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吧 关注:39,861贴子:329,002

回复:【曦澄·原创】举世之双~原著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四十六)「江澄被当众表白」
聂怀桑倒满酒对江澄拱手道:“江宗主生辰快乐。”
“多谢怀桑兄。”江澄道。
魏无羡在桌下拉拉蓝忘机的衣角,蓝忘机领会其用意,放下碗筷,端茶对江澄道:“忘机代兄长祝江宗主生辰快乐。”
魏无羡也端起酒杯凑热闹道:“我也用大哥的天子笑祝江宗主生辰快乐。”
江澄听着觉得奇怪,脸色难看的喝着酒道:“多谢泽芜君惦记。”
“含光君为何要特意替泽芜君给江澄哥送上生辰祝福呢?”聂隐山不解的问道。
“隐山不该问的不要问。”聂怀桑阻止道。虽然他也觉得奇怪,但似乎从中听出来什么,正如他所猜测,江澄和蓝曦臣之间并不简单。大家继续用膳,宴厅中一阵沉默。
“江澄,前些时日我生辰,多谢你送来的吃食。”魏无羡端起酒杯对江澄说道,此次前来本想搞清楚江澄和蓝曦臣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想到聂怀桑也在,不便过多询问。
“我只是路过顺便。”江澄也端起酒杯。
“江兄、魏兄,我们好久未一同饮酒,今日借着江兄生辰,还有泽芜君的美酒,我敬你们一杯。”聂怀桑缓解气氛道。
“怀桑兄,来来来,使劲喝,不要担心酒不够,天子笑江澄还藏了不少。”魏无羡道。
“魏兄连江兄藏酒之事都知道啊,真不愧为挚友,哈哈哈。”聂怀桑打趣道。
“不要脸,谁要把藏酒给你喝了。”江澄不屑道,面色缓和了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5楼2019-05-10 22:12
    “天子笑?很好喝吗?我也要尝尝。”聂隐山好奇道。
    “聂姑娘也饮酒?怀桑兄,快给倒上,很久没遇到能饮酒的女子了。”魏无羡兴奋道。
    蓝忘机一脸平静小声道:“少饮些。”
    魏无羡知道他的蓝二哥哥又吃醋了,凑到蓝忘机耳边撒娇道:“知道了,二哥哥。”
    惹得蓝忘机耳根泛红。
    聂隐山端起酒杯道:“敬各位前辈。”喝罢感慨到:“确是好酒。”然后连喝了三杯。
    “聂姑娘不仅身手不错,上次围猎夺得二甲,这酒量也是不凡啊,来我与你喝一个。”魏无羡道。
    “魏前辈,我敬你。”聂隐山一喝就是三杯。
    魏无羡喝完转向江澄道:“江澄吃了聂姑娘的长寿面,不和人家喝一个吗?”
    “要你教了。”江澄不乐意道。
    “江澄哥我敬你。”聂隐山主动道,又是三杯。
    “谢谢聂姑娘。”江澄回敬道。
    “江澄哥不必与我见外,叫我名字便好。”聂隐山道。
    “这…”江澄有些为难。
    “江澄你这般不解风情,我就说你要一辈子一个人吃莲蓬了吧。”魏无羡好笑道。
    “魏无羡你是找打吗?”江澄咬着牙道。
    “什么莲蓬,我愿意陪江澄哥一起吃。”聂隐山道。
    “咳咳…隐山,女孩子家怎能说这等不知羞耻的话?”聂怀桑赶快阻止道。
    “我喜欢江澄哥这有什么可羞耻的?”聂隐山直白的说道。
    “聂隐山,胡说什么,你知道何为喜欢吗?”聂怀桑没想到聂隐山会这般直接,呵斥道。
    江澄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震的僵在那里,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脑中竟是蓝曦臣不悦的脸。他给自己的解释是:“蓝曦臣好像心悦聂隐山,这下他若知道了会不开心的。”
    “我没胡说,我就是心悦江澄哥,想同他一起夜猎。”聂隐山继续道。
    一旁的魏无羡心想:“大哥这位情敌不一般啊。”
    “聂隐山你闭嘴。”他今日带聂隐山来确实不止为江澄庆生这般简单,他知道聂隐山心悦江澄,自己和蓝家将联姻,若能再和江家结成亲家,便再好不过,但在情感方面聂怀桑从来都是成人之美,既然江澄对聂隐山没意思,他便不会强勉。
    “江兄、魏兄、含光君,家妹怕是喝多了,如此无教养,让诸位见笑了,今日便先告辞了。”说罢拉着聂隐山往外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6楼2019-05-10 22:12
      “江澄哥…”聂隐山还想说什么,被聂怀桑制止道:“给我住口。”
      待聂家兄妹离开后,魏无羡看江澄还一脸懵圈的呆在那儿,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江澄,可以啊,竟然有姑娘当众向你示爱,你那一脸茫然,是惊喜过渡了吗,真是叫人羡慕啊,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我都没被姑娘这般热情的表白过…哎呦,蓝湛拽我干嘛…”
      蓝忘机起身并欲将魏无羡拉起来,道:“我们也该回去了。”
      “酒还没喝完呢。”魏无羡道。
      “回去喝。”蓝忘机道。
      “江宗主,今日打搅了,我等先告辞。”蓝忘机对江澄拱手道。但江澄没有回应。
      魏无羡被蓝忘机拉着往外走,不忘回头对江澄说道:“江澄,其实方才那位聂姑娘也不错,既然人家心悦你,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啊!”
      宴厅中只剩下江澄一人,想到的却是:“以后要如何面对蓝曦臣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7楼2019-05-10 22:13
        (四十七)「金凌给江澄庆生」
        “舅舅…”一个声音把江澄的拉回神。
        金凌走进宴厅道:“舅舅还有吃的吗,饿死了。”
        “臭小子,就知道吃,还以为你野的连我的生辰都忘了呢?”江澄边说边叫来家奴上菜。
        “怎么会,路上有事耽搁了而已。”金凌找了张空桌坐下。又道:“对了,方才在院中碰到含光君和魏…他说让我恭喜你,舅舅要恭喜你啥啊?”
        “魏无羡…”江澄咬牙切齿道。
        金凌看了一眼旁边的案桌问道:“怎么还有两套餐具,刚次除了含光君他俩,还有其他客人吗?”
        “还有聂怀桑和他家妹。”江澄边喝茶边回答道。
        “哦,就是那个和舅舅一起夜猎的聂仙子啊。”金凌恍然大悟道。
        “不要胡说,我们并未一起夜猎。”江澄严肃道。
        “舅舅是不喜欢她吗?”金凌问道。
        “小孩子乱说什么,饭来了,还不快吃。”江澄不耐烦道,金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6楼2019-05-11 23:20
          金凌开始大口吃饭,吃了两口,端起茶杯对江澄拱手道:“舅舅,生辰快乐。”
          “嗯,你快吃吧。”江澄温和道,并喝了一口茶。
          “这,这是什么?”金凌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激动的扔下碗筷,跑到江澄桌边,拿起放在一旁的弓器,他刚才看见。
          “哇塞,这不是钰凝弓吗,太厉害了…”说着已经左手握弓臂,右手拉开弓弦,右手到弓臂间的空气凝聚为一只透明的箭体,金凌瞄准对面桌上一只空碗射去,碗被击的粉碎。
          “舅舅,你哪儿弄来的。”金凌兴奋的问道。
          “聂怀桑送的。”江澄淡定的回道。
          “这么贵重的礼物,聂宗主大手笔啊,看来他真想舅舅你做他妹夫呀!”金凌推测道。
          “咳咳…你又胡说什么?”江澄被呛到。过了一会儿补充道:“你若喜欢拿去便是。”
          “这确实是我梦寐以求的仙器,不仅弓臂坚韧,弓体轻盈,还能随时将空气或水凝为箭,但我什么礼物也没送,还把别人送舅舅的礼物拿走,这样不好吧。”金凌不好意思道,却用手摩挲着弓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7楼2019-05-11 23:20
            “你老实听话,别成天惹我生气就是最好的礼物了。”江澄道。
            “我最近可没有惹舅舅生气啊。”金凌嘟嘴道。
            江澄眼神柔和了许多,道:“正好你用弓箭,有了这个以后就不用背箭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嘻嘻!”金凌开心的收起弓器。
            “好了快去吃饭吧。”江澄催促着。
            “嗯”。金凌坐回去吃饭。
            金凌没吃两口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问道:“对了,泽芜君没来吗?”
            “他在闭关。”江澄平静的回道。
            “闭关?舅舅生辰他会不来,不应该啊。”金凌惊讶道。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不吃就***回金麟台。”江澄本就心烦,听金凌这么说更为蓝曦臣没来而不爽。
            “哦。”金凌开始老实吃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8楼2019-05-11 23:21
              (四十八)「蓝曦臣送江澄礼物却被还回抹额」
              “蓝忘机和魏无羡回到云深不知处,往静室走的途中。
              “看来上次是我多想了,江澄和大哥之间并没什么。不过那个聂家小妹真是火热,那般直接的表白换做我也会不知所措,不过像江澄那个呆瓜,就是需要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不是我说,你们蓝家那套含蓄真不行,你当年若能那般直接,说不定我早是你的人了,是不是啊。”魏无羡道。
              “嗯。”蓝忘机回应道。
              魏无羡接着说道:“江澄现在肯定一脸阴郁,在感情方面他一点也不开化。想到他那时的表情我就想笑,哈哈哈…”
              “无羡,晚吟怎么了?”突然响起蓝曦臣的声音。
              两人回头看见蓝曦臣站在身后不远处。
              “大哥!”魏无羡道。
              “兄长,你出关了?”蓝忘机道。
              “忽记起今日是晚吟生辰,想去一趟莲花坞。”蓝曦臣道。
              “大哥,我们刚从莲花坞回来,早上去时想着你在闭关不便打扰。”魏无羡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1楼2019-05-12 21:58
                “无羡方才提起晚吟,发生了何事?”蓝曦臣询问道。
                魏无羡与蓝忘机对视一番。
                蓝曦臣看出两人有所顾虑说道:“忘机,无需隐瞒,但说无妨。”
                魏无羡将今日在莲花坞发生的事如实陈述一遍,蓝曦臣听后强颜欢笑道:“多谢无羡,我还是打算去见下晚吟。”
                “兄长,现在时辰不早,你此刻动身,到云梦怕已天黑。”蓝忘机道。
                “忘机,我去去就回。”蓝曦臣说罢,同两人告辞向山门外走去。
                蓝曦臣走远后,魏无羡问道:“蓝湛,大哥对江澄似动了真情,但恐怕大哥很难如愿,怎办?”
                “不知。”蓝忘机看着蓝曦臣的背影摇头道。虽然蓝曦臣性格与他相差甚远,但他深知蓝家人的倔强,一旦认定很难改变。可是感情的事只能靠自己,别人说什么也没用,就像当年的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2楼2019-05-12 21:58
                  蓝曦臣到莲花坞门口已接近亥时,江澄被白天之事扰的头疼,已准备歇息,管家来报,江澄很是惊讶,让管家将蓝曦臣领来后院的凉亭,他收拾一下披了件外袍出门。
                  江澄远远看见蓝曦臣背对着他走来的方向站在凉亭中,心中有些波澜,不知是欢喜还是气愤。走近些语气不阴不阳的说道:“世家楷模的蓝家宗主夜访我莲花坞不知所谓何事?”
                  “晚吟…”蓝曦臣回头看到江澄,激动的上前几步后又停住,只半月未见,却如隔三秋。
                  江澄坐在桌旁,蓝曦臣却离他有些距离的站着,因为此刻江澄半束着头发,里面还穿着睡袍,江澄觉得蓝曦臣见过他披头散发的样子所以并没在意,就这样来见他。可这样在蓝曦臣看来却十分诱人,闭关期间蓝曦臣一直试图克制自己,但今日还是忍不住想来亲自为江澄送上生辰祝福。现在江澄这副模样,蓝曦臣不敢靠近,怕一旦靠近会控制不住想更加亲近的欲望。
                  “听说泽芜君在闭关,怎么,这就出关了?”江澄略带讽刺的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3楼2019-05-12 21:59
                    “我…”蓝曦臣低头不再说话,明明心里有许多话,现在却不知说些什么。
                    江澄见蓝曦臣半天不搭话,他从怀里掏出抹额递给蓝曦臣道:“泽芜君来的正好,这个还给你。”
                    蓝曦臣接过抹额,直视江澄一字一顿的重复着:“还给我!?”
                    “对啊,物归原主。”江澄淡定的说道。
                    蓝曦臣看向手中的抹额,面色凝重,忽然手上一个用力,抹额被震成碎片,随风散落。
                    “你…”江澄怒目道。
                    “既然它不被需要,便没了存在的必要。”蓝曦臣冷漠的说道,后又补充一句:“反正蓝氏抹额要多少有多少。”江澄在很久以后才明白蓝曦臣前一句话的真正含义。
                    紧接着蓝曦臣从衣袖中取出一个礼盒放在桌上道:“江宗主,生辰快乐。”然后顿了顿又道:“深夜前来 ,打扰了,告辞。”说罢便拂袖而去。留下一脸震惊的江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4楼2019-05-12 21:59
                      江澄呆坐片刻,伸手打开礼盒,里面是一支九瓣莲紫玉发冠。“难道蓝曦臣深夜特地前来就为了送我生辰礼物?”江澄不可思议的想着,并把礼盒收入怀中。起身捡起散落在附近的一片抹额碎片,攥在手中,心想:“我好不容易帮他找到抹额还给他,他这是什么意思,枉费我一番用心,为何突然生气?这几次蓝曦臣的言行都很异常,真是教人琢磨不透。难道是知道了白天之事吗,以魏无羡好事的样子,肯定会被蓝曦臣知道,下次再见面难免更尴尬。唉,今日没有一件顺心的事,伤脑筋,还是赶紧睡觉吧。”江澄边想边往房间走去。
                      返回姑苏的途中蓝曦臣也没少想:“为何上次装作不知道,今日又特意将抹额还给我,是打算接受聂姑娘,让我死心的意思吗?也是,那么好的姑娘没有道理不接受,而我,一个同性,怎可能被接受。蓝曦臣不要再妄想,不要再接近他了,如果真为他好,就应该祝福,这才是君子所为。”蓝曦臣自我劝慰着。
                      回到云深不知处,蓝曦臣继续闭关,一直到聂怀桑大婚那日才出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5楼2019-05-12 22:00
                        明天周一,估计今天没多少人回看,但还是想加快速度,更新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6楼2019-05-12 22:00
                          原来有这么多人看啊,真是开心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6楼2019-05-13 10:15
                            响应大家号召,今日又来“天天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3楼2019-05-13 20:43
                              (四十九)「聂怀桑大婚」
                              蓝家人随聂家一早来迎亲的船队一道去清河。
                              “忘机,这一个月来,族中可有何要事?”蓝曦臣问道。
                              “兄长,并无要事,只是你…。”
                              “忘机,不必担心,我无事。”蓝曦臣笑着道。
                              魏无羡都看出蓝曦臣笑容中的勉强,别说闭关一月,就算一年,有些事也不一定能想明白。
                              “无羡有劳你为怀桑的大婚之事做筹备了。”蓝曦臣对魏无羡道。
                              “大哥不必客气。”这个月他和蓝忘机清河、姑苏两地跑,着实很辛苦,但也很有趣,一个月时间很快,江湖上除了仙督大婚也并无其他大事发生。
                              “大哥…”魏无羡欲言又止。
                              “无羡,何事?”蓝曦臣问道。
                              “无事,只是想问问证婚词大哥可有准备好?”魏无羡道。
                              “叔父今日不去,全权由兄长代表。”蓝忘机道。
                              “又让叔父和你担忧了。”蓝曦臣抱歉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4楼2019-05-13 20:43
                                船队抵达清河境界的码头,远远看见聂怀桑一身红装骑在一匹白马上候着,身后是八抬大轿和迎亲队伍。
                                魏无羡第一个跳下船,招呼道:“怀桑兄,今日好不俊朗。”
                                “魏兄说笑了。”聂怀桑跳下马。
                                蓝忘机紧跟在魏无羡身后,对聂怀桑拱手道:“聂宗主恭喜。”
                                “多谢,含光君。”聂怀桑摇着扇子道。
                                蓝曦臣领着蓝家送亲的队伍,也下了船,送女客将新娘扶进花轿。
                                “泽芜君,大家请上马吧。”聂怀桑道。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向聂府迈进。
                                “蓝湛,好久没骑马了,还是我们家的小苹果更好骑啊。”骑行走在队伍一侧的魏无羡加快马步倾身凑到蓝忘机耳边道。
                                “坐好。”蓝忘机担心的说道。
                                “别担心,你知道的,我怎样都能坐稳,哈哈。”魏无羡笑着说道。
                                蓝忘机满脸宠爱的看着魏无羡浅浅一笑,微微摇头。
                                “蓝湛,我刚才看见你笑了。”魏无羡惊叹道。
                                “没有。”蓝忘机别开头道。
                                “含光君,不可打诳语啊。”魏无羡不屈不饶的凑近蓝忘机。
                                “别闹,快到了。”蓝忘机道。
                                魏无羡向前看去,确实不远处便是聂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5楼2019-05-13 20:43
                                  府门口鞭炮放完,迎亲队直接进入院中。其他仙家客卿早已在大堂等候,随行宾客也先行入座,蓝曦臣作为娘家家主又是证婚人自然是上席,他方才进来时向众人拱手以示礼,一眼便扫到那一袭紫衣,江澄左臂打着绷带,正和身边的金凌说着什么,蓝曦臣微不觉察的蹙眉,很快又恢复了笑容,眼神没在江澄方位多做停留。
                                  待吉时,新娘子下轿跨过火盆,与新郎一同迈入大堂。蓝曦臣曰证婚词:“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韶华美眷,卿本佳人。值此新婚,见信于宾。天地为证,日月为名。”
                                  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礼成。
                                  将新人送回新房后,各宾客移步宴厅,等待晚宴开席。方才大堂之上不便言语,此时正好各家主可以相互寒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6楼2019-05-13 20:44
                                    “泽芜君,蓝氏与聂氏联姻,恭喜了。”江澄主动与蓝曦臣打招呼。
                                    “多谢江宗主。”蓝曦臣简单回礼后便转向别处与其他人寒暄。
                                    江澄一脸尴尬。
                                    “江澄,你的伤怎么还没好,已经快一个月了吧。”魏无羡打破江澄的尴尬上前问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又不是不知道。”江澄道。
                                    “也是啊,当年我打折你手臂,你也养了很久。”魏无羡道。
                                    “魏无羡你真会聊天啊。”江澄给他一个白眼。
                                    “谢谢夸奖。”魏无羡嬉笑的回道。
                                    江澄懒得理他走开了。
                                    他们的对话被故意避开的蓝曦臣听见,看见江澄受伤他很想询问,但这一个月他已经决定要自我约束,刻意与江澄保持距离。
                                    上月江澄生辰第二日,他心中有火莫名不爽,便叫上江家子弟去山上夜猎,借此发泄一番。那日正好撞见一只凶残的高级妖兽,江澄与江北怀合力将其斩杀,但因他心神不宁,还是不小心被妖兽咬伤手臂并弄折,那只妖兽在多地作祟,伤人无数,江家拿下它一事自然会在江湖上传开。方才在船上,魏无羡本想告知蓝曦臣,但看蓝曦臣并未问起江澄,也就不便主动提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7楼2019-05-13 20:44
                                      (五十)「江澄替蓝曦臣挡酒」
                                      聂怀桑回到宴厅,主持晚宴并给众宾客敬酒,蓝曦臣还是就坐上席,与新郎并排而坐。聂家人与蓝家宾客坐在离聂怀桑较近的一侧,其他家族宾客坐在对面一侧,江澄坐在首桌,离蓝曦臣不远。
                                      “怀桑感谢诸位亲临,今日要尽兴啊。”聂怀桑端起酒杯道。
                                      “恭喜聂宗主。”诸位回敬。
                                      晚宴开席,各仙家相互敬酒寒暄。
                                      “怀桑,家妹以后便托付与你了。”蓝曦臣端茶对聂怀桑说道。
                                      “曦臣哥放心我定会好生待楚悦。”聂怀桑喝完酒又道:“倒是曦臣哥,见你消瘦了些,要多多注意身体。”
                                      “多谢怀桑关心,兴许因我上月闭关,进食较少,身体并无碍。”蓝曦臣回道。
                                      一旁的江澄听着,闷头喝酒,心想:“果然在闭关,难怪上个月都没听到有关蓝曦臣的消息。他是要学他父亲吗,有事没事就闭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1楼2019-05-14 21:06
                                        “江澄哥,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喝酒,我陪你喝啊。”坐在对面席位的聂隐山拿着酒杯对江澄说道。
                                        “听说你受伤,我本想去看望你,但怀桑哥交给我好多事,实在抽不开身。就说让你叫上我一同夜猎了,那日若我也在江澄哥说不定就不会受伤了呢。”聂隐山道。
                                        上次被聂隐山表白后,江澄还没见过她,也不知要如何回复,此刻甚觉尴尬,江澄用余光偷瞄蓝曦臣一眼,他正面色和悦的继续同聂怀桑交谈,未见任何异常。
                                        不等江澄回话,坐在后排的江北怀端着酒杯上前道:“宗主还有伤在身,不宜过多饮酒,我代宗主陪聂姑娘喝。”
                                        “你…”聂隐山因上次围猎被江北怀超越,对他本就有意见,想了想又道:“好啊,喝可以,但要三杯三杯的喝,谁先趴下算谁输,你若输了,下次夜猎必须带上我。”
                                        “可以。”江北怀应道,并一口气喝完三杯酒。
                                        聂隐山见状,毫不示弱的也干掉三杯。两人就这样杠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2楼2019-05-14 21:07
                                          江澄皱着眉却也不好阻止,江北怀的酒量一般,平时也不常喝,他这样是有意为江澄解围。但江北怀这样和聂隐山拼酒会惹得蓝曦臣不乐意吧。江澄看向蓝曦臣,见他正起身走向宴厅中间。
                                          “蓝氏与聂氏大喜之日,曦臣以乐曲为新人送上祝福,也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蓝曦臣说罢取出裂冰开始吹奏。
                                          蓝曦臣比前些时日清瘦了不少,身着白衣,手抚洞箫,面色和悦,仙气十足。江澄看的竟有些移不开眼。蓝曦臣一曲罢,抬眼,正好与江澄四目相对,江澄心跳加快,掩饰般把手中的酒杯送到嘴边,却不小心被呛到。
                                          “咳咳…”
                                          蓝曦臣微微蹙眉,又马上移开视线,拱手向众人道:“献丑了。”然后坐回自己的席位。
                                          “曦臣哥的萧声是最好的祝福。”聂怀桑敬酒道。
                                          “楚悦表妹精通各种乐器,怀桑兄以后可是有耳福了。”蓝曦臣笑着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3楼2019-05-14 21:08
                                            “怀桑兄,我同含光君也合奏一曲为你和新娘子送上祝福吧。”魏无羡调皮的说道,并用肩膀碰碰身旁的蓝忘机。
                                            “嗯”。蓝忘机应道。和魏无羡一同走到宴厅中间,取下忘机琴坐下,魏无羡取出陈情,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合奏期间还时不时含情脉脉的望向对方。江澄看的直扶额。蓝曦臣却有些羡慕。
                                            一曲罢,魏无羡上前拉起蓝忘机,对他眨了下眼。
                                            “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的合奏真不一般,今日真是大饱耳福了。”聂怀桑赞扬道。
                                            “怀桑兄打住,那个称号还是免了吧。”魏无羡无奈的说道。
                                            “哈哈哈。”众人笑道。
                                            两支曲子将晚宴气氛炒的火热,各位相互敬酒更加熟络,新郎官自然是主要目标。一波波的人前来和聂怀桑喝酒,蓝曦臣作为女方代表也用茶陪喝。怀桑酒量甚好,但蓝曦臣还是善意的劝阻道:“怀桑,新婚之夜,饮酒不宜过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4楼2019-05-14 21:08
                                              “泽芜君,那你替新郎喝两杯如何啊。”有人说道,一看便知已经喝高了。
                                              “对啊,新娘子不在,泽芜君做为蓝家宗主确实应该喝两杯啊。”好事之人附和道。
                                              “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喝两杯没关系吧。”继续有人起哄道。
                                              并有人倒满酒递给蓝曦臣。
                                              蓝曦臣一直面带笑容,从容不迫的样子。正想说什么。面前的酒杯被人夺走,蓝曦臣抬眼,看见江澄仰头把那杯酒喝了。
                                              “就蓝家人那酒量,最多能喝两杯,有啥意思,不如江某陪大家喝。”江澄站在蓝曦臣身旁说道。
                                              蓝曦臣心中澎湃,脸上却波澜不惊。
                                              “舅舅,你还有伤呢。”金凌见江澄走去为蓝曦臣挡酒,惊讶的说道。
                                              “吃你的。”江澄瞅金凌一眼道。
                                              “切。”金凌嘟着嘴埋头吃自己的。
                                              江北怀和聂隐山已经喝的天昏地暗,没人再制止江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5楼2019-05-14 21:09
                                                (五十一)「江澄与魏无羡拼酒」
                                                魏无羡也拿着酒杯上前道:“新郎官还要去伺候新娘子,就别让他喝了,我也算半个蓝家人,我代表蓝家陪诸位喝如何?”
                                                大家只是喝的开心,没有要为难谁的意思,既然有人做代表陪酒,当然就转向他们。
                                                “江宗主和夷陵老祖的酒量可是无人能敌。”一人道。
                                                “咱们今日不醉不归啊。”另一人道。
                                                “好,不醉不归。”魏无羡道。
                                                魏无羡对聂怀桑道:“怀桑兄别让新娘子等太久,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怀桑你去吧。”蓝曦臣对聂怀桑说道。
                                                “那我就先告辞了,诸位随意啊。”聂怀桑向大家再敬一杯酒后便离席了。
                                                “换碗喝才过瘾。”江澄说道。
                                                魏无羡看向江澄,两人会意而笑。几人围桌而席,开始行酒令。魏无羡和江澄相邻而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7楼2019-05-15 21:50
                                                  蓝曦臣心里担忧江澄,却没表现出来。视线有意避开他们。没过多久,他也向大家告辞先行退席回客房休息。
                                                  江澄就算再迟钝也能察觉今日蓝曦臣在刻意回避他,江澄心中十分不爽,怎么说两人一起经历了不少,应该算得上友人了,不过问他就算了,还躲着他是什么意思,简直莫名其妙,他越想越生气,酒也越喝越凶。
                                                  除了喝酒的人,大家都陆续回客房休息。
                                                  “江澄,你今日怎么老输,如果喝不了,可以求我帮你代酒啊。”魏无羡半开玩笑的说道。
                                                  “谁要求你了,含光君还坐那边等着你呢,你还不走?”江澄瞅了一眼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道。
                                                  “今天不是说了不醉不归吗,我家含光君等着一会儿背我回房呢。”魏无羡说着回头给蓝忘机一个飞吻。
                                                  “死给,不知羞耻。”江澄嘀咕着。
                                                  “江澄,你是羡慕嫉妒吗,有本事也找个人来背你啊,你徒弟已经喝趴下,金凌也去找思追他们了,要不把泽芜君叫来背你啊。”魏无羡在江澄耳边小时说道。
                                                  “魏无羡你是想打架吗。”江澄听见泽芜君心中就不爽。
                                                  “不打不打,今日用酒解决,不服气喝酒啊。”魏无羡摇着手道。
                                                  “喝就喝,还拍你不成。”江澄今日正想喝酒,便回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8楼2019-05-15 21:51
                                                    两人各拿来一坛酒,就着坛子拼起酒来,其他酒友在一旁起哄。两人从小到大都一起喝酒,酒量也相当,但先前行酒令江澄便喝了不少,再一坛酒下肚,又加之今日心情不佳,便有些高了。
                                                    “再来,我就不信连喝酒都赢不过你魏无羡。”江澄又开了一坛喝起来。
                                                    魏无羡听出江澄说话有异,夺过江澄手上的酒坛。道:“今日不喝了,我认输。”
                                                    “不需要你让着我。”江澄又将魏无羡手中的酒坛夺回来继续喝。
                                                    魏无羡看制止不了江澄,给蓝忘机使眼色,蓝忘机走上前,魏无羡凑到他耳边道:“江澄怕是已经喝多了,我们可能都无法制止,蓝湛你去吧大哥叫来吧。”
                                                    “嗯。”蓝忘机应完转身离开。
                                                    “哈哈哈,江宗主真是海量啊,聂宗主的酒都快被喝光了,今日大家可还尽兴啊!”见江澄又喝完一坛,魏无羡对宴厅剩下的人说道。
                                                    “有江宗主和夷陵老祖陪喝酒自然是十分尽兴啊。”有人说道。
                                                    “时候也不早了,大家早些回房歇息,养足了精神明日再战啊。”魏无羡继续道。
                                                    “好好好。”一人道。
                                                    “先行告退。”又一人道。
                                                    “告辞告辞。”
                                                    “…”
                                                    大家粉粉告辞,最后只剩江澄和魏无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9楼2019-05-15 21:51
                                                      快指出,我把原文改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4楼2019-05-15 22:18
                                                        (五十二)「江澄醉酒胡闹别蓝曦臣强吻」
                                                        蓝曦臣和蓝忘机回到宴厅时看见江澄正拎着紫电满屋子追着魏无羡。
                                                        “魏无羡把酒还我,金丹是你给的,你就以为我不敢***?”江澄道。
                                                        魏无羡看蓝曦臣和蓝忘机来了,跳到他们身后道:“大哥,救命啊。”
                                                        蓝曦臣上前一手抓住江澄握着紫电的手,担忧的唤道:“晚吟。”
                                                        “你来做什么,今日不是都对我爱搭不理的吗?”江澄收起紫电并抽回被蓝曦臣抓住的手,生气的说道。
                                                        “晚吟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屋歇息吧。”蓝曦臣温和的说道。
                                                        “我没喝多,也不用你管。”江澄说罢又去夺魏无羡手上得酒坛。
                                                        蓝忘机挡在魏无羡前。
                                                        “蓝湛,闪开。”江澄冷冷的说道。
                                                        “江澄,你酒品何时变这么差了。”魏无羡示意蓝忘机让开,“好好好,既然你还想喝,兄弟我就再陪你喝两杯…”魏无羡说着将酒坛递给江澄。
                                                        不料江澄把酒坛狠狠摔在地上,冷哼道:“哼,兄弟,你们口口声声说兄弟,谁又真正把我当兄弟了,什么也不告诉我,什么也不和我商量,一个二个都是,说离开就离开,说背叛就背叛,说不理就不理,既然你们做不到就不要说…最后我倒成了一个恩将仇报、背信弃义的可笑之人…谁,谁又在意过我的感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5楼2019-05-17 20:21
                                                          江澄没头没尾的说着,并退后几步,被倒在地上的椅子绊到,蓝曦臣急忙扶住他。
                                                          江澄甩开他说道:“还有你,你为何闭关、喜欢谁都是你自己的事,她向我表白,与我何干,凭什么怪我,凭什么不理我。”
                                                          “晚吟,你在说什么,我没有不理你,我只是…”蓝曦臣试图再次扶住江澄。
                                                          “别靠近我,我早和你说过我不需要兄弟,从前不需要,现在不需要,以后不需要,永远都不需要。”江澄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江澄…”魏无羡严肃的喊道。
                                                          江澄看向魏无羡和蓝忘机,继续说着:“你们和谁成双成对都与我无关,但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打搅我,这些年我都一个人,很好,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与怜悯,也不用…”江澄话没说完,一动不动的怒目而视着蓝曦臣。
                                                          “兄长…”蓝忘机惊讶的看向蓝曦臣。
                                                          “大哥你对江澄施了禁言术和定身术?”魏无羡也不可置信的问道。
                                                          “夜已深,不能再任由他胡乱闹下去,我送他回屋,忘机、无羡你们也快回去歇息吧!”蓝曦臣说罢一把将江澄扛在肩上走出宴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6楼2019-05-17 20:22
                                                            蓝曦臣不知道江澄的客房是哪间,便将他扛到自己的房间,一进门,他便放下江澄并解开其禁言术和定身术。
                                                            江澄气愤的推了蓝曦臣一把说道:“蓝曦臣,你竟然对我施禁言术和定身术,可以啊,枉我把你当友人,为你找抹额,你因为一个女人就疏远我,简直莫名其妙,蓝家的修养也不过如此嘛,我…呜…”
                                                            江澄本就喝醉了,刚才被禁言脸憋的泛红,嘴唇也红润有光泽,蓝曦臣一直盯着江澄一张一合的朱唇,根本没听进去他在说什么,并鬼迷心窍的上前用自己的唇封住让他朝思暮想的柔软。
                                                            江澄没搞清什么状况,嘴唇传来陌生又熟悉的温热触感,起初只是普通的四瓣唇相碰,很快蓝曦臣顺势将舌头从江澄微开的两唇间探入,触舔着他的唇齿,从中尝到浓烈的酒味,便更加贪恋且笨拙的吸允着江澄,江澄反应过来,想用力推开蓝曦臣,但蓝家的大力哪能轻易推开。蓝曦臣抓住江澄未受伤的手,把他抵在墙上,他想别开头,下巴又被蓝曦臣用另一只手抓住,无处可逃。他只得用腿踹蓝曦臣,但蓝曦臣仍然不放手,偶尔发出江澄抵抗的闷响和牙齿相碰的声音,蓝曦臣似要把江澄一并吞食掉一般,更深的在他湿润的舌齿间探索着,就在蓝曦臣脑中最后一根理智之弦崩断前,舌间传来一阵痛楚,血腥味在缠绕的舌间漫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7楼2019-05-17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