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守护者吧 关注:40,007贴子:236,774

【心之所向,同人结局】思来想去,决定发出这些自己写的片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一阵子玩过游戏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诸多感慨涌上心头。作为一直在吧里默默潜水的小白,看着各路大神发的同人文,不知不觉中勾起了自己对文学的热爱。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发一下自己写的一点点内心所向的同人结局。笔者学识浅薄,文笔不佳。只愿与大家分享自己内心的那份愿景。如有不当之处,万望各位见谅。也欢迎各位提出宝贵意见与建议,共同交流。


回复
1楼2019-03-26 22:19
    想先发一下扶桑线。笔者还未全部写完,但仍会继续利用空闲时间去写


    回复
    2楼2019-03-26 22:22
      笔者声明:所有创作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更改,有部分剧情同作品一致将省略带过


      回复
      3楼2019-03-26 22:23
        换上军服后,你走在岸边,仰望天空,感受海风的吹拂。回想四年前,你满怀激情与热血,从日本赶到上海。可经历了四年沉浮,你心力憔悴,伤痕累累。你现在只想追求一个平静而快乐的人生,这样朴实的理想,没人可以指责吧。是时候和过去告别了。你点燃香烟,烧掉了武藤的书信,接着你从怀中摸出了一枚保存了好久的子弹,把它投到了水里。最后是一把刀片,你犹豫了,你把刀片放入换下来的衣服里,留在了六号码头。

        1943年3月,肖途作为帝国的战斗英雄龟田太郎顺利返乡,从此开始了新的人生。

        1943年日本千叶港……

        一个月后,某居酒屋……

        遇到纯子……跑开……竹林中……纯子寻求真相
        A 答应武藤纯子 B 解决武藤纯子 C 不想说
        选A、B:作品扶桑线
        选C:
        肖途看了看那纯真的脸庞,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军装“武藤小姐,我现在是一个日本人,我的名字是龟田太郎。中国的事情,我不想说,我也不知道……(日语)”说罢,两行泪不知何时留了下来,想止却止不住。

        看着你愈发痛苦的神情,纯子欲言又止。你们就这样站在竹林里。好一会儿,纯子终于开了口:“肖君,你现在没有地方住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我家里住。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等你,期待你早日恢复过来,告诉我这一切。”
        A 同意 B 不同意
        选B:接老太太送房子
        选A:
        你叹了口气,接受了纯子的邀请。“做一个战争英雄真的不错啊。现在的太郎又能去哪里呢?”你这样想着。
        你住进了纯子的家。客房里,你吞云吐雾,终日饮酒。而纯子忙于大学课程的修习,也很少整日在家。你突然感觉,身旁空落落的。


        收起回复
        4楼2019-03-26 22:24
          1944年,美军开始对东京进行轰炸,整个东京像极了一片火海……
          武藤宅内:你依旧呆在屋内,望着窗外火光连天,爆炸的轰鸣声似乎也听不到了。人们的惨叫声似乎也听不到了。房屋在震颤吗?你也似乎感觉不到了。突然,你感觉到有人在你身旁发抖,是纯子吗?她太害怕了啊,她在哭吗?好像自己也看不清了?你嘴上麻木地说着:“别怕,别怕”,可是怎么没有声音呢?你尽力克制内心的恐惧,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啊,原来,舌头还在啊,你突然笑了,像一个疯子。

          轰炸是暂时的,很快城市又陷入了一片安静。不过这次静的可怕,是死寂的静。夜晚,伴随着烟雾与酒意,你睡下了。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别人家的哭声,那哭声让你心烦意乱。你强迫自己睡着,远离这个真实的世界。怎么突然下雨了?那熟悉的校服,那熟悉的身影,那熟悉的油纸伞,“肖途,你竟然和日本女人在一起!”啊!是方敏吗?……;鹅卵石小道上,一双血淋淋的手抓住了你的肩膀,那是女人的手。突然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出现在你面前,绝望地喊着:“我是……”啊!是陆望舒吗?……;你站在教堂里,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握着顾君如的照片,而背后一把雪白的尖刀狠狠地向你的心窝刺去。“啊!”“汉奸,都该死!”你惊吓着坐起来,外面还是那么安静。原来……是一场梦啊。你用手胡乱抹了脸上的汗,推开压在身下的酒瓶,摇摇晃晃地朝客厅走去。


          回复
          5楼2019-03-26 22:26
            客厅里静悄悄的,漆黑一片,你不想开灯。客厅里的镜子反射屋外照射进来的月光照在茶几上。你顺着那点亮光走了过去。茶几上“昭和20年”的字样十分显眼。你点了一根香烟,坐在一旁“原来,都两年多了啊”。抬头看向镜子,你愣在了那里。镜中的人真的是自己吗?蓬松的头发,布满血丝的眼睛,油腻的脸上长满了凌乱的胡渣。而发黑的嘴唇和焦黄的手指仿佛又是那么和谐地存在着。一阵冷风吹过,你不由地拉紧了充满褶皱的衬衫。而此时你才注意到有一封信似乎压在茶几下。

            【划动查看信件】

            信是纯子写给你的:“肖君,父亲来信告诉我找我有事,让我马上去上海。本想亲口告诉你这件事情,但是你一直在昏睡,不忍心打搅你,只好留下此封信。肖君,你来我家有两年多了吧。这两年多来,你一直很不开心,整日喝酒抽烟。我也忙于自己的课程修习,没有很多的时间来陪你。不知道你的精神有没有恢复一点点呢?去年的轰炸好可怕,但是当肖君安慰我说别怕的时候,我知道肖君还是那个我欣赏的肖君,对吗?两年来,我从很多人的口中得到了战争的真相,我也尽我所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虽然我也因此受了很多的委屈,但是我不后悔。听说战争要结束了,肖君,我不用再听你告诉我战争的故事了。我只希望我们都能活着。等我回来,肖君。”

            信是一周前写的。你哭了,没有人知道你为什么而哭,你自己也不知道。你开始大口大口地吸着烟,一根接着一根……

            一周后,帝国战斗英雄龟田太郎被人发现死于武藤宅中。死因不明。人们只知道你死的时候手里还留着半截没有抽完的香烟,而身旁的烟灰缸里,早已堆满了坟头一般的烟灰……而这座宅院的原主人,也再也没能回来……


            收起回复
            6楼2019-03-26 22:27
              扶桑线更改到此结束,欢迎各位交流指正


              收起回复
              7楼2019-03-26 22:28
                文笔很棒,逻辑也很合理,有电影式展开的感觉,支持一波!求继续更!


                收起回复
                8楼2019-03-27 12:12
                  所以这是小兔的100种新死法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3-27 16:48
                    首见楼主文笔,棒棒的!期待新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9-03-27 18:54
                      准备更新望舒线


                      回复
                      11楼2019-03-27 19:17
                        【望舒线以及未来】
                        楼主声明:望舒线是基于红色芳华线进行改编,借鉴原作部分情节与人物档案部分内容,只为让角色更加饱满。为了保证故事的推进,修改了部分原作情节的时间点。以后的同人结局线路初步拟定也追随红色芳华线的宏观线路,并加以改编与想象。楼主文笔不佳,欢迎各位看官交流指正~


                        回复
                        12楼2019-03-27 19:23
                          下面开始正文~


                          回复
                          13楼2019-03-27 19:25
                            追随原作第十章“癫狂荣银海”项后选择:亲手毙了荣银海,可触发改编同人结局。
                            肖先生,你抢了我亲手复仇的机会,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
                            ……
                            1945年延安
                            刚开完党员小组会议的陆望舒拿着笔记走出窑洞。
                            “望舒,等等我。”叫住她的人是她以前的恋人刘文杰。
                            “听说你打算留在后方?”
                            “……”
                            “望舒,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抗战胜利了,现在局势一片大好,正是我们到大城市发光发热的时候。以我的才学,你的文采,光明的未来正等待着我们,和我一起到大城市去吧!”说罢,便想伸手去抓陆望舒的手。
                            陆望舒向后退了一步“不,时间不早了,你快走吧,你的妻子应该在等你了。应该和你一起走下去的是你的妻子,而不是我。”
                            “望舒,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妻子是妻子,你是你,怎可相提并论!在我的精神世界里,你永远是第一位的!”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陆望舒有点反胃。她不想再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绕过他,打算离开。
                            “听说你在上海有个未婚夫……”
                            陆望舒停下了脚步。
                            “肖途,对吗?大汉奸呐!你竟然和这种人混在一起,难怪你会堕落到如此地步!”
                            陆望舒愈发地感到恶心了。
                            刘文杰走了上来,凑在陆望舒身旁,轻轻地说:“那笔记,我看到了,写的多诚恳啊。不过到我这里就结束了。汉奸,都该死!”
                            陆望舒转过身来,愤怒早已写满脸上。“不要脸!你的荷包,我扔了,劝你好自为之!”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回复
                            14楼2019-03-27 19:27
                              1946年,上海龙华监狱。
                              “下面叫的号的人给我出来!”狱卒严厉的声音回荡在监狱中。
                              蒋旭之叫起昏睡的你,“哎,肖途,别睡了。听说了吗,有不少人被拉出去秘密处决了。”
                              “什么?”
                              “哎呀,日本人投降了,现在这里是国民政府的地盘。政府正在大肆清理我们这样的人。怎么办呢,肖途?”
                              “别想这么多,能活一天是一天。”
                              “哎呀,是真的,被带出去的犯人就再也没回来过。”蒋旭之有点着急了。
                              这时,两个卫兵过来,打开了牢门。
                              “9号,出来!”
                              “哎!干什么?我不去啊!”蒋旭之突然声嘶力竭地喊起来,“肖途是6号,要死也是他先死啊!”
                              “喊什么喊!轮到你说话了吗!”狱卒抡起枪托,狠狠地砸在蒋旭之的头上。此时又有两名士兵进来“6号,起来,跟我们走!”
                              听到传唤,你的内心反而有了一丝解脱,你似乎不是很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两名士兵走了过来,给你套上头套,带出了监狱。
                              “终于,该来的要来了吗。”你这样想着,头脑一片空白,除了感觉有点对不住徐先生的努力,有点可惜和庄晓曼的约定,有点心疼不知道在哪里的陆望舒,心里似乎也没什么牵挂了。突然,你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昏了过去。


                              回复
                              15楼2019-03-27 19:29
                                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蓝蓝的天空,耳边还有海鸥的声音。“是到了天堂吗?”你自言自语道。
                                “哈哈哈,肖先生,天堂怕是去不得喽!”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猛然坐起来,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徐先生。而此时的你正站在一艘船的甲板上。
                                “徐……徐先生!”
                                徐先生挥挥手,“那日在法庭上没能救下你真是可惜,但说到底你是我兴荣帮的人,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不会丢下你不管。更何况,你更是一个有“人情味”的人啊。”
                                你站在原地,五味杂陈,许久说不出话来。
                                徐先生背过身去,“肖先生啊,人活一世,重在情义。而尤以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还活着,就要对得起这余下的时光。我要离开上海去美国了,不知道肖先生有什么打算呢?跟我一起走吗?”
                                A 我更想回到后方去 B 我在这片土地上还有未了却的事【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选项,请谨慎选择】
                                选A:
                                “谢谢徐先生的好意,但我更想回到后方去……”突然,你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停了下来。
                                徐先生转过身来,笑着对你说:“啊……猜到啦。没关系,你不必担心,我已决心出国,自然不会对更多的事情感兴趣。这样吧,你去找楚娘,地方你应该知道吧。这也算是我能帮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前路漫漫,肖先生保重。”

                                “呜……呜……”,伴随着巨大的烟囱吐着黑气,你站在岸边,看着徐先生和那艘船渐渐远去。片刻,你回过神来,回想着徐先生对你说过的话,转身朝着你心中的目的地走去……


                                回复
                                16楼2019-03-27 19:30
                                  上海楚记棺材铺

                                  “啊,是你。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跟着徐先生去国外逍遥了?”
                                  “是楚小姐取笑了。楚小姐和徐先生对我的恩情,我肖途无以为报。徐先生在临走前嘱咐我,说是如果我想留下就让我到您这里来。”
                                  “是为了一份承诺?”
                                  “啊……”你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答复面前的这个女子。
                                  “我明白了,那么就请肖先生在这里多做几日孤魂野鬼,等楚楚的消息吧。”

                                  几天后

                                  几天的时光很是漫长。你躺在床上,仔细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一切。从监狱到现在,这一切是那么真实的发生了。回想起之前和楚娘的对话,你愈发觉得这位棺材铺的老板是那么的神秘,只是,神秘地让人安心。
                                  “肖先生,在想什么呢?”女子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思绪。你转过头去,不知何时,楚娘早已站在你的旁边。
                                  “啊,没想什么。”
                                  “楼下有一个人在等你,你拿好这个地址跟他走。他会把你送到你该去的地方。”
                                  “多谢楚娘。”
                                  “你可千万别谢我,记着死的时候来我这买副棺材就好……”


                                  回复
                                  17楼2019-03-27 19:30
                                    苏北·芦之乡
                                    你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就是后方吗?走在土石路上,呼吸着周围的空气,你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清新。组织在哪里呢?她又在哪里呢?这时,你想到了楚娘给你的那个地址——“xx生产大队”,你拿着地址,继续向前走着。

                                    xx生产大队后勤部
                                    “小陆呀,你去屋里舀点水来,等会儿烧锅汤来喝。”
                                    “哎,好”一名系着围裙的普通女子应着。
                                    屋内,女子正弯腰舀着水,门被轻轻推开。“请问,这里是xx生产大队吗?”一男子边问边走了进来。
                                    “是啊,你找谁……”女子端起一瓢水,转过身来。“砰!”水瓢摔在地上。两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久久伫立,阳光透过门照进来,洒在两人的身上,仿佛间成为两座金色雕像。
                                    “战……战争结束后,我想到后方看……看看”,男子说话的声音在颤抖。
                                    “我……会……等你的,多……久……都……等”,女子早已泪流满面。她抑制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跑过去扑在了男子的怀里“肖途,真的是你,你还活着……(抽泣声)”
                                    “没事了,没事了望舒(哽咽声)”


                                    回复
                                    18楼2019-03-27 19:32
                                      1947年除夕 上海福熙路
                                      “亲爱的,怎么不抽烟了?”
                                      “不抽了,你不喜欢,而且,对身体不好。”你看着望舒甜美的脸庞,真诚地说。现在的你们,明面上是掌管着一家小咖啡店的新婚小夫妻,而实际上是中共地下党在上海的地下交通联络员。望着黑的深邃的天空,你又怎能想到自己会再次回到这个复杂的地方,这个熟悉的地方。
                                      “咚……咚……”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空中礼花齐放,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望舒挽着你的手臂,靠在你的身上“这一切熟悉吗,亲爱的。”
                                      “嗯,熟悉。”
                                      “那么,这次是作为我真正的丈夫,肖途,新年快乐。”


                                      回复
                                      19楼2019-03-27 19:32
                                        几日后
                                        一名身着军服的中年男子走进咖啡厅。
                                        “先生,您想喝点什么?”你热情地招待着这位来宾。
                                        “给我一杯咖啡,多加点盐。”
                                        “先生,这咖啡加了盐可就不好喝了呀。”
                                        “没关系,听说能治病,管它好不好喝呢。”
                                        两人四目相对,片刻。“先生,里面请。”,你对这名中年人说道。

                                        密室内
                                        昏黄的灯光照亮整个房间,房间虽不大但东西却一应俱全,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方桌前,你,望舒,中年男子三人坐定。
                                        “你们好,夜莺同志,噪鹊同志。你们可以叫我老杨,我是保密局上海站的情报处处长。今后就由我来配合你们的工作。”
                                        “你好,老杨。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查明了,近期保密局收获颇丰,接连破坏我北平、上海等地多处地下情报点。其原因是因为上海站手里有一个‘宝贝’。而这个‘宝贝’,想必夜莺同志还认得。”
                                        “啊?我认识的?”
                                        “嗯,此人名叫刘文杰,原是我方得力的干部之一,不知为何,最近竟然突然叛变,并连续暴露我方地下同志的名单,各方面可谓是损失惨重啊。”
                                        “是他……”。看着望舒若有所思的面容,你心里也猜出了大概。“是你的……”
                                        “嗯……”
                                        老杨继续说着:“此人极为关键,作为保密局的‘王牌’,被严密保护了起来。必须除掉。不过,由于保密局这段时间处于戒严状态,任何内部人员晚上都不得回家,所以我无法采取行动,只能交由二位来完成这项任务……”
                                        “哦,我是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望舒……”
                                        “我也没有问题,交给我们吧。这种人,我根本不认识。既然是威胁,就要消灭他!”陆望舒坚定地说。


                                        回复
                                        20楼2019-03-27 19:38
                                          几日后 上海郊外某住宅内
                                          “啊……”浑身是伤的刘文杰倚靠在墙壁上,而面对着他的,是你和陆望舒两支黑洞洞的枪口。
                                          A:你开枪 B:让望舒开枪
                                          选A:“砰!”,刘文杰眉心多了一个空洞洞的血点,缓缓地倒了下去。
                                          “叛徒,都得死!”你收起枪,狠狠地说道。
                                          “哼!便宜他了!”望舒也收起了枪。
                                          “走吧,望舒,此地不宜久留……”

                                          选B:“望舒,还是你来吧。”你收起枪,“我在门口等你”,说罢,你便走了出去。
                                          “砰!——砰!——砰!——”,连续的枪声不绝于耳,与屋外安静的周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一会儿,望舒出来了。看得出来,她打光了所有的子弹。“真恶心!这种人真恶心!”
                                          听到望舒的话,你不由地想要安慰身边的人,“走吧,望舒,此地不宜久留……”

                                          就这样,你和望舒一直在上海从事着这样的工作,日复一日,直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
                                          你和望舒接受组织的建议,你改名为肖漆仁并在上海隐居了起来,度过了你们的余生……


                                          回复
                                          21楼2019-03-27 19:38
                                            【尾记】
                                            2000年一本采访型自叙在各地热销
                                            “我要讲述的,是一段传奇的经历、也是一段辛酸的人生……
                                            ……
                                            建国后,父亲母亲在上海的马思南路住了下来。我曾几度想让他们住进更舒适的地方,但父亲始终不肯……
                                            ……
                                            八几年的一天,家父遇见了老同学,故人相见,分外亲切。那一晚,父亲手里拿着一份陈旧的材料,哭的是那么伤心,那么彻底。我之前从未见过父亲的泪水,也不知道他的泪为谁而流……
                                            ……
                                            父亲走了后,依照父亲的遗愿,我和母亲把他葬在了济仁大学附近的山下。从那以后,每年我都会陪母亲去教堂。母亲告诉我,那是她熟悉的地方,是她的回忆……
                                            ……
                                            人世无常,母亲也追随父亲的脚步而去。心里怅然若失,在整理母亲的遗物时,我发现了两件奇怪的物品:一片锈迹斑斑的刀片和两粒早已过时的梅花袖扣……”


                                            收起回复
                                            22楼2019-03-27 19:39
                                              望舒线更新到此结束,欢迎各位交流指正


                                              收起回复
                                              23楼2019-03-27 19:40
                                                肖纯还是无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3-27 19:44
                                                  大佬会更新方敏的吗?白色光还是比朱砂痣更难忘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27 21:14
                                                    LZ加油


                                                    收起回复
                                                    26楼2019-03-27 21:39
                                                      楼主,希望出个完美后宫结局,五等分的花嫁,谢谢。


                                                      收起回复
                                                      27楼2019-03-27 22:21
                                                        顶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28 17:37
                                                          有无女主路线吗....从监狱里逃出来后去美国和徐先生一起当黑帮老大之类的


                                                          收起回复
                                                          29楼2019-03-28 19:06
                                                            楼主......我倒有两个脑洞,不那么黑,不过也很苦涩:
                                                            1.刘文杰约等于祁同伟:对不起,望舒,组织一定要让我跟他闺女梁老师.......我也是不得已(略洗白点)
                                                            2.刘文杰约等于拓跋大汗张烈,陆望舒约等于拓跋玉儿,那个神秘的刘文杰媳妇等于拓跋月儿,肖途约等于陈靖仇,所以


                                                            收起回复
                                                            30楼2019-03-28 19:56