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吧 关注:114,391贴子:2,340,874

元尊同人 苍渊打工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接周元传送走 苍渊留下来一打三
如果觉得还可以就发个滑稽吧


回复
1楼2019-03-20 01:47
    一.
    “苍渊,放弃抵抗吧”
    被黑光覆盖的右拳打在雷龙额头上,瞬间雷龙化为几缕闪电消失在空中,老人扇走右臂上的白烟,“就凭两个一莲圣者一个二莲圣者,还不至于让我黑帝束手就擒。”
    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但还是让吞吞带着冰棺进入传送源纹等他到来。古人云:狡兔三窝,这个空间一共有三条传送源纹—— 一条是周元去天渊域,地下有两个传送阵一个去周家祖地一个去天渊域。天空源气碰撞的波动掩盖了传送发出的波动。
    “他三人或许不行,但若是我呢?”
    一言一字带着无尽的威压,苍渊感觉自己要被一句话压垮。
    “恭迎圣离长老”三人对着虚空作辑。

    一口淤血吐出,把百宝袋里的疗伤药全部吞下经过几天的运功疗伤,苍渊觉得自己气息顺畅一些,苍渊睁开双眼仿佛那位圣族长老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忘不了那个人的气息“三莲圣者竟恐怖如斯。”
    二莲圣者与三莲圣者的差距如同天堑。

    “又来一只圣族的狗吗?”苍渊不屑说到
    “交出那个女人,我让你死的舒服些”那位圣离长老缓缓从虚空降下“区区一个二莲圣者没有一丝反抗的可能。”
    “那就试试看吧。”亿万源纹从袖间飞出,磅礴的源气、圣者之火和源纹融汇一体形成一条黑火巨龙极快的速度冲向那位圣族长老,强悍的气息压垮空间,大地支离破碎,天空化作虚无。实力稍弱的二莲圣者被打中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那位长老甩出数百枚源纹排成一列,一道强烈的白色闪电从右手食指射出穿过百枚源纹直接打散黑龙——

    吞吞带着冰棺来到周家祖地,没有足够浓厚的源气包围在冰棺附近冰棺散发的冰寒源气直接将这破碎的周家祖地冻结,吞吞变大后用尽全力上百次次攻击方才打破苍渊所画的传送源纹,传送源纹一破圣族便无法追寻而来。


    回复
    2楼2019-03-20 01:47
      二.
      “吞吞打破传送源纹应该是安全到达周家祖地了,我现在伤势未好只有元婴中期到圆满之间的实力。”苍渊摇头叹气道,当初为了逃走引爆双莲,虽然自己也落得一身内伤元神也被震伤但活下来了,只要活下来就有办法恢复然后报仇。
      苍渊猛地站起来,感知到有两个人到他百里附近,如今元神受损感应不出来人实力得小心应对,苍渊从腰带中拿出一顶草帽戴在头上装扮成田野村夫,让自己尽量不散发出气息来,混元天虽然弱肉强食但一般不会对普通人出手。
      “大哥,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飞了一天,也确实该休息一下了。”两位约三四十岁的男子降下,“死老头滚远点,你的火堆我们要来。”
      “是是是。”苍渊急忙让开。
      天下之大功法众多,不乏透支寿命修炼的功法因此不能仅凭年龄判断实力。
      “有了这五枚天婴果一定能治好师兄你的内伤,实力恢复到神府后期。”
      “哈哈哈,我听说阳音果有着天阳气,若是我吸收了说不定能踏入半步元婴境,下一次洞试绝不会再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师兄”
      苍渊忍不住嘴角上扬,还以为自己遇到什么强者原来只是两个神府中期而已,阳音果里的天阳气可以说少到忽略不计,不过确实是疗养内伤好东西,现在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
      “死老头,我不是叫你滚远点了吗?找死是不是。”
      “听闻二位有阳音果,想开开眼界。”
      “哈哈哈,就你?还是先回家开八脉到养气境再说吧,师兄别理他,杀了他还嫌弄脏 啊——”
      “天休—— 你干嘛”
      “交出阳音果,我不想被别人说以大欺小。”
      “去死吧,撕天 啊——”招式尚未使出便被苍渊随手一掌打飞撞到十几棵方才停下。
      苍渊从那人身上的乾坤囊中摸出五枚阳音果直接吞下坐下运功。
      这一运便是数天,阳音果确实是上乘疗伤之物,五枚下肚便打通一脉。
      “看来要下山找些疗伤药才行了,幸好我不缺钱。”苍渊摸了摸自己的百宝袋,发现里面只有数万金币,以前都是让那两个徒弟跑腿买东西自己不怎么带钱,这几万块还是成名前放进去的。然后摸了摸那两个人的乾坤囊倒是有些低级丹药和几本小天源术、四十万左右金币。
      “以前菜天天给别人打工抢机缘,现在成为一域之主还要给别人打工抢机缘,合着我白修炼了。”一边说着气话一边下山“都不知道这里是哪。”


      回复
      3楼2019-03-20 01:47
        黑帝打工可海星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20 05: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20 06:35
            你这。。。。要是个长老都三莲,其他种族还打个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20 07:09
              神府中期吃个天阳果有机会踏入源婴境中期?打错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20 10: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3-20 10: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1 18:25
                    怎么不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10 23:05
                      可还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10 23:13
                        九旬老爷爷为何裸死街头? 数百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 小卖部塑料套为何屡遭黑手? 敬老院内裤为何频频失窃? 连环强奸公猪案,究竟是何人所为? 老和尚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 数百只小公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 这一切的背后, 是人妖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是**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 敬请关注今晚25点CCAV1年度巨献《大肠的犯罪过程》让我们跟随着dark♂镜头走进凉兄猪大肠的内心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10 23:24
                          [滑稽]
                          写得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9-04-10 23:42
                            写的比土豆666啊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10 23:49
                              四.
                              “叔叔,印石拿到了。”玉莹对着城门的巨汉招了招手,可能因为有苍玄的护卫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麻烦,赶在日落前到玉霄城。
                              “嗯。”巨汉招了招手十余人人瞬间冲了上来,苍渊前跨一步将玉莹护在身后,强大的气场将冲上来的人震倒。巨汉并没有在乎那些被震倒的人直接冲了上来,一个眨眼便出现在面前,右手上浮现四道源纹打向苍渊的心窝,而苍渊直接左掌硬接下来,两股强悍的力量正面碰撞,沙尘四起。
                              “苍老先生这是我三叔,是自己人,三叔住手。咳咳咳。”玉莹喊道“路上我被柳长空带人堵在半路上,是这位苍玄老先生救了我并护送我回来。”
                              “我叫玉坤,是玉莹的三叔,刚刚以为她被你劫持了方才出手,失礼了。”
                              “我叫苍玄,刚刚见你们二话不说就冲上来以为是敌人就出手了,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答应的事?”
                              “三叔,我们先进城吧!”玉莹摇了摇玉坤的手。
                              “好,苍先生里边请,苍先生仅凭肉体力量便接下我那一拳真不简单,上面可是还有我二哥玉徐帮我画的四道源纹。”
                              “年轻时练过下肉体,虽然接下那拳但我手臂也是隐隐作痛。”
                              “哈哈哈,老夫对自己的力量还是很有自信的,刚刚我只是没使出全力而已,只是留了一手。”
                              苍渊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就算用尽全力一样伤不了自己,隐隐作痛只是因为内伤而已。

                              没走多久便到一座大院,有玉莹和玉坤带路很快就到大厅,外人的脚步声惊动里面的人,纷纷将自己的气息外放,瞬间炽热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前院,虽然有内伤境界下跌但终究还是圣者,区区天阳境,这点气息比蝼蚁强不到哪去。
                              “石印带回来了爸爸。”
                              “这位是?”
                              苍渊感受到有数股精神力在探测自己的实力,为了防止被人探查出真实实力,早已用精神力包裹住自己,心里暗笑“这么弱的精神力也好意思随便出手试探人。”
                              “这位是苍玄老先生,路上被柳长空堵在半路就是苍老先生救了我并护送回来的。这位是我爸,同时是我们羽灵洲洲主。”
                              “嗯”苍渊淡淡应了一声。
                              两边座上的人脸带怒色,虽然最近柳家上门找麻烦,但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多谢苍老先生护送小女回来。”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不知小女许诺何物?”
                              “许诺了些疗伤药,而且老先生愿意帮忙对付柳家。”
                              “那甚好,玉莹你先带苍老先生到后院住下吧。”
                              “是爸爸,苍老先生这边请。”

                              待二人消失在众人视线时一阵强风将门关上,“大哥这苍玄出现的时间未免太过巧妙了,刚好我们和柳家出现争执,刚好玉莹回来路上被堵,刚好他就出现,这一切太过巧合了。”
                              “二哥说得对,这玉莹怎么这么容易就相信一个外人了,万一是柳家派来的奸细,不行我现在就去监视他。”
                              “二弟三弟稍慢,我来试试他。这次柳家背后很有可能有大宗的支持,如果能多一位强者 ”
                              “能有多强,我看顶破天也就天阳圆满。”蔡坤说到
                              “元婴。”

                              “元婴?没看错吧大哥”
                              “三弟说得对,他真的有元婴吗,总觉得他的气息要比大哥您要弱。”
                              “你们忘了他要的报酬是什么了吗?”
                              “难道说,他是因为受到内伤而境界大跌吗?这真有可能吗?”玉徐问道
                              “试一试便知道。”

                              苍渊在下人的带路下来到书房,房内只有一人,苍渊进去后下人便把门关上然后离开。
                              “多谢苍老先生护送小女回来,刚刚忘了介绍,我是这羽灵洲洲主玉蔡。”
                              “我叫苍玄。”
                              “苍老先生请坐,试试这茶。”玉蔡自己先喝一口“老先生的实力不止是天阳境吧。”
                              “玉洲主何出此言啊。”苍渊淡定地喝了口茶,在玉莹带到房间后苍渊便在身上画了数道解毒用的源纹,以防万一。
                              “因为我修炼的功法对元婴之息特别的敏感,虽然苍老先生一直用精神力包裹自己,但我还是感受到那熟悉的感觉。”
                              “我只是偶得机遇,方才拥有一丝元婴气息而已,算不上元婴境。”
                              “老先生的伤是空间挪移时出现意外留下的吧,老先生开出的疗伤药都是贵重之物,有偏门的治疗内烧伤药,有瞬间痊愈的外伤药,有修复经脉的内伤药,但只有那一颗内星丹是专门治疗空间之力造成损伤的丹药,外面很难弄到,老先生好计谋啊。”
                              “没想到被你看穿了。”苍渊淡定地喝了口茶,因为他要的并不是那颗内星丹,就是那修复经脉的内伤药和治疗内烧伤的药,虽然并不能治好圣者之火造成的伤但起码能缓解一下。
                              归根结底,玉蔡并不相信,有人能经脉严重受损遍体鳞伤还能从敌人手中逃脱,能将你打成这样还能让你跑了不成,肯定是空间挪移出现意外而留下病根了。
                              “你不怕我是那个柳家派来的奸细吗?”苍渊问道
                              “柳家家主柳悟为人正直,他不是个会派奸细的人。”
                              “你女儿刚被人堵在半路上。”
                              “虽然如此但肯定不是他的安排。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大宗的支持。”玉蔡递给苍渊一个锦囊“苍老先生要的东西都在里面,我还额外加了点价,希望老先生能全力助我。”
                              “你就不怕我拿了东西就走?”
                              “老先生身上有股傲气,做不出这种事。”
                              “有意思,我会帮你一把。”

                              苍渊回到房间后看了看锦囊里的东西,除了钦点的丹药外,多了四颗内星丹和两颗治疗经脉的内伤药,这便是玉蔡所谓的加价吧,“给这么多内星丹干嘛啊,就不能给多点修复经脉的药吗?如果拿内星丹去和他们换别的药定会产生端倪,只能是去到别的城市在换了。”盘腿坐下服用丹药开始疗伤,进来前已经吩咐过人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修炼。
                              苍渊真想去洗劫宝库拿修复经脉的药。

                              此时书房
                              “大哥他真的有元婴境吗?”蔡坤问道
                              “有,只是他没有亲口承认。”玉蔡说到
                              “那便不能算数啊”玉徐说到
                              “相信我,直觉告诉我,只有他才能帮助我们打赢有大宗支持的柳家。”


                              收起回复
                              17楼2019-04-12 00:42
                                老大叫玉蔡
                                老二叫玉徐
                                老三叫玉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12 00:5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12 10:5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4-12 11:07
                                                  五.
                                                  伴有疗伤药药效的源气路过经脉断裂处时如同惹怒沉睡的野兽一样,被圣者之火侵蚀的肌肉冒出一丝火焰将源气燃烧殆尽,只有极少量药效发挥了作用,这一个星期的疗伤进展不大。
                                                  “可恶,吃了这么多疗伤药效果还不如之前那两颗阳音果,难道说是这疗伤药太温和了吗?看来下次要试试猛药才行。玉莹来了”
                                                  “咚——咚——咚——”
                                                  “谁?”
                                                  “苍老先生,是我玉莹。”
                                                  苍渊打开房门说到:“有什么事?”
                                                  “父亲让我来告诉你预计柳家会在一个星期后来。”
                                                  “一个星期后?你父亲怎么知道的?”
                                                  “一个星期后是大宗宗主寿辰,我们这些洲主、大小家族都要去祝寿。我们家刚刚收到在大宗那边的族人回信,柳家家主柳悟因为身体不适让他小儿子代替前去。祝寿那天全域注意力都会集中在大宗那,这里闹翻天也不会有人发现。”
                                                  “确实是最好时期,那你父亲呢?”
                                                  “他也以身体抱恙,让我去。我也算是在大宗混出点名堂,在那不会出什么事。不过应该不会回来了,希望苍老先生能帮帮我父亲。”
                                                  “我收了多少东西自然会出多少分力,你不用担心。能把神府榜借我看看吗?”
                                                  “诶?以苍老先生的实力竟然会关注神府榜。”玉莹从锦囊拿出神府榜递给苍渊。
                                                  “我有一徒弟前些年说要出去闯些名堂出来,我作为师父要看看他有没有丢人。”苍渊摊开神府榜——赵牧神、武瑶、苏幼微 .....
                                                  苍渊越看脸色越黑,前五天渊域一个都没有,想拿到祖龙灯难度也太大了。虽然周元天赋不错,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前五哪个不是天资独厚并且有大量的资源倾泻。“周元那个臭小子就不能主动问我要几招圣源术吗,主动点会死啊。”苍渊真想打他几拳,在一起的两个月就知道修炼源气,都不知道问他这个师傅要几招圣源术来练,这人怎么这么笨啊。
                                                  “苍老先生,不知您徒弟排第几。”
                                                  “不能丢这个人,周元说起过有个叫苏幼微的侍女,被一个宗派长老带来混元天。就是你了”苍渊干笑了两声
                                                  苍渊指了指神府榜。
                                                  “苏..苏幼微。”玉莹脸上布满震惊,神府榜第三,大宗百年难见的天骄,竟然会是苍老先生的徒弟,名师出高徒,“恭喜老先生有一位如此出色的弟子。”
                                                  “这个女娃是个傻子吧。”苍渊不禁想到,用着严厉的语气说道“一般般,连第一都混不到真是丢人。”
                                                  “虽然苏首席排第三,但实力不比第一的赵牧神弱多少。”
                                                  “既然你要回去,能帮我带封信给苏幼微吗?”
                                                  “可以,书架上有信封,晚点来拿,我先告辞了。”
                                                  “嗯”苍渊掩上房门去拿信封:“周元啊,为师帮你试试那个女人变心了没有吧。”

                                                  苍渊将信放进信封,拿出源纹笔,开始勾勒源纹。
                                                  苍渊所绘的是由数道源纹构成的防盗纹,常画在重要箱子等封口处,画完后会隐藏起来,答对自然没事,但若答错一般只是会焚毁而已,但苍渊封入一丝圣者之火 。
                                                  “暗号就写周元殿下,如果对了周元就多了个助力,但万一死了就去找周元报仇吧,我当时报姓名时就该报周元的名字。”信上所写自然是关于夺祖龙灯一事,事关重大,自然不能轻信外人。随后补了数道防探测的源纹。

                                                  “这么快就来了。”
                                                  玉莹敲了敲门喊道“苍老先生,信写好了吗?”
                                                  “写好了。”苍渊将信递给玉莹 “当初她离开时我们两个约定的信号是周元,你把信给苏幼微时跟她说周元写给她的,她自然就懂。”
                                                  “周元?听起来像个男人的名字”
                                                  “这是我那边特有的一种花,绽开时十分美丽,所以以此命名。”
                                                  “原来如此。”
                                                  “如果可以帮我告诉她,今年的花开得比往年都要美。”
                                                  “嗯,我会的。”


                                                  回复
                                                  27楼2019-04-13 00:55
                                                    六.
                                                    结束一天修炼的少女踏入冒着缕缕白烟的浴池,身为神府榜第三名,所居住的洞府内的源气比外面浓厚数十倍,哪怕是这浴池所用之水也是引流宗派独有的泉水,仅仅是浸泡便能起到修炼功效,能缓解疲劳治疗伤势等等。
                                                    自从到了这里便一直挨着浴池的右边洗浴,哪怕如今已被誉为天之骄子,但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周元殿下的侍女,应该算是吧。
                                                    少女浸泡在浴池里长舒一口气,“前两天交手不分胜负,看来修炼强度还要加倍才行,周元殿下我一定会帮您夺回属于你的东西的。”
                                                    有件事是每天必做的,待苏幼微感觉自己疲劳缓解后便游到池边从乾坤囊里拿出玉简——上面记载的仅仅是道下品玄源术玄芒术。
                                                    苏幼微握住玉简轻声说道:“周元殿下。”这玉简和乾坤囊是离别前周元赠送的。
                                                    那件事自然是修炼玄芒术。
                                                    谁会想到神府榜第三第的天之骄子每晚都会修炼下品玄源术,连刚进宗门的弟子都不会去修炼。
                                                    “苏首席,有你的书信。”门外传来叫喊声。
                                                    “请稍等一下。”声音中带着一丝怨气,虽然是来送信的,“打扰我修炼玄芒术,不可原谅。”

                                                    “有什么事。”苏幼微向门外站着的女生问道。
                                                    “有人托我给您带来一封信,他说..说周元给——。”
                                                    听到周元二字眼睛睁大,“你..你说的是周——”
                                                    “没错,他是说周元给您——”
                                                    “是周元殿下。”
                                                    少女被突如其来的源气震倒,“是..是..是周元殿下给你的。”少女用着颤抖的双手将信递给苏幼微。
                                                    苏幼微接过信后便转身,“你在这等我一会。”随后便关上门。
                                                    少女发现自己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

                                                    苏幼微仔细看着信封上的苏幼微三个字,“真的是周元殿下写给我的信吗?笔迹完全不一样。”翻到信的背面看看还有没有写什么,不过心情显得有些低落,自言自语道“也对,我只是个下人,周元殿下怎么可——怎么回事?”
                                                    当说出周元殿下后信封浮现数道源纹,一道一道地解开,最后还有一丝冉冉升起令人心悸的火焰。
                                                    “这是..是防盗纹吧,还有几道防止探查的源纹。”苏幼微从未忘记周元殿下的教诲,一直都有在学习源纹,虽然进展不顺,“到底是谁这么神神秘秘的。”苏幼微将信放在桌上,用阳冥剑小心翼翼地挑开信封把信拿出来,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手段不敢轻易触碰。
                                                    “周元师傅,苍渊?难道说是天渊域那位吗!‘周元此次来混元天是为了夺得祖龙灯’,祖龙灯是什么东西啊,‘会先前往天渊域寻找他的两位师兄帮忙,九域大会夺冠’,九域大会我倒是有听李长老说起过,我该怎么办,留在这到时候去帮周元殿下还是现在就去找周元殿下呢”

                                                    “我应该马上到殿下身边,但我现在去只有一个人的力量,团队混站就算多我也不能稳胜,殿下需要的是一支前锋部队,看来留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洞门再次打开。
                                                    “苏首席!”
                                                    “有人让你给我送信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是,苏首席。”
                                                    “你叫什么名,现在神府榜排名多少?”
                                                    “回禀苏首席,我叫玉莹,神府榜九十六名。”
                                                    “九十六吗,弱了点,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一起修炼吧。”
                                                    “多谢苏首席,多谢苏首席。”玉莹听后满脸笑容, 能跟着苏首席一起修炼自然能获得更多的资源。
                                                    “你先回去吧。”
                                                    “是。”
                                                    苏幼微看着远去的身影,低声说道:“幸好还有时间。”
                                                    想获得整支队伍的指挥权,那就得有自己的亲信。


                                                    回复
                                                    28楼2019-04-14 15:25
                                                      七.
                                                      “柳悟,你不去给宗主祝寿来我这玉霄城做什么。”
                                                      “玉洲主,你都这么大阵仗迎接我还问我来干什么,”如果此时抬头会看到已经被源气染成七彩的天空,“当然是带族人来看看新房子。”
                                                      “不知道柳族长在城内购买了哪栋房屋,有空会去坐坐。”
                                                      “洲——主——府——我也老了,不想动手,你还是自己搬出去吧。”
                                                      “更换洲主此等大事可是要经过大宗的同意, 就算我想搬也搬不了。”
                                                      “这件事上确实是我理亏,你就当陪老夫我活动筋骨吧 羽灵体。”苍老瘦弱的身体瞬间长到两米多高巨大的肌肉将衣服撑破,重重挥出右拳,强烈的拳风将一群神府境从城东吹到城西。
                                                      “拳神威风不减当年啊,二弟。”
                                                      瞬间柳家所在的地方天地源气开始暴动,闪电烈火充斥天地——天雷地火阵。
                                                      但源纹阵顷刻间便被摧。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毁了我的源纹阵。”玉徐惊讶道,看到数道源纹飞过来大喊:“散开!”
                                                      苍渊一眼便认出此阵,“七星囚天阵,好久没见过有人用过了。”
                                                      “玉蔡,吃我一拳——”
                                                      “紫霄母王指”
                                                      紫霄母王指是紫霄宗比较强的一招上品天源术,能引动远的天地源气远超其他源术,深受太初神府的喜爱,而且本身的威力就很强。
                                                      但直接被柳悟一拳打散。
                                                      “怎么可能——”玉蔡十分惊讶,因为连平时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没达到,尚未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柳悟已经来到面前,急忙用双臂抵挡,从未练过肉体的玉蔡根本无法抵抗,直接被打倒在地上。
                                                      “玉蔡,犹豫就会败北。”
                                                      “大哥,可恶这些源纹烦死了,”虽然玉坤一拳打碎一个源纹,但源纹源源不断飞过来,根本无法脱身,“可恶,有本事我们近身在打啊。”
                                                      “大哥,这个源纹阵很有可能是七星囚天阵,阵内无法引动天地源气,使用会引动天地源气的源术会加剧自身源气消耗。”
                                                      “战斗的时候要专心,玉徐,紫霄覆烟掌”
                                                      玉徐甩出护身纹挡下那千丈紫烟巨掌,“柳才,你们柳家会后悔的。”
                                                      “等你赢了我再说吧,当初在紫霄宗时每次都被我打到躲在角落里哭哈哈哈,这次你哥可来不了帮你。羽化轻身术”
                                                      “可恶,每次都用一样的打法。”玉徐主修源纹,造诣很高,但是再强的源纹也要命中才行,柳才每次都用超快的移速躲开,全程被吊打。

                                                      “三兄弟一个修源术一个修源纹一个修肉体,全被针对压制,玉蔡玉徐玉坤三兄弟也是够菜的,本来应该互相照应却在那各打各的。那个使用源纹的和天空上戴着兜帽还未出手的三个人应该就是紫霄宗派来的人吧,一元婴两天阳,也算是大手笔了。赶快结束吧,我还要去找天材地宝疗伤。”

                                                      “紫霄覆烟掌”
                                                      柳悟一拳打碎百丈巨掌,对准玉徐心脏一拳打过去“放弃抵抗吧,都是徒劳——”
                                                      “柳悟我跟你拼了——”
                                                      “燃烧元婴,柳家所有人后退,快——”柳悟没想到玉蔡会这么直接,但此时一只巨大的黑色巨手将他拽出结界,“怎么回事——”
                                                      天空上三位来自紫霄宗的人被突然发生的事给吓到,柳悟、柳才以及那位源纹师。
                                                      “是谁——”天空上那位元婴强者四处观望,能做到如此的人至少元婴圆满,但他丝毫没有感应到第四位元婴强者的气息,“区区玉家,应该不可能请得动法域境吧。”
                                                      “我。”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苍渊身上,那位源纹师和玉徐满脸惊愕,从未见过如此快速的绘画速度。
                                                      “你是什么人,竟敢插手两家的事。”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圣源术紫阳神光”元婴强者背后出现一个万丈紫阳 ,射出一道带有强烈死亡气息的金色光芒,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但苍渊仿佛没有看到一样,丝毫没有放慢绘画速度。
                                                      元婴强者脸上露出狰狞笑容,竟然敢看不起紫霄宗的圣源术,那就去死吧——
                                                      “啪——”
                                                      仅仅是一个响指,金光便消失了。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可能——”
                                                      所有人的惊愕的脸上都写着答案——能做到这种事的只有法域境强者。
                                                      “请欣赏我的新源纹阵——火舞旋风阵。”
                                                      强大的旋风将柳家和四个来自紫霄宗的人全部卷了进去与火焰激烈地碰撞,被火焰染红的天空射下一道炽热的火焰,随即引爆旋风,空间也被这强大的源气炸碎,城外已经变成一片火海。
                                                      “走——”大面积烧伤衣衫褴褛的四人迅速飞走。
                                                      从爆炸中活下来的只有来自紫霄宗的四人,并不是他们有多强,而是苍渊故意放水留他们一命,如果他们死了只会给玉家带来麻烦,起码现在紫霄宗不会多说什么。
                                                      “大哥——”玉徐、玉坤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后飞到玉蔡身边。
                                                      “本来我是要燃烧元婴拼命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被苍老先生解决了,”玉蔡 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我时间不多了,二弟三弟,以后玉家就靠你们两个了,三弟你一定要听你二哥的话,帮我照顾好玉莹——”
                                                      三兄弟紧紧地抱在一起 ,没有多说什么,随后火焰从皮肤下破出,彻底消散天地间。
                                                      “既然已经结束了, 我也该走了,再见。”
                                                      “多谢老先生。老先生要不要在我们这多住几天?”玉徐问道,虽然打赢但家主唯一一个元婴境阵亡会引来其他人来分一杯羹,如果有法域境坐镇敢问何人敢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出手,要是你早点出手,大哥就不会死了——”
                                                      “三弟,”玉徐大声喊道。“你到一边擦干净你的眼泪和鼻涕。”
                                                      “二哥,大哥他才刚刚在我们眼前——”
                                                      “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是,二哥。”
                                                      “不好意思,我三弟不是有意——”
                                                      “没关系,我能理解,多住几天就不用了,我还有事要去办。”
                                                      “是,,是这样啊,那就不多留苍老先生了。这次死了不少人,也解决的后事也不少。老先生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


                                                      回复
                                                      29楼2019-04-14 15:25
                                                        不太会描写,场面写的太烂了 要是能和土豆一样会描写就好了


                                                        回复
                                                        30楼2019-04-14 15:26
                                                          以后多写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4-14 15:44
                                                            八.
                                                            “这是三万金币。”
                                                            “你要打听什么消息。”
                                                            “羽灵洲玉柳两家后续。”
                                                            “玉家四天前被一群神秘人全部击杀,玉霄城被毁。然后嘛”身穿黑袍的男子右手食指中指敲了三下桌面。
                                                            苍渊又甩出三万金币,“真是贪得无厌。”
                                                            “我们也是刀口上做买卖的,一个搞不好情报没弄到手自己就死了,那群神秘人领头人自称苍玄,实际上嘛——”再敲了五下。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一个情报分三次。”
                                                            “这可不是一般情报商贩能弄到的情报。”
                                                            “快说吧。”苍渊再扔了五万金币给他。
                                                            “实际上那个领头人是紫霄宗的清澜长老,之前带队受伤而逃的是他弟弟清明。”
                                                            “可有强烈火属性的疗伤天材地宝消息。”
                                                            “有,”黑袍人敲了一下桌面,“这个数就行了。”
                                                            “这么便宜?”
                                                            黑袍人迅收好那一万金币,“毕竟也不是什么冷门消息,出城向南两千里,有紫泉火莲出世,冰冷的火焰可合适?三天后争夺 。看在你消费了这么多钱的份上就就多给你个情报,紫霄宗已经派出数十位源纹师布置大阵,已经昭告只允许天阳境以下的人进去争夺,也就是神府太初那些小弱鸡,你不会也只是只弱**。”
                                                            “够了。”苍渊起身离开。
                                                            “没想到你也只是只小弱鸡哈哈哈—— 不过算你运气好,苏幼微没去”


                                                            离开羽灵洲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今天刚到东胜洲瀛海城。
                                                            苍渊离开后在城里转悠三四圈然后进到一家看起来十分豪华的旅店。
                                                            “请问客官住店还是吃饭?”柜台老板问道。
                                                            “住店,一位,要最好的房间。”
                                                            “请问客官叫什么名?”
                                                            “周元。”
                                                            “这是四零一号房,四楼第一间就是了。”
                                                            “嗯。”苍渊接过钥匙便往四楼走。
                                                            进入房间后便拿出源纹笔在身上画起源纹,“看来苍玄这个名字是不能用了,样貌还是换一下保险。”
                                                            画完后皮肤变白也没皱纹松弛,胡子也被隐藏起来,发型也变了。
                                                            “现在应该有七分周元的样子了吧。不知道那个女娃见到我会不会直接叫我周元殿下哈哈哈。”

                                                            三天后
                                                            一早外围便站满神府太初,谁都知道有苏幼微在,想拿到手可不容易。
                                                            苍渊盯着天空上的三位穿着淡紫色衣服的便是这次负责维持争夺的负责人了,三位后方站着一支小队,那便是紫霄宗的弟子。
                                                            “这个源纹阵也太低级了吧,一下子就能不被发现混进去了,想靠威压办事可是不行的。”苍渊偷偷在身上画了数道源纹。
                                                            一个时辰后,站在最前面那位前跨一步用源气扩大声音:“我是这次的负责人——沈德。”说完便散发自己源气——天阳境圆满,“希望大家能遵守规则,只允许天阳境以下进入,生死不论但还是希望大家下手轻点。进去吧。”
                                                            外围瞬间清场,苍渊也混在人群中一同进入。

                                                            “已经解决第四队人了,不错不错。”苍渊一直用精神力锁定紫霄宗的队伍位置跟在后面,紫霄宗作为管理者肯定已经摸清这里,他们自然知道哪里有什么。
                                                            苍渊感应到越来越多人往这边靠拢,“看来已经到了,这些人真是直接。”

                                                            一位银色长发少女——神府榜第三十八名七七子摘下紫泉火莲,“苏幼微不在,终于轮到我了。”
                                                            “你可高兴的太早了,七七子,还有我。”
                                                            “苏三万。”七七子将火莲放进乾坤囊,“你跟在苏首席后面还没吃够吗,连这点东西都要和我争。”
                                                            “你又不是不知道苏首席对天材地宝有多执着,哪里够吃啊。”苏三万摊了摊手,“我们两个也很久没打过了。”
                                                            “虽然你排名比我高,但不代表我就不敢出手——”七七子不敢相信眼前一幕,苏三万直接被一拳打飞吐血,而且将身后的人撞飞数百丈。
                                                            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能一拳打飞第三十八名的七七子一拳打飞排名第二十的苏三万,这周元到底什么人啊,这实力起码能排进前十,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是谁偷袭我——”站起来的苏三万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对着身穿黑袍人喊道 :“你是谁,竟然没能发现被人近身。”
                                                            苍渊以极快速度抢走乾坤囊,一拳打在七七子身上瞬间飞出数千丈,“我叫周元,要报仇在九域大会上找我。”说完便飞走了。
                                                            “周元,我记住你了,都给我去打探周元这个人,三天,我要知道这个人全部信息。”

                                                            “只是一群神府境而已,周元肯定没问题的哈哈哈,先找个地方疗伤旅店就不回去了。那里有个山洞就那了”
                                                            苍渊盘腿坐下,莲花上有十余颗莲子,白白的一层壁包裹着森白色火焰,明明是火焰却寒冷如冰,摘下所有的莲子一把服下,“希望这次能恢复多一些。”


                                                            回复
                                                            32楼2019-04-14 23:3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