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利亚吧 关注:229,060贴子:6,091,026

回复:【拜吧】【露&中】浮游梦 (向《红霞》本致敬)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曾经这么对我说:‘两//国签定的《瑷///珲条约》,使中///国领///土、主///权蒙受重大损害,如果你们是中/国同胞,会怎么想?沙///皇粗暴地进行穆///拉维约夫黑/龙/江地区的行动,历史上有人也这么做过吗?这跟强盗有区别吗?’”他回忆着那些句子,“还有,‘沙//皇政府在对待邻//邦中//国时,总是力图不付出战争费用,不冒战争风险而获得成功,他们总是趁中/国局势混乱时疯狂讹///诈中/国领土,这是帝///国主义最丑陋的行径。’‘帝//国主义们与其宣扬在中/国的行动是胜利,不如说是战胜了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淹//死和屠//杀他们,不惜残//杀妇孺,更不用说抢///劫皇宫、住宅和商店了。’以及……”
“我很感激他。”东方人开口打断了他,他的声调很怪,话语里带有一丝颤抖,伊万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当时的他,还是现在梦中的他。“我最尊敬的上司很赞赏你的上司。”
“不过,”东方人抬起头,黑色的眼睛里没有什么感情,“请你离开这里!”
这是一个太意外的回答!这回轮到伊万•布拉金斯基疑惑的眨眨他的眼睛。
“王耀,王耀,王耀。您没有理解我的来意,您还不明白。”他用心考虑了一下,恢复了冷静,“如果您想让自己的人民像我的人民那样成为自由的人民,免遭在凡尔赛,”他明显看到对方身体震了一下,“为您准备好的那种,使您成为第二个任勇洙或者第二个印/度的命运,您就要明白,您在夺/取自由的斗//争中的唯一盟//友和兄弟就是我,我的工//人和农//民以及我的红///军。”
他说完了,他闭上嘴,他认为他的听众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滚!”东方人突然说,毫不犹豫。
什么?
他急躁起来:“您还是不相信吗?您不相信我已经改变了吗?”他站起来,他想转上几圈冷静一下,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几乎要走上前去,抓住眼前这个瘦小而虚弱的人,他恨不得把心脏掏出来给他看看——是红色的,红的!
“我已经改变啦,王耀,我学会怎么去爱别人了!”
“很抱歉,我还没学会。”东方人用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声音,冰冷的回答,“你的确改变了。但是,这间房屋的主人,我,现在对你说——”
“滚出去!”
过去的他,的确改变了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用新学到的那些词句为自己的心脏迅速降降温,直到他的心脏可以直视东方人充满怒火的眼睛而不再发狂的跳动为止。他才像个懂得礼貌的绅士一样,向逐客的人致敬,转身离开。
不过这都是梦境,过去的伊万走了,梦里这个还留在原地。
影像无声的继续播放着。
他不曾见过的场景。
东方人呆呆的看着床边的向日葵,金黄的颜色像是太阳的光芒,是屋子中唯一的生气。
太阳光芒刺痛了注视它的人的眼睛。
两行眼泪默默的留下来。
这是为什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能理解,他走上前去,用带着破旧不堪手套的手,去碰触那泪珠……
随着他粗大的手指与过去的影像接触,眼前的一切瞬间化为飞烟,无影无踪。
1920年10月27日重新回到历史的记忆里。
而伊万•布拉金斯基也重新回到了迷宫中。


回复
24楼2009-07-04 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