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回复贴,共1

随意写了个六爻相关,因为去六爻贴看了一眼全是讲六爻卦的,六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意写了个六爻相关,因为去六爻贴看了一眼全是讲六爻卦的,六爻热度也不高,所以就发主页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LOFTER也发了,希望有人捧场(这篇真的很希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5 08:15
    桃李栽来几度春,一回花落一回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5 08:15
      后来韩渊立于南疆广袤苍茫的大地上,听风声贴着草木滚滚而过,看大雨磅礴落于天地间,飞禽走兽从他眼中路过时,那漆黑一片的眼里竟生出了万丈葳蕤的柔情来。
      那是一座山。
      山间绿松如涛,碧波万顷,偶有仙鹤唳于其中,风中蕴着些缕桂花酒的香甜。有白衣少年眠宿花间,一头泼墨般的长发被梳得顺滑如水;有黑衣少年山巅练剑,面色绷而冷的,一招一式带起阵阵木剑破空之音;闲来还有老没正行的一人并一鸟,咋咋呼呼,奔来跑去,惹得那一黑一白两人,一个长眉微蹙,一个提起剑便追上去,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而后便是又一阵,温馨的、明媚的鸡飞狗跳。
      山名扶摇。
      很久很久以前,还有一个小叫花跟在他们身后,见了什么都新奇,谁待他一点儿好,他就冲谁笑。
      那时还有一个形容猥琐、像是黄鼠狼成了精的老男人,每天早上带着他们练那活像跳大绳般的扶摇木剑,一行人练得东倒西歪,笑的笑,睡的睡,玩青蛙的玩青蛙。
      老男人会在每年中秋时用一大壶桂花糖水对了一杯底酒来哄他们,一群孩子却是实打实的喜欢那“正宗桂花酒”的滋味。
      对了,还有一捧瓜子糖。
      那是小叫花吃过最甜、最好吃的东西。
      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久远到他现今回首,像是一场醉后荒唐的浮生大梦。
      只是他一闭眼睛,却还是能听到扶摇山的风声。
      像是青萍之末的微渺,像是雷霆万钧的雄浑。
      山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家”。
      只是他再也回不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5 08:16
        某一年春雪消融时,程潜曾和水坑一同来南疆看过他。
        彼时两人一并坐在南疆草木葱茏的山岳之巅,程潜一条腿从巨岩上垂下来,在碧风里轻轻晃荡着,头顶苍空万里,白云悠悠。
        他递了一只酒壶给韩渊,道:“给你带了壶桂花酒——还记得么,小时候喝过。”
        韩渊愣了愣,接过酒壶喝了一口,没什么酒味,只是很甜,甜得近乎能尝出一丝苦来。
        他忽的一哂:“师父一惯会忽悠我们的。”
        便听程潜毫不客气地接道:“那时候你是最好忽悠的那个。”
        闻言,韩渊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深深的,像一片见不到底的渊薮。
        半晌后,他突然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怪得很,我平日里一个人逍遥自在,独独每次一和你说话,心里就堵得慌。”
        山下传来水坑大呼小叫的声响,一群惊鸟叽叽喳喳地从林中飞起,他略顿了顿,低下眉去,语气变得很轻:“我前些时日做了一个梦,梦到又回到了水坑……韩潭刚到扶摇山的时候,我偷喝她的奶糊,后来她一转眼就长大了,追着我又哭又闹地让我把奶糊赔她。”
        他说着,嘴角微微地提了起来,眼底却漫开了一场大雾,飘飘飖飖,阒然无声。
        程潜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韩渊平时很少会说这些,他大多时候都像一根破土而出的刺,冷硬的,嘴不饶人的,在风吹雨打里岿然不动地插在那,仿佛与幼时那个嬉笑打闹的孩子毫不相关。
        只有在极为难得的时候,才能得见他露出尖冷利刺后的一缝,从那缝中望进去,居然是一朵细嫩的、娇小的、不堪一击般的花儿。
        里面装着他此生所有的柔软。
        那些想言而未能言的、想说而不敢说的,那些少年时代如白驹过隙般的欢娱时光,皆在其间。
        当年在扶摇山漫山的草木香中,名为“不知堂”的小破茅屋里,形销骨立的三角眼老男人曾送了他“磐石”二字为戒,意在让他沉敛收心。而今他真的沉敛收心了,却连带着那些天真烂漫与晏晏言笑一并收入了磐石般的外壳里,再无迹可寻。
        风瑟瑟吹着,吹散多少经年过往。他沉默良久,又说——
        “小师兄,说来你可能不信,当年初到扶摇山时,我想着你是家里养大的孩子,可能怯生,曾想着以后要多照顾你些。”
        声音淹没在呼啸而过的长风里,起起落落、明明灭灭,听来很不真切。可程潜却蓦地浑身一僵,被那风里的花香一呛,竟想要流泪。
        一时间像是有什么自心泥里破土而出,苍白交错五彩,冰冷刺骨却又明暖如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杂糅在一起,最后嘭地一声,便全都随云烟散去了。
        都散去了,只剩下最初在破旧的不知堂前嬉皮笑脸的少年,上前亲昵地拉住他的衣袖,问:“小潜,昨天怎么不找我玩去?”
        岁华都瞬息,程潜恍然间才发觉,年幼时未曾好好看过韩渊几眼,到而今,他竟已记不清他那时的模样。
        他正欲开口说点什么,水坑却已扑棱棱地从远处飞了过来,而后停在他肩头,脑袋一歪道:“小师兄,我们该走了,大师兄说了元夕前得回去呢。”
        他一怔,抬头看了看天——是了,是该回去了。
        每次相见都不过浮光掠影般的匆匆,下次重逢不知又是何年。
        他又转身看向韩渊,对方倒早已收起了先前难得的柔软,不耐烦地摆摆手:“滚吧。”
        “四师兄,我们会想你的!”
        韩渊闭上眼皱着眉,一副很是嫌弃的模样:“想什么想,下次来记得给我带两只烧鸡就行。”
        程潜蓦地一笑:“知道了。松子糖还要吗?”
        “……要。”
        “那我们走了。”
        “磨磨唧唧,快滚。”
        程潜于是转过身去,向着苍茫的南疆天地,正欲御剑而行,却忽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信的。”
        随后扶摇而上,不多时翻飞的衣袂便消匿于云层之中,无影无踪了。
        唯余韩渊站在满地风尘中,一点一点地回过头,手里提着半壶凉透了的桂花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5 08:16
          再过月余,扶摇山上遍野的花就又要开了,花开烂漫,想必定会很热闹。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年没见过了。
          不过有大师兄那些个祸害在,回不去……
          回不去便也罢了。
          韩渊低头笑了一声,拎起酒壶猛灌一口,接着往树下一靠,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这是他唯一会唱的一首歌,是那年在扶摇山上,师父教的。
          歌声有些跑调,唱着唱着,不知不觉间,竟已是满面的泪痕。
          日光下泄,满地斑驳。
          ……他其实还想听师父再叫一声小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5 08: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25 14:09
              虽然不知道六爻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5 14:10
                但是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5 14:10
                  呜呜呜写得太好了我d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5 20:36
                    六爻真的是看一遍不怎么但多看几遍越看越挠心。。。师父和师祖的不可说,韩潭和唐轸的淡漠亲情,韩渊对扶摇的复杂情感,程潜寄身于玉的无奈,严争鸣一路磕磕绊绊的成长。。。唉,想想感觉就李筠活得最通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5 20:41
                      楼楼我就很喜欢六爻!世上永远没有真正的长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26 22:28
                        六爻他们五个师兄妹都……除了最最开始,都不曾真正快乐过吧,小潜不说了,被自己师弟捅死在岛上,后来为了回来也是历尽艰险;严娘娘莫名其妙做了掌门,从少年强行拉到了顶天立地的样子,等了小潜百年,终是从温柔乡里的纨绔熬成了一代英豪;水坑身有妖骨,非妖非人,半妖半人,生即血雨腥风,最后又是怎么征战天下的?韩渊自从中了画魂,就一去不回头,本性懦弱,因此被生出的心魔所控,永生永世守于南疆,再也回不了家;二师兄戏份不多,但从旁门左道走到真正的九连环,也曾顶过大梁,也有自己的梦想。再刷的时候看到开头的搞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六爻就是五个少不更事之人被命运与时间逼迫成长的故事,所幸他们五个还能在一起喝一壶不怎么纯的桂花糖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6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