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言情小说吧 关注:92,284贴子:282,077

《唯独对你野》 江野 谢怀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挺有意思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7 16:59
    aishu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7 17:01
      4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7 17:01
        2楼加3楼拼一起+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7 17: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7 17: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27 19: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7 19: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7 19: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7 19: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7 19:48
                      隔绝。
                        她在高二五班里,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和她熟一点的几位同学,基本去了文科班,不熟的,也没分到一起。
                        第二天算是正式开学的日子。
                        早读结束之后,后面的几张桌子依旧空荡荡。
                        江园晏是在宿舍,七点半左右才赶到教室,她面容清丽,穿着青春时尚,同她打招呼:“怀宁,早上好!”
                        “早上好。”谢怀宁浅浅地笑,继续被手里的英语单词。
                        班主任李美华是数学老师,一个戴黑框镜,略显刻板严肃中年妇女,一出现教室,气氛便诡异地安静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27 20:27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未来两年的班主任,我叫李美华,相信很多同学都认识我,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大家记一下。”
                          她说完顿住,教室安静了大概三秒,最后才响起掌声。
                          江园晏倒是笑得开心,凑到她耳朵跟前:“你知道这个李美华的花名是什么吗?灭绝师太,江湖人称李灭绝。”
                          “为什么啊?她看着也挺年轻的。”不太像师太的年纪,她不太懂这名号的由来。
                          “我也不知道,江湖人称,可能是老是臭着脸面部僵硬神似灭绝师太所以……额。”
                          灭绝师……不,是李美华老师严肃道:“从今天起,在座的各位就是高二五班的成员了,都来齐了吧,我先点一下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7 20:27
                           “夏杰。”
                            “到!”
                            “………”
                            “谢怀宁。”
                            “到。”
                             ……
                            “江焰。江焰?”李美华喊了两声,没人应,她她皱紧眉头扫视,“江焰在不在?”
                            还是没人应。
                            第一天上学就缺席,谢怀宁觉得这人胆大包天,江园晏仿佛早有预料,倾身在她耳旁道,“我觉得他们可能忘了今是开学的日子了哈哈。”
                            他们……所以不止一个?
                            “吴景界,吴景界来了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27 20:27
                            果不其然,又有两个名字没人应,老师脸色越发铁青,最后,重重地将花名册放在桌上,镜片下的眼睛肃然。
                              “我会尽快联系这三位同学的家长,大家不要被害群之马所影响,继续学习。”
                              “我觉得,花名册好无辜。”江园晏说道。
                              谢怀宁反应过来,没来的三位,应该就是后面几张桌子的主,她赶紧将书转移回来。
                              接下来的一天,后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这引起了同学们的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27 22:52
                              “听说,咱们班分到了三个体育生,不会就是那三个没来的吧。”同学甲望着后面一排,对同桌道。
                                “应该是吧,”同学乙环顾四周,“好像那个叫江焰的,不是挺出名的吗?”
                                谢怀宁无意听他人的闲谈,奈何这些人声音大,离她也近。
                                “敢惹灭绝师太的角色,我等真是佩服。”说罢又望她身后看去。
                                “园晏,出来一下好吗?”别班的一个女生在窗边,喊道。
                                江园晏没听见,谢怀宁碰了碰她的肩膀,“江园晏,外面好像有人叫你。”
                                “又是她。”江园晏面色不耐,推开椅子出了教室,“烦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27 22:52
                                 谢怀宁低头,原来她不是没听见,而是假装没听见。
                                  “园晏,你知道江焰他去哪……”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一分钟不到,江园晏就回来了,嘴里嚷嚷着:“这些人,天天都来问我同一个问题,烦不烦啊,以为我在他身上装了GPS吗,搞笑。”
                                  谢怀宁不明所以,把思绪收回,集中精力预习数学必修四,数学是她的弱项,即使是刚开学,她也不敢松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27 22:52
                                   第三天,后面三张桌子依旧空荡荡,谢怀宁犹豫着要不要在后桌借放牛津词典,这样方便拿,但想来想去,还是没放。
                                    化学课开始了,她正襟危坐,腰背挺直,手规规矩矩地交叉放在书桌上,聚精会神听讲。
                                    课还没上到一半,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报告!”声音非常洪亮,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教室门口。
                                    两个高大的男生先后进来,化学老师不满地看着他们:“赶紧进来上课!”
                                    还有一个,他慢悠悠地走了进来,个子比前面两个还高,斜挎着包,眉眼带着戾气,眼神冷厉,“报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27 22:52
                                    声音很沉,两个字脱了很长,看都没看一眼台上的老师,直接往后排走去。
                                      他们从她身侧经过,一股风撩起她耳边的几缕发丝。
                                      她刚抬头,忽地撞进一个冷厉的眼神中,那人挑了挑眉,朝她的方向点了点头。
                                      她不记得自己认识他,反应不及,慌张地低下头。
                                      “江焰哥,你的座位在这里。”江园晏用手指了指怀宁后的位子,“哦,那边那两个是吴景界和赵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27 23:22
                                      “嗯。”淡淡的。
                                        所以……他刚才不是和他打招呼?
                                        他是在同江园晏打招呼,她的脸腾地红了,温度骤然升高,她祈祷他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
                                        深呼吸几口,她翻开化学书,继续抄写老师黑板的笔记。
                                        “我去,这个教室的桌子还不如原来的呢,严重影响我睡眠质量。”吴景界不满道,看了看江焰的桌子,“阿焰,你运气不错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27 23:23
                                         江焰撇撇嘴,看了看前面的挺直背影,运气……的确还不错。
                                          江焰脑海中,焦急柔软的声音一晃而过,“同学,你醒醒,你怎么了?”
                                          那人意外掉落的饭卡,现在还静静躺在钱包,上面印着三个字,“谢怀宁”。
                                          “***今天早上还没睡醒,我妈就给我打电话,我才想起昨天就开学了。”赵煜抓了抓头发。
                                          “焰哥,你昨晚通宵怎么还那么精神?”
                                          “我肾不虚。”他回神,勾起一边的嘴角,戏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27 23:23
                                          “他一夜七次,赵煜你就不要比了。”吴景界是开玩笑,周围的几个女生却暗暗羞红了脸。
                                            谢怀宁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头皮有些发麻,她又往前挪了挪凳子。
                                            他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低沉清透。
                                            “后面的几位,麻烦你们上课时间安静一下。”化学老师扯着嗓子喊道,这几位应该就是他们班的体育生了,出了名的目无尊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27 23:32
                                            李美华觉得自己有必要树立威严,“你们这么大声会影响到周围的其他同学的学习。”
                                              “同学,我们影响你了吗?”她的肩膀被人点了两下,江焰弯腰,在她耳旁道。
                                              她如同受惊的小鹿,眼神澈亮又有一丝惊恐,“没……没有。”
                                              化学老师扶了扶眼镜,咳了一声道:“就算你们没有影响同学,也会影响到我上课的心情,质量。”
                                              “那老师你买个耳塞不就得了呗。”吴景界无所谓话音刚落,一阵哄笑声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27 23:32
                                               化学老师哑口无言,最后只憋出一句,“总之你们说话声小一点,好,我们继续看到第三页。”
                                                江园晏回过头说,“你们小声点,别吓到小可爱。”
                                                吴景界故作震惊:“就你?小可爱?”
                                                “啧,我是说我的小学霸同桌,人家认真听课呢,你们说话声小一点。”江园晏说道。
                                                谢怀宁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有些不自然。
                                                又听到略带戏谑的声音,“哪里可爱,我瞧瞧?”
                                                谢怀宁背部顿时僵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27 2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28 08: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28 08: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28 08: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28 08:11
                                                         谢怀宁没有当班干的意愿,只想埋头把学习搞好,暗暗祈祷分配到一个轻松点的职务。
                                                          她不安地绞着手指,和其他被点名的同学并排,站在台上。
                                                          台下的同学盯着台上的人,看戏一般。
                                                          她不太习惯站在那么多人面前,他们审视打量着,她觉得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索性在心里默背《出师表》,分散注意力,心跳有所平复……
                                                          “小学霸也真是可怜,***第一次庆幸我成绩差。”吴景界朝江园晏努努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28 15:49
                                                          “呸,你才可怜,不准用言语玷污我的同桌小可爱。”江园晏道。
                                                            “你们女生的称呼,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了。”吴景界搓了搓手臂,面露嫌弃。
                                                            江焰倚着墙,抬眼,一眼捕捉到她不安的眼神。
                                                            台上的人很纤细,小脸两颊浅樱,左手抓着右手食指,红唇微微张合,不知念些什么。
                                                            “吴景界在一众四眼仔中,简直是一股清流。”赵煜点评。
                                                            “那当然。”江园晏骄傲道,对着台上的谢怀宁挥手示意,当然,后者没注意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28 15:49
                                                             “焰哥,你有福了,有个这么好看学习又厉害的前桌。”赵煜隔着过道,一脸羡慕道。
                                                              江焰后背靠着墙壁,眯眸,漫不经心道:“厉害么?我看着有点傻气。”
                                                              “身在福中不知福,不如,我跟你换个座位,反正都是最后一排……”这样他就再也不用煞费苦心作弊了,直接伸长脖子就行。
                                                              然而,没等赵煜说完,江焰冷冷打断:“不行,她是我的……前桌。”
                                                              “好,安静一下,台上站的都是我精挑细选的班干部,班长,由林桢担任,团支书,由刘迪担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28 1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