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593贴子:6,840,755

【原创】只因是你,只为你而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再试一下,看发的上来吗
故事原创 未经授权严禁一切形式的转载


回复
1楼2019-02-15 12:18
    第一章


    韩小欣从地铁站出来,踏上上行的手扶电梯。
    站在韩小欣身后的两个女孩子,在电梯出口处突然加快了速度,一个女孩从韩小欣身旁挤过去走到前面。
    “快点,这里有两部新的共享单车。”前面的女孩走到地铁口两旁的共享单车停放处,招呼着身后的同伴。
    被挤碰一下的韩小欣抬头看了一眼。
    见韩小欣望过来,前面的女孩子立刻一手握着一辆单车的把手,生怕韩小欣也对新款单车有兴趣。
    后面的女孩看新车已被同伴占领,高兴地:“哇,又是新款的耶,这个很轻,很好骑的!”说着从同伴手里接过一部共享单车,拿起手机开锁。
    韩小欣无视两个女孩,无视两旁其他的单车,傲然从她们身旁走过。

    走在人行道上,看着马路两旁的建筑、风景、商铺和过往的行人,韩小欣在心里向两个女孩表示:这才是我有兴趣的地方。即便天天走在同一条路上,韩小欣也认为,所看到的景象定有不同。

    行车道上,高骋开着黑色奥迪,载着闭眼休息的沈唯,变道到右拐车道上。




    作者有话说:未经授权严禁一切形式的转载!


    收起回复
    2楼2019-02-15 12:20
      更文:
      站在路口等待绿灯通行的韩小欣,依旧兴致勃勃的看着两边的景象。
      没赶上绿灯的高骋,看红灯亮起,打起右转向灯,缓慢转向。
      韩小欣看了看跳动的绿灯,踏步于斑马线上。
      高骋减速避让着路口的行人。
      正在过马路的韩小欣,无意间抬头,看到对面商铺墙壁上的一则大大的广告图片,那是一个口红广告。可能是为了突显模特唇上口红的色泽和质感,模特的整个脖子和大片的胸脯都是裸露着的。
      由于工作的原因,看着图片上的模特,韩小欣不由自主的进入了职业习惯的思考:如果需要装饰,自己给她搭配个什么饰品好呢?有些专注的韩小欣,只顾望着模特思考,忘记了自己正在过马路,也无顾于路面路况。结果一不小心踏入路面上的一个坑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嘎”的一声,高骋看到侧前方的行人突然撞向自己,立刻紧急刹车。
      韩小欣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挡住车前盖,让自己缓冲稳定。
      副驾驶上的沈唯,身体往前倾撞了一下,迷糊的睁开眼睛:“怎么了?”
      高骋看着被吵醒的沈唯,微微皱眉:“没事,我下去看看,你再休息一会。”
      沈唯眯着眼往前瞟了一眼,看到一个高挑女孩的侧影,又靠在靠背上闭眼休息。


      回复
      3楼2019-02-15 12:22
        更文:
        高骋下车走到前面,看着韩小欣:“怎么过马路的,这么宽偏要往车上撞呢?”语气微温。
        韩小欣拿开手拍了拍,不甘示弱地:“你怎么开车的,不知道右拐要让行人的吗?”
        “是没让你,还是你没好好走路?”前面看她走走停停,高骋心里就已经很厌恶了。
        “你哪个眼睛看到我没好好走路了?”
        “你……”高骋被噎了一下,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出言不逊吗?
        韩小欣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撞到人了要先道歉懂吗?”
        “谁撞你了,是你自己扑上来的!”刚想离开,又听到这一句,高骋有些生气。
        “我扑上来,我还故意碰瓷呢?”
        不讲理谁不会啊,高骋指指旁边:“走在那边,扑倒我这里来,有碰瓷的迹象。”
        沈唯看了看争吵的两人,解开安全带下车。
        韩小欣瞪着高骋:“我说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污啊?这人稀车少的地方,是碰瓷的好地方吗?”
        “你……”高骋又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沈唯走到韩小欣旁边,轻声地问道:“碰伤了吗?”
        韩小欣转身看着沈唯,突然觉得被雷劈了一下。她定定的望着沈唯,大脑片刻间混沌一片。




        作者有话说:
        连发三段会被吃吗?


        回复
        4楼2019-02-15 12:2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15 13:21
            等等等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5 13:39
              更新:
              同一瞬间,无数个想法和反应又层层涌入,首先是情感神经的异常,这个反应即刻传感到了心脏,心脏又用强烈的不寻常的跳动向韩小欣传达着内心深处的某一种渴望。
              紧接着,其他情绪也开始蔓延:为什么刚刚不能一笑而过,偏要和那个人争执,让自己显得这么没修养,明明自己也有错,却要表现的那么无理。
              韩小欣懊悔的同时,心里也开始责怪那个外表看起来还算有品相而实际却没什么气度的司机,为什么他下车后,不能温和的问一句:“你没事吧?”如果他只是关心的问候一句,自己是不是就离开了,可是,如果自己离开了,是不是就见不到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为什么会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场景下、这样的人物定位下让自己有一场牵动周身性神经的遇见?
              朋友曾借佛经告诉韩小欣:一弹指有六十刹那,一刹那起九百个念头,一秒钟有两个十万八千念头。当然,这只是一个形容,真正的数字要比这个数字多千百亿倍都不止。这句话是讲人起心动念千变万化,而这种细微的念头,我们凡夫是不能觉察的。
              这一刻,这一秒钟,韩小欣想说,那细微的千千万万个念头自己是觉察不到;那细微的九百个念头自己也觉察不到;但至少有一到九个已经膨出的念头自己还是觉察到了,很清晰的觉察到了。
              韩小欣默默的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因为朋友后来又说:所以我们要念佛,念一句“阿弥陀佛”,可换除百千万亿妄想杂念。而此时,自己确实起心动念的厉害,这是个‘无题’的画面,还是赶紧念句“阿弥陀佛”,希望心中的那个念想能够消除。
              沈唯看韩小欣定定的望着自己,愣了一下,又追问一句:“有没有碰伤?”


              回复
              7楼2019-02-15 14:48
                更新:


                高骋看着已经有个把行人开始驻足观望,赶紧解释说明:“没碰到她!”
                韩小欣木然的看了高骋一眼,又心率不齐的望着沈唯,完全听不到高骋说的什么。自己念“阿弥陀佛”了,可为什么还是有点蒙呢。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检查?”沈唯再次询问。
                看着沈唯疑惑的眼神,被理智神经紧急制动的韩小欣突然回过神来:“啊?”
                “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沈唯重复询问。
                高骋不理解地:“如果碰到了,可以去医院检查!”言下之意,我真的没碰到她。
                韩小欣看着沈唯想摇头,却不知为何的点点头。
                高骋意外地:“碰到你了?”
                韩小欣反应过来,赶紧摇头:“啊?没……没有……”
                沈唯瞪了高骋一眼,又朝韩小欣:“真的没受伤吗?”
                “没有……不用去医院。”韩小欣也觉得自己恢复正常的速度有点慢。
                “都没碰到怎么会受伤?”高骋看着沈唯。
                “确定不用去医院检查吗?”沈唯似乎很有耐心。
                韩小欣看着后面一辆右拐车辆绕到马路中间拐弯,摇摇头:“不用,不好意思,你们走吧!”
                “我就说没碰到她,没事了,走吧!还好这个路口车不多。”高骋走到副驾驶,帮沈唯打开车门。

                退到路边的韩小欣,看着黑色奥迪离开,内心有些恍惚,似乎也已经忘了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了。


                作者有话说:
                有些提心吊胆,怕发的太多又发不上来


                回复
                8楼2019-02-15 14:54
                  第二章


                  “说了你不准笑我!”许久后,韩小欣慢腾腾地开口。好吧,前世要回多少次头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韩小欣不相信自己上辈子只顾回头啥也不干,就为等下次的相遇。所以,既然已经知道这是个‘无题’的遇见,就让一切的心念到此结束吧。
                  “只有你笑我的份,我什么时候笑过大才女你呀!”陈西调侃着。
                  “我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后来发现……她有伴了!”真正开口的时候,韩小欣还是犹豫了一下。对于“她”这个字,韩小欣相信陈西是听不出偏旁的,可是“她”后面的身份表达,韩小欣觉得应该是一个中性的表达。
                  陈西停下吃着的胡萝卜,愣愣的看着韩小欣,随后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
                  毫不意外,招来了韩小欣的白眼。
                  “哈哈哈……”陈西笑个不停,看韩小欣一直瞪着自己,勉强忍着笑,擦擦笑出来的眼泪:“不是……我……你这句话笑点太多,我一时没忍住,对不起啊,我……不笑了。”
                  韩小欣仍然瞪着陈西。
                  “我以为你的感情神经是封闭的,没想到有缺口啊,太非韩小欣了的个性了。”陈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还‘有伴了’,你知道你这句话不但笑点多,疑点也很多吗?”看韩小欣依旧瞪着自己,陈西赶紧解释:“好了好了,不笑了。这又不是跳舞或参加Party,有女朋友就有女朋友呗,还有伴了,有你这样表达的吗?”
                  韩小欣嘟了嘟嘴:“这样说有错吗?‘伴侣’是形容什么的?”
                  “好吧,随你这么说吧!没想到啊你还……还挺……”陈西搜索着适合的词语。
                  “食色性也,没什么意外的!”韩小欣不以为然看着陈西。
                  “我不意外,我只是吃惊。另外我想问一下这个人是旧相识还是刚认识的,你怎么知道他有伴了,是结婚有老婆了还是女朋友?”
                  韩小欣稍作迟疑:“以前不认识。”
                  陈西意外地:“妈呀,挺猛啊你!”说着伸手摸韩小欣的额头。
                  “干嘛你?”韩小欣拨开陈西的手。
                  陈西:“没发烧啊,这个男的帅的不成型了吧?”
                  韩小欣淡淡地:“一般。”如果是问那个男人,即便他外形看起来气宇轩昂,貌似有不凡的气质,韩小欣也不愿给他太多的褒奖。而“她”就不一样了,当然,对她的形容,韩小欣还是希望压在心间为好。
                  “一般会把你迷成这样?”陈西相信韩小欣的眼光,不相信韩小欣的形容。
                  韩小欣犹豫片刻:“还可以吧。”若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的不大度就给差评,是不是自己太过狭隘。何况,也正是因为他的不大度才让自己有机会见到她。就算看起来她是属于他的,那也是他本来就拥有的,现在陈西问的是外形,是不是也应该给个中评。
                  陈西盯着韩小欣:“你怎么知道他有伴了?”
                  韩小欣微微低头:“和她一起的是一个很般配的人,看起来两个人的感情很甜蜜。”
                  “有说话或者交流吗?”
                  韩小欣迟疑了一下,摇摇头。
                  “所以,你和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打个照面,发现是你喜欢的类型后,又看到他有女朋友,然后就把你悲伤到不行,连和铁蜜我的约会都忘了,随后就连滚带爬失魂落魄的回来了?”
                  韩小欣瞪着陈西:“我是走回来的。”
                  “还有救吗?”
                  “那只是一种感觉。”韩小欣说着拿起一根胡萝卜。
                  陈西望着桌子:“那你洗这么多胡萝卜?”
                  韩小欣咬着胡萝卜:“偶尔的迷乱。”
                  陈西看着韩小欣,眼珠子转了两圈,随后露出诡异的笑容:“今晚带你去趟酒吧?”
                  韩小欣呆呆地:“去酒吧干嘛?”
                  陈西一脸的坏笑:“酒吧的帅哥也大把大把的,做人别太压抑自己,如果需要就……”
                  “滚!”


                  回复
                  10楼2019-02-15 19:52
                    第三章


                    两个人进屋,发现陈西家已经来了好几个人,有的帮忙准备食物,有的看电视聊天吹牛。
                    韩小欣扫视了一圈,有个把认识的,一个是周志远的同事,在不久前周志远生日的时候韩小欣好像见过一次,但印象不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个是一对夫妻,这个韩小欣认识,是陈西的高中同学丽丽和她的老公。看丽丽的体型,应该是怀孕了。其他就没什么印象了,有一个男生应该是周志远的同学,因为一看到丁伟任两人就熟络的聊起来。
                    陈西和周志远在开放式的厨房里准备着食材。韩小欣和大家打完招呼后,多问候了丽丽几句。随后想要去厨房帮帮陈西,一转头发现丁伟任已经走到厨房,正与陈西和周志远说着话。韩小欣只好拿着手机坐在靠外边的沙发上。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
                    “陈西,有人来。”离门口不远的韩小欣看陈西在忙,边喊边起身走向门口,帮忙开门。
                    “来嘞!”陈西从厨房出来,走到门口,看着韩小欣开门后站在门口的来人,高兴地:“呀,终于来了。”
                    韩小欣看着门口的来人,感觉到身体一阵的痉挛,心情也由风平浪静转变为惊涛骇浪排山倒海。
                    沈唯站在门口笑了笑:“我们迟到了吗?”说话间看着发愣的韩小欣,也微微怔了一下。
                    陈西赶紧招呼:“没有,没有,怕你们没来过找不到地方。”
                    高骋拿着一个红酒盒从后来进来:“嗨,陈西!”
                    陈西:“呀,高骋,还以为你不来呢,欢迎欢迎!”
                    “谢谢邀请!”高骋把酒递给陈西,意外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韩小欣:“哎,你……”
                    “你好!”韩小欣看着沈唯和高骋,不自在的点点头。看来路口的那场小冲突给沈唯和高骋都留下了印象。
                    陈西意外地:“咦,你们认识啊?”
                    沈唯望着韩小欣微微点头示意,表示问候。
                    高骋看着稍有不自在的韩小欣,露出洒脱的笑容:“好像在哪见过,不记得了,可以再认识认识!”
                    陈西看了韩小欣一眼,稍作迟疑:“我来介绍一下,韩小欣,我的好朋友,也是同事,我们公司的首饰设计师。这位是沈唯,我大学同学,最近刚回来工作,她男朋友高骋。


                    回复
                    12楼2019-02-15 20:00
                      楼哥,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16 00: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16 10:58
                          第四章 胡萝卜比橙汁解渴吗?




                          沈唯对韩小欣礼貌的笑笑:“你好!”
                          看着沈唯优雅的微笑,韩小欣的呼吸顿时又骤停了两个拍。两个礼拜里,看了好几部的美恐和电影;练了无数次的收心操,才将初见时带给自己内心的震撼和那种渴望给挤到心房外。此时,这一笑,瞬间就将用看恐怖片时的恐惧和修心的平静垒砌的防火墙击个粉碎。
                          高骋礼貌并玩笑地:“时尚的引领者,不错哦,确实有点文艺范儿。”
                          “来来来,进来随便坐,都是好朋友,随意哈,饮料和酒自己拿!”陈西招呼他们进来。
                          高骋进屋后对里面的人礼貌的点头示意,随后看着四周:“房子不错啊!”
                          陈西:“我爸妈未来养老的地方,我只是借用一下。”
                          “叔叔阿姨不在吗?”沈唯扫了一眼屋里的客人。
                          “他们在市区,我们的聚会他们才不参加。一直想让你到郊区这边玩玩你都没空,今天终于来了,哎,小欣,你一会儿带沈唯他们随便看看,我先去准备吃的。”陈西拿着红酒离开。
                          韩小欣一脸黑线的瞪着陈西的背影。

                          沈唯和高骋进来后,周志远将大家相互介绍了一番。随后,韩小欣在陈西的指示下开始带他们参观的房子。
                          “一楼是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韩小欣有些呆滞的指着一楼的格局。
                          “还挺大的,一共有几层?”沈唯和高骋跟在韩小欣旁边。
                          “三层,底下还有个地下室,是休闲区,可以唱歌打牌锻炼,有些简单的健身器具。”韩小欣走到客厅边上,踏上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陈西家挺有钱啊?”下楼梯的时候,先下去的高骋抬起手去接站在上一台阶的沈唯的手。
                          “她爸妈早期有做些投资!”沈唯似乎看了韩小欣一眼,并没有去接高骋的手,而是将手搭在高骋的肩上。不知道是不喜欢秀恩爱,还是不习惯当着外人太过亲昵。
                          “怪不得!”高骋说着用左手握住搭在右肩上的沈唯的手,又替换给右手,然后自然的拉住。
                          看着高骋的动作,韩小欣深深的吸了口气,让他们在地下室看了一圈后又带他们上来,看到周志远正在外面准备烧烤的工具,抬手指了指:“外面还有个小花园,晚上的烧烤就在一楼的阳台上。”韩小欣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等待沈唯和高骋。
                          沈唯松开高骋的手,透过客厅落地玻璃窗望着外面:“环境也挺好的。”
                          沈唯说着迈上台阶,韩小欣停在楼梯口,让沈唯先上楼梯,结果高骋又赶紧跟上,可能是跟的太近,一不小心撞上正要转身的沈唯。
                          “哎呀!”沈唯微微踉跄一下。
                          “小心,小心。”高骋赶紧搂住沈唯的腰:“没事吧?”
                          沈唯摇摇头:“没事!”
                          韩小欣淡淡的看了一眼:“二楼有客房、书房、小的会客区,三楼是主人的卧室起居室之类的,那个,陈西家没什么收费项目,你俩自己逛吧!”韩小欣站着不动,快速的隔空介绍了一番,说完不等沈唯和高骋反应,便转身离开。看得出来,此时的她,心情早已莫名,不,是非莫名的不悦了。
                          “哈哈哈!这人有点趣!”楼梯上的高骋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并开玩笑的说:“还有点不负责任啊!”


                          回复
                          15楼2019-02-16 15:34
                            更文:




                            沈唯转头看着有点小个性的韩小欣的背影,也微微笑了下。

                            韩小欣郁闷的来到厨房,正在和陈西说话的丁伟任对韩小欣笑了笑。
                            “他们两个呢,怎么这么快就看完了?”陈西疑惑的望着一个人下来的韩小欣。
                            “我的任务完成了。”韩小欣在餐台上找了一圈,又打开冰箱。
                            “你找什么呢?”陈西看着毫无表情的韩小欣。
                            “有点喝,有胡萝卜吗?”张口的那一刻,韩小欣感到心口生生的疼痛感。
                            “我给你榨杯橙汁吧。”丁伟任赶紧从果盘里拿出几个橙子走到旁边的榨汁机前。
                            “哦!”韩小欣低声应了一声,继续搜索着四周。
                            陈西看着韩小欣,从角落里拿出一袋胡萝卜扔给她:“你怎么了?”
                            “渴。”韩小欣接着胡萝卜剪开袋子,打开龙头开始清洗。
                            “别吃胡萝卜了,橙汁马上就好。”丁伟任拿着对半切的橙子放在机器上挤压着里面的果汁。
                            “好的。”韩小欣嘴里应了一声,依旧低头洗着手里的胡萝卜。
                            丁伟任看韩小欣说话的同时,并没抬头看自己一眼,默默的把榨好的橙汁倒在杯子里,放在一边。
                            “伟任,这个橙汁给我喝行吗?我也挺渴的,一会儿再给小欣榨一杯!”陈西看着稍许有些尴尬的丁伟任,解围的问道。
                            “可以呀!我去看看志远的烧烤架摆好了吗?”识相的丁伟任已经觉察出此地不宜久留,他赶紧把橙汁递给陈西,并快速离开。
                            陈西点点头,接过丁伟任榨给韩小欣的橙汁。
                            “胡萝卜比橙汁解渴吗?”沈唯不知何时站在门口,两手随意的搭在一起靠在门框边上。
                            韩小欣意外的抬起头,看到沈唯怔了一下,怎么会有这么好气质的女人呢?可她只敢看一眼,随后又低头继续把胡萝卜洗好,放在边上的一个盘子里,然后不顾旁边的沈唯和陈西,拿起一根甩了甩水,放进嘴巴里,“咯吱咯吱”的吃起来。
                            “她呀,吃胡萝卜代表两种心情,一种是心情很好,另一种是心情很差,多半是心情差的时候吃的更多。”陈西看了一眼情绪低落的韩小欣,边解释边将手里的橙汁递给沈唯:“伟任刚榨的,赶紧喝。”
                            “是吗?”沈唯好奇的望着韩小欣,接过陈西递来的橙汁喝了一口,看韩小欣不吭声,放下杯子,也拿起一根胡萝卜:“好吃吗?我也试试看。”
                            韩小欣看着沈唯,沉吟片刻:“你是要试口感还是要试心情?”
                            沈唯似乎听懂了韩小欣的问题,故意没有回答,抬手将手中的胡萝卜放进嘴巴里。
                            听到韩小欣的话,陈西 “扑哧”一声乐了。
                            “你笑什么?”韩小欣疑惑的转向陈西。
                            “笑你的问题。”陈西说着也拿起一根胡萝卜:“我也吃点。”
                            韩小欣又望向已经咬了一口胡萝卜的沈唯,问道:“怎么样?”
                            “你是问口感还是问心情?”沈唯学着韩小欣的口吻。
                            转眼间,韩小欣心情就明亮起来。她也没有回答沈唯的问题,不过,嘴角的弧度却开始上扬。


                            回复
                            16楼2019-02-16 16: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16 18:03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7 15:24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18 10:49
                                    更文:
                                      “我没那么多,只有一个。”高骋略微含蓄的笑了笑,并深情的望着沈唯。    
                                      周志远:“太没悬念了,肯定是沈唯。”
                                      看着高骋的表情,韩小欣酸涩的垂下眼睛,忍不住拿起旁边的胡萝卜,木然的放进嘴巴里。
                                      “你们才没悬念,估计除了这个探戈女神,你们这心里装的不是这个老师就是那个老师吧?”陈西力挺高骋,讽刺着几个男人。
                                      “哈哈哈哈……”男人们都有所意会的笑了起来。沈唯望了望吃胡萝卜的韩小欣,也不好意思的笑笑。
                                      
                                      整个下午,韩小欣的心里就像放了一台搅拌机一样,时不时的拎着心脏搅动一翻。
                                      终于,晚餐做好了。由于餐食分炒菜系和即食烧烤系,所以,大家也都比较随意,负责烧烤的男生在外面边烤边吃。
                                      “来来来,准备吃饭了。”陈西看冷菜和炒菜都已经摆放在餐桌上,招呼还未入座的大家:“烧烤在外面,冷热菜在里面,想吃什么吃什么,外面里面都能做,坐哪都可以,大家都自觉一点,除了丽丽和今晚必须要走的,而且是开车的,其他全部都要喝酒啊!
                                      听到可以正式开吃,又有几人走到外面。
                                      韩小欣本想坐在屋里吃,结果发现,除了丽丽和沈唯还有高骋,大家都跑到外面吃烧烤去了,陈西也到外面招呼朋友。本来高骋想要出去,看沈唯没有出去的意思,索性也陪在旁边不出去了。
                                      看着一直照顾着沈唯的高骋,韩小欣心里隐隐的拥堵,她只好端起装胡萝卜的盘子也走到外面,坐在了没人注意的边角上。
                                      直到大家都陆续回到客厅了,韩小欣还继续坐在外面咬着胡萝卜。
                                      韩小欣没坐椅子,一直落寞的坐在露台的台阶上啃着胡萝卜。
                                      “韩小欣,你好了没,大家都进来了,你怎么还不进来?”陈西朝外面的韩小欣喊着。
                                      沈唯忍不住抬头望了望窗外那个有些孤独的背影。
                                      丁伟任赶紧走到外面:“小欣,进去吧,烤串都拿进去了!
                                      “哦!”韩小欣想了想起身进屋。
                                      “你往常不怎么吃烧烤的呀,今天是怎么回事,还坐在外面不进来了?”陈西一脸的疑惑。
                                      韩小欣进屋继续低头啃着胡萝卜:“今天的烤串挺好吃的!”
                                      “我好像没怎么见你吃啊?”周志远朋友带的一个女伴,看着韩小欣实话实说。
                                      “是吗?”陈西意外的盯着韩小欣,前面只顾招呼别人,竟然疏忽对她的监管了。
                                      “吃了一些,不怎么饿!”被揭穿的韩小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胡萝卜比肉还香吗?”周志远开玩笑的问道。
                                      韩小欣抿了抿嘴,没说话。
                                      “行了,真成兔子了,吃个没完没了了。”陈西走上前拿走韩小欣手上的胡萝卜盘子,端起一杯饮料塞给她:“你和丽丽一起喝饮料吧。”
                                      丽丽对韩小欣笑了笑。
                                      沈唯看着韩小欣,不自觉的微微皱眉。


                                    回复
                                    21楼2019-02-18 14:0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18 20: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2-18 20: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8 23:06
                                            第六章
                                              
                                              韩小欣不好意思的对陈西笑笑,然后坐在边上的空位上。
                                              看所有人都坐下来后,周志远把桌子上的空杯都倒满了酒,然后拉了拉陈西。
                                              陈西赶紧端起酒杯,朝大家示意:“来来来,谢谢大家捧场啊!”看大家也都端起杯子,干咳了一下:“咳,那个,有个事儿要宣布一下?”说着用胳膊肘碰碰周志远:“还是你说吧!”
                                              周志远笑着伸手搂了搂陈西:“我们要开始新的起点了!”
                                              丽丽笑着:“准备结婚了?”
                                              周志远的同事故意开玩笑捣乱:“什么是新起点,两个人再重新认识一下重新谈场恋爱?那可挺贵的我告诉你,现在恋爱可谈不起!特别是你们这种谈了好几年还不结婚的,搞不好就破产了?”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
                                              陈西夸张的瞪了一眼:“你这家伙?”
                                              旁边一男生:“怪不得你这货一直独来独往、‘独善其身’!”
                                              丽丽:“以志远的收入和陈西的条件,估计一直恋爱也依然滋润。”
                                              “行了行了……”周志远佯装打了一下同事,随后摸着口袋:“东西呢?”说着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高兴地:“那个,都答应了,就不跪了,今天再让大家见证一下。”取出戒指戴在陈西手指上。
                                              “哇,求婚了……恭喜恭喜……这是喜酒,要连喝三杯啊……”大家一下子都沸腾起来,喊着叫着,闹着,要敬酒罚酒的,吵成一片。
                                              陈西戴上戒指后,赶紧摆手示意大家:“哎哎哎,这只是复制模式,大家别太激动啊!”
                                              周志远笑了起来:“终于迈进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阶段,谢谢西西这几年的不离不弃,谢谢西西给我这个机会,更感谢西西的父母同意让西西嫁给我……”
                                              看着有些动容的周志远,陈西推了他一下:“只是戴个戒指,又不是拿奥斯卡,那么激动干什么!”
                                              高骋帮忙解围:“这个可比奥斯卡重要。”
                                              “就是,这可是大事!”不知谁也插了一句。
                                              陈西接着说:“反正就是找机会和好朋友聚聚,热闹一下。”
                                              
                                              看着陈西手上的戒指,韩小欣恍然想起前段时间周志远曾找自己陪他去柜台看陈西喜欢的戒指和适合的尺码。当时韩小欣还问周志远是不是要准备求婚了?周志远说有这个计划。
                                              而今天,看到沈唯和高骋,自己只顾郁闷,居然忘记可能是求婚这茬了。
                                              怪不得陈西说自己不来会后悔,韩小欣相信藏不住秘密的陈西这几天一定忍了很多次要告诉自己的念头。
                                              看着陈西满脸的幸福,韩小欣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回复
                                            25楼2019-02-19 17:21
                                              更文:




                                                聚会的主题挑明后,男人们开始轮番敬起酒来,不一会儿周志远就喝个差不多了。
                                                “来志远,走到这一天不容易,恭喜啊。”高骋起身朝周志远举杯。
                                                看他们敬酒,陈西赶紧也端着杯子走到沈唯旁边,和沈唯小声的说着话,并拥抱了一下。
                                                周志远看着沈唯的杯子:“沈唯不喝酒啊?”
                                                高骋:“那就得我开车了。”
                                                沈唯端着饮料杯朝周志远示意:“恭喜志远,责任更加重大了!”
                                                周志远笑着:“谢谢沈唯,谢谢高骋,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高骋伸手搂了搂沈唯:“放心,我们也会很快的!”
                                                沈唯笑了笑,悄悄把高骋放在腰上的手拉下来。
                                                韩小欣望了沈唯一眼,放下饮料杯,从旁边拿起一个空杯,倒了满满一杯酒,等陈西和沈唯说话结束后,走到陈西身旁。
                                                看到韩小欣,陈西也赶紧和她拥抱了一下。
                                                韩小欣举起杯子:“恭喜亲爱的,你一定一定要幸福!”又朝周志远举杯示意:“无论什么时候,你的心中眼中一定就只有西西一个人!”
                                                “放心小欣,西西以后的人生就交给我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她伤心难过。”周志远和韩小欣碰杯。
                                                韩小欣笑着点点头,抬头将一杯酒一口气喝完。
                                                陈西看着韩小欣:“怎么一口喝完了?”
                                                “你被求婚我不是高兴吗?”韩小欣说完又贴着陈西的耳边补充一句:“我突然有些灵感,想回去工作一会儿。”然后不等陈西反应,转头对大家笑着招呼:“各位慢吃,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放下杯子转身就去拿包。
                                                “哎哎哎,明天再做不行吗?”陈西赶紧跟上去。
                                                韩小欣抱歉的对陈西摇摇头。
                                                “你现在怎么回去啊?连车都没有,大家都喝酒了,今晚就住这里吧。”周志远也看着韩小欣。
                                                陈西:“就是,来之前不是说好的吗你和我一起睡,想自己睡也没问题,他们一会儿要打牌,不知道要玩到什么时候呢,反正有地方!”
                                                大家也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向韩小欣表示:难得一起聚聚可以多玩一会。
                                                韩小欣抱歉的对大家说:“不用了,你们好好玩,我要回去赶些工作。”
                                                陈西:“没车你怎么走,离地铁站还有那么远呢?这里又没有出租车。”
                                                “没事,我出去看,路上有车就叫,没车我就走过去。或者我也可以打车软件叫一下。”韩小欣拿着包,铁定了心要走。
                                                周志远:“这里不好叫车的。”
                                                陈西看着固执的韩小欣:“不行,又不是市区,万一出什么事了怎么办?”
                                                “如果小欣一定要走的话,我没喝酒,要么我去把她送到地铁站?”丽丽和老公小声商量了一下后,看着陈西说。
                                                “不用不用不用!”韩小欣赶紧拒绝,大家也都不建议丽丽开车,尤其是晚上。
                                                沈唯看了看韩小欣,又看着陈西:“我去送吧,我也没喝酒。”
                                                高骋看着沈唯,眼睛里带着一丝“你以吗?”的询问。看沈唯对自己点头表示“没问题”后,从口袋拿出车钥匙递给沈唯,转头看着韩小欣:“让沈唯送你吧,安全一点。”
                                                “不用了,谢谢。”韩小欣还是拒绝。
                                                陈西瞪着韩小欣:“怎么不用,这么远你要走多久?”说着转向沈唯:“你行吗,能找到地铁站吗?要么我陪你一起?”
                                                沈唯起身:“不用,小欣不是知道吗,还有导航,丢不了,你陪他们接着喝,不用管了。”


                                              回复
                                              26楼2019-02-19 17:27
                                                楼楼,元宵节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19 17:56
                                                  沈唯对高聘没有感情吧,真不知道是在什么情况下在一起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19 19:17
                                                    楼楼,元宵节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9 22:34
                                                      有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19 23: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20 01:17
                                                          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20 02:29
                                                            第七章 僵心激活


                                                              丁伟任不知从哪里走进来,看韩小欣背着包,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小欣要走吗?”
                                                              “我有点事要先回去,你们好好玩。”韩小欣点点头,说着走向门口。
                                                              沈唯也跟着出来。
                                                              周志远朝丁伟任:“你干嘛去了?喝酒呢,怎么一出去就到现在?”
                                                              丁伟任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刚出去接了个电话,工作出现点状况,临时处理了一下。”说着朝韩小欣:“你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
                                                              “是啊,连车都没有,让沈唯帮小欣送到地铁站。”陈西说着准备送韩小欣和沈唯出门。
                                                              丁伟任赶紧看着陈西:“我去吧,我也没喝酒!”
                                                              “什么?你怎么会没喝酒呢?”听到丁伟任说自己没喝酒,大家都意外的叫起来,周志远有点无法相信地看着丁伟任。
                                                              陈西也有些不解:“就是啊,喝了半天,你喝的是什么?”
                                                              丁伟任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我……那个,正准备喝点……”
                                                              周志远的另一个同学:“你是怎么做到的?众目睽睽下,大家都在喝酒,你居然还一口没喝?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丁伟任看大家都望着自己,笑着解释:“一直在等这个电话,怕需要晚点还要回去确认方案,就没敢喝。现在都解决了,一会儿可以喝了。”
                                                              周志远:“不厚道啊伟任,一会儿可要罚酒!”
                                                              “没问题,回来先自罚。”丁伟任赶紧答应,说着转头看着陈西和沈唯:“沈唯吃好了吗?要么我去送?”
                                                              沈唯朝丁伟任:“我吃好了,你去和他们喝吧,我又不喝酒,坐着也是看他们喝,刚好可以运动运动。”
                                                              丁伟任征求意见的看着韩小欣:“那......”
                                                              “伟任送我吧,路比较熟。” 韩小欣看了沈唯一眼,迟疑片刻,违心的说。
                                                              纵然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渴望,可看着坐在那里等待着她的高骋的时候,韩小欣竟然没有勇气选择沈唯,不但没勇气,反而还有些害怕选择后的单独面对。
                                                              
                                                              看韩小欣选择丁伟任送自己,大家都觉得是情理之中。沈唯也不再客气,继续回到餐桌前看大家喝酒聊天。


                                                            回复
                                                            33楼2019-02-20 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