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3,054贴子:9,326,351

《21世纪的传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后宫向小说,随缘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17 22:30
      第一话:并不普通的高中生

      我叫野比大雄,是个普通的高中生……

      好吧,开玩笑的,我其实一点也不普通。

      但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去成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在经历了过去十年的教训之后,我很清楚地意识到,当一个普通人的必要性。

      大概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吧,在错过和“她”道别之后,在淅淅沥沥的雨中,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隔着玻璃看失去灯光与朋友的房间……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当时的悲痛和孤独,仿佛心中失去了什么。

      在遇见静香以前,她是唯一不会欺负弱小而迟顿的我的朋友,没有嘲笑与戏耍,像冬日的阳光一样的温暖。

      那天,我在她的门口站了很久很久,直到父母过来找的时候才把我拉回家。

      浑浑噩噩的吃完饭,我恍惚间听见了某种声音,好像她还在身边,在我耳边低语。

      当时的我并不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大雄将这些文字一点点地写在笔记本上。

      这些糅合着日文、俄文、西班牙文甚至拉丁文、希伯来文单词,然后以中文语法和英文语法交替使用写出来的文字记录了他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

      今天从课堂上睡醒的时候听见了老师讲的关于日记的东西,他便突发奇想打算写写日记。

      “不过……名字要写什么呢?”

      大雄想了想,中二病发作地在封面上写下了四个字……

      《大雄战记》

      写完之后,大雄敏锐地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

      好像……世界线发生了偏移?

      世界线,是那个声音在他耳边BB的众多概念中的一个,是为了方便解释时间理论而简化时间以外其他所有事物的抽象概念。

      大雄曾在图书馆看到过,这个概念最早似乎是爱因斯坦提出的。

      啊……又来了!

      大雄不耐烦的拍了拍耳朵,尽管他知道这没什么用,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受点。

      耳边的声音会在他想到某些他不甚了解的概念时响起,并不厌其烦地讲述。

      声音讲述的概念会印在脑海里,几乎不会被他忘记,但和时间理论相关的概念他很久以前就没有用过了,印象稍微有些模糊。

      好在他当年也做出了简单的时间机器,相关的知识提醒一下就能想起来,这声音倒不至于重复太多遍。

      想当初刚刚听见这个声音时,它可是除了睡觉以外从早到晚喋喋不休,把那些他陌生的词语通通解释了个遍。

      尤其是上课的时候,那声音里飞快的语速,在他耳中爆发般地反复回响。

      现在想想,0.97秒的入睡速度大概也是在那时候练出来的吧。

      哐当~

      嗯?

      大雄愣了一下,看了看他桌下的抽屉。

      “刚刚是不是响了一下?”

      哐当,哐当,哐当!

      好像要回应他的喃喃自语一样,抽屉剧烈的抖动起来,频率之大,仿佛里面装满了乱窜挣扎,想要脱离束缚的老鼠。

      “怪了,周一上午才趁家里人都不在家的时候用胖虎的歌声驱赶过的,怎么这么快又有了?”

      大雄退后站起,拿出了驱鬼豆。

      这种可以将被抛中的生物转移到十米开外的小玩意儿是他前几天闲着没事时做的。

      抓住抽屉,大雄相信凭自己的手速,可以在打开抽屉的一瞬间,用驱鬼豆将那些恶心的小玩意儿给送到自己的领域之外。

      哐当!!

      “高祖……”

      刷!

      嗯??

      大雄有点懵地看着己经空了的抽屉。

      好像……不是老鼠??

      他依稀记得看到了两个很大的影子,不过还没等视线聚焦,驱鬼豆就已经把这影子传送出去了。

      “呜哇啊啊啊啊!!!!”

      “哆啦A梦,快想办法啊!!!”

      听着远处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大雄有一种预感……

      自己平凡的好日子,可能快要结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17 22:31
      前排…居然能看到后宫同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2-17 22:3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17 23:36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17 23:51
              当他来到21世纪后,先是被莫名其妙地从室内传送到户外的高空,又是被高祖大雄用他根本没有学过的时空结构学名词糊脸。

              这段悲惨的遭遇反倒是更让他确定了内心当中推断。

              然后,为了证明自己,他直接把那些笔记当中的第一本拿给了大雄,解释了自己来到现在的原因。

              大雄有些诧异地接过了笔记本。

              确实,和自己今天心血来潮买的那本笔记本是一个款式,而且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翻开封面,里面的字确实是自己的自己,使用的词语的种类和不同语法的顺序都是自己刚刚写下来的。

              要说这是骗人的话,也未免太过了,他刚写下来多久,对方就已经准备好了?

              “嗯……”

              大雄合上了本子,将它还给了世修。

              “高祖父,你不看吗?”

              世修惊讶地问道。

              高祖父没有相信他?毕竟如果自己的未来清晰的摆在眼前的话,大部分人都会忍不住想去看一看吧。

              “算了吧,如果我知道了未来,那么对于我而言,这个未来就会成为一个收束点,对抗世界线收束什么的,我可不想再搞第二次了。”

              想起自己当初为了赶上与“她”离别前一面而使用刚做出来的时光机闹出来种种,大雄就忍不住胃疼。

              世修一下子没搞明白大雄是什么意思。

              “世修,原始时光机的穿梭会导致时空拓朴学上的异化,如果穿梭者回到过去的话,他回去的‘因’就必须要成立。”

              世修身旁的蓝色异形小声的提醒也没有绕过大雄的耳朵。

              “看来你知道这个理论啊。”

              大雄道:“我没有将这个理论以任何方式公布,就连制造时光机的材料和工具也是夹杂在其他项目中从那几个研究所一点一点地集齐的。”

              “看来,你的确是我的后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7 23:52
              逆模因的概念来自于SCP基金会,指的是一种可以消灭自身信息的不使其外传的事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17 23:52
                那个“她”是谁,大家都知道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17 23:57
                    第三话:炼金之星(Alchemy Stars)

                    月下花语:@the next

                    月下花语:SERN的实验结果出来了,参数竟然全部吻合,你是哪里来的预言家吗?

                    机械人赛高:不会吧?!这么夸张?

                    我要上太空:不愧是next,居然轻易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

                    the next:@我要上太空,在群里不要随便开JO护车。

                    the next:对了,@月下花语,怎么样,我就说我不会错吧。

                    月下花语:(ㅎ‸ㅎ),好吧,我承认你又赢了。

                    the next:只是“又”吗?你什么时候赢过我吗?

                    月下花语:(▼皿▼#)你……下次,下次绝对会赢你。

                    the next:哈哈哈哈,放弃吧,满月。不管你们在知识之树上走到哪一步,都会看见,我就在你们的下一步(next)。

                    the next:我,就是你们永远的Next!

                    月下花语:((( ̄へ ̄井)……!!!!

                    月下花语已离开聊天室

                    我要上太空:@the next,next,你为啥总是这样惹人家生气啊?

                    the next: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the next:还有啊,这个时间段你还有功夫进聊天室?NASA的培训已经要开始了吧,如果想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少年宇航员,你可绝对不能怠慢了。

                    我要上太空:咕啊……别提这种事情啊,都已经是假期的末尾了,还不能让我最后放松一下吗?

                    the next:你自己把握吧,我也下线了。

                    the next已离开聊天室

                    “呼……”

                    退出了名为炼金之星的聊天室,大雄关闭了书桌上的电脑,抬起眼镜,揉了揉自己有些干涩的双眼。

                    the next,是他在小学的时候为了收集时光机的材料和制作工具而使用的一个化名。

                    脑子里面那个总是没事瞎BB的声音可以给他带来知识,但却无法让他用手把科技道具捏出来。

                    想当初,他可是每天都在小夫家外边蹲点,想尽办法一点一点地凑材料。

                    长大一些后,大雄软磨硬泡把他爹的电脑弄过来之后,通过化名等方式在几个大型研究所崭露头角,用知识换取资源和工具。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结识了一些可以称之为英才的朋友。

                    例如月下花语,就是满月天体研究所的主力之一。更重要的是,她的年龄和大雄差不多,以普通人而言,也是极为了不得的天才了。

                    出于某种多发于初中二年级学生的心理,大雄专门建了一个聊天室来和这些友人交流心理,互相学习,交换情报。

                    当然,以超越时代的目光戏弄这些天才,看着这些天之骄子个个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服的委屈。

                    大雄的内心中充满了愉悦感。

                    “大雄,你在干什么啊?”

                    大雄转头。

                    名为哆啦A梦的猫型机器人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据说他通过某些道具将“自己的存在是正常的”这一概念传入了周围人的潜意识当中,否则以他这奇特的造型,一走上街就得造成巨大的轰动。

                    “没什么,在网上和朋友聊聊天。”

                    世修乘时光机离开这个时代前执意要把哆啦A梦留在大雄这里,说是要帮助自己。

                    左右无事,想到这个机器猫口袋里哪些未来科幻,好奇心大涨的大雄也就答应了。

                    写完了今天的《大雄战记》之后,大雄关掉了灯。

                    未来,到底会走向何方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18 20:19
                    有人看的话,留个言成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8 20: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8 20:37
                        顺便,你们觉得第一个剧场版写哪一个比较好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18 20:3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19 20:43
                              暂且不提一边惨叫一边落下的哆啦a梦,大雄终于是赶在打铃前的一刻进入了教室。

                              当大雄走进教室的时候,一个吊儿郎当的坐在教室前排的黑色短发少女睁开了他的眼睛。

                              搭在课桌上那双被牛仔短裤包裹的大腿骤然发力。以课桌为支点,她让自己整个身体高高跃起,携下落之势的一记重脚劈向大雄。

                              巨斧般的一脚并没能劈中大雄,他以毫厘之差避开了这迅猛的攻击。

                              一击不成,少女拧腰又是一记鞭腿,大雄则收腿跃起,叫她又是一击落空。

                              “可恶!”

                              少女咬牙,道:“野比,敢不敢和我正面较量一场?”

                              面对少女的质问,大雄推了推眼镜,道:“你的纯度还不够啊,刚田。这样的你,还远未够班啊。”

                              “野比!!!!”

                              撩起黑色紧身T恤上并不存在的长袖,刚田舞的脑子里只剩下把眼前这个人揍趴下一个念头。

                              “好啦,上课啦!刚田、野比,快回座位去!”

                              黑长直的班长绿川圣奈终于忍不住开口制止两人。

                              “啧,绿川,妳管的太多了。”

                              说是这么说,但刚田舞还是坐回了座位上。

                              对面不搞事了,大雄坐到了自己的桌位上。

                              待荣一郎先生来了之后,今天的课程就正式开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19 20:44
                              刚田舞

                              绿川圣奈


                              回复
                              15楼2019-02-19 20:50
                                刚田舞出自《糟糕小叮当》,绿川圣奈出自《大雄的生化危机》
                                因为都是很有意思的角色,我就忍不住写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9-02-19 20:51
                                  大雄穿越异世界还是另一个平行宇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2-19 22:43
                                    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猜出:
                                    “她”
                                    月下花语
                                    机器人赛高
                                    我要上太空
                                    这四个神秘人的身份?本人以节操保证他们都来自哆啦宇宙系列。
                                    同时除了“机器人赛高”外,这些人的身份都已有所暗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9 23:15
                                        打住,这样的哲学问题一考虑起来又得钻到怪圈里去。

                                        以后有机会,去接触一点地球之外的宇宙文明吧。

                                        看看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声音只能够解读地球过去现在的知识,而“新式时光机理论”,是未来的人类与其他宇宙文明交流得到。

                                        就在大雄心思飘飞到宇宙的时候,在太阳系火木间小行星群内,一艘飞船正在搜索着来自地球的信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20 20:33
                                          第六话:爱看特摄的宇宙人

                                          整体呈现菜刀一样形状,以刀柄为引擎,刀身为船体的宇宙飞船,一个女孩正在调整着宇宙船内电磁波接收系统。

                                          她看上去和地球人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一头末端渐变白的棕色头发如同狐狸尾巴一样地聚合外,她的身体构造、五官分布都和地球人十分相似。

                                          此刻的她正调整着飞船的电磁波接收频段,接收到来自地球,的已经严重衰减的电视信号,并将它还原成原貌。

                                          不一会,响亮的音乐从驾驶舱广播中播出。

                                          “帕门~帕门~”

                                          被强大的计算机还原的信号在飞船的投影显示为了一部特摄电视剧——《小超人帕门》。(考虑到她把帕门当成真实的,还是用特摄来解释好一点)

                                          “啊!终于开始了!帕门大人!!”

                                          女孩就像是地球上每一个追星族女孩看见自己喜欢的明星那样地大叫起来。

                                          还没等她打开零食一边吃一边欣赏帕门的英姿,另一个信号就已经接入了飞船,由于更高的优先级,飞船的计算机将原本的电视剧画面缩放,由这个信号占据了屏幕大部分。

                                          一个穿着跟女孩的衣服样式相差无几的制服的中年男子透过了显示屏,看见了驾驶舱内的一片狼藉,不由得叹道:

                                          “妮娜,又在工作期间看电视了吗?”

                                          女孩——妮娜就像是写作业时偷玩手机被家长抓包的孩子一样,惊慌失措地把零食、应援棒(咱也不知道哪是啥,就假装是这个了。)藏到背后。

                                          “司、司令……”

                                          妮娜尴尬地笑道。

                                          “唉,这件事就算了,不过妮娜,妳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一定要把宇宙害兽——芒古安全地运送到总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24 17:53
                                            “是的,请放心,司令,芒古已经受到了三重封锁——冰冻、滋罗埃恩晶瓶和强电磁场防护网,不会出现问题的。”

                                            妮娜站直,将右手于心脏处握拳,道:“为了宇宙的和平,队员妮娜一定会把芒古送到总部。”

                                            “为了宇宙的和平。”

                                            司令以同样的姿势回道。

                                            正当这次对话即将结束时,妮娜的飞船忽然震动起来。

                                            “什么?!”

                                            投影屏上,数个红色的“警告”窗口弹出,广播也切成刺耳的警铃。

                                            “受木星引力畸变影响,飞船与小行星相撞,飞船防护罩受损。修正,飞船引擎与第一、二保护壁受损。修正,飞船……修正,修正,修正……”

                                            怎么会这样??

                                            妮娜讶异地看着飞船的提醒,木星距离这里有近16光分的距离,简单的引力变化怎会让小行星产生如此的威力。

                                            等等,受损这么严重的话,收容室!!!

                                            她打开了座椅的浮空运动仪,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芒古的收容室。

                                            拜托了,千万不要出事啊!

                                            妮娜在心里祈祷着,一但芒古出逃,整个第三旋臂第二十六星区都会出事。

                                            然而,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当妮娜到达收容室时,收容室大门并没有打开——收容室的能源线路损坏,无法供能了。

                                            那么,冰冻和强电磁场防护罩都将失去作用,只有滋罗埃恩晶瓶这最后的保护了。

                                            妮娜打开了座位上的机械臂,强行打开大门。

                                            最糟糕的事还是发生了。

                                            滋罗埃恩晶瓶破裂,芒古正在将自己液化的身体从裂缝中渗出。

                                            “可恶,分子减振枪!”

                                            她以最快的速度从座位里取出了唯一对芒古有效的武器,正要使用时,一阵强风打破了她的平衡。

                                            飞船里怎么会有强风?

                                            妮娜看见,飞船的外壁已经裂开一个巨大的豁口,舱内的空气飞速地流失,而芒古也趁机逃出。

                                            “不会吧!!”

                                            在纳米修复虫已经用完的如今,大破的飞船根本无法追击芒古,唯今之计,只有……

                                            妮娜回到仓库,干脆直接地打开舱门,让她的摩托一样的小型飞行器得以直接冲向深空。

                                            维护部队的制服本就有防护有害辐射及保温等各种大空服功能,只要戴上供氧头盔,她可以直接进入太空。

                                            芒古,我绝不会让你逃掉的!

                                            妮娜启动了“摩托”,车身后的辐射推进器为它激增动量,把它的速度加到了可观的程度。

                                            她必须赶在芒古进入生命星球之前抓住它!

                                            浩瀚的宇宙里,两个生命在追逐着,这里距离最近的生命行星也有十几光分,就算以芒古超过标准黄矮星逃逸速度的速度至少要几天才可以到达。

                                            只要在这之前捕捉芒古,就还来得及。

                                            快,再快一点,芒古就会进入射程以内。

                                            下一刻,她的飞行器居然出现了故障!

                                            “怎么会?!!昨天才保养过啊!”

                                            失去动力的妮娜已经没有方法追捕芒古。以芒古拳头大小的身躯,若失去了目标,茫茫宇宙,她又怎么可能找到。

                                            “完了,帕门大人的行星,要被吃掉了……”

                                            她无力地瘫倒在飞行器上,眼看着芒古愈行愈远,直至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24 17:53
                                            妮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24 17:58
                                              我记得和大雄有关系的女生(包括哆啦的道具促成的):丽莎 静香 莉露露 莉蕾 露丽 雪精灵 美夜子 珍娜 苏菲亚 咔啦 伊藤翼 莫丽娜 克蕾姆 星野堇 丸井玛丽 瑞惠 妮娜 科尼 金嘉 以上是我知道的 欢迎补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24 21: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24 21:45
                                                    第七话:因果律

                                                    “可以告诉我,你们的新式时光机理论到底是什么吗?”

                                                    大雄向哆啦a梦问道。

                                                    正在吃铜锣烧的哆啦a梦歪头不解地把手中剩下的半个送进嘴中。

                                                    “你为什么会问这个?”

                                                    哆啦a梦不解,这种问题怎么看也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会研究的啊。

                                                    仿佛看出了哆啦a梦的疑惑,大雄说道:“我曾经试图穿越时间挽回一个巨大的遗憾,但最终只是证明了时间与世界的伟大和不可逾越。”

                                                    “所以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理论才让你们相信,过去是可以被改变的。”

                                                    虽然世修和哆啦a梦没有明确地说过过去可变。可在大雄试探中,哆啦a梦的态度明显表现出,他相信过去可变。

                                                    “嗯……具体的理论我也说不来啦,我在机器人学院里不是这个专业的。”

                                                    哆啦a梦咽下了最后一点铜锣烧,说道:“总的来说,是因为时光隧道。”

                                                    时光隧道?

                                                    大雄迷惑地在心中重复了一遍。

                                                    脑中的声音并没有动静。

                                                    “原始时光机通过制造负引力空泡来让空泡中的信息穿过克尔黑洞中心,再以负时轴运动前往过去。”

                                                    “通过这种方法穿越时空的最大缺陷就是——穿越者在因果上与世界线并没有脱离。”

                                                    因果?

                                                    因果律?!!

                                                    脑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但并没有太久,因果律的相关概念大雄早就听过了,可他从未试过将两者互相联系。

                                                    “时间是物质运动的假象,但因果是根植于宇宙的真实。”

                                                    哆啦a梦轻声说道。

                                                    “原始时光穿梭的成立,代表着令穿越者穿越的原因必须要存在,所以当一个穿越者以原始时光机回到过去时,因果律的存在会让他根本就无法改变过去。”

                                                    “因果律会牵动整个世界的物质,让所有的人、事、物一同阻止穿越者,以保证因果律的成立,‘世界线收束点’就是因果律运作下的成果。”

                                                    “但是时光隧道不同,它是一个‘因果空域’,理论上任何一个个体进入其中都会处于一种‘因果隔离’的状态。”

                                                    “当穿越者重新回归正常时空之后,会需要一定时间进行因果互联,在这个期间,穿越者会处于一种‘超然’的状态,也具备了改变‘令它回归过去的因’的能力。”

                                                    “当然,扭曲因果是必然会有反作用的,在以熵增为基准的观测尺度下,因果的每一次扭曲都会累积。”

                                                    “用时空隧道确实可以篡改过去,可那不代表着消弥,而是转嫁。”

                                                    “打个比方,用时光隧道去拯救遭遇事故的亲人确实可以成功,但‘出事’这个‘因’不会消失,他有可能转嫁到其他人身上,也有可能直接让穿越者出事。”

                                                    大雄恍然。

                                                    回想小学时,他启动时光机将自己的意识发送到过去的自己身上,试图在离别前去见“她”一面,向“她”道歉。

                                                    然而,当他穿越后,各种各样的意外频频发生,每一次都那么恰到好处地阻止了他与“她”的见面。

                                                    开始只是翘课被抓的小打小闹,到后来甚至发生了连环车祸、燃气爆炸甚至恐怖——份——子袭击。

                                                    恐惧与良心的拷问让大雄想尽一切办法地去改变,无数次的穿越,漫长到他都已经想不起来的轮回让大雄身心交瘁。

                                                    直到最后他也只不过是将一切导回了正轨,他终究还是没能把那个还给“她”,向“她”说一声对不起。

                                                    “哆啦a梦……”

                                                    “嗯?”

                                                    低沉的语气引起了哆啦a梦的注意。

                                                    “能不能……让我,去过去见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25 19:5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25 21:09
                                                        第八话:红鞋丽莎


                                                        在大雄还没有受耳语所困之前,他一直只是一个懒散又不求上进的小孩而已,没有丰富的知识亦没有强健的体魄,还胆小怕事。

                                                        这样的他,就位于班级食物链底端,别人都不想和什么都作不到的大雄玩。

                                                        在哪个时候,只有一个女孩向他伸出了友谊之手。

                                                        没有嘲笑他的懦弱,没有厌弃他的胆小,保护并安慰着他这个没有用的哭鼻虫。

                                                        丽莎·西露可,日文名叫小侬,她曾住在大雄的隔壁,是一个日美混血儿。

                                                        (姓氏我编的,因为原作里也没说)

                                                        就算大雄是现在已然屹立于时代至高点的Next,在回想起曾经和她一起的天真快乐的日子时,心中也是温暖如春。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

                                                        就在丽莎搬家前的一周,在玩着过家家时,由于几个熊孩子的挑拨,不敢承认自己对丽莎好感的大雄被教唆着去掀翻了自己和丽莎玩过家家的小桌。

                                                        更甚至于,他还抢走了丽莎的一只鞋。

                                                        现在回想,大雄已经记不得那一天之后干了什么,唯有对丽莎的愧疚与担心,以及深深的后悔。

                                                        纵使坦诚自己喜欢丽莎又能如何?为了那些只知道戏耍嘲弄自己的人去伤害真正关爱着自己的人,原因只是那无聊无谓的“小男孩的面子和自尊”?

                                                        简直想把自己殴死。

                                                        后来,大雄因为害怕父母知晓自己的作为而责备他,怕得不敢进门。

                                                        他错了,哪怕是遭遇了足以称得上是背叛的欺负,丽莎仍旧袒护着他,没有把这些事告诉任何一个人。

                                                        只是自那之后,丽莎,就再也没有出门了。

                                                        本想等下次再好好道歉的大雄,最终等来的却只是一周后来不及见最后一面的别离。

                                                        那一只还未归还的鞋,也还不回去了。

                                                        从壁橱里拿出了哪只被纱布包裹的童鞋,大雄将童年的最大错误娓娓道来。

                                                        哆啦a梦看向那只小小的红色童鞋。

                                                        尽管一直在被擦拭保养,十年的岁月还是显现在了这只童鞋上。

                                                        “那么……就去吧。”

                                                        哆啦a梦站了起来,拉开了大雄书桌上的抽屉。

                                                        “在不拉出来的前提下,连续抽出送回两次再拉开的话,就是定位在你抽屉里的时光隧道了。”

                                                        看着哆啦a梦这么大体积的机器猫就这么简单地进入了容积绝对不够的抽屉内,大雄才走向了书桌,贴近了抽屉。

                                                        在那里面的,不是以往用来置放物品的那个简单狭小的木质空间,而是一片交织着无尽光芒色彩的,奇异并广阔的世界。

                                                        大雄将头伸入,发现这个抽屉口只是这奇异时空中一个出现在空中的方形开口。

                                                        开口的正下方,哆啦a梦已经坐在一个钢板似的工具上。

                                                        大雄初步估计大概是2米长,1.5米宽的淡蓝色合金板,两个接近一米左右的,长圆柱燃气瓶一样的物体在合金板的两侧。

                                                        合金板前端是个简易控制台和一个单人座位,一个如同路灯一样的事物立在金属板边。

                                                        大雄干脆地跳了下来,站在单人座位后方大片的空间上。

                                                        “这是我的‘飞毯型’航时机,虽然简陋了点,但是功能很齐全。”

                                                        哆啦a梦熟练的坐在了座位上,输入时空坐标,打开了力场保护和因果律同调仪。

                                                        路灯一样的设备上亮起了自然光,让无形无质的力场包裹了整个航时机,操作台上的指示灯亮起了绿光,代表着一切准备就绪。

                                                        哆啦a梦拉动操作杆,正式启动了航时机。

                                                        周围的光彩剧烈地变化,航时机带着一人一猫,向着那个改变了大雄一生的时间驶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26 19:3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26 19:39
                                                            第九话:迟来十年的道歉

                                                            天空下着细细的小雨。

                                                            厚厚的乌云遮蔽了日光,让整个世界犹如黄昏。

                                                            丽莎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透过落地橱窗看着外面。

                                                            她要走了。

                                                            跟着爷爷,去往大海另一边的美国居住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日本而言,美国就是先进、文明、幸福的象征,从上到下无不对此心驰神往。

                                                            若真有机会前往美国定居,那简直就是叨天之幸,一个个恨不得把脑袋削尖身体削圆钻进去。

                                                            然而,丽莎的表情几乎看不出一点欣喜。

                                                            几分茫然,几分失落,几分无所适从……

                                                            她生于此也长于此,虽然年龄尚幼,也有了些“家”的概念,骤然间被告之自己将要离开这个“家乡”,前往大海对面的陌生异邦……

                                                            她走过的熟悉的巷道,她看过的美丽的街景,还有最重要的,她的朋友们。

                                                            大雄……

                                                            她又想起了那个男孩。

                                                            一周前,忽然间暴走的男孩,把她和他小小的“家”打翻的男孩。

                                                            一般来讲,她应该会生气,生气大雄欺负自己。

                                                            可,她发现,她气不起来。

                                                            野比大雄,运动不行,反应慢,胆子小,还笨笨的。

                                                            他就是在各个方面都不行,还轻易的就会哭鼻子。其他同学都或多或少有些嫌弃他。

                                                            但,丽莎感觉,大雄是一个散发着光芒的人,温暖得像清晨的阳光。

                                                            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从那一次吗?她妈妈送给她的发夹被自己弄丢那次。

                                                            她到处去问,到处在找,可直到放学也没能找回来。

                                                            正当她伤心的以为再也找不到的之后,发夹却在第二天被大雄送来了。

                                                            还记得那天,大雄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有些腼腆的把发夹递给她。她看见这个双腿微微在发抖的男孩,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斥心神。

                                                            后来想起,在他短裤下微微发抖的双腿上,膝盖红肿,似乎是因为回家太晚而让父母着急不已,最后被惩罚跪了一个晚上。

                                                            大雄他,为了一个和他根本没什么关系的人,在那么大的幼稚园里,一点一点地寻找那么小的一个发卡,找了那么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27 19:32
                                                              只是因为她说过,她最喜欢那个发卡了。

                                                              还是那一次呢?领家的孩子把跑腿的钱弄掉了而大声哭泣的时候,他把自己积攒了很久的零花钱拿了出来,听说他一直想用这笔钱去买一个什么东西。

                                                              还是那一次……

                                                              丽莎自己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大雄,开始去邀请他一起玩耍,会在闲时注视他的身影呢?

                                                              那个笨笨的,总是哭鼻子,一点都不像画书里英俊勇敢的王子的人,却是一个能真心为别人的幸福而高兴,为他人的不幸而难过的人。

                                                              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如同被温暖和煦的光芒照耀一样。

                                                              所以她知道,那个时候,他也一定很难过吧。

                                                              因为那时的自己,在哭泣。

                                                              “小侬,要走了哦。”

                                                              妈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了。

                                                              丽莎转过头,看见了额头上还挂着微微的汗珠的妈妈。

                                                              “可是,我还想……和大雄道别。”

                                                              是啊,在这里,她最舍不得的,就是那个温暖的男孩。

                                                              “可是,大雄现在还在幼稚园呢,没有办法的。”

                                                              妈妈有些苦恼地说道。

                                                              “爷爷就要来了,小侬也准备一下吧。”

                                                              “好的,小侬知道了。”

                                                              丽莎转头看向了院子里的花坛。

                                                              在那里,还有一支垂下的鲜花,是一周前被大雄不小心踩到的。

                                                              “要是,能有阳光的话,花儿一定会开得很漂亮吧……”

                                                              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吸引了丽莎的注意力,她转头看去,然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在那里,敲着落地橱窗玻璃的人,是……

                                                              “大雄!”

                                                              丽莎开心地跑过去把门拉开让大雄走了进来。

                                                              看着那张脸,笼罩在丽莎心中的阴霾全都如同阳光下的积雪般消融。

                                                              “丽莎……”

                                                              大雄抿了抿嘴唇,看着这阔别十年的青梅竹马,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你终于来了。”

                                                              丽莎笑着走到大雄面前,双手握往了大雄的手,凝视着他。

                                                              曾经的种种都浮上心灵,大雄恍惚一瞬,又马上笑道:“嗯,终于赶上了。”

                                                              这一刹那,他们眼中都只有彼此。

                                                              好一会,丽莎才让大雄走进屋里,坐在刚拿出来的坐垫上。

                                                              大雄深吸一口气,从怀中把被布绢包裹的红鞋取了出来,道:“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丽莎微笑着接过鞋子,摇了摇头,道:“没事的,大雄,我不在意。”

                                                              “比起这个,还能见到大雄我真的好高兴。”

                                                              已经准备好接受斥责的大雄微微一愣,可没想到丽莎是这样的反应。

                                                              但是,这才像丽莎不是吗,那个在遇见静香之前唯一向他伸手的女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27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