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吧 关注:39,857贴子:328,904

【曦澄·原创】举世之双~原著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主CP:曦澄
副CP:忘羡
皆不拆不逆
双杰:兄弟情
助攻1:魏无羡
助攻2:金凌
助攻3:聂怀桑

原著向,插叙方式,15万字左右中长篇,不虐、不坑,无阴谋、无背叛。故事情节已构思好,但进展可能不是太快,毕竟无论是让双杰重修于好,还是让曦澄两个大直男修成正果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会有大量细节和心理描写。第一次写文,不足之处还望道友提出,以提升文笔,谢谢~

写文初衷:
心疼江澄,年少时,他那么不服输的人对总是胜自己一筹的魏无羡是真心好,处处护着他,魏无羡对他也是一样视如手足,只因命运弄人,让两个好兄弟反目成仇,纵使一切误会解开了也无法回到从前。


作者给了魏无羡和蓝忘机HE,但舅舅还是孤身一人,并且要每天面对体内昔日兄弟的那颗金丹,背负着沉重的过去孤独的活着,不能接受啊,想让两个人冰释前嫌,重修于好。


除了想让双杰和好还想为舅舅找到归宿,原著能配的上舅舅的只能是蓝曦臣泽芜君了。

上官图的P图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4 00:08
    第二楼上审文通过截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4 00:10
      (◞ꈍ∇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4 00:15
        楼楼一般什么时候发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4 00:19
          魏无羡看着眼前红红绿绿的辣菜还有他最爱的莲藕排骨汤,眼睛直冒光,拿起汤碗就吃了起来,边吃边称赞道:“江澄,还是我们云梦的莲藕做出的莲藕排骨汤真宗。”
          听见魏无羡口中的“我们”江澄挑了挑眉,却没有呛回去,只是冷哼了一声。
          蓝忘机看魏婴已经喝完一碗,将自己那碗汤推了过去。
          江澄看在眼里,冷冷的说道:“曲曲莲藕排骨汤而已,我莲花坞要多少有多少。”“不用在这儿撒狗粮。”后面一句自然是没有说出口的腹语。
          魏无羡听闻,举起手中的空碗对江澄笑着说道:“那就多谢江宗主再赏我一碗啊。”
          江澄吩咐下人端上来一大碗汤,并放足了辣椒,小声自语道:“哼,你就喝吧,辣不死你。”
          在等汤的间隙,魏无羡嘴也没停,大口大口吃着桌上的菜,边吃边赞好吃,还不忘时不时的夹些清淡的菜喂给蓝忘机,嘴里撒娇道:“含光君,来张嘴。”
          “死给。”江澄看见没好气的小声骂道。
          但魏无羡还是听见了,对着江澄不满的说:“怎么,江宗主也想吃,但我是不会喂你的,要不然我家含光君可是会吃醋的,你若想让人喂食,不妨叫一旁的泽芜君喂你啊!”
          “滚,死变态,谁要让人喂了!”江澄险些将手中的筷子飞扔过来。
          那边蓝曦臣听闻,也呛了一口汤,放下手中的碗筷,拿起一旁的茶杯向江澄拱手道:“今日多谢江宗主款待,才有幸尝到这云梦的佳肴。”说罢仰头将茶饮尽。
          江澄也回敬一杯茶喝下,这时又听见魏无羡喊道:“江宗主不厚道,宴请贵客只给饭吃不给酒喝的啊。”
          江澄嘲讽道:“你算哪门子的贵客,我宴请的是蓝氏的泽芜君和含光君,他们蓝家禁饮酒,便以上品茶带酒招待,哪里不妥了?”
          “他们不喝,我替他们陪你喝啊!”魏无羡仍不死心,嬉笑道。
          江澄不理他,对端汤进来的下人又说了什么,一会儿几坛酒和两套酒具被送了进来。
          “天子笑?!”魏无羡拿着酒坛兴奋的叫道,其余三人手中的动作却顿了一下。
          “莲花坞怎么也会有天子笑,今儿是什么好日子啊!”魏无羡兴奋不已的朝蓝忘机眨眨眼,这是可他俩的定情酒,蓝忘机接收到道侣的挑逗,耳朵微微泛红。
          江澄当然不会承认,因为他魏无羡爱喝,这些年来每逢路过姑苏都会捎几坛回来放着,等他有朝一日归来共饮。
          蓝曦臣也不会解释,因为知道江澄爱喝,这半年来每过段时日都会专程派人送些过来,供江澄饮。
          魏无羡顾不得追问,左右开弓,一口酒一口肉,腻歪的对身边蓝忘机说:“在这莲花坞里喝着天子笑,吃着莲藕排骨汤,身边还有个含光君,人生足矣,当下了解我都此生无憾啊!”
          听见这话,蓝忘机脸色一沉,用扶着魏婴的手顺势掐了一下爱乱说话的道侣,以示警告。
          “哎呦,蓝二哥哥我错了,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离你而去呢。”边说边往蓝湛身上蹭。
          江澄听罢也蹙了蹙眉,眼都懒得抬的说道:“要死给我死外面去,别脏了莲花坞。”
          蓝曦臣看着不坦诚的江澄笑着摇了摇头。
          魏无羡就知道江澄说不出什么好听话,也懒得搭理他,继续喝酒吃肉。喝着吃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倒上一满杯,慎重的拿起酒杯,难得一本真经的拱手对着主桌喊道:“江澄!”这二字喊出之后,魏无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直觉想和江澄喝上几杯,经过上次百凤山围猎意外事件后两人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一阵尴尬后,魏无羡索性举杯仰首,一口气连干了三杯。
          江澄也被魏无羡这一举动搞得一头雾水,只得跟着喝了三杯,他俩之间似乎有千言万语,又似乎什么也说不清道不明,三杯酒下肚,江澄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这是他等了十多年的对饮。
          蓝忘机和蓝曦臣不语,静静的看着他俩,末了,仍是一片无声,蓝曦臣举起茶杯打破沉寂道:“我以茶代酒恭喜云梦双杰重修于好!”
          “谁和他和好了”。蓝曦臣话音刚落,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语气却截然不同,江澄几乎是拍案而起的吼道,魏无羡则是略带撒娇的笑语,但当撞上江澄怒目而视的目光时一下子委屈起来,躲到蓝忘机身后撒娇道:“蓝二哥哥,你看他好凶哦,感觉下一秒就要扑过来咬我,快让你兄长替我好好管教管教他。”边说边探出头冲着江澄吐舌头。
          江澄的表情更加扭曲,手上的紫电已冒着微光,生气的大声呵斥:“魏无羡你说什么,谁要咬你了,你才是狗,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说完这句,江澄自己也察觉哪里不对,刚才魏无羡话的重点好像不是“狗”而是……
          蓝曦臣自然是听出了魏无羡话语的重点,赶在江澄反应过来之前,尴尬的笑道:“晚吟不要动怒,就当我说错了话,自罚一杯如何”。
          正说着,蓝曦臣站起身走到江澄桌边拿起案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江澄看着方才自己用过的酒杯印上蓝曦臣的唇,心中微微一震,表情从生气变为惊讶再变为羞涩,睁大了眼,开口只道出一个“你”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4 00:38
            一杯饮完蓝曦臣面不改色的看着手中的空酒杯,再看看面色一片紫一片红的江澄,自觉有一股暖流从口中蔓延至心中,微笑道:“此酒甘甜绵长,难怪晚吟与无羡这般喜欢,身在姑苏却从未饮过,真是可惜了”。说着看向蓝忘机继续道:“忘机,为兄今日饮酒犯禁,明日自当领罚,你先记下。不过,既然已然犯禁不妨再多饮几杯,不能辜负了这美酒。”
            话语间,蓝曦臣已伸手将江澄桌上的酒壶拿走并坐回自己桌前。江澄似乎还未从“间接接吻事件”的恍惚中清醒过来,全程都直勾勾的盯着那支酒杯。魏无羡和蓝忘机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蓝曦臣,忘机担忧的低语唤了声“兄长”。
            魏无羡用胳膊碰了下身边的蓝忘机小声问道:“你见过大哥喝酒吗?”
            “不记得。”
            “那酒量如何你可知?”
            “不知。”蓝忘机面色担忧的看着兄长应答道。
            “1、2、3…”魏无羡心中默数,以为蓝曦臣会如蓝湛一般,在3声内倒下,蓝曦臣非但没有趴下还已经抬头饮下第二杯,并拿着酒壶正在往杯子里倒第三杯,仍面不改色。
            “看来大哥酒量不错啊!”魏无羡略有遗憾的对蓝忘机说道:“至少比你好,不是一碗倒”。边说边笑嘻嘻的拿起酒杯欲饮,刚送到嘴边便听见蓝曦臣的声音:“弟妹这是要独饮吗?”
            魏无羡差点没呛着自己,心想“看来蓝家不仅酒量一样差,酒品也是一样差,‘弟妹’大哥怎能这样称呼我,定是喝醉了,不行,得想办法逃离现场。”向蓝忘机投去求助的眼神,却瞥见了他嘴角的一丝笑意,心中竟有些燥热起来。
            江澄那边在听见蓝曦臣的“弟妹”二字时才完全回过神,并且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蓝曦臣被江澄的闷笑吸引过来,举着这第三杯酒对江澄道:“晚吟别只顾着笑,陪我喝酒呀!”
            江澄扫了一眼蓝曦臣手上的酒杯又扫了眼自己桌上原来放酒杯的空处,很无奈的想说什么,却被察觉到的蓝曦臣抢先说道:“哦,对了,方才情急之下用了晚吟的酒具,那你我共饮一杯酒吧!”说着起身走向江澄并将酒杯递到江澄面前。
            这次该轮到魏无羡笑出内伤了,但他并不打算帮江澄“解围”,只支着头笑看着他们,还不断将酒往嘴里送。
            江澄看着眼前蓝曦臣手中的酒杯微微蹙眉,大声唤来管家:“再拿一套酒具上来”。
            不一会儿新的酒杯和酒壶拿了上来。全程蓝曦臣没有变换姿势,并一直笑盈盈的看着江澄的眼睛,江澄被他盯的直冒汗,倒酒的手都抖了,一杯酒洒了不少,终于拿起一满杯新酒对蓝曦臣磕磕巴巴的说道:“泽芜君,我,我有杯子了,来,我敬你…”
            正当江澄欲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时,酒杯被蓝曦臣用另一只手抢了过去,并仰头饮尽,毕了将手中原先那杯酒又向江澄推了推,微笑道:“晚吟倒的那杯我喝了,我的这杯晚吟喝!”话语温柔但动作与语气都十分坚决不容拒接。
            江澄僵持不下只得硬着头皮接过他手中的酒杯,在接酒杯时碰到蓝曦臣的手指,如触电一般,加上用的是蓝曦臣用过的酒杯,江澄饮完此杯就觉得马上要自燃了,为了掩饰内心的触动,狠狠的将空杯子推到蓝曦臣面前倒给他看,并故作不悦的说道:“江某喝完了,一滴不剩,这下泽芜君可是满意了!”
            蓝曦臣满意的接过酒杯,转身坐下,不是坐回自己桌前而是坐在江澄身边,把方才自己用过的“新酒杯”倒满酒又递到江澄面前语气与平常无异:“晚吟我们继续对饮”。
            江澄看着面前蓝曦臣用过的“新酒杯”嘴角与眉间抽搐,心想“这蓝曦臣是故意的吧,喝醉了竟然喜欢作弄与人,这是哪门子的仙家楷模、泽世明珠啊。”
            再转头看向蓝曦臣,仍是温文尔雅的一脸笑,但在此时的江澄看来,这笑容分明“暗藏杀机”如若不顺从下一秒就会别吃掉的感觉啊。江澄扭过头闭上眼认命一般接过蓝曦臣手中的酒杯又一杯酒下肚。边喝边想:“喝就喝吧,我江澄还怕喝不过他蓝大,既然说了要好生招待那就好好奉陪到底吧,只是希望他明天酒醒了什么也不要记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4 00:3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4 08:5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4 09:55
                  dd 关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24 10:10
                    (二)「蓝曦臣醉酒送江澄抹额」
                    宴厅中,只剩下江澄和蓝曦臣二人,江澄更觉得屋里闷热,欲起身出去,蓝曦臣看江澄站起身,放下手中刚饮完的空酒杯,慌张的问道:“晚吟这是要离席丢下我一人吗?”
                    江澄转身看见蓝曦臣失落的神情只觉得头大,回道:“我江某当然不会把宾客一人丢下,只是酒后觉得这屋中闷热,想换个地方,去外面凉亭喝,不知泽芜君是否赏脸…”
                    “晚吟邀请自然是要去得”不等江澄说完,蓝曦臣便一脸喜悦的回应道。
                    这笑容与往常标准蓝氏社交笑容不同,是发自内心纯粹开心的笑脸。江澄看着对他一脸纯笑的蓝曦臣竟有些失神,当年魏某人也常常对他展现这般纯笑,江澄觉得这笑容有些炫目,脚下不稳向后退了一小步,正在此时,蓝曦臣本想抓住江澄的手腕顺势起身,没想到因江澄的退步而抓了个空,又加之喝醉酒,一时间失去重心,一个倾身将本就没站稳的江澄扑倒在地。因为刚才江澄站着,蓝曦臣坐着,现在倒地的姿势,蓝曦臣的脸竟埋在江澄腰部以下不可描述之处。自己的敏感部位被对方的脸砸到,江澄如被毒蛇咬了一般,抬腿迅速将身上之人踹开,只听见“嘣”的一声,蓝曦臣狠狠的撞在身后的桌子上。江澄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用力过猛,起身前来查看蓝曦臣是否受伤,只见蓝曦臣满脸委屈的抬头望向江澄,似乎还带着哭腔问道:“晚吟真这般讨厌我吗?”
                    从未见过这般满脸失意的蓝曦臣,江澄竟一时失语,蓝曦臣没有等到回应,眼神坚定的又问了一遍:“晚吟是讨厌我吗?如若是,以后定不再叨扰!”
                    江澄听见“不再叨扰”四个字有些慌神,鬼迷心窍的回答道:“没有的事,我怎会讨厌你。”
                    蓝曦臣听见满意的答案脸上重新展露笑颜,补充道:“不讨厌我那就是喜欢我了!”
                    “哈?!”
                    “那么这个送你”,不给江澄反驳的机会,蓝曦臣已经自顾自的边说边将抹额取下递到江澄面前。
                    此时江澄已经石化,他早从金陵那儿听过姑苏蓝氏抹额的含义,江澄看向蓝曦臣,又是那个不容忤逆的笑容,再看看他手中的抹额,如若不接过,估计他不会善罢甘休能一直举着到天明吧,但若接了明日又如何交代呢?这可如何是好啊?在江澄纠结的档口,蓝曦臣已经用另一只手托起江澄的右手,把抹额放在了他的掌心。然后自己站起身对仍然石化中的江澄兴奋的说道:“晚吟刚才不是说去凉亭继续饮酒吗?走吧!”
                    摘掉抹额的蓝曦臣就如同解开了束缚,更加随性,抄起桌上的一套酒具兴高采烈的往屋外走去,还不忘回头催促江澄:“晚吟快些!”
                    江澄站起身将抹额收入怀中,并自我安慰的想着:“算了,蓝曦臣现在喝多了,和他说再多也无用,并且醉酒之人所做之事所说之话都不受理智控制,不能当真,等酒醒了什么也不会记得,晚上把抹额偷偷放回他的床边,第二天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江澄三两步便追上了蓝曦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4 12:21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24 12:26
                        楼楼什么时候更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24 15:4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24 19:37
                            来到凉亭,阴历9月底的晚风已是寒气逼人,蓝曦臣脱下外袍披在江澄身上,随后坐在他身旁的位置,极其温柔的说道:“晚风寒,小心着凉。”
                            江澄心砰砰直跳,掩饰的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也不管这杯子是谁用过的。江澄刚把空杯放下,蓝曦臣便满上自己饮尽,毕了,再满上递给江澄,江澄这才意识到,刚才追出门忘了拿酒具,也好,免得喝的更多,反正今晚这酒杯早已分不出你我了。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7、8杯后,一壶酒很快就喝完了。
                            江澄看着还在“研究”空酒壶的蓝曦臣缓缓道:“泽芜君,今日咱们喝的够多了,夜已深,早些回屋歇息吧!”
                            蓝曦臣放下手中的玩物,抬头笑着看向江澄。
                            “又是这该死的‘傻笑’。”江澄看着蓝曦臣心想。
                            不料此时蓝曦臣竟向他伸出双手,江澄来不及闪躲,下意识闭眼,却并未等到预想的“拥抱”,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散落下来附在脸上与肩头,睁眼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发髻被蓝曦臣解开了,回过神的江澄真心有些生气,不知是在气自己的多想还是在气对方的举动,咬着牙根怒目问道:“蓝曦臣你这是何意?”
                            “弟妹所言极是,晚吟将秀发披着更加俊美呢!”蓝曦臣继续笑着说道,语气柔软。
                            江澄看着蓝曦臣如秋水般温柔的眼神,怒意全无,只觉得自己燥热的头顶要生烟了,别过脸害羞道:“我又不是女子,什么美不美的。”
                            “无论怎样的晚吟,我都喜欢!”蓝曦臣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江澄被这么直白的话轰的嗖的站起身,披在肩上的衣服也滑落了,明知是一个大男人的酒后戏言,却还是不争气的心悸了,直觉告诉他现在必须做点什么来平复内心,于是江澄用生气来掩饰羞涩,伸手欲夺回蓝曦臣手中自己的发冠。“还给我!”
                            蓝曦臣闪躲开,并起身飞上凉亭,大声笑着说:“晚吟上来抢啊!”
                            “你去凉亭顶上做什么,快下来。”江澄担心的对蓝曦臣喊道,并跃身追了上去。
                            江澄边动作边为自己找理由的心想:“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蓝曦臣,无论相貌身形还是品行学识都叫人望尘莫及,这样一位雅正脱俗之人说的情话,想必无论谁听到都会脸红心跳吧。”
                            月光之下、池水之上,时而在凉亭中、时而在凉亭上,就这样一个在前面躲一个在后面追,远远望去像两个大孩子在嬉戏。突然“噗通”一声,蓝曦臣一个不留神脚下踩空落入池中,江澄先是一愣,而后条件反射的想下去捞人,但又一想,姑苏蓝氏虽不如他们云梦江氏这般善水性,但记忆中蓝曦臣的水性还是可以的,掉到浅池中不至于应付不来,还是在岸边等他自己游上来吧。可等了半晌,水面仍不见动静反而冒起水泡,江澄心头一紧“不妙,江澄你是傻吗,蓝曦臣喝多了,怎能用平常思维去想。”在心中埋怨自己的同时,不由分说的跳入池中,摸索片刻将蓝曦臣拖上了岸,江澄拍了拍蓝曦臣的脸并轻声唤到:“泽芜君、蓝曦臣”。
                            但蓝曦臣仍昏迷不醒,江澄用手指去感受蓝曦臣的呼吸,“竟没了呼吸,定是刚才呛了水,这可怎么办,堂堂蓝家宗主酒后失足掉入池塘淹死,还是我莲花坞的池塘,这要是传出去,不说蓝氏不会放过我江氏,今后我两家的颜面何存。”江澄胡思乱想着,手上动作却没有停,他将蓝曦臣的头微微扬起,闭眼付身,为蓝曦臣做起人工呼吸,几次过后蓝曦臣呛出几口水,迷迷糊糊唤了声“晚吟”又昏了过去。
                            江澄在确认这次蓝曦臣是因为醉酒睡过去后,悬着的心才放下,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湿透的蓝曦臣,愁的直扶头,“要是放任他这样一夜,没被淹死也会被冻死,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江澄边想边抄起蓝曦臣背在背上,往后院走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24 22: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24 23:48
                                楼主。原著中的江澄是杏眼哦(´-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25 19:49
                                  dd,楼楼加油
                                  写得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2-25 20:26
                                    楼楼,好棒,文笔好好!!!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25 22:33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25 23:32
                                        楼楼好棒ヾ ^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25 23:3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26 06:03
                                            (标注:果然是被吞了,试了好多次,那就发截图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26 11: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26 11:36
                                                既然已经重发,那就把这一段相关的番外先发了吧~
                                                就是江澄许久前在外听到蓝曦臣不婚原因传言的原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2-26 11:41
                                                  简直无语눈_눈,又是一直吞楼,真的没有什么不健康的内容啊,只得继续截图~╯﹏╰
                                                  (番外一)「各世家公子不婚原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2-26 12:0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2-26 12: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2-26 19:1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2-26 19:57
                                                          “泽芜君,我舅舅说话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金凌赶紧为舅舅向蓝曦臣赔不是。
                                                          聂怀桑也跟着说:“曦臣哥,江兄今晚喝多了,别和他一般见识,你也早些歇息吧。”说着将蓝曦臣送到房里,自己也回屋了。
                                                          回到房间的蓝曦臣脑中一直重复着江澄刚才的话,心中细想到:“‘沉浸于不可更改的过去!?’是啊,谁没有些不堪的过去呢?”
                                                          蓝曦臣忆起庙宇中江澄的种种:“一夜之间被灭门,自己失了金丹,重获的金丹居然是背叛了家族、害死了亲姐的昔日兄弟所剖,与江宗主的过去比起来,我这些还真都不值一提。‘当下!’‘需要我的人!’”叔父日益沧桑的神态和忘机担忧的神情浮现在眼前。
                                                          “‘宗主!’整个蓝氏还需要我,就像江氏需要江宗主一样,纵使他江晚吟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笑话,为了整个江氏他也会坚强的走下去。”
                                                          蓝曦臣回想起射日之争,在逃亡途中遇见刚惨遭灭门之灾的江澄,眼中除了悲伤更多的是坚毅与愤怒,那年江澄还不到二十,虽然蓝氏有出力相助,但江澄几乎靠一己之力在短短数月重整江氏。
                                                          “‘大义灭亲!’传言魏公子被他师弟所杀,难道是真的?这江宗主的遭遇竟和我这般相似,但我还有胞弟、叔父和同门其他长老帮衬,他江宗主孤身一人这些年是如何挺过来,还让江氏重回四大家族的呢?‘宗主’一职他比我更配。”蓝曦臣想着想着,眼神渐渐明亮起来。
                                                          “江晚吟!”蓝曦臣轻声唤出,心中突然对这个江宗主产生了兴趣。这一夜蓝曦臣睡了一个久违的好觉,梦中没有大哥和三弟而是少年时的江晚吟。
                                                          第二天,三人出门又遇上了,金凌恭谨的寒暄道:“泽芜君早!舅舅早!”
                                                          “金宗主早!”蓝曦臣回礼道。
                                                          江澄只对着金凌“嗯”了一声。
                                                          “江宗主早,昨日多谢醍醐灌顶的劝言,令我心中抑郁疏解许多。”蓝曦臣走上前对江澄说道。
                                                          “泽芜君客气了。”江澄抬着杏眼瞟了蓝曦臣一眼官方的回应道。说罢,拉着金凌快步走开了。
                                                          留下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背影在心中叹息道:“看来江宗主是对我有成见啊!”
                                                          在聂家用过早膳,各仙家约定好下次清谈会的时间与地点,相互告别后便准备打道回府。
                                                          蓝曦臣回到云深不知处,见过叔父,表达了这半年的歉意,宣布不再闭关,开始重新料理起族中大小事宜。蓝启仁看见自己熟悉的大侄子又回来了甚是欣慰。但许多事情岂是一夜之间就能想通的,只是江澄那日的话激励着蓝曦臣必须担起“宗主”的责任,蓝曦臣比江澄年长好几岁,江澄能做到的事,他蓝曦臣不应该做不到。这个信念支持着白天忙碌的蓝曦臣,到了晚上仍会思绪万千、辗转难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2-26 19:57
                                                            一分钟前的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2-26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