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河琴里吧 关注:71,584贴子:1,824,230
  • 12回复贴,共1

【同人参赛作品】火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19 13:10
    “司令,士道先生的婚礼两小时后就要开始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程了?”指挥台边的金发男子恭谨的提议
    琴里没有答话,赤色双瞳注视着身前屏幕----那里正映着婚礼现场忙碌欢脱的景象。
    戴着手偶的娇小女孩正给盘内的水果镀上晶莹冰花,她身边的七罪则试图将一排样式有些古板的座椅变得可爱
    这便是整个婚礼准备现场最引人注目的场景了,但远达不到让拉塔托斯克的总指挥出神的地步。
    “司令?”神无月试探性的唤了声
    “恩?”琴里看向神无月,但眸子似乎没有聚焦。
    “婚礼快开始了,我们是否应该启程了?士道先生想必最希望能够在现场接受您的祝福吧”
    “恩…是呢。”琴里露出淡淡的微笑,起身走出指挥室
    “你先去帮忙吧,再怎么说也是笨蛋老哥的婚礼,不打扮下可不行呢。”
    弗拉克西纳斯的休息室有一套专门为琴里设计的梳妆台,是神无月自掏腰包置办的——从镜子的高度到光线的采集再到化妆品适合的肤质都完美契合司令大人。
    可惜琴里很少使用副司令充满爱意的馈赠,一方面源于天生丽质的自信,另一方面,她那用黑色发带维系的坚强之心拒绝让自己显得像个臭美的小姑娘。
    但今天不同,因为今天是琴里生命中最重要之人的婚礼。
    那个笑里总带着傻傻温柔的人。
    那个从不惜身帮助他人的人。
    那个无论自己摆出怎样成熟的样子仍会揉乱自己头顶发丝的人
    以及……那个自己深爱的人。
    琴里深吸一口气,开始用脂粉掩盖自己因熬夜筹备婚礼而泛黑的眼底。
    一张藏在梳妆盒底的相片引起了琴里的注意——将相片放进去时的记忆已然模糊,但相片上的内容她却记忆犹新。
    系着纯白发带的小女孩一手举着棒棒糖,一手紧挽士道手臂灿烂的笑着,肉肉的脸颊上却残留两行浅浅的泪痕。
    那是关于父母带儿时琴里与士道外出游玩的记忆,她因父母忘记带自己最喜欢的零食而闹了脾气,多亏士道将一根出发前带好的棒棒糖塞到手中才破涕为笑。
    “从小时候就是妹控呢,士道。”
    琴里勾起嘴角,一滴晶莹的液体溅开在照片上。
    她疑惑地眨眨眼,第二滴第三滴液体接踵而至。
    拉塔斯托克的设施会渗水是相当罕见的,琴里仰头试图确定漏水的位置,却发现镜中的自己已然泪流满面,刚画好的眼妆也被冲刷得狼藉一片。
    琴里惶恐起来,她胡乱擦拭脸上泪水的同时,将手探向外衣口袋。
    珍宝珠甘甜的味道总能让琴里冷静下来,是最可靠的伙伴之一。
    然而这次的口袋里空空如也——最近的繁忙让她忘记拽着士道去超市补充短缺的珍宝珠了。
    “没关系……神无月肯定有存货的。”
    琴里自言自语着起身,却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黑色发带终究没能给琴里重新站起的力量,她蜷缩在地面,微微颤抖啜泣。
    为什么……
    是我付出得还不够多吗……
    是我还不够努力吗……
    为什么……
    最后身披婚纱站在士道身边的不是我……
    好累……好冷……好想吃糖……
    但是……这次士道不会再来帮助粗心的我了吧……
    混沌之中,琴里感觉有谁将自己轻轻揽进怀里,温暖舒适,令人安心。
    她睁开眼神涣散的眸子,却只看到一片红色的影子。
    一个声音在琴里耳边响起,温柔似恋人耳语
    “睡吧~接下来交给我就好。”
    空荡荡的指挥室中,屏幕上代表第五精灵安定值的槽条已然跌至谷底,但是为每个精灵状态波动都设置了刺耳警报的可靠司令,却唯独没有设置自己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19 13:10
      “士道……你没事吧?”
      十香看着身边心神不宁四处张望的士道,有些担忧的拽拽他的衣角
      身着笔挺西装的士道温柔的看向眼前的人儿,纯白花嫁衬着如瀑紫发,美得如同天边紫霞。
      “啊,抱歉,只是琴里还没有来……有些在意呢。”
      “嗯……琴里最近为了我们的婚礼超级累的,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十香颦眉,原本对士道的关心立刻转移到琴里身上。
      “但愿没事吧……那家伙最近连珍宝珠都忘买了……”
      士道略显焦虑的念着,从口袋里摸出三根不同颜色包装的棒棒糖看了眼
      “那是……給琴里准备的吗?”十香眨眨眼睛
      士道愣了下,意识到在婚礼前夕满口念着别的女孩子,就算是自己的妹妹也终归是不好的。
      “抱歉,我走神了,琴里一定会准时赶到的,咱们先……”
      将棒棒糖塞回口袋的手被十香轻轻握住,她拿过那三根糖,将它们整齐的插在士道左胸的口袋,露出单纯的笑容。
      “嘿嘿~可爱”
      “这装饰可不符合婚礼的气氛哦”
      士道微笑着捏了下十香的鼻子,宠溺的说道
      “但士道明明很满意吧!而且……琴里也会喜欢的吧~”
      “十香……”
      一名拉塔斯托克的工作人员推门探头进来。
      “十分钟后举行仪式,请两位速去室外的草坪做准备。”
      …………
      庄重的音乐,绵长的红毯,相爱的两人,山盟海誓的宣言——婚礼就像童话故事那样圣洁美好。但在五河士道心中,或者在场的不少人心中却有个小小的疙瘩。
      因为促成这场婚礼的最大功臣迟迟没有到场。
      但在这场天作地和的爱情大圆满前,那个赤发女孩无疑是单薄的。
      两片唇贴合在一起的瞬间,幸福弥漫了整个现场。历经种种磨难终成正果的二人,脸上带着甜蜜的红晕,手牵手接受汹涌而来的祝福。
      然而所有人都没发现,在他们侧方数百米外的天空中,羽衣翩然的炎之精灵静静悬浮着,嘴角狂气的弧度与猩红的眼瞳令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近乎绝望的残酷之美。
      而那对准婚礼现场的赤色炮口,正凝聚起炙热的火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19 13:11
        “你在…做什么啊?”
        自言自语般念了声后,琴里突然单手按住额头,表情煞是痛苦。
        “真的…想要醒来吗?眼前的现实可是很残酷哦。”琴里声调变得吃力而尖锐,她呼吸沉重,汗水不断沿下颚滴落,又转瞬在周身灼热火焰的炙烤下消失不见。
        似乎遭遇了更强烈的痛楚,琴里低沉的呻吟一声,连加身的火焰都紊乱起来。
        即便如此,她嘴角勾起的弧度依然狰狞。
        “呐,既然如此就让你看吧----”
        琴里说着张大眼睛,将十香紧挽士道的景象映在其中。
        “很棒吧!他们才刚刚接吻过哦,士道还说从此只爱十香一人哦!”
        两行血泪从琴里的眸中流淌而出,而身体的痛苦却明显在消散,她深吸一口气,发出尖锐的笑声。
        “嘻嘻…为什么没动静了?刚才不是还强烈的阻止我吗?!喂,你可不要就此一睡不醒哦,我还想事成后将这身体先还给你,来欣赏那副绝望又可爱的样子呢~嘻嘻…哈哈…哈哈哈哈!!”
        琴里狂笑着,重新将炮口对准举行婚礼的草坪
        “真遗憾呐,我还想听听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火炮击发的瞬间,一个平静的声音突兀从琴里脑海中响起
        “我看到了哥哥买给我的珍宝珠,还有他幸福的模样。”
        “你?!”
        “滚出我的身体!”
        巨大的爆裂声自婚礼现场的上空响起,众人愕然抬头,却见一团炽红的火球在高空炸裂开来,旋即分裂成无数绽放的花火点缀整个天穹,那一瞬,连高悬天端的太阳都黯然失色。
        在赤红天穹的幕布下,琴里面带自信的微笑自空中缓缓下落
        “欢迎观赏,拉塔斯托克的隐藏节目----”
        短暂的沉默后,欢呼与掌声蔓延开来。
        琴里张开双臂迎接这一切,任由身上的灵装余烬般消逝,像一位燃尽自己取悦观众的舞者。
        脚尖点地时,琴里的灵装彻底消散,她司令服加身,重新恢复了冷静自信的模样----消散的火焰挟走了琴里面颊的血泪。
        琴里款步走到呆呆望着自己的士道身前,伸手取下他胸口的一根珍宝珠。
        “新婚快乐,要幸福哦,老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19 13:11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19 13:53
            可以,很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19 16:44
              前排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19 17:15
                66666,不愧是大佬,顶你一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3-19 20:26
                  拖欠了几天的文评
                  我本来就偏爱虐文,只是看了三五行就觉得是我喜欢的风格。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弄碎给人看,因为悲恸,所以印象深刻。
                  刚看第一部分时我是讶然于安排琴里因为一个婚礼就反转(其实我一开始还没看出是反转,以为那声音是令音的〖请原谅一个澪五党的脑补)
                  主要还是我经历了1819卷,在骄傲和心疼间,渐渐放大了琴里的坚强,事实上设定如此没什么不妥,反倒比起橘公司日常里描写的琴里要棒的多。
                  橘公司是知道身为司令官的琴里有很多品质可以挖掘,也确实写出了几个感动到我的片段,但他笔下日常的琴里我一个死忠看着都觉得尴尬。
                  平心而论,故事还是“套路式”的虐法,相近的剧情我也想过,前者。但行文的辞藻是优美还是落俗决定了这篇文给人印象的好坏,在我眼中这篇属于后者。
                  我特别想吹的,就是第三视角的描写,默默彰显人物个性,刻画拿捏的非常到位,是我羡慕的地方,能看到这篇文真是太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1 06:44
                    啊啊啊dd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4 12:3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0 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