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动物迷吧 关注:3,608贴子:247,723

来几张翻译资料(附带我的看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915年出版的书

国内外打猎见闻
在亚洲和北美展开的一场大游戏
这部分是福特.巴克利
伦敦

满洲虎
满洲或者西伯利亚长毛虎的分布范围只能是大概估计的(猫属、老虎、蒙古栎)。直到最近,现有的证据只能表明这种动物分布是北至黑龙江流域;但是我从那些建设俄国沿河新铁路的工人、雇员那里得到一些可靠信息,在最近一、两年在比这个(黑龙江流域)更北的地方猎杀了几头虎。无论如何,保守估计这种虎从黑龙江北部直到朝鲜半岛最南端都有发现。
我听到有人宣称这种老虎在库页岛上被发现,但是所有我所收集到的证据无法证明这一说法,我是非常认真的。俄国政府的毛皮出口部门保存着详细的统计数据,从上面看库页岛从来没有收购到虎皮的记录。Mr.D,一个在这里经营着大规模渔业和贸易的人,向我保证他绝对听说过最近25年岛上曾有一只老虎被看见或者被射杀,而Mr.l,他曾经在这里度过一个冬天,为法国地理协会收集这个岛的总体信息和居民状况,我曾向他打听这个方面,他说没有发现老虎出现过的证据。
很多毛皮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北京市场,主要通过那些来自北部和西北部的商人带来,然而这种老虎的西界在哪里现在还没有确定。
在1899年我们开展了详细调查——路线是沿着现在的西伯利亚铁路线,最远从黑龙江边的赤塔州和Niertschinsk?(怀疑为尼布楚Nerchinsk)向东沿着大河(黑龙江)直到伯力(哈巴罗夫斯克),一直也没有获得老虎的信息,直到我们到了Blagovastchinsk?(怀疑为布拉戈维申斯克也就是海兰泡或者庙街),在那里我们找到了一个蒙古猎人他绝大部分时间在这片区域度过而且经常到南方长途跋涉,他能够给我接近这种长毛虎的一手信息。从他那里,我得知几年前,他曾见过一张虎皮据说是东面和南面带来的,但是多远他说不出来。
我沿着黑龙江的更进一步调查徒劳无功,尽管我采访了几位睿智的猎鹿人和猎熊人,


小结:
从地图上看Blagovastchinsk(应为Blagoveshchensk)的猎人应该是鄂温克人,时间是1899年,对他的采访和后续对当地鄂温克和哥萨克的采访得出一致结论,当地人从没有见过老虎也不知道老虎长什么模样,当地与地处小兴安岭北部的黑河市隔江相对——所以小兴安岭北部是老虎栖息地的说法是错误的。

(布拉戈维申斯克对面就是小兴安岭北部)

首先如果黑河(小兴安岭北部)老虎数量多,当地人(庙街人)不可能连听都没听过,即使老虎行事再隐秘,但是在当地居住了几百年的原住民(鄂温克人)猎人还有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甚至连一张老虎皮都觉得非常罕见,也不知道产地,这绝对不可能!!!他根本没必要撒谎,更不可能串通撒谎,所以当地没有成规模的繁殖种群,只不过偶尔有个体从此穿越并向北寻找领地。
其次,从植被上看,小兴安岭北部多为针叶林,且分布稀疏,不连续,郁闭度低,生产力差,另外当地冬季气温零下30-40度,过于恶劣。而老虎的生存要求非常高,繁殖雌虎的要求可能会更高。
而且,这次调查时间较早,结果真实度高。1899年老虎分布还非常原始,甚至连海参崴郊区街道上都经常发现老虎脚印,所以相对偏远的阿穆尔州布拉戈维申斯克不存在老虎已经被猎杀干净,导致人们看不到的情况。就算是1899年当地老虎已经被杀光了,难道当地人连一点老虎的记忆都没有???这更是不可能,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轻易回忆起20年前发生的事,一个原住民猎人甚至可以追溯到40年前,没有人相信对东北虎的大规模猎杀会早于——20年前即1879年。举例说,如果记者1980年到华南虎分布区采访,当地老虎已经绝迹,但是当地一定会流传下许许多多关于老虎的故事,如果到老猎人家采访还会见到珍藏的虎皮、虎牙,到林业部门还会看到狩猎记录——在哪里,哪一年打到几只。而在当地无论祖辈还是新来移民没人知道老虎,只是有人在其他地方见到过虎皮。所以当地即使有,也是百年一遇的游荡个体,非常少,更不是什么分布区,栖息地。
从后续资料上看,所谓的在外贝加尔和大兴安岭北部发现的老虎,也没有形成种群,不具备自繁自育的能力,只是些游荡个体:既没有雌雄虎成对活动记录、也没有雌虎带幼虎记录、更没有连续捕获记录(同一地点一年之内捕获3只以上,比如汤原县1913年捕虎28只)。它们是小兴安岭这一核心种群的扩散。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像中国的一句俗话“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随着60年代中期小兴安岭林业开发力度的加大,对这一种群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这些外围个体随着核心种群的衰落,一起消失了,不在见诸记录了。


回复
1楼2019-03-02 15:55



    收起回复
    3楼2019-03-02 15:58



      回复
      4楼2019-03-02 16:00

        直到半腐烂才被发现和扒皮,在这种条件下虎皮,经常是被彻底晾干,但是,唉!这个不幸的猎人他的猎获物在首尔市场上经常只能卖f20-f40.当这种虎皮被浸入鞣桶中,几乎所有毛都掉光了。
        我最成功的狩猎是在珍岛上进行的,位于开放港口木浦东南方向大概30英里(48公里),朝鲜半岛西南角。被一条二至三英里(3至5公里)宽的海峡与大陆隔离,通过这样一个风大浪急的海峡只能用大船不停调整方向而且要用时30分钟,而老虎呢能够轻而易举的而且经常应对如此猛烈的海浪。这个岛的面积和怀特岛(怀特岛面积381平方千米)差不多,岛上植被很少,当下雪时就可以相当准确地判断岛上是不是有老虎,岛上居民会给我提供线索,发现新鲜而准确的足迹会获得丰厚报酬。有一次我在岛上得到好消息-岛上来了4只老虎,其中一只雄虎和一只雌虎相当大,另外两只是二到三岁的雌虎。前两只我在随后的第一、二天捕获了,其他两只被向导发现在距离海峡最近12英里(19公里)的地方折返了,第二天她们的足迹在海边泥滩上被发现,是朝向海滩另一侧大路方向的,但是我始终怀疑老虎会在冬天水又如此深的情况下去泅渡我又接着狩猎了十天,在此期间再没有发现新鲜足迹。三周后岛上又有新消息——发现了另一对虎,于是我马上返回了,但是我们jumped one(应该是跟丢了一只)以后我在也没有看到其他足迹。一周后,这两只虎的足迹也被发现穿过泥滩并朝大陆游去。一年前(1914)年一只老虎尸体被冲上日本西海岸的松江港南部,这里距离有虎分布的大陆最近也得120英里(200公里),它到底从哪里单独来到这里,在当时出版的报纸上,情况是虎皮被拔了下来,仍然新鲜的虎肉被出售。Ono wonders if the poor brute may have been some tigrine PilgrimFather driven from his native land through the persecution of the newconquerors of Korca!(这句话极难理解)
        对老虎的需求是日本这个高度文明的种族遗留下的一部分野蛮迷信的东西。一个政府高官紧急向我订购一个老虎肩膀,当听说
        小结:
        珍岛离大陆只有最近550多米,根本没有3到5公里。作者认为在树木稀少的地方狩猎,干扰较少,视野好,能够得到不错的收成。
        作者自己野蛮无耻,要猎杀尽所有见到的老虎,幸亏有些老虎及时逃离,反而恬不知耻侮辱朝鲜人和日本人野蛮。
        作者在木浦港附近射杀的老虎

        这张是作者在珍岛猎杀老虎的清晰照,可以看到作者所描述的稀疏植被,奇怪向导中怎么有穿长袍马褂的


        收起回复
        5楼2019-03-02 16:02

          他们向我保证我打到的只是一个极普通的老虎。一个人甚至断言十年前他在釜山和木浦之间打死一只虎测量结果至少比我的要长3英尺(91公分)。
          在南朝鲜我极少听到老虎被陷阱捕获,尽管在山林旁的大部分村庄都可以看到 ruins——一种我以前从没看到过的装置——一种用石头制造的箱式陷阱,诱饵是用一只活的猪或者狗。老虎,当足够深入陷阱,会踩中一块板子上面通过游离的绳子连接着悬挂的门,门就会释放下来。一旦被抓,可怜的野兽就只能被饿死,但是如果虎皮上有一个洞价格就会被砍掉一到二日元。一个寺院在一到两年前我拜访过,旁边有一个陷阱是年轻僧人建造的,住持告诉我,要用三个星期以上老虎才会死。
          在那些快乐的时光——在日本占领和随后没收火器之前,那时候虎患是很严重的,本地和邻近村子的活跃青壮年成群结伙,或许六个人,带着火绳枪,而更多的人带着沉重的长矛,会安排在临近山里搜寻一到两天。这些猎人偶尔会成功,但是不论如何他们释放排解掉心中的无聊,不论成功与否,在劳动结束有一个很好的借口来开怀痛饮。有些时候其中一个猎人会受伤或者死亡,而且不止一个我的向导(助猎者)向我展示这种由于以上原因造成的“受尊敬伤疤”。
          本地猎人,对于老虎将走向哪里和在什么时候动身都能做出相当准确的判断,但是生长着非常稠密的灌木丛很难找到一个开枪的机会。一天之内曾有两次,我找到并追踪老虎的踪迹,一个大老虎在离我几码外的地方走过,但是我既不能看到,也不能听到它,然而可能性很小,尽管这里地面上有雪并铺着枯叶。
          这里对于那些大型竞技猎人来说是一个普通主意——特别是那些已经在印度进行过很多狩猎的人——猎捕长毛虎要比它们的南方表亲危险性小得多。我不知道这种观念如何形成,任何到这里旅行的人无不对当地人对这种野兽所表现出的深深地恐惧印象深刻,不论是中国、朝鲜、或者满洲。所有人都可以为老虎的狡诈和残暴作证,如果一个人只是听,
          小结:
          韩国人用一种石制的屋子,诱捕老虎,但是老虎生性多疑,很少上当。
          朝鲜开关之前有严重的虎患,当时青壮年经常上山打虎,但是由于武器原始粗陋,基本打不到老虎。
          就是这样的猎杀,终于韩国最后一头老虎死于1921年

          韩国在1900前到底有多少老虎?恐怕从没有超过50只吧......


          收起回复
          7楼2019-03-02 16:07

            有很多关于老虎伤人和杀人的的故事会进入耳中。我自己看到两例发生在家里的攻击也许说是无缘无故的,但是除非老虎被惊醒(否者不会攻击),在1903我组织的考察中,一个我最好的向导(助猎者)被老虎杀死,还有一个受重伤。
            我发现一个非常普遍的观念就是满洲虎的尺寸比不上印度亚种,那些我所引用的数据和“大型游戏记录”会充分证明(完全有印度虎大),相对于它们的长度也是,我相信这种老虎相比于其他种类有着更大的胸腔,也肯定会更重,更长。
            如果问我哪里的长毛虎更容易捕获,我会推荐那些年富力强的猎人去试一试Irma(疑为伊曼),或者伯力到海参崴铁路上的其他地点,在海参崴的狩猎圈你会得到最近期的消息——告诉你哪里——是能给你提供最佳机会的地点。对于一个年长的猎人,或者不愿去干在深雪中追踪这件苦差事的猎人,我会推荐木浦周边区域。在哪里房子大部分是肮脏和充满害虫的,我忘记了在寒冷的环境里带帐篷,但是在寺院里会找到价格公道的住所,在周围树木稀少的土地上分布着少量的小树林。在这里狩猎将很容易锁定目标,但是没有政府给警方开具的文件,你会很难找到助猎者,特别是现在当地人被禁止携带火器。
            你需要有很大的耐心而且一定数量的失望是难免的。一个冬天,在42天的狩猎里,我自己看到了5只老虎,在不同次的狩猎中我收获了3只,但是我从没有得到开枪的机会(都是他的助猎者打死的)。如果一个人足够幸运杀死了一只雄伟的动物,我想,他会认同——相比于所取得的成就,所有克服的困难都是值得的。偶尔,老虎会在你头上的地方,我曾经不经意间瞥见——我沿着石头山脊上行走,惊起了一只老虎,然后它夺路而逃,它的睡床向我展示——它躺的地方能充分看到——我在我所居住寺院里的一举一动。
            一个著名的美国猎人在大约十年前,在木浦区域行走时,看见一只老虎在大石头下,距离路面大约几百英尺高,他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潜行,
            小结:
            狩猎要聘请几个熟悉情况的当地人保护自己。
            为了吸引人到这里打猎,发展地方经济,作者开始吹捧当地的老虎。
            为新到猎人推荐地点:沿着乌苏里附近铁路选址;如果不想雪地追踪,可以到朝鲜半岛南部,雪少,树木稀疏,视野开阔。
            作者枪法很烂,自己的成绩,都是当地助手打到的,但老虎归自己。


            收起回复
            8楼2019-03-02 16:09
              今天朝鲜到底有多少老虎,恐怕除了朝鲜人自己没人能给出答案......
              据说是一张北朝鲜拍到的老虎


              1974年北朝鲜猎杀的老虎,谁知道中间撞壁的那家伙,太缺德了,真想把它碎尸万段


              收起回复
              11楼2019-03-02 16:14
                库页岛不是明确记载过有东北虎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3-02 21:12
                  在那能读到这么好的资料,卡拉瑟还写过另一本《Unknown Mongolia》,大概是1909-1911年。


                  收起回复
                  13楼2019-03-03 08:19
                    一直以为有明确的记载之前,北至外兴安岭,西至贝加尔湖畔都是西伯利亚虎的传统栖息地。看来要打上问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03 12:18
                      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03 15:03
                        先说一点,个人认为库页岛是不可能有老虎种群的,但是绝对可能有流浪老虎流窜过去,雄虎可能跑到500公里以外的地方,说明哈巴罗夫斯克的老虎种群分布比今天更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03 16:16
                          楼主是否能找到资料证实一下远东豹的历史分布,我对这个太感兴趣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03 17:07
                            俄罗斯人画的远东豹历史分布图,没算完达山和小兴安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3-04 19:11
                              丛林孟虎性格果然暴躁,把整个帖子都删了@猫猫咪咪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3-07 07:22
                                中亚区域里海虎灭绝原因初探及苏联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
                                苏联作为曾经的超级大国,不仅拥有强大的国力,更占据着幅员辽阔的国土,与之相伴随的是多种多样的生态环境。广阔而富饶的荒野,孕育出两种长毛虎——东北虎和里海虎,就像两颗明珠一般点缀在红色帝国的东西两端,给广阔的荒野带来神秘与活力,更彰显着强大与威严。但是遗憾的是东北虎存活至今,种群仍富有活力,里海虎却离我们远去,是否还有遗留至今仍是一个谜团。
                                有着奇特外貌的里海虎


                                或许在我们大家眼中,苏联是东北虎的“救星”,但又是灭绝里海虎的“刽子手”,难道苏联真的“厚此薄彼”将一个捧为“掌上明珠”,另一个“必欲除之而后快”吗?接下来让我们通过有限的资料,一点点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尽最大可能接近事情的真相。这里将本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原则,不偏信,不盲从,一切都要用证据说话。


                                收起回复
                                20楼2019-04-11 16:11
                                  这里我们从中亚地区入手。
                                  中亚地区并不是我们想象中——无边无际的戈壁荒漠,在大河两岸却是“世外桃源”,瓜果飘香,牛羊肥壮,物产丰饶,文明悠久绵长。因为相对较低的纬度、充足的日照,再加上山脉阻挡了南下的寒流,无霜期长达200——300天,可以种植很多在苏俄其它地区无法成熟的作物,中亚曾是世界重要的棉花产地,又是苏联稻米、葡萄、玉米最主要的产地。其中阿姆河水量极其充沛,与黄河相差无几,且是养分极为丰富的高山雪水,从云端一路奔流而下带给人世间无尽的美好。曾经这些河水大都汇入咸海(Aral sea),裹挟的泥沙冲击成巨大的河口三角洲,滋润着广阔的图盖植被(Tugay,苇丛和杨柳灌林)和丰饶的草场,使得野猪、布哈拉鹿和狍子等有蹄类种群兴旺,而老虎也在其中若隐若现。在大河日夜不息的奔流下,汇聚成富含养分的咸海,水边渔业兴旺、灯火通明,这里最大年渔获量可达4万吨,占苏联的1/6。夕阳西下,渔舟唱晚在这里上演了无尽个世代,而今天这一切统统化为乌有,只给人们留下无尽的遐想。
                                  曾经的富饶
                                  河水滋养下的绿洲

                                  现实的变化——里海虎在中亚最重要的据点咸海,早已枯萎


                                  动态图

                                  曾经漫步其中的老虎


                                  收起回复
                                  21楼2019-04-11 16:13
                                    老虎作为顶级捕食者,代表着最完美的环境,虎的兴衰就显示着环境的变化。那么里海虎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绝的呢?让我们看一下比较流行的英文资料,

                                    Until the early 20th century, the regular Russian army was used to clear predators from forests, around settlements, and potential agricultural lands. Until World War I, about 100 tigers were killed in the forests of Amu-Darya and Piandj Rivers each year. High incentives were paid for tiger skins up to 1929.
                                    直到20世纪初,俄国正规军被用来清除森林、定居点附近、潜在农业用地及其周围的捕食者。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阿姆河和喷赤河附近的森林里每年有100只老虎被杀害。对虎皮的高额奖励一直持续到1929年。
                                    这里苏联将大部分责任甩给了沙俄,这很可能就是苏联科学家写的(有一定政治倾向),反正沙俄已经不复存在——死人口里没招对,那么一切坏事都是集世间所有丑恶于一身的沙俄干的。潜台词是苏联捕杀数量少,不足以威胁到里海虎种群,而且等到苏联想要拯救时,因为数量太少,并且技术落后,已经无力回天了。这与我国有关东北虎的论文一个论调,谈到东北虎濒危先是把满清、沙俄、日本、民国一顿臭骂,然后再提到自己(而实际上就是自己造成的)。
                                    而且一战前沙俄动用军队每年在阿姆河及其支流喷赤河流域每年捕杀100只以上老虎,这明显就是放卫星+信口开河,首先,有限的面积供养不了那么多老虎;第二,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捕杀了如此数量的老虎。既没有相关的捕杀记录(如1919-1942朝鲜半岛捕杀97只老虎),也没有留下很多照片,如果每年捕杀100只以上猎人一定会拍照片来晒一下成就,因为竞技猎人不差钱,军队猎虎一起合个影也并非难事,但是晒东北虎的照片比比皆是,就连捕杀量较少的朝鲜半岛,晒两只东北虎“合影”的也并不少见,但是猎杀里海虎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两只以上里海虎的“合影”更是从未见过,这绝不是年捕杀量100+以上老虎种群所应该呈现的。
                                    东北虎极大的产量

                                    即便是捕杀量较小的朝鲜虎,两只老虎的“合影”也是屡见不鲜



                                    而关于里海虎的照片只有寥寥几张,屈指可数
                                    唯一一张证明沙俄军队猎杀里海虎的照片。

                                    突厥斯坦国家是事件亲历者,这些国家既憎恨沙俄同时对苏联也没有好感情,不偏不倚,它们的表述应该比较真实。

                                    几种原因导致里海虎灭绝。在20世纪上半叶由前苏联奖金推动下的,以投毒和设置陷阱为手段的广泛的灭虎行动一直持续到1930年代(Geptner and Sludskiy,1972)。在前苏联时期数不清的灌溉工程和农业项目摧毁了沿着主要河流、湖边的图盖林地(一个沿河和岸边包含树、灌木、和湿地植被)和密实芦苇丛——而这都是老虎的主要栖息地。老虎的主要猎物野猪、布哈拉鹿,也在河边的栖息地消失了(Sludskiy,1953,Geptner and Sludskiy,1972)。在前苏联时期1947公布了一个完备的捕虎禁令,然而偶尔的猎杀导致中亚的老虎在1950年代完全灭绝。(Geptner and Sludskiy,1972;Sludskiy,1973)
                                    其他有关在中亚引入老虎的论文中,也认为对里海虎的真正毁灭性灾难始于1920年代,这正是前苏联统治时期。
                                    所以说在沙俄时期里海虎已经大部分灭绝是荒谬的,首先沙俄孱弱的国力无力向中亚大规模移民。中亚刚刚被俄国吞并,还没有消化好。尤其是当地人口众多、文化发达、宗教势力强大,不同于西伯利亚、远东等地只有少数通古斯人。所以沙俄必须照顾当地人利益,最明显的做法就是保留了希瓦、浩罕、布哈拉三个汗国。由于无法做到像苏联那样强而有力的控制,就只能实行像英属印度那样的间接殖民统治,更无法从根本上改变里海虎的栖息地,在栖息地不被破坏的前提下,只要不是像对待华南虎那样的灭绝性捕杀,不会对里海虎产生多大影响。之所以派驻军队是为了保护斯拉夫移民,因为河中地区的“伊斯兰化”已有上千年历史,所以应该是排外的。俄国移民是东正教徒,很容易被极端分子袭击。军队的主要职能是,保障居民安全,打虎是随带的事,并不是专职工作。


                                    19世纪后半期的突厥斯坦


                                    布哈拉汗国末代可汗

                                    布哈拉汗国——曼吉特王朝末代可汗穆罕默德·阿利姆(1880年-1944年),1920年在苏军攻打之下退位流亡国外


                                    收起回复
                                    22楼2019-04-11 16:16
                                      既然沙俄是被“冤枉”的,那是不是就可以说苏联灭绝了里海虎呢?
                                      同样缺乏足够的证据,只有一点毋庸置疑——里海虎确实是在苏联时期灭绝的。
                                      但没有相关证据表明,苏联对里海虎采取了有别于东北虎的灭绝性措施。

                                      让我们先看一下,哈萨克斯坦学者的描述


                                      Sludskiy(1953)报道1840-1850年在阿姆河流域每年大约50只老虎被杀害,大约每年每100平方千米图盖生态系统捕杀一只。Chernyshev
                                      这里认为对里海虎最大规模捕杀发生在1840——1850年,在阿姆河流域,每年40——50只,这明显是由当地王公捕杀的。
                                      即便苏联早期用奖金诱惑人们捕杀里海虎。但也只是平民利用毒药和陷阱,这种原始的捕虎方式古已有之且从未间断,老虎上不上当全凭自愿,所以捕到老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并且苏联的奖金也不是关键因素,因为捕到老虎这种动物在任何时期都不会犯愁销路,在苏联统治之前很可能——售价要比苏联的“奖金”高得多,所以说如果是因为金钱+毒药+陷阱奏效的话——那么里海虎在古代就灭绝了,根本活不到20世纪。再加上苏联一直没有发枪组织打虎队搞物种灭绝,即便当时苏联可能有上千万只莫辛纳甘。苏联的行为说白了就是收购虎皮换外汇——但是在之前任何时期虎制品都不乏销路。总的来说苏联对猎虎行为采取放任态度,既不支持亦不反对。但如果没有采取灭绝性措施应该不会让老虎过早灭绝。
                                      而且两份资料都提到,在30年代苏联不再提供奖金了,至于具体是哪一年没有明确记载。这是为什么呢?我假设两种可能性,并分别论证。
                                      一、因为战争,虽然二战还未爆发,但是30年代的经济危机,使原本就不和谐的国际环境此刻更是剑拔弩张,苏联自然不能独善其身,亲身经历了苏芬战争、苏波战争、诺门坎冲突、还吞并了波罗的海三国,间接卷入了九一八事变、西班牙内战、抗战全面爆发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场新的世界大战迫在眉睫,苏联此刻全民备战,无心打虎,另外由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制裁,虎皮没有销路,也就不再热心收购了。
                                      二、苏联有意保护里海虎。


                                      我们先分析下第一种情况,先看一个例子,1939年8月1日苏联政府拨款 2000 万卢布及大量机器、建材用于修建费尔干纳大运河,沿岸16 万人参加。历时45 天,一条长270 公里、宽 25~30 米、深 34 米的运河建成。这是比猎杀老虎大得多的工程,而此时已经非常接近二战全面爆发,并且1939年5月11日诺门坎战役已经打响,所以说因为战争放弃猎虎不成立。况且中亚五国本就是被迫加入苏联,就是五个附庸,对备战根本不热心,最多只能是两不想帮,再加上中亚五国远离主要战场,也没有必要部署什么军队、装备。所以政治不会干涉到猎虎这项微不足道的事。
                                      第二种情况,让我们先看一下30年代东北虎的待遇,在1935年在滨海边境区成立了锡霍特-阿林和拉佐夫斯基两个自然保护区;再回到中亚,1938年塔吉克斯坦成立该国第一个自然保护区tigrovaya balka保护区(老虎沟或者虎谷保护区),这说明苏联并没有厚此薄彼,把里海虎归为害兽。虽然虎谷保护区比远东的保护区晚成立3年,但我们要考虑到,行政区划的关系,滨海边疆区是普通的州,而塔吉克斯坦是加盟共和国有一定自治权,办一件事行政成本要高一些。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tigrovaya balka保护区,面积却只有495平方公里,位于瓦赫什河与喷赤河交汇处,在30年代统计保护区内有12-15只里海虎。该保护区是记录中里海虎在中亚最后消失的地方。


                                      这里是典型的图盖植被,图中的大河为瓦赫什河


                                      另外30年代苏联在远东展开捕虎行动,应该是想建立老虎人工圈养种群。今天我们知道苏联建立了东北虎人工种群。


                                      当今的猎人们被科技给宠坏了,可以前确实有真正的虎捕手:Averian切雷帕诺夫,米诺波波夫,卢卡戈布诺夫,瓦西里格卢沙克,罗迪恩科津,有名的博根切维兄弟,库拉基,托斯莫夫。仅仅在1930至1940年的夏季,伊曼盆地(今日的布尔萨亚乌苏尔卡)的俄罗斯虎捕手用双手捕捉到四十只虎崽子,每只大约八十公斤重,和九只成年老虎。如今也没有人即使能记得瓦西里格卢沙克徒手捕捉到多少只虎。在五十年代,弗谢沃罗德塞索耶夫写到这些无畏的男人:“不对,bogatyrs(俄罗斯神话里的英雄)在俄罗斯并没绝迹!”


                                      当时有没有给里海虎建立种群呢?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凭我感觉应该是考虑了。
                                      让我们看一下两种老虎的学名:
                                      Panthera tigris virgata( 里海虎,Illiger, 1815)
                                      Panthera tigris altaica(东北虎,Temminck1844),
                                      可以看出因为更靠近欧洲,里海虎命名时间比东北虎早得多。所以苏联人应该知道这是两种老虎,应该分别捕捉,分笼饲养。估计苏联在30年代也在尝试为里海虎建立圈养种群,由于野外数量太少,难以捕捉,应该就不了了之了。


                                      苏联生物学家Sergey Ivanovich Ognev 在他的著作《 Mammals of Russia and adjacent territories》中的里海虎照片,应该是拍摄自苏联动物园。





                                      回复
                                      23楼2019-04-11 16:20
                                        既然猎杀证据不足,环境破坏也不是原因,只剩下一个最大的可能——疫病。
                                        是什么疫病如此剧烈呢。我推测最大的可能性是猪瘟。中亚自古干旱少雨,经济也是半农半牧,本不适合养猪,8世纪末伊斯兰教传来之后更不允许养猪,所以当地的野猪没有经历过猪瘟,缺乏免疫力。
                                        但是苏联建立后,强势的红色帝国本着“各个民族一家亲”的原则向中亚地区大批移民(苏联的政策性移民要比沙俄的软弱无力的奖励性移民规模大得多),再加上苏联都是“无神论者”——会压制伊斯兰教,强调“改天换地”在不适合养猪的地方照样能发展养猪业。
                                        欧洲移民很可能带来大批家猪,有些猪会在沼泽地附近放牧,甚至有家猪重新野化为野猪的可能性,猪瘟也就传给了毫无抵抗力的野猪。再加上图盖植被中野猪密度高,分布面积小而集中,一时间可能会死亡90%以上,等到几年(具体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后野猪恢复数量,老虎却都饿死了。
                                        另外,由于人类沿着阿姆河、锡尔河建设定居点,开垦耕地,阻断了老虎种群之间的迁徙,虽说中亚地广人稀,但是老虎的迁徙却必须沿着水源移动,如果在沙漠中迁徙,不但很难找到新的栖息地,而且用不了两天就会渴死在沙漠中,如果一个地区有蹄类数量急剧下降,老虎却又无法寻找新家园,就只剩“坐以待毙”了。
                                        另外河岸两侧的农田,直接降低了老虎捕获猎物的几率,一方面开垦草场破坏了赤鹿的食物来源,而且有一些野猪会偷吃庄稼,必然遭到人类报复。再加上过多的农田阻断了荒漠中食草动物和老虎之间的联系,尽管老虎不能深入荒漠捕杀野驴、赛加羚羊、鹅喉羚等,但是食草动物都有一个“刚性需求”那就是喝水,老虎栖身的图盖灌丛几乎是荒漠中唯一的固定水源,老虎只要掌握了它们喝水的节律,就可以“守株待兔”稳捞一笔外快。
                                        来到图盖区域饮水的高鼻羚羊群





                                        但是过多的农田村镇让食草动物饮水之路变得危机四伏,甚至“望而却步”,间接降低了老虎的福祉。
                                        总的来说,我认为造成老虎灭绝直接原因是猪瘟,其他都是次要因素,当然以上都是推测,大家也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


                                        收起回复
                                        25楼2019-04-11 16:26
                                          西方人总是发一些不切实际的“高见”,我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收起回复
                                          26楼2019-04-11 16:27
                                            掌宽15厘米,步幅达七十厘米的疑似老虎的生物零七年时在华南的赣粤边界发现了疑似老虎的动物@LHT666666 @永不消退暴风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4-12 10:46
                                              记者从华南濒危野生动物研究所获悉,广东粤北山区频频传来发现华南虎的脚印、粪便等消息。该地区到底是不是真有“兽中之王”华南虎?记者连日来联同广东省林业局、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等多位专家深入到粤北始兴县车八岭、仁化县、乐昌等深山老林地区,进行了一次惊险而刺激的寻虎大行动。

                                              据专家介绍,近10年来对华南虎的调查发现,仅在南方部分省区野生华南虎目前仅剩20~30只,其中与湘、赣接壤的广东粤北林区有6~8只。同时,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W F)最近列出的世界十大濒临灭绝的生物物种中,华南虎高居前列。有专家估计,现存5个亚种的老虎当中,最先灭绝的很可能是中国的华南虎。

                                              野生虎拖走大野猪

                                              记者随同广东省林业局毕肖峰工程师、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省动物学会秘书长袁喜才等一行5人于5月13日早上8点从广州出发,沿京珠高速公路北上。我们首站是广东始兴县的车八岭。

                                              一路上,袁教授向记者介绍,车八岭自然保护区是我国以保护森林和野生动物为主的保护区之一,属典型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区,总面积达7545公顷。全区以中山低山为主,相对海拔在500~800米左右,最高峰天平架海拔1266米,是华南虎活动的中心地点。区内保存着130多公顷高山灌丛草坡,植物种类以芒草、杜鹃、小叶石楠等组成,草被层丛高茂密,是华南虎经常出没的地带。


                                              威猛的华南虎

                                              车八岭保护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5月14日上午,牛家山乡上菅村一名30来岁名叫德古的人,在天平架周围的山坡上亲眼目睹一头体重约100多公斤的华南虎撕咬野猪的惊险一幕。

                                              5月14日凌晨5点多,记者一行跟随车八岭工作人员冒雨驱车两个多小时来到牛家山乡上菅村。在村民的引领下,终于见到了德古。随后,德古带领我们顺着一条小道往天平架方向走去。德古告诉记者,由于天平架一带经常有野猪出没,村里人经常在天平架周围的树丛里放着一种15~20厘米的夹子夹野猪,一般隔三五天就上山巡视。去年德古就曾用夹子夹到3头100多公斤重的野猪。德古告诉记者,他目前已在不同的山林放了5个夹子,现在要走的地方只是其中一处,“小心走路,不要被夹子夹到了。”德古不时提醒着。

                                              约走1个多小时,在一处斜坡式的山道旁,德古指着约200米处长满乔灌木的斜坡告诉记者:“呐,我就是站在这里发现老虎的,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害怕哩!那个夹子现在也找不到了。”

                                              德古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那天上午(不知道几点钟),我像往常一样上山巡视,当我离放夹子的地方还有数百米时,突然听到一阵野山猪的嘶叫声,我激动地猛奔跑过去,当时因激动过头,一不小心滑了一跤。当我爬起来,也就是在我们刚才站的那地方抬头看时,却看到一只长约1米左右、体重约100多公斤的黄斑老虎,它正用其有力的前掌和爪子猛力地拍打着野猪,并撕咬着野猪的喉咙,被夹子夹住一条腿的野猪在拼命地挣扎。”

                                              “我当时吓得趴在杂草中动都不敢动,连呼吸都不敢……也不知过了多久,野猪没出声了,那只虎就是在这里拖着野猪往密丛中走去,我回家后就大病了七八天。”记者看到,德古的脸上不知何时已汗流满面。不知不觉,我们已到达德古刚才所指的地方,德古指着一处杂丛说:“当时这夹子就摆放在这里。”德古说,猎人一般放夹子,都会留一些东西作标志,如在那里将树丛打成一个结或挖一个小坑等等。记者看到,在杂丛旁边的确有一个直径约50厘米、深30厘米的圆坑,但坑里已长满绿油的杂草。

                                              德古大病一场后,过了10多天才向车八岭保护区报告。当保护区工作人员去现场勘查时,由于那段时间雨水多,已看不到任何痕迹。

                                              华南虎一次咬死5只羊


                                              在车八岭呆了10来个小时后,5月14日下午2点钟,记者一行又快马加鞭赶往位于仁化县长江镇浒松村。2002年11月28日上午9时50分,村委会接到长江镇浒松村腊树下村小组村民曾考明的电话,称其饲养的黑山羊,前日在野外被一大型食肉动物咬死5只咬伤1只。在目击者之一的仁化县林业局华南虎保护分站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直奔现场。

                                              我们的车从仁化冒雨两个小时赶到浒松村,不巧的是,曾考明一大早就出去了。从浒松村顺着一条水泥路驱车向南行约5分钟后,车便在一片稻田边停下。华南虎保护仁化分站站长黄垂江指着一片斜坡对记者说:“那6只羊就是在这片山疑被老虎咬的”。

                                              顺着一条布满刺骨杂叶的羊肠小道,记者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上爬,心里既兴奋又紧张,脑里不时浮现老虎的形象,好像一不小心老虎就从那密丛中猛扑过来。约爬了10分钟,黄站长指着羊道旁一杂草地对记者说:“我们就在这里发现被吃掉只剩下头的黑山羊,旁边是一摊已凝固的血迹……”黄站长又走到5米开外一处坑口深沟边,“这里又有一只大母羊被咬伤”。记者看到那深沟约深50厘米左右,深沟那边正好是一片稻田。黄站长又指着稻田100米处的地点说:“那里又有一只被咬死的山羊,当时旁边有一堆烧掉的稻草灰,稻草灰上还留下清晰的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4-12 11:20
                                                零二年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4-12 11:20
                                                  权威部门调查结果显示:粤北山林有6只野生华南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4-12 11:21
                                                    据粤北华南虎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多年的调查,粤北山区华南虎野外种群有6只左右,其中5只成年虎,1只幼虎。近10年来,粤北山区共有34次发现华南虎踪迹的报告,而去年至今就有5次。这些报告包括发现华南虎的挂爪、足印、粪便等,也有听闻虎啸和目击虎身者。

                                                      近年来,粤北华南虎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在始兴、仁化、乐昌、南雄、乳源等主要林区乡镇组建了华南虎信息网络,300余名网络成员及时了解、报告有关华南虎的相关信息。

                                                      华南虎是世界上最濒危物种之一,为中国特有虎种,仅见于粤北、赣南、湘南及桂东北等地,目前野外种群仅存20至30只,专家称其在中国濒临灭绝的危险性更甚于大熊猫和金丝猴。韶关有147万公顷山林地,动物、植物种类丰富,为华南虎提供了很好的栖息环境。近年的记录显示,韶关市辖11个县(市、区)中,7个县(市、区)有发现华南虎踪迹的报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4-12 11:21
                                                      当然砖家的话不能全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4-12 11:22
                                                        那最近几年还有疑似老虎的报道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4-12 11:54
                                                          觉得违规请吧务删帖
                                                          (那个197kg狩猎记录可靠的话爪哇虎稳压苏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4-13 10:20
                                                            这翻译不容易 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19-04-19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