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自体动力宣言吧 关注:4,943贴子:11,354
  • 6回复贴,共1

√。 |0320|评论|数位本质中的新身份叙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3-20 11:40
    在参与「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之前,施懿珊几乎淡出台湾当代艺术的展演机制。因为她和笔者曾有着相同的疑问:「当现实世界已由不同媒介串接成一个巨大的演示场所,我们还需要博物馆式的展演吗?」当真实世界像数位世界一样,可索引、可搜寻、可查询、可编程和可互动,创作者们会如何重构叙事?于是一场长达九年的网路社会实验,就从一连串的「身分发明」上展开。自2009年始,施懿珊便在一些特定的网路场域内生产各种不同虚构身份。她用那些被其称之为「数位分灵」的网路角色,深度进扎在数位社会的「里空间」中,去进行—— 田调、建档、(网路)地缘剖绘、建构关系网络,再到・利用开源机器人建置聊天平台,进而创建一套独特的「人格资料库」。


    艺术家并通过这些被数据化的「数位分灵」,进行一场又一场、关于数位内部生态的社会实验。其中包含:藉由LSB(最低有效位)的技巧、修改像素的颜色(甚至是图像中的白噪点)来暗藏资讯,探讨—— 被资本活动占据而窄化讯息空间与其它可能运行的文化经济运动测试。或是:在地下论坛以假想论文的方式,开发「网路身份生产器」,1 该工具描述的是一个能将参与者提供的「资讯物」(包括头像、音频、或社群行为),打造成特殊身体元件的行动应用程式。艺术家甚至在特定直播平台内、以「镜像制作」,模仿知名娱乐节目。当,我们了解了这位创作者在「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计画运作前的一些实验背景,也才能够理解《人格的资本演绎》这件作品所要呈现的,一种屏幕内外的「连动世界」。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回复
    3楼2019-03-20 11:43
      奴役你的意识副本


      英国诗选剧《黑镜》系列中,时常出现一种特殊的技术产物之设定—— 「 数位化的意识 」。而系列叙事中所频繁透露一个惨忍的人性现象即是:人们不断地奴役他们自己的意识副本。那些被具象化的一段又一段 Simulation 的过程、这种把计算模型当成「生命讯息副本」的概念,更强化了对真实与虚拟之间日趋复杂的连动关系之描述。 ——引述自「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施懿珊参展作品《人格的资本演绎》计画自述


      当日趋便利的美学特效被直接嵌入各种社交工具中,除了加速整个社会网络的媒体化,也让社群世界逐渐剩下:专业展演者与围观群众两种类型。在这个几乎所有***常对话,都必须依附在,诸如Facebook这类社交工具上,多数人都想进入别人的「黑镜」之中、去占有一席之地,而无暇顾及他人想阐述什么。现阶段,几乎所有带有吸附用户内容生产功能的平台都陷入生产结构错乱的困局。你是用户,名义上的消费者、同时又得自动加入一个漫无止境的讯息劳动市场,待价而沽。每个人在这样的介面之中被迫观看。这也是施懿珊在《人格的资本演绎》所安排的第一场即时影音论坛〈一场看似没有主导者的奴役活动〉2 所提到的基本概念,艺术家陈述:「我一直认为这也是一种资讯社会成员关系混乱的问题,这种关系错乱造成了讯息社会只剩下广义的展演者与围观群众几种单一类型。」甚至,科技公司所推出的工具也已经在帮用户决定生活过程了。决定你今天可以怎么消费,决定你合适互动的朋友链圈,决定你今天要冒什么人生风险。


      而如果这些讯息物在资本家眼里只是另一种「资产」?现在那些看起来通过用户自主上传的「生命讯息副本」的所有权,到底还能真的属于上传者的吗?会不会未来我们对生命资料的权利会只剩下「授权许可」?我们产生的生命讯息副本到底属于谁?政府和企业有权使用,甚至对它们进行交易吗?例如,著名的安防系统公司「海康威视」,2018 年初就曾研发一套针对「虚拟身份」的检测系统,这个系统只需要用户接入Wi-Fi,就可识别直径30公尺内所有手机的MAC位址、和社交帐号,等等的虚拟身份资讯。 「海康威视」更和电信业者合作,意图把SIM资讯也纳入检测体系,他们的技术打算连结:人脸、手机号码、虚拟身分,和汽车等等的个人资产。这些描述,同时也不断地在提示:连灵魂都能数位化的世界里,我们的存在不再稀有。 《黑镜》第四季〈Black Museum〉有段对「签署数位意识授权」的叙事,便暗示—— 未来,「 自我 」即将成为一种廉价的纪念品。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19-03-20 11:44
        在数位框架下的人格统一


        《人格的资本演绎》生产过程、便是运用—— 那条还未脱离影像工业的繁复路径,来演绎「 生命讯息」、并尝试探讨,在数位介质的作用下,不断被集合操作的那些状态相似的「 身体想像」。 ——引述自「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施懿珊参展作品《人格的资本演绎》计画自述


        虚拟引擎Unreal曾在 2018 年的游戏开发者大会(GDC),展示了一个数位人类角色—— Siren。这是通过完整扫描一个现实中的人物,而由另一个人驱动的技术。因为Unreal的技术展演使用的数位「皮表形象」,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女演员(姜冰洁)、而动态捕捉和语言诠释,则是通过另一名英国演员(Alexa Lee)来驱动,致使人们对这名「尽管长了一副典型东方面孔,张嘴却是道地伦敦腔」虚构人物的议论,围绕在一种数位造成的、特殊的「人种混乱」现象。议题甚至延伸至,皮表混乱后对民族、文化、意识型态的颠覆。回到技术面上,利用「真实人类」动作路径去带动「虚拟角色」,一直是动画和电影特效领域在研究的范围。仅是偶尔才会被拉入社会语境里面参与「改变未来的角色」。而这个案例较特殊的是,该计画直接让虚构角色(Siren)介绍她自己的处境、技术来源、和为何而被制作。这个看似平常的举动,反而,让不少原本对科技世界较无未来想像的受众,有了另一种沉浸感。


        这种沉浸感的描述,同样提示—— 我们现在已经面临到一个「数位介质上的写实正在逼近物理空间上的真实」的状态。例如Stuart Paton于1916年的《海底两万里》(20,000 Leagues Under the Sea, 1916 film)中,曾经试图操作一项用于水下维修和救援的技术来拍摄水下场景。当时对于海洋这个特殊空间的理解与再现,必须通过一艘特制船上的管道与其内部设置的大玻璃窗,观察海底场景。而电脑特效开始影响电影工业后,描绘海洋的方式,从一个原本人类必须通过巨大设备侵入物理空间的模式,转变为利用数位介质来输出海水条件。有关「水」的再现,开始凭靠的是一些、被特地开发的运算工具,来自动化处理「水」在不同镜头下的行为,模拟几百万的粒子运动。这种通过数位框架的「中介」过程,逐渐将许多现实物理状态,推往一种统一的规格。就如施懿珊在《人格的资本演绎》展演现场时,曾表示的—— 这个计画的目的:就是「让受邀讲者附魂在作品计画的这个演讲系统上」;讲者会因为这个机器中介系统的存在,反而更能直接「入魂」到数位内部世界中,去讨论科技社会的议题。所以,不管是什么模式的网路红人、意见领袖,进到这个演讲系统,都只是一个统一规格的数位角色。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5楼2019-03-20 11:45
          高度统一的电子化社会


          日前曾经引发的一起,运用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生成工具的换脸色情片事件(Deepfakes),也顺势带出了另一层技术网络黏连为一个相通的世界后,鲜少被提及的问题——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高度统一且被垄断中的数位化社会。 ——引述自「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施懿珊参展作品《人格的资本演绎》计画自述


          〈Metalhead〉作为《黑镜》里唯一:色调缺失、角色缺失、情节缺失、主旨缺失的叙事,剧中的电子硬体几乎都有通用接口、不断间接暗示一个曾经存在的「高度统一的电子化社会」。从《人格的资本演绎》中,无法得知,施懿珊对「艺术演示的未来想像」之探索,是否伴随个人(艺术)身分的焦虑,但,可以确定的是,艺术家面对正在发生的一种新殖民问题,存在明显的问题意识。施懿珊在《人格的资本演绎》所安排的第三场即时影音论坛〈艺术想像下的新联盟状态〉中亦提出:「许多社会模型,都因为机器的介入,必须面临再分配的问题。无论是劳力的再分配、资源的再分配、还是权益的再分配。未来,甚至是疆域都可能被再度分配。面对这样一个集合式大脑的命题,艺术家们会如何思考新地缘布局?」这种对高度统一的电子化社会的焦虑,不仅在《人格的资本演绎》中能看到,在艺术家目前正在运行的计画《前文明意识网络》中,亦能明显察觉。 《前文明意识网络》即是一个试图在视觉辨识系统中进行涂鸦的计画,是企图在这个正在逐步形构的、机器集合的内部空间中,进行绘画渗透的行动—— 这也是一种对正在滋长的(未来的)前文明意识网络之渗透。因为,现在无论是交通、货币、社会安全,几乎都在建构一个高度统一的电子化社会。而施懿珊表示:自己正尝试能在这些「意识网络」成为未来文明之前,先在里面创造「 遗迹 」……。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6楼2019-03-20 11:46
            里空间的身分转向


            塞雷拉基因组公司创立者—— Craig Venter 4 和其团队曾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布一篇通过分析基因组讯息来还原人类长相的论文。该公司利用机器学习工具分析那些收集而来的数据,并根据基因序列预测身体特征,现在这项技术已经提高到,公司根本不需要看到一个人就能生成他的照片。从基因组中创建照片有很多潜在的用途,尤其是在法医科学领域。从罪犯遗留下来的任何遗传物质(如血液或体液)中,也许可以重建罪犯的面孔。虽然2013年,信息艺术家—— Heather Dewey-Hagborg 已经以街边随机的口香糖、香烟等残迹,抽取DNA 回塑物件主人的面孔,5 但,假若这个和人类生物体紧密黏连的脸部信息,可轻易剥离(且不再「值钱」),一个「脸」为变动数值的时代,整体人际文化与社会网络会产生什么样的新格局?


            在《人格的资本演绎》第二场即时影音论坛〈天网下的刷脸游击战〉,就曾试图对这个问题进行回应,并讨论其中一条可能引发身分政治焦虑的线索,即——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身分可以随时生产、制造,杜撰、变幻的「机器中介」社会中。就如同Neal Stephenson在1992年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提出了一个无处不在的虚拟实境(Metaverse)那样:个体可以在其中选择「虚拟化身」,并且任意改变身分。这些年来,人类创造了很多有趣的工具,但,从根本上说,我们仍然通过我们的身体使用这些工具。我们仍然通过我们的「身体」与这些工具交流。有很多人认为,我们现在使用的智能工具并不是那么智能,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们与我们的大脑没有进行连接。最近有一条关于美军成立电竞战队的新闻,6 便映衬了《人格的资本演绎》一连串演讲表演(Lecture Performance)活动下的明确事实:越来越多的军事训练是在数位介面中完成,这其实暗示着一种既有趣又可怕的未来—— 未来可能真的会发生「意识战争」,也就是:即将达成一种「 虚拟」对「 实体」的统治。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摄影:林冠名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7楼2019-03-20 11: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01 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