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吧 关注:113,004贴子:2,167,690

鹰旗下的骷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鸽了差不多两年了,今天才啃完查理曼师战史,就简单发个帖,算是抛砖引玉了吧


回复
1楼2019-02-28 13:18

    本书作者与三位柏林战役老兵的合影,从左到右,柏林战役武装亲卫队11北欧师指挥官,武装亲卫队瑞典志愿老兵以及查理曼突击营指挥官(柏林战役前查理曼师缩编成为查理曼突击营,征询意见后,一部分人往西自寻出路,一部分就在这位指挥官带领下杀向柏林)


    回复
    2楼2019-02-28 13:22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武装党党卫军的志愿人员战斗生涯以一遭受系列报复性暴力攻击结束。1945年5月2日,柏林的查理曼大帝营的最后几十名幸存者聚集在帝国航空部大楼的废墟外,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名喝醉的红军士兵从他们中间猛的拉出一名士兵进行殴打,并向他头部开枪。他在加利西亚、波美拉尼亚和柏林的所有战斗中都幸存下来,直到这一谋杀行为扼杀了他的生命。他的同志们几乎没有办法,不能徒手去攻击看守他们的共产主义卫兵。对他们来说,去各种各样的奴隶营、监狱和刑场要花很长时间;只有少数人能活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8 13:25
        1945年5月8日,在德国的巴伐利亚,又有12名法国志愿者在残酷的血腥屠杀中被盟军的傀儡“自由法兰西”军队所屠杀,士兵们在施虐狂将军的心血来潮中杀害。他们的罪行:其中一人说的话让勒克莱尔觉得这是侮辱,(即质疑他穿着美国军服在做什么)。结果是所有的人都被命令杀死~当然是有记录的!他们以完好无损的荣誉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8 13:25
          他们从来没有让他们的盟友失望过;他们以一种激励人心的决心战斗,超越了暴力、污秽和恐怖的吞噬。没有什么比在柏林的法国突击营战斗到最后一发子弹更能代表他们的行动了。
          几乎三分之二的法国党卫军在战场上或被囚禁时死亡。然而,他们今天仍然是反对武装党党卫军及其士兵的无情仇恨运动的受害者,这场运动仍由所谓的“自由世界”和苏联集团传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8 13:25

            三位打过柏林的老兵,从左到右,北欧师指挥官,瑞典志愿兵以及查理曼突击营指挥官


            回复
            6楼2019-02-28 13:27
              早在1943年,武装党卫军就开始关注非日耳曼新兵的潜力;由于立场问题,他们更愿意将这一特殊类别留给国防军。但一些事态的发展慢慢侵蚀了这一政策,其中主要是武装党卫军野战部队的高伤亡人数和东线各族志愿人员(不仅仅是日耳曼人)展示的一般高作战能力。结果是在1943年,武装党卫队成为了一支真正的国际欧洲军队,并开始公开招募来自欧洲大陆各地的志愿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8 13:28
                在获得德国和法国政府当局的适当批准后,武装党卫军于1943年成立了一个法国党卫军志愿团,但是两年前,一些法国人在武装党卫军的各个部队服役(尽管是非官方的)。事实上,截至1940年5月1日,大约有84名德裔法国人和另外8名非日耳曼裔法国人在武装党卫队服役。这个数字当然会大大增加,但是直到1943年,法国志愿人员的人数还没有接近“法国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志愿军团”(法国反对布尔什维克志愿军团或简称为法国志愿军团)的人数。


                回复
                8楼2019-02-28 13:32
                  师团沿革就不说了,说一些战史里关于柏林的战斗细节吧
                  从1945年3月底开始,布里哥夫-库尔根贝格和他的下属驻扎在纽斯特里茨以东12公里的一个农场。他的两项任务是从“查理曼”师的残余部队和任何一个到来的增援部队中重建一个战斗群( Sturmregiment ),并沿着湖的周边从托尔恩塞向南建立防御阵地。


                  回复
                  9楼2019-02-28 13:39
                    4月23 / 34日晚上,大约4时,他接到两个电话;这些来自富尔斯坦伯格附近的武装党卫队人事处和集团军群的人员,他们都传达了德国国防军最高司令部的命令,要求库尔根贝格前往柏林,库尔根贝格抵达德国首都后,将会见步兵克雷伯将军和武装党卫队驻元首总部的联络官,他询问了军事形势,他被告知苏联军队已经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进攻,并且是两个突击集团军向柏林进发。但是有一些希望;已经与美国军队进行了一些接触,在西部,德国军队被告知停止抵抗,以便美国人能够第一个到达柏林。同样在拉特诺/根廷地区,温克将军指挥下的德国集团军准备转移到波茨坦,以打破苏联的包围圈,为美军腾出通道。


                    回复
                    10楼2019-02-28 13:44
                      期待更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9-02-28 13:49
                        布里格-库尔根伯格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与美国人的接触有可能拯救柏林吗?他看到了苏联在“解放”东部领土时的所作所为,他知道如果红军占领了德国首都,它将会面临怎样的命运。柏林不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但是自1945年2月1日以来,为了防御目的,柏林一直被建设成“堡垒”( fortress )。由于情况不太清楚,库尔根伯格决定组建一个战斗群陪他去柏林。[克鲁肯伯格回忆录中有一个模糊的区域,即法国党卫军战斗群的形成。他没有提到是否收到了命令“查理曼大帝”进入柏林的电报,尽管这已经得到了其他人的证实,无论如何,查理曼师这些九死一生的老兵坚持认为,必须组建了一个营级战斗特遣队来陪伴克鲁肯伯格一起战斗。】


                        回复
                        12楼2019-02-28 13:50
                          这一次,所有的法国人都准备战斗到最后。那些没有去柏林的人留在纽斯特里茨地区,准备防御工事。(实际上更多的意思是看情况自寻出路)然而,马约尔·德·卢佩主教的话仍然留在那些参战者的脑海中。他建议他们“保持真正的法国人”,他们必须记住“在上帝面前,他们发誓保护西方免受东方的威胁”。
                          库尔根伯格决定于8时30分离开纽斯特里茨。战斗群集结后不久,法国党卫军部队惊讶地看到一辆奔驰轿车在公路上快速向他们驶来,由全国领袖安保的党卫军亲自驾驶。军队立刻列队,但是希姆莱压根没有放慢速度,甚至没有朝他们的方向看。法国人认为他们的“全国领袖”肯定会停下来检阅他们,这让他们感到非常失望,但事实上,希姆莱是在与瑞典伯爵毫无希望的谈判,他心里还有其他事情。


                          回复
                          13楼2019-02-28 13:57
                            在给他们的车辆装载弹药后,这些人开始了他们的南方之旅。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大量的离开柏林的汽车和卡车,满载着来自一个或另一个行政机关的人员。这些人非常惊讶地看到法兰西党卫军们朝相反的方向移动,其中一人拦住了法国党卫军的纵队,告诉他们苏军的坦克在奥兰伯格附近出现,经由弗罗那努到达柏林的不是最快的。克鲁肯伯格随后搜索了他对战前柏林周围地区的记忆,并决定了走穿越纽鲁平路线。在弗里萨克附近,法国党卫军纵队转向通往汉堡的高速公路。他们发现十字路口交通拥挤,特别拥挤。速度慢到和爬行一样;各种各样的军队从他们身边经过,朝西方向前进。除了一小队来自“北方”师的部队被命令转移到荷尔斯泰因外,没有一名路过的士兵是武装党卫队。他们还遇到一些装备精良、状况良好的警察部队。然而,他们似乎很困惑,他们的车队混乱不堪。


                            回复
                            14楼2019-02-28 14:03
                              “查理曼”纵队在瑙恩的主要大道上行进时受到了一些轻型战斗轰炸机的扫射,但是损失很小,部队进入了乌瑟尔马克镇。这里的情况明显更严重;该镇的一部分遭到敌人炮火的袭击。库尔根伯格搜索了他战前对柏林郊区的记忆,并决定通过凯津改变他的行军路线。法国党卫军车队在凯津路上行驶了大约6公里后,看到了两个苏联纵队,一个从西南方向前进,另一个从东北方向向下移动。事实上,这些人是即将包围柏林的苏联坦克部队的先遣队。一旦他们联系起来,柏林就会被切断。


                              回复
                              16楼2019-02-28 14:07
                                包围圈的关闭只需要几分钟,所以库尔肯伯格停顿了一下,考虑了一下,如果他们继续前进,可能无法回头,如果法尔肯雷德农场附近运河上的桥被摧毁,可能无法前往柏林,而俄罗斯人也就在几百米之外!与此同时,苏联纵队的侦察兵已经发现了武装党卫队,并迅速将先头部队隐蔽起来,再等待更多的部队被调动起来。这给法国人带来了一点时间。走还有一线生机,前进一步真的无法回头,决定所有人生死的一刻到了


                                回复
                                18楼2019-02-28 14:10
                                  库尔根伯格然后决定继续前进,并冒着被切断的风险,这可能是(而且曾经是)!)他们进入柏林或者逃离包围圈的最后机会,随着车队继续前进,越来越多的红军士兵在远处被看到,但是这些苏联士兵认为党卫军“查理曼大帝”车队可能是他们自己的车队,并没有理会。因此,必须保持大胆的虚张声势。不一会儿,法尔肯雷德运河大桥就到了,而且完好无损!
                                  然而,带刺的铁丝网和反坦克障碍物挡住了桥的入口。一些士兵被派遣去移除他们。他们刚开始工作,桥就在他们面前爆炸了!一名士兵受了轻伤,掉进了运河被冲走,另一名腿部受了更严重的伤。但是这座桥现在无法通行。布里格。库尔根伯格立即下令将所有物资和弹药从车辆上卸下,分发给部队。从此以后,他们将步行前进。卡车会被缓慢送回,带着重伤的和有希望抢救的伤员,他们仍然以愚弄俄罗斯人的方式前进(他们做到了!)


                                  回复
                                  19楼2019-02-28 14:15
                                    连重武器都没了,步枪几公里对射有什么用?,HMG压制,导炮官干活才有用啊,或者是空军联络员,At炮也要有足够HE来充当野战炮啊,要不然我觉得都不如骑兵楔阵冲击或者密集冲击来的战果大,一堆人一爬,等着后面坦克和各种重武器支援上来就完事,这个战斗群gg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2-28 14:18
                                      法国党卫军士兵越过了受损的桥梁,并在道路稍远的弯曲处找到了桥梁爆炸的原因。这是一支三人的人民冲锋队,他们一直在守卫这座桥,命令在敌人接近时摧毁它。他们自然觉得“查理曼大帝”车队可能属于红军,所以他们尽了自己的职责!法国党卫军士兵现在被双方军队误认为是苏联士兵!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德国部队还愿意主动返回柏林参加最后的战斗,他们正在向西方狼狈逃窜


                                      回复
                                      21楼2019-02-28 14:19
                                        由此产生的大约20公里的行军距离比预期的要长一些。他们身边唯一通过的部队是骑自行车载着铁拳的希特勒青年团。途中的所有桥梁都没有进行防御准备;毫无疑问,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苏联坦克部队了。
                                        4月24日大约22时,战斗群抵达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在那里他们有幸找到了一个无人看管的空军食堂,疲惫而饥饿的党卫军士兵很快将该食堂的糖果,特别是巧克力制品吃掉。附近的所有房屋仍然被各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占据,而且看起来都很正常,因为从这些房屋中甚至可以听到音乐。看到这种“常态”,库尔根伯格穿过街区,征用了平民的车辆供他的部队使用。


                                        回复
                                        22楼2019-02-28 14:24
                                          休息一下再更,英语看的眼疼


                                          回复
                                          23楼2019-02-28 14:28

                                            查理曼战斗群进入柏林示意图 此时时间是公元 1945年4月24日 22时, 距离苏军开始柏林战役以过8天,距离希特勒自杀还剩6天,柏林投降还剩8天,距离德国投降还剩15天


                                            回复
                                            24楼2019-02-28 14:35
                                              完成这一任务后,克鲁肯伯格让他的手下休息了一会儿,尽管他们被小心翼翼地指示呆在树下或隐蔽的地方,以免被敌人飞机发现,然后和他的乌斯特夫-帕丘,开着一辆新购置的汽车,沿着俾斯麦大街行驶到勃兰登堡门,然后再到国会大厦。街道上一片寂静,两名党卫军军官没有看到任何防御工事的迹象。他们也能够在没有被军事哨兵拦住的情况下完全穿越这座城市!1945年4月25日00时30分左右( Wednesday ),车停在元首地堡附近。这里的哨兵不认识布里格-库尔根伯格,但是当他要求会见克莱勃斯将军时,他们把他和副官带到了一个通讯室,他们在那里被关押了三个小时( 克莱勃斯不喜欢武装党卫军!)。库尔根伯格利用这段时间打电话给了他的旧部,让他们知道他成功抵达柏林。在剩下的时间里,库尔根伯格和副官被留在柏林完全没有准备好迎击敌人工事中.对他来说,很明显,一个小型俄罗斯突击队可以在一次突然袭击中抓获掩体中的所有人员!


                                              回复
                                              25楼2019-02-28 14:43
                                                赞。
                                                其实现代法国,其部分地区的种族是日耳曼人,比如阿尔萨斯和洛林,本来就是德意志小邦,在德意志还是地理概念时期,被先行一步完成王权下的集权法国吞并,其大部分居民就是讲德语的日耳曼族,只不过法国强制推行法语而法国化。法国其他一些地区也有类似情况,比如法国东南部,原来就是北部意大利的一部分,其居民主要是意大利人拉丁,不是高卢人。


                                                回复
                                                26楼2019-02-28 14:47
                                                  最后,克莱勃斯将军在布格道夫将军(希特勒手下的一名国防军联络官)的陪同下露面了。怎么突然想起帝国的毁灭电影==
                                                  库尔根伯格在1943年自己在国防军时就认识克莱勃斯。两位将军都惊讶地看到党卫军军官。他们在德国各地发送了许多信息,要求军官和他们的指挥官到柏林来保卫柏林,但是库尔根伯格和他的法国“查理曼”部队是唯一出现的!



                                                  陆军将军们随后向克鲁肯伯格和副官帕丘做了一个情况简报,但是他们主要谈论了美国和温克将军未来的帮助,后者本应策划柏林的救援。轮到他了,库尔根伯格随后告诉他们,看到苏联的钳形攻势正向柏林北部和西部推进,但是这两位将军降低了这一信息的级别,称这些苏军部队的实力肯定很弱,无法与温克将军的士兵相提并论。克莱勃斯将军随后命令库尔根伯格会见第56装甲军的指挥官炮兵魏德林将军,以便在早上重新分配。


                                                  回复
                                                  27楼2019-02-28 14:49
                                                    大约5点,库尔根伯格回到体育场;天空晴朗,城市生活在继续,就像和平时期一样。防御部队就是找不到。休息了一会儿后,他来到第56装甲军的指挥所。他被允许出现在陆军参谋长奥伯斯特·冯·杜芬面前。魏德林将军本人也很快加入了他们,他给库尔根伯格留下了深刻印象,认为他是一个完全相信自己使命的人。魏德林指出,他仅在两天前抵达柏林,并被任命为柏林的“战斗指挥官”,但防御问题是很大的困难.他自己的装甲部队在最近的战斗中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他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他指挥的大多数其他部队都没有太大的军事价值。行政部门人员、人民冲锋队,希特勒青年团、空军辅助部队等分遣队。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准备好战斗并死去,但是只有意志在未来的日子里是不够的。


                                                    回复
                                                    28楼2019-02-28 14:56
                                                      这座城市的东南部被设计成“C”防御区,由第11北欧师志愿者的装甲掷弹兵部队负责,装甲掷弹兵师“北欧”,被分配到第56装甲军团。但是魏德林已经开始担心它的指挥官,布里吉夫-约阿希姆·齐格勒,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这个部队的控制。“北欧师”部队被发现在整个城市混乱地四处游荡。这就是为什么魏德林呼吁克鲁肯伯格来指挥,以解除目前无效的齐格勒。库尔根伯格对这一发现感到惊讶,因为齐格勒在前几个月的战斗中确实表现出色!面对这种情况,库尔肯伯格要求魏德林向齐格勒出示书面命令;后一个人随后被指示前往国会大厦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回复
                                                      29楼2019-02-28 15:00
                                                        库尔根伯格然后去了汉森海德大道上的“诺德兰”指挥部。他能够从远处看到它,因为没有人试图掩盖指挥所,许多车辆都公开停在那里。苏联空军也发现了它,几分钟前还轰炸了它。到处都是烟尘,有些人受伤了。库尔肯伯格会见了齐格勒,并向他通报了指挥权的变更。齐格勒泰然自若地接受了这一要求,并告诉库尔肯伯格,他不认为在这个地方可以坚持24小时以上。齐格勒认为,保卫柏林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陆军最高统帅部只是为了寻找替罪羊


                                                        回复
                                                        30楼2019-02-28 15:03
                                                          库尔肯伯格随后要求简要介绍总体军事形势,并询问齐格勒他在前线部署了多少部队。答案是大约70个人,其他所有的部队都在努力休息和恢复。此外,“挪威”团在蒂尔加滕集结,但齐格勒对其他一切都含糊不清,他与邻近的沃尔斯特姆部队没有联系。库尔肯伯格被一度令人生畏的党卫军部队表现出的松懈吓了一跳,他将大部分责任归咎于齐格勒抑郁的精神状态。


                                                          回复
                                                          31楼2019-02-28 15:08
                                                            4月25日12 : 00,齐格勒离开“北欧”指挥所,前往国会参议院;5月1日,在绝望的突围行动中,他会再次会见库尔肯伯格。布里格-库尔肯伯格随后派卡车从包括奥林匹克体育场在内的国会大厦带回了武装党卫军查理曼战斗群,与此同时,库尔跟伯格对周围环境进行了评估,注意到苏军炮火偶尔会横扫汉森海德大街。然后他走到前线,看看那里有什么。除了指挥所附近的几个北欧师士兵之外,他找不到太多自己的军队。在最前面的阵地上,分散的人民冲锋队成员只携带着已经耗尽弹药的缴获武器。他们似乎迷失了方向,不知所措


                                                            回复
                                                            34楼2019-02-28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