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吧 关注:39,859贴子:328,411

回复:【曦澄·原创】举世之双~原著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估计各位等车要等着急了吧,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0楼2019-07-12 22:50
    今儿在阿拉善,信号很难找啊,明儿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6楼2019-07-16 22:40
      江澄突然停下脚步,蓝曦臣回头担心的问道:“晚吟是后怕了吗?但我们已结为道侣…”
      江澄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看向蓝曦臣。蓝曦臣突然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
      “你干什么,放开。”江澄挣扎着。
      “不放,就算被天下人诟病,我也会挡在你前面牢牢抱住你护着你。”蓝曦臣深情的说道。
      年少时的江澄好胜心强,在意外界的评价。可如今的三毒圣手是什么人?何时怕过他人的闲言闲语,自从那夜江家被灭,他便不再争什么虚名,而是靠实力立足于百家。但蓝家不一样,做为世家楷模,出了一对蓝忘机和魏无羡就算了,蓝曦臣也这样,肯定少不了被人耳语,会对蓝家的声誉造成不小的影响。那日蓝曦臣说要让蓝家认可他们,便是为了用蓝家替他去抵挡一些外界的风言风语,这些江澄都明白。紧紧抱着他的这个人总是能碰触到他内心深处最柔软处并将他融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7楼2019-07-19 00:07
        “他皎皎君子蓝曦臣都不怕,我怕什么!”江澄心想着,伸手回抱住蓝曦臣,小声叹口气道:“我江某在你泽芜君眼中就这般弱不禁风吗?”
        蓝曦臣知道这是他爱人特有的撒娇方式,加大拥抱力度以做回应。
        江澄满眼柔情的说道:“行了,这路上来往人多,快收起你们蓝家的怪力。”
        江澄被蓝曦臣放开,朝反方向走去。
        “晚吟,寒室在这边啊?”蓝曦臣叫住他。
        “不去你房间了,陪我去一趟你叔父那里吧,给他老人家添了这么大麻烦,回莲花坞之前去向他请个安。”江澄边走边说道。
        蓝曦臣温柔的看向前方的江澄笑了笑,三两步便追了上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8楼2019-07-19 00:07
          从蓝启仁那里出来,蓝曦臣直接把江澄送到山门前,金凌已等候与此,看见他们拱手道:“舅舅。泽芜君。”
          “臭小子,就知道到处乱跑?”江澄不忘教训金凌。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金凌委屈的说道。
          “我能有什么事,听说你是这里的常客,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江澄略带嘲讽的说道。
          一旁的蓝曦臣忍不住笑着说道:“阿凌的确不是外人啊。”
          “你…”蓝曦臣此话不假,江澄不占理,气的不知该说什么。
          蓝曦臣看到江澄生气的样子,甚觉可爱,想一把将他拥入怀中,但还是克制住,从袖中取出两枚玉令,递给江澄和金凌,并温柔说道:“晚吟不要生气了,这个给你和阿凌,以后云深不知处也是你们的家。”
          金凌开心的接过玉令道:“多谢泽芜君。”他早就找思追要过,但通行玉令只有宗主有权利发放,以后他都可以自由出入这里了。
          江澄看着蓝曦臣手中的玉牌却迟迟不接,心想:“这个可恶的蓝曦臣,这才结为道侣第一天就总是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以后还了得,我的心脏受不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9楼2019-07-19 00:08
            蓝曦臣看出江澄的害羞,伸手抬起江澄的一只手,把玉令放在他手中,并顺势握住,笑着对他说道:“这样会方便许多,晚吟也收下吧!”
            金凌看见他俩一系列动作,没忍住笑出声,江澄回过神慌忙抽回被蓝曦臣握住的手,尴尬的说道:“那,我们就告辞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
            “泽芜君告辞。”金凌向蓝曦臣拱手道。
            “阿凌,过几日正月十五,我会带思追他们一同去云梦赏灯会。”蓝曦臣此话也有说给江澄听的意思。
            “那太好了,到时候等着你们。”金凌高兴的应道,随后转身追上慢慢走着的江澄。
            蓝曦臣站在门口,满脸温情的目送着他们,直到那个紫衣消失在他视线才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0楼2019-07-19 00:08
              (七十一)「金凌对舅舅所为表示认可」
              天气寒冷,江澄和金凌乘船回云梦,路上金凌忍不住好奇心问道:“舅舅,你…和泽芜君在一起了?”
              江澄一直等着金凌发问,但被问得如此直白还是呛住:“咳咳,谁…谁告诉你的?”
              “那天听蓝景仪说你和泽芜君一起在他们蓝家祠堂罚跪,并跪了三天三夜,这很容易联想啊,要不然你堂堂江家家主为什么要跪他们蓝家祠堂呢?”金凌解释道。
              江澄黑着脸心想:“好个蓝景仪,蓝家不是严禁背后语人是非吗,看来下次要让蓝曦臣狠狠罚他们才能长记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5楼2019-07-22 23:02
                不等江澄回答金凌继续说道:“并且方才我看泽芜君腰间居然系着清心铃,而舅舅腰间则挂着泽芜君过去一直随声佩戴的玉佩,还有泽芜君那发型。舅舅你和泽芜君不会已经私相授受了吧?”
                “噗,你个死孩子怎么说话呢,我们昨晚什么也没做,你想什么呢,再说蓝老先生都已经认同了,怎么在你那就成私相授受了?”江澄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俩已结为道侣,你作何感想?”
                “我觉得很好啊,泽芜君那么优秀的一个人。”金凌兴奋的说道。
                “你这话的意思是你舅舅我不优秀了?”听见金凌这么说江澄像松了口气,调侃道。
                “当然不是了,就是因为舅舅你本来就很优秀,只有像泽芜君那般同样优秀的人才能配得上你啊。”金凌夸张的说道。
                “这么久没怎么管你,这拍马屁的功夫长进不少,和谁学的。”江澄给金凌一记白眼。
                “我说的都是真的呀,不要在意那些世俗的眼光,人生短暂要做自己。你俩在一起这叫强强联合,还有含光君和大舅,双壁加双杰,那就是举世之双啊。”金凌越说越没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6楼2019-07-22 23:02
                  “****嘴吧,这话怎么听也不像你会说的话,‘举世之双’?说,这些都是谁教你的?”江澄看向金凌。
                  金凌心虚的说道:“真的没谁教我,是我自己这么觉得的啊…”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不过你何时和他这么熟了,这‘大舅’也是越叫越顺口啊!”江澄冷哼道。
                  “哎,人要向前看嘛,不要总活在过去,更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更何况真真假假、恩恩怨怨谁又能说清呢。学会放下,自己也能得到快乐。”金凌认真的说道。
                  “嗯,不错,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上次给你看的那几位仙子如何,中意谁?”江澄话锋一转。
                  金凌撅着嘴道:“不要,我还没玩够呢?”
                  “你说什么?”江澄呵斥道。
                  “我和思追景仪都说好了,要一辈子三人一同夜猎,才不要成婚呢!”金凌不开心的说道。
                  江澄严肃的说道:“你和他们能一样吗,你是家主,有更多的责任和…”
                  不等江澄说完金凌就激动的说道:“舅舅你不也是家主吗,还有泽芜君,你们都能随心所欲,我为何不能,反正就是不成亲,女子什么的麻烦死了。”说罢便跑出船舱。
                  江澄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心想:“金凌和两家那两个小子不会也有什么吧,这蓝家是故意的吧,尽找我们江家人下手,唉,金凌的事慢慢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7楼2019-07-22 23:02
                    今儿内容有点少,最近每天都写游记,真是没空写文啊,感谢给位的耐心等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2楼2019-07-22 23:46
                      我是不是很多天没有更新了啊…争取周六晚上更。晚上和母上大人视频聊天,无意间得知她老人家居然也在追陈情令,还找我要腾讯VIP账号要看魔道祖师的动画片,很是惊讶啊,看来现在魔道是大火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8楼2019-07-27 00:18
                        抱歉,这次拖了这么久才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5楼2019-07-30 00:11
                          「上元节的团圆饭」
                          上元节当日,蓝曦臣一行人坐船抵达云梦时已接近酉时,江澄和金凌在码头等候多时。
                          蓝曦臣走在最前面,他几日不见江澄盛是想念,远远看到江澄便激动的快步走上前含情脉脉唤道:“晚吟…”
                          江澄眼中闪过一丝波澜,但看到蓝曦臣身后一行人又马上恢复平静,冷冷道:“怎么才来。”
                          不等蓝曦臣回道,紧跟其后的魏无羡接话道:“没办法,谁让我不能御剑呢,并且这大冷天我也不想在天上飞着,要是冻感冒了我家含光君可是会心疼的。”说着挽起身旁的蓝忘机。
                          “死给”江澄横他一眼低声说道。
                          “诶,江澄,这话说的,像你不是的似的。”魏无羡反驳道。
                          “你…”江澄无言以对,蓝曦臣缓和道:晚吟,我们接下来去哪?”
                          “我在巷口那家酒楼订了雅间,我们先随便吃点东西再去灯会吧。”江澄道。
                          “不去莲花坞用膳吗?”魏无羡问道。
                          “人都在镇上逛灯会,谁给你做饭?”江澄道。
                          魏无羡记得年少时,老江宗主在时每年上元节,都会在莲花坞挂满灯笼,并摆上流水席,谁都能进去喝上一杯,十分热闹。不过现在就江澄一人确实不如给大家放个假,自由在街上找找乐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6楼2019-07-30 00:11
                            一行人跟着江澄进了酒楼,曦澄忘羡四人入座,江澄和蓝曦臣坐主席,蓝忘机坐在蓝曦臣旁边,魏无羡自然挨着蓝忘机坐。三个小辈站在一旁,蓝曦臣道:“今日便餐,老幼不必分席,你们无需拘束,也入席吧。”
                            “多谢泽芜君。”三少年道。
                            “金凌来坐这里。”魏无羡招呼着。
                            金凌坐在魏无羡旁边,蓝思追挨着金凌坐下,蓝景仪坐在蓝思追旁边。这是个八人桌,蓝景仪和江澄之间正好隔着一个空位。江澄冷眼横扫了一下身旁的空位和蓝景仪,蓝景仪又默默的将身体向蓝思追那边移了移。
                            “金凌有没有想我啊?”魏无羡揉着金凌的头说道。
                            “前些日不是才见过吗?”金凌不以为然道。
                            “这都十来天了,想就是想,不要学你舅舅口是心非的样子,小心讨不到老婆。”魏无羡轻轻拍着金凌的肩头道。
                            “谁…谁要讨老婆了…”金凌脸红的回道,不由的偷瞄身旁的蓝思追。蓝思追只微微一笑。
                            一旁的蓝景仪勉强憋住笑意,又被江澄瞟了一眼。蓝景仪真想和思追换个位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7楼2019-07-30 00:11
                              这时菜也上齐了,江澄点的菜大部分都很清淡,几道辣菜都摆在魏无羡面前。
                              “赶紧闭嘴吃饭吧。”江澄对魏无羡道。
                              “这么多菜不来点酒怎么行,江澄陪我喝几杯吧!”魏无羡道。
                              “不喝,吃完饭还要去灯会。”江澄回道。
                              “你不喝,那就让泽芜君替你陪我喝吧!”魏无羡看向蓝曦臣。
                              蓝曦臣笑而不答,江澄皱着眉道:“就你事儿多,先说好只喝几杯。”江澄想起上次蓝曦臣喝多的样子,可不敢再让他喝酒了。
                              “行,我俩一共只喝一坛如何。”魏无羡说罢便叫小二上了一坛酒。
                              魏无羡边倒酒边对身边看着他的蓝忘机道:“放心,我不多喝。”
                              吃饭间只听见魏无羡不停说话,江澄和金凌偶尔搭腔,其余四人继续着食不语的家族作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8楼2019-07-30 00:12
                                这顿便餐很快结束,几人走出酒楼,魏无羡在最前面,一戴黑色帷帽的人朝他走去,蓝忘机上前护住魏无羡,警惕道:“何人?”
                                “公子是我。”此人撩起纱帘道。
                                “温宁啊,你怎么这副打扮。”魏无羡上前一步道。
                                “嗯…”温宁欲言又止。
                                蓝景仪替他回答道:“我们几个想着这样遮住面部他就可以随意行走与人群中了啊。”
                                “哈哈,服了你们这些孩子了。”魏无羡笑着说道。
                                “哼,欲盖弥彰…”走在后面的江澄小声嘀咕着,在幻境中看到过去的真像后,他对温宁的心情便更复杂了。
                                这时蓝曦臣从后面温柔的用手抚上江澄的背,江澄感受到蓝曦臣的手温,心中的阴霾瞬间散开,心想:“过去那么久的事还纠结什么,现在身边不是有了这么一个人陪伴吗。”
                                蓝曦臣安抚完江澄对蓝思追道:“思追接下来你们不必跟着我们,自行安排吧,记得按时回莲花坞便可。”
                                “多谢泽芜君。”蓝思追回道。
                                “温宁我们走吧。”蓝思追对温宁说道。
                                “公子…我…”温宁对魏无羡道。
                                “哦,你去吧。”魏无羡道。
                                “舅舅,那我和他们去玩了。”金凌跟江澄打招呼道。
                                “别闯祸。”江澄道。
                                “舅舅我都多大了,不会的”。金凌不乐意的回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9楼2019-07-30 00:12
                                  要更的,昨儿七夕本打算更新,新疆这边天黑太晚,赶路到酒店已经十二点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4楼2019-08-08 20:52
                                    我也很想赶紧更新完结,情节在脑中反复过,就是没时间写,每天到宾馆都晚上十点了,还要记录每天行程内容。等过几天离开新疆了,应该会好些吧 ,让各位久等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9楼2019-08-11 22:39
                                      好久没更文,感觉要被遗忘了…今儿周末,无论多少,必须更新一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59楼2019-08-23 22:43
                                        (七十三)「少年们的猜测」
                                        少年们走出一段距离后蓝景仪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景仪你怎么了,晚膳时便发觉你面有异色。”蓝思追关切的问道。
                                        “八成是吃坏肚子了吧!”金凌猜测道。
                                        “你才吃坏肚子了呢,还不是因为你舅舅江宗主。”蓝景仪回道。
                                        “我舅舅怎么了?”金凌道。
                                        “你们刚才没看到他那眼神吗?简直能杀人。”蓝景仪夸张道。
                                        “没有。”蓝思追和金凌异口同声道。
                                        “啊!难道江宗主就对我一人横眉冷对吗?为什么呀?”蓝景仪不解道。
                                        “你肯定哪里不小心得罪我舅舅了。”金凌道。
                                        “那完了…”蓝景仪露出一副可怜样。
                                        “从前不见你怕我舅舅,现在这是怎么了?”金凌问道。
                                        “现在和从前不同,从前江宗主从不过问他族之事,但现在他和泽芜君关系非同一般,估计我们蓝家小辈也要受他管教。况且江宗主若向泽芜君告个状,我岂不是惨了。”蓝景仪分席道。
                                        “江宗主应该不会做那等事。”蓝思追道。
                                        “理论上来说我舅舅确实不是那种人,但他和泽芜君已经结为道侣,日常无意间提起什么也是有可能的。”金凌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0楼2019-08-23 22:43
                                          “什么…”这次蓝思追、蓝景仪、温宁三人都惊讶道。
                                          “什么什么?”金凌诧异的看着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
                                          “就是,你刚才说什么…结为道侣…”蓝景仪不可思议道。
                                          “对啊,我舅舅和泽芜君已经结为道侣,你们不知道吗。”
                                          三人齐刷刷的摇头。金凌心中有一丝得意,想:“还是舅舅对我最坦诚,什么都告诉我。”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他们两情相悦,结为道侣不是正常之事吗?”金凌淡定的说道。
                                          “你倒是很淡定啊。”蓝景仪道。
                                          “要不然呢?”金凌反问,又接着说:“有泽芜君陪着舅舅我也放心了。”
                                          “像含光君和魏前辈一样余生有彼此做伴,确实挺好。”蓝思追道。
                                          “江宗主虽然脾气差了点,但为人和修为还是没话说的。”蓝景仪道。
                                          “我舅舅本来就很好啊。”金凌道。
                                          “景仪不可背后议论他人。”蓝思追警告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1楼2019-08-23 22:45
                                            “嗯,魏前辈和含光君一同住在云深不知处,你们觉得会是江宗主来云深,还是泽芜君去莲花坞呢?”蓝景仪话锋一转问道。
                                            “我舅舅肯定不会丢下莲花坞的事务不管,估计是泽芜君来莲花坞吧!”金凌道。
                                            “但我觉得泽芜君也不会不顾云深不知处,况且蓝老前辈也不会允许。”蓝思追道。
                                            “那他俩不能朝夕相对,岂不是很辛苦,其实最辛苦的应该是蓝老先生吧…”蓝景仪道,顿顿又道:“什么呀,我当然知道两位宗主都不可能丢下自己的家族了,其实我想问的是你们觉得两位宗主会是谁‘娶’谁呢,嘿嘿。”蓝景仪“奸笑”着问道。
                                            “当然是我舅舅娶你们泽芜君了。”金凌不假思索的说道。
                                            “我到觉得是泽芜君娶江宗主,因为泽芜君比江宗主大啊。”蓝景仪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2楼2019-08-23 22:46
                                              “年龄能说明什么,我舅舅才不可能嫁到你们蓝家呢,泽芜君嫁来莲花坞还差不多。”金凌坚定的说道。
                                              “夷陵老祖都嫁到我们蓝家了,你舅舅怎么就不可能了。”蓝景仪道。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金凌不依不饶道。
                                              “……”
                                              两人争执不休,突然金凌问道:“温宁,你说,会是谁娶谁?”
                                              “嗯,这个…我也…不知…”温宁吞吞吐吐的说道。
                                              蓝思追忍不住制止道:“好了,你们就不要为难温宁了,也不要再争执了,两位宗主都是男子,哪里存在谁娶谁,再则,只要两人心意相通,谁主谁客有那么重要吗?”
                                              两人停止争论,金凌道:“就是,蓝景仪都怪你那奇怪的问题,被你带偏了,也难怪我舅舅会对你冷眼。”
                                              “我怎么了…”蓝景仪不服气的说道。
                                              “好了,我们快去看灯会吧。”蓝思追劝阻道。
                                              金凌和蓝景仪停止争吵跟着蓝思追并加快了脚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3楼2019-08-23 22:47
                                                今儿从凌晨四点半开始爬华山,下午十点半才回酒店,整整十二个小时,北峰、中锋、东峰、南峰、西峰全爬到,要累残了。但今儿周末还是要尽量更新一下,半小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2楼2019-08-30 20:52
                                                  (七十四)「以灯谜表达心意」
                                                  另一边,待少年们离开后,魏无羡道:“现在就我们四个了,江澄你还安排什么乐子了呀?”
                                                  “你最大的乐子不就在身边吗?”江澄回道,并往人群走去,蓝曦臣笑着跟在后面。
                                                  “说的对哦…蓝湛走,寻乐子去!”魏无羡说着也拉着蓝忘机走到江澄前面。
                                                  蓝忘机被魏无羡拉着走在前面,蓝曦臣陪江澄慢慢走在后面。两两之间拉开一些距离又在视线范围内。
                                                  街市两旁的树上都挂满了灯笼,一副火树银花的景象。其中一颗参天大树下围满了人。凑热闹的事魏无羡定不会放过。
                                                  “蓝湛,走我们也去瞧瞧。”魏无羡对身旁的蓝忘机说道。
                                                  “嗯。”蓝忘机温柔的应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3楼2019-08-30 21:39
                                                    走在后面的蓝曦臣终于能和江澄单独说说话,温柔道:“晚吟,你觉得我这发鬓梳的如何?”
                                                    江澄侧目看了蓝曦臣一眼,他正深情的笑看着自己,江澄立马避开眼神道:“挺…挺好的…”
                                                    “可我觉得还是晚吟梳的好,这些日每每束发时都会忆起晚吟为我束发的那个清晨,应该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不知晚吟可有想我?”蓝曦臣诉说着对江澄的想念。
                                                    江澄对于这些直白的情话全然招架不住,干脆转移话题道:“魏无羡他们在看什么,我们也去看看。”然后快步逃开。
                                                    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背影笑了笑也默默的跟过去。
                                                    那颗大树远看是一颗,走近才发现是一颗连理树,两棵树枝叶交织在一起不分你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4楼2019-08-30 21:40
                                                      魏无羡指着树上的灯笼问身旁一位女子道:“这位姐姐请问为何大家都聚集于此树下,其它树上不也同样挂满灯笼吗?”
                                                      那女子看魏无羡生的俊俏有些脸红道:“虽然整条街的树上都挂满灯笼,但唯有这颗连理树上的灯谜与情爱相关,羞于启齿的少男少女们便想借此树上的灯谜赠予心上人以示情意。”
                                                      “这样啊,那我也要摘一盏看看是何谜。”魏无羡仰头看了一圈树冠后对蓝忘机撒娇道:“蓝二哥哥,我要最高的那盏红色灯笼,你帮我摘下来呗。”
                                                      “嗯。”蓝忘机应声后一个腾空跃起,轻轻松松把那支最高的灯笼摘下递给魏无羡。动作潇洒帅气,许多女子投来爱慕的目光,蓝忘机目无斜视只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接过灯笼,拆开下端的纸条读到:“星星来了太阳走,歹徒持匕很嚣张,二儿相依成空空,每在心旁啥感觉,王在人下不见天,点点力量聚成海,十月相倚又相伴,一人打小爱戴帽。”
                                                      魏无羡读完又把纸条折起来,对蓝忘机道:“蓝湛这谜底确能代表我的心声。”
                                                      蓝忘机握住魏无羡提着灯笼的手与之对视道:“吾已然。”
                                                      两人亲昵的举动又引来周遭女子们的低语,两人皆置之不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5楼2019-08-30 21:40
                                                        江澄有些看不下去,打算离开,蓝曦臣叫住他道:“晚吟不打算摘一盏灯吗?”
                                                        江澄本想直接拒接,但蓝曦臣眼中的期待与渴望,让他有些不忍,便只得低头沉默。
                                                        蓝曦臣看出江澄的犹豫,接着说道:“晚吟想要哪盏,我为你摘。”
                                                        “不必。”江澄边说边伸手摘下最近的一盏紫色灯笼。拆开灯谜看完,脸红的收起,把灯笼塞给蓝曦臣。
                                                        蓝曦臣接过灯笼明知故问道:“赠予我?”
                                                        “爱要不要。”江澄丢下一句话便快步走开了。
                                                        蓝曦臣拆开灯谜看到上面的字开心的笑了:
                                                        “共同创造靠二人,学上一点子变头,遍地找寻头一撇,良字无点双人走,接受又离做朋友,尔知一人如何休?”
                                                        蓝曦臣知道想让江澄亲口表达情意太难,能借以灯谜明了爱人的心意,他依然十分满足。
                                                        魏无羡凑完这边的热闹,也跑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6楼2019-08-30 21:41
                                                          (七十五)「江澄与蓝湛合力护魏婴」
                                                          这时街市另一头响起锣鼓声,舞狮队做先锋,后面跟着各种样式的花车灯,车上有奏乐起舞之人。街上的人们纷纷靠边行走中间留出通道。
                                                          蓝忘机和蓝曦臣拎着灯笼走在后面,魏无羡和江澄在人群前。魏无羡看到舞狮队和花灯车兴奋的把胳膊搭在身旁江澄的肩上,搂着他说:“好多年没见这么热闹的灯会了,江澄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咱们每次都比谁能最先爬上最高最大的那辆花灯车啊?”
                                                          江澄没有回话只是瞟了一眼魏无羡搭在他肩上的手臂道冷冷道:“拿开。”
                                                          魏无羡明白过来江澄的意思,松开他道:“切,小气。”便独自挤到最前面。
                                                          最高的花灯车经过这里,有几个孩童攀这边缘想往上爬。突然有什么东西撞向花车上的灯楼,整个车向一边倾斜眼看就要倒下来砸着那几名孩童,最前方的魏无羡快速上用身体前护住那几名孩童。
                                                          “魏无羡”
                                                          “魏婴”
                                                          旁边的江澄和后面的蓝忘机几乎同时喊出并上前相助。但已来不及,眼看灯楼砸向魏无羡,最后一刻被从灯楼后奔来的妖兽撕开,并扑向魏无羡。在妖兽爪子快抓住魏无羡时,被紫电缠住,同时一道蓝光划过,将其斩断。妖兽发出吼叫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7楼2019-09-11 22:12
                                                            此妖兽头大身小,除了鼻下那张嘴头顶还有一张嘴,眼大齿尖,张牙舞爪很是凶狠。
                                                            趁着此刻魏无羡将几名孩童转移至安全处,妖兽不顾疼痛继续朝魏无羡追去,蓝忘机紧逼妖兽。
                                                            江澄对蓝曦臣道:“快把大家带到安全的地方,我去引开妖兽,以免伤及无辜。”
                                                            “好,晚吟小心。”蓝曦臣回道。
                                                            江澄点头示意后向妖兽的方位飞去,从后面攻击妖兽,欲引起它的注意把它引开。但无论是蓝忘机从正面的攻击还是江澄的诱引,妖兽都不招架只是一味躲闪并继续追逐魏无羡。
                                                            魏无羡有些无奈的叫嚷着:“为何只追我啊…”
                                                            “魏无羡把它往城外引。”江澄叫到。
                                                            魏无羡取出陈情,却被蓝忘机制止道:“魏婴,不必!”
                                                            “也是,有蓝湛和江澄在,哪里需要我出手。”魏无羡想着便收起陈情竭力向城外跑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8楼2019-09-11 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