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吧 关注:1,256,627贴子:5,021,449

我做了四年司机,亲身讲述你所不知道的列车惊悚事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灵车改装成公交车之事,或许你没经历过,但你所坐过的公交车,不一定只载活人...


回复
1楼2019-03-14 10:32
    每个人每天都在忙,每只蚂蚁每天也都在忙,问题是人在忙什么,蚂蚁在忙什么?
    人和蚁,无非都是寻求食物果腹,但总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为了让自己享用更好的食物,来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


    回复
    2楼2019-03-14 10:34
      真实新闻一:14路公交车司机,生前连续上班43天,每天仅休息四个小时,意外猝死。(司机是好样的,但身体健康的人为何突然猝死?)
      真实新闻二:女子在公交车上当众小便,掏出卫生巾甩司机脸上。(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可谁知道那个女子是否突然精神失常?)
      真实新闻三:正值下班高峰期,37路公交车拥挤不堪,致一死三伤。(公交车厢不是演唱会现场,你确定那个人是被挤死,而不是死于其他原因?)
      种种诡异事件的背后,真的就像是新闻上所说的那样?


      收起回复
      3楼2019-03-14 10:35
        深扒震惊一时的公交事件,你所坐过的公交车,不一定只载活人……
        在我二十六岁的时候,我已经做了四年公交车司机了,我所在的龙华运通公司实力不怎么雄厚,随着科技的发展,快速通道的开辟,这家老牌经营的运通公司最终顶不住了多家运营公司的竞争,落了一个解散的下场。
        我失业了。
        以前我开的公交车,都是老式气制动刹车,但别的运通公司早就淘汰了这种车辆,采用了更先进的天然气甚至是电力驱动的公交车,这种先进的公交车,我根本就没接触过,玩不转。


        收起回复
        4楼2019-03-14 10:35
          连续找了好几家运通公司,应聘之初对我都挺满意,可一番试驾之后,领导都是大摇其头,开公交不是耍杂技,这是要对乘客的安全负责的。
          一连三天,我徘徊在街头,无力的挫败感席卷全身,二十六岁,正是一个男人努力拼搏的年纪,正是努力赚取老婆本的年纪,别人风华正茂,我却连个女朋友也没找到。
          我蹲在街头,拧开矿泉水瓶盖,仰头喝掉了最后一口,眼角余光瞥见了车站站牌上贴着的小广告。
          我以前开公交的时候,经常看到有人在站牌上粘贴小广告,无非就是xing病患者不用愁,XX产品解您忧。要不就是各种办证,还有就是粘贴一些包.小.姐。
          真正吸引我目光的是一张普通的A4纸,上边写了这样一条招聘启事。


          回复
          5楼2019-03-14 10:36
            小说特好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14 10:49
              招聘:
              东风运通公司(化名)现招聘司机一名,要求年纪25周岁以上,能够熟练驾驶蓝星公交,待遇丰厚,地址房子店客运总站,联系人陈伟,手机号186....
              而这招聘启事上所说的蓝星公交,正是我所熟练的老式公交车!
              难得现在还有运通公司招聘这样的司机,这不就叫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赶往了房子店。
              房子店在市郊外,距离市区很远,坐了一个多小时公交才到。在客运总站里,我找到了那个负责招聘的陈伟,他看起来有三十岁出头。
              他正坐在办公室里抠着脚丫,见我进来之后,立马把脚放下去,穿上皮鞋走过来跟我亲切的握手,我很反感,但还是象征性的和他握了一下。
              坐定后,陈伟笑道:你叫啥名字?会开蓝星公交吗?
              我点头微笑:我叫刘明布,开过四年蓝星。
              “哦,四年的驾龄啊,不错不错,咱们这边呢,缺一个上夜班的,14路末班车,每天晚上十二点发车,从房子店开到焦化厂,两点钟再往返回来,包吃住,月薪六千,感觉中不中?”
              陈伟说的话让我当场就愣住了。


              回复
              7楼2019-03-14 10:57
                我开了四年公交车,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待遇,一天只发一趟车,而且月薪六千,包吃住?
                见我脸上惊讶不已,陈伟挪了挪身子,跟我坐的更近了点,拍着我的肩膀说:不定期还有福利发放,感觉中不中?
                我感觉这简直是喜从天降啊,当下就要点头应允,谁知陈伟又小声说道:不过有一点你得注意一下。
                我点头:恩,你说。
                “你必须要准点,晚上十二点必须发车!开到焦化厂之后,顶多停留五分钟,然后就返回,在返回的路上,不准中途载客,哪怕是个快死的人,你也不能让他上车,必须在站点停车!明白吗?”


                收起回复
                8楼2019-03-14 10:58
                  这一点我感觉很合理,公交车只能在站点停车,但郊区之外没那么多规矩,很多时候都是招手即停,挥手即下,这一点让我感觉东风运通公司的作风很端正。
                  但感觉合理的同时,又感觉陈伟的话有点过头,要真是遇上个出车祸的,我怎么说也得停下车打个120吧?
                  见陈伟的脸色很是坚毅,我为了那丰厚的待遇,还是点头说:一切服从安排。
                  陈伟这才重新笑道:木有问题的话,今晚开始上班吧?
                  我疑惑道:不用试驾吗?
                  “不用不用,俺信得过你!今晚就上班吧,中不?”陈伟看起来很豪迈,但我总感觉不对劲,这应聘流程怪怪的,一天只发一趟车,工资还这么高,应聘的时候居然不用试驾,这...
                  良久后,我还是点头:恩,木问题,今晚就可以上班!


                  回复
                  9楼2019-03-14 10:59
                    在办公室里领了一套深蓝色的司机制服,我先回了一趟家,我住的地方离这也不远,租的房子也便宜,收拾妥当了东西之后,就带着衣服被褥来到了房子店客运总站。
                    晚上十一点五十,陈伟去宿舍找到我,递给我一根烟笑道:小刘啊,先抽根烟,咱俩喷会。
                    我看了一下手机,说道:陈哥,五十分了,我先去准备一下吧,一会该发车了。
                    谁知陈伟笑道:木事,哥给你说几句话,你记住啊。第一,不到站点不准停车,明白吗?
                    我点头。
                    第二,到了焦化厂终点站,可以休息五分钟,但别超过十分钟,千万别超过,明白吗?
                    我又点头。
                    第三,不准在车上抽烟,更不能携带打火机易燃易爆品,明白吗?
                    我还是点头,我感觉这几件事都挺合理的,第一是职业规范,第二是不让偷懒,第三更是公交司机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


                    回复
                    10楼2019-03-14 10:59
                      时间差不多了,我这就一路小跑,上了蓝星14路公交,从房子店总站出发。
                      说真心话,这辆14路公交车,比我以前开的还要破,开动的时候明显能听到底盘晃动的声音,驾驶座虽然很软,但凹凸不平,感觉就像是有一双手在驾驶座下托着我的屁股,遇到颠簸的道路,总是颠的**。
                      我很想不明白,东风运通公司是一个资产雄厚的公司,怎么还保留着这种公交车呢?
                      开出总站,夜晚的道路很黑,而且房子店这里距离市区实在太远,太偏,路上也没个路灯,车头大灯的光线还很弱,开着很不舒服。


                      回复
                      11楼2019-03-14 11:00
                        由于是午夜十二点,每个车站几乎都没人,一口气开了五六站地,才在采摘园这一站上来一个小伙子,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惊讶道:哟,换师傅了啊。
                        我点头微笑,说:是啊,今天刚上班。
                        车上没人,小伙子也很健谈,递给我一支烟笑道:来,师傅,您先抽着。
                        我摇头笑道:不了,车上不让抽烟。
                        “木事啦,抽一根烟又能咋样,抽呗。”小伙子很是热情,但我坚持不抽,只是把烟夹在了耳朵上。
                        又往前开了几站地,在魅力城这一站,上来了一个小女孩,神情很是落寞,我友情提示道:小姑娘,上车请投币。
                        小姑娘抬头看向我,小声问我:叔叔,如果我没钱,你让我坐车吗?


                        回复
                        12楼2019-03-14 11:01
                          我一愣,哑然笑道:当然可以。
                          我从兜里掏出一块钱硬币,砰的一声丢进自动投币箱里边,然后对小姑娘笑道:这一次算是叔叔请你了。
                          小姑娘并没有对我笑,而是神情漠然的走到了公交车的后边。
                          这一路上行驶倒也挺畅通,比我以前开公交爽多了,开午夜末班车的好处就是不堵车,不浪费时间,几乎是一口气就开到了焦化厂终点站。
                          乘客都下了车,我坐在驾驶座上休息了一会,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一点五十分了,从房子店到焦化厂,这段路可真心不短,而且还处于市郊,道路难走。


                          回复
                          13楼2019-03-14 11:01
                            水晶宫香烟。
                            这个牌子的香烟,是山西曲沃卷烟厂出产的,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停产了!
                            我又抽了一口,感觉味道跟水晶宫香烟很像,因为小时候过年点鞭炮,总是学着大人的模样,点一支烟,快灭的时候就抽两口,我隐约感觉味道是差不多的!
                            我坐在床边发愣,仔细的回想那个递给我香烟的小伙子,心想这家伙是从哪弄的这种香烟?难不成是他爹收cang的?但香烟这东西别说放十几年了,放几个月都会发mei长mao。
                            难不成现在还有一些制假商贩,特意制作这些停产的香烟?这么一想,也不对啊,造假烟的都是仿中华,仿玉溪,芙蓉王这一类的高价烟,谁仿这种便宜货啊?
                            这事我想不明白。
                            第二天,还是如往常一般,十二点发车,这一次没遇见那个递香烟的小伙子,一连开了好几天,也没再遇上他。
                            而晚上发车回来后,陈伟有时候还没睡觉,就会拉着我喝上两杯,事情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可就在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五,我再次遇上了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
                            她上车后问:叔叔,如果我没钱,你让我坐车吗?
                            看她年纪约有十三岁的模样,而且这一身打扮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可能是父母管教的严,平时不给零花钱,又或者自己贪嘴,把坐车回家的钱都买了零食。
                            我说行,叔叔再请你一次。


                            回复
                            14楼2019-03-14 11:03
                              就这么开了一个月,我发现每逢星期五,这小女孩都会准时在魅力城这一站上车,而且身上从来没有钱,每一次都可怜兮兮的问我,如果没钱,让不让她坐车。
                              又一次车上没有乘客,只有小女孩我俩,我说:这样吧,你对叔叔笑一下,叔叔就请你坐车,好吗?
                              我感觉小孩子就要朝气蓬勃一点,板着脸多不好,笑容感动世界,笑容是这个世界上通用的语言。
                              谁知小女孩木讷的摇了摇头,脸上根本没有一丝表情。
                              可能她不爱笑吧。
                              这一次车上没几个人,我从后视镜中看到那个小女孩,上了车之后就站在过道上,旁边有好多空座,但她就是不坐。


                              回复
                              15楼2019-03-14 11:03
                                陈伟说过,不在站点不能停车,我放慢了一些速度,转头说:小姑娘,这么多空位,你坐位子上啊,可别摔倒了。
                                小姑娘看着我,一言不发。我又说那你扶着把手可以吗?
                                车上乘客如果出问题了,司机和售票员是要承担责任的。
                                小姑娘这才伸手抓住了车厢里边的铁柱子,我心里倒也安稳了一点,心说这小女孩可真怪,这么多空座,怎么不去坐?
                                难不成,她长的有痔/疮?坐下来屁股疼?
                                脑海里刚浮出这个龌/龊的想法,我就用力的摇了摇头,人家小女孩才十几岁,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有痔/疮。


                                回复
                                16楼2019-03-14 11:03
                                  连续开了两个月,每逢星期五,我都会准时在魅力城这一站遇上小女孩,她从来不带钱,后来我发车回到房子店总站的时候,跟陈伟喝酒聊天,说起了这事。
                                  谁知我刚一说,陈伟脸色就变了,他小声问我:那小姑娘是不是每个星期五都坐末班车?
                                  我抿了一口酒,点头说:是啊,从来不带钱,而且不管有没有空座,她都不往座位上坐,就站在车厢中间,我建议咱们多加点扶手,增加乘客的安全,陈哥你看行吗?
                                  陈伟喝的有点多了,此刻眯着眼,饶有深意的笑道:不用管她,那小女孩没钱,就让她一直坐吧,没事。
                                  我点了点头,跟陈伟碰了一杯,然后又说:不过这小女孩可真怪,我请她坐这么多次公交车,让她对我笑笑,她都不带一丝表情的。


                                  收起回复
                                  17楼2019-03-14 11:03
                                    扑通一声,陈伟听了我的话之后,手中的一次性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白酒洒了一地,他赶紧弯腰去捡杯子,满嘴酒气的对我说:哎哟老弟啊,你可别再跟她说这话了,她就是想对你笑,你也别让她笑,明白吗?
                                    陈伟像是喝多了,说话的时候都醉眼惺忪,可我没喝多啊,我追问道:陈哥,为啥啊?
                                    陈伟趴在了桌子上,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我摇晃他好几次,他哼哼唧唧的,看起来醉的不轻,让陈伟搀扶到了他的宿舍,我也休息去了。


                                    回复
                                    18楼2019-03-14 11:04
                                      第二天起床已经是中午了,昨晚上喝的有点多,头疼,到食堂吃饭的时候,都迷迷糊糊,刚端着饭菜坐下来,就听到后排两个妇女小声议论道:快看,快看,这就是那个新来的14路公交司机。
                                      另外一个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小声说:刚走了一个老头子,又来一个胆大的,这小伙子应该也很缺钱吧。
                                      这两个妇女都是69路公交车上的售票员,平时我很少在食堂吃饭,偶尔见过她们一两次,但她们话里的意思我就不懂了。
                                      我就是应聘14路公交司机而已,这跟胆子大小有关系吗?
                                      是,我承认14路老式公交车的安全性太差,但大晚上开车,我放慢速度不就行了?


                                      回复
                                      19楼2019-03-14 11:04
                                        我也没在意她们的话,只是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她们立马装出一副认真吃饭的样子。
                                        晚上十二点,我准时从房子店发车,车子开到孙家湾这一站的时候,上来一个约莫五十岁的中年人,他投币后没直接走到后边的座位上,而是先给我礼貌的微笑了一下。
                                        我点头,同样还以微笑。
                                        当14路末班车行驶到魅力城的时候,车子还没靠近站牌,大老远我就看到了那个表情木讷的小女孩,就在我即将靠站停车的时候,忽然车厢后边传来一声:别停车!
                                        我一愣,转头朝着后边看去,跟我说话的正是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他身材不高,顶多一米六五,还有些秃顶。


                                        回复
                                        20楼2019-03-14 11:04
                                          “大叔,这正常站点,怎么不能停车呢?”说完,我就准备把车子停在魅力城这一站。
                                          谁知那个大叔竟然直接从座位上冲了过来,满脸怒气的跟我说:不能停!继续开,小伙子你听我的没错!
                                          说话时,那家伙竟然直接过来抓我的方向盘,还伸脚过来踩油门,看他挂档,踩油门,握方向盘的一系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我感觉他肯定是个常年开车的老司机,而且也熟悉这种老式蓝星公交。
                                          结果,车子还没到魅力城的站点,就直接一口气冲了过去,我回头大吼着说他:你这是扰乱公共秩序!如果接到乘客投诉,我会被批评的!
                                          中年大叔说:狗屁,陈伟那小子敢批评你试试?


                                          收起回复
                                          21楼2019-03-14 11:04
                                            一听他这话,我愣了一下,他又说:我以前就是开这辆车的,也是上夜班,发最后一趟末班车,小伙子,你听我的就没错,再遇上那个小姑娘,别让她上车就对了。
                                            我疑惑,问:小女孩没带钱而已,犯不着这么绝情吧。
                                            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年轻人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在乎,反正你要是再让她上车,你就会有大麻烦!
                                            我又问什么大麻烦?
                                            他不再理我,一言不发回到了座位上,这事给我整的摸不到头脑,云里雾里的。


                                            回复
                                            22楼2019-03-14 11:05
                                              公交车返回的时候,魅力城那个小女孩还傻傻的站在公交站牌下,我透过窗户看了她一眼,她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对着我笑。
                                              我记得很清楚,所有诡异的事情,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最早是我丢了钱包,后来钱包在公交车最后排的座椅上找到了,还是同事清洁公交车的时候发现的。
                                              当时/保/洁/阿/姨递给我钱包的时候,让我看看/钱少不少,我一翻钱/包,脸色都变了。钱没少,但却多了一张申分证!


                                              回复
                                              23楼2019-03-14 11:05
                                                一张女人的申分证,名字叫葛钰,长相挺俊俏,这个人我不认识,但看着照片我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隐隐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一定见过她,只不过暂时想不起来。
                                                我紧张的收好申分证,保洁阿姨调笑道:小明啊,谈对象了?我的紧张是因为这张申分证来历不明,而保洁阿姨或许认为,是我带着某个姑娘去住宾馆,登记申分证之后我忘了还给人家。
                                                又过了几天,晚上下大雨,我发车回来,赶到宿舍的时候就已经湿透了鞋子,还好,另外的一双运动鞋早就洗刷干净了。
                                                早晨起床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要穿着拖鞋去把那双已经清洗干净的运动鞋拿过来,低头一看,那双鞋就摆放在我的床边,而且鞋带都穿的很整齐。
                                                我一愣,挠挠头仔细回想一番,昨天夜里回来以后,我冲了个凉直接就睡了,那这鞋子是谁帮我放这的?


                                                回复
                                                24楼2019-03-14 11:06
                                                  我跑出去问了一下陈伟,问问是不是他看我太累,就帮我穿好了鞋带,他却笑着说:谁去碰你那臭鞋啊。
                                                  整个东风运通公司里,在房子店总站的人,能打开我宿舍门的只有陈伟和我,他是主管,肯定有宿舍钥匙,但他没来过,那还会是谁?我心想:难不成这是谁的恶作剧?
                                                  又过了一段时间,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我忍不住找同事打听了一下上一任老司机的家庭住址,就买了点水果,准备拜访一下。
                                                  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年纪大的人经历的事多,懂的也多,我虽然不信这种东西,但最近发生的事,确实让我如坐针毡。


                                                  回复
                                                  25楼2019-03-14 11:07
                                                    老司机住在市郊,是一个小村落,到他家的时候,大门没关,进去一看是一套四合院,挺讲究的住所,我站在院子里问:黄师傅在家吗?
                                                    上一任老司机叫黄学民,在院子里喊了这么两声,忽然正北方向屋子的房门推开,出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穿着人字拖,花色大裤衩,留着一个小平头,此刻皱着眉头问我:你找我爹干什么?
                                                    我笑着说:我是来拜访他的。说话时,我顺手晃了一下手中的水果。
                                                    因为这个小平头的语气很不友好,脸上挂着一种谁都欠他钱的样子,所以我赶紧阐述自己的来意。
                                                    停顿了片刻,他对我甩头说:进屋坐吧。
                                                    进了他家屋内,我瞬间就愣在了原地,他们家正北方向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张黑白遗照,那黑白遗照分明就是老司机的!


                                                    回复
                                                    26楼2019-03-14 11:07
                                                      我一愣,支支吾吾的问:这...黄师傅...他...
                                                      小平头叹了口气说:一个月前,我爹走了。
                                                      什么?
                                                      我浑身一哆嗦,提着的水果篮子都差点掉在地上,一个月前走的?那我前两天遇上的黄师傅是谁?
                                                      见我吃惊不小,他以为我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就给我倒了杯水,说了一句:你等我一会。
                                                      他拉开抽屉,翻找了一会,拿出一张略显破旧的报纸递给我,报纸上头刊头条:14路公交司机生前连续上夜班37天,每天仅休息三个小时,猝死在公交车上。


                                                      回复
                                                      27楼2019-03-14 11:07
                                                        我捏着报纸,手臂不停的抖动,因为报纸上还刊登了一张黑白照片,正是黄师傅倒在驾驶座上,歪着头双手扶着方向盘,已经断气了。
                                                        沉默了许久,我心里乱成了一团麻,见小平头心里也不好受,我劝了一句:大哥,我们都节哀吧,哎。
                                                        小平头冷哼了一声说:我爹虽说五十多岁,但身体硬朗,应聘14路公交司机的时候就说过,一天只发一趟车,打死我也不信我爹会猝死,这事我已经找律师了,这一次我非要把东风运通公司告上法庭!”
                                                        这是人家的家事,那我就插不上嘴了,点了点头,又跟他寒暄了两句,毕竟心情都不太好,我这就找了个理由,说还有事就离开了。
                                                        随后的几天里,我一直心神不宁,心说这人好好的,怎么开公交的时候会猝死呢?


                                                        回复
                                                        28楼2019-03-14 11:07
                                                          我前两天看到的黄师傅,到底是不是幻觉?
                                                          这事我没跟陈伟说,估计说了他也不信,可第二天我发车回来,临下车时,发现最后一排座椅上,竟然放着一只高跟鞋!
                                                          这可给我气坏了,心想这是哪个娘们,这么没素质,公交车上脱鞋就不说了,最后还把这破鞋给扔到座位上。
                                                          我忍着心里那股恶心劲,捏着破鞋,正准备扔出公交车,可我刚看了一眼,顿时手一抖,这只鞋子差点从我手上掉下去。
                                                          不对,这种高跟鞋纯手工制作,十几年前卖的比较火,但现在已经没有女孩子穿这种高跟鞋了!


                                                          回复
                                                          29楼2019-03-14 11:08
                                                            我回想一番,今晚发车的时候,车上貌似没有上来过年轻的女郎,毕竟我是个单身狗,有美女上车,我也会多看两眼。
                                                            我也没多想,当下提着高跟鞋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翌日,我发车回来,打扫车厢的时候,又在老幼病残专座上发现了一枚金戒指,样式很老很淳朴,没有任何花纹,纯手工打造的那种,我奶奶就戴过这种戒指。
                                                            我再一想,也不对啊,老幼病残专座上一般没人坐,而今晚发车的时候,貌似也没见老太太上车吧?


                                                            回复
                                                            30楼2019-03-14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