔笑道:“诸位贵客,鄙人马上差厨子上一桌好酒好菜接风洗尘。”
                                                    樱空释终于发言道:“不必劳烦,杨老板请回吧。”
                                                    杨立诚热脸贴了冷屁股,心里很不是滋味,待人都散去后便将气尽数撒在了他儿子身上,又是打又是骂的,回府的一路上都没有消停过。”
                                                    “爹,那两个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他们的身份门内没有传信告知吗?”杨礼新也是被揍皮实了,见其父气头一过便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赵宫商都说了别问,而且之前传信也只是说有贵客借宿,我也不知他们究竟贵在何处啊。”杨立诚又想起来什么,连忙告诫道:“我告诉你兔崽子,你别犯到他们头上去,那两人绝对不是好相与的。尤其是那个红发的、带着个面具的,身上杀气重的很!”
                                                    “哎呦,爹,我只是对他们好奇而已。”
                                                    “你最好能听老子一回话,安分两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1 09: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11 10:09
                                                      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11 10:29
                                                        千岛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12 09:06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2 09:07
                                                              第六章
                                                              虽然同杨立诚闹得不欢而散,但韩非池心思缜密,上下打点的都不错,除此之外没有另生事端,又差人上了一桌扬州地道的好酒好菜。不得不说这凡世的饭菜还挺合罹天烬的口味,一顿下来罹天烬吃的尽是大鱼大肉,之前的烦心事一扫而光。樱空释可吃不了这么油腻,只挑些清淡的垫了垫肚子,而后便是看着罹天烬大快朵颐。
                                                              罹天烬感受到樱空释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扫视一下自己可有哪里不对劲:“你在看什么?”
                                                              樱空释淡淡道:“我在想,同是一个元气化生出来的神,差别怎么如此之大。”
                                                              “咳咳,”罹天烬放下筷子,擦擦油腻的唇角,小眼神瞥了一眼樱空释,这才从席上站起来道:“那什么,爷吃饱了,我们出去逛逛吧。”
                                                              “我不......”
                                                              “不什么不,总是自己一个人闷着才不好。”罹天烬不由分说的拉起樱空释就往外走。
                                                              樱空释灵力受限,此刻哪里挣得开罹天烬的“魔爪”,反而把自己的手腕挣的生疼:“喂,你这个人......”
                                                              罹天烬顾左右而言他:“哎呀,扬州风光,真是美不胜收啊!诶,前面那是卖的什么玩意儿,去瞧瞧。”樱空释拗不过他,只得随他去了。此时太阳已经落下,但扬州城内繁华依旧,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摊贩老板远远的瞧着两个锦缎华服的年轻人便高声吆喝着:“诸位客官,来瞧一瞧看一看,上乘的玉器古玩、金银首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诶!”
                                                              罹天烬拉着樱空释走上前大致扫了一眼,赝品居多,但也有好的物件,他拿起一枚玉坠流苏细细的看:“这黄龙玉质地倒是不错,释,你瞧,是不是很配我的离火剑。樱空释?”罹天烬问了两遍都无人回答,正疑惑的转身一看,樱空释竟拿着一根粗制滥造的玉笛出神。他是在想卡索送给他的一叶笛吗?
                                                              “这是什么破东西,不看了不看了,”罹天烬将玉笛从樱空释手里抽走,连同自己相中的玉坠子也觉得烫手一般连忙扔了回去。他拉起樱空释朝别家走去,边走边念叨着:“什么粗制滥造的手工都敢往上摆,我们走。”
                                                              “罹天烬。”
                                                              “嗯?”
                                                              “你在幻世的时候有见过我的一叶笛吗?”
                                                              “见过,后来......后来还给卡索了。”罹天烬不敢直视樱空释的眼睛,一直被他藏在怀里的一叶竹笛此刻像是烙铁一般灼烧着他的心口,他不敢还给释,也不想还。他甚至想把笛子直接丢掉,让樱空释再也联系不上卡索。
                                                              “哦。”樱空释心情有些低落,并没有注意到罹天烬此刻躲闪的眼神。
                                                              二人一路无言的随意逛着,大都市的夜晚向来热闹,前方似有什么杂耍表演吸引了很多路人围观,将宽敞的大道都围了个水泄不通,樱空释和罹天烬被堵在人群外面什么都看不到。身边行人越聚越多,摩肩擦踵的感觉让罹天烬很不爽,刚要带着樱空释飞走,却凑上来一个不速之客。
                                                              “二位公子留步,在下是扬州商会会长之子杨礼新。”挡道的原来是傍晚遇到的纨固子弟,他的目光流连在樱空释身上道:“前方现在在办祭神礼所以甚是热闹,而且人多也不安全,在下带了些小厮不知可否与二位同行,保护二位的安全。”杨礼新身后跟了十来个彪形大汉,个个光着膀子负手而立。
                                                              “让开。”樱空释皱了皱眉头,语气中尽是厌恶。
                                                              “诶,前前后后堵的都是人,万一他们伤着二位怎么办,还是让小人护卫吧。”杨礼新搓着手直往樱空释身上凑。
                                                              罹天烬拔出离火剑横在杨礼新身前,嗤笑道:“你小子带这么点杂碎就敢堵人,不知仰赖的是何方上神,我们可认得。”
                                                              杨礼新被吓得双腿一软退回了虎背熊腰的保镖身后,嘴上倒是强硬:“我......我爹可是扬州商会的会长,官府都是我们家的人!你若是敢动老子,休想活着出扬州城!”
                                                              “哦,原来你的意思是打狗还要看主人。”
                                                              “你骂谁是狗?!”
                                                              罹天烬挑眉道:“谁叫谁是狗。”
                                                              “你!”杨礼新长这么大,敢这么骂他的除了他爹别无旁人,当下便气炸了,怒道:“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别人骂过,我告诉你们,现在韩非池和赵宫商不在身边可没有人替你们撑腰,给老子抓住他们!”大汉们得令拔出腰刀,怒目圆瞪,一步一步直朝二人逼来。
                                                              “放心,这是最后一次有人骂你了。”
                                                              樱空释看得出这顽固平日里也是欺男霸女之辈,留着无用,便不再拘束罹天烬,只说了一句:“别伤及无辜。”
                                                              “我有分寸,这些杂碎还不值得我动怒。”对付十来个凡人保镖用灵力未免有些小题大做,罹天烬身法如同鬼魅一般,手腕微动,一把离火剑被玩出了花来,只见得暗夜中剑光忽闪,那些人连刀都没有挥出去便被割瞎了双眼,此刻正倒在地上翻滚哀嚎。旁边的群众被吓得急忙退散,方才还摩肩擦踵的街道一瞬间空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12 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