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吧 关注:87,329贴子:2,391,726
  • 53回复贴,共1
一梦,不知身何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0 22:06
    有穷极?无尽极?
    世界的诞生,发展、衰败、灭亡……是否都有定数?
    ……………………………………………………
    唯空又做了噩梦,梦到他站在尸山血海中,满目疮痍,似乎见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事物般,以至于清醒后仍旧处在恐惧和空虚感里不能自拔,但却总是记不得梦中究竟经历了什么
    唯空本来并不叫唯空,他本是叫做孟长生的,但自从七岁开始,孟长生每晚便做噩梦,噩梦是同样的内容,醒来是同样的恐怖;后来经高人指点,改叫唯空后,才从中解脱。
    只是偶尔,唯空还会做那种噩梦,那莫名给他带来恐怖的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0 22:25
      ………………
      转眼间,已是数十年过去,唯空就跟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承担家庭,就近找份差事谋生;妻子兰芝不算美艳,却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儿子狗剩调皮捣蛋,总归年幼识浅儿童天性,日子虽说平淡却也快乐。

      唯空以为他的快乐会一直持续下去,就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毕竟唯空就是个普通人
      只是,他错了
      那天唯空和平时一样去牙门孙将军手底下工作,这是他走动了小半年才谋来的差事,多亏其读了几年私塾得了个武举出身,孟家在当地也算有几分薄面,虽说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人物,总也是进了公门;唯空如往常一样应卯进帐,刚翻开《吴子》便听得外边擂鼓,忙出帐问询
      原来是敌国入侵,翻过了海陵天险杀到此处,故此急召兵士欲进城固守以待援军
      ---------------
      舟皿辛酉年三月,蛮军翻海陵天险,直插松云
      三月十五日 松云破 蛮军屠之 宁水为之不流
      四月二十日 六安破 守将尤礼以身殉国,百姓前日已迁,是未遭屠戮
      五月九日 边防告急 蛮军势大
      六月 平山关破 守将孔武以身殉国
      八月 燕山军灭,赫连霸将军以身殉国
      九月 蛮军云泽军败 蛮族木鹿大王被俘
      十月 禄夏复 云山复 六安复 松云复 蛮军
      十二月 蛮军巫溪军败 蛮族兀木扎大王仅以身免
      次年三月 蛮军退
      ……………………………………………………
      舟皿丙子年五月
      唯空还是那个唯空,但已非过去的唯空了
      十六年前,他只是松云牙门中一个把总 如今却已是守戍边关的都司指挥使了
      十六年前,一场战乱破碎了唯空的家庭 蛮军比他们更快,不但早到松云,甚至还打了他们一场埋伏,孙将军见入城无望且军士损失惨重 便带着队伍去六安休整。而再后来,就是宁水为之不流的惨状……唯空听到当时就昏了过去,醒过来后便只剩下一个想法[杀光蛮族报仇]
      不知是唯空天生有领兵的才能,抑或仇恨给了他无穷的力量,败巫蛮,擒木鹿,复松云,斩九目。六伐南蛮使之闻风丧胆,不复昔日跋扈骄横态,朝廷亦是连连拔攉,十月还是杂号将军,第二年便有名爵…………六伐时期名望更是臻至顶峰;可以说,如果不是唯空难忘血海深仇矢志灭蛮,凭其多年养就之手腕与六伐声望,回京发展早能位极人臣,甚至于法尧禅舜之事亦无不可……便是如今,假节鉞称鲁国公,领兵部本兵(由京中侍郎假尚书事)都司指挥使,蛮夷督诏讨,兵马大元帅,风头亦是无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1 01: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1 02:41
          哇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21 09:53
            是夜,唯空处理完公务后,照例去各处巡视最后一遭,接着漫步在宁静的南有长城上,看是否有小股蛮人侵袭
            不对劲!唯空心中一凛,这段长城怎么如此安静,烽火台里的呼吸数也不对……想到此处,唯空装作无事,转头往来路走去。
            ……………………………………
            “嗖”“嗖“嗖””
            三只暗箭带着嗖嗖风声直袭唯空,闻听风声 唯空心知不妙,连忙一个垫步腾跃,飞身躲过箭矢,同时拔出腰间佩剑,鼓足真气喝道:“戍边将士何在”!话音刚落,三个蛮人便从周围冲出,将手弩朝唯空砸去,接着挥刀砍去。
            唯空正在半空不好转向,见手弩飞来只能将真气鼓于披风硬挡下来,随后三刀一砍,鲜红斗篷便片片破碎,露出里面的人来
            此刻唯空双足已落地,只见其一个睡驴翻滚从三人的包围圈中闪出,随后挥剑双翻,将一蛮人双臂削落,接着把剑一抛,另一个蛮人便被钉在墙上,唯空翻身间,早把腰刀抽出 同最后一个蛮人对峙……也不能叫对峙,因为到了此时,周围将士受喝声召唤,把此地团团围住了。
            ---------------
            借着周围火把,唯空才算是看清了袭击他的三个蛮人是何相貌,与其他蛮人相似,都是披头散发羊袍左衽,露着赤黑的臂膀,腰间挂着战利品,通常是金饰银环,偶尔也能看到木雕,这里居然看到了佩玉的蛮人,还是蓝田翠龙……等等,蓝田翠龙?
            唯空忽而想到了什么,接着吩咐道:“雷主簿”“有”“明日去请方仙道的大师来卜算。蛮人狡猾,此事定有后着,我们不可陷入被动 “是遵命“来兴 ”“有”“此二人交你,依旧例处置,给我腾一间刑房,我要亲自审问他”“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1 11:35
              刑房之内
              唯空将蓝田翠龙置于掌间,看到龙腹丙辰二字,心火怒涌,澎湃起伏如浪……亏是十六年冷却和养气功夫深厚,唯空没有失态,沉声问道:“此物你从何处得来?” 对面蛮人只是沉默,唯空知道这类人嘴巴严实,原也不指望问出什么,不过例行公事
              ………………………………………………………………
              由于用十八般刑具拷问过于血腥,所以略去,请看官自行脑补
              ---------------
              扔下手中的铁蒺藜,唯空提起一桶冷水就泼了过去 随后捏起蛮人的脖子道:“如何,还是不愿意说么?”听到蛮人喉头耸动,唯空放开蛮人,准备听听他的说辞
              “忽日,格兰斯帕”蛮人突然怒吼一声蛮语,随后七窍流血再无声息。唯空上前探查时,发现其心脉已断,是一股诡异内劲绕过封锁穴道震断……忽而,唯空注意到这蛮人右肋处有一处伤疤痕,前尘故事浮现眼前,狗剩儿在三岁时,曾因为乱动被火烧伤 虽发现及时没造成伤害,可右肋却留下了一道疤痕;想至此处,唯空将手摸到蛮人后脑,果有一块凹陷……此时唯空的心已冷了起来,他将那蛮人的头发拨向脑后,露出一张黑红的面庞,看上去久经风霜的脸不像蛮人那么粗犷,反如松云人一般的中正……
              唯空之前虽有所觉,但一直心存侥幸,但在看到蛮人的模样后,终于无法再欺骗自己,🐶的蛮人竟是掳走了自己的狗剩儿,如今又派他来与同族自相残杀……想到这里唯空不由得困了。等等?我怎么会困?
              想到这里时,唯空已连眼皮都架不住了,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便是无尽的黑暗笼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1 13:25
                再次醒来,唯空发觉自己被泡在绿色液体之中,似是处于一瓦锅内,欲走却感浑身无力,竟是连一丝真气也提不起来
                “你醒了啊”唯空闻声望去,见到锅口一个满是皱褶的黑脸,头发梳成半山状,还插着七根骨刺,就像是蛮族里的巫师一样……等等,蛮族巫师?唯空微眩的脑袋突然一个激灵,正要喝问,才发觉自己已说不出话来
                “想来,你有很多话要问吧?正好我也有些话要同你说”那老者看唯空如此模样,微笑到:
                “还记得当初做噩梦的时候么?孟长生。”不顾唯空的惊诧,老者接着说道:“当时我乔装打扮,以游方和尚的名义四处搜集山川走势,为日后我古越诸部攻伐做准备。也就是在那时,我发现了年幼的你,竟是罕见的巫灵之体,只是还没发育完全,所以我当时帮你解脱痛苦,顺便了解当地路况,待到你成年后,我古越已做好了准备,我便亲率大军翻越天险,直取松云 没想到你谋了个把总职务随军走了,只掳得你一家人”说着,老者看了眼唯空 接着道:“看你认出了亲儿子,一定想问其他家人在哪里吧?告诉你,就在你身下呐”唯空闻言忙低下头,却只见得根根白骨沉于锅底 似在无声述说着老者的罪行。无视唯空择人欲噬的目光,老者继续说着:“想我费尽万苦千辛翻越天险,除了配合攻边的九目部外,便是为了你啊,可你竟然不在!呵呵,气得我下令屠城, 头颅垒成京观,尸体丢入宁水,居然把宁水都堵塞住了。当然,你一家老小不在此列,我将你儿子的记忆毁去后送到部落抚养,妻子赏给了部下们,听他们说,你妻子死前还喊着你的名字呐,而在你妻子死后,我也没浪费,剥了皮后就让她和你其他家人团聚于此了;说实话,当时你虽然跑了,但我却并未放弃,毕竟我们已经是那么的强,强到可以把整个中原吃下去,抓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但没想到你统兵能力如此之强,几百人就敢奇袭木鹿大王,还俘虏了他……之后情势急转而下,我们古越联军竟然一年就垮了”讲到这里,老者将话一转“说起来,你想不想知道自己怎么落到此地的啊?”说罢也不待唯空回应,便接着说了起来“功高震主啊,你们中原的话总是那么精辟,你是那么善战,粮草也能自足,功劳又太大,你们的皇帝自然坐不稳龙椅,龙椅不稳,我们派去的使节就能扶上一把了”看着怒目圆睁的唯空,老者不紧不慢的丢下最后一根稻草“说起来,你儿子也该跟家人团聚了,一家人上路也要整整齐齐的”说罢提起一人扔了进去,正是那只会讲蛮语了的狗剩儿
                唯空只觉得脑子轰隆一声,随后仿佛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双目流出的不是清泪,而是鲜红的血
                成了,老者心中暗喜。原来之前所说一切都是老者为打击唯空才道出,目的就是要催破唯空心神,借助古越特产药物和骇人真相,如今终于将唯空精神击垮
                只见老者拿出一幡旗来,口中念念有词,约半柱香后,把幡一横道:
                “旗主还不归位,更待何时。”
                “旗主还不归位,更待何时。”
                “旗主还不归位,更待何时!!!”
                说罢绿色汤水陡然沸腾起来,一瞬间便尽数蒸发,幡旗如长鲸吸水般将雾气纳入,随后黝黑的旗面上浮现出一尊翠绿魔神像
                老者见状哈哈大笑 心道当年虽然未能抓到唯空,却是塞翁失马,如今的唯空因久居上位养就了一身威严,加之其修炼有成一身真气灵动,却是让他练出了一头魔神,比之当初仅能练成巫灵来说何止强出万倍,不由得老者不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21 15:03
                  纯用手机敲出的文字,所以有时候会发出来再修改,抽楼的部分原因就是这个
                  还有就快写完了,有没有人能猜到结局如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21 15: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21 16:53
                      “梦唯空,情唯空,地水火风终唯空”
                      “你也空,我也空,色受行识总也空”
                      ……………………………………
                      ……………………
                      ……
                      古怪的歌谣时断时续,唯空的心神如梦如醒。只觉自身恍若化作一尊魔神,在无数人手中交替,但唯空不在意那些,他心中仅剩下熊熊怒火,却连恼恨的是谁也不知,唯有撕碎眼中看到的一切能暂时平抑心中愤怨。
                      ………………………………………………………………
                      厄尔图是巫教的一个助祭,这次巫教被血海教联合七杀门入侵 山门已被攻破,教主等人无暇请动魔神,只好派厄尔图去魔神殿将魔神请来
                      在赶路途中,厄尔图却是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起来,记得魔神是昔年巫教太上长老以无上巫法糅合释教,景教秘法苦心孤诣三十余年方才练成,如今已是我教安身立命之根本所在,血海七杀之辈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前来我教送死,日后说不得十万山中的配额能多拿一份了。
                      厄尔图一边幻想一边赶路,不多时已到了魔神殿前,厄尔图也不进殿,只是看着大殿中那浑身翠绿,唯眼角有两道血痕的魔神幡旗,口中念念有词。
                      “赫尔忽,拉拉瓦劳斯…………”
                      厄尔图一边颂念咒言,同时打出各种手印,待到咒言颂尽,只听魔神殿轰隆一声,里面供奉的幡旗便飞了出来。但还没等厄尔图接住,便有一红袍蒙面客于空中将幡旗捞走。“多谢贵教送……额,啊啊啊啊啊啊!!”蒙面客话未说完,便见幡旗翠芒一闪,接着蒙面客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落在地上,没发出一丝声响。
                      厄尔图拿起幡旗,冲蒙面客的衣服笑道“巫教之宝,岂是鼠辈可动?”为什么对着衣服说话,因为衣服里面的血肉骨骼连同灵魂,早被幡旗中的魔神烧尽,也唯有衣服才会轻飘飘落于地上不发出一点声响
                      “拿不走旗,拿走你的命也一样” 厄尔图正自得意,却听得背后冷声,忙转身回看,只见有七人走出,皆如先前那人一般红袍蒙面,眼中精光如利刃般,齐齐盯着厄尔图。
                      厄尔图心中恐惧,不知他们从何处出来,也不知教主等人是否已败,但感觉到手中握着幡旗,心中又涌出百倍的信心来。把幡旗一摇唤出魔神,同时笑道:“碌碌群鼠,也敢说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21 17:37
                        厄尔图放出魔神,自度十拿九稳,却不想魔神出现后,竟第一个把他捏在手里。厄尔图还来不及开口,已化作肉泥一团,随后灰飞烟灭。
                        …………………………………………………………
                        唯空再次于梦幻中醒来,只是和往常不同的是,他恢复了神智。厄尔图修为不足,他只知道请动魔神需要特殊咒言配合手印,却尚未修至能接触驾驭魔神的咒文之境,以至于被魔神看到顺手杀之。也是巫教倒行逆施致使有今日大祸牵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七名红袍蒙面客刚见到魔神便四散逃走,只是未走两步,便皆倒地;就如同之前的蒙面客般,唯有衣服留了下来。
                        唯空虽然恢复神智,心中愤怒却未压下,面颊上两道血痕似未干涸,就如提醒唯空当年的遭遇一样。
                        ---------------
                        古覆癸亥年初 巫教覆灭。血海教,七杀门元气大伤。
                        癸亥年二月 百越势力大洗牌,血海教覆灭,七杀门遁入十万大山不知所踪
                        ………………………………………………………………
                        唯空如今已化作人形,穿着普通漫步在青宁城大道之上,默默地消化之前从首都立京史书馆得到的知识。
                        原来已是万载时光过去,当初的国家都已覆灭。自己的功绩也不过在史书留下了几行文字,呵,名字都错了,唯空成了为空,长生却说昌盛,还有好事者信誓旦旦称我信奉释教。
                        自己在数万年的时光中被古越巫师,哦,也就是现在百越巫教的先祖之一,已作古的呼尔拉塔码……老实说,唯空也不信他的名字能准确保留下来,不过反正也不知他叫什么,姑且这么称呼吧……练成魔神,随后呼尔拉塔码借此统合巫师一脉,建立魔神殿供养魔神,后来巫教的诞生可以说也是由他一手推动,只是呼尔拉塔码虽有能为,也难挡时光流逝,坐了两百年巫教太上长老后被当时的教主偷袭而死,死后身魂还被练成法器,在百年后被人用于挡灾,落了个灰飞烟灭。
                        而古越也被大吴趁内乱之机彻底平定,后来大吴哀王倒行逆施,被季汉推翻……以后万年间,王朝兴败如潮水涨落,竟换了24代;如今则是大顺的天下,昔年的家乡松云,如今叫做青宁,当年的宁水则已断流,连河道都平了,隔壁六安则成了有贤湖,真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21 19:36
                          就要写完了,有谁能猜到结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21 20:52
                            唯空感叹着世事无常,过去的仇人早已死去,他们的后裔也遭灭族,唯一存留下的仇敌势力也在年初自己恢复时覆灭,怒火燃烧万年不灭,能报仇时却发觉已无仇能报……正如昔年自己以为幸福能长存时遭逢战乱,用尽酷刑逼问的蛮人其实正是亲子……唯空摁住念头不在思考下去,他害怕自己再想下去会不能自控杀戮无辜。
                            ………………………………………………………………
                            不知不觉间,唯空走出了青宁,接下来去哪里呢?唯空也不知道,自己的家没有了,仇敌没有了,事业没有了,熟悉的一切都远去了;除了一身万年来因不断供养而取得的力量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唯空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唯空的目光忽然被吸引住了……………………。
                            那是并不吸引人的场景,几个小孩子跪在扬尘道边,头上插着根草标,是很常见的景象,如果运气好,遇到贵人领走,能做公子的贴身小厮或是丫鬟,或是义子童养媳之类;运气不济的话,跪到饿死也不会有人理睬……草民草民,自然是命贱如草。赏的是景致看的是玩意,有人爱山水也有人爱园林,可谁会对杂草看得入迷?
                            唯空却停了下来。因为那孩子实在太像狗剩儿了,刚与他漆黑有神的双眼接触,唯空心中那炽烈的恨火便如清泉化转,冲走了迷茫和痛苦。
                            小孩儿还跪在哪里,只听见一道温和的声音:“你们,便跟我走吧”宛如蒲公英落入大地,两个孩子欢天喜地的跟着唯空走了。
                            青宁城
                            唯空还记得原来的地址,托这身力量的福,不过简单一个眼神便控制了青宁一众官吏给唯空三人上好户口,分得田地房屋(同样是托力量的福,唯空能手捏黄金制造交子与真无别)过去的经历早让唯空失了争名心思,他现在只想平静的过下去。
                            “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狗剩儿,我叫丫头”
                            唯空听着孩子的话语,又是一阵心颤,只是面色不变道:“那只能算小名,既然你们卖与我了,名字便由我起吧,你叫孟德禄,你叫孟德婉”孟德禄本是当初狗剩儿的名字,只是他已不记得了,孟德婉则是当初与兰芝商量好,若是女子便叫德婉……如今唯空把名字给了这两孩子,亦有追念过去之意。
                            “好哦,我有名字了”狗剩儿,不,现在叫孟德禄的孩子欢呼起来,旁边孟德婉虽也有喜色,却未如德禄一般活泼。
                            ………………………………………………………………
                            转眼间已过了三年,德禄德婉都是懂事的孩子,唯空教他们文也习得,武也受得,苦也吃得,累也受得。
                            “阿伯,这个给你”德婉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献宝似的举起来一串糖葫芦。练完了今天的基本功,唯空给了两孩子一些铜钱,让他们去街上玩耍,没想到德婉竟买了糖葫芦回来。
                            “婉儿真乖”唯空笑着吃了一颗糖葫芦,把剩下的又塞给正巴巴看着的德婉。
                            “婉儿,说起来禄儿跑哪去了?”看德婉似有话要说,唯空先随便问了一句岔开话题,果然德婉被带了过去,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 唯空摸了摸德婉脑袋:“那你在家待着,我去找找”说罢走出家门,往德禄常玩处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22 10:46
                              几个常去的地方未找到人,唯空心中已有些担心,忽而心神一颤,感到天地有变,似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但凡有修为者,对一身祸福天灾地动俱有感应,唯空知有不妙,忙身化无形搜索全城
                              ---------------
                              周亨通是个行脚商人,一个成功的行脚商人。当然,这样的人很多,似乎不值得一提,但周亨通确实少数值得一提的行脚商人。
                              他是做无本生意的。
                              周亨通不屑于捡走路边的野草调教,那是普通贩子才会做的事情,费心费力才能雕琢出一块美玉,能挣多少?他只会盯上城中有形的璞玉。当然,周亨通不会去坚城豪市,富贵人家处下手,不招惹是非才能长久。
                              周亨通如今已到了青宁,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手艺人,推着插满糖人的小车在街巷之中闲逛。
                              孟德禄正打算到常去的公园玩耍,却看到一个新奇的东西。一个老爷爷推着满是小人的车,孩子天性好奇,孟德禄也是如此。不由得就走了过去问道:“老爷爷,你这小人怎么卖啊?”
                              周亨通慢悠悠的推着车子,看到有小孩儿来问便将车停了下来。见到这小孩双眼就是一亮,和煦的说:“小娃娃,这个叫做糖人,是用来吃的”孟德禄听罢想了想,掏出来所有的铜子问:“我要买三个,这些够不够阿”“够了,够了”周亨通眼珠一转,见周围没人,便取下了三个糖人递给小孩。
                              孟德禄接了糖人正要跑回家去,突然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原来是周亨通背后敲了一记
                              周亨通将孟德禄装入小车夹层,便慢悠悠的推车朝城外去了。抓到一个就走,也是周亨通活到今日的诀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22 11:03
                                ………………………………………………………………
                                越是搜索,唯空心中越是担忧。德禄虽说调皮,却不会离家太远,而青宁过去的花子团伙三年前就没了,德禄会不会……想到了什么的唯空往四城门处寻找,此时周亨通还在慢慢的推着他的小车……
                                ---------------
                                ---------------
                                ---------------
                                唯空找到了孟德禄,在周亨通的小车里,几乎是瞬间唯空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周亨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事般的面色露着笑意道:“这位年轻人拦住老朽,有什么事么?”
                                轰隆!!!
                                唯空在看到周亨通笑的瞬间,犹如心湖被投下一枚石子 前尘往事印于心头。周亨通虽然很老,但脸色红润皱纹稀少,而呼尔拉塔码的脸却是漆黑还满是皱褶,两人明明毫无相似之处,唯空却想起他了,想起那恶毒的笑,那钻心刺骨般的痛苦和愤怒,清泉成灰,火池再燃。
                                唯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甚至连理智都好像消失一般,裹着熊熊烈火化作魔神之像,眼角鲜红。
                                周亨通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魔神捏成了粉。随后小车跟里面的孟德禄也被魔神愤怒的拳头砸得爆碎。唯一幸运的大概是其已昏迷,所以未曾感觉到痛苦吧。
                                青宁城大道上的行人都吓坏了,根本没人想得到世上竟会有这种怪物。但很快他们再也不会恐惧了,因为魔神发出了一声怒喝。
                                “啊!!!”
                                饱含愤怒与痛苦的怒吼声中,青宁城亦随之解体,而城中的活人们,也尽数被震成了分子。
                                本就累积了数万年的苦痛愤怨之火,在些微的压抑消失后彻底的爆发了出来。一座青宁城甚至不足以稍微平抑下其之怒火。唯空,不,应该是魔神开始肆意释放他的怒火。 而随着魔神自青宁飞起,赤色的气柱也自太行之东升起,撑天而立……
                                ………………………………………………………………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也有恐怖的灾难发生。
                                西方贺州,景教大本营。 随着七大天使吹响号角,从地狱爬出的恶魔大军与十字军征战于哈米吉多顿。
                                东流岛,阴阳神道大本营。最后一枚备用的黄泉石毁于伽具土,黄泉大门洞开,伊奘诺尊和伊奘冉尊开始了过去未能开始的争斗。高天原上天津神与国津神再度开战,天之御中与天之常立分别支持一方,神和人都开始了互相残杀。
                                ………………………………………………………………
                                ………………………………………………………………
                                ………………………………………………………………
                                恐怖的恶魔军团这一次并未被击退,反而将神之道的冠冕扯下,带着满是硫磺气息的武器攻入了天堂…………
                                高天原上并没有胜利者,失去了别天津神们,无论是人或神都抵不住亡者的入侵…………
                                挥舞着烈焰之剑的巨人最后击败了冰霜和众神,把九大世界变成了一片火海……………………
                                …………
                                ……

                                .



                                而在神州,唯空魔神最后拆散了赤色气柱,将群狼和整片河山焚为焦炭,无处释放愤怒的魔神面前却是出现了一位奇人。只见其身着帝袍,头长三尺,冕若巨桶般。不过魔神岂会在意那些,只知又有可发泄之物了,便一头撞去,此却未如魔神所想化灰四散,反若遇极坚硬物。一撞之下,唯空却是清醒了起来,虽觉头痛无比,但心中更加痛苦。神智昏蒙时自无所觉,醒来后却知道自己亲手杀了德禄,杀了德婉,杀了无辜路人,以至于整片江山都为其一炬。怎能不让他心如刀绞?
                                此时哪位奇人却是拍了拍唯空肩膀道:“何必难过?只是发生了应发生的,无需自责。”
                                什么?唯空听着那人的诡异说辞,只觉难听非常,不由得反驳道:“都是我自己做的事情,算什么应该。难不成要说天意假手于我?”那人竟真的点了点头,说:“自是如此。”
                                “那你让天意操纵我说话啊!”
                                “那你让天意操纵我说话啊!”
                                唯空跟那奇人竟是同时开口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出来,看着愣住的唯空,奇人接着说道:“自天帝初辟众有,一切便已有注,本本成案依样奉行,无有丝毫变动。世上众生整日忙忙急急,便如同木偶傀儡,暗中为之牵丝者。悲欢离合,一切种种,早有前定,你只是不知而已”听罢此人之言,唯空如入冰窟。
                                成败是假,悲欢是假,我经历的一切是假,就连我也是假的,我的欢喜,我的幸福,我的悲伤,我的愤怒,都只不过是因为一本成案的记载方才会有,当初恢复神智是天意,如今屠灭众生同样是天意,哈哈,天意,天意,好一个天意!哈哈哈哈哈哈!!!
                                那奇人见唯空大笑数声,脸上满是空虚与绝望的神情,道了声:“十二万年后再见”便一口将唯空吹灭,随后回到毗骞殿中,录下最后一笔
                                唯空魔神由骞毗国主吹灭,后世界崩塌 重回混沌。第叁载陆正柒兆贰拾贰亿零伍次成案,结。

                                第第叁载陆正柒兆贰拾贰亿零陆次成案 混沌之中,有巨人名曰盘古,龙首蛇身…………………………
                                ……………………
                                ………………
                                …………
                                ……

                                .

                                ……
                                …………
                                ………………
                                ……………………
                                …………………………
                                唯空又做了噩梦,梦到他站在尸山血海中,满目疮痍,似乎见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事物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22 17:36
                                  但却总是记不得梦中究竟经历了什么
                                  唯空本来并不叫唯空,他本是叫做孟长生的,但自从七岁开始,孟长生每晚便做噩梦,噩梦是同样的内容,醒来是同样的恐怖;后来经高人指点,改叫唯空后,才从中解脱。
                                  只是偶尔,唯空还会做那种噩梦,那莫名给他带来恐怖的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22 17:37
                                    好了,写完了
                                    当然我也可以继续更新下去,复制粘贴然后把成案数目加一就行了,这么写能一直写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22 17:39


                                      回复
                                      37楼2019-03-08 16: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4-02 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