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全面战争吧 关注:79,711贴子:3,010,253

(渣翻)吸血鬼精灵不存在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ET的一个片段。比拉克刚吐出阿查的计划不就,化身们还在吵成一团。弗拉德趁机想秀一波自己的妹子?女儿?(大雾),嘲讽一下“老实人”。结果脸都被打肿了

英勇的帝国卫队士兵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3-15 11:10
    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15 11:17
      先介绍一下人物: Princess Eldyra of Tiranoc, 译为艾卓娅公主。她是泰瑞昂的陨落战友Eldyr王子之女,泰瑞昂的私人侍从。高精年表里她出现了两次,一次是被泰瑞昂亲自引入凤凰王廷,第二次是带队依靠游击战以少胜多,击退西格瓦尔德王子对乌苏安的入侵。在ET前夕阵亡,被转化成了吸血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3-15 11:21
        剩下的等楼主到家再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3-15 11:22
          你给我快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15 11:50
            “我不需要有人来告诉我这里不欢迎我”艾卓娅嘶嘶地说。她全身僵硬,美丽的五官扭成一团。那只野兽深深嵌进了她骨髓。自从那时,它每时每刻都在精灵身上若隐若现。它们和山中蛮族一样野蛮,带着一样恶臭的气息。甚至更胜后者。他露出一丝微笑。


            回复
            6楼2019-03-15 12:17
              他看到她在别人纷纷散会的时候站在森林边缘。介于刚刚化身议会上的事,他觉得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掉所有疑问,忧虑,和旧债的好机会。毕竟,在享受毁灭之前必须要心无牵挂。


              回复
              7楼2019-03-15 12:18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的血肉在燃烧吗?你的灵魂在颤抖吗?如果没有,那你在此处就没有什么阻碍。实际上,我还希望多在这片树林里走走能让你的心灵多少受点安慰呢。”弗拉德在空中挥了挥手。


                回复
                8楼2019-03-15 12:18
                  艾卓娅盯着他。她张开嘴,但瞬间就转到一旁,狠狠抱住了自己。弗拉德皱起眉头,试着上前抓住了她。但她又拍又扭的吧他的手推到一旁。她喉咙里响着低吼,双眼猩红狂野。弗拉德立刻后退一步,双手做出一个安抚的手势。“你没有进食。那头野兽在你饥饿时更难控制。”


                  回复
                  9楼2019-03-15 12:19
                    “鲜血永远不会流过我的嘴唇,”她咬着牙说。

                    “它早就流过了,要不然你也不会是这个样子,我亲爱的孩子,”弗拉德咆哮,解除了自己的伪装假面。“而如果你继续这样,你会继续失去你已经剩不了多少的理智”,他张开自己的双臂。“我们一族不会因为饥渴而死,泰洛伦克的公主。我们只是会蜕皮,就像蛇一样,失去无几的人性。比如天鬼”,他说。“吃的太多,一样。不过是变成蝠狼。那头野兽永远潜伏在皮肤之下,等着你的疏忽。它像火一样燃烧,所以它需要被像火一样认真对待。”


                    回复
                    10楼2019-03-15 12:20
                      “那我应该直接扑灭它”,她粗声说,看向她的双手,“我绝不会成为黑暗的奴隶”。

                      “你不是奴隶。你是夜晚的黑暗之主,”弗拉德说。他举起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让我来教你,就像我教过那么多次那样。你获得了一份礼物,而我不会看着它被白白浪费。”艾卓娅快步走过。他大笑着跟上。她需要接受教育,就像伊莎贝拉那样,就像他们所有人那样。他会带她去一个地方,让她跟那个唯一能让她接受的人谈谈。


                      回复
                      11楼2019-03-15 12:21
                        他们在一片开阔的林地上找到了泰瑞昂,但他不是独自一人。皇帝站在他旁边。两人一遍望向燃烧着的天空,一边轻声交谈。他举起一只手,艾卓娅停下了。她的视线牢牢定在了泰瑞昂身上,身上有些发抖。弗拉德打了个手势,让她保持安静。尽管距离不近,他仍能清晰的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就好像他就在旁边一样。


                        回复
                        12楼2019-03-15 12:21
                          “我看不到什么希望”,泰瑞昂说。

                          “够谦逊的,对于一个死而复生的人来说”,皇帝回答。泰瑞昂盯着他。弗拉德微微发笑。来自一个没有王国的人的说法,他想。


                          收起回复
                          13楼2019-03-15 12:22
                            “巧妙的言辞可不能帮我们挺过这个灾厄”,泰瑞昂说,“哪怕你也一样,神王”。弗拉德眨眨眼睛。这是个比喻吗?如果是,这个比喻可够怪的。弗拉德甩了甩头发,陷入沉思。皇帝确实变了。。。单单是接近他就会让弗拉德感到不适,就好像有一股力量在他体内,排斥着吸血鬼。直到刚刚,他一直把这归于来自被剥离的天堂之风的残留魔法能量。但如果这是别的什么呢?


                            回复
                            14楼2019-03-15 12:23
                              “这就你我必须说服其他人去米登海姆的原因”,皇帝答道。“莉莉丝是对的。阿克昂必须被阻止,不惜代价”。


                              “我们前往这座城市需要行军几周,穿过遍布敌人的领土。你真的相信我们能撑过这种旅程吗?即使有我们的......盟友的帮助,这也是不可能的。”


                              回复
                              15楼2019-03-15 12:24
                                “我不会在这坐着等死。”皇帝低沉的说。
                                有一小会,泰瑞昂沉默无言。但他很快摇摇头。“不,我也不会。我们会去米登海姆,不管命运给我们安排了什么,我们将会在那里面对。”
                                “可别面对的太快。”


                                回复
                                16楼2019-03-15 12:25
                                  泰瑞昂和皇帝转过身,弗拉德眨了眨眼睛。精灵全身由内而外的闪着难以直视的光辉。他听到艾卓娅拼命咬紧牙关的声音,于是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好好站着,为了他,而不是你自己”,他低声道。一只手依然优雅的勾着她,他深深鞠躬。“向您请安,我的皇帝陛下。”


                                  回复
                                  17楼2019-03-15 12:26
                                    “我一直以为你的主人是纳伽什,”皇帝说,脸上好像还带着一丝微笑。
                                    “啊,当然,但一个人可以有多个效忠对象”,弗拉德说,挺起身子,“包括,嗯,一些自愿选择的。”他奉承的堆着笑脸。“我是希尔瓦尼亚的选帝侯,不是吗?当然,恐怕我现在是唯一一个选帝侯了,出了陛下您。”弗拉德的微笑变得狂野,“是的,如果你死了,那我是不是,按照帝国法律,就自然而然的成了皇帝呢?”


                                    回复
                                    18楼2019-03-15 12:27
                                      “不,你不会,”皇帝回答。
                                      “不会?”
                                      卡尔弗兰茨微笑着说,“皇帝必须由多数选帝侯投票产生”,他的笑容突然变得冷峻又严酷,“死人,很不幸,没法投票”。


                                      收起回复
                                      19楼2019-03-15 12:28
                                        弗拉德皱起了眉头,他正准备回答,但泰瑞昂打断了他,“你为什么在这里,吸血鬼?”
                                        “我相信你认识我的这位伴侣,啊,伟大的王子”,弗拉德说着站到一边。艾卓娅挣扎着,就好像下一秒就要逃走一样。


                                        回复
                                        20楼2019-03-15 12:28
                                          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3-15 12:50
                                            快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3-15 12:57
                                              “艾卓娅”,泰瑞昂说,语气平缓又温柔。她瞬间僵住了,接着开始发抖。她犹豫着踏出一步。泰瑞昂带着痛苦的表情举起手,“我一直担心你已经死了,我心中的至亲。”


                                              “我的确死了”,她嘶声说。她的尖牙反射着月光。“我死在希尔瓦尼亚。我失败了,哥哥。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


                                              回复
                                              23楼2019-03-15 12:57
                                                泰瑞昂什么都没说。他只是轻轻伸出了他的手。艾卓娅犹豫着。但立刻就紧紧抓住了他。弗拉德看着泰瑞昂带她走远,离开了听力范围。皇帝在一旁看着他。这个人类对他毫无惧色,只有好奇。这让弗拉德不禁有些吃惊,帝国的贵族好像在他上次倒下之后在礼仪上进步不小,他想。“你为什么带她来这里?”卡尔弗兰茨问道。


                                                回复
                                                25楼2019-03-15 12:58
                                                  “不”,弗拉德说。“为了战斗,为了生存!”他摇着头。“为了生存,我们都必须做出牺牲。她只有两条路可选,接受或疯狂。而这个世界已经够疯狂的了。”
                                                  “永远有其他的道路”,皇帝低语道。弗拉德正要回答,但他突然听到利剑出鞘的声音。转身望去,他不禁双目圆睁。艾卓娅跪在地上,微微颔首。泰瑞昂站在她面前,长剑平举,面无表情。


                                                  回复
                                                  27楼2019-03-15 12:59
                                                    “不!”弗拉德咆哮。他伸手去抓自己的剑,但在脖子上一阵金属的冰冷传来时立刻停住了。皇帝的符文之牙轻轻划过他的下颌。卡尔弗兰茨拔剑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如此之安静,弗拉德甚至没看到。


                                                    回复
                                                    28楼2019-03-15 13:00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泰瑞昂手起刀落。弗拉德闭起双眼,然后看向一边。愤怒充斥着他的身体,但他努力压制住了。他看向皇帝。“为什么?”他大吼。
                                                      “她请求我这么做,”泰瑞昂说。弗拉德转向他。
                                                      “她是我的血脉”,弗拉德咬着牙说,“她是我的子嗣,你有什么权利……”
                                                      “她是我的挚友”,泰瑞昂在躯体的一旁跪下,它正在冒烟,化为飞灰,他用手指在其中划过,让它随风飘散,“我有什么权利拒绝这个请求?”他看向吸血鬼,而后者转向一边,用披风遮住他身上的光芒。“离开这里,弗拉德冯卡斯坦因。对带她来这里这件事,我感谢你。”
                                                      “我不要你的感谢”,弗拉德啐了一口。


                                                      回复
                                                      29楼2019-03-15 13:02
                                                        在线等


                                                        回复
                                                        30楼2019-03-15 13:02
                                                          弗拉德:老泰啊,老卡啊,你看我这收的新女儿不错吧。唉就是不大听话,要不你给教育教育。哎别走远啊,你说我厉害吧,老卡。哎你干什么,我去别。哎老卡你算计我。哎你凭什么。淦。


                                                          回复
                                                          31楼2019-03-15 13:05
                                                            弗拉德这次也真的是作死,当着西格玛的面谈自己当皇帝,把泰瑞昂挚友的女儿加干妹妹变成吸血鬼又在人家眼前晃悠。关键是这俩人还是ET最惨的那批。他没在这被一刀砍了真是奇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3-15 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