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言情小说吧 关注:92,363贴子:282,234

《一千零一夜2》盛可苡 江回 by 林桑榆 txt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若不是还想着再回到你身边,我早就对命运投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06 18:48
    aishu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06 19:01
      4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06 19:01
        2楼和3楼拼一起+


        分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06 19:06
          “一千零一夜”留言网能被抢救回来,归功于蒋从忆。

          说来可笑,两个将携手走进婚姻殿堂、走向坟墓、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的男女,却并不了解彼此。

          这么讲有点儿不公平。

          自华沙古堡相遇,蒋从忆对盛可苡是她的头发丝儿都恨不得数出来有多少根,自然将她的爱好、脾性都摸得清清楚楚,然而她给他贴的标签只是:不用猜、好掌控、善良敦厚——

          反正和那个人恰恰相反,就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06 22:14
            殊不知,他竟是计算机专业高才生,并且在华沙市拉了一帮中国留学生创业,办了个互联网站,似乎不错。

            当“一千零一夜”留言网莫名遭到攻击,也是蒋从忆迅速地保护了原始代码,才使得网站没彻底坍塌。无奈重组以后,之前的数据全被清空,包括那个人的真心话。

            真心话?

            事实上,盛可苡根本没来得及消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06 22:14
              当盛可苡热辣辣的眼泪自然而然地涌出来时,堂姐盛杉恰好打来国际长途电话,说盛可苡她爸收拾东西的时候不慎撞到桌角,后脑勺裂了轻微一条小缝。

              原本事情不大,伤口已及时处理,医生却建议留院做检查。

              “血止住了,可盛董事长体内的血小板数量异常减少,怀疑.....有败血症的可能。”

              接电话时,盛可苡还在古堡内,圣洁的婚纱穿在身上,旁边立着婚礼的男主角。她泛着水光的瞳孔还紧缩着,握手机的手也跟着紧了紧,许久才鼓起勇气问:“根据目前的检查指标来看,可能性大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06 22:14
                “百分之七十。”

                手机立时落地。

                那日,波澜壮阔的黄昏日暮里,有人盛装出席在机场,引得当地小报热议。

                蒋从忆看着报纸上诸如“为爱狂奔”的字句不禁发笑,笑过后,胸口却空荡荡的。

                总是这样,她有什么心事,从不会对他讲,遇到什么困难,也不会主动向他求助。可她是盛家唯一的掌上明珠,能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呢?

                每每心口堵得厉害,他都这样安慰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06 22:14
                  一千零一夜都在想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3-07 12:24
                    可深陷过红尘的人约莫能体会,其间是有细微区别的,举个简单的例子——

                    若今日站在她身边的是那个人,兴许,这个女孩做的第一件事是扑进对方的怀抱,将眼泪、鼻涕都噌在他的西装上,直到那人轻轻拍她的后脑勺:“ 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

                    候机时,盛可苡随便从免税店里淘了一套简便的T恤、牛仔裤换上,坐在候机厅里时不时掐一掐手背自言自语,叨叨复叨叨地念“咒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07 12:29
                      而今时过境迁,已无人来对她说上句“没事的”,那么,她只能自己对自己讲。

                      在盛可苡上飞机前,蒋从忆还是鼓起勇气给她打了一通电话,佯装没事人似的嘘寒问暖了一番后才绕到主题。

                      “那你还.......回来吗?”

                      他的一句话,迎来无休无止的沉默。

                      直到广播开始用浓重的欧美口音播报英文登机通知,盛可苡才微微垂了眼睛:“ 如果现在对你道歉的话,我就真的是个浑蛋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07 12:29
                        蒋从忆一腔沉重被她说得轻松了些:“ 我等你。”

                        盛可苡喉咙紧:“ 可我的确是个女浑蛋......”

                        那头略一沉默,片刻,传来比方才更笃定的声音:“没关系,我等你。”

                        接着,不等盛可苡说点什么,他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

                        盛可苡太能感同身受这种感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07 12:29
                          虐不虐啊搂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07 17:10
                            生怕被拒绝,生怕下一秒就是永别,于是任何余地都不给对方留的感觉。尽管心中比谁都清楚答案是什么,却还自欺欺人的感觉。

                            须臾,过往的记忆一幕幕如热浪袭来——

                            “江回......哪怕没未来,也请你抱我,就今天。”

                            回忆里的人说了什么? !

                            他面色冰冷,瞳孔发寒:“盛可苡,要点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09 21:36
                              生怕被拒绝,生怕下一秒就是永别,于是任何余地都不给对方留的感觉。尽管心中比谁都清楚答案是什么,却还自欺欺人的感觉。

                              须臾,过往的记忆一幕幕如热浪袭来——

                              “江回......哪怕没未来,也请你抱我,就今天。”

                              回忆里的人说了什么? !

                              他面色冰冷,瞳孔发寒:“盛可苡,要点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09 21:37
                                大学室友曾说:“江回这人吧,说一句能抵他人万句。不管这句话究竟想让你笑,还是让你哭,总之,一针见血。”

                                那个寒风猎猎、 冷雨不停的夜,盛可苡领教了。

                                二十多年来维持尚好的尊严,她心甘情愿地扔到他的脚下,他就真的不吝惜,用力地踩。

                                盛可苡怕了。

                                她明白,在她哭成筛子而他无动于衷的那个夜晚,她丢失的不仅是尊严和一段感情,还有头破血流都不怕的勇气。缺失的这点勇气,表面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惟有再次狭路相逢后,方知其重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09 21:37
                                  滨城。

                                  飞机航程太长,盛可苡再着急也没抵住睡意来袭,断断续续地做了点梦。

                                  梦中没江回,只有父亲盛维钧的模样,年轻的,不再年轻的,有点小肚腩的.......以及她崩溃那夜,他笑笑,将跌倒在地的她不费吹灰之力地抱起来:“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怎么摔一跤还哭鼻子? ”

                                  “爸,这一跤摔得太疼了。”

                                  梦里,她都能感觉到鼻头不是自己的,吊着盛维钓的胳膊一个劲儿地吸着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09 21:37
                                    可没走几步,那双强有力的胳膊就松了,失重感来得猝不及防,盛可苡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就见那张成熟硬朗的面容越来越远。

                                    她不安地睁开眼,飞机即将降落,乘客正陆陆续续地打开遮阳板。

                                    梦的寓意不太好,盛可苡更是心神不宁,下了飞机就往医院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3-10 13:50
                                      叶氏医院是滨城叶氏家族旗下的,群英荟萃,专门给叶氏员工和高层就诊,医生的薪酬比外边自然高得不是一点儿。盛可苡的母亲叶无心是叶家小千金,奈何在一场地震中早逝, 如今叶氏姑爷盛维钧出了岔子,他们自然要给他最好的照料。

                                      不过,也是因为医院太著名,盛可苡才在听见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时如临大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3-10 13:50
                                        盛可苡匆匆地叫了一声“姐夫”,便忙不迭地询问情况。

                                        “叔叔刚做完骨髓穿刺,累着了,正休息,如今就等最终的检查结果。”长身玉立的男子说。

                                        寒暄环节都免了,她轻轻舒了一口气,微微向对方点头致意:“ 我姐没问题吧?”

                                        “很好。”

                                        接着再没多的言语,他心领神会地将盛可苡往病房领。

                                        仔细想想,盛可苡几乎还没看过盛维钧睡着时是什么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3-11 20:56
                                          不仅她,多少儿女未到至亲生病时,恐怕都没观察过他们睡着时是什么样子。原来,盛维钧也是那样不堪击,像个毫无防守能力的小孩子,哪怕他醒着的时候叱咤风云。

                                          盛可苡也累。

                                          她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连贵得吓人的婚纱都随手扔掉了,临时买的机票没商务舱也无所谓,甚至咬牙先在心中认定了最坏的结果,可一见到盛维钧淡然的脸,就镇定了下来。

                                          一时间,她竟只想好好趴在这个给她港湾避雨的男人身旁,求个安稳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3-11 20:57
                                            她是真的困了,将机票、护照、钥匙、手机之类的杂物统统往病床边堆,垫着都能睡着。

                                            她醒来时,天光再次大亮,病床上的人已不见踪影。她心一慌,“噌”地起身,小腿推动椅子脚发出刺耳的声音,乍一看,却见床头贴着一张简单的便笺纸,上面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请入住者注意卫生。

                                            “噗。”盛可苡这才发现,自己那堆杂物不知什么时候被盛维钧全归置到了床头柜上。她忍不住笑了,心里的阴霾少了许多,一只手摘下便笺纸,一只手抱起属于 自己的东西往病房外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3-11 20:57
                                              “我爸呢?”她出去逮着一个小护士追问。

                                              整层楼就住着盛维钧一个病人,对方自然知道来者是谁,往花园的方向指:“盛董事长一早晨跑去了。 ”

                                              盛可苡跑下楼,果然在人工湖边将中年男人截住。

                                              当初她怎么都不想和江回分手,迫不得已,盛维钧只好将她绑上飞机,送去波兰。本以为她会恨他狠心,所幸这丫头不知何时变得理解父母心,不仅没借故发飙,还乖乖地留在了华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3-12 17:27
                                                可她越懂事,盛维钧越不安,内疚越深。

                                                当年自己作的孽,怎的,怎的要她来还。

                                                盛可苡不知盛维钧此时的内心活动,揪着他壮硕的胳膊就往长椅上拖:“ 医生说您低烧未退,不知道现在需要休息吗?我要不回来,您是要翻天吧?”

                                                活脱脱的训斥口吻,跟她是大人,他才是小孩儿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12 17:27
                                                  盛维钧当过兵,即便现在生着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盛可苡那点力气怎能和他比。

                                                  但他还是随着她去了,嘴上还自圆其说:“ 爸爸这不是怕一时没锻炼,以后真抱不动你了吗。”

                                                  昨晚,不知怎的,盛可苡一直嘟嘟囔囔说着梦话,这才将他吵醒。

                                                  他凑近了仔细听,发现她委委屈屈喊的是:“爸、爸,我摔得好疼,你怎么不抱住我....”他心里一酸,当即无声地给了自己两巴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12 17:27
                                                    有多少人喜欢呀?喜欢的人多,我就更快点一点哟!欢迎留言告诉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3-12 19:25
                                                      踩踩点告诉你好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13 20:46
                                                        如果有的事情能改变,他付出什么都愿意,如果能重来的话。

                                                        这厢,盛可苡大概猜到飞机上的梦魇没停止,当即闭口,转移话题:“少给自 己找借口,不就是想逃掉早晨那顿药?反正我这次回来,您要是不生龙活虎地好起来,我就不打算再回去。若我这次还嫁不出去,估计您这颗掌上明珠啊,还就真砸您手上了。要不要配合医生,您看着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3-14 20:39
                                                          她对他威逼加利诱。

                                                          “不是你爸我抬杠,就你这不修边幅的样子,嫁得出去才奇怪。”他暗指她不像女孩子,不爱收拾自己。

                                                          盛可苡脸一红:“ 我在外面不是这样的。”

                                                          话音刚落,她隐约记起这种话好像还对其他人说过,说的是:“我在家里不是这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3-14 20:39
                                                            那人毫不留情地揭穿她:“ 在外面不是这样的,在家里也不是这样的,到底在哪儿才是规规矩矩的?”

                                                            花园里,父女俩原本我一言、你一语地嬉闹着, 盛可苡忽然陷入愣怔,好在盛杉适时出现。

                                                            那头,盛杉素来敏锐的一双眼刚瞟了瞟盛可苡,她便接收到信息,旋即吩咐一旁的看守护士将盛维钧领回病房:“别再让他跑出来。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3-14 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