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吧 关注:39,861贴子:328,737

回复:【曦澄·原创】举世之双~原著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江澄交代伙计往回驶。两人仍然并肩站在船头,看着来往的船只,天色渐渐暗下来,大家都往码头驶去。
正欣赏着风光的蓝曦臣,突然听见不远处“噗咚”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入水中,又听到近处一声“噗通”,只见身旁的江澄跳进水中,游向不远处,捞起一个孩童,递给旁边船上慌张的大人后,又游了回来,爬上船。
拧着衣服对伙计说:“船家,不好意思,把你船弄湿了,一会儿靠岸再多给你些银两。”
全程进展太快,蓝曦臣还没有完全搞清状况,看着江澄问道:“江宗主,方才是…”
“哦,刚才两艘船撞上,船边一个孩童落水,我便下去将他救起。”江澄继续宁着衣服说道。
蓝曦臣根本没有看到,江澄竟反应那般快。
江澄看出蓝曦臣的惊讶,继续道:“每逢晚归时,各船都想赶在天黑前回码头,很容易发生船只相撞,也常有船边戏水人被撞下水的事,并且大多是儿童,所以每到这时我和魏….我们都会留意湖面上的船只,以免发生意外。”
听完江澄的解释蓝曦臣便明白了,关切的对江澄说道:“江宗主要不要进去避避风。”
“不必了,这个天气不冷,并且,你看,船不是马上靠岸了吗。”江澄看向不远处的码头。
待他们上岸,刚被救起的孩童一家正等在码头,向江澄致谢:“多谢这位公子救下我儿。”
“不用谢,快带孩子回去洗个热水澡换个干净衣裳吧。”江澄说着对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孩童说道:“你以后最好离船边远些,并尽快学会游水。”语气有些生硬,竟然吧孩子吓哭了。
“这…”江澄有些尴尬。
“是是,公子教训的是,多谢公子,我们先告辞了。”孩子父亲拱手后便携妻儿离去。
“江宗主,对孩童说话还是应该柔和一些,你方才明明是好意,让人误会了多不好。”蓝曦臣为江澄不平道。
“唉…算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江澄无奈的说道,“我们回去吧。”
“走吧,你也要赶紧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裳了,小心着凉。”蓝曦臣关切的说道。
“无事,我等修仙之人,怎会那般脆…阿嚏…”江澄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哈…啊。”蓝曦臣没忍住笑出声,接着催促道:“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江晚吟真是不善于教育孩子,难怪金凌性格也有些别扭,不过好在金凌像他舅舅,而不像他小叔叔,脾气差些也好过…虚伪,唉…”蓝曦臣边走边想着。
回到莲花坞,因为他俩在船上吃了不少东西,就不打算再用晚膳,蓝曦臣与江澄问候过后便回客房歇息了。
江澄白天陪蓝曦臣玩了一天,回房沐浴更衣后在外室批阅卷宗,忽有人敲门:“宗主。”
“进来。”江澄见江管家端了一碗什么东西,问道:“这是何物。”
“姜茶。”管家回道,整个莲花坞只有三人能进江澄的寝室,管家、大弟子和专门负责烧水打扫的家仆。
“我没要啊。”江澄疑惑道。
“哦,是那位芜泽君刚才去后厨吩咐我们煮了送来的。”管家解释道。
“好的,放下吧。”江澄语气缓和的说道。
“他还让我们看着您趁热喝了。”管家把碗递给江澄。
“哈?”江澄接过碗,对管家说了句:“我是家主,还是他是,你们这么听他的话吗。”说罢还是仰头把碗里的姜茶喝了。
“当然您是,但我们觉得泽芜君是为您好,自然也会听。”管家调皮的回应道,“宗主您早些歇息,我先告退了。”管家接过碗,转身离开。
“呵…”江澄对着门口摇头笑了笑,不知是不是那碗姜茶的作用,胃里、心里都暖暖的,身体也暖和起来。江澄许久没过过这么愉快的一天了。今晚也定能睡个好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3-03 21:54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3-03 21:56
      今天抢到好几个沙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9-03-03 21: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3-03 21: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3-03 22: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3-03 22: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3-03 22:31
                楼楼高产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03-03 22:5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3-03 22:57
                    蓝曦臣原来和金光瑶那么好都没有过那方面的想法,表明他是直的,会喜欢上江澄不会太快,江宇直能接受蓝曦臣也一定不会太容易,所以要让两人在日常的相处中一点点的日久生情啊,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3-04 13:1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3-04 13: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3-04 14:19
                          饭后比剑法,同时有三块比剑场地,半炷香时间内佩剑落地或被逼出场地者败,先随机分配一人战三人,胜者记两分,平局一分,败者零分,三场比赛后,零分者不必再战,一、二分者为一组,三、四分者为一组,五、六分者为一组,各组中的每位再随机分为两队,按顺序比试,之后胜利一队每人依次比试,败者下场换人和场上人再战直到最后胜利者。
                          比赛进行了很久。
                          “每次都是大师兄第一,真是不服气啊!”
                          “就是,就是。”
                          一些子弟议论着。
                          江澄听到这熟悉的话不由的蹙眉。对首徒说道:“江北怀,按照惯例,每次考核第一名我可以答应他一个不违背原则的要求,说吧,你有何要求。”
                          “宗主,恕属下冒昧,我等想见识下您和泽芜君二位高手过招。”江北怀说道。
                          “你…你们,泽芜君是客人,怎能…”江澄对于这个要求十分意外,他从未和蓝家双壁真正较量过,心中无数,在自家子弟面前若是处于劣势岂不丢脸,若泽芜君败了…这也不大可能。
                          “江宗主,既然你已许诺于人,近日我也疏于修炼,活动一番正好。”没想到蓝曦臣竟然答应。
                          “那便得罪了。”江澄也不好再推脱,对蓝曦臣拱手道:“请!”
                          两人来到教场中间的比剑场,双方先行一礼,同时抽出佩剑向对方挥去,只听见破碎般的剑击声看见寒光闪过在两人之间,僵持不下中,江澄撤剑后退,变换剑锋向蓝曦臣刺去,蓝曦臣侧身躲开,三毒从蓝曦臣发梢划过,朔月的剑气顺势向江澄逼来,江澄转动手腕用灵力震开剑端,化解了他的攻击。江澄剑法干脆直接,招招紧逼对手,蓝曦臣出手柔中带刚,手中的朔月泛着银光与蓝氏一身白衣浑然一体。两人过了数招后再次不约而同的锭纷跃起,剑锋交错,江澄空出一只手,向三毒剑柄上凌空一掌,将朔月震开,蓝曦臣后退一步并作了个华丽的空中翻转,朔月向江澄背后刺去,江澄早有准备,一个跃起在空中一百八十度转身,脚点朔月,弹到半空中,江澄手握三毒从上方向蓝曦臣袭去,朔月接下三毒,并缠着三毒的剑身扰动几圈后分开,两人预备再战,半柱香时间已到,两人收起佩剑,相互拱手道:“承让了。”
                          围观的子弟们一片赞扬声,并有人小声议论着。
                          “宗主的剑法咱们自然熟悉,泽芜君的剑法还是第一次见识,有着蓝家一贯的儒雅。”
                          “两人势均力敌。”
                          “但我怎么觉得宗主要略占优势呢。”
                          “这又不是正式战斗,谁会拼尽全力啊。”
                          “……”
                          回到看台的江澄对下面的子弟们说道:“你们在议论什么,热闹也看完了,该领罚了,刚才比剑未进入甲组的全部罚跑十圈,加上射箭的罚跑,该跑多少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江北怀你负责监督,不跑完不许吃饭。”
                          江澄欲转身离场,突然想起什么,又对下面说:“射箭八十分以下,并且比剑未进入甲乙组的人,本月哪儿也别去,好好在校场练功,等下个月考核过了才能外出夜猎,如有人敢偷摸去夜猎被我发现,就等着鞭子伺候吧。”江澄说罢,招呼蓝曦臣一同离去。
                          蓝曦臣看着走在前方的江澄,心想:“越了解这个人越觉得众人对他误会太深,各家都希望自家子弟多猎些猎物,他却为了子弟的安全禁止技艺不精者夜猎,善良到可爱的人,却故意拒人于千里之外,想必内心是孤独的,好想靠近…”想到这里,蓝曦臣有点被自己的想法惊到。
                          人少时江澄喜欢在凉亭用膳,酒菜上齐后,江澄端起一杯酒对蓝曦臣道:“方才泽芜君承让了。”江澄心里清楚,方才蓝曦臣为了让自己在子弟面前长脸,比剑时有放水的嫌疑,却并不十分刻意,一般人看不出,可以说是用心良苦,但江澄仍有一丝不爽,未等蓝曦臣回话,他继续说道:“下次找个没人的空地江某想与泽芜君认真较量一番。”
                          “随时奉陪!”蓝曦臣笑着应道,心想:“江晚吟还真是争强好胜并且自尊心极高,赢也不是,输也不是,看来下次要拼尽全力才能让他满意啊。”
                          待两人用膳结束,换上茶点,江北怀前来回报各子弟罚跑都已完成,江澄让他们去用膳并早些休息。蓝曦臣和江澄闲聊一番后也告辞回房歇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9-03-04 21: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03-04 21: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9-03-04 22:1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9-03-04 22:10
                                  (十五)「蓝曦臣扮女装与江澄携手捉妖」
                                  第二天用过早膳,江澄正在和蓝曦臣商议今日去何处游玩,江北怀前来,但不做声,江澄看出他有些踌躇,问道:“何事要报?”
                                  江北怀犹豫了片刻说道:“弟子听闻近日英山附近有妖物作祟,想带些技艺精湛的师弟前去一探究竟。”
                                  “这还用想吗,英山是我江氏管辖区域,有异样应第一时间前去应对。你们马上动身,我晚些…”江澄本想说晚些也过去,但想着蓝曦臣还在云梦做客,不好丢下他不管,便又改口道:“探得虚实后报与我。”
                                  蓝曦臣听出江澄的顾虑,便对江澄说道:“江宗主,我听闻英山附近风景甚佳,不妨我等一同前去。”
                                  江澄想蓝曦臣都这么说了,刚才商议半天也不知去哪儿,不妨一同去英山,便回道:“也好,那就有劳泽芜君与我等同行。”
                                  说罢转向对江北怀说道:“既然我和泽芜君一同前往,你再叫上两名子弟便可,让大家准备一下,半炷香时间后大门前院汇合。”
                                  “是”。江北怀回应道。
                                  五人一同御剑前往英山,江北怀一路打探,把大家带到事发地吴家山。
                                  江北怀对江澄回报道:“宗主,我已了解事情大致情况,吴家山这一带有采花大盗出没…”
                                  “什么,采花大盗又不是妖魔鬼怪,需要我等出手吗。”江澄有些生气。
                                  “宗主您且听我说。”江北怀继续说道:“这采花大盗与普通的不同,虽然也在夜间出没,并只对年轻貌美女子出手,但不是毁其清誉,而是食其面部,被害之人面部会消失就像被削平一般,十分诡异。”
                                  “听来这应该不是普通人所为。”蓝曦臣说道。
                                  “可有人看到此邪祟的形态?”江澄问道。
                                  “传闻是人形,但无人看清相貌。”江北怀回道。
                                  “何时开始作祟,被害几人?”蓝曦臣又问。
                                  “发现第一名被害者是三日前,第二夜是两名,第三夜是三名,今晚是第四夜。起初村民只觉诡异,从第二日起便害怕起来,各家都把女子藏好,日落后不许外出。”江北怀回道。
                                  “今夜必须将此妖物抓现象,不可让他再祸害百姓。”江澄说道。
                                  “天色尚早,不如我们分头再去附近查看打探一番,看是否能寻得线索,等天黑怕就迟了。”蓝曦臣担忧的说道。
                                  “好,你们三个一队,我和泽芜君一队,一炷香时间后来此汇合。”江澄分配道。
                                  很快一炷香时间过去,五人再次汇合,并无所获,眼看天色渐渐暗下来,六人都一筹莫展,突然江北怀说道:“其实我有一法,但不知当不当讲。”
                                  “有什么方法快说。”江澄着急的说道。
                                  “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是,夜幕降临后,妖物会在这附近袭击落单的美貌女子,不如我们谁扮作女装引妖物出现,其余人埋伏在四周,待妖物出现将其擒住。”江北怀说道。
                                  “这个方法不错,变被动为主动。”一名江氏子弟说道。
                                  “但我们谁来扮女装呢?”另一名子弟问道。
                                  三名子弟加上江澄四人齐刷刷的看向蓝曦臣,论相貌在场的当然属他最为俊美,虽然江澄相貌甚佳,但子弟们最了解江澄,断不敢妄想。江澄马上意识到,这样非常不礼貌,收起目光,否定道:“此法不妥,你们当这妖物是**吗,男的女的会分不出?”
                                  没想到蓝曦臣说道:“不妨一试。”
                                  “哈?!”其余四人都惊叹道。
                                  “趁着天未黑,我们快准备一下吧。”蓝曦臣说道,他觉得大丈夫不拘小节,若能为民除害,扮女装并无碍。
                                  五人来到一家布庄,蓝曦臣挑了一件淡紫色的女式外衫,因为这件女衫最大,他将蓝家外袍换下,并将发髻换成女子发髻,取下发冠插上发簪,只是抹额还端正的系在额上。蓝曦臣从更衣室出来,走到江澄面前,将蓝家外袍、自己的发冠还有裂冰和朔月递给江澄并对他说道:“这几件物品还劳烦江宗主帮忙保管。”
                                  江澄正看着扮作女装的蓝曦臣发呆,虽然外衫有些小,但淡紫色将蓝曦臣衬的更加柔美,蓝曦臣生的白净,无需涂脂抹粉,换成女子发髻自然一副仙女模样。
                                  蓝曦臣见江澄未做声,又唤道:“江宗主?”
                                  江澄回过神:“哦,好。”
                                  蓝曦臣看了窗外一眼,对大家说道:“天色已暗,我们出去吧!”
                                  听见蓝曦臣说天已黑,其余三名子弟才从惊艳中回过神。
                                  因为蓝曦臣身高太高,站着身型不像女子,便找到一条小溪边,坐在水边,故作忧伤的样子。江澄和三名子弟埋伏在百米之内等妖物上钩。
                                  大概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小溪对岸的草丛中发出声响,一个人影窜出。但还未等那人影接近蓝曦臣,他似发现情形不对,扭头就跑。埋伏着的四人跳出,听见江澄喊道:“追。”
                                  蓝曦臣也已经起身,跃过小溪追了上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9-03-05 20:49
                                    五人一路追到一个宅子门口,人影消失了。
                                    “宗主,我们要进去吗?”一子弟问道。
                                    “追到这里就消失了,不如我们从侧边的院墙潜入查看一下?”江澄看向一旁的蓝曦臣询问道,却从他脸上看出错愕。
                                    江澄等不及细问怕让妖物跑了,对三名弟子说道:“你们在外守着,我进去看看,等我消息。”说着便跃身翻进院墙。
                                    不一会江澄对门外喊道:“无人居住,你们进来吧。”
                                    蓝曦臣推门进入,动作中带着迟疑。院落不大,只有两间房,蓝曦臣像是很熟悉一样,走向正面的一间房,江澄见状跟上去,三名子弟走向另一间房。
                                    进入房间后,江澄点着一张火符,见桌上有油灯,便点燃它,江澄打量着屋内,看见墙上有一张画,端着油灯走上前,是张肖像画,这人是…江澄惊讶的看向同样在环视屋内表情凝重的蓝曦臣,正想开口,却听见屋外江北怀喊道:“宗主,那个人影往屋后跑去了。”
                                    江澄径直追了出去,蓝曦臣心不在焉的跟在后面。
                                    他们一直追到大别山,在山上截住了那个人影。五人将人影围住。
                                    “跑的倒是挺快,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物。”江澄说道已经抽出三毒向人影刺去。
                                    三名子弟也挥剑上前,江澄看蓝曦臣站在原地,突然想起他的朔月还在自己这,将剑抛给蓝曦臣并对他喊道:“泽芜君接剑。”
                                    蓝曦臣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朔月被那个人影从半路截下,江澄惊讶又着急的对蓝曦臣吼道:“蓝曦臣你在发什么呆。”
                                    蓝曦臣被直唤姓名,从恍惚中回过神,但那个人影发现这边的破绽,已经拔出朔月向蓝曦臣刺来,蓝曦臣条件反射的躲开,但当朔月的光芒闪过那个人影的面部时,他又呆住了。三毒的剑风也攻过来,欲击退朔月,但还是晚了一步,朔月已经穿过蓝曦臣的身体又被拔了出来。
                                    “蓝曦臣!”江澄慌张的叫到,并冲过来,扶住蓝曦臣,并封住他几处穴脉以止血。
                                    同时人影被江北怀从背后刺中,江氏三名子弟十招之内将人影降服,人影倒在血泊中,已没了性命,当大家看清人影的脸时都错愕了,“金光瑶?!”江澄脱口而出,也就明白蓝曦臣为何会被这种水平的攻击所伤。
                                    “他不是。”蓝曦臣虚弱的说道,并向人影扔出一道符,人形马上化为一只兽。
                                    “果然是妖物,不过这是什么动物,好丑啊。”一名子弟走上前查看后说道。
                                    “狗獾,在大别山一带栖息了不少,性情凶猛。”江北怀上前解释道。
                                    另一名子弟也围上来说道:“不知因何机缘竟然修炼成妖了,大概是做动物时常被遇到的村民说形态相貌难看,幻化为人后就专吃貌美女子的面容,但为何他的脸…”
                                    “泽芜君需要疗伤,既然妖物已除,我扶他先下山,你们三个善后,给它超度。明日若无事不必汇合,可直接回莲花坞。”不等那名子弟说完,江澄打断他说道,他不想蓝曦臣为难。又补充道:“还有,今夜发生的所有事都不许多言,否则家法处置。”金光瑶的脸出现在江湖上这种事最后一定会变成可怕的传言,蓝曦臣和江家一同夜猎被初级妖物所伤也定会被过度解读,这两件事都不宜外传。
                                    “是,宗主。”三名子弟回道。
                                    江北怀将随身携带的药包交给江澄。江澄捡起地上的朔月背在身上,扶着蓝曦臣向山下走去。
                                    “多谢江宗主。”蓝曦臣不忘道谢。
                                    两人一路沉默各有所思,下山找了家最近的客栈,江澄要了个双人间,他从不与人同住,但此时他不放心蓝曦臣一人住,毕竟蓝曦臣是同他一道夜猎受的伤。
                                    蓝曦臣还是女装扮相,因受伤失血脸色更加苍白,看上去让人怜惜,但此时江澄并无多余的心思,他把蓝曦臣扶上床,对他说:“泽芜君你的伤口需要处理,先退去衣裳吧。”
                                    “好,有劳了。”蓝曦臣应道,并动手脱去女士外衫再退去自己的上衣。
                                    朔月刺出的锋利剑口就在胸口右一寸之处,江澄当时真是吓得够呛,若不是三毒的剑风将朔月带偏,恐怕蓝曦臣今夜就要被自己的佩剑穿胸而亡了,蓝家若来找他要人,他江澄也百口莫辩啊。
                                    江澄为蓝曦臣上药包扎,完毕后蓝曦臣把上衣穿好,全程两人一直沉默,江澄真的不擅长应付这种情况,先打破沉默的是蓝曦臣:“被自己的佩剑所伤这么傻的事,江宗主不是应该嘲讽我一番吗?”
                                    江澄没想到蓝曦臣开口会说出这种不像他说的话,被呛的一时失语,他知道遇见和金光瑶相关的事蓝曦臣会变得异常,就像自己面对魏无羡一样,可绝没看笑话的意思。
                                    蓝曦臣看江澄尴尬的看着自己不说话,又道:“江宗主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江澄心中确实有很多疑惑,但又觉得与自己无关,不知如何问起,对憔悴的蓝曦臣说道:“泽芜君你伤的不轻,今夜还是早些歇息,有什么事我们明日再议。”
                                    蓝曦臣没有接话,靠在床边微微点头。
                                    江澄从庆坤袋中取出蓝曦臣的外袍、发冠和裂冰,还有身上的朔月放在床边,并指着蓝曦臣的头发说道:“泽芜君,你的发髻…”
                                    “哦。”蓝曦臣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女式发髻,抬手取下发簪,一头青丝便散落下来。
                                    江澄看着一怔,用比平日温柔的语气对蓝曦臣说道:“快睡吧,明日再议。”并扶着蓝曦臣躺好。自己也转身去旁边另一个床铺躺下睡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9-03-05 20: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9-03-05 20:5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9-03-05 21:16
                                          “当年云深不知处被烧,我带着族中藏书负伤逃窜至附近,在一处巷子转弯处与阿瑶撞了个满怀,他为了表示歉意,请我在路边小摊用餐,期间他于我攀谈,问我是哪里人,来此处做甚,打算去哪,我都一概不答,他看出我面有难色,就直接说他一个人住,还有间空房,我若无处可去不如去他的住所修整几日。我连夜赶路身上也没带多少银子,许多天未进食,吃的太急又被他的邀请惊到,不小心呛着自己,阿瑶看的笑出声来,又连连道歉,我被他的笑容深深感染,觉得他应该不是恶人,也确实需要一个地方藏身并疗伤,便答应了。”蓝曦臣轻轻抚琴,继续回忆道:“那些天我就住在隔壁,闭门不出,专心养伤,阿瑶在外给人做账房先生,每天都捎些生活品和食物回来,还总问我需要什么,待我伤好些,想为他分担些家务,但因手劲太大险些把衣服洗破,那之后仍是阿瑶洗衣做饭。他怕我无聊还为我准备笔墨纸砚。这把琴也是在阿瑶无意间知道我擅乐,特意买回,我一直白吃白住怎好意思,他就要我来他房里弹奏于他听当做房钱和饭钱。我也怀疑过他早认出蓝氏家纹,有意靠近我,但观察许久并无异样。后来我重建云深不知处,他已经认祖归宗,也是不予余力的帮我。”
                                          琴声停止蓝曦臣看向江澄似问非问的说道:“你能相信一个每天挂着笑脸给陌生人洗衣做饭百般照顾的人会是一个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的伪善之人吗?如果换一种出身是不是就不会把他逼到那般窘境?如果我早些识得他的真面目是不是就能劝他悬崖勒马?”
                                          江澄皱着眉看着蓝曦臣,想说不会,但又怕蓝曦臣听了更难受,便说道:“我…我不知。”
                                          蓝曦臣并不是真问江澄,自问自答道:“信与不信又如何,事实就摆在眼前,那日江宗主骂我骂的对,我只是不愿接受。一个人的出身与心性又有什么必然关系?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是…我难道连为失去挚友而痛苦的权利都没有吗?”蓝曦臣的声音有些哽咽。
                                          蓝曦臣眼角闪着泪光,他一闭眼泪水便顺着脸庞流下来。江澄一直看着蓝曦臣,本来就不会安慰人,见他落泪更是不知所措。江澄原先对金光瑶那种左右逢源的人就无感,只觉他对金凌还不错,后来关于金光瑶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自然是厌恶的,尤其知道金子轩的死与他有关就更觉得他是罪有应得。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毒舌的好,况且蓝曦臣心里都清楚,江澄尽量缓和的说道:“不过是因果轮回,各安天命罢了。无论他本性是善是恶,但待你确实是真心,这世间之物本就不是非黑即白,既然一切早已注定,你无需为他可惜更无需自责,记住他对你的好,并接受现实的活着便可。”江澄这话不单在劝解蓝曦臣,当年也是这么劝说自己的,但不同的是他把魏无羡的好转变成对他的恨意而活着。
                                          蓝曦臣诉说一番,又听到江澄的劝解之言,收敛些情绪说道:“我与阿瑶相遇的事从未与人讲起,就连当年大哥问道也是一带而过,今日触景生情,说了许多无用之话,让江宗主见笑了。”
                                          “无事,谁都有难以启齿却无法释怀的事,旁人如何劝解都无用,只能自我救赎,还有靠时间这一味良药。”江澄有感而发。
                                          蓝曦臣颇为认同的颔首低眉,片刻后起身说道:“我们走吧!”并往门外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3-05 22:24
                                            江澄也起身跟上,询问道:“你的伤…我现在是送你回姑苏还是…”江澄内心有些矛盾,蓝曦臣现在回姑苏,来云梦做客而受伤的事便会暴露,但此处离姑苏不远,若蓝曦臣想回去养伤也是常理之事,他不便阻止。
                                            蓝曦臣似看出江澄的心思,未等他说完便接话道:“我想在云梦养好伤再回姑苏,不知江宗主意下如何?”
                                            “你在云梦管辖区受伤,我有责任照料,只是莲花坞的药材可没有云深不知处的名贵。”江澄客气道。
                                            “但是莲花坞的伙食比云深不知处好,有助于身体恢复。”蓝曦臣为江澄找台阶的说道。
                                            “你不宜御剑,我们坐船回吧。”江澄道。
                                            “好。”蓝曦臣应道。
                                            两人走到最近的码头叫了艘船回云梦。
                                            船舱中两人又是一阵沉默,江澄心想:“一般这种情况,蓝曦臣都不会让气氛这般尴尬,看来他今天是真的没什么心情,我要不要说点什么呢,问他打算如何处置那所宅子?算了与我无关还是不要多嘴,想必他应该早有主意。”
                                            江澄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默,起身说道:“泽芜君你歇着,我去船舱外透透气。”
                                            蓝曦臣也跟上去:“我与你一道。”
                                            “你还有伤,就不要出去吹风了。”江澄阻止道。
                                            “此时的风无碍,吹吹风更清醒,也正好赏赏风景。”蓝曦臣说道。
                                            “那好,我们在外面小站片刻便进来。”江澄道。
                                            蓝曦臣跟着江澄走出船舱。
                                            “这一带的风景甚佳,原来怎么没发觉,大概是因为过去和江宗主太疏远,来这边的机会太少吧。”蓝曦臣突然为没早些和江澄交好而感到遗憾。
                                            蓝曦臣这话的语气像是在怪江澄与他太疏远,江澄尴尬的说道:“现在发觉也不晚。”
                                            “嗯,不晚。”蓝曦臣应道,并将目光从远处转向江澄,继续说道:“晚吟,以后私下里我能这么叫你吗?”
                                            “哈?!”江澄被蓝曦臣直白的话搞得不好意思,本该直接拒绝但看到蓝曦臣真诚的眼神又不忍,扭头向船舱内走去,丢下一句:“差不多该进去了。”
                                            蓝曦臣跟在后面,露出这两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两人在船舱内吃茶,蓝曦臣又恢复往常,向江澄询问着周边的风土人情。两人闲聊间船只抵达云梦码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9-03-05 22: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03-05 22:2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9-03-05 22:26
                                                  ~~~~~~~
                                                  (注:官方好像并没有交待蓝曦臣和金光瑶是在哪儿初遇的,在地图上找了半天,英山在湖北和安徽的交界处,瑶妹从小待的青楼也在湖北,就假设蓝曦臣从姑苏逃出来穿过安徽在湖北边际遇到瑶妹的吧。)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9-03-05 22: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9-03-05 2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9-03-05 23:1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4楼2019-03-05 23: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9-03-06 00:51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9-03-06 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