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吧 关注:39,863贴子:328,991

回复:【曦澄·原创】举世之双~原著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妖兽善于躲避,蓝忘机和江澄对它的攻击并未击中。并且被砍断的那只腿也重新长出。魏无羡将其引至无人处后,躲到蓝忘机身后,妖兽不去攻击蓝忘机,见魏无羡被护的严严实实没有下手机会,转身欲跑,江澄堵在其后。
“想跑!”江澄边挥剑边说道。
妖兽毫无防备,身前裂开一道又深又长的剑伤,黑色的液体从伤口流出,它咆哮着从侧面逃离。
“江澄别让它跑了!”魏无羡叫到。
“还用你说!”江澄回道,并已经飞身追向妖兽。
妖兽虽然身形巨大,但动作敏捷、速度极快。江澄跃起在其背后连击数剑,但伤口又很快愈合。眼看妖兽要逃入深山,魏无羡对一直护在他身前的蓝忘机道:“蓝湛你发现没有,此妖兽一直不正视敌手,其要害一定在面部,不能让它逃了,我引诱它过来。”
“嗯”蓝忘机明白魏无羡的意思,回头对他点点头。
魏无羡从蓝忘机身后走到离他较远的空地对妖兽大声喊道:“喂,我在这儿呢,来抓我啊!”
妖兽见就魏无羡一人,便又掉头扑向魏无羡,这次他没有躲避只站在原地。妖兽张开大嘴想一口吞掉魏无羡,在快咬住时,魏无羡突然趴下,从他后方飞来一把银剑刺入妖兽嘴中贯穿后又飞回去。
“江澄,快削它。”魏无羡趴下的同时喊道。
不等妖兽反应,那把银剑又刺向它头顶那张嘴。妖兽申长了颈脖,惨叫声震天响,声音未持续太久便戛然而止,因为一道紫光从它背后袭来,妖兽便身首异处,再也发不出声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9楼2019-09-11 22:13
    说了今儿周末更新,就必须不食言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5楼2019-09-20 22:59
      (七十六)「魏无羡重结金丹」
      危险解除,魏无羡爬起来,看了看妖兽颈部的剑痕,对收起三毒的江澄道:“江澄可以啊,剑够快,看来这些年你也没偷懒,剑法精进不少啊。”
      江澄白他一眼道:“废话。”
      蓝忘机走近魏无羡询问的语气道:“魏婴?”
      魏无羡嬉笑着回道:“蓝二哥哥我没事。”
      “晚吟、忘机、无羡。”蓝曦臣也御剑前来。
      “你怎么来了,那边如何…”江澄问道。
      “阿凌思追他们在那边安抚百姓、处理现场,我便前来助力。”蓝曦臣回道。
      “大哥,妖兽已经被蓝湛和江澄宰了。”魏无羡指着猛兽的尸首回道,顿顿又不解的问道:“不过今日怎会突然出现,还只攻击我呢?”
      “最近并未听闻有棘手的妖兽现世,晚吟你可有何眉目。”蓝曦臣道。
      江澄摇摇头,魏无羡突然用肩膀碰碰江澄问道:“江澄你看那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6楼2019-09-20 23:00
        大家顺着魏无羡的视线看去,见一男一女正并肩朝他们走来。
        “我看着怎么像是你徒弟江北怀和聂大小姐呢?”魏无羡道。
        江澄冷冷道:“是又如何。”
        魏无羡对两人挥手叫道:“师侄,是来找我们的吗?”
        两人走近果然是江北怀和聂隐山,他们纷纷拱手行礼。
        江北怀看到一旁妖兽的尸首询问道:“这…”
        “你家江宗主和我家含光君合力斩杀的,怎么你见过?”魏无羡道。
        江北怀没有说话,聂隐山替他回答道:“我俩追了它一路,此猛兽形如饕餮,但不攻击普通人,专吃灵力低下的初晋修士,还十分狡猾,善于躲避,遇到抵不过的对手便逃跑,自我修复力也很强,我俩追丢了好多次,没想到它就这么一路跑来云梦了。”
        “等等,你方才说它专吃灵力低下的修士,那为何今晚只追我,我很弱吗?”魏无羡不能接受的问道。
        “对啊,魏前辈的魔道修为无人能敌,这**怎敢不怕死的冒犯呢?”聂隐山不解的看向江北怀。
        “此妖兽不察诡道只识灵力,魏前辈并无金丹,怎会…”江北怀话并未说完,在场各位都把目光投向魏无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7楼2019-09-20 23:00
          “魏婴…你…难道…”蓝忘机询问道。
          “唉,还想着哪天舞段剑给你个惊喜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魏无羡说完摊开手,掌心出现一团光球。
          江澄瞪大了眼看着那团亮光,眼中满是欣喜。
          “何时?”蓝忘机追问语气中透着几分激动。
          魏无羡收起手道:“也就是前几日,服完最后那副药的第二日吧!”
          蓝忘机转向江澄拱手道:“多谢江宗主赠予凝丹草。”
          “何必道谢,本就是我欠他的。”江澄极其平静的回道。
          江澄此话一出大家都沉默了。
          蓝曦臣打破尴尬面朝聂隐山问道:“聂姑娘,怀桑可好。”
          “家兄甚好,多谢泽芜君。”聂隐山回道。
          大家又将注意力转向聂隐山和江北怀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8楼2019-09-20 23:01
            怎么会呢,这不就来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9楼2019-09-20 23:01
              “举世之双”这篇文大概还有一章就打算完结了,大家还有啥遗憾吗…不要着急哦,还会有后续,一些关于曦澄的婚后脑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42楼2019-09-25 20:42
                感觉互动很少啊,是不是我太冷漠了(๑˙ー˙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43楼2019-09-25 20:44
                  昨日太晚没更新,今日马上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2楼2019-09-28 22:49
                    (七十七)「双杰再现双壁相伴」
                    “看来你俩现在时常结伴夜猎呀,你们的宗主可知晓?”魏无羡阴阳怪气的问道,并瞄瞄江澄。
                    从方才江澄便一直未理会江北怀,只冷眼看向他。
                    “宗主…”江北怀有几分心虚,他已经外出许久且了无音讯,出门时是独自一人,现在却是两人,他不知要如何解释,突然想起什么,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带递给江澄,道:“宗主你交待的事已办妥,这正打算回府禀报。”
                    聂隐山替江北怀说话道:“江澄哥我作证,北怀哥一刻也没耽搁,办完事便往回赶,只是我们路上一直在追寻此猛兽。”
                    江澄微微蹙眉对江北怀道:“无需解释,连个猛兽都无法制服,平时都白练了吗?”
                    “唉呀,你和蓝湛合力才拿下,他俩搞不定也是正常,江澄你就别责备他们了,快接着吧。”魏无羡帮江澄接过江北怀手上的锦带,却似乎听见里面发出声响。“这是什么?”魏无羡好奇的又摇了摇,清晰的铃响声,明显是清心铃的声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5楼2019-09-28 23:43
                      魏无羡疑惑的看向江北怀,见他不说话又看向江澄,江澄故作生气的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并伸手去抢魏无羡手中的锦带。
                      魏无羡太了解江澄,越是这样就越表明有问题。魏无羡躲到蓝曦臣身后,知道锦带中是清心铃而不是什么机密,他也就毫无顾虑的拆开来,里面有两只铃铛。
                      “蓝曦臣你给我让开!”江澄对蓝曦臣道。
                      “晚吟~”蓝曦臣笑着道。
                      “让不让?”江澄又强硬的说了一边。
                      蓝曦臣只得向一旁移开一步,但此时魏无羡已经躲到蓝忘机身后,道:“不就是两个铃铛吗,江澄你紧张什么?难道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他拎着两个铃铛仔细查看着,果然找到端倪,两个铃铛底部一个刻着“江晚吟”,另一个刻着“魏无羡”。
                      魏无羡激动的跳到江澄面前道:“原来是这样啊,这是专程为我订制的吗。”十几年前魏无羡在被扔进乱葬岗时便失了清心铃,江澄再次为他订制清心铃便是认同他的江家身份。
                      江澄扭脸道:“少自作多情了,为了订制我自己的,有多余的材料不想浪费,就顺带的多做了一个。”
                      蓝曦臣补充道:“晚吟原来那只送我了。”说话间还特意露出腰上系着的清心铃。
                      “蓝曦臣你…”江澄被气的无话可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6楼2019-09-28 23:43
                        “大哥也有清心铃了,蓝湛你想不想要?这个给你,让江澄再给我做一个。”魏无羡把手中刻着自己名字的铃铛递给蓝忘机。
                        “不必,我已有。”蓝忘机从怀里掏出一直锦袋并取出里面的东西,果然是支铃铛。
                        魏无羡拿过来仔细一看这不正是他当年那支清心铃吗,他不可思议的问蓝忘机道:“我还以为早丢了,怎会在你这?”
                        “拾得。”蓝忘机道。
                        如此简单的回答,魏无羡还不十分清楚。
                        蓝曦臣上前帮蓝忘机解释道:“无羡,当年你失踪那些时日,我等分头寻你,忘机在一处山脚下拾得此铃,并借此物寻你,后却一直不得机会还于你,他便留在身旁。”
                        魏无羡听完这些,把清心铃还给蓝忘机并对他说道:“蓝湛,这些年你便是借它睹物思人,并到处问灵寻我的吗?”
                        “嗯。”蓝忘机点点头,接过铃铛收进锦袋放回胸前。
                        “蓝二哥哥我好感动啊!现在我金丹已结,可以与你同修相守。”魏无羡表情夸张的说道。
                        江澄懒得看魏无羡秀恩爱,对江北怀道:“我先回去了,这里交由你等善后。”说完便迈步走开。
                        “是,宗主。”江北怀拱手回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7楼2019-09-28 23:44
                          见江澄离开,蓝曦臣快步跟上并唤道:“晚吟,你这是要去哪儿”。
                          江澄头也不回的道:“回莲花坞。”
                          魏无羡跑过去,一只胳膊搭在江澄肩上环住他道:“江澄,我突然想起今晚还没吃到元宵呢!反正花灯也没法看了,不如回莲花坞吃元宵如何。”
                          江澄这次没有反抗,任由魏无羡环着他,只回道:“今晚莲花坞后厨可没人,想吃你自己动手。”
                          “这有何难。”魏无羡道,并回头招呼道:“蓝湛、大哥你们快点,回莲花坞我给你们煮元宵吃啊!”
                          “好!”蓝忘机回道。
                          蓝曦臣只是笑笑。
                          魏无羡环着江澄走在前面,蓝忘机和蓝曦臣开心的紧跟其后。
                          明显聂隐山还未回神,一直呆呆的望向他们。江北怀看她一直呆站着,便问道:“你还在看什么?”
                          聂隐山像在回答又像在自言自语:“此四人一起的画面太美好,让人移不开眼…”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8楼2019-09-28 23:44
                            结束语:
                            这是本人写的第一篇同人文,正文部分十五万六千多字,番外五篇,和计划的差不多,内容也几乎是按照最初的大纲完成。本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写,完全依着自己对原著的理解和后续故事的合理想象来,没有惊心动魄、大起大落的情节,全文节奏都比较缓和,也没有肉,更多的是心理描写,看着也许会比较没劲,能有好几万的阅读量,还是蛮意外与惊喜的。从1月写到9月,前几个月很积极,后几个月因经常外出有些怠慢,感谢大家能够耐心的看完。
                            在这里结束可能会被觉得仓促,但写文之初想表达的东西都在里面了——魏无羡重结金丹,江澄为此释怀,两人都知晓了当年的各种真相,双杰虽不再,但也算重修于好。江澄与蓝曦臣两个直男也在一次次的相处中互相倾心,余生得以彼此相伴,舅舅不会孤独终老了。蓝忘机对上一世魏婴的种种也有传递给这世的他。写完这篇同人文自己也总算从“魔道祖师”的坑里爬出来了,原著中觉得遗憾的部分在此文中都得到自我弥补,所以个人觉得和“举世之双”这个题目相呼应的内容在这里结束比较合适吧。
                            有关两位宗主的后续互动打算重开一篇,故事内容承接“举世之双”,这次没有大纲,更多是两人的甜蜜小故事吧,当然会有肉,哈哈。不定时更新敬请期待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64楼2019-09-29 08:11
                              写玩也圆了我自己的心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78楼2019-10-08 12:09
                                随便写了一个蓝大的庆生短文,在想直接发这个楼里合适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79楼2019-10-08 12:14
                                  【1008蓝曦臣生辰快乐】~最好的贺礼~
                                  今日泽芜君生辰,他正在云深不知处主持自己的生辰家宴,虽然仍是满脸笑容但心中并不开心,不愉快的一天要从清晨说起。
                                  辰时蓝曦臣像往常一样起床更衣,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抹额,记忆中昨晚换上寝衣后明明将抹额妥善放置在家服上,期间只有魏无羡前来询问,今日是否需要去莲花坞接江澄,魏无羡并没有拿自己抹额的理由,那么怎会不翼而飞了呢?蓝曦臣正在寻找抹额,门生传话说蓝老先生召见,蓝曦臣只得取出备用抹额戴上,随后去见叔父,这是第二件糟糕的事情。
                                  蓝曦臣昨晚没有麻烦魏无羡,是因为本想今天自己空降莲花坞,中午先和江澄过个二人的生辰,下午再接他来云深不知处,但蓝老先生找他谈话一直聊到午时,一同用过午膳后又让蓝曦臣陪他下棋,就这样到了申时。中间他想求救于蓝忘机,但蓝忘机今日并不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也一道外出了,直到晚上的家宴开席,他俩才姗姗来迟。往年蓝忘机一定会为兄长准备贺礼,今年却没有,当然蓝曦臣并不在意这些,他真正在意的是,自己的道侣居然没有出席生辰家宴,这可是他俩结为道侣后自己过的的第一个生辰。
                                  蓝曦臣心不在焉的主持完生辰家宴,到最后江澄也没有出现。散席后,蓝曦臣拦住魏无羡问道:“无羡,你们今日可有去莲花坞,可看到晚吟?”
                                  “大哥昨日不是说不必去莲花坞叫江澄吗?所以今日我们并没有去。”魏无羡道。
                                  “这样啊。”蓝曦臣道。
                                  “对了,晚宴怎么没看到江澄,大哥没有提前告知他吗?”魏无羡问道。
                                  “没有。”蓝曦臣道。
                                  “啊!那江澄八成是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了。”魏无羡道。
                                  “是我不好,没有提前告知晚吟。”蓝曦臣以为去年江澄托人送来贺礼,今年也不会忘记,不特意告诉他就是怕他太早知道要来参加家宴会有心理负担。
                                  “那大哥现在是要去莲花坞吗?”魏无羡问道。
                                  “不了,时候也不早了,并且晚吟最近似乎都比较忙,还是不要去到扰他了。”蓝曦臣这大半个月都没怎么见到江澄,有两次去莲花坞江澄都在夜猎并彻夜未归,而江澄也没有主动来过云深,蓝曦臣心情更沮丧了。
                                  “兄长,近日繁忙,未备贺礼还请见谅。”魏无羡身旁的蓝忘机道。
                                  “无事,有心便好,出去奔波了一天,你们也快去歇息吧。”蓝曦臣道,他现在也想回房静静。
                                  “大哥、兄长告辞。”魏无羡、蓝忘机道。
                                  蓝曦臣无精打采的回到寒室,洗簌完毕来到床塌前掀开被子,床上躺着的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旁边还附有一张纸,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用想便知是魏无羡的杰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0楼2019-10-08 22:59
                                    今日魏无羡没有睡懒觉,一早便和蓝忘机御剑去往莲花坞,在大门口截住了正要出门的江澄。
                                    “江澄,我们刚来你就要走吗?”魏无羡道。
                                    “你们又不是客人,我先出去办点事,你们自便。”江澄道。
                                    “我找你也有事啊。”魏无羡道。
                                    “你能有什么正事,等我回来再说。”江澄要走。
                                    “听金陵说你最近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是来帮你解除心事的。”魏无羡道。
                                    “不必了,我已经找到解决方法了,现在正赶着去呢。”江澄已经唤出三毒,打算御剑离开。
                                    “江澄你不会真打算送则无君一只高等猎物当生辰贺礼吧。”魏无羡不再和江澄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江澄定住了。
                                    “动动脑子就知道了,你这半个月夜猎的这般积极肯定事出有因,还专挑难对付的,降伏后赠人的可能性很大啊,有正好临近泽芜君的生辰,自然便联想到了。”魏无羡解释道。
                                    “知道就别碍我的事,今日最后一天了,必须拿下点像样的东西。”江澄道,他一个月前就在想该送蓝曦臣什么生辰贺礼,毕竟是他俩结为道侣后对方过的第一个生辰,但思来想去蓝氏似乎什么也不缺,去年送他一只玉笔只是投其所好,只要出钱,谁都可以买到,什么人都可能送,今年他想送点特别的,不知怎的最后就觉得,送自己亲手降服的妖魔鬼怪可能还有点意义,猎物对家族有用,还能显示自己的实力,但这半个月都没有猎到拿得出手的猎物,方才还在发愁便听门生报信发现高级猎物,正要去亲自降服,今日若再不拿下点什么像样的猎物就来不及了。
                                    “江澄,你是不是傻啊,你觉得怎样的猎物蓝家会稀罕,泽芜君会喜欢?”魏无羡摇头道。
                                    江澄迟疑了,这半年多,他确实还没有摸清蓝曦臣的喜好,他反问魏无羡道:“难道你就知道蓝曦臣喜欢什么了吗?”
                                    “哎,我还真知道。”魏无羡看江澄将信将疑的样子,指着身旁的蓝忘机继续道:“你不信我总要信和泽芜君一同长大的亲弟弟含光君吧。”
                                    “好,那你说我应该送他什么?”江澄问道。
                                    “我们能不能进去说。”魏无羡提议,他们在门口站半天了。
                                    “可是…“江澄怕时间耽误了。
                                    ‘可是什么啊,你就别想着送猎物了,泽芜君肯定不会喜欢的。“魏无羡边说边推着江澄往里走。
                                    三人来到凉亭,江澄焦急的问道:“快告诉我蓝曦臣喜欢什么,我好赶快准备啊。”
                                    “不急不急,先坐下。”魏无羡拉着江澄坐下,又从蓝忘机手中接过两坛天子笑,放在桌上道:“江澄这都快午时了,我饿了,让后厨送点吃的来,我们边吃边说啊。”
                                    确实到了午膳时间,江澄叫人把后厨备好的饭菜拿过来,三人开吃。
                                    魏无羡到了两碗酒,一碗递给江澄。
                                    “这怎么还喝起来了?”江澄道。
                                    “莲花坞这么好的饭菜没酒怎么行,再说我们也不喝多,就两坛,放心,以你我的酒量这点酒不会耽误事的。”魏无羡边说边喝。
                                    江澄道:“现在有吃有喝可以说了吧,你要敢说食不言,小心我抽你啊。”
                                    “我才不用食不言呢,对吧,蓝湛。”魏无羡道。
                                    蓝湛小口吃着饭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你倒是快说啊。”江澄催促道。
                                    魏无羡把一坛酒递给江澄道:“你把这一坛都喝了,我就告诉你。“
                                    “你,你敢耍我。“江澄有些生气。
                                    “我没刷你,酒足饭饱才好干事嘛,我也是一坛,一人一坛很公平吧。“魏无羡道。
                                    江澄对魏无羡没脾气,心中着急,为了蓝曦臣忍了,便拿起酒坛打算速战速决,一口气将一坛酒干了,毕了问魏无羡:“我喝完了也吃饱了,快说。”
                                    魏无羡不紧不慢吃着喝着,江澄说完没一会儿便趴下了。
                                    “泽芜君最喜欢的当然是你了师妹,所以你自己便是最好的贺礼了。”魏无羡笑着对着趴下的江澄说道,并用手推了推他,没有反应。
                                    “蓝湛你给的药真管用啊。”魏无羡转向蓝忘机道。
                                    “他直至戌时才会醒来,明日辰时才会恢复力气。“蓝忘机道。
                                    “这药太厉害了,不过我们若坐船回姑苏恐怕时间来不及,蓝湛来帮忙你我驾着江澄御剑回去吧。”魏无羡说着去扶江澄。
                                    “我来。”蓝忘机道,并起身一把将江澄扶起背在背上。
                                    “哎,二哥哥,要让你背我以外的人,真实难为你了啊。”魏无羡感叹道。
                                    “为了兄长,无妨。”蓝忘机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1楼2019-10-08 23:00
                                      两人把江澄带到云深不知处时家宴已经快开席,蓝氏门生大多已去赴宴,加之魏无羡施展了人障目法,秘密的把江澄扔到蓝曦臣的床上。魏无羡取出昨日从蓝曦臣那借来的抹额,把江澄的双手结结实实的捆绑在一起,边绑边道:“蓝湛你还真别说,用这抹额绑人是很方便啊,不过江澄那么不解风情估计大哥不敢这么对他吧,哪像我们那般有趣啊,是不是呀二哥哥。”
                                      蓝忘机认同的嗯了一声。
                                      魏无羡绑完江澄又取来纸笔刚写上“大哥”,抬头对全程旁观的蓝忘机道:“蓝湛我帮你代笔了吧。”
                                      “嗯。”蓝忘机应到。
                                      魏无羡继续埋头写,毕了对蓝忘机道:“蓝湛你给江澄施哥长时间的禁言吧,我怕他一会儿醒来了乱叫。”
                                      “好。”蓝忘机道。
                                      最后魏无羡用被子把江澄盖住,拍拍手道:“搞定。”
                                      转身拉着蓝忘机离开,道:“二哥哥我们快去宴厅吧,家宴已经开始了。“
                                      “不可急行。“蓝忘机道。
                                      “那我们就慢慢走喽,反正已经迟到了,嘻嘻。”魏无羡调皮的说道。
                                      虽说不可急行,两人走的也不慢,魏无羡突然笑了笑道:“不知道晚上大哥掀开被子会是怎样的表情,哈哈。“
                                      蓝忘机没有说话,魏无羡继续道:“没想到雅正的含光君今日竟然与我一道胡闹,真好玩。”
                                      “全然为了兄长。”蓝忘机道。
                                      “不过蓝湛你明日可要护着我啊,江澄肯定会来找我算帐的。”魏无羡面露可怜的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冲他点点头,随后抬头道:“到了。”
                                      两人若无其事的进了宴厅,因为迟到自然会找到蓝老先生的白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2楼2019-10-08 23:01
                                        蓝曦臣看着床上的江澄是又惊又喜,好半天才回神。江澄正红着脸,愤怒的看着蓝曦臣,想说什么却有说不出的样子,蓝曦臣才意识到可能是被禁言了,便解了他的禁言。
                                        江澄艰难的抬起胳膊说道:“蓝曦臣还愣那儿干嘛,快解开我。”
                                        蓝曦臣这才发现捆着江澄双手的不正式自己今日没找到的那条抹额吗,其实他早想这么干了,但怕江澄生气,一直不敢,今日魏无羡帮他把江澄捆来,哪能轻易就松绑了呢。蓝曦臣觉得此时的江澄很诱人,加之半个月未见,他确实想好好享用一番,于是开始解江澄的衣衫。
                                        “喂,你做什么,我让你解开手不是解开衣服啊。”江澄叫嚷道。
                                        “涣在拆礼物啊,这个贺礼我很满意。”蓝曦臣笑着说道,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江澄道:“什么贺礼?”
                                        “晚吟便是涣的生辰贺礼啊,所以需即刻享用,你看。”蓝曦臣把旁边那张纸拿起在江澄眼前晃了晃。
                                        “魏无羡…”江澄咬牙切齿道。
                                        “晚吟,在床上怎么可以叫其他人的名字,我要惩罚你。”蓝曦臣说着便亲了上去。
                                        江澄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只能在心里把魏无羡骂了个遍。而蓝曦臣心中乐开了花,这是他有生以来收到过的最好的生辰贺礼,今夜必然又是“彻夜难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3楼2019-10-08 23:02
                                          最后再放上自己画的配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4楼2019-10-08 23:16
                                            【江澄庆生短文】
                                            “晚吟,早啊”(早安吻)
                                            “…早”(脸红)起身穿衣。
                                            “别动,今日我来为你更衣束发吧!”
                                            “不用…”衣服被夺去。
                                            “晚吟,我去年送你的发冠呢?”
                                            “柜子的锦盒里,做什么?”
                                            “晚吟,来,坐下,为你束发。”

                                            “这…”看着镜中的自己惊叹道。
                                            “晚吟,今日起又长了一岁,不如换个发型如何?”(笑)
                                            “你从昨晚就赖在我这儿,就是为了干这个?”(假装生气)
                                            “果然,我家晚吟怎样都好看!”看着镜子的道侣满意的笑了笑。
                                            “你…”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晚吟生辰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99楼2019-11-05 07:54
                                              庆生配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00楼2019-11-05 07: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07楼2019-12-12 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