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吧 关注:39,752贴子:325,415

回复:【曦澄·原创】举世之双~原著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5楼2019-03-17 01:08
    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6楼2019-03-17 15:49
      来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7楼2019-03-17 15:49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8楼2019-03-17 15:49
          舅侄二人的对话,全被一旁的蓝曦臣听见,他心头用上一种陌生的感觉,有些憋闷,有些生气,自己也不清楚是种什么感觉。当他看到聂隐山拿着酒来敬江澄时,这种感觉更强烈。
          “江宗主刚才多有冒犯,我敬你以赔罪。”聂隐山说完便干了一杯。未等江澄说话,就又说道:“这一杯是敬江宗主那日的救命之恩。”说完又干了一杯。“这第三杯呢,是想向江宗主邀约一同夜猎,想让江宗主见证下我的实力,上次夜猎我还未得佩剑,所以敌不过,以后不会了。”说完把第三杯也干了。
          江澄也干了一杯,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剑名了吗?”
          “双宸chen,帝宸的宸。”聂隐山自信的说道。
          “好霸气的名字,你要给我看之物就是这双剑吧。”江澄说道。
          “正是。”聂隐山道。
          “有机会让我见识下它们的威力。”江澄顺势说道。
          “那咱们就说好了,届时一同夜猎。”聂隐山大方的说道。
          蓝曦臣全程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注意力却都在江澄和聂隐山这边。
          此时聂怀桑走过来,拉着聂隐山道:“隐山你太不懂规矩了,怎能只敬江宗主,泽芜君更应敬。”
          聂隐山这才转向一旁的蓝曦臣举杯到:“泽芜君,抱歉,怠慢了。”说完也连连干了三杯。
          蓝曦臣以茶代酒回敬,并劝道:“女孩子还是要少喝些酒。”
          “多谢泽芜君关心。”聂隐山回道。说罢依次去敬后面的各家宗主。
          金凌和聂隐山喝过一杯后,又不怕死的凑到江澄旁说道:“舅舅,你们何时一起夜猎啊,我也要去。”
          “你去干嘛?再说只是客套话你还当真了,你那么想去自己去约她啊。”江澄不以为然的说道。
          “原来舅舅不想去啊,也是,这个聂姑娘性子太刚烈,我也觉得不适合舅舅你。”金凌分析道。
          金凌这句话是蓝曦臣今晚听到的唯一能缓解心情的话。
          “你个小孩子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江澄又说教起金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0楼2019-03-17 20:06
            蓝曦臣忽想起今日还未敬过江澄,拿着茶杯叫到:“江宗主,我敬你,方才议会时…”
            还未等蓝曦臣说完,江澄咳嗽两声以提醒蓝曦臣不必再说,他不想有人听到。
            “泽芜君,你的…”江澄本想问蓝曦臣的伤如何,但一想这件事也不宜让人知道,便改口道:“无事,泽芜君我们喝酒。”说罢干了手中的酒,江澄突然觉得怎么和蓝曦臣之间有这么多旁人不知的秘密,心头竟有些窃喜。
            金凌听着这两人都是欲言又止的对话,觉得一头雾水,也就不再注意这边,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享用美食。
            蓝曦臣喝完一杯茶又道:“江宗主,我看聂姑娘好像格外中意你,她也是可塑之才,若有机会还请好好指教一二,将来她定能成为仙家之中不可多得的女中豪杰。”
            江澄心想:“蓝曦臣果然很在意聂隐山,他不是误会我和她之间有什么吧。”
            江澄解释道:“小姑娘刚从山上下来,没见过世面,只是那日碰巧被我救下,若是她日后见识到泽芜君的厉害,估计会更加崇拜。”
            听江澄这么说蓝曦臣心中舒坦了许多,笑着压低声音凑到江澄身边说道:“此话从晚吟口中说出,太没有说服力了,毕竟你是见过我最不堪的人,你可得替我保守秘密。”
            江澄被蓝曦臣的话逗乐了,拿起酒杯半开玩笑的说道:“泽芜君放心,以此酒为誓。”说完把手上那杯酒喝了。
            蓝曦臣也拿起茶杯拱手笑着说道:“那就多谢江宗主了。”
            蓝曦臣和江澄互动一番后一晚上郁郁的心情总算得到缓解。而他们的互动全被主桌的聂怀桑看在眼里,要说察言观色、揣摩人心,过去金光瑶第一,那么现在聂怀桑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当年在大家都觉得忘羡二人水火不容时,只有他察觉到两人间微妙的不同。此时他好像从蓝曦臣和江澄之间也感觉到了那丝微妙,但不能确定,因为无论是蓝曦臣还是江澄会DuanXiu之癖都无法叫人相信,尤其过去蓝曦臣和金光瑶交好,他也经常一起,从没察觉蓝曦臣有过那方面的喜好,两人之间只是纯粹的兄弟情,如果蓝曦臣有龙阳之好,金光瑶应该比江澄更适合。再说江澄,都知道他最受不了忘羡二人黏在一起。从小和魏无羡一起长大,身边有个弯的都没变掰弯,不愧是宇宙第一直。但他俩之间现在这种冒着粉泡的气息是怎么回事呢?聂怀桑不解的喝着酒。他现在能确定的是聂隐山喜欢江澄,但江澄似乎没有自知。
            临近晚宴结束聂怀桑作为新一任仙督,宣布欲在下月初一办场围猎活动,地点还是选在百凤山,并表示全权交给他请大家放心。
            各家留宿一晚,第二日早膳后便各自回府,等待下月围猎再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1楼2019-03-17 20: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2楼2019-03-17 20: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3楼2019-03-17 21: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4楼2019-03-18 20: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5楼2019-03-18 20:44
                      看来我是第三?不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6楼2019-03-18 20: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7楼2019-03-18 20: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8楼2019-03-19 09:12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9楼2019-03-19 20:50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0楼2019-03-19 20:54
                                (二十七)「魏婴穿蓝氏家服配蓝湛出席家宴」
                                中秋佳节当天,忘羡两人出游半月回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为了出席晚上蓝家的家宴特地午饭在山下吃的超饱。
                                魏无羡打着嗝对蓝忘机撒娇道:“蓝湛你走慢点,我走不动了,撑死了。”
                                蓝湛走回来拉着他道:“谁让你吃那么多。”
                                “还不是因为你们的家宴‘太好吃’了吗,我不提前做点准备怎么行。”魏无羡无辜的说道。
                                “那也不能把自己撑坏了。”蓝忘机其实是心疼魏无羡。
                                “你陪我去玩会儿兔子吧,消消食。”魏无羡道。
                                蓝忘机:“嗯”。
                                魏无羡和蓝忘机到兔子窝时,思追和景仪也在。两小辈看见他俩拱手道:“含光君、魏前辈。”
                                “思追、景仪,我们不在的时候辛苦你们照顾这些小可爱了。”魏无羡道。一只全体白玉的兔子跑到他脚下,他蹲下来拎起来说道:“这不是金凌的珍珠吗?他最近来过吗?”
                                “没有来过。”思追回道。
                                “不过我们有有约着一起夜猎,并且还听他说了些不得了的事…”景仪补充到。
                                “景仪,不可在人后耳语。”思追阻止景仪道。
                                “你们这样太不够意思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快和我说说。”魏无羡凑热闹的问着。
                                蓝景仪还是不说话 看向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
                                魏无羡看出景仪的顾虑,转头对蓝忘机说道:“含光君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些私事要和孩子们说。”魏无羡边说边一手揽住一个孩子往一旁走去。
                                蓝忘机也后退了几米看着不远处蹲着围在一起的三人。
                                “景仪现在可以说了吗?”魏无羡问道。
                                景仪压低声音说道:“那天和金凌一起夜猎,他跟我们说泽芜君在莲花坞住的那几日,直接叫江宗主‘晚吟’,并且江宗主还很听泽芜君的话,他俩还总是形影不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1楼2019-03-21 22:35
                                  “其实泽芜君待人一向温和,和江宗主相处一周多,两人变得熟络也很正常,上次在莲花坞的宴会上泽芜君不是还主动吹箫助兴了吗?我看是你和金宗主过分大惊小怪了。”思追辩解道。
                                  “谁不知道江宗主是出了名的难相处,和含光君也差不多,短短几天就和泽芜君变得无话不谈,还能让泽芜君送他墨宝挂于卧室,这事真的很不得了了,是不是魏前辈?”景仪问着魏无羡。
                                  “嗯,确实‘很不得了’,但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含光君和江澄两人差很多的。”魏无羡说道,“好了,你们在背后议论江宗主和泽芜君的事我会替你们保密,但你们以后也不许再议论此事,万一被含光君或泽芜君或者江宗主听见,我可救不了你们。”
                                  “知道了,魏前辈。”两人不约而同道。
                                  “我要回去午睡了,晚上家宴见。”魏无羡说罢,起身跑向不远处的蓝湛。
                                  “他们刚才同你说了什么?”蓝忘机不是想让魏无羡告两个小辈的状,而是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才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金凌和他们说江澄和大哥好像变得十分要好,以大哥的性格这是很正常的事情。”魏无羡从不隐瞒蓝忘机什么,如实答道。
                                  “嗯”蓝忘机应道,也不再说话。
                                  对于景仪刚才说的蓝曦臣和江澄交好,他到不觉很不可思议,江澄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年少时两人恨不得揽月同行,江澄当年也是能和一群少年疯闹成一片,和蓝湛从小就孤僻不同。江澄变成现在这样其实他也有一定责任,蓝湛是不想也不需要与人深交,而江澄兴许是渴望却害怕与人交好,怕受伤怕被背叛,所以刻意与每个人都保持距离,并且本来就脾气差还毒舌,自然没几个人能懂江澄的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2楼2019-03-21 22:35
                                    “但我无法再回到江澄身旁,这一世我要用来陪蓝湛,比起江澄,我欠他的更多,最重要的是我爱蓝湛,离不开他,只希望江澄也能找到属于他的这么一个人。”魏无羡想着已经和蓝忘机回到静室。
                                    一进房间,魏无羡便回身抱住蓝忘机,主动献吻,很热烈的吻。蓝忘机能感觉到此刻魏婴需要他,想要他,于是顺势抱住他异步到床边,把魏无羡按倒在床上,全程两人的亲吻没有间断,蓝湛边扒去魏婴的衣裳边继续与他舌唇缠绵。激情过程中为了不耽误晚上的家宴,蓝湛尽量减轻力道,在两人释放过一次后,魏婴仍表现出欲求不满,一再挑逗他。蓝湛压住欲望说道:“魏婴,我不想你晚宴时下不了床,晚上再继续。”
                                    魏无羡也知道蓝湛宠溺他,平时从不强迫他参加家中活动,但既然已结成道侣,为了礼数重要节日的家宴还是需要出席。想到这些,魏无羡才又亲了蓝忘机一下后,抱着他老实午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9-03-21 22:38
                                      两人走在路上,凡是碰到的人都会看魏无羡几眼,魏无羡得意的对身边的蓝忘机道:“看来我穿蓝氏家服真的很好看呀,和你并肩同行有没有蓝氏双壁的即视感啊,哈哈。”
                                      魏无羡正说着便碰到从另一条路走来的蓝曦臣。
                                      “大哥”。“兄长”两人道。
                                      “忘机,还有…无羡?”。蓝曦臣也多看了魏无羡两眼,又道:“无羡你与这身蓝氏家服十分相衬。”
                                      “大哥也这么觉得,我也没想到这衣服上身效果这么好,哈哈。”魏无羡说道。
                                      一旁的蓝忘机却面露异色。
                                      “对了,你们一直在外,初八选定仙督后,怀桑决定下月初一举办围猎,地址选在百凤山,按理忘机你应与我一道前去,不知无羡是否愿意同去?”
                                      “我要去。”魏无羡毫不犹豫的答道。百凤山可是他和蓝湛初吻的地方,故地重游想想就兴奋。
                                      来到宴厅前蓝曦臣道:“我们快进屋吧,叔父和各长老已经就坐。”。
                                      三人进屋和各长辈行礼后就坐,魏无羡坐在蓝忘机旁边,也许是身着蓝氏家服,头系抹额的原因,魏无羡家宴中十分规矩,蓝启仁也终于看他顺眼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6楼2019-03-21 22:40
                                        终于更啦!!!!


                                        收起回复
                                        297楼2019-03-21 23:5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8楼2019-03-22 06:4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9楼2019-03-22 13: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0楼2019-03-22 20:0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9-03-22 21:51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2楼2019-03-22 21:51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3楼2019-03-22 22:17
                                                      (二十八)「中秋佳节曦澄互送点心」
                                                      终于挨到家宴结束,蓝忘机本想拉着魏无羡直接回静室,但蓝曦臣上前邀请道:“忘机、无羡,现在尚早,不如我等一同去亭中赏月吃茶点?”
                                                      魏无羡刚才家宴没吃饱,听到有茶点,高兴的答道:“好啊。”
                                                      蓝忘机也跟着来到凉亭。三人坐下,蓝曦臣唤人拿来一壶茶和一大盒点心。魏无羡不客气的打开拿起一个就吃,咬了一口惊讶道:“荷花饼?”魏无羡看向蓝曦臣意在发问。
                                                      蓝曦臣笑着道:“无羡一口就吃出来了啊,是晚吟下午让门生捎回来的。”蓝曦臣兴许是太开心不由自主的用到“晚吟”。
                                                      魏无羡到没在意这个称呼,却从蓝曦臣的话里听出另有隐情,心想:“‘让门生捎回来’什么意思,难道蓝曦臣让门生给江澄送了什么,江澄才让门生捎回荷花饼做回礼?”
                                                      魏无羡猜的不错,今天一大早蓝曦臣就唤来门生,把他昨日特意在山下买回的几坛天子笑和几盒苏轼月饼送去莲花坞。江管家把这些交给江澄时,江澄又惊又喜,叫江北怀拿着荷花饼快快追上蓝家门生,让他带回云深不知处。
                                                      “兄长、蓝湛你们也吃啊。”魏无羡说着拿起两块分别递给他俩。
                                                      两人动作统一的小口吃着,很久才吃完一个。蓝曦臣称赞道:“此饼甜而不腻,吃罢荷花香气仍回绕于口中。”
                                                      “云梦人家每逢荷花期快过时,都会采些新鲜荷花来制作各种荷花口味的小食,但我还是最爱吃这荷花饼…”说道这里魏无羡突然想到:“难道江澄还记得,所以捎来也有给我吃的意思?”这么想着,魏无羡内心有点波动。
                                                      “蓝湛,要不给你叔父他们也送些尝尝?”魏无羡对蓝忘机说道。
                                                      蓝忘机知道魏无羡现在这么说是有意支开他,于是信任的回道:“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9-03-24 22:01
                                                        待蓝忘机离开后,魏无羡问蓝曦臣道:“大哥觉得江澄如何?”
                                                        蓝曦臣对于这个问题有点意外,回道:“我上次便与无羡说过江宗主人很好,虽然外界都评价他孤傲,但其实他内心十分善良柔软。”
                                                        魏无羡心想:“太好了,大哥果然了解真实的江澄。”于是又表情严肃的对蓝曦臣道:“大哥,我有一不情之请。”
                                                        看到魏无羡这般严肃,蓝曦臣也认真的回道:“无羡请讲,只要我能做到,必当尽力。”
                                                        “既然大哥也认同江澄,可否与他交个朋友,虽然我无权干涉大哥与谁交好。”魏无羡道。
                                                        “无羡多虑了,我与晚吟已是朋友…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蓝曦臣有些心虚的回道。因为江澄怎么想他并不清楚,毕竟那晚还说过两人并不熟的话。
                                                        “大哥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既然江澄能与你下棋、同游还交谈胜欢,就表明也把你当朋友,但他一向口是心非,还请大哥你多主动一些。“魏无羡解释道。
                                                        听见魏无羡这么说,蓝曦臣有些感慨的说道:“无羡这么关心晚吟,我住莲花坞时,晚吟也总提起你,你们相互在意对方,难道就不能和好如初吗?”
                                                        魏无羡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叹息道:“我们回不去了。”这时他瞟见蓝忘机的身影从远处走来,回头对蓝曦臣又道:“总之江澄就拜托大哥了。”说罢起身迎上蓝忘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5楼2019-03-24 22:02
                                                          “蓝二哥哥我们回屋吧!”魏无羡又恢复以往的嬉笑说道。
                                                          “嗯。”蓝忘机回应。
                                                          两人向蓝曦臣道晚安便一同回到静室,没等上床,蓝忘机便迫不及待执行下午答应魏无羡的事,可怜的蓝氏家服就这样做了地板上的床单。蓝忘机边卖力,边欣赏着穿着蓝氏家服秀色可餐的魏无羡,心中霸道的想着:“这样的魏婴只能我看”。那晚之后蓝忘机就把魏无羡这套蓝氏家服雪藏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6楼2019-03-24 22:03
                                                            忘羡走后,蓝曦臣一人坐在亭中又细细品尝了一块荷花饼,罢了起身看着空中的圆月心中不仅想到:“如果晚吟也在就能一同赏月了,他现在在做什么呢,是在喝我送的天子笑,吃我送的月饼吗?”随即取出裂冰吹奏了一段。
                                                            莲花坞的凉亭中,“阿嚏~”正在赏月的江澄打了个喷嚏。
                                                            午膳办完金氏家宴,晚上特地赶来莲花坞的金凌对他说道:“舅舅有人在想你,估计是给你送月饼的泽芜君。”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江澄不乐意的说道。
                                                            “不过这苏轼月饼就是好吃,每年泽芜君都会让人给金麟台送些,我还以为今年吃不到了,没想到来舅舅你这也能吃到。”金凌边吃边说。
                                                            “这么爱吃,以后给你多买些。”江澄道。
                                                            “不不,这种东西就要在特定的节日,还得是别人送的才香。”金凌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发现你越大事儿怎么越多了。”江澄道。
                                                            “舅舅,这叫仪式感,你懂吗?”金凌继续说道。
                                                            “我不懂,你懂,你最懂。再那么多废话就别吃了,这也不是送你的,你姑苏的玩伴怎么没送给你?”
                                                            “舅舅,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明年开始就让思追和景仪一人送我一份,哈哈。”金凌笑着道。
                                                            江澄喝着天子笑,摇头笑笑不再说话,看着空中的圆月,心中不仅想着:“若是蓝曦臣在他会吹奏一曲吧,不知道荷花饼他爱不爱吃,不过有个人爱吃定不会剩下。”
                                                            虽然身处异地,却天涯共此时。同赏一轮中秋月,并相互念着对方,两人并未意识到,不知从何时起都已经将彼此放在了心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9-03-24 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