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哀吧 关注:3,325贴子:19,626

【原创】暮归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来想等到暑假好好码完字再发帖的,结果实在忍不住......
不定更,假期更
敬告各位读者:本同人文篇幅较长,如若引起极端不适,请私喷;本人文笔较差,如若引起极端不适,请盖楼指出;本同人文有些片段可能偏离青山老师原作路线,如若引起极端不适,请帖下留言指出。感谢大家对我初次发文的支持!
gs吧,琴酒吧同更
在此,我先琴哀镇楼为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3-03 14:56
    No.1
    夜好静啊,静的令她害怕。
    平常睡在志保身边的明美不知道哪儿去了,志保看见斜对面父母的门缝中透着亮光。
    志保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门没关密啊。”志保把缝拉大了一些,她的父亲宫野厚司坐在床边一言不发;而母亲艾莲娜则紧紧搂着明美,脸色煞白;姐姐明美则小声地啜泣。志保的直觉告诉她,今夜绝对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艾莲娜双颊滑下泪珠:“明美,爸爸妈妈可能回不来了,你要坚强,你10岁了,有些事不想做,但不得不做。我们如果在明天中午后还没回来,你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许哭,也不许对志保说,你是姐姐,你应该照顾她的。你就对她说,爸爸妈妈回英国了,等她18岁时,我们就会回来找她。”
    明美抬头看着妈妈的脸:“你们自己对她说不行吗?”
    艾莲娜尽量不去看女儿的眼睛,抬头看着天花板:“这叫我们怎么跟她说啊......”
    沉默的宫野厚司终于说话了:“相信希望吧,但愿我们会一切平安。”
    艾莲娜交给明美一沓录音带,共20卷,从1~20标好了序号:“这个,在志保生日时交给她,我没法陪她过生日了,就让我的声音留在她身边。”明美擦了擦泪水,小心地接过去。
    “爸爸,妈妈,姐姐,你们还没睡啊......”志保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搓着眼说。
    “没事!志保,我陪你回去睡。爸,妈,你们继续聊。”明美故作坚强地走向门口,将志保推回房间。
    “志保,”明美关上门后说,“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姐,爸爸妈妈要去哪里啊?”
    “很远的地方,你要学会自己独立了。”
    “放心吧,姐,我很好呢!”
    明美轻轻点了点头。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她想。
    ————————————————————
    次日......
    艾莲娜和宫野厚司发生了意外,去世了。
    -放心,我们没事的。
    我们没事的。
    没事的......
    没事的......
    仅仅只是意外而已吗!
    “果然!大人都是骗子!”志保愤怒地对明美说。
    “志保,我们回家......”明美把志保搂进怀里。
    志保回头看着明美的眼睛:“姐......姐姐!”
    姐妹俩在空荡荡的别墅中抱头痛哭。
    就这样,明美和志保的童年,就宣告了死亡。
    (No.1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3-03 15:00
      No.2
      “对于你父母的死,我们感到很遗憾。”在志保记忆中,那个被称为“那位大人”——也就是boss的人这样说。
      “遗憾?”志保心想道,她认为她的父母是被组织害死的。
      “尽管这样,药的研究还是不能停滞下来。我们要送你去美国留学,出于礼貌通知你一声,不许拒绝。”
      果然,还是要她接手研究。
      ————————————————————
      14年后......
      志保从美国留学回国。
      她比以前漂亮了。一头茶色的短鬈发,美丽而深邃的蓝眼睛清澈见底,下唇稍厚的小嘴少有露出微笑,身材窈窕,美中不足的是,她眉眼间总是有一股悲伤神情挥之不去,无论她在笑,还是在哭。
      志保走出航站楼时,径直上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356A。
      “你好。”志保跟前座的两位黑衣男子打了声招呼。
      “宫野志保?”比较胖的男子回过头询问她。志保轻轻点了点头。
      “你要叫sherry了。”另一名高大的黑衣男子头也不回地说。
      “sherry?酒吗?”
      “这是你的代号。组织里有代号的人基本上都是同一等级的,我的代号是gin,他的代号是vodka。记住了?sherry?”
      “嗯......嗯!”
      琴酒从烟盒中取出一支烟,用车载点烟器点上,另一只手搭在车窗上,呆呆地看着马路。
      sherry小心翼翼地问gin:“我们去哪儿?”
      gin头也不回地说:“去你住的地方。”
      “住哪儿?”
      “在组织还没有给你定住处前,boss让你住在我家。你还别不愿意,我明明才是受害者,让你......”gin突然止住了话,他本想说:“让你这样麻烦的女人住我家”,但boss说过,毕竟这个女人是接手研究的,还是要稍微客气一点。毕竟,gin也不想给一个刚认识几分钟的女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sherry低下头,没法再说什么。但是,这次回国可以见到姐姐了,已经分别了14年,姐姐没法知道自己的消息,而sherry关于姐姐的消息,也是组织派去美国监视、照顾她生活的人告诉她的。他们不能通电话,只能通信,而且姐姐的不知道志保真正的地址,只能指定的组织人员去指定地点取。
      sherry最后听到姐姐的消息已是4年前,后来因为上大学,就没有再通信了。当时姐姐的情况很好,考上了大学,有一群好朋友,除了被人监视以外,过着普通人安定幸福的生活。
      sherry想知道姐姐最近的情况,就又问gin:“我姐姐现在怎么样?”
      gin没有拒绝回答她的问题:“宫野明美?vodka,告诉sherry。”
      “你姐姐好得很,顺利从大学毕业,在组织安排下进入花旗银行工作,是花旗银行最受欢迎的职员之一。工作了两年,行长很奇怪,他们都认为日本女人来工作就是为了嫁出去,但是你姐姐两年来没有嫁出去的趋势,甚至没有发现你姐姐有谈过恋爱......”
      “是吗......”sherry低下头。
      ————————————————————
      “下车,这是我家。”gin的家是一栋黑色小洋楼,有一个在市区中算是挺大的花园,但满园的天堂鸟花——本该象征自由的花朵,却在这栋楼的映衬下死气沉沉。
      sherry进了大门,蹲下身来抚弄那些花:这莫非是......gin种的?但她很快否定了:看他那样,就不像是个有兴趣鼓捣园艺的人。
      gin看穿了她的想法:“你肯定在否定我不是个爱花的人。的确,那些花不是我种的,但自从它们第一次开花后,我就专门雇了一个园丁来照料它们,他每个星期来一次。”
      “是吗?你喜欢天堂鸟?”sherry转身一笑,“我最喜欢的花就是天堂鸟。”
      “不,我只是觉得它们开花的样子很吸引我而已。”gin又点起一支烟,“进来吧。你的房间在二楼上去左拐第三间,我房间在你旁边。整理一下,要吃晚饭了。”
      sherry的房间很整洁,一张宽阔的、酒红色的大床,书架上有很多书,还立着两个日本娃娃。
      sherry安顿下来后,才发现自己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这一路以为可以见到姐姐了,飞机餐也没好好吃。
      ......(晚饭时间)
      “啊?这是晚饭啊?”sherry见桌子上摆着两碗清汤,“喝汤?”
      gin不满地瞥了sherry一眼,赌气似的用筷子一捞:“看!清汤面!”
      sherry忍住不笑:“这什么黑暗料理啊?”gin瞟了她一眼,更加不满地说道:“这么晚了,谁给你出来卖便当啊……”
      好吧,只能将就着吃了。“明天要干嘛?”
      gin一边努力地捞面一边说:“跟boss报个到。”
      “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gin瞟了sherry一眼,又回归了他的面:“穿好看点,但一定要穿黑色的衣服,以后就没关系了。”sherry点了点头。
      看来明天注定是难熬的一天。
      (No.2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3-09 14:2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09 18:49
          文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09 18:49
            支持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09 20:42
              就是…感觉对志保的外貌描写有点奇怪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09 20: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12 03:44
                  诶,我的帖被吞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3-12 19:42
                    Em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15 23:25
                      楼主最近又新加了一个吧,补第一楼:琴酒雪莉吧同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3-17 11:45
                        我,拖更狂魔又来了……最近好像越写越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3-17 13:40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3-17 20:49
                            写的我快尬死了,果然还是不能开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3-24 14:43
                              被吞了好几次楼了,不知道会不会多发好几次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3-24 14:46
                                那个,有收藏的网友帮我看看,我有没有发好几次,我大概发了三四次吧,没有一个显示的(以图为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3-24 14:52
                                  gin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这身可以吗?”sherry走下二楼,在gin面前转了一圈。
                                  gin喝了一口咖啡,托着腮说:“还可以。”
                                  sherry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连衣裙,领口有蕾丝花边,用一根丝带束腰。
                                  sherry战战兢兢地坐到gin旁边。gin看着她说:“怕我吃了你啊?”sherry机械地摇了摇头:“没......没有。”
                                  “快点吃,这是附近一家口碑最好的便当店的招牌便当,boss肯定已经在等了。”gin这么一说,sherry赶紧打开便当。
                                  gin将保时捷的车窗摇了起来,将 sherry带到和boss进行会面的地方。“平常进入组织的人,都是见不到boss的,boss念你情况特殊,亲自接见你,你得礼貌一点。就算是我这个等级的人,见 boss都得客客气气的。”sherry赶紧点了点头。
                                  sherry紧跟着gin走进电梯,出来的组织人员恭恭敬敬地向他问好,同时用好奇的眼神看着sherry。
                                  “boss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我在外面等你。”
                                  sherry敲了敲门,boss在房间里说了一句:“门没锁,直接进来。”
                                  boss的门上有乌鸦的浮雕,房间里挂着黑色的窗帘,气氛沉重,压得sherry喘不过气来。“您好。您找我什么事?”
                                  “sherry,我们当初送你去美国留学,支持你上了最好的重点学校,就是为了今天你回来接受你父母曾经的研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3-24 15:06
                                    这文的味道尽然如此的甜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3-24 16:46
                                      哎,,Ծ^Ծ,,命运太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24 17:2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3-24 23: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3-25 20:14
                                            楼主前一周贴吧账号出了点事,没办法发帖,所以这周把上周没发完的贴跟上,对不起,因为事发突然,没办法说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4-07 17:41
                                              度娘一不高兴就乱吞贴,是不是服务器bug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04-07 17:51
                                                请问可以转文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08 14:06
                                                  No.5
                                                  那组织成员将sherry安全送回gin的家之后,听到sherry保证说不会向gin提起监视的事,他们放心地走了。
                                                  gin坐在沙发上抽烟:“去见姐姐的朋友这么开心啊,还特地打扮得这么漂亮?”sherry没理他。
                                                  “你去见的人是男的女的?”gin继续问。
                                                  sherry决心要讽刺他一下:“诶?你不知道吗?”
                                                  gin听出sherry在讽刺自己派人监视她,但还是装傻:“不知道。”
                                                  “除我姐姐外,只有一个男的。”
                                                  “这样啊……”gin将烟熄灭在烟灰缸中,“我记得我说过要带你出去吃晚饭,庆祝你接手研究。”
                                                  “你是说过。”sherry有些害怕跟gin单独出去吃饭。
                                                  “那走吧?”gin正准备离开,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喂?谁?什么事?”gin的声音有些烦躁。
                                                  sherry听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但她看见gin的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是你啊,”gin语气稍稍平缓,“vermouth。”
                                                  “vermouth?”sherry心里暗暗重复了一遍,听起来是个代号,好像在哪里听过......
                                                  “真是稀罕啊,找我出去?我有约了,我答应跟一个刚进组织的小姑娘出去庆祝她接手工作。”
                                                  sherry有点讨厌别人叫她小姑娘,她都快要18岁了,这些人还把她当小孩看。
                                                  “vermouth!你心里能不能阳光一点?除了这种事你还能不能想点别的?你思想怎么这么......一个小姑娘我能把她怎么样?”gin脸色开始恼怒,但他语气仍然没有变化。sherry仿佛知道了那个被称为vermouth的人对gin说了些什么,她也觉得那个人活该被骂。
                                                  “对,就是宫野厚司和宫野艾莲娜的女儿。”听到父母的名字,sherry不觉对这通电话更加留心。她隐约能够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
                                                  “是他们的女儿么?”电话那头似乎是个女人,“我很欢迎呢。我跟她的父母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就是因为他们我才会变成这个不会老的鬼样子(其实在这里忍不住想说一句:贝姐你不会老不是挺好嘛……)。”
                                                  “你不会老是由于宫野夫妇么?”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那个被称为vermouth的女人说,她似乎在笑。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sherry觉得她听过这句话,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女人对她、她的姐姐、她的父母说过这句话,她不记得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只知道她是个外国人,在那时,有着一头令sherry羡慕的浓密淡金色长发。
                                                  sherry沉默了,连gin挂断了电话也没有感觉到。
                                                  “看来,我得带你去另一个地方见另一个人了。”
                                                  “那个代号为'vermouth'的女人对吧?”sherry在记忆中拼命搜索关于她的片段,但她想不起来什么连在一起的片段,那些零星的片段,只有那一句“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像钢印一样留在她脑海里。在美国留学的期间,她曾听监视、照顾她的组织人员议论过关于vermouth的事,她现在恨自己没有留心去记,现在几乎什么也想不起来。想起来的,只有一个八卦而已,还是回国后在去boss办公室的路上无意间听到的,几乎是毫无意义的八卦。大概意思就是:那个vermouth喜欢gin,但是gin的态度很不明确。而且,他们似乎还有过某种更深程度的交往......仅此而已。
                                                  不知为什么,想起这听到的谣言,sherry心中竟然有一点不爽。她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他们两个的事,你不爽个什么劲啊!
                                                  ————————————————————
                                                  见面的地点在一条河边,当gin和sherry到达时,已经有一辆跑车等在河边了。gin回头对sherry说:“我不叫你下车,你不要下,听到了吗?”“gin完全是把我当个小孩子一样嘛,”sherry不满地想道,“连个我说话的语气都像跟小孩说话一样,哼!”sherry心中颇为不爽快。
                                                  对方见gin下车了,也打开了车门。车上下来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女人,只看外表的话,大概也只有二三十岁左右吧,那个女人,果然如sherry小时候的记忆所记的那样,是个外国女人,有一头浓密的淡金色长发。那女人长相尤为出众,美艳的眉眼间有一丝的冷酷,即使她再那么温和地笑着,sherry仍然感觉到不寒而栗。
                                                  这想必就是vermouth了吧?
                                                  sherry在后座安安静静地呆着,认真的听着gin与vermouth在说什么。
                                                  vermouth点起了一支烟,边抽边用一种美丽却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看着走过来的gin:“怎么?你没有把sherry带过来?”
                                                  “我要弄清楚你为什么要见她。毕竟,负责在这一星期内接待她、保护她的安全的人不是你,是我,我有权过问你的目的。”gin说完,又冷冷地补上一句:“即使你是'那位大人'最中意的一位。”
                                                  “我只是单纯地想要认识她而已,要说目的的话,顶多就是认识自己的新同事,我们以后可能还要一起共事呢!而且......”vermouth顿了一下,“我想跟她单独叙叙旧。”
                                                  “既然如此,我确实把她带来了,”gin将sherry的车门打开,“那你去跟vermouth叙旧吧,我在车上等你,快一点,我不想让你多跟那个女人接触。”
                                                  “我也不想啊......”sherry跨下车时说道。
                                                  vermouth的背影就像黑色的影子,投射出一片令sherry恐惧不已的气息。
                                                  (No.5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9-04-12 01:11
                                                    搞个行为艺术,偶尔一周双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4-12 01: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4-15 02:0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4-21 16: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4-22 06: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4-24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