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同人吧 关注:19,273贴子:1,800,958

【同人】三国小区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便找了张图镇楼,2l正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23 14:29
    写在前面:他们属于历史与彼此,ooc属于我。
    私设:
    仙山与地府相连,架空平行世界。
    人死之后,来到地府,不愿转生就在仙山居住。
    三国小区布局参照三国志。
    仙山一天,人间一季。
    仙山住户按照时代从前到后,居所从山上到山下。比如三国这三个小区海拔相同,山上东汉小区,山下西晋小区。
    从开工到竣工时间较短,会有些失误,但不至于严重到对大家鬼身安全造成威胁。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23 14:31
      01

      季汉小区大门前,一辆马车刚刚停下。
      驾车的鬼差下了车,拉长了嗓子喊:
      “汉昭烈帝到——”
      刘备一怔,随即下了车。这谥号,听着还真不习惯。
      门旁亭子里出来两个鬼差。
      “汉昭烈帝。”鬼差再拜,“这里就是季汉小区,您被安排在二号宅。这是您的钥匙和锁。”说着双手奉上一个木匣,刘备简单扫了一眼,把匣子交给那个驾车的鬼差。
      “这是小区的地图以及住户名册。希望您妥善保管 尤其是名册,在这小区中,独您这一份。”
      “为何?”
      “名册上记载着我们能找到的,季汉小区所有住户的详细信息,便于核验审查。您是这里的开创者,这非您莫属。其他住户,就只有简单介绍的折子了。”
      刘备一看,是用不知几根线捆起来的一厚摞……纸?再一翻,有字有图,还真是细致,够看好一阵了。
      “还有,小区一号宅住户是刘焉刘璋。但我们统计人数时,发现这二位已经投胎去了,一号宅就空了下来。现在把钥匙和锁给您,请您自行安排。”
      “在下这一段时间会在小区门口的岗亭接引各位入住,您有什么事情,或者什么疑问,找在下就好。这位是我的同僚,现在让他过去协助您整理府院,您也可以找他解答疑问。”
      “多谢,有劳诸位了。只是备有些不解——这里是季汉小区,为什么挂了‘汉’字旗,又要挂‘蜀’字旗?”
      “您有所不知,仙山上小区众多,国号相同的也不少。就比如山上高祖建立的那个,定都长安,偏西一点,所以叫西汉小区;光武帝建立的那个,定都洛阳,靠东一些,所以叫东汉小区。这两个小区中间出过乱子,有些不同,为了让后来人更好地区分,就这么叫了。”
      “再比如您的隔壁——曹魏小区和孙吴小区。为了不与春秋战国那是的侯国混淆,也要挂个曹字旗孙字旗——否则该住山上的魏文侯之辈走错了地方,看见当家的姓曹不姓魏,这还了得?”
      另一位鬼差接着道:“称呼您为‘蜀’,更多的是为了让后来人不走错罢了。不瞒您说,国号为汉的多了去了。比如更始帝那个玄汉王朝,建世帝那个赤眉汉……”
      哦,这些备都略有耳闻。
      “还有什么南汉北汉、邢汉侯汉……”
      等等,后来还有这么多蹭热度的?
      “这汉字国号的多了去了。为了不混淆,就弄出了个这些称呼。”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您这不是蜀,就是汉。”
      “原来后世还有如此多的周折。多谢诸位告知。
      “说清这些,都是吾等该做的事,您不必客气。”
      “那么,祝您生活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23 14:32
        地府的鬼差也是思虑周全,做起事来干净利落,把宅院左右上下理的整整齐齐。收拾好了,这边鬼差们喂好马准备回去,喂马驾车的那个一直在擦汗,驾车的鬼差也是满额的汗,看着同僚握着汗巾不放,忍不住发牢骚:“兄弟,你别光顾着自己,让我抹一下啊。”
        “对不住了啊,这就给你。”
        “你今儿个咋了,手心里发水啊,之前修小区也没看你汗这么多啊。”
        驾车的鬼差声音一下子就降了下来“还真有原因,路上慢慢说。”
        行装收拾妥当之后,鬼差坐上马车走了。
        看着逐渐靠近的小区大门,驾车的鬼差开了口:“你知道为什么要让昭烈帝一个人先到这么?”
        “别装神秘了,快说啊你。”
        “以往按规矩,是先请那些皇帝陛下,再安排王公大臣们。”
        “这不废话么。”
        这边刘备看着空荡荡的小区,闲的无聊,把名册拿了起来。
        “之前,秦朝小区竣工的时候,也这么干。咱们那些个同僚们送着秦襄公秦穆公惠文王昭襄王等等一溜儿秦王进了小区。”
        刘备又草草翻了几页,上面有字又有图,看着挺详细啊。
        看这名册的厚度,后来肯定又有不少人,还是提前了解一下,明天看着脸叫不出名,或者念错了人家的字,多尴尬啊。
        “当时,秦王们知道了大秦还出了统一天下的皇帝,高兴的合不拢嘴,始皇帝都被夸的不好意思了。”
        先看看都有谁是备不认识的……
        怎么回事,这名册没有目录吗?
        “就这时侯,秦二世来了,始皇帝当时就杵那了,怎么是他这个儿子啊?接着,秦王子婴来了,说大秦一共就俩皇帝。”
        一号宅……刘二州牧刘焉刘璋。他们都转世了先不急着看。
        二号宅先主刘备——刘备无奈扶额。自己被称为先主,照这叫法,先主,二主,三主,大汉国祚被延续了多久?
        “于是开始批判败家的秦二世?”坐车的鬼差迅速描在脑海中摹出了一幅画——愤怒的秦王集体上线。
        “可不止那。不仅用文,而且动武。”驾车的鬼差一扬马鞭,“当时为了保障秦二世的基本鬼身安全,劝架的幕僚们,全部工伤。”
        “所以这回,领头的想了个这法子。可是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啊……”
        刘备又翻过一页,一行大字蹦了出来:三号宅后主刘禅——没有看错,连中主都没有,只有后主。
        一共这季汉小区里就两个皇帝!
        阿斗你这个败家子!
        愤怒的昭烈帝上线,又开始叹息痛恨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23 14:34
          抢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23 14:34
            后主?你说后主怎么进小区门的?
            还能怎么样,该怎么进的就怎么进。
            只不过他刚到的时候,行李都没收拾就跑二号宅那请罪去了。还好就先主一个人训他,打也打的不算重,没什么鬼身安全威胁。
            随后,季汉小区其他住户陆续入住。
            第二天一早,大家一起聚在二号宅,喝喝茶叙叙旧,认识认识后到的朋友。关羽张飞开始嚷嚷着去江东互相给对方报仇;法正庞统开始聊起来小辈们开府治国的情况;诸葛亮主动找到那些后来的,开始带着他们一个一个介绍下去,还有不认识的,就让诸葛瞻帮着介绍。
            于是乎大堂里一阵阵“见过昭烈帝”“见过壮缪侯”“见过桓侯”“见过翼侯”……接受后辈拜见的刘关张等人还不适应这一个又一个谥号,于是不厌其烦地笑着让他们改换称呼,同时记名字也记得不亦乐乎。
            介绍到一半诸葛亮发现姜维不在,问身边的蒋琬费祎他人在哪里。听说姜维因为黄泉路上被乱军打得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馆里躺着,长叹一声。这边诸葛瞻忍不住抱怨:“本性难移。生前穷兵黩武征伐不停,命都没了还要打。”诸葛亮眉头一皱,忙训诸葛瞻让他安静,又急忙询问来姜维后来的情况。
            这时刘禅过来一拜:“相父……思远是误会了,姜伯约一直想着复国念着咱大汉。禅……禅当时都真降了,他明面上也降了,心里可不是。借着那个曹魏的钟会起兵造反,暗地里跟禅传信,说什么‘日月幽而复明’……心里还有咱大汉……”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话,不免唏嘘。
            然后话题就扯到了偷渡阴平、绵竹失守之类。说着说着面色凝重起来,鼻子酸了起来,直到讲起北地王刘谌以身殉国,在场的没几个眼眶不湿的。
            听到最后,刘备红着眼睛,两下拔出双股剑,直指刘禅。
            刘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头叩在地上发抖。
            诸葛亮忙拉着法正庞统赵云黄忠过去劝解。
            刘备握剑的手也在打颤,眉毛倒着立起,眉头已经皱乱了,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
            就这么僵了好一阵。
            然后刘备猛地一跺脚,径直出了大门。
            众人急忙赶到门口。
            他们看见汉昭烈帝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在院里一块巨石前拔剑砍石。
            剑刃卷了,就抄起关羽的大刀拔刀劈石。
            刀刃钝了,就扛着张飞的蛇矛拔矛刺石。
            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兵刃与石头碰撞的声音。
            没有人说话。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声音停了下来。
            刘备把剑一扔,回过头来。
            看着齐刷刷站在他背后的季汉众人,缓缓开口:“诸位……站这么久……也乏了,都进屋坐吧。来人,摆酒,今天不醉不归!”
            席间大家都放开了。武将们划拳舞剑,文臣们作赋吟诗。
            然后,觥筹交错,把酒言欢。
            似乎要把这一辈子的话说完。
            没有谁推辞,没有谁不醉。
            到最后,大家各回各院。
            刘备迷迷糊糊地坐在诸葛亮身侧,牢牢地抓着诸葛亮。
            “主公,别拽了,亮的袖子都要断了。”
            “孔明,你别走……今晚留备这儿吧……”
            “好好好,亮留下来,留下来。主公能不能先松开亮,让亮给您倒碗醒酒汤……”
            “不松,备不松……备要是松手了,孔明走了怎么办……”
            诸葛亮哭笑不得:“亮不走,亮什么时候抛下过主公啊……”
            “可是备先弃孔明而去,这后来阿斗他倒是省心了,可是孔明你没省过心……孔明就没想过一走了之么……备对不住你啊……”
            “主公别这么说了……亮……”
            诸葛亮的声音被刘备打断:“孔明啊……备记得第三次来草庐拜见你时,你睡的可香了……估计那就是你……你的……最后一个好觉罢……后来这么些年……撑了这么久……你就不后悔遇见备么……”
            “备倒是不后悔遇见孔明……可……备也不知道……嗝……你这些年考虑了究竟有多少……”刘备越说越迷糊,“这天下这么乱……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啊……”
            诸葛亮转过身来。袖子从刘备手里滑落。刘备急忙去抓,手却被握住了。
            他看着诸葛亮,诸葛亮也看着他。
            他看着眼前人慢慢开口:“主公说的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亮这辈子,就像这一大盘棋。”
            “既然坐在棋盘前,那么——”
            “落子无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23 14:36
              天啦噜度娘这是把我的排版吞了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23 14:36
                沙发
                顺便请把过审截图带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23 18:20
                  补上过审截图,顺便求评论
                  我希望我不是单机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3 18:35
                    不是单机,顺便问问lz这楼有cp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4 10:13
                      02

                      孙吴小区这边情况也差不多。
                      先请孙坚孙策孙权,这边问题不大,无非是坚爸知道策哥早亡一声长叹而已。然后是机智的小可爱孙亮和重视文治的孙休。就在孙权即将胖揍孙休时——每个君主都会胖揍自己的某个不肖子孙——这边鬼差告诉他末代皇帝孙皓还没到,他现在还在十八层地狱观看小鬼们抽筋剥皮剜耳削鼻,孙休这才躲过一劫。
                      这回轮到孙权一声长叹了。
                      叹息归叹息,生活还要继续。
                      其他居民陆续入住,期间闹闹腾腾事情也不断。
                      比如四号宅的刘繇得知自己手下的小弟太史慈后来投奔了孙策,气得火冒三丈。他自己打不过人家,仍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还要鼓动一旁看戏的士燮帮他揍太史慈。
                      士燮:……你们慢慢打,我去喝早茶。
                      再比如十号宅,这边也闹得鸡飞狗跳。当时凌统带着凌操先到了宅院,得知自己儿子被称为十二虎臣之一,凌操开心得不得了。他拉着凌统拜见了程普黄盖韩当等前辈,又乐乐呵呵地跟徐盛周泰谈天说地。这时甘宁姗姗来迟,凌操一见他脸色就变了。旁边丁奉急忙劝架,但无济于事。凌操知道这个杀了自己的家伙后来成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同僚,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拉着凌统一起胖揍甘宁。
                      院子里满是刀剑的碰撞声。父子二人来势汹汹,打得甘宁节节败退。凌统打到一半打不动了,凌操就带上他那份揍回来。打到一半,隔壁九号宅的三个都督都来了。鲁肃一口一个“以和为贵”,吕蒙这边忙替着甘宁挡刀,周瑜拉着凌操替甘宁赔不是,惹来程普一个白眼……总之,十号宅里热闹无比。
                      嗬,原来孙策自家这边也是乱的很啊。打的好,打的妙!——刘繇趴着墙头看着乱成一锅八宝粥的十号宅,忍不住拍手叫好。
                      再比如十四号宅里孙和孙霸又斗了起来,孙奋一练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好像这些都与他无关。孙虑只管小心翼翼地望着隔壁十三号宅,生怕那边发现自己的斗鸭栏。也只有孙登一脸懵逼地给这两个弟弟劝和,同时疑惑着另两个弟弟怎么也不来劝劝。
                      又是趴墙角的刘繇:没想到你老孙家这么乱,天道好轮回啊哈哈哈哈哈哈……
                      再就是十九号宅这一圈被诛杀的家伙也不消停。诸葛恪行李还没收拾好就要打孙峻孙綝,一旁的腾胤早做好准备命令仆从打了上去。孙峻匆忙逃到宅院外,看见路过的孙鲁班急忙贴上去求救……
                      一旁的全琮满脸疑惑:“这人是谁?”
                      孙鲁班满脸黑线:“……本公主不认识!”
                      就这么闹腾了一天。
                      第二天所有住户被召到一号宅开始点名。有仇的还是有仇,有怨的气也没消,只不过从刀剑相接拳脚相向变成了斗嘴白眼并在心里问候对方女性亲属……搞得孙权费心费力维持纪律,都要把桌子砍成圆的了,这才彻底安静下来。
                      点完名就该汇报叙旧了。
                      孙权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就被自己大哥叫住:
                      “你说哥是不是比你长得好?”
                      “哥……你怎么提起这个……”
                      “你看看这些人,我都没见过,可他们都认识我,是不是我太帅了,美名远扬?”孙策眉飞色舞得说,满脸的笑。
                      “那是哥你当年脸被射了个对穿,留下一道疤。这么明显的标志,也就你和隔壁曹魏的那个独眼夏侯惇有吧……哥你别瞪我啊……你要不要我拿镜子给你看看……”
                      说实话,孙权还真不敢拿镜子,他怕他哥看了之后又,像上次弄除什么幺蛾子——虽然不能气活,但万一气得把他推忘川河里咋整?
                      孙策轻咳几声,随即又笑眯眯地说:
                      “仲谋啊,你看这下面一堆人,给父亲和我介绍介绍呗。”
                      “哥……有的权也不认识啊……”
                      明明人家刚才拜见你的时候都报上大名了,还要我费一遍口舌……
                      孙权只觉得他哥是个笑面虎。
                      孙策笑道:“没事,你活的比哥长多了,认识的比哥多多了。”
                      一旁孙坚也在帮腔:“你哥说的是,都简单讲讲吧,省的我俩都不认识。”
                      ……孙权无奈,只好清了清嗓子讲了起来。这个是甘宁甘兴霸,以前跟着黄祖的,后来被我挖过来了;这个是鲁肃鲁子敬,大方的不行,上来就送咱们他的一半家产;这个是朱然朱义封,那个朱治的养子,后来坚守江陵六个月立下大功;这个是诸葛瑾诸葛子驴……啊不,诸葛子瑜,他是西边那个诸葛亮的族兄……啊你说诸葛亮是谁?就是刘备手下的那个……
                      “仲谋,介绍一下这位将军。”
                      “哥,这是子明……你认识啊……”
                      “可父亲不认识啊。你就多讲讲吧。”
                      父兄二人的好奇心求知欲太强烈了,直弄的孙权口干舌燥。
                      孙策又指着那边一个人,“仲谋,那又是谁?”
                      那人闻声转过头来。
                      孙权欲哭无泪:“哥你就别逗我了,这就不用我说了吧……”
                      他的话孙策全没听见。
                      那人施施然走来,向他行了一礼,缓缓开口。
                      此时孙策只看见一位翩翩公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28 18:28
                        他的声音好像夹着三月春风,挟着十里桃花。温润如玉,却又不失坚定;稳重如石,却又不觉乏味。
                        “庐江周瑜,见过公子。”
                        只这一句,直教孙策愣了神失了魂,迷了心着了道。
                        孙策开始不满足于跟他如此寒暄,还想跟他秉烛夜谈,纵马欢歌;赏遍十里桃花,游尽大好江山……
                        ——不,桃花纷飞也不及他如玉笑靥,碧水淙淙也不及他流转眼波。
                        又或者踏遍无边沙场,越过万千烽烟;奔向共同的理想,诉尽彼此的衷肠。
                        ——不,沙场无情硬留了多少人,烽烟无声强盖了多少血。哪怕千般谋略万般武艺,他醉卧沙场也足以令自己痛心。
                        那就在海晏河清四海升平时找个风景如画的山头,盖个院子修个庄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如此足矣。
                        周瑜看见眼前人如此反应,不觉弯了嘴角:“阁下可是富春孙氏长子?”
                        清朗声音响起,把孙策拉了回来。
                        他急忙点头,拉着他的手说了起来。
                        一如多年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28 18:29
                          坐等坐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28 19:12
                            再更个沙雕段子
                            #首届三国辩论赛:守寡倒贴哪个更痛#

                            今天中午,首届三国辩论赛圆满落下帷幕。决赛辩题是“守寡和倒贴哪个更令人心痛”。双方选手展开了激烈又精彩的辩论。
                            正方所持观点“倒贴更痛”,反方所持观点“守寡更痛”。
                            看点:开场正方一辩荀彧立论全场掌声雷动,反方二辩司马懿攻辩令人赞叹;正方三辩钟会咄咄逼人直指要害,反方四辩诸葛亮妙语连珠巧妙应对。
                            最后,本场比赛特邀评委周先生宣布结果:比赛全场高潮迭起,掌声不断,双方选手准备充分,发挥精彩,获得平局!

                            周瑜: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婆媳吵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30 09:47
                              哈哈哈哈秦始皇那段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9-03-31 15:40
                                我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31 17:20
                                  02.5

                                  过于短小,就算半章吧。
                                  脑洞枯竭了QAQ
                                  ——————————

                                  下雨了。

                                  呆立不动的司马懿终于进了马车。

                                  盛情相劝的鬼差终于松了口气。

                                  他总觉得隐隐有一丝诡异。

                                  虽然是自己儿子孙子接自己过去。

                                  一旁的张春华早收拾妥当坐进了属于她的马车。

                                  同时把司马师司马昭拉过去给她讲讲后来的阳间。

                                  司马懿不愿挪窝。

                                  就在驿馆门口那么杵着。

                                  看着天空从艳阳高照到乌云密布。

                                  从蓝的到白的到青的黑的。

                                  总觉得这片天穹波谲云诡,看似过渡自然,实际说变就变。

                                  就好像他自己。

                                  阳间今天是清明节。清点配送祭品,传达生者哀思,地府上下忙成一团。

                                  听师儿说,上面的后人烧下来不少东西,都送到新居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其中包括一个宣帝的谥号 。

                                  一路倒不颠簸,车里着意布置的软垫细毯倒也舒适,车厢也是宽敞,再来两个人也不显逼仄。

                                  空空荡荡,了无生趣。

                                  不知雨声和马蹄声哪个更碎,扰人心烦。

                                  遂停车叫鬼差过来,问自己的去向。

                                  鬼差只说是去新建的小区,其余的一问三不知。

                                  美其名曰住户过多人手不够。

                                  啧。

                                  掀了掀帘子,阴云未散。

                                  完全不知自己去路。

                                  “吾东,抚军当总西事;吾西,抚军当总东事。”

                                  突然想起了那个人。

                                  那人不论去向何方,总把自己的后背留给自己。

                                  自己却做不到。

                                  到最后,自己看着他渐渐走远,也只能追忆这他的背影。

                                  那个人还给自己带了不少东西。

                                  尚书,督军,安乡国侯,侍中,抚军,录尚书事……

                                  还有那什么“大丞相”。

                                  听着就不妥。

                                  还有江南刚送来的甘蔗,西域刚贡上的葡萄。

                                  更不说那些珠翠锦缎,总有他的一份。

                                  又或者是建安二十二年,那人被封为太子时的欣喜,扑在自己颊边的热气,留在自己耳畔的那些醉话。

                                  事实证明,搂脖子对那人来说真不荒唐,更荒唐的事自己都赶上了。

                                  他是春风得意,自己战战兢兢。

                                  第二天自己继续被拉着在书房听他念叨。

                                  ……说好了处理事务批阅公文呢?

                                  还有什么“必预汝家事”?汝就是吾家里的。

                                  那人的胡话真不少。

                                  做的傻事也是。

                                  再有很久很久以前,突降暴雨,那人把最后的伞给了他。他婉拒,那人竟淋雨溜了。事后问那人为何,只笑嘻嘻地说自己头上应是锦缎华盖,不是油纸竹伞。

                                  最后自己头上的也成了华盖。

                                  还不如那把纸伞。

                                  这密密蒙蒙的雨,都是钢针,都一根一根地刺向他。

                                  还记得临终前的晚上,两个儿子站在床边。

                                  他们听着自己念叨着自己狠辣的一生。

                                  “父亲这么做,无非是自保。父亲您担心着旦夕祸福,还不是因为天有不测风云。”

                                  他听见昭儿如此安慰他。

                                  可他怎么安慰那个人?

                                  恍惚间,马车停了。

                                  走到车外,已是晴空万里。

                                  他接受着一个又一个小辈的问好,静静听着他们给他介绍新的住处。

                                  眼前的楼阁富丽堂皇。

                                  他总觉得于己无关。

                                  他真正的归所,只有首阳山上的……

                                  “……惟一棺之土。”

                                  那个人在他耳边低语。

                                  他急忙向后看。

                                  不顾自己那鹰视狼顾之状。

                                  回应他的,只有远方旌旗猎猎作响。

                                  旗上一个大大的“晋”字。

                                  二十五年来,那人给了自己不少,自己到底回赠了什么?

                                  “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

                                  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想到,那第一铲土,是他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07 20:2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12 16:4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13 10:08
                                        03
                                        再看看曹魏小区这边。
                                        鬼差们依旧头疼。这山高路远的,万一曹孟德睡着了怎么办?虽说梦中杀人只存在于传言,但落到自己头上就遭罪了啊。传言嘛,不可全信,但还是留个心眼子好。好在曹操一路精神抖擞,也算功德一件。
                                        不过曹操让他们给他讲死后的事情,这又能弄个一身冷汗了。关于老曹家最终没有一统江山怎么说啊?关于司马懿他儿子代魏他孙子称帝怎么说啊?没有那个鬼差愿意见到魏武大帝率军痛打他们的样子。
                                        ——更何况,这种事情不是该让你的子孙讲吗!
                                        鬼差们只好战战兢兢地说了个大概。看着曹操越来越黑的脸色,心里不住地打颤。
                                        也就因为这几句话,曹操刚进宅门,就开始训起了儿子孙子。
                                        曹子桓你怎么能重用司马懿呢?
                                        曹丕泫然欲泣一言不发。
                                        曹元仲你怎么能大兴土木挥霍浪费呢?
                                        曹叡低垂着头默默无语。
                                        还有那个曹芳,啊不,那个曹爽,你们会不会掌权啊,你还真适合当个富家翁,就不该把持朝政是吧……
                                        这边曹操训的越来越起劲,对着空气把这几个小辈训了个遍。
                                        哦,曹髦除外。
                                        当然这也不能避免曹操气的头风发作。
                                        其余各宅也慢慢的热闹起来。
                                        九号宅曹夏侯大院开始了认亲大会夏侯惇总是被小辈第一个认出来,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罩。夏侯渊问夏侯玄他儿子夏侯霸怎么还不来,是不是去蜀国报仇迷路了,急切的语气弄的夏侯玄支支吾吾面露难色。
                                        同样开展认亲大会的还有二十号宅。曹昂看到自己的一堆弟弟侄子看得头晕,曹冲虽然脑瓜好使记人快也是记不过来。过会儿曹琮来拜见时可把曹冲下了一大跳,少年对于白“捡”的儿子还是一脸惊讶。等到介绍完,发现这宅子里没几个命长的,于是乎这些早夭的殇逝曹公子们的开始打算给自己弄个冠礼……总之就是气嘴八舌好不热闹。
                                        十号宅最先迎来了贾诩,他看到住户名单怔愣了一瞬,自己跟二荀令一个宅院……怕是有些不妥吧。随后到来的荀攸却完全不介意,两人一起整理行装的时候还有说有笑,荀攸还精心收拾了荀彧的房间。等到一缕幽香飘进门槛,已是夕阳将下。令君却不知怎地满脸疲惫,简单问好道谢后匆忙回房休息。
                                        于是荀攸贾诩合了大门,各回各房,十号宅旋即归为平静。
                                        十四号宅本来也是井然有序,无非就是收拾的各位来回穿梭。郭嘉一来就开始围着大家要酒喝,这边不小心刮到了刘放,刘放不小心蹭到了蒋济,蒋济不小心撞到了董昭,董昭怀里抱的字画掉了一地,地上的卷轴绊了程昱一个大马趴,这些个人啊集体化身陈群吐槽起始作俑者,直教程昱气的要砍郭嘉一条胳膊下酒。也就刘晔急忙劝解,可惜没人听。
                                        二十四号宅也差点打起来,大有“反贼窝里窝里斗”之势。
                                        王凌:“毌丘仲恭怎么反了?当初怎么不帮我啊?”说着就要追毌丘俭。
                                        毌丘俭:“诸葛公休怎么也反了?当初为什么要打我啊?”说着就要揍诸葛诞。
                                        诸葛诞:“邓士载你也在蜀地反了?怎么不早说啊?”说着往邓艾身后跑。
                                        邓艾气的脸红脖子粗:“艾艾艾艾……艾没反!”说着也要揍诸葛诞。
                                        追逐战进行了不到半刻,有个声音幽幽传来:“真是无聊。”
                                        是钟会。
                                        他怎么在这?司马昭派过来看笑话的?
                                        “还有,那个结巴确实没反。在蜀地起兵的是会。”
                                        其余四人都停了下来:
                                        “(什什什什……)什么?”
                                        然后围着钟士季开始问原因。
                                        当事人打死都不说。
                                        四人只好作罢。
                                        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一早,众人齐聚一号宅。
                                        曹操坐在主位上,大手一挥,让曹丕曹叡拿着名册点名。
                                        一个一个名字叫过去,一个一个人站出来答到。曹操惬意地眯着眼,看着大殿里的济济人才。名字也就叫了十几个,声音突然停了。
                                        “怎么不点了?”
                                        “回父王……父皇,有人没到。”
                                        “谁?”
                                        “六号宅。董卓。”
                                        全场哗然。

                                        敢情这曹魏小区里还不全是自己人!
                                        曹操揉揉太阳穴,直起身来:“你报出来,这种不到场的还有谁?”

                                        六号宅里董卓突然打了个喷嚏,压在椅子上的这坨肉泥颤了颤。袁绍和袁术没有斗嘴,齐刷刷地“阿嚏”一声。袁谭袁尚并未互相抹黑。七号宅的吕布也懒得拿画戟扔董卓,八号宅张鲁张燕公孙瓒等人也是一言不发。
                                        今天的六号宅里没有打架。
                                        六七八三宅住户们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
                                        他们也刚收到消息,曹操那帮人都到齐了。
                                        于是乎话题就扯到了曹操,于是乎就开始骂曹操。
                                        一言以蔽之,怎么是这个曹操笑到最后了?
                                        这些人百思不得其解。
                                        呵,什么统一北方,不过是你运气好罢了!
                                        我今天就要打你打到亲娘都不认识!
                                        打倒那个曹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14 09:52
                                          也不知道是谁一拍桌子,众人连声称好。
                                          伐曹联盟,正式成立。

                                          “好了,诸位安静!”曹操一拍桌子,“现在也都知道了,小区里并不太平,六七号宅存有反心,八号宅也心怀鬼胎。待到点名结束,吾等立即讨论抗敌之策。”
                                          手又挥向曹丕:“继续。”
                                          叫名声又飘了起来。曹操成竹在胸,当时一片混战自己尚可以少胜多统一北方,更何况如今我大魏人才济济,武有五子良将等人,文有运筹帷幄之士,来着之前北方已经是大魏的,何惧之有?

                                          “十号宅荀彧荀文若——”
                                          孤还有文若镇守后方,有公达出谋划策……
                                          文若呢?
                                          荀攸贾诩面面相觑,看向郭嘉,后者转了转,没闻到熟悉的香气,也是一脸茫然。
                                          “荀令君荀文若——”
                                          曹丕也感觉不对劲,又扯嗓子喊一遍。
                                          大殿里只有他的声音回荡。
                                          众人愕然。
                                          荀彧不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14 09:53
                                            文若怕不是对曹老板失望透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16 05:10
                                              04

                                              好好的人怎么就丢了呢?

                                              殿里开始有了切切私语的声音。不少人心里也犯着嘀咕。

                                              “肃静!”曹操一拍案子,“荀公达,贾文和,孤记得你们两个跟文若是一个宅院,你们之前见过文若吗?”
                                              “明公,攸与文和都在昨日见过小叔,但是今天……攸起晚了,并未得见。攸也没看见文和,攸当时误以为他和小叔出去了。”
                                              “诩亦是如此,今日晨起早了些,院里很静,就没叨扰荀令君与荀军师,直接出门了。”

                                              “昨天见到文若的时候,可有什么不妥?”

                                              “令君只是面色有些疲惫,匆忙回房休息,诩以为……并无不妥。”

                                              曹操大手一挥,两人退了回去。

                                              “还有其他人看到过文若吗?”曹操又问。

                                              无人应答。

                                              奇怪……难不成是董卓袁绍刘表之流把文若拐过去了?

                                              曹操眉头紧锁,听着众人谈论声音只觉像蚊蝇嗡鸣,只觉得头风又要发作。

                                              这时,聚堆讨论的荀攸贾诩程昱齐齐上前一拜:“曹公收到地府送来的住户名折了么?”

                                              “名折?孤只有名册,子桓手里拿的那个。”

                                              “原来如此。”

                                              说着程昱上前一步,将手里的折子本递了过去。

                                              “曹公,这名册上第一人是谁?”

                                              白纸上一行墨字:

                                              “一号宅:魏武帝,曹操。”

                                              曹操的头风是真的要发作了。

                                              “啪嗒”一声,折本重重拍到案上。

                                              “赶快找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22 20:37
                                                “先生,这边的药材全收好了!”
                                                “好,你玩去罢,别摔了。”
                                                小童的笑声咯咯响起。
                                                华佗长出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院子的天空。
                                                早在三国小区竣工之前,他凭着一身医术,寻了块良田,弄了个药园。没过多久又碰见了张仲景和董奉。看着仲景坐堂的主意甚好,董奉种杏的法子不错——然而这方地更适合种桃子。三人一拍即合,就在桃林旁边开了个医馆。
                                                这医馆后面是片桃林,干脆就叫桃园医馆。华佗虽在曹魏小区三十号宅分到一间房,但终不及这里自在,那边也就闲置了。

                                                仙山的病鬼终不及阳间的病人多,医馆也不算忙。这一个多月过来,总觉得给鬼治病更轻松些,问诊的多是水土不服的新鬼。再比如那个小童,在忘川边上捡来的,当时孩子哆哆嗦嗦嘴唇发紫,回去调养了半个月,现在也活蹦乱跳的了。他最纳闷的还是这孩子打死不说自己姓甚名谁,看样子也像个被父母抛下的孩子——打听一阵也杳无音信——估摸着是孩子的伤心事,不问也罢。
                                                最近医馆里也是岁月静好。华佗每天早起做做五禽戏,理理药园子,或者跟另两人探讨医术,谈天说地。仲景做过太守,多讲些周边的军阀混战或者府里的清流浊气;董奉下来的晚些,多说些他与仲景不知道的身后事。十回有八回说到水火无情刀剑无眼,三人神色愀然,又不免一阵唏嘘。这样的情况听多了,华佗更觉得现在的生活有如世外仙境。

                                                印象中最累的一次,是给一位将军开刀。当时人是由地府官家医馆的郎中送来的。人身上好多处伤口,估计是经过一番殊死搏斗。那边怕医不好出差池,只做了基本处理急忙抬了过来。还记得仲景看到第一眼脸色就变了,急忙抓着鬼差问情况;董奉看那人吊着口气,怀疑能不能喝麻沸散;而那孩子被吓得只知道说“刀剑无眼”,随即双手一抬捂上眼睛。
                                                人命,哦不,鬼命关天,自己也就那么忙了起来。清伤口,拔箭头,上药缝线,到最后自己只觉得满眼血光。手术完毕,直接将人托给仲景,去了园子对着一地绿草缓神。

                                                然后在园子里看到了那孩子,一老一小就这么对着绿草发呆。
                                                那将军醒来想起身,被华佗制止了。简单问问姓名字号,将军说自己姓姜,天水人,汉大将军。华佗一听,面色一黑,在曹丞相那个“大汉”做到了大将军,怕不是个曹家近臣吧。张仲景纳闷,怎么曹丞相这边出了个姓姜的大将军,之前也没听过他的名号啊?这边董奉把两位拉过来,好一顿解释,人家是巴蜀刘皇叔那边的大将军,北上伐曹不知道多少次呢。
                                                华佗脸色缓了缓,这才没闹出误会。
                                                今天华佗一如既往的喝着茶,这边小童进了屋:“先生,有人来了!”
                                                华佗看见一位公子,神色冷肃,目光锐利。
                                                “阁下贵姓?先说好了,老夫这里姓曹的一律不救,找隔壁的仲景或者君异。”
                                                “免贵,姓钟。”
                                                “看阁下的气色也不似身体不适。给亲友抓药?”

                                                “不是。听说华大夫前几日接了位姜大将军,遂前来探视。”
                                                “跟老夫来。”
                                                说着几人来到了后院厢房。
                                                “姜将军伤重,需慢慢调养,没个三五月出不了我这医馆。他最近睡眠不好,阁下最好不要吵醒他。”
                                                “……多谢,有劳……华大夫了。”
                                                “不必客气。”说着留小童查看情况,自己出房门沏茶去了。

                                                房间里的空气凝住了,钟会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姜维。

                                                然后走上前去,用手抚上眼前人的剑眉。
                                                当时看见他,这个人已经年过花甲。就算没有满脸沟壑,须发也是染了霜。
                                                就那,也掩不住他眉目间无边豪气。
                                                更别说眼前这人,看起来跟钟会差不多大。
                                                虽未面若敷粉,但也是个雄姿英发的少年郎。
                                                原来这就是他年轻的模样。
                                                眼前人俯卧榻上,眉头微蹙。
                                                待钟会手一触一抚,神色顿时缓和不少。

                                                好像那兵戈的碰撞声,战鼓上震破耳朵的咚咚声,交战时扰人心绪的喊声骂声;流矢挟着的飒飒冷风,沙场夹着的片片血光,甲下盖着的道道伤痕,心中藏着的种种遗恨,都被尽数拂尽抹去,烟消云散。
                                                “丞相……”
                                                姜维薄唇微张,似有千言万语。
                                                钟会又何尝不是呢?他心里的那些话啊,可是想了一路上攒了一肚子,越过了千万里,跨过了阴阳界。
                                                眼看着都要倒出来了,又这么噎了回去。
                                                这边华佗端茶点进来,发现人不见了。
                                                他还没问,小童就抢白起来:“先生,刚才可有意思了。明明刚才脸上不舒服的是躺着床上的受伤哥哥,现在这个大哥哥用手一模他的眉毛,受伤哥哥的不舒服全跑这个哥哥身上了。”
                                                “还有什么吗?”
                                                “有啊有啊。受伤哥哥嘴里念了句什么,来看人的哥哥不舒服,直接就推门出去了。真神奇。是找先生开药去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22 20:46
                                                  “他没去找老夫,许是有有什么事吧。”
                                                  华佗笑笑,说着往小童嘴边递了块方糕。
                                                  孩子看见吃的,两眼放光,直接塞到了嘴里,也顾不得说什么了。
                                                  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这份宁静也没持续多久,外面传来了张仲景的声音:“元化开下门,探病的来了。”
                                                  这次来的两位没像之前那钟公子冷着个脸。一位面目和善,长手大耳,一位羽扇纶巾,儒雅温和。
                                                  “某,汉皇叔刘备刘玄德。”
                                                  “某,汉丞相诸葛亮诸葛孔明。”
                                                  “拜见华先生。”
                                                  “多谢先生出手相救。”
                                                  两人道了谢,这边华佗还没答话呢,那小童倒是张了嘴:“你……您就是丞相?我听先生说,丞相很吓人的,做梦都能杀人,怎么您看起来一点也不凶啊?”
                                                  “你这孩子,别聒噪了。”华佗急忙起来向诸葛亮一拜,“诸葛丞相您别动怒,这孩子还小,口无遮拦的。老夫当是就是抱怨两句曹丞相——谁让他早早地把老夫推到这。这孩子好的不记坏的记,现在找找个机会,全吐出来了。老夫也听过您和皇叔的事情,您怎么着也不像好杀伐的人那。”
                                                  诸葛亮用扇子掩着嘴,眼睛早就笑得眯了起来:“华先生您说的是,童言无忌嘛。”接着转移话题,“伯约现在情况怎么样?”
                                                  然后就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
                                                  姜维就这么在人声中醒来。
                                                  甫一睁眼,就看见了诸葛亮,也不顾自己背上的伤了,急着撑着榻起来。华佗等人忙拦下他,让他就这么趴着。
                                                  姜维还未道谢,就看见笑呵呵的刘备:“这是……先帝?”
                                                  “是。”
                                                  “先帝”二字一出口,诸葛亮忙用扇子掩住半张脸,可那也遮不住他一瞬间的愀然。
                                                  刘备对此尽收眼底:“叫‘主公’就好,‘先帝’什么的备真听不习惯……伯约啊,听孔明说后来你尽心北伐。后来朝中局势复杂,也是为难你了。”
                                                  “您谬赞了……”姜维一脸的不好意思,“维……维用兵不当,理应请您责罚……”
                                                  “伯约说这个干什么,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这几天先不必担心,小区里亮已经派人给你收拾好了,伯约在此安心修养就好,没人找你的麻烦。”
                                                  “是了,听说最近曹魏一团乱,短时间内也不会动武,伯约你大可放……”
                                                  当——
                                                  穿堂风一过,诸葛亮打了个寒噤。手一抖,茶碗没拿稳,碗盖直接掉到地上。
                                                  华佗最先反应过来:“你这孩子,开什么窗子,自己要是热了,出去玩去。”

                                                  小童跑过去捉住碗盖,低着头溜了。
                                                  刘备忙掏出帕子擦掉洒出来的茶水。
                                                  “真是……见笑了。”当事人也不喝茶了,无奈笑笑。
                                                  “是这孩子没打招呼。”华佗也笑了,“不过,看这情况,可否让老夫切切脉?丞相这症状,或许是夜里受了凉。”
                                                  “不必……”诸葛亮话哽在喉头,却被刘备的声音盖了过去:
                                                  “那就有劳华大夫了。”
                                                  说着只是把脉,可望闻问切,一样都不能少。华佗切了脉,又问了好几句话,这才走到桌前摊开纸笔。
                                                  “丞相最近可能受了风,外感风寒。老夫看您这阴阳不调,气血略亏,八成是小区刚竣工,一大帮人刚搬进去,事务繁多,劳累过度,得慢慢调理……”
                                                  说着把方子递了过来。
                                                  “孔明,备就说了,这些事不急,再不济士元公琰他们也能打理好。”
                                                  “主公……”诸葛亮无奈争辩。
                                                  刘备一点也不含糊:“从今儿起,备就先去你那住,晚上就盯紧了你,可别再熬夜了。”
                                                  这回诸葛亮用扇子把脸挡的只剩眼睛了。
                                                  就这,刘备还是看见了他发红的耳根。

                                                  屋里有说有笑,屋外倒是一片寂静。
                                                  那小童找了截树枝,在门外的土地上画着,不时再心里犯着嘀咕。
                                                  明明是诸葛丞相受不住风,偏偏怪到我头上。
                                                  忽然,头顶上一个声音响起:
                                                  “请问,华大夫在吗?”
                                                  小童仰头,眼前人戴着个带纱的斗笠,看不清脸。
                                                  他强忍着心里的疑惑: “先生这会儿正跟探病的人在屋里呢,您着急见吗?现在董先生在坐堂,您也可以找他。”
                                                  “只是求个方子而已,那就带我去见董先生罢。还麻烦你,不要惊扰其他人。”
                                                  小童点点头,把人领进门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22 20:50
                                                    天杀的百度的排版,气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22 20:50
                                                      dd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25 22:39
                                                        为什么闻到了姜钟的味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26 21:09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07 22:03
                                                            第五章
                                                            以后放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08 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