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文学吧 关注:85,800贴子:4,261,964

十二篇性转故事,第一篇:《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十二篇性转故事,第一篇:《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2-12 01:06
    “春节回家道路拥挤,市公安交警提醒您,思乡情切,莫追一时一分。昨日里,黄涌口岸隧道发生了一起特大连环追尾事件,造成了十九人受伤,三人死亡……”
    ——
    世界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缥缈,眼前的事务逐渐重叠。
    闪烁着昏暗灯光的隧道,鸣笛声,喧嚣声,这一切都犹如哑剧一般上映着,陈鸣凝视着自己被拖出快扁成易拉罐的车子,断折的钢管似乎斜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拖出大片血迹,阻止了救援者的行动,他们一筹莫展。
    人在快死的时候…是真的不会回顾人生的啊……
    意志越来越薄弱,陈鸣的注意力开始发散,想着一些有边没边的问题。
    人快死的时候,并不会走马观花自己短暂的一生,时间也不会变的缓慢,除了注意力越来越难以集中以外,竟是说不清的普通。
    啊,我的肠子太丑了吧,希望殡仪馆的人帮我好好收拾。
    糟了,忘了填遗产志愿了,我的遗产会被怎么处理?别给那些远到没谱的亲戚就行了,最好捐给慈善…
    呼……脖子的姿势好不舒服,好困。
    就在陈鸣和这世界只剩下浅浅的一丝联系的时候,陈鸣听到有人在耳边低语,好像是有一群人围在自己身边,询问着自己有什么临终愿望。
    是了,自己在车上就已经受到了致命伤,已经是不可能撑到救护车来了,不如趁我还有一点神志,询问我还有什么遗愿的好。
    陈鸣意志涣散,半睡半醒之间,竟然是十分理解。
    ——我想要将自己的财产全部捐给因为家庭变故,无力维持生活和学业的青少年,好像要是要指明捐给哪个组织的吧,但我实在记不清了,你随便帮我捐一个吧。

    陈鸣这么回答道,但半睡半醒间,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说出口没有。
    此刻他虽然双目明睁,直视空旷的隧道上空,眼睛里的世界却因为失血过多,已经看不到具体的事物了。
    一片越来越黑的世界中,声音也越来越小,整个世界也慢慢变得寂寥起来,陈鸣知道,他快死了。
    可能是脊椎被扭到了吧,他丧失了脖子以下的全部直觉,在这种时刻,这反而是一件幸事,让他可以平静的迎接死亡。
    死亡前的安静十分奇妙,仿佛一根线被拉长到无限,又翻转一下,变成一枚小到微不可查的点,整个世界都只是个微不可查的点,猛地放大却又大到无穷无尽。
    陈鸣残存的意识沉迷其中,他看着这个点从小到大,从短暂到漫长,不断翻覆,然后慢慢的,世界的概念变得稀疏,记忆亦然。

    ——你愿意将眼睛借给我用用吗?
    他听到有人这么说。
    ——拿去吧。
    他回答。
    ——你愿意借双腿与我吗?
    我的双腿……还能用吗?陈鸣迟钝的理智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他不愿去想了,回答道:
    ——嗯。
    ——你能……
    ——能……
    ——能…
    好像有越来越多的人来询问他是否愿意捐出自己的器官了,那些缥缈的声音似乎还为此吵了起来,但陈鸣已经不在意了,他已经感受到那个世界的呼唤越来越近了,也许就在此刻,他已经死去。
    就在他临死前的最后一瞬间,他听到一道淳淳而苍老的声音:
    ——世人皆借你一物以用,既然如此,老朽借你道与理吧。
    下一刻,陈明死了,或者说,他在地球的身体,死了。


    收起回复
    2楼2019-02-12 02: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2 09: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12 10: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12 11:02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2 11:1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2-12 14:2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2-12 14:44
                  馨黄的枫叶随风飘下,在空气中划出曼妙的圆弧,交织成一片名为“秋”的网,将整个红云山脉笼罩在一片红黄交织的盛景中,一眼望去,霎是惊人。
                  红云山脉,又称鸿运山脉,自传先古时,人祖曾在此处献祭自己的双足,换的上苍回应,学得神行千里的神功,带领蒙昧中的族人们走出荒蛮,来到更加适合生养的沃土平原一代,方才慢慢形成如今的文明,而神行千里等轻功,也是人类最早开发自身密藏,研究出来的功法。
                  只是真正的“神行千里”,似乎已经遗失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或者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
                  而在此后数百年见,红云山脉一直罕无人烟,因为这里山势凶险且野兽繁多,又无瓜果充饥,难以培养作物,就连隐世宗门,也很少有人愿意定居于此,历史上也是如此,似乎每一个定居红云山脉的门牌,最后灭门之相都极为凄惨,因此人们认定这里是人族初祖发迹的地方,亦是人类首次天人交感之处,不容侵犯。
                  时间久了,此地愈发的荒芜人烟,只有少数被逼无奈的莽贼或江湖好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深逃红云山脉中,以求一时安宁。
                  而在这红云山脉深处,有一处水天交融,极为隐蔽的峡谷,峡谷中曾被一群猿猴占据,有着相对丰盛的瓜果产出,而在十数年前,一位老和尚携带一位女婴来到此处,赶走了此地的猿猴,并以手檗木做屋,修建起了一户狭小而简朴的寺庙,从此定居深山老林中,不问世事,从此与日月自然同居,沐星光白云为被,只是偶尔下山,为那仿佛随时都会死去的婴儿采集药材和一些必要的生活物品。
                  十数年眨眼即逝,当年的女婴也熬过了幼年期的虚弱,亭亭玉立。
                  一袭及腰长发如东瀛满樱,温柔的浅粉细细软软的搭下,并无经过特意的打理,却依然如同绸缎般光滑,随意的斜下,有如流动的丝绢。
                  虽是仍未张开的稚嫩之姿,却已然有了绝世佳人的为祸之相,举手投足,双眸开阖之间,已然牵人心魂 ,只是这远离人烟的荒山内,十年如一日的对待着青灯古佛的和尚,纵使是少女,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美,或者说,她那空洞而虚无的双眸中,似乎就没什在意的。
                  她的视线穿过这千万年不变的山水,如同亘古不变的清风,穿过无边的大地。
                  这双眸子的色彩清淡如水,又极为复杂,仿佛一点淡白的山水画中,写意的点上几点樱粉,又难引人瞩目,两者奇迹般的融合起来,便是这灵动而缥缈的眼眸了。
                  而最令人难忘的不是她那奇特的眸色,而是她眼中那种万物寂灭般,冷漠而温柔的双眸,仿佛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值得注意的。
                  她靠在床边,注视着重林之外的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专注而有些冷冷的感觉、

                  一阵微风斜来,拂过她手上的佛经,沙沙作响,又一片枫叶落。


                  收起回复
                  10楼2019-02-13 00:06
                    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3 01:1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2-13 09:4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2-13 09:42
                          楼主文笔很棒,很好奇是怎么写出这篇好文的,我也想写文,请教一下楼主的写作经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2-13 09:54
                            Mark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3 22:04
                              不时,少女视线的尽头处,出现了一位须髯皆白的老和尚,他穿着朴实无华的灰袍,不着袈裟,就如同外界寺庙中那些未入厅堂的扫地和尚一般,普普通通,平实无尘。
                              他手中拿着一个有他半个人高的大包裹,在峡谷间轻盈的跳跃,宛如灵猿般轻盈。
                              而见到老和尚的到来,少女平静无波的眼神中也终于有了些许变动,但也依旧是无喜无忧,人偶一般的空洞。
                              老和尚早在数百米外便已经察觉到了少女的视线,只是轻轻点头示意,似乎对少女在此等候习以为然,他并没有直接回到寺庙中,而是先来到旁边新开辟的厨房中,放下了包袱中嘱托山外农村人家宰好的鸡鸭蛋荤等食物,掀开一口浑圆的黑砂大锅烹饪起来。
                              不久时,阵阵朴素的肉香味便飘荡在这不大的寺庙中,传到少女的鼻翼里。
                              少女轻轻嗅了嗅香味,放下手里的佛经,闲庭信步的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羹室,虽说是寺庙中专门用餐,经历凡火的地方,但仅有黑木小桌一面,长凳两张罢了。
                              不多时,老和尚手里托着一大一小两枚碟子走了进来,那阵阵肉香正是从碟子中传来。
                              他将大的碟子放到少女面前,里面是轻盐少油,但荤素俱全的担担面,而自己小碟里面的,则是清汤素面,仅小葱青菜,不着油。
                              两人就这么相对而坐,没有交谈,和尚是因为多年习修佛法,本心紧守,故不言。
                              而少女则似乎是天生亲近佛理,虽不剃尘根,却与和尚有着相近的气息,中正平和,光华敛尽。
                              而就在这时,老僧一番常态的悠悠开口道:“知雅,本座能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了。”
                              少女停箸,安静的将目光投向老僧,目光中无正常人对死亡的恐惧,甚至连基本的波折,也没有半分,平静到无情一般。
                              老僧又是悠悠叹了一声,伸出结满武痂,粗粝的大手,抚摸过少女小巧可爱的脑袋,道:“天生失了一魂三魄,无法察觉到人生离别愁苦,也不知是福是祸啊……”
                              少女沉默了一下,以空谷幽泉般的嗓音开口说道:“守空主持,我知道离别愁苦是什么感觉。”
                              老僧摇摇头,深邃的双眼里流露着悲苦,叹道:“不,你不懂,你所知的离别苦愁,不过是从佛经中知道的,没有亲身体验过,又怎么会懂得何为真苦呢?不过也好……天道无情,生来便剥夺了你的一魂三魄,而其中便有哀,惧,爱,这是幸,也是不幸。”
                              这类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从老僧的口中说出了,少女往常听到这样的话,往往都是缄默,不愿再谈。
                              而今天,得知了老僧不久之后便要绝于人世之后,少女第一次,有一种想要将自己的身世告知给老僧的冲动。
                              是的,这位全名为谭知雅的少女,正是当日在地球殒命,而后转生的陈鸣!


                              收起回复
                              17楼2019-02-14 01:41
                                人好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2-14 02:36
                                  恳求意见,有什么地方没写好,或有什么拖沓之处,还望不吝提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2-14 08:46
                                    我的菜鸟水平看不出楼主文笔有啥问题,剧情也不慢,毕竟才四章,楼主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14 09:12
                                      还有人在贴吧写新文!挺好的,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14 10:49
                                        楼主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14 13:59
                                          沉思片刻,陈鸣还是止住了,突然道出自己两世为人的身份,突兀,而且自己也实在无法察觉这其中的必要之处。
                                          诚如老僧所言,自四岁神志与记忆苏醒以来,陈鸣就发现自己与前一世相比,少了许多情绪,宛如一张没有变化的五线谱,平直的叙述着波澜不惊的乐章,起先陈鸣以为是两世为人,幼儿之身,与成年人的七情六欲有差别,没有在意,可是越是随着时间推移,他越是体会到自己身上的特殊。
                                          首先,他对自己受伤一事没有任何波动,静静的望着自己受伤滴血的手指,仔细的观察每一滴血在伤口凝聚,然后滴落,溅在地板上,染出一片血梅,直到老僧回来,急匆匆的为他包扎,他才意识到,自己很不对劲,他完全就没有一点对受伤的害怕,以及警惕之情。
                                          后来他就昏迷了,这具重生之体实在虚弱,好在这是一个侠和武的神秘世界,老和尚运用自己雄厚的内力一次次将自己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不然她根本不可能活到这么大。
                                          好在九岁关卡过后,一直以来萦绕在头顶的死亡迷雾似乎跨过去了,从此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每日能行走的步程都大为增长,甚至可以提动一些重物。而曾经没两三天就需要灌输一次的内力,也不用了,而他的胃口也变得稍微大了不少。
                                          从此之后老僧就减免了各类药物的熬煮,改为鸡鸭鱼肉和小山参,枸杞等滋补之物的自然调理,这么看来,陈鸣只是个身体比较虚弱的正常人而已了。
                                          他虽然从小就受先天影响,感情冷淡,但受到上一世记忆的影响,对所谓人体八十六路经络,九大秘藏等习武方法无比感兴趣,而老和尚守空主持一看就不是寻常人,所以他也曾经询问过有关功法的问题。
                                          可守空主持只是迟缓而坚定的摇摇头,摸了摸他的脑袋,没有回答,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守空主持从小照顾陈鸣,虽无亲人之名,却有亲人之实,但他和陈鸣却并无半点实质上的关系,两人就如同寺庙中最简单的住持和门客的关系一般,他称陈鸣为“谭知雅”,而陈鸣称他为“守空主持”,就仿佛两人只是相伴十数年的普通人罢了。

                                          每日,老和尚风吹雨打不动的早起,敲钟,作早课,念经,静思。
                                          而这时候陈鸣才悠悠醒来,不疾不徐的洗脸,刷牙,没有半点想要跟上守空老僧行动的意思,而老僧本人亦没有强求,两人各做各的,待洗漱完毕,陈鸣就会到经书房捡本书来看,大多数都是佛经,偶尔会掺杂一下诗集和道家书籍等等,没有半点和武功相关的书籍。
                                          陈鸣也没有失望,他虽缺失哀,惧,恨三情,但基本的欲望还是有的,否则人也不会想活着了,每日随心而动,随意而行,时来观苒苒草木结霜,兴往捧书倚竹声长眠,一来二往之间,竟也与得道老僧的禅意相映得彰。
                                          只是他一直对这个充斥着武学和功法的世界抱有兴趣,想要亲自下山体验一下这个只在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世界,然而一来自己的身体不允许,二来老和尚没开口,他也不好下山。
                                          于是就这么候着,直到今天。


                                          收起回复
                                          23楼2019-02-14 22:23
                                            写的不错啊!希望不要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4 22:45
                                              现在我看到了文吧的复兴之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4 22:58
                                                好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14 22:58
                                                  “守空主持”
                                                  ”她吃完面,将筷子横置于碗上,双手合十,道。
                                                  她唇边溢着尚未一抹未拭去的油渍,在阳光下折射出有如唇彩般晶莹的光来,嘴唇在这抹光泽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小巧诱人,可惜在这平实无华的寺庙里,面对着这样一个紧守佛心,定如枯槁一般的老僧,这一抹含蓄而无自知的,只在青涩与稚嫩中绽放的美,注定卖给瞎子看。
                                                  而且陈鸣毫无自觉,他甚至认为自己现在很庄重,正经,一看就是要谈正经事的样子。
                                                  守空主持那藏在白须下,深邃而苍老的眼睛抬起来,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喝汤。
                                                  ……陈鸣难得的感觉有点怪,但又不太记得这是什么感情了。于是表情不变,保持着双掌合十的姿势,静静的等待着老僧喝完。
                                                  老僧咕咚咕咚的喝完面汤,放下碗,见陈鸣还在等待,确认是少女确实有什么想要谈的事情了,便正经的将双掌合十,气势骤然一变,宛如沧海边的一块青石,沉稳而平常,却隐隐镇住万载沧浪般深不可测。
                                                  “谭知雅,你可有什么疑惑?”他没有以知雅道之,而是冠之以全名。但他同样没有以施主称之,因为二人的关系并非纯粹是住持与门客。
                                                  “我昨日在阅读佛经之时,突然有问,佛说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但为何世界与世界之间,从来没有直接的联系和证明?”
                                                  原来是这种问题…
                                                  老僧神态自若,并没有引经据典,居高临下的回答陈鸣的问题,而是深出简入,以普通人都能听懂的词句回答道:“所谓世界,只是一种称呼罢了,就仿佛你见你平时所食的草鱼,称鱼,而深海之中,又有一物,它吞吐间潮涨潮落,尾鳞翻腾间,海天倒转,寻常人称其为鲲,你见之,亦可指其称鱼,二者虽天差地别,本质上却并无二样。所以你看,这三千万世界,满天星辰,不已经在你一呼一吸之间,与我们的世界产生了联系?你所见的一切,又何尝不是它们存在的证明呢?”
                                                  虽然不是陈鸣问出这番话想要得到的答案,但是守空老僧的一番话,却是给了他别样的启发。
                                                  原来所谓佛理,并不是一看一悟那么简单,是自己着十数年来对它们的熟读,蒙蔽了自己的双眼,想不到自己两世为人,竟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少女双掌无意识间交叠,放在膝盖上,视线失焦的看着地面,陷入沉思。
                                                  老僧见状,悄无声息的收拾碗筷,退出了羹室,做每日晚课去了。
                                                  转眼夕阳西下,漫天橘霞最后一丝滞留在天边时,少女才回过神,抬起头来想要继续之前的话题时,却只看到空荡荡的桌子,和浩然之气褪尽的残阳,一丝淡淡的入夜寒冷,回荡在少女心间。
                                                  她打了个哆嗦,面无表情站起来,驱着有些僵硬的四肢,回到自己的房间,点上油灯,过上被子,拿出之前已经被读过数次的佛经一卷。
                                                  她要再品读一遍。


                                                  收起回复
                                                  27楼2019-02-14 23:02
                                                    好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2-15 01:01
                                                      楼主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5 21:50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9-02-15 22:51
                                                          这的确是好作品,淡泊有个性,整体都很“静”,而且营造出一种悠远的意境,特别细腻有情,能放松心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16 01:29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16 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