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621贴子:6,841,705

【原创】九里明 魔宗圣女×小道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师尊曾言,白苏会害了她,如今看来,倒是她害了白苏,害的她成了众矢之的。

“莫无,你当真要为了那个魔女,与吾等正道为敌吗。”

莫无红着眼睛,看着台下众人,苦苦笑道。

“正道,你们与天宫所做的龌蹉之事,也算作正道吗。”

“莫无,本尊念你是苍梧弟子,今日,不与你一般见识,速速离开,如若不然,莫怪我等。”

莫无提了剑。

“若要动她,先杀了我。”

“不要,你不要管我。”

莫无回首瞧着依旧被困在结界中的人,扯出一个笑。

“你是我的妻,我岂会不管。”

那日,莫无用了禁术,入了魔,一人敌万人之力。

那日苍梧尊者,亲手废了莫无的阶为,逐出苍梧。

那日,生灵涂炭,白苏自毁两阶,破了结界,带走了浑身是血,不知生死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04 20:23
    自六界联手,除了上古四大凶兽后,损伤惨重,为了休养生息,长达几千年,休战止戈,四海八荒,一片祥和。

    莫无,苍梧宫的关门弟子,排行十四,也是唯一一个女弟子,天资聪慧,慧根超常,生性好动,更是闯祸不断。

    “六师兄,可有瞧见十四。”

    “未在书阁吗。”

    两人像是想起什么。

    “坏了,定是又下山了。”

    苍梧山下

    竹簪挽发,藏青道袍,行在幽静小路。

    “每日要我待在书阁,那些书都有了霉味,尚且我一个活人。”

    说着,转身瞧着山上,嘟囔道。

    “师尊,若是此番你不罚我,我便取了好物送于你。”

    说完,兀自窃喜着。

    恍惚间,似是闻到一阵清香,莫无眉毛一挑,寻香而去,世间怎会有这样的人,生的这般好看,方才怎未发觉呢。

    女子从她的身旁掠过,面无表情。

    莫无心里一阵唏嘘。

    “这般好看,却是个面瘫。”

    待那人走远,莫无才继续往山下走去。

    她已有好久没有喝过王记陈酿了。

    女子瞧着有些刺眼的苍梧宫的牌匾,指尖划过,牌匾便落在了地上,响声贯彻,下山的莫无叹了一口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七师兄,定是又炸了,整天弄些不争气的物件。

    “何人,胆敢毁我苍梧牌匾。”

    女子轻轻一笑。

    “何人,唤你们师尊出来,你便知晓了。”

    “师尊,岂是你想见就见的。”

    说完,提剑便上,七八个人,用尽全力,也未近了身,反而无法脱身,僵至片刻,阶术才被破。

    “丫头,脾气怎变的这般大了。”

    一个头须尽白的老者落地。

    “四师兄,这么漂亮的姐姐,是何人啊。”

    “魔宗圣女,白苏。”

    “来寻仇的?”

    “小小年纪,莫要多事。”

    女子看着老者身后的十几个人,不屑的道。

    “带着徒弟出来,可是怕了。”

    老者摇了摇头。

    “与你切磋,不是不可,只是,你若是连我的徒弟都胜不了,那我就没有必要与你一战。”

    “你苍梧门徒足有数百人,若是个个切磋,那我岂不是吃了大亏。”

    她把切磋二字咬的极清,不是她怕了,是她怕比试完后,苍梧仅剩他一人。

    “一人即可。”

    说着,朝后面喊着。

    “十四。”

    “十四。”

    无人应。

    “师尊,十四下山了。”

    老者眉头微皱,朝着白苏道。

    “丫头,看来今日,是不行了,我那小徒下山了。”

    “既是这般说了,那就莫怪我让你少一亲传弟子。”

    说完,脚尖轻点,一跃而下。

    方才来的路上,那小道士,定是这十四。

    “师尊,十四不会有事吧。”

    老者掸了掸袍上的灰尘。

    “速去着人把匾挂起来,不然,又得换新的。”

    莫无来了镇上,摸着身上从师尊那里偷来的银两,长腿一迈进了酒馆,刚一落坐,右眼便突突了两下,心里一惊,坏了,定是师尊知晓了,偷了银两,还跑下山,这次,十日禁闭是逃不了了。

    一个饮着一壶陈酿,几碟小菜,好不自在。

    面前一袭白衣落下,坐在了她的前面,莫无被一口酒呛到,咳的满脸通红,待有所舒缓,那壶陈酿,已入那人的手中,莫无一脸惋惜的愣在一处,竟是那个面瘫。

    “你可是苍梧十四。”

    莫无回神,点了点头。

    白苏得逞的一笑,长袖一挥,二人尽数消失在喊声嘈杂的二层楼上。

    “啊……”

    莫无摸着屁股,一脸的痛苦,朝着白苏吼道。

    “你到底是谁,饮我的酒,如今,又把我带到此处,想要作何。”

    白苏坐在一旁的石头上,饶有兴趣的瞧着叫喊的人。

    “竟是个小道姑。”

    莫无从地上爬起来,挺直身子。

    “我告诉你,我是苍梧宫的十四弟子莫无,你快些送我回去,不然我绝不饶你。”

    “哦,是吗。”

    白苏缓缓站起,淡淡道。

    “你的师尊,点名让你与我比试。”

    “我如何信你。”

    “你信与不信,今日,你都得与我比试。”

    莫无倒吸了一口凉气,瞧她的样子,不像是假,这老头莫不是糊涂了,我虽有四阶修为,可从未用过,看她方才的阶术,必是六阶以上,这若是与她动手,灰飞烟灭都是轻的。

    老头,你怎可这般害我,莫无瞧着白苏笑容堆了满脸。

    “姑娘,可是我输了,你便放了我。”

    “嗯。”

    “那便不费姑娘力气,在下认输,认输。”

    边说边往后退去。

    白苏轻笑,手指一划,那人便定在原地。

    芊芊白衣,行至那人身旁。

    “为何要跑。”

    如婉转曲声般落入莫无耳中,心里的那片静海掀起一层涟漪。

    “与你比试,便是送死。”

    白苏定睛瞧着莫无,而后又上下打量着莫无,失笑道。

    “你竟只有四阶。”

    “四阶如何,四阶在苍梧,也是排行十四。”

    莫无说的面不红心不跳。

    “待你六阶之时,我再来寻你。”

    莫无心中一惊,忙喊到。

    “姑娘,这阶术尚未解开啊。”

    竹林摇曳,轻风拂过,却是无人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04 20:25
      “师尊,十四回来了。”

      莫无灰头土脸,带着一身怨气,直接去了宗观。

      “老头,你可是不想要我了。”

      人未入观,先闻其声。

      苍梧正在慢悠悠的沏茶,听见声音呵呵一笑。

      “老头,我今日差点丢了性命。”

      “不会的。”

      “怎的不会,那女子身上的气息可是六阶之上。”

      莫无说着说着,眉头微皱盯着苍梧。

      “老头,那女子,可是来找你寻仇的?”

      苍梧饮了一口茶,摇了摇头。

      “六师兄可是说了,那苍梧牌匾可是差点被人家砸了。”

      苍梧啧了一声。

      “四百年前的小事而已。”

      “四百年前,你怎的惹上的。”

      “踩死了她的坐骑黑龙。”

      “黑龙,魔族,那女子到底是何人。”

      “白苏。”

      莫无惊的下巴都快兜不住了。

      “魔宗圣女,那是八阶之人,二百年为一阶,一千六百岁的修为,那我今日岂不是差点死掉。”

      “她不是滥杀无辜之人,更何况你是我苍梧门下。”

      “老头,你怎能下这般死手。”

      “你擅自下山,偷我银两,这不过是将功赎罪。”

      莫无白了他一眼。

      “陈酿放在你的房里了。”

      “你去何处。”

      “扫书阁。”





      “你唤作穷奇,可是因为家徒四壁。”

      穷奇宠溺一笑。

      “那你的商陆,可是在陆上经商。”

      “你又玩弄于我。”

      商陆故作生气,扭头不理大笑的人。

      穷奇凑了上去。

      “既然,你不喜,那我便不言了,做些你喜的,可好。”

      颈间的湿热,酥麻感席卷了商陆全身。

      随之,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印在颈间……

      莫无猛的醒来,满脸是汗,怎的回事,怎梦的这般春宫画面,起身穿好衣服,出屋透气。

      “你今日怎起的这般晚。”

      莫无面上一红,结巴道。

      “还不是昨日扫书阁累的。”

      十三双眼瞪的贼大。

      “昨日,可是我替你扫的。”

      莫无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老头那里,你送去了吗。”

      “坏了,还未给师尊送饭。”

      莫无见他离开,拿了一馒头嚼着,眉头皱在一起,梦中唤作穷奇的人,虽瞧不清样貌,可一定是个女子,而那商陆竟有七分像白苏,两个女子,怎么能,莫无越想,脸上越红,昨晚的春宫画面,又过了一遍脑子,索性将馒头扔在一侧,罢了,不吃了。

      莫无去了书阁,写着拓本。

      “十四,再过不久,可是要轮到你去送信了。”

      “嗯。”

      “若是你走了,书阁怎么办。”

      莫无仔细的写着拓本,头都不抬。

      “书阁有七师兄与八师兄顾着。”

      “那你何时回来。”

      “少说也得三月。”

      十三呵呵笑着。

      “你笑什么。”

      “没什么。”

      说着,跑出了书阁。

      那日,莫无早早的起了身,瞧着诺大的宫门口,下着小雨,却无一人,竟有点小忧伤,虽说平日里自己胡闹了些,可总不至于,一个人也没有吧,尤其这十三,这般没良心,虽说送信是苍梧弟子四阶之后必做之事,可也不是送信给谁,而是从苍梧行至虚无之地取一信物回来,用老头的话说,就是留一念想,我呸,师兄们那次回来不是丢半条性命,这破规矩,他就不该定。

      莫无瞅着苍梧牌匾,扯了一个露出十颗牙的笑。转身下了山,一个包袱,一把油纸伞,些许银子,便是路上所需之物。

      莫无行了一日,天黑才到邳州,摸着身上为数不多银两,寻了一家客栈过夜,想起上一次去虚无,路上发生的事,后背就一阵发凉。

      “这外面,果然不如我的小窝来的舒服。”

      躺在床上,瞧着窗外,小声嘀咕着,慢慢的闭上了眼。

      “今夜,莫要再让我梦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04 2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04 20:27
          嘤嘤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05 11:34
            一边说着,一边大口吃着。

            “人……”

            “什么,人肉做的。”

            莫无的脸色开始变得发白,然后吐着嘴里的。

            “你竟然吃,呕……”

            白苏过去,扯了她的一块衣角,擦了擦油手。

            “是人做的,不是我魔宗做的。”

            说完,笑了笑。

            莫无怔住。

            “魔女,果真不浪费自己的名号。”

            莫无一边嘟囔着,一边收着行李。

            刚出房门,就看见不远处的白苏,像是在喝着茶,这客栈经昨夜之事后,还没有一人回来,她从何处寻得,想着想着,又想起了今晨的人肉包子,喉间竟有些酸……

            莫无不去看她,直接下了楼,往门外走去,却是被一股气,弹了回来,莫无一脸的痛苦。

            “你到底要如何啊。”

            “你们苍梧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莫无爬起来,扯着露着十颗牙的笑。

            “姑娘,白大圣女,你放过我吧,我还有事,我们在此别过了吧。”

            说完,还行了一礼。

            “嘭。”

            莫无又被弹了回去。

            白苏细嫩的双唇左右着,吹着茶水。

            “凡间的东西,味道就是奇特。”

            这次弹回来,莫无的胳膊疼得厉害,撩开就看见了玉佩大小的魔宗印记,莫无瞧了一眼印记,又看着白苏,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曾听闻过的,被下了魔宗印记的人,在何处都能被寻到。

            “你下了印。”

            “待你报了恩,我会放你离开的。”

            莫无放下袖子,扯了一旁的木椅。

            “我下山是为了去送信的,是去虚无之地的。”

            白苏依旧品着茶。

            “我区区一个四阶小仙,对你没有多大的用处的,你早些放我离开,你的大恩我会记着的。”

            “你只管去,我不拦你,可是。”

            白苏的眸子对上莫无的眸子。

            “你要带上我。”

            “那么凶险的地方,你不怕?”

            “你不是还要报恩吗。”

            “你的意思,有事要我先上吗。”

            “快些走吧,不然,又要遇妖了。”

            莫无提了行礼,去追前边走的极快的白衣女子,一个魔宗的人,学仙子穿白衣,女人心,难猜透,魔女的心,更难猜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05 14:34
              我在等,迟到的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05 14:35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05 19:54
                  莫无是穷奇转世吗?那女子是不是白苏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05 22:49
                    那白苏就是商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06 13:52
                      暖贴


                      回复
                      12楼2019-03-06 2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07 08: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07 19:18
                            自上次魔宗宗主白烈对白苏说要将她许配给妖神将离后,她便赌气去了幽阁,一连几日,都未出来,白烈只道她还在气头上,直至今日。
                            “宗主,他们都说,那日跑去苍梧,与苍梧尊者打了一架的是圣女。”
                            白烈有些不悦。
                            “那些人,恨不得将所有的罪名都加在我魔宗的身上。”
                            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忙道。
                            “你去幽阁瞧瞧。”
                            不过片刻,使者便一脸慌张的回来了。
                            “宗主,我找遍幽阁各处,均无圣女啊,连气息都探不到。”
                            听此,白烈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你带些人,不管在何处,都要把她给我抓回来,回来,便完婚。”
                            “喂,走了一天了,总得歇歇脚吧。”
                            莫无瘫坐在大石上,气虚的说着,白苏转头看了她一眼,足尖轻点便立在了数米高的树干之上。
                            “你不是急着去虚无吗。”
                            莫无抬头,顶着刺眼的阳光瞧向她,说真的,那一瞬,白衣的她,比仙宫的仙女还要漂亮。
                            “可我怎么觉着是你急着去虚无呢。”
                            白苏微愣,而后冷冷道。
                            “前边好像是个村庄,去哪里吧。”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与我一同去虚无呢。”
                            树干之上早无人影,后面倒是股股阴风,吹得脊背发凉。
                            “喂,不说,好歹等等我啊。”
                            还真是个小村庄,虽说有些落败,倒也安宁,可这安宁片刻便碎了一地,白苏的样貌在三界还是数一二,更何况是这凡间。
                            “你这么招摇,不怕有人图谋不轨。”
                            “不是还有你吗。”
                            白苏的声音很是柔软,可说出的话,一点都不通情达理。
                            二人寻了一家客舍,吃了一些饭食,便坐在了院中。
                            “小道姑。”
                            “嗯。”
                            “凡间的月亮,一直这么亮吗。”
                            “你们魔宗瞧不见吗。”
                            白苏的眸底闪过一丝失落。
                            “魔宗在荒地,瞧见的月亮,永远都是雾茫茫的,也从未这般圆过。”
                            “现在好了,你可以看个够了。”
                            说完,冲着白苏呵呵笑着。
                            白苏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你们苍梧弟子难道都不用阶术直接去虚无之地的吗。”
                            莫无啧了一声。
                            “送信之时我们都是四阶小仙,怎么能跟你一样。”
                            白苏有些无奈。
                            “过些日子,我教你。”
                            “那不成,我是苍梧宫的人,怎么能拜你为师呢。”
                            “我方才说了让你拜师了吗。”
                            莫无微愣,而后撅了撅嘴,不再说话。


                            “听说了吗,皇帝得了怪病,好像是被什么妖魔害的。”
                            “对对,我也听说了,前边去降妖的都被杀了,如今要来苍梧请道士呢”
                            ……
                            “原来,你们也有管不住跑来凡界害人的小妖怪。”
                            白苏手指一挥,莫无的木凳子就飞到了一边。
                            “妄下定论。”
                            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无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
                            “分明就是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苍梧还有呢。”
                            莫无回去后,就瞧见了门外的被褥,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又摸了摸腰间的钱袋,叹了一口气。
                            “店家,可还有房间。”
                            店家同情的……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下次,下次,我一定要两间,十间,我全包了,大不了没了银子,我江湖卖艺,到时我让你住马棚。
                            屋内的白苏自是不知道屋外莫无十足的内心戏。
                            她现在愁的,就是与妖神将离的婚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09 23: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10 11:12
                                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3-19 15:30
                                  等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3-19 19:46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04 00:36
                                      两人被人领着,畅通无阻的进了宫。
                                      “你说那狐妖化作了什么。”
                                      莫无边走边拨弄着腰间的木伞。
                                      “捉妖的可是你。”
                                      “我……我这是在考你。”
                                      两人被带到皇帝的寝宫内,旁人便离开了,莫无行了三步,便瞧见纱幔之下有着九尾的女子。
                                      “哟,果真是个绝色美人。”
                                      莫无看向白苏,轻挑着眉毛。
                                      女子掀了纱幔,妩媚的笑着,一步两步朝着莫无走过来。
                                      “还是苍梧的道士有些眼色,不过,这苍梧何时有了女弟子。”
                                      说着,看着一旁的白苏。
                                      “竟还带着相好的。”
                                      莫无怔住,忙摆着手。
                                      “那些你莫管,你只需知道我这个女弟子,今日能收了你。”
                                      女子手指轻点着嘴唇。
                                      “好啊,那你便试试。”
                                      说着,立马摇身一变,成了九尾狐。
                                      莫无右手幻化出一把长笛,长笛是她入苍梧时,师尊给她的,她曾问过师尊,为何师兄们的兵器都个个趁手,而她这个,却是无半点厉害之说,师尊那日只说了一句,你的那些师兄的兵器,可能吹曲儿。
                                      九尾狐见她的手中的笛子,轻笑一声。
                                      “就凭这,你也想收我。”
                                      狐妖的阶数在她之上,若是正面交手,她势必会落得下风,她是妖,用些手段也不过分,锋利的两爪,狠厉无比的朝莫无扑了过去,长笛奏起,无数捆妖符惊现在九尾狐四周,笛声越来越紧,捆妖符化作无数利剑冲了过去。
                                      “铛……”
                                      九尾狐九尾轻轻一甩,那些利剑便化作灰烬,
                                      莫无也被那股气,狠狠的摔在柱子上。
                                      “我说了,凭这,你收不了我。”
                                      “那这个呢。”
                                      白苏起身,指尖划过,九尾狐便化作人身,被定在一旁,九尾狐用力挣扎着,却是毫无意义。
                                      “你到底是何人。”
                                      “你心里想的是何,便是何。”
                                      白苏定睛瞧着她,九尾狐眸底闪过一丝惊恐,不过一瞬,九尾狐便化作一缕青烟散去。
                                      莫无捂着胸口,靠着柱子,用力咳着,那支长笛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白苏缓缓过去,捡了起来。
                                      “穷奇,这把长笛予你,往后你只能吹于我听。”
                                      “好,往后,便只吹于你听。”
                                      脑中一闪而过的画面,让白苏的心瞬间便提了起来,许久了,自那日从苍梧回来,那个模糊不清唤作穷奇的时不时便会出现在脑中,连她自己都不知是为何。
                                      “喂……”
                                      白苏回神,瞧着一身狼狈的莫无,走了过去。
                                      “你们苍梧,果真不怎么样。”
                                      “你怎么能这般说,我的手段还未使出来,你便动了手……”
                                      莫无捂着胸口,愤愤的说着,白苏将笛子塞到她的手中,笑道。
                                      “这破笛子,蛮结实的。”
                                      “那是,这可是苍梧神物。”
                                      “哦,是吗?”
                                      “怎的不是。”
                                      莫无嘴里面依旧喋喋不休,白苏也不理会,出了殿,便瞧见了晋王。
                                      “莫道长可是降住了那妖。”
                                      “自是,苍梧出手,岂会失手。”
                                      “多谢莫道长,只是……”
                                      “有事你尽管说。”
                                      晋王犹豫道。
                                      “还要劳烦莫道长,移步去看看皇上。”
                                      是啊,那九尾狐进宫害的就是这个皇帝,降了妖,还得去给他看病,虽然自己不会,可那人定会。
                                      “晋王不必担心,那些事,我这徒弟便能代劳。”
                                      说完,瞧着白苏,呵呵笑着。
                                      白苏抬眸,毫无波澜的看着她,转而道。
                                      “有劳王爷了。”
                                      莫无呆呆的望着走远的人,白衣轻缦,再怎么看,她也不像是魔宗的人,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起码有了她,路上有什么妖魔鬼怪,于她而言,全然不在话下。
                                      “诶,你家王爷在哪备着吃食呢。”
                                      “莫道长,请随我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08 13:0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08 22:12
                                          “宗主,妖神大人来了。”
                                          白烈眉头微微皱起,他怎的来了,不一会,一身玄衣的俊俏男子走了进来。
                                          “拜见叔父。”
                                          “你今日来,可是有事。”
                                          “我来寻阿苏的。”
                                          “在幽阁,你若是无甚急事,改日再见。”
                                          将离有些犹豫。
                                          “昨日,昨日有小妖来报,言明在凡界瞧见过阿苏,而且还散了一九尾狐妖。”
                                          白烈扶在石桌上的手因为怒气渐渐集了力,石桌瞬间便化为碎块。
                                          “荒唐,私自出逃,竟还做出此等事。”
                                          将离微愣,随即便明白了。
                                          “叔父莫急,我去凡界把阿苏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带回来,立马完婚。”
                                          “是。”
                                          皇帝中的那些妖术,在白苏眼中不过是手指一挥的事,想要解,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没想到白姑娘的道法如此高深。”
                                          白苏莞尔一笑,晋王跟在身旁。
                                          “不知白姑娘,是如何遇得莫道长的。”
                                          “误打误撞。”
                                          “那二位可有什么打算。”
                                          白苏还未说话,晋王便又接了话。
                                          “不如你们就留在京师,这样便不用四处奔波,到时本王一定好生顾着二位。”
                                          “不必了,她还有去处。”
                                          说完,上了马车,留晋王一人在后面愣神。
                                          莫无站在王府的石阶之上,张望着远处,以她的修为,去个妖术不过片刻时日,可这天都黑了,怎的还不回来,不会是那个晋王识破她的身份,抓了起来吧,莫无来回踱着步子,又过了些许,莫无听见了马车声,马车停下,白苏随着晋王下了马车,完全无视了一旁站着的莫无。
                                          “二位,早些歇息。”
                                          说着便独自先进了府。
                                          “你怎的去了这么久。”
                                          白苏回首,瞧着她。
                                          “你这般说,可是担心我了。”
                                          莫无撇了撇嘴。
                                          “笑话,我巴不得你离我远远的。”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在这守着。”
                                          “我这不是在这等着晋王,要银子吗,真是的……快些歇息吧,明早就离开这,对了,你小心点。”
                                          “小心什么。”
                                          “图谋不轨的人。”
                                          白苏轻轻笑着凑到莫无耳旁轻呢。
                                          “你么……”
                                          莫无一把推开她。
                                          “胡言乱语。”

                                          回来时,白苏便察觉出些许怪异,可她并未放在心上,以为是那狐妖残留的气息,直到,她追出去,现在被人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才深知自己大意了。
                                          “你若是再不松开,我便不客气了。”
                                          “你舍得?”
                                          说话间,白苏便提了力,朝后方打去,却是被那人完美的躲了过去。
                                          “你真动手啊。”
                                          白苏抬眸对上暗处的人影。
                                          “你来做什么。”
                                          “带你回去。”
                                          “回去与你完婚吗?”
                                          将离面上一僵。
                                          “对。”
                                          “你知晓的,我一直识你为兄长,那婚约,我也从未说过愿意。”
                                          “阿苏,我会等,等到你愿意。”
                                          白苏转了身。
                                          “若是你愿意,那便由你。”
                                          将离瞧着早已没了人影的地方,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便由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09 13:1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09 13: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10 01:14
                                                白苏回来后,直接坐在了房顶之上,瞧着天上的一轮圆月。
                                                “我以为你走了再不回来了呢。”
                                                莫无拿着一壶酒,从另一面的房顶走了过来。
                                                “你瞧见我了。”
                                                “妖神的气息那么强,我这个小仙若是再不识得,便是有些过分了。”
                                                “你倒是识得。”
                                                莫无把酒递给了她,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得意道。
                                                “我可是读遍苍梧书阁书的人。”
                                                “既是识遍万卷书的人,为何连个九尾狐都降不住。”
                                                清风徐来,莫无脸上的笑意,随风而逝。
                                                “你怎的又提,我说于你了,若不是你不插手,我早收了她了……”
                                                白苏把手中的酒猛地扔给了她。
                                                “喝些酒,润润嗓子。”
                                                莫无砸着嘴,朝着白苏消失的地方,缓缓道。
                                                “还不喜我说话,你这忽没忽现的,莫吓到别人。”
                                                她的话,白苏自是听到了,斜了一眼房顶的方向,合上了眸子。
                                                “我问你,你可是上古凶兽。”
                                                商陆红着双眼瞧着穷奇。
                                                “谁说与你的。”
                                                她不知道天宫的人对商陆说了些什么,可至少,她像是知晓了她的身份。
                                                “是与不是。”
                                                她一字一句的说着,逼问着她。
                                                “是。”
                                                商陆苦笑一声,眼中沁了泪。
                                                “为何要骗我,既是魔,为何还要靠近我。”
                                                那些话,像一根根细小的针般,狠狠的刺着她的心。
                                                “我是瞒了我的身份,可我的心意难道还不及一个身份吗。”
                                                商陆眼中的泪流着,手中幻化出一把剑,穷奇瞧着,红了眼,她这般,是要与她决裂吗。
                                                “当真要如此吗。”
                                                “神魔本是殊途。”
                                                她用力攥着手中的剑,生怕那人瞧见她抖着的手。
                                                穷奇苦笑一声。
                                                “你如今,可还爱着我?”
                                                只一毫,那剑停了下来。
                                                “无爱,皆怨。”
                                                她提了剑,直逼穷奇的眉间,那里是她的元神所在,也是她亲口说于她的,剑不差分毫的刺中眉间,穷奇看着她轻轻笑着。
                                                “那便将怨化作恨,好好记着我。”
                                                话落,身体开始慢慢透明,商陆手中的剑化作了穷奇送她的笛子,将气息急忙收了进来,泪如雨下,她知道她不会躲,她知道她爱她,她知道为了她,她甚至可以元神具散,可她若不这般,天宫的人当真会毁了她的元神。商陆带着笛子去了轮回之境。
                                                “下一世,你便不要做魔了,换我去寻你。”
                                                这一世,穷奇因为她,失去了太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11 12:12
                                                  好看,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4-11 22:32
                                                    为什么我收藏不了呢,抽风了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4-11 22:3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4-11 22:54
                                                        收藏到了,好高兴呀,如果楼主能勤更就更高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4-11 23: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4-11 23:5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12 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